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華偉

(新泰市六足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編輯 鎖定
陳華偉,昆蟲致富專家,新泰市六足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中文名
陳華偉
國    籍
中國
性    別
職    務
新泰市六足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陳華偉“六足莊園”展覽室

編輯
六足,是昆蟲的代稱。新泰市龍廷鎮北站村的“六足莊園”卻是一個基地和品牌,莊主是有杞都“蟲王”之稱的山東省新泰市蟲業協會理事長、新泰市六足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華偉。

陳華偉與蟲結緣,把養蟲子當事業

編輯
據陳華偉介紹,2000年,他開了一家專門代理酒水的商行,腰包逐漸鼓了起來。後來,他又自己建了果酒飲料廠,生意做得很紅火,但是讓他真正痴迷起蟲子,是一次出差。2002年,陳華偉去外地,見到街頭一家中藥店鋪以每個一元的價格收購一種叫做“獨角仙”的昆蟲。藥店老闆告訴他,這蟲子是一種名貴藥材。他當時就想既然蟲子能作藥,那能不能觀賞、食用或是當寵物呢?
陳華偉 陳華偉
2003年初,陳華偉和朋友在酒店吃飯,從酒店營養師那裏瞭解到,蝗蟲為藥食兩用昆蟲,不僅味美如蝦,被稱為旱地蝦陸地飛蝦,還能預防心腦血管疾病、抗癌等,遠銷韓國澳大利亞國家。這些消息讓陳華偉眼前一亮,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心裏形成了:養殖昆蟲。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他開始收集有關的昆蟲知識,購買書籍,並通過各種途徑尋覓研發這種產業的開拓者,直到他結識了山東農業大學昆蟲研究所、植保學院教授劉玉升,他的計劃才得以實現。
陳華偉在山東農業大學學習了半年多,他跟着植保學院的學生去聽課,看研究生做昆蟲研究,讀了很多與昆蟲有關的資料報告。“那段時間,覺得自己充實了很多,明白昆蟲系列產品的開發和相關產業化鏈條正在興起,幹這一行很有前景。”陳華偉説,一些昆蟲除了食用和藥用以外,還能開發做飼料的昆蟲和天敵昆蟲、觀賞昆蟲,將形態各異、外形美觀的昆蟲於方寸之間做成標本,鑲嵌琥珀或置錦奩,可以開發諸如葫蘆蟲具、竹編蟲具等多個系列的工藝品、家居用品及動物觀賞教學標本。

陳華偉艱難創業,開始賠了1萬多

編輯
2004年初夏,陳華偉在新泰龍廷鎮榆山嶺上租了十餘畝地,準備實施他構想已久的養蟲計劃。然而,陳華偉要養蟲子的消息在村裏卻引起了軒然大波。“放着好端端的生意不做,跑到山上養蟲子,你簡直是瘋了。”他的想法首先遭到了家人尤其是父親的強烈反對。村民聽説陳華偉要養蟲子,也説:“聽説過養蜂的,養蠶的,還沒聽説養螞蚱、屎殼郎的呢。養蟲子怎麼可能掙錢?”陳華偉努力和家人、朋友解釋,但很難讓大家都相信他。父親甚至説他不走正道就和他斷絕父子關係。面對各種各樣的質疑和責備,陳華偉覺得很委屈,但是他又想到,一個新的產業在誘惑着他,正因當地還沒有,大家才不理解,他就是想試試,養成功了,也能給當地老百姓帶出一條致富的路子。
想通了的陳華偉毅然放棄了自己辛勤經營幾年的企業,在榆山嶺上建起了幾間房子,搭建了幾十個網棚,從此就住進棚裏,從適應性較強的蝗蟲養殖開始試驗,每天細心地觀察、記錄、總結着蟲卵一天天的生長變化情況,生長習性和昆蟲食物構成。在拱棚養殖蝗蟲中,棚內温度和濕度的控制,他逐漸摸索出了經驗。與此同時,他又從四川購進了“獨角仙”幼蟲進行養殖試驗。“獨角仙”以牛糞等為食物,由於經驗不足,他投放的飼料牛糞沒有經過充足的發酵,結果導致“ 獨角仙”幼蟲全部死亡,一下子讓他損失1萬多元。陳華偉為此很苦惱,但他沒有泄氣,繼續着他的試驗。
“當時的工作站荒涼偏僻,一到晚上,榆山深處不時傳來陣陣狼嚎,還有許多黃鼠狼野貓經常來搗亂,啃咬網棚。”陳華偉一晚上要起來幾次驅趕它們。“只要我認準了的事,就一定堅持走下去。”陳華偉終於挺了過來,他的努力沒有白費。在200平方米的網棚裏,他成功繁育四茬蝗蟲,當年收入2萬多元。在接下來的黃粉蟲蝴蝶等的養殖試驗中,也是捷報頻傳。為了研究蝴蝶在北方乾旱寒冷地區的養殖技術,陳華偉建起了養蝶網棚,他一頭扎進棚裏,從蟲卵到幼蛹到作繭,進行觀察研究。

陳華偉做大產業,60多人來加盟

編輯
經過兩年的努力,陳華偉的蝗蟲產業化基地新泰工作站已經發展成為山東省蟲業協會循環經濟示範園,園區佔地十餘畝,以蝗蟲產業和循環經濟為特色,以養殖、銷售、加工蝗蟲為主,兼營以蝗蟲等綠色飼料飼養的螞蚱雞蟈蟈和以蝗蟲糞、雞糞為有機肥料的綠色無公害蔬菜以及綠色魚塘,建立了蝴蝶和蜻蜓示範園。
以陳華偉獨創的“陳氏百蟲宴”為主打菜品的陳氏餐飲有限公司加盟商已達50多家,分佈在江西黑龍江新疆河南山東等十幾個省份。陳華偉這個養蟲子的人,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人物。附近的村民有空沒空都到他網棚邊上轉轉,就連當初堅決反對他養蟲子的老父親也來幫忙。2007年的一天,陳華偉用自己新買的轎車,將父親接到榆山嶺上,陪着老人把園子看了個遍。起初老人沒説話,只是一個勁兒地點頭,最後,才語重心長地對兒子説:“要真是條正道,就領着大夥兒幹,鄉里鄉親的要幫扶着點兒。” 陳華偉説:“您老放心,我就是這樣想的。”
在陳華偉的帶動下,周圍許多村子的村民都對養蟲產生了興趣,有的開始試着養殖。離基地四十多里的汶南鎮單家莊的陳洪寶,以前建了大棚養鴨,後來賠了錢,大棚就閒了起來。陳洪寶慕名找到陳華偉,問能不能在大棚裏養蟲子,陳華偉多次來到他的大棚,指導他對大棚進行了改造,為他提供了飛蝗幼蟲,手把手地教給他養殖技術。就這樣,陳洪寶在廢棄的大棚裏養殖東亞飛蝗300平方米,僅冬春兩季蝗蟲產量就達500多公斤,當年就收入20000多元。同陳洪寶一樣,當地許多農民開始從養蟲中受益。
看着養殖户不斷增多,陳華偉又想,要將昆蟲養殖真正形成產業和規模,必須加強產、供、銷協調和相關的技術服務工作。2006年11月,新泰市蟲業協會掛牌成立,首期發展會員60多個,陳華偉當選為協會理事長。隨後又成立了“新泰市華偉環境生物與資源昆蟲研究所”,投資30多萬元,建立了技術推廣服務中心。2007年5月,他還在示範基地舉辦了全省資源昆蟲養殖技術培訓班,培訓了來自全省各地的200多名昆蟲養殖業户,經檢驗合格的會員和其他養殖户的昆蟲產品,都以“六足莊園”牌商標統一銷售到全國各地,有的還打入了國際市場。

陳華偉籌劃發展,種菜用天敵昆蟲滅蟲

編輯
1月23日上午,記者來到位於新泰市龍廷鎮北站村的“六足莊園”,穿過院牆外貼滿的各類巨幅蟲子的照片和介紹詞,就到了後院蟲子的世界。雖然是冬天,但剛踏進後院的門映入眼簾的卻是滿眼的綠色——各種蟲子的養殖區全部用綠色紗網搭建而成,懸掛着寫有“蜻蜓棚”、“蝴蝶棚”等牌子的蟲類的養殖區錯落有致。“六足莊園”莊主陳華偉正從蜻蜓棚後面轉出來。陳華偉個子不高,乍一看是個很
陳華偉 陳華偉
靦腆的年輕人,但只要一談及與蟲子沾邊的事,就變得非常善談,兩眼閃爍出異樣的光彩。陳華偉説,冬季是淡季,一些餐飲和觀賞活動都沒開起來,趁着現在不忙正在籌備企業規模擴大的項目。在後院南端裝飾一新的昆蟲食品加工車間已經開始試點生產,為適應市場需求,冬天又新擴了幾條生產線。
與後院大門一路之隔的一塊空地上,幾名建築工人正在打地基。陳華偉稱,新泰市六足蟲業養殖培訓中心設在前院,看到許多學員都在這裏參觀學習,卻住在新泰市裏的賓館裏,他便有了在基地建賓館的念頭,讓學員在這裏吃住,也可以接待來參觀的遊客。陳華偉指着路旁邊一棵楊樹説,冬天美國白蛾鬧得很兇,原因就是白蛾的天敵胡峯的減少。這又讓他動了開發天敵昆蟲的念頭,陳華偉説他剛在西張莊買了一塊140畝的地,準備在那裏開發個試點,種植的蔬菜全部採用天敵昆蟲滅蟲。
“昆蟲世界是一個讓人類永遠也探索不完的世界,昆蟲產業是一個空間和潛力都非常巨大的產業。”陳華偉説,他一直在努力,要把這個產業做大做強,做出品牌,形成拳頭,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直執著地苦心營造“六足莊園”的原因。

陳華偉網爆茂名全國人大代表建私人風水豪宅

編輯
南方農村報訊 站在廣東茂名化州市楊梅鎮坡咀村黃槐垌自然村(以下簡稱“黃槐垌村”)村口,一座7層建築格外醒目,雖然門前的牌子上標明此處為“黃槐垌村文化活動會所”,但在一些村民口中,這裏卻是一處“私人豪宅”,其“主人”是當地富豪陳華偉。
陳華偉現任全國人大代表、深圳華訊偉業集團董事長,據稱身家30億,2010年在胡潤慈善榜上排名全國第85位。2005到2010年,陳華偉在慈善方面的投入是4760萬元。
網上陸續出現了針對陳華偉的“舉報”,稱“陳華偉假公濟私,佔用農村集體土地72.3畝,修建屬於其私人的風水豪宅,當地政府為了掩蓋事實,將陳華偉的豪宅命名為‘黃槐垌村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