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林廣

(北宋將領)

編輯 鎖定
林廣 [1]  ,萊州人。出自於宋史。北宋將領
本    名
林廣
所處時代
出生地
萊州
主要成就
將軍

林廣人物簡介

編輯
捧日軍卒為行門,授內殿崇班,從環慶蔡挺麾下。李諒祚寇大順城,廣射中之。李信敗於荔原,廣引兵西入,破十二盤,攻白豹、金湯,皆先登。夜過洛河,夏人來襲,廣揚聲選強弩列岸側,實卷甲疾趨,夏人疑不敢渡。嘗護中使臨邊,將及烏雞川,遽率眾循山行。道遇熟羌以險告,廣不答,夏人果伏兵於川,計不行而去。告者乃諜也。

林廣人物經歷

編輯
夏人圍柔遠城,廣止守,戒士卒即有變毋得輕動。火夜起積薪中,眾屯守自若。明日,敵至馬平川,大持攻具來。廣被甲啓他門鼓而出,若將奪其馬,敵舍城救馬,廣復入,益修守備,夜募死士斫其營。夏人數失利,始引退。累遷禮賓使。韓絳奏為本道將。
慶兵據北城叛,廣在南城,望其眾進退不一,曰:“是不舉軍亂也。”挺身縋城出其後,諭以逆順,皆投兵聽命。出者財三百人,廣語餘眾曰:“亂者去矣,汝曹事我久,能聽命,不唯得活,仍有功。”得百餘人。激厲要束,使反攻城下兵,禽戮皆盡,遂平北城。出追亂者,至石門山與之遇,諭之不肯降;縱兵尾擊,敵知不得免,始請命。廣曰:“不從吾言,今窘而就死,非降也。”悉斬之。遷本路都監。詔入對,神宗獎金湯、石門之功,慰賜甚厚,將使開熙河。辭以不習洮、隴事,乃遷鈐轄使,還徙鄜延。攻踏白城,功最,遷皇城使。進討洮羌,加帝御器械、環慶副都總管。安南用師,詣闕請行。帝曰:“南方卑濕。知卿病足,西邊方開拓,宜復歸。”擢龍神衞四廂都指揮使、英州刺史。邊臣或言:“往者劉平因救鄰道戰沒,今宜罷援兵。”廣曰:“此乃制賊長計也。使賊悉力寇一路,而他道不救,雖古名將亦無能為已。平之所以敗,非出援罪。”乃止。
再轉步軍都虞候。韓存寶討瀘蠻乞弟,逗撓不進,詔廣代之。廣至,閲兵合將,搜人材勇怯,三分之,日夕肄習,間椎牛享犒,士心皆奮。遣使開曉乞弟,仍索所亡卒。乞弟歸卒七人,奏書降而身不至。乃決策深入,陳師瀘水,率將吏東鄉再拜。誓之曰:“朝廷以存寶用兵亡狀,使我代之,要以必禽渠魁。今孤軍遠略,久駐賊境,退則為戮,冒死一戰,勝負未可知。縱死,猶有賞,愈於退而死也。與汝等戮力而進,可乎?”眾皆踴躍。廣挾所得渠帥及質子在軍,而令以次酋護餉,以是入箐道而無鈔略之患。師行有二途,從納溪抵江門近而險,從寧遠抵樂共壩遠而平。蠻意官軍必出江門,盛兵阻隘;而師趨樂共,蠻不能支,皆遁去。廣分兵繞帽溪,掩江門後,破其險,水際皆通行,益前進,每戰必捷。次落婆遠,乞弟遣叔父阿汝約降求退舍,又約不解甲。廣策其有異,除阜為壇,距中軍五十步,且設伏。明日,乞弟擁千人出降,匿弩士氈裘,猶豫不前謝恩。廣發伏擊之,蠻奔潰,斬阿汝及大酋二十八人。乞弟以所乘馬授弟阿字,大將王光祖追斬之,軍中爭其屍,乞弟得從江橋下脱走。得其種落三萬,進次歸徠州,窮探巢穴,發故酋甫望個恕?冢。天寒,士多墮指,而乞弟竟不可得。監軍先受密詔,聽引兵還,遂班師。
拜衞州防禦使、馬軍都虞候。西兵未解,上疏求面陳方略。及入見,言:“韓存寶雖有罪,功亦多,以今日朝廷待諸將,存寶不至死。”廣還部,至閿鄉,疽發斷頸卒,年四十八。
廣為人有風義,輕財好施,學通《左氏春秋》。臨事持重,長於料敵,以智損益《八陳圖》,又撰約束百餘條列上,邊地頗推行之。其名聞於西夏。秉常母梁氏將內侮,論中國將帥,獨畏廣,聞其南征,乃舉兵。然在瀘以敕書招蠻,既降而殺之,此其短也。遄被惡疾死,或以為殺降之報雲。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