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寶劍篇

(唐代詩人李嶠創作的一首詩)

編輯 鎖定
《寶劍篇》是唐代詩人李嶠創作的一首七言歌行。全詩共一百五十二字,敍寫了寶劍的形狀、歷史、功用等方面。大量用典是此詩的突出特點。
作品名稱
《寶劍篇》
作    者
李嶠
作品出處
《全唐詩》
文學體裁
七言古詩

寶劍篇作品原文

編輯
《寶劍篇》唐朝 李嶠
寶劍篇 寶劍篇
吳山開,越溪涸,三金合冶成寶鍔。淬綠水,鑑紅雲,五彩焰起光氛氲。
背上銘為萬年字,胸前點作七星文。龜甲參差白虹色,轆轤宛轉黃金飾。
駭犀中斷寧方利,駿馬羣騑未擬直。風霜凜凜匣上清,精氣遙遙鬥間明。
避災朝穿晉帝屋,逃亂夜入楚王城。一朝運偶逢大仙,虎吼龍鳴騰上天。
東皇提升紫微座,西皇佩下赤城田。承平久息干戈事,僥倖得充文武備。
除災避患宜君王,益壽延齡後天地。 [1-2] 

寶劍篇作品評析

編輯
這首詩充滿了劍的典故。詩中把劍描寫成(或等同於)傳説中歐冶子鍛打的三把劍之一(歐冶子是古代東南地區一位著名鐵匠)。這把劍有英雄伍子胥劍上的七星文;它又像神話中著名的白虹劍;它即使被掩埋起來,精氣仍直透天上,顯示了預兆,雷煥就曾因此而找到兩把古劍。雖然較正規的詠物詩也運用這些歷史和傳説的典故,但卻無法用得這樣生氣勃勃。第十一和十二句十分“相似”,但由於語調激烈活潑,與較正規的五言詠物詩的“相似”有所區別。如李嶠的五言詠劍詩,描寫劍的光輝是:“鍔上芙蓉動,匣中霜雪明。”李嶠五言詠劍詩中的呆板處理,與這首七言歌行中對同一對象的充滿活力的處理形成鮮明對照。七言歌行的傳統允許更多的自由和想像,詩人們運用這一形式,就能夠擺脱五言詠物詩的嚴格表現技巧。
在歌行開頭,李嶠描寫想像中劍的冶煉過程,接着描繪劍的形狀。詩人接着敍述它的奇幻歷史,它成仙上天,經歷了幾位天上皇帝的手,達到了頂點。其後詩人又讓劍回到了地面,並讓它與人類文明道德妥協。詩人雅緻地解釋,由於劍接受了宮廷的規矩教育,它能夠闢除災難,因此可以延長皇帝的生命。 [2] 

寶劍篇作者簡介

編輯
李嶠(644—713),唐詩人。字巨山,趙州贊皇(今屬河北)人。高宗麟德時進士及第,官監察御史。累遷給事中。玄宗開元初貶廬州別駕,卒。李嶠富才思,前與王勃、楊炯接踵,後與崔融、蘇味道齊名。《全唐詩》存詩5卷。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