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慧清

(廣東省原人大常委)

編輯 鎖定
陳慧清(1909年12月8日——1983年4月8日),女,漢族,1909年12月8日生於香港廣東番禺人,無產階級革命家鄧發同志的夫人。1925年參加省港大罷工。曾任省港織造工會常委。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任中共廣東省委交通員,參加廣州起義。1930年後任中共閩粵贛省委婦委書記。1934年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跟隨中央紅軍參加了長征。到陝北後,任陝甘寧邊區政府糧食部倉庫主任、糧食調劑局主任。1948年出席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建國後,任廣東省民政廳副廳長、省總工會副主席,廣東省婦聯、廣東省政協、廣東省人大常委。1983年4月8日因病在廣州逝世。 [1] 
本    名
陳慧清
出生地
廣東番禺
出生日期
1909年12月8日
逝世日期
1983年4月8日
主要成就
參加省港大罷工、廣州起義、長征
信    仰
共產主義

陳慧清人物簡介

編輯
陳慧清,廣東番禺人,1909年12月生於香港。1926年參加革命併入黨。擔任省港織造總工會常委,兼何香凝領導下的國民黨省黨部婦女和宣傳工作。1927年12月參加廣州起義。1931年10月參加紅軍長征。1938年1月到新疆工作。建國後,擔任過省直屬機關黨委副書記、省政法黨委書記、省民政廳副廳長、省總工會副主席。1978年9月被選為全國第四次婦代會代表。 [1] 

陳慧清歷史

編輯
1909年12月8日生於香港。 [1] 
1924年,14歲的陳慧清到香港大興織襪廠當童工。 [1] 
陳慧清與鄧發同志 陳慧清與鄧發同志
1925年,為反對帝國主義的野蠻行徑,陳慧清的父親參加了省港大罷工工人糾察隊,隨隊伍浩浩蕩蕩回到了廣州。 [1] 
1926年夏,省港織造總工會成立,陳慧清被選為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同時兼任何香凝領導下的國民黨廣東省黨部婦女工作和宣傳工作。 [1] 
1927年12月,陳慧清和鄧發參加了張太雷、蘇兆徵等領導的廣州起義。 [1] 
1930年與鄧發同志結婚。 [1] 
1934年10月,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徵。 [1] 
1938年1月,到達新疆迪化工作。 [1] 
1946年4月8日,為了向黨中央彙報工作,時任中共中央職工委員會書記的鄧發與中共中央委員王若飛秦邦憲、新四軍軍長葉挺等,乘美機由重慶飛往延安途中,在山西省興縣東南黑茶山遇大霧,飛機撞山焚燬,鄧發和機上同志不幸全部遇難。(黑茶山事件) [1] 
在接到丈夫噩耗的同時,陳慧清從中央的公佈中知道:她那個長征前託人帶回香港,後來又回到家鄉的大兒子星兒,早在11歲那年因病沒錢醫治,不幸夭折了。陳慧清遭到雙重的打擊,內心跌入痛苦的深淵。但是,在巨大的悲痛面前,她並沒有喪失革命的鬥志,當同志們前來看望她時,她堅定地回答:“希望各位家屬以及他們的子女,不要過於悲傷。只有繼續先烈們的事業百折不撓地奮鬥,才是對他們真正的紀念。” [1] 
1949年,新中國成立。陳慧清曾擔任過廣東省人民委員會直屬機關黨委副書記、廣東政法黨委書記、廣東省民政廳副廳長、省總工會副主席。 [1] 
1978年9月被選為中國婦女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廣東代表團成員。 [1] 
1983年4月8日病逝。 [1] 

陳慧清征途產子

編輯
一家三代工人出身的陳慧清,參加省港大罷工後,在香港省委同當時的工運領袖鄧發結婚。後隨鄧發一起前往蘇區,在國家政治保衞局任黨總支書記及郵政檢查員。部隊出發時,考慮她身懷有孕,沒有安排她工作,而是跟隨總衞生部一同休養。部隊四渡赤水的時候,由於她肚子越來越大,行動不便,鄧發曾要她留在當地老百姓家裏。她拒絕了,正在此時,黨組織決定派陳雲轉道香港前往蘇聯,組織上考慮陳慧清曾在香港工作過熟悉那裏的情況,派她一同前往,但由於徒步急行軍對於分娩在即的女人來講,實在勉為其難,陳慧清走了幾十里路又折在同一天回到了大部隊。
清晨,部隊剛剛離開宿營地開始急行軍,陳慧清就面臨分娩。董必武、侯政和醫生孫儀之帶着陳慧清的擔架走出了行進中的隊伍。匆匆商議了一下,沒有別的辦法,正好路旁有一個草屋,陳慧清被抬進去等待分娩。
陳慧清是難產,手術環境不具備,就連最基本的消毒、藥品供應都不可能實現。陳慧清肚子疼得躺在草屋裏滿炕翻滾,一邊哭一邊大罵鄧發。在外面等候的董必武聽到陳慧清的叫罵,馬上派人去找來鄧發
戰鬥的槍炮聲越來越近,敵人的追兵就快追上來了。此時,站在門外的董必武心急如焚,聽着密集的槍炮聲,如果再這樣拖延下去是很危險的。當他得知是第五軍團在堵截敵人後,馬上派身邊的警衞員報告軍團長董振堂,有個女紅軍在生孩子,讓他一定要頂住敵人的進攻。
董振堂聽後當即表示,沒有問題,讓產婦慢慢生吧。
也許嬰兒不想再遭受生下來就與母親永別的境況,遲遲不肯離開母親的體內。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陳慧清也被折磨得筋疲力盡,羊水、血水和汗水濕透了她身下鋪着的毯子。
在不到一公里外的陣地上,時間也在一分一秒地過去,每拖延一分鐘,戰士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部隊就有可能付出血的代價。
到了中午時分,嬰兒才呱呱墜地。所有人提到嗓子眼兒的心才又回到了原位。昏迷不醒的陳慧清被匆匆抬走了。董必武親自寫了一封信留給孩子和收養孩子的人,便和其他人一起趕路去了。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