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太陽城

(康帕內拉創作政治學著作)

編輯 鎖定
《太陽城》是意大利早期空想共產主義者康帕內拉創作的對話體遊記,也是一部政治學著作,首次出版於1623年。
在《太陽城》這部作品中,康帕內拉假借一個遊歷者的見聞,用對話錄的體裁,描繪了一個消滅了私有制和剝削的大同世界。同時,他也對意大利的現實社會制度進行了有力的批判。《太陽城》雖然描述的是一個理想的空想社會,但它也説明了一個光輝的真理,只有廢除私有制,才能為科學和文化的繁榮創造前提;只有建立一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的社會,才能使人的聰明智慧得到完滿的發展。 [1] 
作品名稱
太陽城
外文名
Sun city
作    者
康帕內拉
文學體裁
遊記
類    別
政治學
首版時間
1623年
字    數
約40000

太陽城內容簡介

編輯
《太陽城》一書以對話的形式,記述一個熱那亞航海家在旅途中偶爾到達的不為人知的理想國——太陽城的故事。該書講述太陽國一個完善的社會制度:在太陽國裏每個公民都是社會的公僕。藝術,勞動,工作由全體公民分擔。工作是根據每個人的愛好進行分配的,因此工作起來心情舒暢,認真負責。每個公民都為社會進行生產,產品交公共倉庫,成為公共財產。生產都由專業人員照管,使它符合社會的需要。農活採取義務勞動的形式,人人必須出城到農村完成指定的工作。婦女同男人一樣參加勞動,但要擔負輕些的、無礙她們健康的工作。每位公民每天勞動4小時,其餘時間從事科研和體育活動。任何勞動都受到尊重,最受尊重的則是手術和藝術高超的人。每個公民從社會取得生活必需品。生活必需品的分配要受到當地的嚴格監督。在太陽國裏沒有交換。發行貨幣只是為了對外貿易。全體公民都住在公共住宅裏,6個月輪換一次,在公共食堂吃飯。太陽國裏沒有家庭,兩性關係根據社會利益進行調節。兒童都要接受社會教育。康帕內拉認為,太陽城裏的公有制符合自然法和人的本性。私有制是對自然法的破壞,“你的”“我的”,這些都是人們編造出來的。公有制使人愛護公物,消除自私產生的一切弊病。在太陽城裏實行哲人政治,只有具有大智大慧的聖賢才能擔任最高領導人。 [2] 

太陽城創作背景

編輯
康帕內拉生活在意大利多災多難的時代。16—17世紀,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迅速發展的同時,也明顯地暴露出了它的許多弊端。因長期遭受西班牙侵略者殘暴的殖民統治和掠奪,意大利的經濟急劇衰退,國內處於四分五裂狀態,長年內戰不休,成為當時世界上乞丐和盜賊最多的國家。民族危機極為嚴重,廣大勞動羣眾更是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康帕內拉自幼生活於社會的底層,目睹社會上貧富的尖鋭對立和廣大勞動大眾的悲慘生活,激起了他對黑暗的社會現實的極大憤慨,並開始為廣大勞苦大眾尋求幸福之路。他在人文主義思潮的影響下,又從柏拉圖的《理想國》,特別是莫爾的《烏托邦》等著作中受到很大的啓示,從而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歷史觀。長期的監禁生活,使他強烈地渴望光明和自由。某一天,他在漆黑的囚室突然從門縫裏看見了陽光,頓時產生了靈感。他認為,只有太陽才是一切生命的源泉,是人類崇高理想的象徵。於是決定把他多年構思的人類理想社會命名為“太陽城”。1601年,康帕內拉在受過酷刑之後,生命垂危,但為了使其理想傳播於世,他頑強地提筆疾書,寫下了《太陽城》一書。 [3] 

太陽城作品鑑賞

編輯

太陽城思想主題

在康帕內拉描繪的理想國家——太陽城之中,完全消滅了私有制,人們從事義務勞動,由社會統一組織生產和分配,這當然要從揭露和批判封建制度和私有制的弊端開始,航海家所抨擊的便是當時意大利現行的社會制度。康帕內拉指出,現在的社會是一個罪惡的世界,到處搶劫、殺人、暴行、姦淫,以及懶惰、狂暴、撒謊和貧富的嚴重對立。他借航海家之口揭露意大利的社會現狀:“這些人由於逐日從事力所不及的不間斷的工作而精疲力竭,或瀕於死亡。至於其餘那些遊手好閒的人,卻因無所事事、慳吝、疾病、淫逸放蕩、高利盤剝等等而在危害着自己。那些在貧困的壓迫下不幸淪為奴僕的多數人也被他們所敗壞,沾染了他們主人的各種惡習。結果人們都不大願意去履行社會義務和完成有益的工作。只有很少的人懷着非常厭惡的心情去從事藝術工作和手工業去耕耘土地和服兵役。”
康帕內拉又從哲學的角度來論證私有制是產生利己主義的根源,而利己主義將導致詭辯、偽善和殘暴行為。在私有制下,一切受自私自利思想的支配,“因為人們都想使自己孩子得到很多財富和光榮地位,都想把大批的遺產留給自己的後代;我們當中的每個人為了想成為富人或顯貴,總是不顧一切地掠奪國家的財產;而在他還沒有勢力和財產的時候,還沒有成為顯貴的時候,都是吝嗇鬼、叛徒和偽君子。”在社會主義思想史上,康帕內拉第一次把利己主義同私有制聯繫起來,把私有制看成是利己主義氾濫的物質基礎。
康帕內拉進而深刻地批判了整個封建制度及其價值觀。他指出:“現代世界各國都陷於災難中;而且更糟糕的是:現在,由於不懂得真正的幸福。由於把和平理解為好像是一種可以控制的事件,反而把這些災難本身稱為和平和幸福。”“極端的腐敗現象籠罩着全世界;人們並沒有根據真正的最高的目的來行動;應受尊敬的人受着痛苦,得不到人們的重視,而且受惡人的統治”。因為罪惡的制度導致人們的價值觀扭曲,形成好逸惡勞的社會氛圍。他們“鄙視工匠,反而尊崇那些不懂任何手藝、遊手好閒、役使大批奴僕過寄生和腐化生活的人”。康帕內拉的結論是“這樣的社會就好像一所培養罪惡的學校,培養出那樣多的懶漢和惡棍,以致使國家瀕於滅亡。” [4] 

太陽城藝術特色

《太陽城》是用對話體寫成的。對話在一位熱那亞的航海家和一個太陽城的招待所管理員之間展開。航海家曾經周遊世界,在上次旅行即將結束時在一個名叫塔普羅班納的島嶼登陸,來到了太陽城。這是一個不為西方人所知的理想國,航海家詳細捕述了太陽城的一切。太陽城的很多特徵或體制,如財產公有、注重德行、哲人王領導下的共和政體、按需分配、公共教育、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相結合、婚姻和生育以國家利益為原則等等,與從柏拉圖到莫爾的眾多西方烏托邦者的藍圖很相近。航海家還介紹了太陽城的位置、堅固美麗的建築、風俗等等。
《太陽城》無論是從旅行故事框架還是理想國的各種體制都基本延續了柏拉圖以降的傳統西方烏托邦文學特徵。故事本身也沒有擺脱自古希臘以來西方烏托邦文學的慣用敍事模式:旅行+發現。一個旅行家偶然來到一個遙遠的,不為西方人所知的“新”島國。在那裏,他發現一種在他看來堪稱完美的理想社會。就故事性而言,康帕內拉的《太陽城》可以説是比較枯燥和抽象的。它缺乏鮮明的人物塑造,令人回味的修辭手段也乏善可陳。從這個層面看,康帕內拉無法與柏拉圖和莫爾比肩。尤其是那種按部就班、流水賬似的對體制、習俗的介紹早已是一種僵化的烏托邦程式。
再者,康帕內拉效仿柏拉圖和莫爾,採用了對話體的敍事方式。但是,康帕內拉筆下的對話體可以説是很蒼白無力的。作者沒有提供任何針對對話者和主題的背景。整篇對話開始得很直接,結束得也很倉促。《太陽城》這個對話作品也沒有體現出任何對話性。次要對話者——管理員除了被好奇心驅使,敦促航海家展開對太陽城的敍述外,幾乎沒有承擔任何對話性任務。也就是説,他很少對航海家的敍事進行任何深入的思考、質疑,並在此基礎上與航海家展開真正意義上的討論。主要對話者,即航海家,在管理員按部就班似的提示和敦促下逐漸介紹太陽城的方方面面。關於太陽城的故事幾乎就是“一篇逐段連接的用第一人稱講述的故事,其中為了迎合文學傳統,添加了交談者之間的一些毫無意義的……插語。這些插語並沒有使故事產生什麼重要的意義,沒有它們也絕不會使故事失去它的意義”。從文體風格看,康帕內拉還是遠遜於柏拉圖和莫爾。 [5] 

太陽城後世影響

編輯
《太陽城》出版後,不僅對意大利文藝復興中產生了不小的影響,還為後來的空想社會主義者提供了豐富的思想來源。 [6] 
作者通過對私有制各種弊端和罪惡的揭露和批判,通過對未來理想社會的論證和描繪,提出了歷史上最初的空想社會主義學説之一。該著作抨擊了由私有制產生的各種罪惡和弊病,主張廢除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初步提出了一個社會主義的思想體系,因而是社會主義思想史上的一部重要文獻。 [3] 

太陽城出版信息

編輯
《太陽城》這部著作是康帕內拉用意大利文寫成的。1613年他又把它譯成拉丁文,並於1623年在法蘭克福首次出版。此後又被譯成法文、英文、德文等各種文字,並多次出版。1960年商務印書館根據俄譯本翻譯出版了中文本。1980年商務印書館又根據蘇聯科學院出版社1954年俄譯本重新校訂出版,由陳大維等翻譯。1982年商務印書館在編輯出版漢譯世界名著叢書時又重新付印。 [3] 

太陽城作者簡介

編輯
康帕內拉 康帕內拉
康帕內拉(1569~1638,Campanella,Tommaso),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哲學家,作家。康帕內拉出身在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省一個貧苦的鞋匠家庭。少年時代,他十分勤奮好學,在修道院裏,刻苦攻讀,博覽羣書,以博學而聞名。1591—1597年間,他因被指控有異教思想,3次遭宗教裁判所逮捕囚禁。1599—1628年因反對西班牙侵略者的統治、宣傳進步思想、組織正義活動,兩次被逮捕入獄。他一生坐過50多個牢房,在獄中的時間長達33年,備受折磨,但始終堅貞不屈,並以頑強的毅力從事寫作。1628年他利用西班牙當局和教皇的矛盾而獲釋。1634年因有人指控他密謀起義,故逃往巴黎,1639年在巴黎因病逝世。 [1] 
參考資料
  • 1.    史亞民.世界上下五千年 (古代卷):紅旗出版社,1995-12:第371-373頁
  • 2.    黃佔英編著.世界上下五千年 國學典藏:吉林大學出版社,2015.04:第327頁
  • 3.    陳晏清 許瑞祥,求知、博學、讀書、成才文庫 哲學思想寶庫經典[M],大連出版社,1994年01月第1版,第718-724頁
  • 4.    劉丹忱著,文藝復興時代著名政治思想家及其代表作[M],中國青年出版社,2015.08,第251-252頁
  • 5.    牛紅英著,西方烏托邦文學研究[M],中央編譯出版社,2014.09,第104-105頁
  • 6.    朱建國編著.世界上下五千年: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5.05:375-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