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Napalm Death

編輯 鎖定
Napalm Death,英國樂隊,主要作品有《From Enslavement to Obliteration》、《diatribes》等。
外文名
Napalm Death
出道時間
1981年
國 籍
英國
風 格
Death Metal/Black Metal
類    型
組合
代表作品
diatribes

Napalm Death樂隊簡介

編輯
組建時間 1981年國 籍 英國
風 格 Death Metal/Black Metal(死亡/黑色金屬) Grindcore(碾核) Heavy Metal(重金屬)

Napalm Death音樂專輯

編輯
顯示方式:專輯列表 | 專輯詳情

 

專輯名稱 發行時間詳情
diatribes 1996-12-23
專輯曲目(12)
01. cold forgiveness 07. greed killing
02. corrosive elements 08. just rewards
03. cursed to crawl 09. my own worst enemy
04. diatribes 10. placate sedate eradicate
05. dogma 11. ripe for the breaking
06. glimpse to genocide 12. take the strain

Napalm Death專輯列表

編輯
Scum (1987)
From Enslavement to Obliteration (1988)
Harmony Corruption (1990)
Utopia Banished (1992)
Fear, Emptiness, Despair (1994)
Diatribes (1996)
Inside the Torn Apart (1997)
Words from the Exit Wound (1998)
Enemy of the Music Business (2000)
Order of the Leech (2002)
Leaders Not Followers, Pt. 2 (2004)
The Code Is Red...Long Live the Code (2005)
Smear Campaign (2006)
Time Waits for No Slave (2009)
Utilitarian(2012)

Napalm Death介 紹

編輯
死亡汽油彈,被凝固汽油彈燒死(Napalm Death)可以説是最惡劣的死亡方式了。熊熊燃燒的浸透了汽油的膠狀物侵入你的皮膚將你活活烤焦,你的肉沸騰着從你的骨頭上脱落,你的眼球將融化,你的大腦也會爆炸。汽油彈出擊,死亡呈現!尖叫拯救不了你,沒有人會在痛苦的瀆神的爆炸中聽到你的呼喊。Napalm Death名副其實。關於他們的一切將超出你的想象。傳奇故事中用到的誇大的詞彙對於許多樂隊來説是不相配的,那些詞只能用在一些具有突破性的、一些改變常規的、一些能影響其他人離開正常軌道的傢伙身上。Napalm Death是極端音樂界真正的偉人--幾乎沒有人敢聲稱取得了他們那樣的成就並仍在每張新專輯中不停探索。

Napalm Death發展歷程

編輯
80年代初成立於英國伯明翰時的最初陣容--也就是1986 年首張專輯Scum(人渣)第一面的陣容(鼓手Mick Harris,吉他手Justin Broadrick,貝司手兼主唱Nick Bullen),已經改變了很多。其中Scum第二面的陣容已改變,Broadrick離開到了Head of David,後來又組建Godflesh,他的位置被Bill Steer取代,Jim Whitely 取代了Bullen,Lee Dorrian加入當了主唱。
最終於1987年發行的Scum是一張殘忍的完全反商業的專輯,樂隊也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可以是任意長度的巡演。樂隊也經歷了更多的人員變化,直到1989年8月Shane Embury 取代Whitely當了貝司手,他們以此固定的陣容去錄製一系列不妥協的作品(包括兩首John Peel Radio作品,收錄在合輯North Atlantic Noise Attack和Pathological中的作品,還有一個聲名狼藉的Napalm/SOB split flexi)之前,他們一直處在動盪之中;但不管怎樣,他們還是為自己樹立了最初的Grindcore 形象。但是,沒有人預料到他們的下一張撕碎你思維的LP From Enslavement to Obliteration(從強權到毀滅),是由令人驚愕的54首歌組成,它們通常持續的時間只有用秒來計算,它們完全將樂理書扣在了你的頭上。這台Napalm Death壓路機聚集能量,又發表了6首歌的12寸唱片Mentally Murdered(精神謀殺),它為樂隊贏得了更多的喝彩,當然也包括更多的惡名。
接着,他們頻繁地在電視節目中露面,包括只有頂級樂隊才能出席的BBC2台的“重金屬特別競技場”;Napalm也開始離開歐洲到更遠的地方去冒險。89年7月,他們的日本巡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與日俱增的讚譽阻止不了他們返回後的又一次分裂,Dorrian和Steer覺得他們已得到夠多了。日後他們的新樂隊Cathedral和Carcass都分別取得了成功。他們的空缺馬上被填補,Mark 'Barney' Greenway(來自Benediction)加入當了主唱,吉他手則是從grind明星組合Terrorizer來的Jesse Pintado。
一陣活動後,他們與Bolt THRower、Carcass和morbid angel一起在英國及歐洲其他地方舉行了名為Grindcrusher的巡演;後又單獨到紐約舉行了他們的第一次美國演出。進入90年代,他們所有的努力都指向要錄製的新專輯;這時來自Righteous Pigs的Mitch Harris作為第二把吉他加入。他們在佛羅里達的Morrisound錄製了Harmony Corruption(腐朽和聲)。又一張12寸唱片Suffer the Children顯示了樂隊的風格變得更強調Death Metal。雖然這張專輯被證明是樂隊迄今為止最成功的專輯,但他們自己認為它的製作有點太不偏不倚。在繁多的巡演中,他們到伯明翰的一個小錄音室為他們的EP Mass Appeal Madness錄製了4首新歌,這張EP充斥着生硬的厚牆般的魔力,四周包裹着最重的音響。
Napalm Death於92年中期舉行了全世界巡演;巡演的壓力加上生活習慣的不同,導致了Mick Harris和其他成員的裂痕。離開後,Harriss在Scorn中取得了成功。他的位置由Danny Herrara取代,Danny於3000名樂迷前在德國進行了第一次演出。接下來是與Sepultura、Sacred Reich和Sick of it all舉行的廣泛的美國巡演;他們還做了一次短暫的俄國旅行,在兩場演出中共接見了14000名歌迷。
回到錄音室後,他們錄製了第四張完整長度的專輯Utopia Banished(流放烏托邦)——一張充滿新創意的專輯。又一張12寸唱片也出版了,這次是隻有3首歌的The World Keeps Turning。作為“音樂毀滅戰役”巡演的一份子,他們與Obituary和Dismenmber一起在歐洲舉行了艱苦的巡演。緊接着又與Carcass、Cathedral和Brutal Truth在美國巡演。在1993年到南非去之前,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演出是在荷蘭,他們當時為Faith No More暖場。接着,一張精選--Death By Manipulation(被操縱的死亡)發行了,它收集了Napalm Death迄今為止的最佳歌曲。
從南非充滿能量的巡演回來後,Napalm Death錄製了一首翻唱歌曲,Dead Kennedy的Nazi Punks Fuck Off,作為7寸單曲發行,它的所有收入將捐給反納粹組織。到現在為止,它共賣出了10000張。在又回到錄音室之前,他們去加拿大舉行了巡演。
新專輯本來打算叫作Under Rule,後改叫Fear Emptiness Despair(恐懼 空虛 絕望),這是一個與該專輯非常符合的名字。歌迷和評論家都一致認為這是Napalm的鼎盛時期。接下來與Entombed、obituary和Machine head的巡演,給飢餓的歌迷帶來了無窮的力量。又一張新專輯Diatribes(誹謗)於96年1月發行,Napalm Death接受了來自九十年代新的金屬風格的挑戰。貝司手Shane Embury當時的講話代表了他們對新專輯熱切的期望:“我們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影響,我們將用它來製作更成熟的音樂。”他説道:“ 在俱樂部演出時,看到人們到處亂跳是很有趣的;我們發現使他們動起來的歌要有很好的結構,要有一些能使他們跳舞的東西——但我們不準備寫流行歌曲。我們準備搞一些象Smashing pumpkins和jane's addiction他們那樣的東西,只不過我們更重一些。
Diatribes的確保留了典型的Napalm Death式的力量,也達到了他們預想的目的。最重要的是,專輯證明了今天的Napalm Death一如既往。冗長的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巡演,使得樂隊的壓力好像越來越大。這些擔憂在96年11月成為現實,樂隊用來自Extreme Noise Terror的Phil Vane取代了長期的主唱Barney。一張於1997年1月發行的EP似乎標誌着Barney在Napalm Death事業的結束;但Vane在樂隊只呆了一會兒,在錄製Inside the Torn Apart時Barney又回來了。
重新激發後,樂隊以新的活力投入到新專輯的錄音工作,他們以雙倍的速度完成了16首決定性的歌曲。專輯取了一個適當的諷刺性的標題Inside the Torn Apart。外出時碰到的騷亂,更使樂隊的每個成員堅定了讓音樂説話的信念。以Breed to Breathe和Birth In Regress開頭,到憂鬱扭曲的結束曲The Lifeless Alarm,這張專輯使我們看到了Napalm Death對未來充滿信心。
在極端金屬界奮鬥十多年後,Napalm Death擁有了一切,也沒有需要他們去證明的。他們的唱片在全世界銷量過百萬,巡演的足跡遍佈地球,他們已成了評判極端的標準,他們似乎可以進行舒適的狂歡了。然而Napalm death是不會滿足的,他們總有新的道路去探險、新的目標去實現、更好的音樂要創造。2000年3月Words From the Exit Wound問世,它在某些地方有小小的改進,最顯著的是主唱Barney除了他標誌性的吼叫外還用了清嗓。專輯沒有幻想世界的胡話,更多的是涉及我們自身的厭煩的世界。實際上他們一直在製作上乘的專輯,告訴我們我們想知道的事物。他們仍將繼續。
2001年樂隊的最新專輯Enemy Of The Music Business也已經發行,風格依舊,專輯的名字顯然是對樂隊自己的一種令人驕傲的稱呼,“音樂商業之敵人”,沒錯,NAPALM DEATH這樣的樂隊的確徹底反商業的。

Napalm Death歷史評價

編輯
Napalm Death是一支傳奇極端金屬樂隊,但他們的成就並非僅僅侷限於自身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極端金屬發展所做出的貢獻。從Napalm Death走出的成員,幾乎統領了整個英倫極端音樂的發展。Godflesh Carcass等等一系列響噹噹的名字,不僅大大擴大了極端音樂的疆土,更催動着極端金屬的發展。
[1-5]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