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高原風

(張中飛的散文)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是一塊無形的流動的雕塑嗎?狂烈與温柔,混濁與清麗,活脱脱塗抹出了高原的印跡。不信嗎?跟我走一趟,到鄂爾多斯高原。
中文名
高原風
作    者
張中飛
類    型
散文
特    點
狂烈與温柔

目錄

高原風作者

編輯
《高原風》張中飛(散文)

高原風簡介

編輯
不信嗎?跟我走一趟,到鄂爾多斯高原。
翻開這一頁古老的土地,你便能讀到它那深沉的還帶着野味的色彩。那是一個深冬的傍晚,殘陽吐出了最後一縷光絲,緊緊摟抱着高原起伏的山巒,斑斑駁駁,忽明忽暗。我和父親在這空曠深沉的高原景緻裏,趕着一羣羊兒向家走去。我翹首向冬陽降落的地方望去。驀地,黃黃的濃濃的一堵牆一般的雕塑結結實實屹立在西方的天邊。殘陽頓時沒有了一絲光亮,凝聚着像蛋黃般的暗黃,在傾斜,在移動,在翻騰……
“高原風!高原風來了!”父親大聲喊道。我的心猛地一顫,血液一下子放射到全身,耳鼓裏傳來了隱隱低沉而充滿雄渾的音韻。注滿了威風,彷彿將要把天空震開一個窟窿,要把山巒撕破八瓣。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怵然地注視着這一片茫茫的昏暗。
父親大聲呼喊着我,慌忙趕着羊兒向溝底靠攏。他表現出了超常的耐力,左一鞭,右一鏟,不停地飛跑,不停地大聲吆喝着。羊兒在奔跑,天空在顫抖。還沒等我完全明白過來,那堵
黃色的牆已向我們湧了過來。尖厲的嚎叫聲充斥於整個高原,令人毛骨悚然,我的心一下沉到了黑洞洞的深淵。父親的吼聲淹沒了,天與地沒有了界線。我的眼前已是一片昏黃,高原也失去了原有的模樣。羊兒不知跑向何方,父親不知忙碌何處?我只覺得頭髮像被惡棍瘋了般揪扯着,臉像被潑婦抓起大把大把的沙子打來一般疼,眼睛已顯得多餘,整個身軀晃晃蕩蕩,猶如長起一雙翅膀。此刻,心中除了恐怖和陰森什麼也沒有。
猛地,我像被一根鐵棒擊中,重重摔倒在地。還想掙扎起來的時候,背上已像馱了一座山。那微弱的又如同悶雷般的喊聲驚醒了我:“不要動!爬着!”是父親的軀體,嚴嚴實實地覆蓋住了我。於是,我的額頭、鼻子、眼睛都緊緊地挨着高原的厚土。
待到高原風停息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早晨。光禿禿的山巒,單調蒼老。父親舉目眺望,似乎在尋找着什麼。而此刻的我,才從心底湧起陣陣悲哀。
這是我十歲那年經歷的驚心動魄的一幕。從此,我對這窮兇極惡的高原風懷有刻骨仇恨。父親卻對我説:“高原風是一條硬漢。”它吞噬了莊稼,它傾折了樹苗,它捲走了羊兒,它使熟悉的山巒變得荒蕪。如此可惡的高原風,有哪一點值得稱頌?父親冷冷笑道:“你不瞭解它的脾氣。”我一時茫然,不知怎樣對答,深深的思索縈繞心際……三十多年過去了,我沒有再看到那可怕的陰森的高原風,心裏彷彿倒像失去了一點什麼。今年夏天,我又一次回到了故鄉。滿眼彌望的,是一片片墨綠的牧草,灰綠的檸條,深綠的樹冠。綠流進了我的心田,染綠了我的眼睛。儘管高原風曾經是那樣猖獗,可它終究沒有把高原吞沒,也沒有把高原人逼走他鄉。相反,倒是它的肆虐,激起了高原人的抗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所説的高原風脾氣。它是用它力的羽翼召喚着綠色。我站在高原上,極目四望:藍的天,白的雲,綠的原野,在陽光的輝射下,蕩起我心靈的激越——那難忘的高原風,高原人的精靈……一縷縷一絲絲高原風平緩地吹來,撫摸着我的頭髮,親吻着我的面頰,一股愜意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