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龍輝

(天后宮博物館館長)

編輯 鎖定
龍輝,風水世家出身,深圳南山天后博物館館長,自幼愛習風水,著述以風水見長,平素研習書畫,以此為根本,推廣和弘揚贛南文化,自信“是內涵豐富的贛南客家文化賦予我堅韌和執着。”.
中文名
龍輝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60年
職    業
風水師
出生地
江西贛縣吉埠鄉石含村
代表作品
《天后宮年鑑》、《楹聯選粹 》 、《客舟聽雨》

龍輝人物簡介

編輯
龍輝(1960-2012.2.23.10:42)男,江西省贛縣吉埠鎮石含村人。曾任贛南旅遊總公司總經理,龍輝自幼愛習風水,研讀其祖父龍懋祝(字華山1896—1971)所遺古籍《楊公造命地學秘訣》、《張天法師驅邪治病法術秘訣》、《應酬彙集》等書。1996年師從楊救貧嫡傳李三素玉尺堂三世徒、贛州風水名師李定信研習風水,很有建樹。後與香港《風水天地》雜誌出版人趙善琪聯繫,協助李定信於1997年4月出版了《中國羅盤四十九層詳解》(上、下冊),2006年底,向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長王興康推薦,協助李定信於2007年10月正式出版《四庫全書堪輿類典籍研究》。為正統的贛州風水走向世界,把世界風水大師引進贛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2012年2月23日去世。著有《天后宮年鑑》、《楹聯選粹 》 、《客舟聽雨》 等作品。

龍輝相關報道

編輯
龍輝:在深圳傳播贛南客家文化
“是內涵豐富的贛南客家文化賦予我堅韌和執着。”説起自己在贛州的生活經歷,龍輝激動不已。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便在贛州市文壇上嶄露頭角的龍輝,工作地點和職務雖幾經變動,然屐痕處處,始終不忘傳播贛南客家文化。
聽説贛州美術館正在籌建之中,龍輝專程送去了10件書畫作品。這位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着唐衣,面色紅潤,説起話來不緊不慢,如今以出色的民俗文化研究成果,在深圳這個人才濟濟的都市中,自由自在經營着一個文化天地,成為海內外知名的民俗文化學者。身上流淌着崇尚文化的血液
“駿馬匆匆出中原,任從隨地立綱常。年深外境猶吾境,日久他鄉即故鄉。朝夕莫忘親命語,晨昏須薦祖宗香。但願蒼天垂庇護,三七男女總熾昌。”龍輝少兒時曾在農村生活過一段時間,家鄉宗祠裏懸掛的用樟木雕刻的《祖訓》,深印在他的心靈深處。
“聽父輩們説我的祖先是為躲避東漢末年黃巾起義戰亂,從中原遷徙到山旮旯裏定居的,迄今已有1700多年的歷史了。”龍輝是贛縣吉埠鎮人,家在粵北贛南之間的南嶺山麓,那裏山清水秀。也許是受祖訓影響,他在後來人生的歷程中總是隨遇而安,但又不甘於平庸,總是在默默中積蓄知識、能量。
16歲那年,龍輝從贛州一中高中畢業後,就與熱血沸騰的同學一道投身“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滾滾洪流中。“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村生活讓他受到客家人艱苦奮鬥、積極進取精神的影響和薰陶,客家人崇尚文化的血液在他的身體中盡情流淌。
在農村時,他經常徜徉於書山之中,熟讀了古典名著《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紅樓夢》,細讀了《康熙字典》、《漢語成語詞典》等,並做了與這幾本字典同等厚度的讀書筆記,把一些好的詞、句摘錄下來。至今這幾本資料還伴隨着他,在寫作時翻閲,啓迪靈感。他閒時還深入農民家中,用獵奇的眼光細心觀察客家文化,四處蒐集客家山歌。
“人最富有的財產應該是精神上的享受。”愛書讀書,讓龍輝學識豐富,他坦言自己在深圳有車有房卻不足以炫耀,最值得稱道的是家中收藏了一批名家字畫和上萬冊書籍。“書籍是黑暗中駛向光明的導航燈。”書中先哲的教誨,讓他不斷調整人生的奮鬥航向,在跌宕起伏的險濤惡浪中,像海明威筆下《老人與海》中的捕魚者一樣永不服輸,直至駛向成功的彼岸。
龍輝自幼愛好書法 龍輝自幼愛好書法
如今,龍輝已近天命之年,他感嘆早年在贛州的生活磨鍊了自己的意志,也慶幸對客家文化的興趣,伴隨着他度過了下放農村的難忘歲月。始終不忘傳播贛南客家文化
“人生遇有磨難是許多成功者共同的經歷。”龍輝總是笑對磨難,他先後涉足過工農商學兵等行業,人生的歷程有着強烈的時代印記。“下過鄉,扛過槍,當過領導又經商”的特殊經歷,不僅使他積澱了豐富的生活經驗,也為他多視角地觀察社會提供了難得的機遇。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與許多內地青年一樣,他不滿於現狀,風風火火到南國尋夢,起初在海南海口,後又輾轉至珠海平沙。一個偶然的機會,一位朋友邀他到深圳南山一家企業工作。正當他舉棋不定時,一位歷史學家對他説,去,快去!深圳南山可是一個好地方,家喻户曉的頌語“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正出於此。從此,龍輝棲息於這塊陌生的南海之濱。
初來乍到,在朋友的介紹下他進了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當工人,而之前他曾任贛州市某國企黨委書記和贛州市國旅老總。龍輝感到了一絲失落:“別説我是從官位下到生活底線做工人,當時我還身揣有一張大學文憑呢!” 當工人的龍輝一天上班十幾小時,上班打卡,不準會客。幾個月下來,龍輝親身感受到“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句口號的真正內涵。
後來他有兩次因十分疲憊睡過時間而遲到,被老闆炒魷魚,一度徘徊苦悶,甚至想到鎩羽而歸,但又不甘心。失業後他白天找工作,傍晚常獨自一人漫步在蛇口六角灣海濱,任浪花蕩去心中的失意,任海鷗帶去自己對親人的思念。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有一天,龍輝獲悉南方旅行社招聘總經理助理的信息,憑藉自己曾在旅行社工作的經歷,他從眾多應聘者中脱穎而出,不久後由於工作出色,兼任業務總監和支部書記,兩年後任總經理。在致力於開拓國內外旅遊市場業務中,他去過不少名山大川和海外風景名勝之地,屐痕處處,卻始終不忘傳播贛南客家文化。
龍輝深情地説,自己通過努力在深圳有了穩定的工作和生活,卻經常會夢到當年在贛州當導遊帶領遊客遊覽通天巖的情景。他常想,在異地他鄉能為故鄉做些什麼呢?想想自己的文學創作功底和在旅遊行業廣交的朋友,就拿起筆年復一年地寫下數十篇介紹贛南客家文化的文章,發表在海內外各大報刊上,引起了讀者對贛南客家旅遊景點的關注和興趣,此外,他還引薦過數批美國、日本、葡萄牙等國家和港澳台客商到故鄉考察投資。
“只要對家鄉有益的事,我都樂此不疲,‘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何況人呢?”今年他聽説贛南正在整合客家風水文化旅遊線路,就在深圳南山天后宮設立了中國風水文化和李定信學術成果展覽。
深圳揚名後文海墨池樂悠悠
一座城市生命的體現在於:一是從這裏走出的名人,二是這裏的文化遺產。如果不能保護好歷史文化,城市將“文脈中斷,魅力不再”,更談不上建設新文化。基於此,2003年龍輝就任深圳南山天后博物館館長後,便以創新的思路發掘南山天后宮的文化內涵,廣聚人氣。
他為南山天后宮做了幾件大事:書法徵集和建設書法碑林;建設香雲閣等標誌性建築;舉行天后宮裏祭奠天后獨具特色的“天后誕”和“辭沙”等大型民俗文化活動,博得海內外遊客的好評。深圳人由此認識了來自贛南的新客家人龍輝,也通過他了解到更多的贛南客家文化。
如今的龍輝成了海內外民俗文化界知名人士,名利雙收卻沒有自我滿足。他説,人生成功在於機遇和個人的努力。“有了客舟聽雨、坐看雲起的人生旅程,便會在空茫的悲涼中獲得茅塞頓開的人生觀,參透一切苦難,把身外之物看淡,豁達、瀟灑、了無牽掛,無憂而有喜,或許這就是淡泊明志吧!每天日出日落, 人的一生能看到幾次這樣的景觀呢?知足、惜福、感恩……”業餘時間,他坐在電腦前把這些人生感悟敲在幾百萬的文字中,宣傳媽祖文化和贛南客家文化,已著有《天后宮年鑑》、《客舟聽雨》等作品。
 龍輝出版著作和主編  龍輝出版著作和主編
龍輝自幼愛好書法,在爺爺的薰陶下臨池習字,每當放學後就按家中收藏的《九成宮》碑拓描紅本,初識門徑。逢年過節當爺爺給鄰居寫對聯,他也隨侍在側,還與爺爺搶着寫。後他師從贛州著名書法家李振亞袁清夷,書法水平大有長進。一度時間他從政經商,無暇顧及舞筆弄墨,丙子年微恙半月重磨墨展紙,任筆揮灑,尺幅之內將磅礴萬物化而為一,那種病去如抽絲的日子,正是陶醉在書法的線條迴環運轉中,才得以康復。
誠如“ 功夫在詩外”一樣,書法藝術的水平的提高在於閲歷和審美觀日益增長。龍輝在旅遊行業工作10多年,祖國的名山大川留下自己的腳跡,峨眉的煙雲變幻,華山的懸崖絕壁,三峽的驚濤駭浪,寺宇的楹聯碑刻……都給予他無比豐富的滋養。20年來他無論工作再忙有兩件事非做不可,一是寫日記,二是揮毫寫字,書法藝術日臻成熟,自成一家,他先後為國內幾十處古寺和風景區書寫楹聯、碑文、同時與海內外書畫界朋友交流,許多書法作品被民間收藏。
“自樂平生多曠閒,不求富貴不為官。墨香日暈三千紙,勝似子陵垂釣竽。”此詩竟似龍輝涉足墨海的心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