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陸深

編輯 鎖定
陸深(1477年—1544年) 明代文學家、書法家。初名榮,字子淵,號儼山,南直隸松江府上海縣(今上海市浦東新區)人。弘治十八年進士 [1]  ,授翰林院編修。遭劉瑾忌,改南京主事,瑾誅,復職,累官四川左布政使。嘉靖中,官至詹事府詹事。卒,贈禮部右侍郎,諡文裕。陸深書法遒勁有法,如鐵畫銀鈎。著述宏富,為明代上海人中絕無僅有。今上海市浦東新區陸家嘴地區也因其故宅和祖塋而得名。
中文名
陸深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477年
逝世日期
1544年
職    業
明代文學家、書法家
出生地
明代上海
代表作品
《瑞麥賦》

陸深生平簡介

編輯

陸深年少成名

陸深生於明憲宗成化十三年(1477年),卒於世宗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年六十八歲。先祖世居南直隸松江府華亭縣(今上海市松江區),曾祖德衡於明初入贅於上海浦東洋涇章姓人家,這是陸氏定居浦東之始。陸深幼年聰明過人,五六歲即能辨字義並朗誦古詩,稍長洞究經史,文思警鋭。 [2]  少與徐禎卿相切磨,以文章有名。又善書,仿李邕趙孟頫體。

陸深科舉入仕

弘治十四年(1501年)至應天府(今南京)鄉試第一名舉人解元);後中會試第九名 [1]  ;至弘治十八年(1505)進士二甲第八名 [1]  。授編修,遭劉瑾忌,改南京主事,瑾誅,復職。正德十二年(1517)受皇帝簡派,擔任同考官,舒勞、夏言等皆為陸深所得士,後來都成為名臣。
陸深擢為國子監司業。丁父憂歸。服滿,不赴補。朝中大臣,紛紛薦舉,起為祭酒,充經筵講官,在帝前講課。講章原多由內閣刪定。一次講課完畢,陸深對世宗説:“臣今日講章經閣臣改纂,其間必自有深意。然臣愚以為,嗣後且存諸臣所見,各盡其忱。一則聖德日新,廣延納牖;且壅蔽之患,永杜後來。”他的這一要求得到了世宗的許可。原來的講章是桂萼更定的,桂萼任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入參機務,此人性猜狠,好排斥異己,陸深改講章事,被桂萼責為欺罔,陸深只得上疏謝罪,世宗批答説:”講章閲看系舊規,不必更改。若有所見,當別具聞。“於是陸深條奏有關聖學幹餘言上於皇帝。由此,更受桂萼所忌,被謫為延平府同知
後又遷山西提學副使,在此任上,他秉公辦事,為陽曲縣秀才劉鏜平反冤獄。劉鏜的父親,為縣令所笞,下獄而死。劉鏜訴於御史,御史趙鏜,聽從縣令先入之言,反降罪劉鏜,陸深為劉鏜辯冤,而無結果,只得疏劾趙鏜。趙鏜也疏劾陸深。最後下科會勘,弄清了真相。不久,陸深補浙江副使,仍理學政。歷四川左佈政。嘉靖十六年(1537年),改太常卿,兼侍讀學士。世宗南巡,命陸深隨從,掌行在翰林院印,世宗親筆刪“侍讀”二字,進詹事
嘉靖十九年(1540年)辭官回故里浦江東岸,在其舊居“後樂園”修建“後樂堂”、“澄懷閣”、“小滄浪”、“儼山精舍”等景點。今浦東陸家嘴“花園石橋”一帶即其遺址。 [3]  卒贈禮部右侍郎,諡文裕,敕葬於浦江東岸(今海興路56弄~162弄之間),今浦東陸家嘴即以其故宅和祖塋而得名。其墓於1970年在浦東陸家嘴因人防工程發掘而毀,陸深乾屍被送進火葬場火化。出土金、銅、玉等文物飾件160件,由上海博物館保存。
陸深本人墓誌銘由其學生、嘉靖中期內閣首輔夏言撰寫。陸深之妻梅淑人墓誌銘由其同鄉、嘉靖晚期及隆慶初期內閣首輔徐階撰寫。 [4] 

陸深家庭成員

編輯
進士登科錄上的陸深及其家庭介紹 進士登科錄上的陸深及其家庭介紹
曾祖:陸德衡 [1] 
祖父:陸璿
父親:陸平
姑姑:陸素蘭
母親:瞿氏、繼吳氏
妻子:梅氏,封三品淑人 [1] 
兒子:陸楫,為明代經濟思想家,文學家,著有《蒹葭堂稿》。
女兒:陸氏,嫁思州推官瞿師召

陸深個人成就

編輯

陸深書法

陸深書畫作品
陸深書畫作品(4張)
陸深書法遒勁有法,少時作小楷極精謹,有黃庭堅遺意,後效法李邕、趙孟頫,嘗自言:“吾與吳興同師北海,海內人以為吾取法於趙。”其真草行書如鐵畫銀鈎,賞鑑博雅,為詞臣冠。為人作書,甚認真,每書通常要廢十餘紙才罷。明代著名政治家夏言曾説“文裕書法妙逼鍾、王、比之趙雪松而遒勁過之。”莫如忠雲:“儼山先山書法雅宗趙松雪,晚熔李北海,兩晉風格,宛然縣存、足傳不朽。”
代表作品《瑞麥賦》有上下卷,長3米左右,350餘行,上卷從“瑞麥賦”三字標題開始,至“受凍而僕者又如干矣”止,共145行,下卷自“天子軫念南服”至末行題款,共213行。現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5] 

陸深著述

陸深致仕後,明世宗還很想念他,一日世宗問侍臣翟鑾:“陸深、張邦奇學問孰優?”翟鑾回答説:“陸遠過張”。《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對陸深有很高的評價:“今觀其集,雖篇章繁富,而大抵根柢學問,切近時理,非徒鬥靡誇多,當正嘉之間,七子之派盛行,而獨以和平典雅為宗,毅然不失其故步,抑亦可謂有守者矣。”《總目》又謂“深最留心史學”。陸深摭劉知幾史通》之精華,巢括排纂,別分門目,而廣採諸家之論以為佐證,撰《史通會要》三卷,凡十七篇,為明代史學批評著述中傑作。《四庫全書總目》有專條論説。陸深在翰林院記其每日所得,成《玉堂漫筆》三卷,對歷史典故考核精詳。其中記楊士奇子稷得罪,為出於陳循所構陷,是為《明史》所未詳。
陸深撰《儼山集》 陸深撰《儼山集》 [6]
在《傳疑錄》一書中,陸深針對明代宗祿之弊,敍述明宗室恩藪等殺之制,為研究明中葉宗室制度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獻。此外,在陸深的雜記和日記中,論明代史事得失與當時故實,俱有精闢見解。如在《淮封日記》中,錄馬中錫撫賊事,較《明史》所載更完備。陸深出入館閣,前後幾四十年,每見前輩抄錄所得章故,便命其子熟讀而收藏之。他説,士君子用世,非兼通今古,何得言經濟。他又説,今世學者,不留心當代事故,一問及朝廷典章、及一代之經制沿革,恍如隔世。對這種人,陸深説:“縱才華邁眾,恐其見諸施為,白至窒礙,宜識者目為俗子,無足怪焉。” [7]  他又説:“士貴博古,亦要通今。博古而不通今,無用之學;通今而不博古,無體之學。”由於陸深文章能經世致用,許多文章收入明陳子龍等所編《明經世文編》中。《四庫全書》、《明經世文編》,都從不同角度對陸深的學術成就予以高度評價。吳履震《五茸志逸》中把陸深與元代陶宗儀相提,説:“吾鄉自陶南村撰《輟耕錄》及《説郛》,嗣後,陸祭酒儼山最稱博雅。”陸深自己論文説:“文章雖小技,要之天地靈秀之氣,籍吾泄之筆端,苟不出之胸襟,何名作家?”

陸深藏書

陸深又是歷史上著名藏書家。《中國藏書家考略》略雲:陸深喜收書,積蓄甚富,撰有《江東藏書目錄》。其自序略雲:餘家學時喜蓄書,然視視屑屑,不能舉羣有也。壯遊兩都,多見載籍,然限於力,不能舉羣聚也。問有殘本不售者,往往廉取之。故餘之書多斷闕。闕少者或手自補綴,多者幸他日之偶完而未可知也。陸深的好友何良俊在其《四友齋叢説》中説:陸藏書數量有數萬卷。陸深藏書從他祖父算起,到陸深已是三代了。
陸深的祖父,叫陸牆,據《陸牆小史》載:“好讀書,又好古物,每見書法、名畫之類,必以重價購求得。”陸深的父親陸平,也喜看書購書。陸深的藏書樓名為“江東山樓”,建在陸氏後園內土岡之上。陸深的藏書是為他的治學服務的。他在學術研究上的博大,與他的藏書分不開。他手編的《江東藏書目》,與一般書目不同,不是按經史子集四部排列的,而是根據便於實用而設置門類的,正如他自己所説的那樣:“讀古人書,須從己躬合處用工,不可如矮人觀場,隨眾喧喝。”陸深的藏書分十三類,以正經為第一,理性第二,正史第三,非經非史的古書第四,諸子第五,文集第六,詩集第七,類書第八,雜史第九,山經地誌類的諸志第十,韻書第十一,小學醫藥第十二,方術雜流類第十三。 [8] 
家富藏書,中年時遊都市,多見藏書之家,遂多方收集載籍而歸。而他限於財力,不能多購精本,有殘本而廉價購之,藏書有殘缺者,加以補抄。有家藏書目為《陸文裕藏書目》,已佚。另撰有《江東藏書目》。《江東藏書目·序》載於《式古堂書畫考》中,其著錄類例為經書、理性、史、古書、諸子、文集、詩集、類書、雜史、諸志、韻書、小學醫藥、雜流13大類,葉昌熾論其小學和醫藥和為一類,為諸家所未有。藏書樓有“綠雨樓”,東稱“素軒”,北稱“澹室”,中為“書窟”、“江東山樓”等。乾隆時所編的《四庫全書》中收錄陸深著述有21種。卒後,嘉靖帝賜以“先代名臣”之名,以示尊重。 [9] 

陸深相關文獻

編輯

陸深明史

陸深,字子淵,上海人。弘治十八年進士,二甲第一。選庶吉士,授編修。劉瑾嫉翰林官亢己,悉改外,深得南京主事。瑾誅,復職,歷國子司業、祭酒,充經筵講官。奏講官撰進講章,閣臣不宜改竄。忤輔臣,謫延平同知。晉山西提學副使,改浙江。累官四川左布政使。松、茂諸番亂,深主調兵食,有功,賜金幣。嘉靖十六年召為太常卿兼侍讀學士。世宗南巡,深掌行在翰林院印,御筆刪侍讀二字,進詹事府詹事,致仕。卒,諡文裕。深少與徐禎卿相切磨,為文章有名。工書,仿李邕、趙孟頫。嘗鑑博雅,為詞臣冠。然頗倨傲,人以此少之。

陸深嘉靖賜諡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錄善敍功,制實通於古今,贈官賜諡,義斯篤於始終。匪其人式,克以承則,茲命不輕以畀,故致仕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學士。陸深學識優良,性質敏達,早登名於甲第,爰擢秀於詞林。史局綢書,褒貶不乘於公論;文場校藝,甄拔多得之名流。忤時而改秩留都;作士而歷掌胄監。出佐名邦而薦更藩臬,久藢教養之功;入居光祿而載擢宮詹,益重老成之望。效殷勤於扈從;輸獻納於經緯。委任方隆,休間懇遂,宜延遐祉,胡遽長終!念德勳之攸存,肆卹典之增賁,茲特贈禮部右侍郎,諡文裕,賜之誥命。於戲!學以致身,已遂平生之志;恩宜逮遠,永垂奕世之光。惟爾冥靈,歆茲寵渥!嘉靖二十四年五月十七日。制誥之寶。

陸深詩詞選摘

編輯
【途中】
曉行不知程,夢醒聞細浪。
曙月逐雞聲,棹歌來枕上。
【夜坐念東征將士】
長河乘夜渡貔貅,兵氣如雲擁上游。
大將能揮白羽扇,君王不愛紫貂裘
十二關山齊故國,百年疆域漢神州。
不眠霜月聞刁斗,自啓茅堂望鬥牛。
【五七哭桴】
六齡攜汝即辭家,能變南音語帶華。
時向西雍觀振鷺,遙從北闕認朝鴉。
乾坤有恨容啼鳥,風雨何心妒落花。
莫向故園傳此曲,年年寒食海西涯。
【秋懷(四首)】
碧草幽花滿故園,南山卧對久忘言。
年來行李書千卷,老去生涯水一村。
已辨弓蛇還石虎,母煩怨鶴與驚猿。
秋光更比春光好,蜂蝶紛紛不到門。
斗帳香消病骨輕,少年憶得賦秋聲。
青藜火暖西風勁,白玉堂深晝漏清。
上帝雲霄陪絳節,仙人星漢濕金莖。
高山流水空瞻溯,只恐涓埃報未成。
六代三吳業已荒,英雄遺恨水茫茫。
試量秋與愁多少,始信年隨鬢短長。
江上野鳧爭得食,山中叢桂早含霜。
長門本為黃金賦,賦就長門卻自傷。
一翻風雨報園林,岸柳汀蒲半不禁。
兔魄漸隨華月滿,鳳棲應戀碧梧陰。
清商律應笙歌細,白苧功多篋笥深。
起向推移佔物候,為誰先有歲寒心。
【山堂晚晴觀楫兒作字】
論文説劍更爭棋,五十年來兩鬢絲。
無事可為甘袖手,有山如畫且題詩。
望中禾黍秋風粒,夢後芭蕉夜雨枝。
小几映窗承落日,雙鈎古帖坐教兒。
【和汪有之園亭之作】
一區猶愧子云才,薄有茅堂傍水開。
遠訊經秋憑雁到,問奇長日有人來。
好花隔岸飛紅雨,新筍穿籬迸綠苔。
同上玉堂俱出牧,卻從郊野望蓬萊。
【風入松】
綠窗午枕睡初酣。夢喜脱朝簪。覺來猶是長安客,垂楊裏、空系歸。戀主心依曉闕,思親淚濕春衫。
玉河流水碧於藍。花外燕呢喃。新詞譜就憑誰和,重封罷、親自題緘。欲待天邊鴻雁,秋風寄與江南。 [10]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