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陸原

(《我是一個兵》詞作者)

編輯 鎖定
陸原,原名陸佔春,1922年11月出生於河北省豐潤縣湯家嵩子村。1942年,20歲的他參加了八路軍。
中文名
陸原
別    名
陸佔春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22年11月
職    業
作詞家
代表作品
《我是一個兵》、《中朝人民打得好》

陸原人物簡介

編輯
在新中國的歷史上,有一首激昂的歌曲,它雖然簡單,卻充滿着力量;它雖然質樸,卻迸發出了時代的最強音。它曾經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激勵着億萬同胞和人民解放軍三軍將士為保衞革命的勝利果實而前仆後繼、浴血奮戰。它,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軍旅歌曲《我是一個兵》。
《我是一個兵》這首歌誕生於朝鮮戰爭爆發後,至今仍廣為流傳。它的詞作者,就是瀋陽軍區前進歌舞團創作員、瀋陽軍區政治部第二幹休所的離休幹部、2011年已88歲的陸原老先生。 [1] 

陸原傳世之作

編輯
陸原雖文化程度不高,但酷愛寫作,尤其喜歡音樂。
陸原展示《我是一個兵》獲獎獎狀 陸原展示《我是一個兵》獲獎獎狀
抗日戰爭後期,他曾經到延安抗大一分校學習,抗戰勝利後分配到冀東軍區獨立第13旅宣傳隊。在這裏,他認識了嶽侖(《我是一個兵》曲作者)。後來陸原所在的部隊整編為第四野戰軍,他參加了遼瀋戰役和平津戰役。新中國成立後,陸原被任命為師文工團的文美分隊長,嶽侖任音樂分隊長。依據解放軍從松花江打到海南島的戰鬥歷程,兩人共同完成了一首歌———《人民戰鬥員》。但是這首歌拿到部隊試唱,戰士們反映冷淡,説歌詞沒有新意。
由於沒有新歌,戰士們還在唱《向江南進軍》《打到南京去,活捉蔣介石》,有的連隊還在唱《大叔大嬸救救我》。每天出操前、吃飯前、開會之前都要唱歌的。作為專職文藝工作者,陸原和嶽侖焦急萬分。連隊指導員也來找他們:“你們聽聽,這羣大老爺們敞開嗓門一起哭,像話嗎?沒有一點陽剛之氣,哪像打了勝仗的兵?音樂家,快點給咱寫新歌吧!”
時值1950年,陸原所在的中南軍區藝術劇院駐紮在湖南位於湘江邊上的祁陽縣,這時朝鮮戰爭爆發,剛剛誕生的新中國受到了美帝國主義侵略者的威脅。指戰員們個個義憤填膺,隨時準備殲滅入侵之敵。
當時師里正在開展“寫自己,憶過去”的業餘創作活動,在連隊的黑板報上、小晚會上,快板、詩歌、順口溜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陸原從中發現了一首敍事稍微完整的《槍桿詩》,其中幾句是:俺本來是一個老百姓/放下鋤頭來當兵……這首詩給了陸原直接的靈感和啓示,陸原不禁想起了一首抗日歌曲中的“老百姓/老百姓/扛起槍桿就是兵”的歌詞。這樣一摻和,陸原嘴裏就冒出了一段歌詞:我是中華一個兵/來自苦難老百姓/打敗萬惡的日本鬼/消滅反動蔣匪軍。
過了幾天,陸原剛從剿匪隊回來,遇到了嶽侖。飯後,趁大家出去洗澡的功夫,他倆在司務處宿舍的木板閣樓上,全神貫注地你一句、我一句反覆推敲着。最後他們將原來的七字一句的歌詞修改成為長短句:“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打垮了日本狗強盜/消滅了蔣匪軍。”
嶽侖吸取民歌樂曲和鼓點節奏,一鼓作氣譜出了曲調。不到1個小時,這首傳世之作就在兩個激情滿懷的解放軍戰士手裏產生了。
歌曲寫出來了,首先讓演員試唱,大家一聽歌詞就十分高興,認為簡單、質樸、有力量。接着師部又在連隊教唱,戰士也很快學會了,甚至連駐地的老鄉和兒童也能唱出來。後來在領導和同志們的建議下,將原詞中“帝國主義敢來侵犯”改成“誰敢發動戰爭”。戰士們非常喜歡,説:“這歌唱着痛快,起勁兒!”因為它鏗鏘有力,曲調質樸,很快就在連隊熱火朝天地唱了起來。不久,解放軍總政治部通知各部隊蒐集近年來創作歌曲作品,師裏就將這首《我是一個兵》上報到總部。

陸原軍歌軍魂

編輯
1953年5月18日,《廣州日報》刊登了題為“中共志願軍某部委員會追認袁孝文烈士為中國共產黨黨員”的文章。文章寫道:2月8日晚上8時,敵機在朝鮮北部某地鐵路線上投下了大量炸彈,當時鐵道兵某部班長袁孝文冒着敵機的轟炸去鐵路沿線檢查線路情況時,被炸斷了雙腿昏倒在鐵軌上……當他被戰友抬回去急救的時候,他對連長説:“不要為我擔心,為了祖國和朝鮮人民,我犧牲了也是光榮的。”他用微弱的聲音唱起了“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慢慢閉上了眼睛。
無論從戰士到將軍,都對《我是一個兵》這首歌充滿深情。身經百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徐海東大將對《我是一個兵》也是情有獨鍾。
當年大革命失敗後,徐海東被迫離開家鄉,3歲的女兒徐文金被三伯父用籮筐挑着連夜逃走。革命勝利後,身在農村的徐文金找到了父親,求父親給她在城裏安排個工作,但父親沒有答應。1970年3月25日,徐海東逝世於鄭州。臨終時刻,他顫巍巍地拉着女兒徐文金的手,滴下了歉疚的淚水:“我這一輩子,對不起你們這些孩子……”平時很少聽音樂的徐海東,忽然提出要聽歌曲《我是一個兵》。伴隨着“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的歌聲,將軍溘然長逝。
《我是一個兵》凝結着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的堅定信念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唱出了人民的心聲。

陸原屢獲殊榮

編輯
1951年,《解放軍畫報》第三期封底刊登了《我是一個兵》的合唱、輪唱歌詞曲。這首歌迅速風靡全軍,到處是《我是一個兵》的嘹亮歌聲。同年,這首歌獲中南軍區文藝比賽一等獎,後來獲全軍首屆文藝演出一等獎;1954年獲得全國羣眾歌曲創作一等獎。在解放軍總政治部領導和藝術前輩的積極推薦下,《我是一個兵》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教唱,很快軍民同唱,家喻户曉並傳播到了赴朝參戰部隊,激勵着志願軍將士浴血奮戰。
1959年9月28日,北京人民大會堂裏座無虛席,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週年全軍文藝匯演正在舉行。台上,來自陸海空三軍的230名身穿將軍服的將軍們組成的“將軍合唱團”,由李志民中將指揮,解放軍軍樂團管絃樂隊伴奏,縱聲高唱《我是一個兵》,高昂雄壯的歌聲響徹人民大會堂。將軍們戰鬥般的激情引起了台下觀眾的共鳴,全場的情緒達到了高潮,幾乎成為全場的大合唱。
歌聲結束,到場的17000人似乎仍然沉浸在激昂的旋律之中,沉靜了幾秒鐘,突然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在場的國際友人都深受感動,他們感慨地説:“這麼多高級將領合唱一首士兵歌,在世界上罕見!”
1964年,在全軍第二次文藝匯演閉幕式上,周恩來總理當場提議並親自上台指揮三軍文藝代表隊,高唱《我是一個兵》。
這首歌誕生後,不僅在全國廣為傳唱,而且軍樂、民樂、笛子、鋼琴、提琴、手風琴都爭相演奏。同時,在蘇聯、東歐和越南等國家和地區均有出版。2006年俄羅斯亞歷山大歌舞團來北京訪問演出的6首中國歌曲中就有《我是一個兵》;1960年代初,越南出版的《社會主義國家歌曲集》的扉頁上刊登了《我是一個兵》的五線譜和越南文字的詞曲。
從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解放軍總政治部先後4次發出通知,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解放軍軍歌》《我是一個兵》並列為全軍必唱歌曲。2009年“八一”期間,中央電視台播出了系列片《我是一個兵》。
199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光英主持編撰《中華英模大詞典》。當編輯向陸原徵集他個人稿件時,陸原跟編輯説:“我怎麼能和董存瑞、黃繼光、雷鋒等英雄人物相提並論呢?”但編輯説:“你怎麼沒資格,很多英雄人物都是唱着你的歌成長起來的!”
此後,陸原更加勤於耕耘,先後寫出了《紅星——巨龍》《中朝人民打得好》《戰士最愛英雄花》等上百首歌曲。他的《我是一個兵》《紅星——巨龍》還被《中國百首經典歌曲》和《共和國60週年優秀詞曲精選》等十幾部書所收錄。 [2-3]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