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麴院風荷

(杭州西湖十景之一)

編輯 鎖定
麴院風荷位於西湖西側,岳飛廟前面。南宋時,此有一座官家釀酒的作坊,取金沙澗的溪水造麴酒,聞名國內。附近的池塘種有菱荷,每當夏日風起,酒香荷香沁人心脾,因名“麴院風荷”。總佔地面積12.65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268000萬平米。
中文名
麴院風荷
地理位置
杭州市西湖區北山街89號 [2] 
開放時間
全天
門票價格
免費
佔地面積
126500 m²
所屬國家
中國
所屬城市
浙江省杭州市
建議遊玩時長
1小時
適宜遊玩季節
6月-8月最佳

麴院風荷簡介

編輯
麴院原名曲院,位於金沙澗(西湖最大天然水源)流入西湖處,南宋這裏闢有宮廷酒坊,湖面種養荷花。夏日清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下飄逸,遊人身心俱爽,不飲亦醉,麴院風荷成為西湖十景之一。 [1] 
麴院風荷佔地14公頃,有麴院、風荷、濱湖密林等景區,東接嶽湖,南鄰郭莊,北接竹素園、植物園、岳飛墓廟,既是觀賞“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夏遊名園,也是西湖北線熱點遊覽區休閒娛樂的好去處。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16張)
麴院最為精采處在風荷景區,寧靜的湖面上,分佈着紅蓮、白蓮、重台蓮、灑金蓮、並蒂蓮等等名種荷花。蓮葉田田,菡萏妖嬈,清波照紅湛碧。從水面造型各異的小橋上且行且看,人倚花姿,花映人面,人、花、水、天,相融,相親,相戀,悦目,賞心,銷魂。 夏日清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下飄逸,遊人身心俱爽,不飲亦醉。南宋畫家馬遠等品題西湖十景時,把這裏也列為“十景之一”。後來院頹塘堙,其景遂廢。清朝康熙皇帝南巡杭州,題寫西湖十景景名時,就把這個久廢的舊景移至蘇堤的跨虹橋畔,親書“麴院風荷”四字,立碑建亭。麴院風荷,以夏日觀荷為主題,承蘇堤春曉而居西湖十景第二位。“麥曲”院原是南宋朝廷開設的釀酒作坊,位於今靈隱路洪春橋附近,瀕臨當時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養殖荷花,每逢夏日,和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處飄逸,令人不飲亦醉。南宋詩人王洧有詩讚道:“避暑人歸自冷泉,埠頭雲錦晚涼天。愛渠香陣隨人遠,行過高橋方買船。”後麴院逐漸衰蕪,湮廢。清康熙帝品題西湖十景後,在蘇堤跨虹橋畔建麴院風荷景碑亭。遺留下來的,只不過是一處小小庭院,院前湖面小小荷花一片而已。
舊時的麴院風荷,僅一碑一亭半畝地,侷促於西里湖一隅,頗有些名不副實。近年經過擴建,現在的麴院風荷起自跨橋畔的碑亭,沿嶽湖、金沙港直達卧龍橋外的郭莊,迤邐數里,建成嶽湖、竹素園、風荷、麴院、湖濱密林區5個景區,面積達426畝,成為西湖環湖地區最大的公園。東接嶽湖,南鄰郭莊,北接竹素園、植物園、岳飛墓廟,既是觀賞“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夏遊名園,也是西湖北線熱點遊覽區。
麴院風荷 與 錯別字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
西湖天下名勝,自古騷人墨客蜂聚、詩詞題刻如雲,十大勝景更是世人矚目首選,為其題名者非至尊之主即至顯之人。當今的如江澤民題寫了“花港觀魚”、啓功題寫了“平湖秋月”。歷史上鼎鼎大名的康熙則題寫了“麴院風荷”,立碑在麴院亭中。可惜的是這位“千古一帝”寫了個別字“曲”,害得300多年的遊客苦苦尋求這個“院”到底“曲”在哪裏。當然,他剛剛寫出時,杭州人心知肚明是皇帝老倌寫了個大別字,不敢指出而已,因為從宋朝(或晚至明朝)起,當地人已把此地叫為“麴院”。明朝人田汝成的《西湖遊覽志》説:“麴院,宋時取金沙澗之水造麴以釀官酒。其地多荷花,世稱‘麴院風荷’是也”。而這個“曲”當時沒有對應的簡化字,是不可以寫成“曲”的,寫“曲”就是別字。一定要寫,就得找出個什麼“麴院”來。
到了康熙的孫子坐天下時,這個“麴院”仍然沒着落。別字赫然擺在那裏,乾隆覺得連自己的顏面都一併不好看,於是在碑的背面刻詩説:“莫驚誤筆傳新榜,惡旨崇情大禹同。”“榜”就是題字。“惡旨”則是“絕旨酒”。《戰國策》説大禹“絕旨酒”並斷言“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乾隆詩的意思是,康熙哪裏是筆誤,是因為厭惡旨酒,就連造酒的“曲”都不願意寫了。這樣一來,爺爺不但沒有寫別字,還借改“曲”為“曲”倡導“惡旨”,長保國運,用心何其良苦。乾隆真是端的了得,隱惡揚善挖空心思。天子至尊,口含天憲,張嘴就是法律,叫臣子三更死,臣子就活不到五更天。説“曲”不是別字就絕不是別字,天下何人敢説半個“不”。正因為這樣強勢,康熙還毫無顧忌地寫錯字,“把避暑山莊”的“避”字右上角“辛”下兩橫寫成三橫,搞得“辛”不“辛”、“羊”不“羊”的;把“花港觀魚”的“魚”下面4點寫成3點。

麴院風荷擴建

編輯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
1980年起,從原有的“麴院風荷”,沿嶽湖延伸到西山路卧龍橋畔的郭莊,擴建成更加富麗多彩的“麴院
風荷”新景區,佔地面積達四百二十六畝。分素園、風園、麴院、嶽湖、密林、郭莊古園等六個景區。傍水建有古樸典雅的廊、軒、亭、閣,與綠雲、荷香相映成趣。尤以三十八畝的荷田令人矚目,植有紅蓮、白蓮、灑金蓮、錦蓮邊、並蒂蓮等各種荷花。
澗户雲飛浸碧峯,鷺朋鶯友宿林叢。
朱欄牽夢入幽境,波潤青盤花馥濃。
麴院風荷,是以觀荷為主題。“麴院”原是南宋朝廷開設的釀酒作坊,位於今靈隱路洪春橋附近,瀕臨當時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養殖荷花,每逢夏日,和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處飄逸,令人不飲亦醉。遺留下來的,是一處小小庭院,景區保存了清代康熙皇帝題書的“麴院風荷”景碑小院。
麴院風荷最引人注目的仍是賞荷。公園內大小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個品種的荷花,其 中特別迷人的要數風荷景區。這裏以水面為主,分佈着紅蓮,白蓮,重台蓮,灑金蓮,並蒂蓮等等名種荷花,蓮葉田田,菡萏妖嬈。 水面上架設了造型各異的小橋,人從橋上過,如在荷中行,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花,人兩相戀。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5張)
西湖麴院,為宋時酒務地,荷花最多,是有麴院風荷之名。茲處紅衣印波,長虹搖影,風景相似,故以其名名之。
香遠風清誰解圖,
亭亭花底睡雙鳧。
停橈堤畔饒真賞,
那數餘杭西子湖。
麴院風荷 南面有湖,湖上有九孔橋。湖西將近一里長的土堤,略仿西湖蘇堤意境,稱“蘇堤春曉”。

麴院風荷夏日賞荷

編輯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最引人注目的仍是夏日賞荷。沿蘇堤向北,走過壓堤橋,遠遠就可看見左側位於今靈隱路洪春橋
附近的麴院風荷公園。圓中景點有:迎薰閣>景碑小院>濱湖密林景區
公園內大小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個品種的荷花,其中特別迷人的要數風荷景區。這裏以水面為主,分佈着紅蓮,白蓮,重台蓮。灑金蓮,並蒂蓮等等名種荷花,蓮葉田田,菡萏妖嬈。水面上架設了造型各異的小橋,人從橋上過,如在荷中行,人倚花姿,花映人面,花,人兩相戀。
迎薰閣是為遊人憑高賞景而建造的好去處,登閣遠眺,可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美好風景。清風徐來,荷香陣陣,沁人心脾,化人煩憂。迎薰閣下,闢有荷文化陳列室,向人們展示“花中君子出淤泥而不染的高風亮節,以及寄寓着人們的價值取向,審美觀照和道德追求的種種藝文佳作。
嶽湖景區保存了清代康熙皇帝題書的“麴院風荷”景碑小院,那塊景碑是僅存的兩塊康熙西湖十景原碑之一。竹素園景區近年才建成開放,它原為清初西湖名園之一,竹石亭榭,曲水縈環,清幽雅緻。
濱湖密林景區則為遊人準備了帳篷,吊牀,竹木小屋。在此可以野炊,垂釣,娛樂,聚會。園北側靠近岳墳商業區的位置開設有風荷酒苑,建有仿古釀酒作坊和幾座別具一格的民族風情酒樓。

麴院風荷雅舍嫺人

編輯
麴院風荷樹廕庇日,青苔茵茵,路徑曲折,真是一步一景,步步留戀。院裏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一口一口大
缸,裏面養植的是一株株荷花。六月初的荷花只是花骨朵兒,但荷葉是異常茂盛,如蒲扇般展伸着,毛茸茸的荷葉如綠色平絨布般顯得特別厚實。因為莖是細細的,因而它迎風搖曳時也有一股妖嬈的味道。荷葉的中心聚集着一窪水,好奇地撥弄荷葉,一窪水頓時打破了寧靜,化作大珠小珠在葉面上打起滾兒來,就像歡快的小孩子在草地上玩耍一般的。“撲嗤”一大顆水珠不小心離葉墜落在地上,濺起水珠點點,我的心猛然一緊,就像小時候打碎玻璃杯一般心疼。
荷葉漸漸平靜了,大珠小珠又匯聚到了菏葉中心,一汪靜水變成了一塊晶亮晶亮的明鏡,靜卧着,泛着誘人的光亮。彷彿看見了前來汲酒的宮女,她暫時離開沉悶的皇宮,如小鳥般歡暢,衣袂翩然,一路鶯歌。走到這裏,她駐足了,對着荷葉上的“鏡子”細細照着,撫着髮簪嘆道:“花開花落幾度春,只恐青絲變白頭”。
人説“白頭宮女在,閒坐説玄宗”的可悲,而我實在想一輩子留在麴院風荷院內,飲西湖水,賞風荷葉,聽鳥兒鳴,想到這裏,我心醉了……

麴院風荷紅袖添香

編輯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
一湖碧綠的荷葉,在夕陽的餘輝中輕輕搖曳。綠葉中零星點綴着粉白的荷花。花大都含苞未放,似羞澀的少女亭亭玉立。而綻開的,又如綽約的美人風情萬種。午後,曾下了點雨,那田田荷葉上,凝結着一顆顆
雨珠。風過處,雨珠和着光影滾動着,晶瑩剔透,閃閃爍爍,讓這一池蓮荷更顯芬芳有致。
水波瀲灩,遊船點點,遠處是山色空濛,青黛含翠。“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夏日的西湖,獨領風騷的應是這片接天蓮荷了。杭城夏日賞荷最佳處,當是麴院風荷。“麴院”原是南宋朝廷開設的釀酒作坊,位於今靈隱路洪春橋附近,瀕臨當時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養殖荷花,夏日,和風徐來,荷香與酒香四處飄逸,令人不飲亦醉。後麴院逐漸衰蕪,湮廢。清康熙帝品題西湖十景後,在蘇堤跨虹橋畔建麴院風荷景碑亭。遺留下來的,只不過是一處小小庭院,院前湖面小小荷花一片而已。
如今的麴院風荷是一九八三年以來逐步建成的大型公園,全園分為嶽湖竹素園,風荷,麴院和濱湖密林五大景區,主景區以亭、台、樓、閣、榭、橋和典廊等組合成名副其實原“麴院”。麴院風荷內栽培了上百個品種的荷花。分佈着紅蓮,白蓮,重台蓮。灑金蓮,並蒂蓮等等名種荷花。蓮葉田田,菡萏妖嬈,自是意趣無窮。
凝目眼前千姿百態的蓮荷,想起,宋周敦頤先生作《愛蓮説》。“……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活在塵世間,猶如活在淤泥中。有幾人能不染淤泥的污濁,更有幾人能保得住“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白?人們嚮往蓮之出淤泥而不染,只是一種善良,慈愛的本性使然。如我,每每仰望觀音菩薩,端坐蓮花寶座,手拈一朵蓮花,飄渺雲端,平和安詳。便以為那蓮,一定寓意着愛和寬容。抑或,一種千錘百煉後的超脱。
麴院風荷 麴院風荷
許是看多了文人墨客的採蓮曲,徜徉蓮荷間,總會依稀可見,一羣妙齡女子泛輕舟,涉江採芙蓉的情景。而那女子一定都是挽雙髻,着綠衫,巧笑兮兮。“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顏色何如妾。”“郎去採蓮花,儂去收蓮子。蓮子同心共一房,儂可知蓮子?”郎歡女悦,盡在曲中,蓮香荷豔,似在行墨間流淌。古人愛把美貌女子喻為蓮。清朱彝尊“一自西施採蓮後,越中生女盡如花。”説的是西施在越江採蓮後,當地的女孩,便全都貌美如花了。傳説固不可信,但一曲《越江詞》到是千古流傳了下來。

麴院風荷相關故事

編輯
麴院風荷荷香酒
南宋初年,宋高宗趙構建都杭州,成為南宋第一個皇帝。趙構終日花天酒地,特地在西湖九里松洪春橋堍設立了一所麴院,招聘天下釀酒能手,專門釀製美酒,供宮廷享用。麴院建造得十分講究。前面挖了一口大池塘,引進西湖水,種植了並蒂蓮、紅蓮、白蓮等各種名貴荷花,四周造起曲折迴廊,亭台水榭,後面是制酒、釀酒工場。每逢蓮塘碧露、南風送香的初夏季節,滿院紅、白荷花盛開,煞是好看。
這一年六月,麴院滿池荷花盛開,碧綠碧綠的荷葉,像幹層翠蓋;紅豔潔白的荷花.似錦繡紅妝。釀酒老人們正忙碌地在曬曲、制曲。忽然,院門開處走進來一位五十開外、頭戴方巾、身穿青衫的讀書人。他一眼望見滿池荷花,南風吹過,清香沁人,不禁脱口讚道:“多好的荷花,真是一處賞荷勝地啊!”一邊觀賞.一邊漫步來到釀酒老人面前,問道:“老大爺,請問這是什麼所在?”釀酒老人回答説:“這是釀酒麴院。”那位讀書人不勝感慨:“荷花雖好,可借缺少美酒助興。”釀酒老人見他是位讀書識理的人,便請他到池邊荷香亭裏休息,説道:“先生請坐,舍下略備薄酒,待我取來,供先生助興。”
讀書人手捋長鬚,微笑點頭,連連道謝。不多久,釀酒老人便提着一葫蘆酒,端上一隻大碗,放在桌上,滿滿地斟上一大碗,説:“先生,請用。”這時,剛好一陣大風吹過,捲起滿池荷瓣,恰巧有一瓣掉在酒碗之中,陣陳荷香,酒香撲鼻。釀酒老人正要替他取掉荷瓣,那讀書人連忙伸手止住:“別拿掉,別拿掉!這正是一碗荷香美酒呵!”一邊端起酒碗,滿碗飲了下去,連聲讚道:“好酒,好酒,正有一股荷花香味兒呢!”釀酒老人聽客人稱讚他釀製的酒好,又滿滿斟上一大碗,説:“不瞞客官説,我們這麴院制的酒麴,常常有荷花粉吹落進去,釀出來的酒,還真有點荷香哩!”
讀書人一連飲了三大碗,趁着酒興招呼釀酒老人説:“多謝老大爺,請你去取筆墨紙硯來!”釀酒老人取來紙筆,只見那讀書人將宣紙往桌上一鋪,望着滿池荷花,飽蘸濃墨,向紙上一潑,又“唰唰”添上幾筆,一片水墨荷花,躍然紙上。那讀書人意猶未盡,又舉筆畫上麴院小屋,題上“麴院風菏”四字,寫上自己的名字。那讀書人將畫送給釀酒老人,作為酬謝,告別而去。釀酒老人雖不識字,也喜愛這幅畫,將它掛在麴院裏。後來有人告訴他,這是南宋四大畫家之—馬遠的手筆哩!從此,麴院風荷便大大出名,成為“西湖十景”之一。麴院釀製的荷香酒,也成為杭州一大名酒。
但是,這與康熙有何干?
原來是這樣:根據史料記載:在西湖西北隅,瀕嶽湖、西里湖,與蘇堤遙遙相望。曲(曲)院,原系南宋年間設在行春(即洪春橋)釀製官酒的作坊,坊置約在金沙澗匯人西湖處。明《西湖遊覽志》卷十:“麴院,宋時取金沙澗之水造麴,以釀官酒。其地多荷花,世稱‘麴院風荷’是也。”宋亡,麴院荒湮,景也不存。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國朝康熙三十八年,構亭於跨虹橋之北,引流疊石為盤曲之勢。聖祖仁皇帝親灑宸翰,改‘麴院’為‘麴院’。“荷風”為“風荷”恭制匾額,奉懸亭楣。

麴院風荷相關詩詞

編輯
一棹菱歌曲院深,碧波從容綠無痕。藕花紅消月盈門。
滿把流光誰弔問?槳聲何處不銷魂。夢迴猶作宦遊人。
《麴院風荷》
清·陳璨
六月荷花香滿湖,
紅衣綠扇映清波。
木蘭舟上如花女,
採得蓮房愛子多。
《麴院風荷》
揚眉
嗅着春風中老酒的香氣,
踏着晨曦裏嫩草的水露,
信步裏西湖的玉帶晴虹,
眺望着南北高峯的雲靄。
千年香糟鋪就的道路上,
生長着稀疏雜亂的蒿草,
延伸到新綠的落葉松林,
林間流淌着一抹抹香溪。
踏上杉木楞搭成的平橋,
瞥見的是一彎新月的眉,
閃爍着忽黑幽綠的眸子,
凝視着前來瞻觀的遊客。
石橋的欄杆牽掛着肘臂,
傾訴千年説不完的話語;
鷗鷺的翅膀觸擊着水面,
圈點萬年讀不透的書卷。
曲折錯落的石板橋下面,
扯動着長長水袖似清波,
清波間亭亭舞動的風荷,
變換着婀娜多姿的身軀。
微風揉搓着鮮綠的新葉,
似閨閣女孩撐起的油傘,
遮蔽了明媚耀眼的湖波,
也掩着羞澀多情的香唇。
水浪彈起了翠綠的葉片,
似開朗姑娘煽動的裙幅,
露出了修長撩人的玉足,
散發着青春向上的激情。
嬌巧的燕子吳噥越語裏,
梳攏着飄散的細柳青絲,
訴説着彼此仰慕的愛意,
盡情地遊玩在高天綠水。
肥碩的青蛙匍匐在葉面,
瞪着眼瞧着走來的戀人,
不解風情地喧吵大鬧着,
叫伊人閃開貼靠的肩膀。
悠揚的古箏聲緩緩飄出,
彈奏着前唐後宋的音律,
徘徊在一頃風荷綠藕上,
流連於半間雕台水榭中。

麴院風荷交通信息

編輯
乘公交K7路至嶽王廟下車,從北端的麴院風荷進入楊公堤遊覽,沿途遊金沙港、花圃、茅家埠、烏龜譚、浴鵠灣、花港觀魚等景觀;
或乘公交車K4路至蘇堤下車,從南端的原西山路上的花港觀魚進入楊公堤遊覽;
或乘28/K28、82/K82、15/K15路到麴院風荷站下。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