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accept

(德國樂隊)

編輯 鎖定
德國的Accept,是80年代早期頂尖的重金屬樂隊。包括主唱Udo Dirkschneider,吉他手Wolf Hoffman和Gerhard Wahl,貝斯手Peter Baltes以及鼓手Frank Friedrich。他們在主唱Udo Dirkschneider的帶領下,通過兇狠簡潔的節奏和極富殺傷力的速度以及無與倫比的強悍的舞台風格的塑造,在重金屬樂壇獨樹一幟。
中文名
樂隊
外文名
Accept
國    籍
德國
代表作品
Breaker Restless and Wild
特    點
重金屬
成立時間
1970年
主    唱
Udo Dirkschneider
貝斯手
Peter Baltes

accept經歷

編輯
生命的開始,通常來説要以生日為依據,但是對於來自德國的Accept,這支80年代早期頂尖的重金屬樂隊來説,他們的生日是很難確定的一件事情。早在1970年的早些時候,Udo Dirkschneider就在他的家鄉、德國的Solingen(索林根)組建了Accept,但直到幾年之後才有了一個比較固定的陣容。包括主唱Udo Dirkschneider,吉他手Wolf Hoffman和Gerhard Wahl,貝斯手Peter Baltes以及鼓手Frank Friedrich。Accept對日後Thrash Metal和Speed Metal的發展都起到了巨大的影響。在他們擁有一副魔性化的尖利嗓音的主唱Udo Dirkschneider的帶領下,通過兇狠簡潔的節奏和極富殺傷力的速度以及無與倫比的強悍的舞台風格的塑造,Accept的聲音在重金屬樂壇獨樹一幟。
也許是因為地域的不同引起了文化觀念的差異,儘管Accept擁有公認的傳統重金屬歷史上的兩張經典專輯《Restless and Wild》和《Balls to the Wall》,但對於那個時期的美國人來説,Accept的音樂還是顯得過於重型和極端了。為了取得突破,Accept不得不犧牲在音樂上的強硬態度,試圖通過增添更多旋律優美的作品來取得認同。但最終的事實證明他們的努力還是白費了。儘管他們獲得了世界性的聲譽,但他們在美國始終沒有得到真正的成功。這也是導致樂隊最終分裂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accept發展

編輯
最初,Accept的水平也只限於業餘高度,在他們的家鄉周邊,年輕的Accept進行了一些演出,不過並沒有引起什麼注意。樂隊的事業發展得也並不迅速,成員們進進出出,畢竟寫作出真正屬於自己的作品和形成獨特的風格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直到1976年,Accept的命運終於出現了轉機,在德國"Rock Amrhein"音樂節上,Accept進行了一場反響不錯的演出,他們得到了一家主流唱片公司的注意並獲得了一張製作專輯的合約。當時,Accept的陣容包括主唱Udo Dirkschneider,雙吉他手Wolf Hoffmann和Gerhard Wahl(1978年被Jurg Fischer頂替),貝斯手Peter Baltes以及鼓手Frank Friedrich。他們全部來自德國那個小小的工業城市Solingen。
生活就是如此戲劇化,幾個月之前他們還是一羣沒有什麼名氣的年輕樂手,沒有一個人對唱片製作的程序有着真正清晰的認識和了解,但幾個月之後,他們就發現已經身處一間錄音室之中,是的,一間真正的、職業化正規化的錄音室,他們將在這裏錄製他們的第一張專輯《Accept》。儘管前途未卜,但Accept的小夥子們依然信心十足,主唱Udo Dirkschneider的表現尤其出色。他的嗓音野性十足,高音的殺傷力令人瞠目。很快,他的演唱就成為Accept音樂的一大特色。另外,貝斯手Peter Baltes也在這張專輯中演唱了兩首歌曲:"Sounds of War"和"Seawinds",這種情況在其他的樂隊似乎並不多見,但是在Accept以後的作品中再次發生過。從音樂上來説,《Accept》並不能代表他們的典型風格,但樂隊的創作才華和駕馭音樂的能力已經得以初步體現。在錄製了首張專輯之後,鼓手Frank Friedrich決定退出樂隊,因為他想成為一個自由的音樂人,他把手中的鼓棒交給了繼任者Stefan Kaufmann。
《I'm a Rebel》 隨着Stefan Kaufmann的加入,Accept在1980年的第二張專輯《I'm a Rebel》中終於找到了感覺,他們的聲望也在這張專輯之後與日俱增。還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是他們被邀請進行一次電視演出,這是他們第一次進行此類表演,這對提升知名度有所幫助。Accept在這場演出中的表現還是十分出色的,同時他們的表現也説明,強者生存是搖滾樂壇的重要原則,對於那些弱者這裏毫無機會可言。在當時,由英國興起的新浪潮重金屬成為重金屬音樂的復興之舉,許多新晉樂隊不斷湧現,不過Accept的小夥子們並不擔心,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實力信心十足:Udo Dirkschneider過人的演唱天賦和嗓音,剽悍暴烈的雙吉他以及沉穩而霸道的鼓和貝斯,所有這些構成了Accept成為一支經典的重金屬樂隊的根基。

accept輝煌時刻

編輯
對於Accept來説,1981的《Breaker》具有更大的意義,因為他們迎來一個極其出色的製作人Michael Wagener。這是一位在日後成為主流重金屬搖滾著名製作人的角色,他不僅參與完成了Accept的5張專輯,而且還製作過Alice Cooper、Dokken、Extreme、Flotsam & Jetsam、Great White、Hammerfall、Helloween、Krokus、Megadeth、Metallica、Motley Crue、Ozzy Osbourne、Overkill、Skid Row、Testament、Warrant、W.A.S.P以及White Lion等等著名樂隊的作品。儘管有些樂隊他只參與制作過一張專輯,但卻是公認的經典之作,比如Metallica的《Master of Puppets》就是由他進行混音製作的。好了,閒話少敍,書歸正傳。Michael Wagener的到來,使得Accept的能量得以最大程度的激發,他進一步地發展了Accept那種標誌性的聲音:以Hoffman和Fischer厚重緻密充滿壓迫感的雙吉他為根基,配合上Dirkschneider獨特的尖嘯——或許只有AC/DC的Bon Scott才與之有的一拼。
不僅在作品上取得了好成績,Accept還與CBS公司開始合作,由他們來協助樂隊拓展世界範圍內的業務。此時的Accept已經小有名氣了,他們在發行了第三張專輯之後立刻投入了支持強大的Judas Priest的全歐巡演。由於Judas Priest這次巡演的規模相當龐大,於是連帶着Accept也承擔着近乎殘酷的演出壓力,他們唯一的"break"(休息)恐怕只能來自他們最新專輯的名稱了——《Breaker》。不過,這次演出對Accept意義十分之巨大,因為他們藉此打開了創造屬於他們自身的世界性盛譽的光輝之門。在隨同重金屬教父Judas Priest進行了這次完美的巡演之後,吉他手Jorg Fischer在樂隊即將錄製第四張專輯《Restless and Wild》的前夕突然宣佈退出,倉促之間,Accept根本找不到合適的替補人選,但此時的Accept已經擁有觸變不驚的絕對實力,Wolf Hoffmann承擔起了這張專輯中所有的吉他演奏,Jorg Fischer的離開並沒有給他們帶來過多的影響,這輛全金屬德國戰車依然以其不可阻擋的風雷之勢席捲整個歐洲。
《Restless and Wild》 很大程度上,這張《Restless and Wild》是Accept音樂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張專輯,它極大的拓展了Accept的音樂勢力範圍,有着閃電般的吉他和如雷般沉重的鼓擊的經典之作"Fast as a Shark"也許是有史以來第一首真正意義上的Thrash Metal作品(但是,直到許多年之後,Accept對於Heavy Metal和Speed Metal所產生的決定性的影響才逐漸被那些深受其益的主流搖滾樂隊所提及,這不能不説是一件憾事。)《Restless and Wild》之中那些經典的吉他riff被後來一代代無數的吉他手所學習和引用。這張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曲,也就是"Princess of The Dawn"對於那些Accept的歌迷來説簡直就是一首聖歌。《Restless and Wild》的發行標誌着Accept在重金屬樂壇地位的正式確立,在許多人眼中,Accept是德國重金屬音樂的絕對霸主。為了在接下來的巡演中保持雙吉他的傳統配置,新的吉他手Hermann Frank加入樂隊。此時的Accept已經具有了成為頂尖樂隊的一切素質,重金屬旋風再度橫掃整個歐洲。
在這個時期,Accept通過一系列現場將他們的音樂風格向世人進行了盡情的展示,那種充盈肆意的超強能量感坦白而直接,征服了無數的歌迷。Accept擁有火力之強大簡直前所未見,他們象一台高速運轉的機器一般進行着規模龐大的巡演。剽悍狠辣的雙吉他以及Udo殺傷力巨大的嗓音形成了Accept標誌性的令人難忘的特色。毫不誇張,在書寫Hard Rock/Heavy Metal的歷史之時,缺少了Accept的篇章將是不可想象的。
在巡演過程中忙裏偷閒,Accept趕在年底之前就完成了新專輯的寫作和錄製,這張專輯的混音出自Michael Wagener之手。1983年,Accept終於發行了他們的巔峯之作《Balls to the Wall》。這是一張在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的作品,同時也是一張重金屬歷史上最性感最坦率的專輯。在那首備受爭議的標題曲"Balls to the Wall"引導下,整張專輯的10首作品全部得到了最為完美的演繹。(這張專輯是我手中的第一張Accept的CD,是好友Davidhero轉讓給我的,在這裏再次表示感謝!)通過這張專輯,Accept獲得了世界性的聲譽並終於成為美國搖滾雜誌的頭牌樂隊。對於《Restless and Wild》來説,《Balls to the Wall》是一個極其完美的延續,主要詞作者"Deaffy"的作品讓人感到驚奇而興奮。在這張概念專輯中,"他"探討了許多敏感而頗多爭議的主題:政治,愛情,性慾,宗教,意識,職責等等,所有這些話題都以一種比較另類的面目出現。
由於此前Accept的作品並沒有如此製作,因此《Balls to the Wall》引起了對樂隊的諸多猜測,人們針對這張專輯作品之間的承接關係所產生的各種評論使得Accept成員們的個人信仰成為言論的焦點。不過,爭論歸爭論,Accept因為音樂上高超的駕馭能力得到了眾人的尊重卻是不爭的事實,這種能力是他們在當時成為超級巨星在日後成為永恆傳奇的最大資本。
由這張《Balls to the Wall》所引發的話題還包括對"Deaffy"這位Accept主要詞作者的身份的猜測,這個神秘人物的真實面目直到多年之後才被透露出來,"他"就是從81年開始與樂隊合作的經紀人Gaby Hauke。事實上,正是Gaby Hauke寫作了《Balls to the Wall》以後眾多專輯的英文詞作。然而她對自己的一切都是低調處理,她始終認為大家的目光應該投向樂隊而不是她的身上。應該説,Accept的成功離不開Gaby Hauke的努力,極高的職業道德和素質使她成為為數寥寥的得到高度評價和尊重的女性經紀人之一。正是Gaby Hauke在Accept這支年輕的德國樂隊面前開啓了通向整個世界搖滾樂壇的大門,而Breeze Music、BMG International、SONY、JVC這些唱片公司以及ITB、ICM、Mr.Udo這些唱片代銷商對樂隊始終如一的支持也離不開Gaby Hauke的爭取和努力。
對於這個時期已然處於輝煌頂點的Accept來説,時間如水一般地流逝。1983年的聖誕節,Accept在他們的家鄉進行了一次演出。演出中他們遇到了從前的隊友Jurg Fischer,在Gaby Hauke的極力主張下,樂隊成員們決定讓Jurg Fischer重返樂隊。Jurg Fischer的迴歸讓Accept的雙吉他配置得以再度複合,美洲,亞洲,歐洲......Accept征服了整個世界!最終,他們於1984年在Donington城堡進行的Monster of Rock音樂節上的演出成為這次巡演的最高潮。
在美國的初步成功令樂隊十分興奮,他們邀請了新的製作人Dieter Dirks來製作下一張專輯《Metal Heart》。Dieter Dirks也非泛泛之輩,他以製作另一支德國金屬勁旅Scorpions的專輯而聞名。《Metal Heart》是一張旋律更加優美商業成績更加出色的專輯,即使是在遙遠的日本,這張專輯也是大受歡迎,被評為80年代100張最佳金屬唱片之一。毫無疑問,通過這張專輯,更多的美國歌迷接受了他們。Accept得以在美國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巡演,同行的是來自瑞士的一支著名金屬樂隊Krokus。但Accept這種為了迎合美國歌迷口味而違背了很多音樂上的初衷的做法卻使他們在德國本土失去了一些歌迷。
《Metal Heart》的標題曲是一首頗具預知意味的作品:1999年,計算機化的全金屬心臟將風靡整個世界。專輯的封面所描繪的就是一個想象中的金屬心的剖面。然而,Accept的意圖當然並不僅僅是體現這樣一個幻想而已,他們所要闡述的是在1999年,人類的內心將變得越來越冷酷無情,人們之間的關係充滿了猜忌與敵視,如同冰冷的"金屬"一般,這種現象和日益發達的文明之間形成的巨大反差是一種莫大的諷刺。不過,對這張專輯的詞作有着各種理解,即使一個人努力參詳研究過,對其的理解也是莫衷一是,不盡相同。再一次,通過《Metal Heart》,Accept盡情展現了他們在音樂上的過人天賦,證明了他們絕非浪得虛名。Accept的名字在各國的專輯排行榜上頻頻出現,他們的巡演腳步遍及了整個世界。為數眾多的死硬歌迷,銷量驚人的黃金唱片以及場場爆滿的現場演出,Accept的事業如日中天。

accept結束生涯

編輯
即將過新年的時候,Accept發行了一張名為《Kaizoku Ban》的EP,這張EP的錄音來自樂隊在日本的現場演出。同時,Accept開始準備他們的第七張專輯《Russian Roulette》,這一次和他們合作的是老搭檔Michael Wagener。此時的Accept已經成為重金屬樂壇的頂級樂隊,但他們的敬業精神並未消退,無論是在台上還是台下,他們都付出了100%的努力。力爭推出更為出色的專輯的目標使樂隊的工作變得越來越艱難。非常不幸,就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遇到的情況那樣,很少有人能夠在極端的挑戰中始終保持旺盛的精力。長期的巡演使Accept的成員們不得不去適應一種從旅館到巡演巴士的生活方式,辛苦而毫無私密可言。經過長期的巡演,所有隊員的體力和精神都已是雙重透支,越來越多的矛盾產生出來。
《Russian Roulette》 儘管成員們總是採用一種文明的方式來解決這些矛盾,但觀點、愛好和生活方式上的分歧在成員之間卻是潛滋暗長。從1984年的巡演開始,Peter Baltes、Wolf Hoffmann和Gaby Hauke已經喜歡上了美國式的生活,越來越多的時間,他們是在美國度過的。這種生活態度的變化也意味着他們同Udo、Stefan和Jurg等樂隊其他成員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正所謂"貌合神離"。同樣,昔日的"boy"已經成長為此時的"man",樂隊成員們都渴望擁有支配自己生活的權利,他們留給"Accept"這個整體的時間和精力越來越少。這種變化也在新專輯中體現出來,《Russian Roulette》是一張並不十分成功的專輯,是保持原有特色還是製作更為激進的音樂的爭論讓Accept內部發生了巨大的分歧。幸好,長久以來的默契和彼此尊重讓成員們及時地從那些不快中解放出來,針對主唱Udo所提出的單飛計劃,所有成員表示了認同和支持。於是,在由Dokken同行的一次巡演之後,Accept正式宣佈主唱Udo Dirkschneider即將離隊發展他的個人事業。
Udo Dirkschneider的樂隊名稱是很簡單的"U.D.O",他的第一張專輯《Animal House》從寫作到製作實際上還是依靠他在Accept的那些老隊友,Peter、Wolf、Jurg和Stefan為Udo寫作了一張完整的專輯,並在他們設在英國的樂隊自己的錄音室進行了錄製。時至今日,許多人將這張《Animal House》視作Udo個人音樂生涯最出色的一張專輯。Gaby Hauke為協助Udo發展個人事業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她成功地為U.D.O爭取到了一次演出的機會,這次巡演橫跨歐洲和美國。在1988年發表第二張專輯《Mean Machine》的時候,Udo Dirkschneider已經擁有了一支全新的樂隊組合,這些都是後話。在此期間,Peter、Wolf和Stefan也是重整旗鼓,招兵買馬。David Reece成為Accept的第二任主唱,這令這位美國人興奮不已。此時,吉他手Fischer已經再度離開,接替他的是Jim Stacy。Dieter Dierk也被樂隊邀請回來製作新的專輯。新專輯《Eat the Heat》的銷量還算不錯,Accept似乎煥發了第二次生命——一段沒有Udo的"新生"。
《Eat the Heat》 《Eat the Heat》發行之後,樂隊開始了一次促銷巡演,這次美國巡演的陣容是主唱David Reece,主音吉他手Wolf Hoffman,貝斯手Peter Baltes,鼓手Stefan Kaufmann,以及一位來自英國的吉他手Jim Stacey。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演出,Accept的地位得以再度提升,唱片公司和諸多媒體對於這次演出的採取了眾口一詞的讚美:"......going to be very big" 。
但古語有云:"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晴圓缺",生活就是如此難以預測,在這次巡演進行進行了3/4的時候,鼓手Stefan Kaufmann背部嚴重受傷,不得不返回德國並立即入院治療。House of Lords的鼓手Ken Mary填補了這個空白,但他的表現一般。
勉強結束了巡演,卻又有一個問題擺在喘息未定的Accept成員們的面前。新主唱David Reece由於缺乏自信而無法象Udo那樣真正掌控整個舞台,他的最大的敵人是他自己。針對這個問題,Wolf Hoffman、Peter Baltes以及經紀人Gaby Hauke決定將David Reece開除出隊。這是一個殘酷卻又無奈而必要的決定,因為這是挽回Accept在歌迷中威望的唯一途徑。此時的樂隊成員們感到身心俱疲,該是回家好好休息充電的時候了。
除了1990年那張以樂隊原班人馬錄製的雙CD現場專輯《Staying a Life》之外,此後的三年之中沒有了Accept的任何消息。要求樂隊重組的呼聲越來越高。很快,Wolf Hoffman返回德國,面見Stefan、Udo以及Peter,最終他們一致同意再給自己一個機會——重組Accept!!!他們決定以不再設置雙吉他配置而以四人樂隊的陣容重出江湖。重新走到一起的隊員們開始了創作,Wolf Hoffman負責了所有的吉他演奏部分。
1993年,新專輯《Objection Overruled》終於問世。這個消息使得所有Accept的歌迷以及唱片發行商興奮不已,而Gaby Hauke也不失時機地為樂隊安排了巡演——因為Accept嘯傲江湖的實力依然存在!巡演是如此成功,以至於所有的人都承認Accept的這次重組是一個令人驚歎的爆炸性的巨大成功。也正是這種無法抵禦的歡迎和讚歎,讓樂隊成員們堅定了讓Accept持續永恆輝煌的信念,他們開始了下一張專輯的準備工作。
在《Death Row》的錄製過程中,Stefan Kaufmann的背疾讓他再次放下了鼓棒,其他的成員們躊躇了許久最終才決定繼續。這件事情對於新專輯是一個不祥的預兆。果然,《Desth Row》並沒有取得樂隊成員們期望的成績。當然,這次意外不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東西,真正的原因是隨着時光的流逝,許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了。重金屬樂壇產生了巨大的變化,那些所謂的"新"金屬的歌迷對Accept這種傳統的重金屬並沒有多少興趣,這直接導致了《Desth Row》的成績下滑。
《Predator》 在很清楚地認清了這一點之後,Accept的成員們在巡演之後再次解散,他們分散在這個世界上的各個地方,從事着他們各自感興趣的業務。大多的成員們已經結婚生子,照顧家庭成為他們生活的重要部分,即使是叱吒風雲的金屬英雄最終也要回歸常人的世界。但是他們之間依然保持着緊密的聯繫,處於對音樂的熱愛,他們時常在一起進行創作,為他們的歌迷進行演出。但是樂隊重新複合的希望卻似乎是越來越渺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Accept的成員們決定再次復出。1996年的夏天,他們在美國Nashville(納什維爾)集合,開始錄製新專輯《Predator》,擔任製作人是他們的老朋友Michael Wagener。出現在這張專輯中的鼓手是來自美國的Michael Cartellone,他曾經是Ted Nugent和Damn Yankees的成員。專輯發行之後,Accept再度展開巡演,這次規模龐大的巡演行程囊括了南美、北美、亞洲和歐洲,德國的重金屬上帝書寫了20多年音樂歷程的最後篇章。
1996年6月的,日本東京,當成員們向歌迷們最後一次揮手致意,一代重金屬巨匠Accept燦爛輝煌的大幕終於徐徐合上……

accept主要作品

編輯
1979 Accept
1980 I'm a Rebel
1981 Breaker
1982 Restless and Wild 98
1984 Balls to the Wall
1985 Metal Heart
1986 Russian Roulette
1989 Eat the Heat
1993 Objection Overruled
1994 Death Row
1996 Predator
Live Albums
1985 Kaizoku-Ban Re-released as Live in Japan
1990 Staying a Life
1997 All Areas - Worldwide released in Japan and U.S.A. as The Final Chapter in 1998
EPs
2002 Rich & Famous
Singles
1979 Lady Lou
1980 I'm A Rebel
1980 Burning
1980 Breaker (Japan only)
1984 Balls To The Wall (Single)
1984 Balls to the Wall (Maxi)
1984 Balls to the Wall (Extended Version Maxi)
1984 Balls to the Wall (Promo Maxi)
1984 Restless And Wild (England)
1984 Love Child (Promo Maxi)
1985 Midnight Mover (Single)
1985 Midnight Mover (MAXI)
1985 Midnight Mover (Promo Maxi)
1985 Screaming for a Love Bite (Promo Maxi)
1985 ACCEPT THIS FREE
1985 Metal Heart (Japan)
1985 London Leatherboys (Live)
1985 Kaizoku-Ban (Live EP)
1986 Balls To The Wall (Live)
1986 Screaming For A Love Bite
1986 Monsterman (Promo Maxi)
1989 Generation Clash
1993 All Or Nothing
1994 Bad Habbits Die Hard (Promo Maxi)
1996 Hard Att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