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立安

(黑龍江當代詩人)

編輯 鎖定
陳立安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是在依蘭古城度過的。他1989年秋高中畢業,1990年春參軍入伍。1993年退伍後被分配到哈爾濱氣化廠。1998年7月哈爾濱廣播電視大學企業管理專業畢業(專科),2002年7月黑龍江省委黨校經濟管理專業畢業(本科)。2005年4月哈爾濱氣化廠企業管理處。
中文名
陳立安
別    名
小竹
國    籍
中國
出生地
黑龍江省依蘭縣
出生日期
1973年5月
職    業
詩人
畢業院校
黑龍江省委黨校
主要成就
陳立安共發表文學作品600餘首。
代表作品
《懷響鈴公主》,《過公主嶺》,《丹清河源頭漂》
性    別

陳立安詩人簡介

編輯

陳立安筆名

陳立安,筆名:小竹。

陳立安出生

1973年5月出生於黑龍江省依蘭縣。

陳立安供職

現供職於黑龍江省哈爾濱氣化廠。陳立安是當代著名詩人,發表了大量的文學作品,並出版文學作品集五部。現為中國化工作家協會會員、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中華詩詞學會會員、黑龍江省詩詞協會會員,依蘭縣五國城文學報主編。

陳立安作品特點及評價

編輯

陳立安作品特點

陳立安的文學作品多以詩歌為主,其中愛情詩佔了很大的比重,2006年出版第五部詩集《奔跑的火光》。

陳立安評價

黑龍江省著名作家雪瑩認為:“隨性、自然是立安人與詩和諧統一的本真風格。”她對立安有這樣的評價:“立安對詩歌的熱愛是不含雜質和功利的,詩歌於他年輕的生命和激情湧動的心靈無疑是一種高遠的呼喚和妥貼的慰藉。”

陳立安成長經歷

編輯
人生軌跡
·1990年3月20日參軍(吉林省公主嶺市中國人民解放軍81107部隊)。
·1991年8月10日加入中國共產黨。
·1993年12月退伍,歷任戰士、炊事員、營部文書、團政治處報道員。
·1994年5月分配到哈爾濱氣化廠人事勞資處崗位監察科,氣化廠總考勤員。
·1995年12月參加籌備工廠科學技術協會組建工作。
·1996年10月調入企業管理處現代化管理科,負責人。
·1997年5月哈爾濱氣化廠企業管理處現代化管理科副科長(副科級)。
·1999年3月抽調到氣化廠質量體系認證辦公室工作一年零三個月。
·2005年4月哈爾濱氣化廠企業管理處現代化管理科科長(正科級)至今。

陳立安文學活動

編輯
陳立安積極參與組織詩社、文學社的各項活動。
早在部隊的時候,當地公主嶺市文聯就聘其為《東北風詩歌報》、《拓荒文學報》副主編,及到復員榮歸故里,他又肩負起了依蘭縣《五國城文學報》主編之責。在依蘭縣的年輕人當中,他的出類拔萃不只表現在他的寫作天分上,更體現在他常懷一顆愛心,誠摯結交文友,用心感悟文字,活躍在依蘭縣這個古老而誘人文學空間裏。立安更接近於豪情,我們分享着他的文字,更分享着他對於文字所賦予的快樂。——引自雪瑩文章。
陳立安創作成果顯著,已出版詩集文集五部。
1986年至今,陳立安共發表文學作品600餘首(篇)。他出版文學作品集五部:《小竹愛情詩》(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93·6)、《踏歌而行》(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96·12)、《一棵樹》(中國文聯出版社·2005·6)、《奔跑的火光》(百花文藝出版社2006·5);編輯文史集一部:陳立安、趙曉明共同編纂《走進依蘭》(黑龍江省新聞出版局·2001·5)。

陳立安作品解析

編輯
陳立安的詩歌是靈慧的。“珍惜地球吧/讓風輕柔地吹來/讓水緩緩地流動/讓人們愉快地行走/讓綠色盡情地奔湧/——山林倒下了/我們就是那腐朽的枝葉/河流乾枯了/我們就是那亂舞的蚊蠅/海水消逝了/我們就是人類標本上唯一的蠹蟲”(《我們擁有一個地球》)。對生存家園的熱愛、對和諧人性的呼喚,如鳴響的警鐘,敲擊着讀者的心靈。——引自雪瑩文章
陳立安的詩歌是善感的。靈魂的觸角無限延伸着,詼諧而快樂的文字為我們勾勒出了詩人內心的獨白。“我聽着聽着/血液開始沸騰/忘記了彼此的尊卑/和生活的逆差/説到了台灣的迴歸/2008年的奧運/月球的漫步的幾種步法/説着説着/我們的眼眶都有些濕潤/好似多年的朋友/沒有一點的虛假/掏心窩子的語言/彷彿我們都是大家/大家的風範/大家的胸懷/大家的華夏”《有關今天早晨的一次心靈對話》。——引自雪瑩文章
陳立安的詩歌是愛與美有機結合。詩人是愛的化身、美的使者,有多少愛就有多少美的詩句:“我還是在惦念着你的方位/是在我東邊/還是在我的南邊/這份情懷/當以永晝”(《中午我喝了一杯啤酒》);“若是草木一般消亡就好了/它可以再生/若是山花一樣的爛漫就好了/它可以快樂地隱匿於無形”(《睜着眼睛做着古怪的夢》);“重讀一封舊信/生命的音符曼妙飛揚/珍惜是唯一的豎琴”(《重讀一封舊信》)。——引自雪瑩文章

陳立安代表作品

編輯
陳立安,格律詩詞古色古香,具有一種古典美。
《懷響鈴公主》詩云:
空屋久寂寞,振衣起徘徊。曾經石徑曲,風雨越蒿萊。
荒垣橫陳野,美人不重來。一念輕生死,鑄恨真可哀。
區區塵寰小,何故不憐才。景緻因名盛,痴痴遣春懷。
秋草半頹廢,年年尺素白。相思應無悔,小城梅正開。
陳立安,格律詩詞情思文采結合得體,詩味芬芳。
《過公主嶺》詩云:
洪荒遺古墓,美女玉傾城。禮重懷德水,情深公主陵。
相思終有見,遺恨豈無聲?非是逢君晚,秋光早不同。
陳立安,格律詩詞景物描寫自然而生動,情思奔放。
《丹清河源頭漂》詩云:
巴蘭絕勝地,風景在丹清。碧水三疊出,蒼山一脈橫。
源頭花似霰,天盡草如旌。饋我忘歸峪,放筏期釣名。
陳立安,格律詩詞氣宇軒昂,主題有莊嚴之氣。
《西江月·打靶》詞曰:
鷹眼疾如紫電,據槍瞄準胸環,扳機輕釦風雷歡,靶場煙塵若霰。
戎馬山河日麗,戍邊誇我兒男,從今明月幾回圓,有我軍人一半。

陳立安相關評論

編輯

陳立安賈世韜

著名黑土地作家賈世韜對陳立安有這樣的評價:“陳立安的現代詩歌具有很強的審美價值,他能夠在多角度、多視野、跨時空、超自然等方面進行探索,使現代詩歌具有多維的立體感。陳立安在愛情詩的創作上有很深的功力,詩歌表現有文采、有思想、有情感,是一個優秀的青年詩人。”

陳立安蔣紅巖

中華辭賦社區站長、辭賦家蔣紅巖對陳立安的作品比較推崇,他説:“陳立安的格律詩詞,具有一種嚴整的語彙氣勢,這與他軍旅生活有相當的關係。他在格律詩詞上能夠標新立異,超凡脱俗,使舊體詩詞在新詩代的大潮中,依然能充滿生機和活力,實屬難能可貴。”

陳立安王澤生

著名辭賦理論家王澤生指出:“陳立安是黑龍江省著名詩人,他在現代詩歌和古體詩詞兩條路上都取得了相當好的成就,這充分説明詩歌與詩詞雖然體制不同,但還是具有一定的共性。在情感和語言表達上,古體詩詞和現代詩歌一樣,都能給人以美的享受和情感的陶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