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題都城南莊

編輯 鎖定
《題都城南莊》是唐代詩人崔護的詩作。此詩設置了兩個場景,“尋春遇豔”與“重尋不遇”,雖然場景相同,卻是物是人非。開頭兩句追憶“去年今日”的情景,先點出時間和地點,接着描寫佳人,以“桃花”的紅豔烘托“人面”之美;結尾兩句寫“今年今日”此時,與“去年今日”有同有異,有續有斷,桃花依舊,人面不見。全詩以“人面”“桃花”作為貫串線索,通過“去年”和“今日”時同地同景同而“人不同”的映照對比,迴環往復、曲折盡致地表達出詩人因這兩次不同的遇合而產生的感慨。
作品名稱
題都城南莊
作    者
崔護
創作年代
中唐
作品出處
全唐詩
文學體裁
七言絕句

題都城南莊作品原文

編輯
題都城南莊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1] 

題都城南莊註釋譯文

編輯

題都城南莊詞句註釋

⑴都:國都,指唐朝京城長安。
⑵人面:指姑娘的臉。第三句中“人面”指代姑娘。
⑶不知:一作“秖(zhǐ)今”。去:一作“在”。
⑷笑:形容桃花盛開的樣子。 [1]  [2]  [3] 

題都城南莊白話譯文

去年的今天,正是在長安南莊的這户人家門口,姑娘你那美麗的面龐和盛開的桃花交相輝映,顯得分外緋紅。
時隔一年的今天,故地重遊,姑娘你那美麗的倩影,已不知去了哪裏,只有滿樹桃花依然笑迎着和煦的春風。 [3] 

題都城南莊創作背景

編輯
此詩的創作時間,史籍沒有明確記載。而唐人孟棨本事詩》和宋代《太平廣記》則記載了此詩“本事”:崔護到長安參加進士考試落第後,在長安南郊偶遇一美麗少女,次年清明節重訪此女不遇,於是題寫此詩。這段記載頗具傳奇小説色彩,其真實性難以得到其他史料的印證。 [3] 

題都城南莊作品鑑賞

編輯

題都城南莊整體賞析

《題都城南莊》全詩四句,這四句詩包含着一前一後兩個場景相同、相互映照的場面。第一個場面:尋春遇豔——“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詩人抓住了“尋春遇豔”整個過程中最美麗動人的一幕。“人面桃花相映紅”,不僅為豔若桃花的“人面”設置了美好的背景,襯出了少女光彩照人的面影,而且含蓄地表現出詩人目注神馳、情搖意奪的情狀,和雙方脈脈含情、未通言語的情景。
第二個場面:重尋不遇。還是春光爛漫、百花吐豔的季節,還是花木扶疏、桃樹掩映的門户,然而,使這一切都增光添彩的“人面”卻不知何處去,只剩下門前一樹桃花仍舊在春風中凝情含笑。桃花在春風中含笑的聯想,本從“人面桃花相映紅”得來。去年今日,佇立桃樹下的那位不期而遇的少女,想必是凝睇含笑,脈脈含情的;而今,人面杳然,依舊含笑的桃花只能引動對往事的美好回憶和好景不常的感慨了。“依舊”二字,正含有無限悵惘。
整首詩其實就是用“人面”“桃花”作為貫串線索,通過“去年”和“今日”同時同地同景而“人不同”的映照對比,把詩人因這兩次不同的遇合而產生的感慨,迴環往復、曲折盡致地表達了出來。對比映照,在這首詩中起着極重要的作用。因為是在回憶中寫已經失去的美好事物,所以回憶便特別珍貴、美好,充滿感情,這才有“人面桃花相映紅”的傳神描繪;正因為有那樣美好的記憶,才特別感到失去美好事物的悵惘,因而有“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感慨。
儘管這首詩有某種情節性,有富於傳奇色彩的“本事”,甚至帶有戲劇性,但它並不是一首小敍事詩,而是一首抒情詩。“本事”可能有助於它的廣泛流傳,但它本身所具的典型意義卻在於抒寫了某種人生體驗,而不在於敍述了一個人們感興趣的故事。它詮釋了一種普遍性的人生體驗:在偶然、不經意的情況下遇到某種美好事物,而當自己去有意追求時,卻再也不可復得。這也許正是這首詩保持經久不衰的藝術生命力的原因之一。
“尋春遇豔”和“重尋不遇”是可以寫成敍事詩的。作者沒有這樣寫,正説明唐人更習慣於以抒情詩人的眼光、感情來感受生活中的情事。 [2] 

題都城南莊名家點評

宋代沈括夢溪筆談》:詩人以詩主人物,故雖小詩,莫不埏蹂極工而後已。所謂“旬鍛月煉”者,信非虛言。小説崔護《題城南》詩,其始曰:“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後以其意未全,語未工,改第三句曰“人面秖今何處在”。至今所傳此兩本,惟《本事詩》作“秖今何處在”。唐人工詩,大率多如此。雖有兩“今”字,不恤也,取語意為主耳。後人以其有兩“今”字,只多行前篇。 [4] 
明末清初吳喬圍爐詩話》:唐人作詩,意細法密,如崔護“人面不知何處去”,後改為“人面秖今何處在”,以有“今”字,則前後交付明白,重字不惜也。 [4] 

題都城南莊軼事典故

編輯
關於此詩,有一個美麗動人的傳奇故事。孟棨《本事詩·情感》載:唐時,博陵(指河北省安平縣)有一青年名叫崔護,容貌英俊,文才出眾,性情孤潔寡合,來到都城長安參加進士考試,結果名落孫山。由於距家路途遙遠,便尋居京城附近,準備來年再考。清明時節,他一個人去都城南門外郊遊,遇到一户莊園,房舍佔地一畝左右,園內花木叢生,靜若無人。崔護走上前去叩門,過了一會兒,有位女子從門縫裏瞧了瞧他,問道:“誰呀?”崔護告訴了自己的姓名,説:“我一人出城春遊,酒後乾渴,特來求點水喝。”女子進去端了一杯水來,打開門,讓他進去坐下。她一個人靠着小桃樹靜靜地立在那裏,對客人有着極為深厚的情意。她姿色豔麗,神態嫵媚,極有風韻。崔護用話引逗她,她卻只是默默不語。兩人相互注視了許久,崔護起身告辭。送到門口後,她似有不勝之情,默默回到屋裏,崔護也不住地顧盼,然後悵然而歸。此後一年,崔護沒有再去見她。到了第二年清明節,忽然思念起她來,思念之情無法控制,於是直奔城南去找她。到那裏一看,門庭莊園一如既往,但是大門已上了鎖。崔護便在左邊一扇門上題詩道:“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過了幾天,他突然來到城南,又去尋找那位女子。聽到門內有哭的聲音,叩門詢問時,有位老父走出來説:“你是崔護嗎?”答道:“正是。”老父又哭着説:“是你殺了我的女兒。”崔護又驚又怕,不知該怎樣回答。老父説:“我女兒已經成年,知書達理,尚未嫁人。自從去年清明開始,經常神情恍惚、若有所失。那天陪她出去散心,回家時,見在左邊門扇上有題字,讀完之後,進門她便病了,於是絕食數日便死了。我老了,只有這麼個女兒,遲遲不嫁的原因,就是想找個可靠的君子,藉以寄託我的終身。如今她竟不幸去世。這不是你害死她的嗎?”説完又扶着崔護大哭。崔護也十分悲痛,請求進去一哭亡靈。死者仍安然躺在牀上,崔護抬起她的頭讓其枕着自己的腿,哭着禱告道:“我在這裏,我在這裏!”不一會兒,女子睜開了眼睛。過了半天,便復活了。老父大為驚喜,便將女兒許配給了崔護。 [3]  [4] 

題都城南莊後世影響

編輯
這首詩流傳甚廣,而且在以後的詩詞中也累見其痕跡。比如晏幾道御街行·街南綠樹春饒絮》:“落花猶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處?”再如袁去華瑞鶴仙·郊原初過雨》:“縱收香藏鏡,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從這些作品也可以看出它對後世文學創作的影響。後來人們用“人面桃花”形容女子的面容與桃花相輝映,後用於泛指所愛慕而不能再見的女子,也形容由此而產生的悵惘心情。
由於此詩本事很有傳奇色彩,近代戲劇家歐陽予倩曾就這個故事創作了一出京劇《人面桃花》,後來還被改編為評劇、越劇及影視劇等。 [3] 

題都城南莊作者簡介

編輯
崔護,唐代詩人。字殷功,博陵(今河北定州)人,生平事蹟不詳,貞元十二年(796)進士。官嶺南節度使。《全唐詩》存其詩六首,尤以《題都城南莊》膾炙人口。 [5] 
參考資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919
  • 2.    蕭滌非 等.唐詩鑑賞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746-747
  • 3.    於海娣 等.唐詩鑑賞大全集[M].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235-236
  • 4.    陳伯海.唐詩匯評(中)[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1853
  • 5.    蕭滌非 等.唐詩鑑賞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