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少白

編輯 鎖定
陳少白(1869年7月20日—1934年12月23日):原名聞韶,號夔石,1869年(同治八年七月廿日)出生於新會縣外海鄉南華里一個基督教牧師家庭。
陳少白天資聰敏,勤奮好學,習字、唸書、學寫詩文均是同窗中的佼佼者。 21歲入香港西醫書院。與孫中山、尤列和楊鶴齡被清政府稱為“四大寇”。
1895年入興中會,1897年赴台灣設立興中會台北分會。
1900年奉孫中山命回香港辦《中國日報》,宣傳革命。為了宣傳革命,他還成立了“採南歌”、“振天聲”、“振天聲白話劇”等劇社。遺作有《興中會革命史要》《興中會革命史要別錄》等文獻。
中文名
陳少白
別    名
聞韶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869年7月20日
逝世日期
1934年12月23日
畢業院校
香港西醫書院
職    業
資產階級革命家
出生地
廣東江門
信    仰
三民主義
代表作品
《興中會革命史要》
《興中會革命史要別錄》

陳少白人物生平

編輯
陳少白 陳少白
讀書期間,陳少白的三叔陳麥南常攜多種西文譯本給他閲讀。1888年入廣州格致書院。
1890年入香港西醫書院,與孫中山拜盟為兄弟。每於學課餘暇,與孫中山、尤列、楊鶴齡聚會於楊耀記,暢談革命,無所忌諱。1892年輟學與孫中山一起奔走革命。1895年參與組織香港興中會,籌備廣州起義,事敗與孫中山、鄭士良逃亡日本,成立興中會橫濱分會。
1897年去台灣設立興中會分會。
1899年奉孫命回香港創辦《中國日報》,宣傳革命,與保皇會刊論戰。同時聯絡三合會、哥老會,與畢永年等組織興漢會,推孫為總會長。1900年在香港策應惠州起義
1905年任中國同盟會香港分會會長。
1911年任廣東軍政府外交司司長。不久辭職,成立粵航公司,任總司理。1915年與李煜堂設立上海保險公司,任主席。
1921年任中華民國總統府顧問、大本營參議。次年1月任國立中華國民銀行監督。陳炯明叛變後辭職回故里,致力家鄉建設。
1934年12月23日在北平病逝。著由《興中會革命史要》《興中會革命史別錄》等。
陳少白故居 陳少白故居
陳少白六歲入私墊,到少白步入青年時,適產美國教會哈巴牧師來廣東開辦廣州格致書院(即嶺南大學前身)。
1888年開始招生,少白第一個報考,並被錄取入學。讀書期間,陳少白的三叔陳麥南常攜多種西文譯本給他閲讀。
少白從中看到世界局勢的變化,並接受了西方先進思想的啓蒙。他常與人説:“革命思想,多得於季父。”
21歲入香港西醫書院。與孫中山、尢列和楊鶴齡被清政府稱為“四大寇”。
1889年結識孫中山,以後共同從事革命活動。1895年加入興中會廣州起義失敗後逃亡日本。
光緒十八年輟 學追隨孫中山,先後到香港澳門、廣州等地行醫和開設藥局。
陳少白故居 陳少白故居
光緒十九年春,孫中山在廣州西關冼基開設東西藥局,陳少白幫助料理店務。
翌年,孫中山奔走革命無暇顧及醫務,陳負責處理股本,結束藥局。光緒二十一年參與在香港創設興中會總部,研究攻取廣州計劃。
廣州起義失敗後輾轉英、日、新加坡、越南和港、澳、台地區宣傳革命,籌措經費,全力輔助孫中山進行革命活動。
光緒二十五年奉孫中山之命到香港籌資創辦.《中國日報》,光緒二十五年十二月創刊,任報社首任社長和總編輯。該社成為策劃起義的大本營。
光緒二十六年惠州起義失敗後,對走避香港的義士給予安置。
光緒二十九年在《中國日報》併入文裕堂印務公司後,任公司經理,仍負責報務。與此同時曾與程子儀、李紀堂等創辦天演公司,開辦彩南歌戲班,排演《文天祥殉國》《六國朝宗》《兒女英雄》等新戲,宣傳民族民主革命思想。
光緒三十一年香港興中會改組為同盟會,被選為分會會長,支持並組織粵路股東成立維護路權會。
光緒三十二年辭去《中國日報》社長之職。
陳少白 陳少白
光緒三十四年,幫助廣州西關的振天聲劇社赴南洋演出愛國劇目,受到僑胞的歡迎。辛亥革命後廣東獨立,任廣東都督府外交司長,數月後辭職,首先提出由華人自組航運公司。粵航公司成立,被推舉為總司理,購買法商公司哈德安、播寶兩輪,航行於廣州、香港間,在收回外國人租賃的西堤聯興碼頭泊靠輪船。
1919年粵航公司停辦,陳白沙把公司的船隻賣給英國,返還本息。出資購下聯興碼頭,並在碼頭旁(今沿江西路)建一樓宇,取名為"塔影樓",作為事務所及家居。 1921年5月孫中山重返廣州就任非常大總統時,受聘為總統顧問,協助孫中山督師北伐
1922年因陳炯明叛變辭職回故里,從此專心家鄉建設,在新會外海鄉曾任民團保甲局長,鄉事委員會主席、新會第四區區長兼外海鄉鄉長等職,熱心整理鄉政,禁煙禁賭,興修公路,籌辦中小學等,有暇並撰文吟詩。
1930年被任命為國民黨黨史編纂委員會委員。晚年著有《興中會革命史要》《興中會革命史別錄》等。後為謝絕陳濟棠邀請重返政壇而常避居北平(今北京市)。

陳少白投身革命

陳少白 陳少白
1890年,陳少白赴香港前,經廣州傳教士區魚魚的介紹,認識了當時正在香港西醫書院(雅麗氏醫院)讀書的孫中山,兩人一見如故,談得十分投契。後經孫中山介紹,並得西醫書院教務長康德黎批准,陳少白由廣州格致書院轉到香港的中醫書院就讀。
從此,他們便朝夕相處,結為知交。與此同時,他們又認識了尢烈順德縣人)和楊鶴齡(中山縣人),彼此志趣相同,抱負一致,立誓“驅除滿人,實行大同、四人一心、復國是從、至死不渝、務求成功”。當時清廷稱他們為“四大寇”。
1892年,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畢業,到廣州開設東西藥局,一面掛牌行醫,一面進行革命活動。這時,陳少白急不可待,未畢業便輟學,隨孫中山來往廣州與香港之間,協助孫中山宣傳革命思想。從這時候起,他為自己改名陳少白(取此名,系出於對家鄉先賢陳白沙〈獻章〉的欽仰)。
1894年,孫中山在檀香山建立中國第一個民主革命團體“興中會”。第二年,孫中山返香港與陳少白等建立了興中會總機關,在省港澳地區秘密串連發動革命志士,為武裝起義做準備工作。孫中山與陳少白曾到外海荼庵寺,以民族大義説服曾是洪秀全部下的慧真和尚加人興中會。
陳少白故居 陳少白故居
1895年,廣州乙未起義前,孫中山、陳少白、黃睞康、何放等在香港卉花酒摟聚會,籌劃發動廣州起義事宜,後因謀事不密.起義失敗。陳少白隨孫中山赴日本避難。
他們很快又建立了興中會日本分會。稍後,孫中山赴檀香山,陳少白則留日本,在此期間,他廣交朋友,結識了日本志士曾根俊虎及日本友人宮崎寅藏等,並取得他們的同情和支持,後來這些日本友人還到過中國,為中國的民主革命做了不少工作。此外、他還向日本華僑繼續宣傳革命道理。
1897年、陳少白到台灣、在台灣建立了興中分會。
孫中山在第一次廣州起義失敗後,總結經驗教訓,他認為起義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革命宣傳未能深人人心。
因此決定在香港辦報,利用報紙宣傳革命道理。陳少白根據孫中山的意見,馬上進行籌備。1899年秋,他從日本購進印刷機器、鉛字等設備。

陳少白創辦日報

1900年元月下旬,陳少白用服部次郎的化名,創辦出中國民主革命派的第一張報紙——《中國日報》,並親任該報社長和總編輯、楊少歐、陳春生、馮自由等先後任主筆,胡漢民章炳麟任特約撰述。在陳少白的主持下,《中國日報》刊登了一批宣傳革命的文章,其中《民主主義與中國革命之前途》等文章.對喚醒人民羣眾起來推翻封建統治,建立民主共和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這份報紙,成了宣傳革命道理的重要陣地。
而該報社址,也成為組織和領導革命的機關。國民黨元老鄒魯在他的《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一書中,曾記述這份報紙的作用。自己到廣州一役失敗後,中山久在日本重圖大舉,知創設宣傳機關之必要,始於己亥秋問,派陳少白至香港籌辦黨報,兼為一切黨務軍務之進行機關……。
香港中國日報為革命機關之元袒,自己亥以迄辛亥(1899——1911年)此十三年中、興中會及同盟會所經歷之黨務軍務,皆藉此報為唯一之喉舌,中間遭遇無數之風潮,及重大阻力,均能獨立不撓,奮鬥不懈,清、英二國政府,均無如之何……”該報還在排版方法上、首次改變從前中文報紙的直排長行慣例,採用橫排短行的版式,為以後報紙所效法。
陳少白在主持《中國日報》的同時,與程子儀等創辦天演公司,開辦“採南歌劇社”,招收青少年學員加以訓練,排演《文天祥殉國》等新戲,宣傳民族民主革命思想;併為香港振天聲白話劇社編寫《自由花》、《賭世界》、《鳴不平》等具有愛國主義和反封建內容的劇本演出。
陳少白故居 陳少白故居
按照孫中山的意思,為了更好地園緒各種反封建的革命力量,陳少白加人廣東的三合會,被封為“白扇”(即軍師),後再加人哥老會,被推為“龍頭”(即首領)。
旋即會同三合會、哥老會兩股勢力與興中會聯合,於1900年春,在香港召開聯合大會,決定共同組織興漢會,選孫中山為總會長、陳少白為實際主持人。該組織把帶有地方派別觀念和江湖習氣的會黨勢力,集結到革命旗幟下,成為民族民主革命早期的武裝力量。
1905年、中國同盟會在日本成立,陳少白、馮自由等人便在香港以興中會為基礎,進行改組,大量吸收新會員,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爆發,廣東宣佈獨立,胡漢民出任都督,陳少白受任外交司司長。
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孫中山在南京宣誓就任臨時大總統,外交權歸中央。陳少白便辭去外交司長職,致力發展交通事業。
他組織粵航公司,收回外商所租賃的廣州西堤大碼頭,從法國商處購買兩艘輪船,行駛廣州、香港之間。

陳少白辭官歸田

1921年,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陳少白被聘為總統府顧問,參與國事。但過了不久,陳少白便辭官歸田,回故鄉江門市郊外海鎮。
陳少白 陳少白
陳少白返回故鄉後,本無意再為官、但鄉親力推他出任鄉事委員會主席、民國保甲局長、鄉長兼新會縣第四區區長等職,他只好接受了。
在任職期間,他重視發展教育和交通公益事業。歸鄉之初,便親任鄉立第一小學名譽校長,帶頭捐資建設“夢橋校舍”,後又發動摯友陳英三捐建校舍一座、還動員其他富有鄉紳合捐一座,以這三座校舍作為鄉立第一小學校址。他還捐資購買校舍附近。餘畝土地擴大校園,開闢農場給學生作生產勞動之用。
在陳少白的帶動下,外海的五禺小學、遠貽小學、阿禺小學、敦陸小學等校舍,相繼由海內外鄉親捐資或由袒當資助建成,為全鄉青少年創造了接受教育的良好條件。 陳少白還為繁榮家鄉外海的經濟,做了多方面的工作。在他的提議下,鄉親們拆建、擴寬了外海墟鎮街道,修築了行車公路。
他們首先建起了外海市場中心大街,接著建中華路、杏林路,繼而修築外海至江門7公里長的公路。在改建外海墟鎮和築路的工程中,需要微用沿途店鋪、房屋和微用農田土地,這遭到了舊勢力的阻撓,有人向縣府投訴;有人受房長劣紳矇蔽指使,被蘇帶孝跪在陳氏門前哭喪房罵,甚至用屎炭穢物擲入其屋,試圖阻撓築路工程的進行。但陳少白絲毫不為所動,他耐心開導羣眾,聯絡鄉中父老,力陳拆建街道和修路的好處。排除困阻,使各項工程得以完成。這些工程的完成,有效地改善了外海的環境和交通運輸。
陳少白 陳少白
陳少白主持鄉政期間,在整頓鄉中治安方面也做出了很大貢獻。當時的外海,賭風頗盛,賭場林立,盜竊案件不斷髮生。面對這種情況,少白欲想禁賭,又礙於當時開賭屬合法,他便力勸戒賭。還命鄉公所團練丁勇阻止青少年進人賭館、他自己則手執藤條,坐在賭場門外,勸阻陳姓子侑不得聚賭,從此,不少賭徒浪子回頭,盜竊案也隨之減少,鄉中風氣為之改觀。陳少白在鄉期間,還辦了一些為後人所稱頌的事,如建立鄉公所,改變借用大祠堂辦公舊習;清理田畝賦税,杜絕土豪劣紳憑勢舞弊;提倡綠化,美化環境,指定凡公路、住宅、學校旁邊和山地都要種植樹木;策劃重修茶庵寺;建望月台和紅葉橋,修挖丹沙井等。今天,當人們享受著外海鎮茶庵公園的片片綠蔭時,仍然忘不了少白的功勞。
1934年,陳少白得病易地至北京人德國醫院,12月23日,因醫治無效逝世,終年65歲。
他的靈柩於1935年3月由當時交通、鐵路兩個部派兵護送,用“堅如號”艦運返外海,沿途各界團體出來公祭,國民政府派代表送殯,靈柩運抵外海後,葬於茶庵寺山腰上。
政府當局還撥專款為其修建墳墓,第二年墳墓建成,墓碑上刻有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的題字,上書“陳少白先生之墓”字樣。
國民黨要人居正親臨主祭。併為其題輓詩是:“開濟艱難推此老,中山朋友獨斯人。我來恭祭無窮感,願祝英靈枯國民!”
1990年,外海鎮政府對陳少白的故居“莎蘿坪”進行了重修翻新,供人們參觀遊覽。陳少白生前著有《興中會革命史要》,《興中會革命史別錄》。

陳少白名人典故

編輯

陳少白名人故居

1888年與孫中山、尢列、關心焉等人的合影 1888年與孫中山、尢列、關心焉等人的合影
陳少白故居位於江門市江海區外海鎮南華里,佔地面積約2餘畝。陳少白(1869-1934年),名白,幼名聞紹,號夔石,江門外海人。清末期間,陳少白追隨孫中山先生策動辛亥革命,被清政府列為“四大寇”之一。
故居分兩處,隔河相望,以白橋連為一體。橋的一邊是“白園”,另一邊是一座“三合院”式的居所。始建於1929年,自少白逝世後,其家居多旅居外地,樓宇日久失修,漸顯頹敗。1991年春,外海鎮政府對“白園”和園內的“莎蘿坪”、“粥鍋亭”、“瞻雲台”等建築,以及“三合院”和院內的“亞字樓”等都一一進行了修復,並在故居內設立“陳少白事蹟陳列館”,陳列大量名人字畫及歷史文物。使故居還其原貌,煥發青春。

陳少白名人事蹟

一次梁啓超追隨康有為逃日本避難,恰孫中山也在日,中山以康梁亦為滿清壓迫,經此慘禍當能自省,乃請人約見。但康有為等人卻堅持以“大清子民”為念,要死保光緒帝,將孫中山看作是亂黨,拒絕合作,但隨着孫中山的反滿主張在日本華人中影響日益壯大,康有為拉攏孫中山的部下派梁啓超等人前去協商合作,但梁等人要求孫中山放棄原來主張加入他們的勤王運動,梁將孫中山、陳少白等人誆騙到他們的巢穴,忽然擺出香案祭出所謂光緒的衣帶詔要孫中山等人叩拜,孫拒絕,梁卻指使眾人不讓他們走,陳少白大怒,一把抓住梁啓超的衣領輪起左臂就是一記耳光,打得梁踉蹌幾步幾乎摔倒,接着一腳踢翻香案扯碎衣帶,曰“我乃堂堂炎黃子孫,豈做奴才拜此小丑,爾輩甘為滿洲奴者,可鄙!”嚇得康黨眾人皆退。

陳少白名人軼事

公元1931年,先生任外海鄉長期間,正陳濟堂主粵時代。當時廣東省公開承包煙、賭,規定那些專營煙、賭業的商人要想在那裏開設煙、賭業的,就要先向省財政廳投承那個地方的所謂“防務”和交清餉金、“保護”費等,才可以正式開業。
陳少白所在的外海鄉也不例外,賭風盛行,賭館林立,如新橫街、舊橫街、騎樓街、燒豬巷......。陳少白目睹了這一切,為了當地的治安安穩,他決定在外海鄉範圍內實行禁賭宣傳教育。
列舉賭博的危害性事例,如果有族中青年進入賭館進行賭博,待賭完出賭館後,尾隨的便衣鄉勇就將他帶到“白叔”處進行教育,經過“白叔”教育過的賭徒,再也不敢進入賭館了,漸漸地,外海鄉這四條“賭街”的賭館由此而關閉。但承包賭館的商人不甘白白虧蝕本金,聯名往江門、廣州等地以破壞“防務”罪告發陳少白。廣州和江門會同派出專員來外海鄉調查瞭解此事,陳少白卻義正詞嚴地回答他們:“我一沒進賭館禁賭,二沒派人捉賭徒,他們憑什麼證據告我破壞你們的”防務“呢”?一句話,駁得專員目瞪口呆。“白叔”的這一舉措,是按照家教之方法對青年嗜賭者進行教育的一種新方法。
所以,省財政廳和當地駐軍(陳濟堂時代的第二軍香翰屏的防地)抓不到“白叔”的把柄,也無可奈何,只有不了了之。 [1] 
參考資料
  • 1.    陳一鳴.江門文史資料(第九輯).江門市:江門市政協文史組,1883-10: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