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姚宏宇

(中國電子學會雲計算專家委員會委員)

編輯 鎖定
姚宏宇,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博士,有多年在硅谷從事大規模企業軟件和互聯網技術的研究、開發和管理工作的經歷,現為北京友友天宇系統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友友系統”)CEO,中國電子學會雲計算專家委員會委員,著有《雲計算:大數據時代的系統工程》一書。
中文名
姚宏宇
國    籍
中國
職    業
企業家
畢業院校
中國科技大學
職    務
北京友友天宇系統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友友系統”)CEO
學    位
博士

姚宏宇個人履歷

編輯
1988年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
1993年赴美留學,先後獲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計算機和材料系的碩士及博士學位
2000年起主要在硅谷從事大規模企業軟件和互聯網技術的研究、開發和管理工作,曾任:
·高級研究員,美國雅虎研究院,從事大規模分佈式系統,海量數據處理,以及搜索引擎技術的研究和開發。
·資深管理人員及首席架構師,美國雅虎財經網(年銷售額超過1億美金)和雅虎技術工程部,負責雅虎大規模數據傳輸和處理平台以及大型數據中心的技術架構和維護及技術團隊管理。
·資深管理人員及首席架構師, 美國SideStep公司(世界最大的旅遊搜索引擎,2007年被美國Kayak公司以2億美金收購),負責全公司的技術架構和技術團隊管理,並參與公司決策和資本運作。
2007年回國創業,與原網通總裁田溯寧先生合作,創立友友天宇系統技術有限公司,致力於雲計算核心技術的自主研發及雲計算產業在中國的發展
2008年起擔任中國電子學會雲計算專家委員會委員
2010年當選第十一屆全國青聯委員
2012年起擔任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信息技術應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委員 [1] 

姚宏宇工作經歷

編輯

姚宏宇硅谷工程師

姚宏宇(照片3) 姚宏宇(照片3)
1988年,不滿15歲的姚宏宇考上了平均每年招生量不足50人的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然後在1993年來到關係型數據庫的發源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在計算機和材料系從碩士一直讀到博士。
2000年初,姚宏宇進入當時最熱的公司——雅虎。 那是雅虎的黃金時代,約有五六十個相互獨立的頻道,每個頻道就是一個小團隊。姚宏宇所在的雅虎財經,當時只有40人,其中一大半是工程師,每年創造的收入有1億美元。雅虎財經當時也面臨很大的挑戰,每秒鐘有10萬條股票交易經過雅虎全球3大數據中心處理後,再實時地發到26個國家和地區,所以大家工作起來都很拼命。
美股的開盤時間是東部時間9:30-16:00,這意味着在此之前必須保證交易網站服務的正常運行。所以姚宏宇當時每天早上6點會準時起牀,來檢查系統的運行狀態,這就意味着基本上把“家”安在了公司,每天只睡5個小時。作為一個即將博士畢業的人,姚宏宇當時在公司編程之外做的最多的兩件事,一件是組裝機器,一件是維護機器,而這只是為了保證在足夠多且可靠的硬件支撐下,業務系統能夠有效應對不斷快速增長的用户需求
但這段雅虎研究院做高級研究員的經歷讓他受益匪淺。他在這裏既可天馬行空地思考,又有機會幫助解決雅虎各部門提交上來的難題。這些難題都是在大規模分佈式系統上出現的實際問題,涉及到了後台、搜索、BI等方面。這為他以後醖釀回國做一家與雲計算技術相關的公司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2004年,姚宏宇負責雅虎財經,除了掌管整個數據中心的運維外,還負責業務的開拓與發展,逐步認識到雅虎的平台有很高的商業價值,如果產品化後,可以用到很多的企業,於是向楊致遠建議,雅虎應該將這部分業務單獨獨立出來,但由於此項業務與雅虎的商業模式不符合,因此姚宏宇的這項提議也不了了之,正是從那時候起,姚宏宇的創業心思開始萌動。
在雅虎研究院呆了一年多後,姚宏宇加盟了一家新興企業SideStep——世界最大的旅遊搜索引擎,一年多後,這家網站以2億多美元被收購。實際上,在這家網站被收購之前,姚宏宇已經決定回國創業了。

姚宏宇創立友友系統

2007年,雲計算的浪潮開始風起雲湧,姚宏宇堅信,在未來10-20年,基於大規模分佈式計算的雲計算將改變整個IT產業,這對中國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機會。這時候的他,從硅谷帶着幾位頂尖高手回中關村創立了專注於雲計算研究的技術公司——友友系統。
友友系統致力於雲計算核心技術的研究和發展,開發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雲計算基礎軟件產品,並在此之上形成適用於多個行業的涵蓋數據存儲訪問、數據計算分析、系統運維管理等領域的綜合性解決方案,成為中國及世界領先的雲計算基礎技術的提供者。
雖然創業目標明確,但當時雲計算並非這樣火熱,少有的幾家專注這個領域的IT廠商並沒有鋪天蓋地的採取行動,一切發展還都處在孕育之中;並且最開始創業的時候由於資金有限,姚宏宇只好在中關村附近租了一個民宅,連住帶辦公。但具備前瞻性眼光的姚宏宇告訴自己,建立在互聯網基礎上的雲計算將有徵服市場的商業潛力。
“我在美國呆了15年,見過很多國家的產品。令人不解的是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在基礎軟件上卻沒有自主產品,我是不服氣的。回來創業時我想,中國人這麼聰明,既難做又難賣的東西外國人肯定很少人做,我寧可跟老虎競爭,也不願意跟狼競爭,我就不信中國做不出自己的東西。”
正是憑藉這股勁頭,姚宏宇帶領着數十名具有技術經驗和夢想的人開始了雲計算中間件產品的研發。由於核心技術成員均來自美國雅虎、甲骨文等信息技術源地,在大規模分佈式系統的管理及海量數據的傳輸、存儲、分析等前沿課題中從事過多年開發和研究,所以憑藉這些經驗和幹勁兒,友友系統開發出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CloudWare™系列雲計算基礎軟件產品,經受了眾多行業專家的嚴格論證,並應用於多個領域。

姚宏宇造就“雲的階梯”

姚宏宇認為,雲計算服務代表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對於任何一種商業模式而言,除了理論上可行之外,還要保證實踐上可用。對於雲計算服務來説,要面向海量用户提供永遠在線、隨時訪問的可用服務,而且支持多用户按需獲取服務資源,並保證服務的可靠性,就要求底層IT系統能夠支持這樣的服務模式。因此,伴隨着雲計算服務理念的發展,雲計算也形成了一整套技術實現機制,而云計算平台則是這套機制的具體體現。友友系統開發的CloudWare™雲計算基礎軟件產品體系,就是這樣的平台,以具備高效數據傳輸、交換和協同以及複雜事件處理能力的分佈式數據總線Bitsflow®為核心,保證位於世界任意地點的任意兩台或多台計算機之間可以進行安全、可靠、實時的海量信息交流,為構建計算雲提供全方位的解決方案。
中國中文信息學會理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一向是自主IT知識產權的倡導者,也為友友系統創造的軟件產品興奮不已,他認為這是值得驕傲的。老前輩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曾經這樣講到:“雲計算作為IT的前沿趨勢,站在前端提供相關服務和產品都是類似於IBM、微軟這樣的跨國大企業。我國有了自己的雲計算解決方案,這足説明我們中國的東西能夠在這個新領域裏引領潮流。”
對於倪院士的讚譽,姚宏宇也頗有感觸:“沒有什麼不可能,當初毛主席不就是夾着兩杆槍、帶着幾個人打游擊的嗎?我想我們也會做到。”
據記者瞭解,目前跨國公司提供的是雲計算產品或服務,但是此次中國企業友友系統發佈的卻是一套雲計算中間件產品,這是通向雲的階梯,對中國信息產業來説意義非凡。就像一位央企CIO講到的,中國有很多大型央企、國企的信息系統都非常龐大。隨着業務的需要,整合工作、管理維護很難進行。雲計算的特點在於按序排列,如果這種模式和技術能夠很好的運用在現有的系統裏,將能很好的解決上述問題。但是跨國公司提供雲計算產品的弊端是需要企業重新購買它的信息系統,利用他們的服務,這無形之中就導致了資源浪費、工程龐大等問題。同時衍生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的企業如何做到自主可控、資金可控的要求呢?
友友系統的這套產品恰好規避了這個問題。在大型企業原有的信息系統基礎上,加載友友系統的雲計算中間件產品,不但使信息系統的高度提升到雲計算頂尖技術上,並且能在改動最小的前提下發揮效應。

姚宏宇雲計算服務於人

“我帶領的這幫創業團隊,都是技術人員出身,他們都有好的想法,但要把一個好的想法變成現實,是很難的事,因為從算法上來看這些都是公開的,很多技術20年前就有了,而如果要把算法變成真正的軟件,這就是挑戰。”姚宏宇説。
姚宏宇分享過Berkeley一位研究者的觀點,這種觀點認為:PC將計算帶所有人,互聯網將信息帶給所有人,雲計算將服務帶給所有人。他表示,堅信雲計算會改變IT整個行業的架構和模式;雲計算帶給軟件產業的影響不亞於芯片代工帶給硬件產業的影響。
通常所説工業革命的意義之一,在於使人們擺脱了生產條件的束縛,極大地解放了物質產品和有形服務的生產力。姚宏宇認為,雲計算的出現,也在逐步使人們擺脱使用計算資源和信息服務時的束縛,降低知識獲取的成本,也使知識的產生變得更容易、分享變得更方便,革命性地改變了信息產品與知識服務的生產力。或許雲計算與蒸汽機、內燃機以及電力有同等重要的意義,會帶來一場信息社會的工業革命。

姚宏宇出版圖書

編輯

姚宏宇個人觀點

編輯
姚宏宇(照片2) 姚宏宇(照片2)
我是一個想得很遠的人,設定目標後,我會倒推,確定之前的每一步要做什麼。然後,就開始去做,去準備。直到時機成熟。
堅持並不等於頑固,技術公司除了要堅持,還要學會妥協,需要時刻糾正自己的錯誤。
雖然從雲計算落地的角度而言,美國的發展要略早於中國,但中國的私有云的發展速度將會快於美國。而且私有云業務的發展有可能使國內的信息化建設重現當年通信業發展的歷史,即雖然起步晚,但在新技術革命發生時,會直接跳過中間環節而進入最新的技術體系 [2] 

姚宏宇個人著作

編輯
雲計算:大數據時代的系統工程》電子工業出版社 [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