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宋宏

(遼陽市公安局禁毒支隊)

編輯 鎖定
宋宏,遼陽市人,生於1958年6月。1982年從警,現供職於遼陽市公安局禁毒支隊。6歲習武,師承大師於伯謙高足白國棟,盡得真傳。1986年獲遼寧省散打第三名,2009年獲遼寧省刀術冠軍。國家武術六段。國際搏擊協會B級教練。
中文名
宋宏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58年6月
職    業
刑警
出生地
遼陽市

宋宏宋宏小傳

編輯
“我研究的警察制敵招式可以概括為兩個字:實用。”12月22日,記者在遼陽聽他介紹“宋式九打”的奧妙。宋宏説,這套制敵動作一共三招,一招三式,合起來就是九種打法,包括拳法、腿法、摔跤、擒拿等技擊手段。完成動作僅兩三秒鐘,電光石火一般。

宋宏練武不僅是強身

編輯
宋宏習武,受家庭影響,祖籍在河北武術之鄉,父輩們都會幾手拳腳。小時候宋宏就跟着大人比劃,學武術基本功,長大了就正式拜師學藝。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下了不少工夫。1977年宋宏畢業了,和同齡人一樣,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在廣闊天地裏,他邊幹農活邊練武術,艱苦的環境磨練了他的意志,實實在在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打下堅實的武術功底。
1980年,宋宏回城找到了工作。那時候神州大地練武成風,古城遼陽曆來有尚武傳統,出過不少武術人才。受大氣候感染,宋宏練武的勁頭更足,有幸拜到戳腳翻子門大師於伯謙高足白國棟門下,學習戳腳翻子。這種拳法以腿功見長,拳法密集如雨,技擊方法有踢、打、摔、拿四大類型。行話“手是兩扇門,全靠腿打人”指的就是這種拳術。宋宏有深厚的武術功底,又經名師點撥,很快在全省武術界嶄露頭角。
由於宋宏會武術,人緣又好,公安機關就找他幫忙,用現在話講就是幫辦。宋宏辦事認真,哪個地方有打架鬥毆的,只要他出面,立馬風平浪靜。1982年,遼陽市勞動教養院招人,宋宏考上了,正式穿上警服。1989年,轉到遼陽市公安局交通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專業幹刑警。2003年調到禁毒支隊。
“幹刑警過癮哪,抓壞人,我的本事能用上。遇到險情,還得靠這點本事。”宋宏講了自己的一次生死遭遇。
那是1992年春節前兩天的晚上,宋宏陪一個同事回農村老家,到了家門口,同事進院了,他在外面等候。突然間,不知從哪出來兩個人,一個從懷裏往外拔刀,另一個手裏拎着大片刀,惡狠狠撲過來。宋宏是練家子,一看勢頭不對,兩把刀帶着風聲劈向自己的臉部,他一閃身,躲過刀鋒,腿沒閒着,一腳踢過去,正中其中一人的小肚子。再一個連環腳,擊退另一個人。那兩個人意識到碰上高人了,轉身就跑。宋宏一腳踩住摔倒的那個,另一個人像兔子一樣消失在夜幕中。
打鬥聲驚動了屋裏的人,同事跑出來,幫着宋宏抓住那個人,一問,原來是受人僱傭的殺手。他們錯把宋宏當成刺殺目標,沒想到碰上厲害茬兒。
“要不是我練過武術,反應快,那次我就受傷了,兩把刀直劈致命處,好險哪!”

宋宏關鍵時刻顯身手

編輯
交通分局的辦公地點在白塔公園附近。有一次分局接到協查通報,説黑龍江一個殺人逃犯逃竄到遼寧境內,讓各地注意協查。宋宏帶個同事上街巡邏,走到廣場,發現花壇旁邊坐着箇中年男子,個頭不高,身體健壯,穿着打扮顯得土裏土氣,手裏緊緊攥着一個編織袋子。宋宏覺得這個人有點不對勁,湊過去緊貼着他坐下,同事坐在另一邊,正好把他夾住。
“你是從哪來的?”
“外地來的,想找個活兒幹。”
“想幹什麼活兒?”
宋宏有一搭沒一搭和那人閒嘮,那個人哼哈答應,暗中把右手伸進編織袋裏。宋宏是武林高手,反應極快,目光一轉,看見那個人伸進編織袋裏的手握住一個東西。他探手叼住那個人的手腕子,一翻腕,唰!編織袋掉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大菜刀露了出來。要不是宋宏動作快先發制人,這把刀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帶回隊裏一審,這傢伙正是黑龍江警方要求協查的殺人逃犯。
還有一次,刑警大隊到鞍山抓捕持刀搶劫出租車的犯罪嫌疑人,摸到嫌疑人家,大隊長帶人從前門進,宋宏負責堵後門。前邊一鬧鬨,嫌疑人果然從後門衝出來了。這傢伙簡直瘋了,手裏拿着自制的兇器,類似扎槍頭子,頭兒卻是一把尖刀,逮誰扎誰,紮上就是透心涼。跟着宋宏守後門的刑警不敢攔。宋宏讓眾人閃開,大踏步迎上前,嫌疑人掄起傢伙,連劈帶刺,宋宏不慌不忙,眼看刀尖離咽喉一寸遠,這也就是宋宏這樣的武術大行家,換個人早沒命了。只見他伸手把兇器向外一撥,一腳“窩”在他的胸口上。那傢伙“嘎”一聲,撒手扔下兇器,仰面躺倒,哀嚎不已。
這招險中取勝。事後同事們都説為宋宏捏把汗,他説,就當和死神打個照面。
1993年5月的一天晚上,宋宏和同事開一輛拉達轎車,在遼陽站前一帶巡邏。當時出租車行業不規範,沒有計價器,上車就收10元錢,地方遠的另講價。此外搶劫鬧事的也特別多。宋宏坐在車裏,看見一高一矮兩個男子打車,一連問了好幾輛車,司機瞅他倆不像好人,都不接活兒。他倆來到宋宏的車前,提出去燈塔,出價30元。宋宏讓他倆上車。
一路上那兩個人沒有動靜,面無表情。到了燈塔,他們讓車等一會,上樓拿點東西,馬上走。宋宏等了一會,看見他們回來了,奇怪,大半夜的,倆人手裏拎着衣服,看那架勢,衣服裏面有刀!宋宏立即警覺起來。乘客上了車,吩咐往城外開。越走越偏僻,前面隱隱約約是一片樹林子。宋宏暗暗打開槍套蓋兒,嘴上卻説這道兒怎麼背,去哪呀。高個子説話了:“就是這了,下車吧。”
宋宏正想看看他們怎麼下手,一把尖刀已經刺向自己的右肋。他一閃身,右肋躲開了,衣服沒躲開,被尖刀劃開一個大口子,還捎上了他的右手小手指頭肚兒,熱乎乎濕乎乎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宋宏看清是大個子下的手,拔出槍,跳出兩步遠,大個子追過來,揮刀亂砍。宋宏踢掉他的刀,掄起槍把子把他砸倒。這時司機和小個子歹徒打在一處,空手對白刃,不對夾,宋宏跑過去幫忙,撂倒小個子,銬上。再回頭抓大個子時,大個子早就沒影了。
抓住的那個小個子是搶劫慣犯,多次搶劫出租車。可惜沒有抓住大個子。這次生死戰,宋宏受點傷,淌不少血,所幸不礙事。不過,搶劫出租車的案子少多了。

宋宏收了幾個警察徒弟

編輯
“當警察會點武功不是壞事,壞人那麼容易抓嗎?有時候摁住一個,七手八腳怎麼也戴不上銬子,我看着着急啊,上手反關節制住,乖乖戴上銬子。有的警察兄弟要和我學練武,我高興啊,學唄,毫無保留!”
宋宏有幾個挺優秀的警察徒弟,他希望徒弟超過師父,但從不在公眾場合以師徒相稱。同事們都佩服宋宏的身手,辦案抓人有宋宏在,大夥心裏都有底。
2008年8月中旬,禁毒支隊民警在工作中得到一條線索,遼陽市人蘇偉經常往返遼陽、燈塔兩地,進行販毒。支隊成立專案組,領導指名宋宏參加破案。民警花了3個月才弄明白這個蘇偉販毒團伙的內部組織結構。蘇偉真實姓名蘇曉偉。圍繞蘇曉偉團伙有上線,有下線,還有一大堆隱君子。
12月28日,警方開始了收網行動,蘇曉偉做完毒品交易,坐上奧迪轎車就走。專案組兩輛車夾住奧迪,宋宏拽開車門,揪住蘇曉偉,踩住他的脖子。抓捕蘇曉偉的馬仔劉俊時,宋宏更是乾淨利索,一搭劉俊的肩膀,劉俊絲毫沒有反應過來,已然摔倒在地,被戴上銬子。
2009年8月7日,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蘇曉偉有期徒刑十七年,劉俊等人均判有期徒刑。
“我今年51歲,老警察了,眾多破案打擊任務都由年輕人去做,需要我上陣,責無旁貸。這兩年我一直琢磨有關警察自衞的問題,要知道警察的工作和危險相伴。實在迫不得已才動手還擊,可是這個尺度不好掌握。另外,警察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時候,能不遇到玩命掙扎的嗎?摁不住怎麼辦?基於這些,我從幾十年練武積累的技擊經驗中總結出來幾個招式,傳授給身邊喜歡武術的警察兄弟。”
宋宏研究出來的“宋式九打”,一共三招,每招分三式,無論對手從哪個方向襲擊,用這三招都可以對付,每招都包含還擊、制服、摔倒三種功能。這九種打法,快者一出手就制敵,慢者兩個動作令對手趴下。別看招式簡單,這可是宋宏習武45年的心得。
宋宏的徒弟丁海軍説,跟師父練武,圖的是強身健體,再説會點武功,幹工作也方便。“我的警察徒弟都是這個想法。練武不為爭勇鬥狠,主要為了工作。”宋宏對自己的做法一向很自豪。
這幾天,宋宏又有一件開心事,省公安廳培訓中心向他發出邀請,聘請他擔任武術教練,當全省“晉督”培訓的民警的“總教頭”。也就是説,從現在起,每位參加“晉督”培訓的民警都將學到“宋式九打”。到那時候,“準督”們都要和宋宏過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