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Poison

(美國樂隊)

編輯 鎖定
Poison是於1983年組建的樂隊,代表作品有《Look What the Cat Dragged In 》《Open Up and Say...Ahh! 》《Flesh and Blood 》等。
外文名
Poison
組建時間
 1983年
國 籍
美國
前任成員
Blues Saraceno

Poison現任成員

編輯
Mick Queen - guitar, vocals (1980-present)
Oliver Ville - guitar, vocals (1980-present)
Bobby Dall - eletcric bass, vocals (1980-present)
Weight Rockett - drums, vocals (1980-present)
流金歲月
流金歲月(18張)
風 格:Hair Metal(微金屬) Pop-Metal(流行金屬

Poison發展歷史

編輯
1982年
追溯樂隊的起源還得回到1982年,那一年通常被認為是重金屬全面復興最關鍵的一年,對於美國賓西法
集體照
集體照(13張)
尼亞的那三個男孩來説,那一年發生的事情無疑是終生難忘的。
最開始走到一起的是主唱Bret Michael和鼓手Rikki Rockett,説起他二人的相遇還有一段趣聞。當時Bret和Rikki都各自在一些酒吧的小樂隊裏演出,主要是翻唱一些歌曲,迫於生計,Rikki在白天不得不去找一些差事來做,理髮師就是他乾過的活。一天,Rikki碰巧到Bret家給他妹妹剃頭,聊着聊着,妹妹告訴Rikki説她哥哥也是搞搖滾的,然後把她哥哥叫了過來給他們做了個介紹。結果Bret和Rikki談的非常投機,最終決定一起組建一支樂隊。在他們去附近幾個州到處尋找演出機會的途中,遇到了貝司手Bobby Dall,這三個人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仰——成為一支充滿熱情的超級搖滾樂隊。於是他們開始在報紙雜誌上登廣告招聘吉他手。第一位應徵的吉他手是Matt Smith,這位Matt的反叛作風和AEROSMITH式的吉他風格頗得讚賞,在經過了短時間的磨合之後,他們自己寫了幾首歌,並在當地舉行了一些小型演出,這時他們決定將隊名由PARIS改為POISON以昭示他們的反叛性。
1983年
1983年的POISON渴望得到大型的演出機會,而不僅僅是在酒吧裏跑場。由於他們在俱樂部演出時總是帶上自己製作的燈具,各式各樣的金屬飾物和不知從哪裏偷來的鼓架,這使得俱樂部老闆頗為不滿,因為他們更希望看到是那些不太吵鬧的輕搖滾樂隊。在遭到多傢俱樂部拒絕之後,POISON決定自己籌資租借設備和場地進行自己的專場演出,只唱自己寫的歌。他們這樣特立獨行的作法在當地的地下搖滾圈贏得了不少喝彩。
1984年
在1984年3月,這支還沒有和任何公司簽約的樂隊變賣了自己所有的設備,離開了家鄉,來到了落杉磯,這裏或許是一個更利於他們發展的地方。在剛到落杉磯的一段日子裏,樂隊陷入了極度的貧困之中,因為他們的錢全部用來聯繫演出和購買設備了。但由於他們積極地出沒於當地多傢俱樂部和酒吧,到1985年的時候,樂隊在好萊塢地區已經有相當的名聲了。由於這時仍然沒有公司與他們簽約,再加上樂隊本身承受的巨大壓力,吉他手Matt Smith決定離隊回家。於是樂隊又開始招聘新的吉他手,在56個應聘者中,POISON選中了金髮的C.C. Deville(在這些應聘者中,還包括了後來著名的吉他手Slash)。經過了短暫的融合,僅僅幾個月後,這支新組的樂隊便在人們心中點燃了搖滾的火焰。
11月12日著名的Troubadour音樂節是POISON參加過的規模最大的演出,這兩天的門票被瘋狂的歌迷搶購一空,POISON在落杉磯當地俱樂部的演出門票往往比許多著名藝人還要熱銷。這場演出使獨立廠牌Enigma注意到了他們,並答應為他們出一張專輯並幫助他們巡演。在經過了錄音室裏的8個日夜和2萬3千美圓的開銷後,POISON的處女作Look What The Cat Dragged In問世了。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這張低成本的唱片居然賣得異常火暴,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賣出了4萬張,以至於Enigma這樣的小公司竟然沒有足夠的存貨來供應給歌迷。更使人吃驚的是,此專輯中有三首歌都進了Top 10,包括I Want Action,Talk Dirty to Me和I Won't Forget You.
這張專輯以其青春派的重金屬風格在美國國內帶來一股清新的潮流,Bret俊朗的外形出現在各類雜誌中,並很快成為少男少女的偶像。洋溢的青春氣息,出色的吉他手,帥氣的主唱,叛逆的外形,眩目的舞台效果,朗朗上口的旋律,一支成功的華麗/流行重金屬樂隊所應該具有的條件 POISON無一不具,這注定這支起先並不走運的樂隊很快將成為超級樂隊的一員。
大公司Capitol看中了POISON這些潛在的成功因素,決定幫助樂隊製作音樂錄影和發行單曲。在不多的預算下,POISON為單曲Cry Tough錄製了音樂錄象帶,隨着MTV和各大電台的不斷播放,POISON成為流行重金屬的新貴,他們在巡演中可以為QUIET RIOT和LOUDNESS做暖場了。
POISON真正的成功是在與RATT聯合巡演的途中發行的幾首單曲,I Want Action,I Won't Forget You等曲子的熱銷使這支充滿活力的華麗搖滾樂隊頻頻出現在人們口中。這些單曲的成功進一步將POISON的第一張專輯逐漸變成了金唱片,白金唱片,雙白金唱片,最終銷量達到了驚人的400萬張!在與樂隊Cinderella和Ratt共同巡迴演出並賣出兩百多萬專輯拷貝後,Poison回到了洛杉磯錄製他們的下一張力Open Up and Say... Ahh!
1987年
1987年樂隊錄製第二張專輯的時候面臨着巨大的壓力,由於第一張專輯的大獲成功,一些樂評認為POISON不過是一支比較幸運的二流樂隊,他們過於炫耀的舞台風格也是不成熟的表現,這些外界的評價讓樂隊感到很緊張。在眾目睽睽之下,POISON 發行了第二張專輯Open Up And Say...Ahh(張開嘴説...啊),這張專輯的封面設計由於過於暴力而被許多唱片店拒售。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專輯的成功,它僅僅在兩週內就達到了白金的銷量。隨着兩張單曲Nothing But A Good Time和Fallen Angel(講述一個單純的女孩在落杉磯街頭墮落的故事)的發售,這張專輯在美國本土就賣出了五百萬,銷售量遠遠超出首張專輯,達到了雙白金的銷量。
1988年
1988年底,POISON看來已經領悟了那句搖滾名言“anything goes”,樂隊對自己先前那種華麗的外型和曲風做了艱難的轉變,隨之發表了傷感的民謠Every Rose Has Its Thorn,這是樂隊第一首原聲吉他作品。這首歌在Billboard單曲排行榜上穩座了好幾周的冠軍位置,這使得各家電台爭相報道POISON的經歷和故事。
同時,POISON的現場演出也產生了轟動效應,他們被不少雜誌譽為自KISS以來最偉大的華麗搖滾樂隊。在完成了和RATT及 David Lee Roth的聯合巡演後,POISON開始籌劃體育館的專場演出。在發表了翻唱單曲Your Mama Don't Dance之後,樂隊獨立進行的北美巡演也正式拉開序幕。所到之處門票均銷售一空,這些成功的演出使他們的第二張專輯僅在美國就賣出了600萬張。
1990年
1990 年7月,POISON發表了第三張專輯Flesh And Blood(血與肉),這又是POISON投在樂壇的一顆重磅炸彈,這時的POISON已經成為不少小樂隊效仿的榜樣了,很多樂隊開始做着搖滾明星的夢想走上了華麗金屬的道路。專輯的好歌不少,如動感十足的Unskinny Bop,傷感的Something To Believe In,重搖滾Ride The Wind和慢歌Life Goes On。其中寫給樂隊死去保鏢Kino的Something To Believe In是專輯的第二支單曲,整首歌曲以鋼琴為背景,描述了對美好回憶的珍惜之情。這首歌成了MTV台播放時間超長的一首歌。另一首Life Goes On則描述了樂隊在漫長巡演途中的孤獨和困難,也成為排行榜的十大金曲。説實話,流行金屬最迷人的就是這些煽情的慢歌。Flesh And Blood的銷量比前兩張有所退步,不過也達到了雙白金的銷量。
除了METALLICA等少數樂隊外,多數樂隊都不可能將兩年的時間放在巡演的路上,POISON也不例外,他們在壓力和疲憊下提前結束了Flesh And Blood巡演。這次巡演之後的POISON也遭遇了典型搖滾方式的致命傷害——個人意見的分歧,拳腳相加,毒癮等等。另外,Bret的糖尿病也是經常取消演出的原因,而來自於媒體的狂轟亂炸更使樂隊疲於應付。
POISON最終決定以發行Flesh And Blood巡演的實況專輯來給歌迷一個交代。與其他大多數樂隊不同的是,他們決定不對這些現場錄音做任何處理和修飾,因為POISON認為要做現場專輯就要做到最真實,要不然就乾脆不做。現場專輯取名為Swallow This Live(生吞現場),專輯中還加入了四首新歌。
出版專輯之前,POISON被MTV邀請參加頒獎典禮並進行演出。但是疲憊和毒品深刻地影響了樂隊的發揮。尤其是Bret和C.C. Deville的嚴重分歧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這些尖刻的矛盾在舞台上幾乎一觸即發。一時間POISON即將解散的消息漫天傳播開了。
為了堅定樂隊的鬥志,Bret找來了吉他手Richie Kotzen來幫助POISON錄製第四張錄音室專輯Native Tongue(母語),這標誌着C.C. Deville已經不再是樂隊的一員了。由於Richie受布魯斯的影響很大,這張專輯和POISON以前的專輯有着相當大的不同,具有很濃的根源味道,那種曾令他們流行於世的油滑和做作已經一掃而空了。新的POISON誕生了。曾經記得《音像世界》雜誌在評論這張專輯的時候只給了三星的分數,説這是一張 “乏味”的專輯,不知這樣的評價從何而來。Native Tongue應該説是POISON在音樂上做得最好的專輯了,不過由於缺少了一些娛樂性和流行因素,再加上正處於Grunge風潮的鼎盛時期,這張專輯的商業成績並不理想,僅達到金唱片銷量。另外,專輯的巡演在1994年5月底過早的結束了,因為Bret駕駛着他的法拉利賽車衝到了樹上,撞壞了車子,也弄斷了自己的骨頭和牙齒。取消巡演無疑進一步影響了專輯的銷量,也許,POISON的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POISON在休息之前的最後一次演出是在南美與吉他手Blues Saracino的同台演出,這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大型演出至少吸引了16萬5千人來觀看。
1996年
在《Native Tongue》專輯巡演之後之後POISON由於一些個人矛盾開除了Ritchie Kotzen,並吸收了曾與之共同巡演的Blues Saracino作為新的吉他手,並錄製了新專輯Crack A Smile,但由於缺乏唱片公司的支持,此專輯一直都沒有正式發表,只是成為一種私賣品。你能看到它的評論,並能聽到各種不同的歌曲剪輯,直到1999年它才得以正式發行。不過Capitol Records唱片公司仍然於1996年不失時機地推出了精選專輯 Poison's Greatest Hits 1986-1996,以次來紀念樂隊10週年的輝煌成績。在包括所有他們最佳歌曲以外,本專輯還有兩首《Crack a Smile》專輯中的新歌Sexual Thing和Lay Your Body Down,不幸的是,本專輯並沒有發表任何新的單曲和錄像。
而在精選專輯出版之前,C.C. Deville又回到了樂隊中。這期間Bret開始致力於寫劇本並自己擔任導演和主演電影,並且錄製了一張個人專輯Letter From Death Row(死囚牢的來信),如今他正在籌備第二張個人專輯的工作。不過POISON對於Bret來説仍然是重要的,他這樣對媒體説,“對我而言,POISON就是一切,它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我從沒有認為它會結束。我們仍然活着,無論是在台上或是在台下,這一點歌迷們一定知道的更清楚。”Rikki正在寫他的漫畫書系列《Sisters of Mercy》。Bobby和C.C.兩人正在為Poison的下一張專輯努力工作。
專輯列表
Look What the Cat Dragged In (1986)
Open Up and Say...Ahh! (1988)
Flesh and Blood (1990)
Native Tongue (1993)
Crack a Smile (2000)
Hollyweird (2002)
Poison'd!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