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幼學

(明代官員)

編輯 鎖定
陳幼學(1541—1624)字志行,江蘇無錫人。萬曆十七年進士。歷仕確山知縣,開河渠百九十八道,調中牟,遷刑部主事,任湖州知府,捕殺豪紳惡奴,後以按察副使督九江兵備。
本    名
陳幼學
志行
筠堂
所處時代
明萬曆年間
出生日期
1541年
逝世日期
1624年
主要成就
按察副使督九江兵備
備    註
萬曆十七年進士
籍    貫
江蘇無錫

陳幼學人物簡介

編輯
陳幼學像 陳幼學像 [1]
陳幼學,字志行,號筠堂,無錫人。萬曆十七年進士。在確山縣知縣任上致力於施惠百姓。積存粟米二千石用來應對災荒,開墾荒田八百多頃。給貧民提供五百餘頭耕牛,核實曾被黃河水淹沒的土地一百三十多頃分給百姓耕種。鄉村婦女不能紡織的,提供紡車八百多輛。建造房屋一千二百多間,用以安置貧困百姓。建造公廨八十間供六曹官吏居住,讓他們在那裏食宿。節約辦公費用六百多兩,代繳徵收不上來的賦税。栽桑榆等樹三萬八千多株,開鑿河渠一百九十八道。 [2] 

陳幼學人物經歷

編輯
布政使劉渾成的弟弟爛成,夥同小妾殺死妻子,陳幼學依法治罪。代理太僕卿陳耀文的家人犯法,陳幼學立即將他逮捕治罪。汝寧知府丘度擔心幼學惹上禍端,請求巡撫、按察使,調幼學到中牟縣。秋季果實成熟時節,飛蝗蔽天。幼學組織百姓捕捉蝗蟲,捉到一千三百多石,最終沒有釀成蝗災。縣城舊有的土城,低矮並且已坍塌。供給饑民粟米,讓他們修築城牆。城牆修好了,百姓卻沒有勞役芝苦。縣南的荒地長有許多茂密的野草,草根很深難以開墾。幼學下令百姓有訴訟的,一定要交上十斤野草。不久,野草沒有了,得到肥沃的良田數百頃,都分給百姓。縣內有個大沼澤,積水很多,佔據肥沃的土地二十餘里。幼學疏通河流五十七,溝渠一百三十九,都引入小清河,百姓大大受益。大莊的各村多水,為他們築堤壩十三道防備水患。給貧民提供牛種,貧婦提供紡車,數量是確山縣的兩倍。過了五年,政績顯著。因為不結交權貴,在考核官吏政績時,(拾遺:第二輪考察。)掌道御史打算斥退他,御史的兒子爭辯説:“兒自中州而來,人們都説中牟縣令的政績(治理情況)和品行天下無雙,如今考核給予下等,為什麼呢?”御史這才作罷。
後升任刑部主事。宮中採摘御園果實的中官,盛怒之下殺死了看管人的母親,將屍體扔到河中。幼學將案情上奏,逮捕中官繩之以法。嘉興人袁黃肆意點評刪改《四書》、《書經集註》,名曰《刪正》,在社會上刊行。幼學駁正其書,上疏論辯。奏疏雖沒得到回覆,但印刷《刪正》的雕版被下令譭棄,《刪正》一書被下令毀掉。後以員外郎的身份到京城周邊地區考察刑法執法情況,放出值得同情的和證據不足的犯人三百多人。
升任湖州知府,剛剛到任,就捕殺了橫行霸道的惡奴。有個叫施敏的人是士族子弟,楊升是家奴,兩人橫行郡中。幼學逮捕施敏投入獄中。施敏賄賂宦官囑託巡撫用公文傳喚他親自審問。幼學堅持不給,立刻杖殺了施敏。施敏在獄中的供詞牽連到前任尚書潘季馴的兒子潘廷圭,幼學告訴御史,上疏彈劾他,潘廷圭下獄。其他奸豪又依法處死幾十人。只有楊升畏懼災禍臨頭收斂了行跡,幼學寬恕了他。不久,考慮到自己離任後楊升必然繼續肆行無忌,於是將他逮捕處死,全郡太平安定。大雨下了一月,禾苗都被淹死。幼學大力推行治理災荒的措施,救活饑民三十四萬多人。御史將舉薦他,徵集他的治理措施,推官閻世科將幼學的治理措施列舉出三十六條上交御史,御史上奏給皇帝。下詔加封為按察副使,仍然負責本郡事務。
後來,以副使身份督九江兵備。幼學年已七十,他的母親還健在,於是以回家養母為由辭官歸鄉。母親去世後也不再出仕。天啓三年,起用為南京光祿少卿,改任太常少卿,幼學都沒有赴任。第二年去世,終年八十四歲。中牟、湖州都為他立祠祭祀。 [3] 
參考資料
  • 1.    見《東林九先生像》,畫似明人,每幅鄒楚禎贊,張夏書,有顧涇陽、高景逸、葉園適、安我素、陳本孺、嚴雲岑、陳筠堂、孫柏潭、周念潛。
  • 2.    東林畫像  .文化.2012.10.10[引用日期2016-10-08]
  • 3.    陳幼學,字志行,無錫人。萬曆十七年進士。授確山知縣。政務惠民,積粟二千石以備荒,墾萊田八百餘頃。給貧民牛五百餘頭,核黃河退地百三十餘頃以賦民。裏婦不能紡者。授紡車八百餘輛。置屋千二百餘問,分處貧民。建公廨八十間以居六曹吏,俾食宿其中。節公費六百餘兩,代正賦之無徵者。栽桑榆諸樹三萬八千餘株,開河渠百九十八道。 布政使劉渾成弟爛成,助妾殺妻,治如律。行太僕卿陳耀文家人犯法,立捕治之。汝寧知府丘度慮幼學得禍。言於撫按,調繁中牟。秋成時,飛蝗蔽天。幼學捕蝗,得千三百餘石。乃不為災。縣故土城,卑且圮。給饑民粟,俾修築。工成,民不知役。縣南荒地多茂草,根深難墾。令民投牒者,必入草十斤。未幾,草盡,得沃田數百頃,悉以畀民。有大澤。積水。佔膏腴地二十餘里。幼學疏為河者五十七,為渠者百三十九,俱引入小清河,民大獲利。大莊諸裏多水,為築堤十三道障之。給貧民牛種,貧婦紡具,倍於確山。越五年,政績茂著。以不通權貴,當考察拾遺,掌道御史擬斥之,其子爭日:“兒自中州來,鹹言中牟治行無雙,今予殿,何也。”乃已。 稍遷刑部主事,中官採御園果者,想殺園夫母,棄其屍河中。幼學具奏。逮置之法。嘉興人袁黃妄批削《四書》、《書經集註》,名曰《刪正》,刊行於時。幼學駁正其書,抗疏論列。疏雖留中,鏤版書毀。以員外郎恤刑畿輔,出矜疑三百餘人。進郎中。 遷湖州知府,甫至,即捕殺豪惡奴。有施敏者士族子,楊升者人奴,橫行郡中。幼學執敏置諸獄。敏賂貴人囑巡撫檄取親鞠。幼學執不予,立杖殺之。敏獄辭連故尚書潘季馴子廷圭,幼學言之御史,疏劾之,下獄。他奸豪復論殺數十輩。獨楊升畏禍斂跡,置之巳,念己去升必復逞,遂捕置之死,一郡大治。淫雨連月,禾盡死。幼學大舉荒政,活饑民三十四萬有奇。御史將薦之,徵其治行,推官閻世科列上三十六事,御史以聞。詔加按察副使,仍視郡事。 久之,以副使督九江兵備。幼學年已七十,其母尚在,遂以終養歸。母卒,不復出。天啓三年,起南京光祿少卿,改太常少卿,俱不赴。明年卒,年八十四矣。中牟、湖州並祠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