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馬鳴風蕭蕭

(杜甫《後出塞五首(其二)》詩句)

編輯 鎖定
杜甫的《後出塞》共計五首,此為組詩的第二首。本詩以一個剛剛入伍的新兵的口吻,敍述了出征關塞的部伍生活情景。
作品名稱
馬鳴風蕭蕭
外文名
Maming wind Xiao Xiao
作    者
杜甫
創作年代
唐代
作品出處
後出塞五首
文學體裁
詩詞

目錄

馬鳴風蕭蕭原詩

編輯
劇情截圖
劇情截圖(20張)
後出塞五首(其二)
朝進東門營, 暮上河陽橋。
落日照大旗, 馬鳴風蕭蕭。
平沙列萬幕, 部伍各見招。
中天懸明月, 令嚴夜寂寥。
悲笳數聲動, 壯士慘不驕。
借問大將誰, 恐是霍嫖姚。

馬鳴風蕭蕭評價

編輯
“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首句交待入伍的時間、地點,次句點明出征的去向。東門營,當指設在洛陽城東門附近的軍營。河陽橋,橫跨黃河的浮橋,在河南孟縣,是當時由洛陽去河北的交通要道。早晨到軍營報到,傍晚就隨隊向邊關開拔了。一“朝”一“暮”,顯示出軍旅生活中特有的緊張多變的氣氛。
“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顯然已經寫到了邊地傍晚行軍的情景。“落日”是接第二句的“暮”字而來,顯出時間上的緊湊;然而這兩句明明寫的是邊地之景,《詩經·小雅·車攻》就有“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句。從河陽橋到此,當然不可能瞬息即到,但詩人故意作這樣的承接,越發顯出部隊行進的迅疾。落日西照,將旗獵獵,戰馬長鳴,朔風蕭蕭。夕陽與戰旗相輝映,風聲與馬嘶相交織,這不是一幅有聲有色的暮野行軍圖嗎?表現出一種凜然莊嚴的行軍場面。其中“馬鳴風蕭蕭”一句的“風”字尤妙,一字之加,“覺全局都動,颯然有關塞之氣”。
天色已暮,落日西沉,自然該是宿營的時候了,“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兩句便描寫了沙地宿營的圖景:在平坦的沙地上,整整齊齊地排列着成千上萬個帳幕,那些行伍中的首領,正在各自招集自己屬下的士卒。這裏,不僅展示出千軍萬馬的壯闊氣勢,而且顯見這支部隊的整備有素。
入夜後,沙地上的軍營又呈現出另一派景象和氣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描畫了一幅形象的月夜宿營圖:一輪明月高懸中天,因軍令森嚴,萬幕無聲,荒漠的邊地顯得那麼沉寂。忽而,數聲悲咽的笳聲(靜營之號)劃破夜空,使出徵的戰士肅然而生悽慘之感。
至此,這位新兵不禁慨然興問:“借問大將誰?”——統帥這支軍隊的大將是誰呢?但因為時當靜營之後,他也懾于軍令的森嚴,不敢向旁人發問,只是自己心裏揣測道:“恐是霍嫖姚”——大概是象西漢嫖姚校尉霍去病那樣治軍有方、韜略過人的將領吧!
從藝術手法上看,作者以時間的推移為順序,在起二句作了必要的交待之後,依次畫出了日暮、傍黑、月夜三幅軍旅生活的圖景。三幅畫都用速寫的畫法,粗筆勾勒出威嚴雄壯的軍容氣勢。而且,三幅畫面都以邊地曠野為背景,通過選取各具典型特徵的景物,分別描摹了出征大軍的三個場面:暮野行軍圖體現軍勢的凜然和莊嚴;沙地宿營圖體現軍容的壯闊和整肅;月夜靜營圖體現軍紀的森嚴和氣氛的悲壯。最後用新兵不可自抑的嘆問和想象收尾。全詩層次井然,步步相生;寫景敍意,有聲有色。故宋人劉辰翁贊雲:“其時、其境、其情,真橫槊間意,復欲一語似此,千古不可得”(《杜詩鏡銓》卷三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