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天華

(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

編輯 鎖定
陳天華(1875年-1905年12月8日),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原名顯宿,字星台,亦字過庭,別號思黃,湖南新化縣榮華鄉慄樹鳳陽坪人,華興會創始人之一,中國同盟會會員,清末的革命烈士。1896年入新化資江書院,1898年入新化實學堂。1903年留學日本,參與組織“拒俄義勇隊”和“軍國民教育會”,次年回國參與組織“華興會”,籌備發動長沙起義。 [1-4] 
1905年,在東京宋教仁創辦《二十世紀支那》雜誌;輔佐孫中山籌組同盟會,起草《革命方略》《民報》創刊後任編輯,參與對康、梁保皇派的論戰。為抗議日本政府頒佈的《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在日本東京大森海灣憤而蹈海殉國,時年30歲。1906年春,其靈柩運回長沙,公葬於嶽麓山
陳天華一生救亡圖存憂國憂民宣傳革命矢志不移,是辛亥革命時期傑出的鼓動家和宣傳家。所著《猛回頭》《警世鐘》成為當時宣傳革命的號角和警鐘。 [1] 
陳天華在排滿革命、建立民主政體、造就近代國民等一系列問題上的進步主張在當時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對於中國近代民主革命高潮的到來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是一個對中國民主革命有貢獻的革命家。 [1-2] 
本    名
陳天華 [1] 
別    名
顯宿 [1] 
星台
思黃
所處時代
晚清
出生地
湖南省新化縣榮華鄉慄樹鳳陽坪 [1] 
出生日期
1875年 [5] 
逝世日期
1905年12月8日 [5] 
主要作品
猛回頭》和《警世鐘》兩書
主要成就
一生救亡圖存,宣傳革命,是辛亥革命時期傑出的鼓動家和宣傳家。
畢業院校
日本法政大學
職    務
華興會創始人之一

陳天華人物生平

編輯

陳天華早年經歷

陳天華原名顯宿,字星台,亦字過庭,別號思黃,湖南新化縣知方團(今榮華鄉慄樹鳳陽坪)人。母早逝,父為塾師,幼從父識讀,因家境貧寒,乃營小賣以補濟,然堅持好學不輟。常向人借閲史籍之類書籍,尤喜讀傳奇小説,亦愛民間説唱彈詞。1895年,陳天華隨父遷縣城,仍以提籃叫賣為生。 [1] 
猛回頭陳天華 猛回頭陳天華

陳天華求學階段

嶽麓書院 嶽麓書院
1896年,經族人賙濟,入新化資江書院,刻苦博覽二十四史
1898年,入新化實學堂(今新化縣一中),深受維新思想影響,倡辦不纏足會,成為變法運動的擁護者。
1900年,入省城嶽麓書院,成績名列前茅。其時,蒞湘某令識其才,欲以女妻之,陳效法漢時霍去病“匈奴未滅,無以為家”,乃婉言謝絕,説:“國不安,吾不娶”(直至蹈海報國之時,終身未娶)。次年轉入求實書院。
1903年初,入省城師範館,不久獲官費留學日本東京弘文學院師範科,參與組織“拒俄義勇隊”和“軍國民教育會”。 [1] 

陳天華革命經歷

陳天華畫像 陳天華畫像
1903年春,陳天華以官費生被送日本留學,入弘文學院師範科。
不久,逢沙俄企圖侵佔東北三省,拒俄事件發生,
祖國正處主權淪喪境況,陳破手血書寄示湖南各學堂。
湖南巡撫趙爾巽亦為感動,親臨各學堂宣讀,並刊登於官報,
還飭令各府、州、縣開設武備講習所,
使湖南全省拒俄運動士氣更加高漲。
陳天華在日本積極參與組織拒俄義勇隊和軍國民教育會。
還“日作書報以警世”。同年,先後撰寫《猛回頭》和《警世鐘》兩書,
這兩部書以強烈的愛國精神和革命勇氣,揭露帝國主義列強瓜分中國已迫在眉睫,
指出清朝政府已成為“洋人的朝廷”,號召全國各階層民眾團結起來,
實行排滿,“殺那洋鬼子”,在社會上產生強烈反響。

陳天華回國策劃起義

1903年冬的11月4日,陳天華和劉揆一宋教仁楊毓麟等以慶賀黃興30歲生日為名,
舉行秘密會議,決定組織革命團體——華興會
1904年2月15日,陳天華同黃興宋教仁在長沙創立華興會在湖南長沙蔘與發起秘密革命團體華興會
併到江西策動軍隊起義。不久,因清政府搜捕,陳天華不得不再次東渡日本。
1904年3月,陳天華到達日本後,入法政大學。8月,冒險回國,
民報 民報
準備參加華興會發動的長沙起義。因事泄失敗,又去日本。
1905年1月,日本《萬朝報》刊登了一篇文章,預言中國即將被瓜分,
這在中國留日學生中引起了騷動。陳天華當即撰寫了《要求救亡意見書》,
要求滿清政府實施憲政、救亡圖存。他提出,應當實行變法,早定國是,予地方以自治之權,予人民以自由、著述、言論、集會之權。同時,國民應當承擔當兵、納租税、募公債、為政府奔走開導的義務。 [1] 
1905年6月,陳天華與宋教仁等創辦《二十世紀之支那》雜誌。7月,孫中山到日本,主張聯合各革命團體,組織中國同盟會,陳天華積極贊成。8月,中國同盟會成立,他任秘書,並被推為會章起草人之一。《二十世紀之支那》改為中國同盟會的機關報《民報》後,他在《民報》上先後發表不少文章和政治小説《獅子吼》。同年11月,日本文部省頒佈歧視並限制中國留學生的《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留日學生髮動了抵制這個規則的強大運動。為了激勵人心,陳天華在12月7日留下《絕命書》萬餘字,次日蹈海自殺。著作輯為《陳天華集》。

陳天華蹈海自絕

警世鐘 警世鐘
1905年12月8日,陳天華在日本東京大森海灣蹈海(從海邊的淺處一步步走向海的深處)自殺,抗議日本文部省頒佈的《取締清國留日 學生規則》。陳天華用蹈海這樣一種死亡方式來抗議日本,喚醒同胞。他揮筆寫下《絕命書》。12月8日晨,陳天華蹈海自殺,年僅30歲。
陳天華自殺後,留下《絕命書》萬餘言,鼓勵人們“去絕非行,共講愛國”,有《陳天華集》。1906年7月11日,長沙學生與各界數萬人,為陳天華舉行公葬。
陳天華的死,在當時就引起了很大的轟動。1906年的春天,當陳天華的靈柩運回上海後,中國公學為他和另一位投黃浦江自盡的同盟會員姚宏業舉行了一次公葬的會議,到會千餘人,會上宣讀了姚宏業的遺書和陳天華的絕命辭,大家痛哭流涕,會議決定將陳姚靈柩一起送回家鄉湖南,舉行公葬。

陳天華主要思想

編輯

陳天華政治

陳天華的反帝愛國思想是十分鮮明、堅決和徹底的。《猛回頭》與《警世鐘》,是陳天華反帝反封建作品中最有影響力的兩本著作。藴蓄在這兩本書中的精髓,是強烈的反帝愛國思想,他的愛國思想主要表現 在四個方面: [2] 
一是痛斥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敲醒亡國滅種的警鐘,吹響反帝反清的號角。陳天華在這兩本書中,痛陳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危機形勢,侵略者所製造的“腥風血雨”,使我們同胞處在水深火熱的極端痛苦的境地。由於帝國主義的“割土分疆",全中國己“沒有一塊乾淨的土地, “大好江山,變做了犬羊的世界” [2] 
二是形象地勾畫了清政府的反動面目,號召人們用武裝革命推翻清政府的反動統治。針對帝國主義不馬上瓜分中國,利用清政府作為他們管理奴役中國人民的工具,作了深刻的分析。他指出:“不知各國不是不瓜分中國,因為國數過了,一時難得均分,並且中國地方寬得很,各國勢力也有不及的地方,不如留住這滿洲政府,帶他管領,他再管領滿洲政府,豈不比瓜分便宜得多嗎?瓜分慢一年,各國的勢力,越穩一年,等到要實習瓜分的時候,只要把滿洲政府去了,全不要費絲毫之力。” 這鮮明地揭露了帝國主義與清政府的主奴關係和帝國主義的險惡用心。陳天華對帝國主義的侵略目的,以及造成的民族危機嚴重性的認識,比前輩先進人物更深一層。 [2] 
三是他的反抗帝國主義的觀點具有人民戰爭思想的雛形,顯得難能可貴。針對當時許多中國人“怕洋人怕到了極步”,陳天華在《警世鐘》提到:“其實洋人也是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我怎麼要怕他?有人説洋人在中國的勢力大得很,無處不有洋兵,我一起事,他便制住我了。不知我是主,他是客,他雖然來得多,總難得及我。在他以為深入我的腹地,我説他深入死地辦可以的。只要我全國皆兵,他就四面受敵,即有槍炮,也是不敵眾。”這種敢於藐視敵人的思想激發了人民反抗帝國主義的熱情。他提出的“全民皆兵”是反侵略人民戰爭的最初設想,表現了中國人民永遠不可戰勝的信心與力量、氣概與精神。 [2] 
四是主張向西方學習,引進西方先進科技,使中國富強起來。自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屢遭外敵侵略的現實,對人們的思想產生了極大的觸動。中國究竟出路何在?陳天華主張向西方學習,喊出“改條約,復税權,完全獨立;血仇恥,驅外族,復我冠裳”的囗號。他指出:“須知要拒洋人,須要先學外人的長處。於今的人,都説西洋各國富強得很,卻不知道他怎麼樣富強的?所以雖是恨他,他的長處,倒不可以不去學他。他的這種看法,道出了近代先進知識分子遠渡重洋,留學異邦、忍辱負重的心聲。 [2] 

陳天華教育

陳天華的教育思想與時代的發展緊密聯繫在一起 ,其內容範圍廣泛,概括來看主要表現 在以下幾個方面: [3] 
第一,為國家強大服務的教育作用。在戰火和硝煙中長大的陳天華,已經從日本的崛起認識到了教育對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他意識到,中國要想富強, 就必須辦教育, 這關係到一個國家的榮辱興衰。他説:“國家所當重的, 不僅僅是海軍、陸軍,如辦學堂, 比海軍,陸軍還要在先咧。”他認為沒有學問的人就會一事無成, 只有人人都有知識,,有能力了,中國才能富強, 才能不被外國人歧視, 才不會有亡國滅種的危險。教育的作用也就在於提高國民的素質, 增強國民的愛國意識, 共同抵抗外國的入侵。因而要重視教育, 國家就要下大力氣辦教育, 不能空等, 不能只講預備, 而不付諸行動。針對當時清朝統治者不用錢辦學, 卻揮金如土的貪污腐化行徑, 陳天華異常氣憤, 他説:“京城修一個大學堂, 要費三十萬兩銀子, 政府説費用大了。至今未修, 皇太后復修頤和園, 數千萬兩銀子也辦出來了。每年辦陵差, 動輒數百萬, 亦是有的。獨有這三十萬兩難道説尋不出來?”在教育權利問題上, 面對各地教會學校風起雲湧的浪潮, 陳天華認為, 教育權利應該由本國來掌握, 他反對清政府把教育權利拱手讓人的不負責態度。認為只有辦好教育, 培養知道愛國, 有學問的人才, 中國才能擺脱被動挨打的局面, 才能不再有瓜分之禍。 [3] 
第二, 開風氣,開民智的教育目的。陳天華認為, 教育的目的在於開風氣, 開民智。只有開通了風氣, 才能在偉人的帶領下, 實現中國的富強。他借用繩祖的話説:“現在求學, 固是要急, 但內地的風氣, 不開通的很, 大家去了, 哪一個來開通風氣?⋯ ⋯ 民智不開, 任憑有千百個華盛頓拿破崙, 也不能辦出一點事來吧。”他認為外國的長處在於人人都有知識, 知道愛國。因而教育也就是要使國民有基本的知識, 把救國當作個人的責任。學習外國的長處, 就要學習外國先進的辦學經驗, 使人人都能接受教育, 成為對國家有用的人才。 [3] 
那就要開學堂, 派遣留學生。陳天華極力讚賞開學堂, 他大力介紹國外的學堂情況, 指出國外的學堂包括從蒙養學堂, 到中學堂、女學堂、工藝學堂等多種形式, 以適應不同國民教育的要求。同時, 他又指出, 除此之外, 我們要救國, 還要開辦報館, 撰寫文章, 以提高全體國民的素質。 [3] 
第三, 廣泛全面的教育對象。陳天華認為, 教育的對象應是全體國民。他介紹説, 歐美各國及日本,“每人到了六歲無論男女, 都要進學堂”。他也希望中國能夠像歐美、日本那樣普及教育, 送子女進學堂, 學習切實本領。為了能夠進行全民教育, 他還提出設立半工半讀學堂, 以解決大眾的教育問題。這無疑為中國工人階級解決學習和生活的矛盾指出了光明大道, 倘若真能實施起來, 也算開中國半工半讀教育的先河。陳天華還非常重視對婦女的教育。他説:“中國人四萬萬, 婦女居了一半, 亡國的慘禍, 女子和男子一樣, 一齊都要受的。那救國的責任, 也應和男子一樣, 一定要擔任的。”他鼓勵婦女,“急急應該把腳放了, 入了女學堂, 講些學問, 把救國的擔子也擔在身上, 替數千年的婦女吐氣。”要像古代的木蘭從軍, 秦良玉殺賊一樣, 幹一番事業。他認為如果做演講和醫生護士, 女子更有優勢。 [3] 
第四, 全面的教育內容。在教學內容上, 他反對傳統的以四書五經為主的教學內容, 認為“中國以前做八股,現在做策論, 絲毫沒有一點實用”, 封建的教育制度只能培養一些只知道讀死書的無用之才,“你看中國人有本領有知識的有幾個? 就是號稱讀書的人, 除了‘且夫’、‘若日’幾個字外, 還曉得什麼?”他認為教育要學習外國的長處, 包括學習外國的語言文字, 政治制度、軍事制度和教育制度, 來改變中國學非所用的社會現實。 [3] 

陳天華人物爭議

編輯

陳天華背景一

當時的中國,是一個被列強瓜分、凌辱、被排除在世界主流話語權
猛回頭陳天華 猛回頭陳天華
之外的三流國家,國家將亡是一個懸在無數覺醒的中國青年心中的首要命題。這些熱血青年的背後,是三億多留着辮子的人羣——這是怎樣的人羣呢?餘世存先生曾在他的《破碎》一文中這樣描述這羣人:
“中國人民,像拋灑在東方大陸上的無數種子,生根發芽,他們在關中大地治河,在北方邊陲羣山之巔築建萬里長城,在五嶺蠻荒之地開闢草萊。他們跟傳統文明的其他國家的人民一樣,以自我犧牲的勞作和牛馬一樣的苦役為上流社會效勞……他們像螞蟻、像芽蟲、像蜜蜂,機械地活着,悲慘地死去。他們就像生物學上毫無質量可言的生物羣,他們只能以數量保種取勝,以供文明不斷地盤剝、殺戮。
這是我們東土大陸的奇觀,自古及今,它都算人類世界最龐大的基因種羣,但這個種羣卻以最卑微的姿態生活。它的個體成員要麼加入上流的吃人宴席,要麼被吃,要麼離羣索居,或者成為化外之民,一經化外,它的個體成員就為夷為狄。就是説,它的個體成員從未成為自己,成為文明的人格。這個種羣,中國人民,似乎是為了一種奇特的目的而犧牲自己的。”
請記住這個大背景,它對我們理解天華之死的意義有着重要啓示:國家,是三流的弱國;組成這個國家的人民,是卑微的勞力、埋頭的牛馬和只能以在同類被殺中尋點樂趣的看客,數千年的專制使人們在做奴隸和做奴隸而不得的交替中漸漸忘記了做人,忘記了愛恨情仇,忘記身體裏到底流淌的是什麼東西。 [1-4] 

陳天華背景二

直接促使天華之死的,是以下一系列事件:
1. 當時清朝政府為了挽回國衰民窮的頹勢,派出了大量青年留學美國、歐洲和日本學習先進技術,其中以留學日本最多。對清朝政府的未來,美國當時駐上海領事館領事曾指出有兩條路:一條是改革,美國可以為之培養出一大批審時度勢的改革家;另一條是革命,日本正在為顛覆清朝培養暴力革命家。
秋瑾 秋瑾
2. 正是為了撲滅在日本留學生中越來越高漲的暴力推翻清朝政府的革命火焰,1905年11月2日,清朝政府勾結日本政府文部省發表了一個嚴格管束中國留學生的規則,就是《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這個規則有很多內容,主要有三條,第一是中國留學生一定要在清朝政府駐日公使和日本學堂登記,留學生的活動、到哪裏去都得要登記;第二通信要登記,給國內給朋友寫信都必須登記;第三不準住到別的地方去,只能住在留學生學校的宿舍。
3. 這個規則一出台,就引起了廣大留日學生的抗議,但是在該如何具體應對這場鬥爭的方式上,留學生們出現了嚴重分歧。一派以秋瑾宋教仁為代表,主張全體同學罷學回國;一派以汪兆銘和胡漢民為代表,主張忍辱負重留在日本繼續求學,兩派發生了激烈爭吵,甚至到了水火不相融的地步,以至最後留日學生總會的幹事們不想承擔責任,紛紛辭職不幹了。
4. 這種情況讓日本報紙很是幸災樂禍,描述中國留學生是“烏合之眾”,1905年12月7號的《朝日新聞》甚至乾脆説中國留學生是“放縱卑劣”的一羣,挖苦中國人缺乏團結力,而陳天華就是在看了這張報紙後的當夜,連夜手書了一封被後世人稱為“絕命辭”的信,第二天就赴海而死。 [4]  [4] 

陳天華自殺原因

戴敦邦繪陳天華 戴敦邦繪陳天華
長期以來有這樣幾種説法:
1. 抗議日本文部省頒佈的《清國留學生取締規則》。
2. 當時的《朝日新聞》攻擊中國人缺乏團結力,説中國留學生是“放縱卑劣”的一羣。天華以死相爭。
3. 以死報國,反對空談救國。天華曾談及自己能為國做的無非兩件事,“其一作書報以警世,其二則遇可死之機會而死之”,只要能達到救國的目的,就願意以身相殉。
以上原因,都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僅僅是這些理由,並不足以使天華之死成為一個驚天動地的事件。那麼,促使陳天華以命相殉的最大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一語蔽之,是中國人——他的同胞,促使了天華之死。
關於陳天華的死,如今有新的觀點。
陳天華並不是因為取締規則而自殺,因為陳天華留下來的《遺書》(又名《絕命辭》),白紙黑字,是這樣寫的:“但慎毋誤會其意、謂鄙人為取締規則問題而死。”陳天華這段文字,翻譯成現代文,是這樣的意思:“請大家千萬不要誤會我,我陳天華跳海自殺,並非為了抗議這次《取締清國留學生規則》。” [4] 

陳天華人物評價

編輯
陳天華影視形象 陳天華影視形象
陳天華的文章,旨在揭露帝國主義侵略,痛斥清朝政府是“洋人朝廷”。認為“革命者救世救人之聖藥也”,力主拿起武器,號召“手執鋼刀九十九,殺盡仇人方罷手”。在《猛回頭》、《警世鐘》裏,大聲疾呼“改條約,復政權,完全獨立;雪國恥,驅外族,復我冠裳”;高呼“萬眾直前,殺那洋鬼子,殺那投降洋鬼子的二毛子”,“推翻‘洋人的朝廷’清政府”,“建立民主共和國”。其遺著編為《陳天華集》。
香港舉行陳天華的追悼會,千餘人蔘加。次年閏四月初一,其靈柩經黃興、禹之謨倡議籌辦運回長沙,各界不顧官方阻撓,決定公葬於嶽麓山。四月初七(1907年5月29日)舉行葬儀,長沙全城各校師生紛紛參加,送葬隊伍達數萬人,綿延十餘里,悽悽哀歌。送葬隊伍由朱張渡小西門兩處渡河,“適值夏日,學生皆着白色制服,自長沙城中望之,全山為之縞素”。軍警站立一旁,亦為之感動,不加干涉。後來毛澤東在《湘江評論》第4號上評價,“這是湖南驚天動地可紀的一樁事”。
陳天華有一部未能登載完畢的小説,名叫《獅子吼》,小説中通過一個夢,描繪了他心中的民主共和國:“他走到一處,看見‘共和國圖書館’的牌子,裏面不知有幾十萬冊的書,其中‘有一巨冊金字標題《共和國年鑑》’,全國有30多萬所大小學堂、6000多萬男女學生;陸軍、海軍,軍艦、潛艇、空中戰艇等,鐵路,郵局,輪船……”這應是陳天華一直在做的,最美麗的民主之夢。
猛回頭》最後説:“或排外,或革命,舍死做去;父而子,子而孫,永遠不忘;這目的,總有時,自然達到。”
深受陳天華事蹟震動的留日學生,不光一個秋瑾,當時有一個沉默,之後棄醫從文的,是魯迅。而12年後,一位即將赴日留學的青年還不忘此事,寫下一首詩表達懷念之情,“大江歌罷掉頭東,邃密羣科濟世窮。面壁十年圖破壁,難酬蹈海亦英雄”,這個人,叫周恩來
他一生救亡圖存,宣傳革命,是辛亥革命時期傑出的鼓動家和宣傳家。所著《猛回頭》和《警世鐘》兩書,成為當時宣傳革命的號角和警鐘。

陳天華軼事典故

編輯

陳天華智鬥師爺

腐敗無能的晚清政府在1894年的甲午戰爭中一敗塗地,被迫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光白銀就要賠三千萬。晚清政府為了鉅額賠款,為了維護他們的統治,加劇了對人民的鎮壓和對老百姓的搜刮。於是,一班清廷鷹犬四處出動,搞得衙門如虎,衙役如蟻;鬧得老百姓雞犬不寧,水盡鵝飛。平時,衙役們連個屁大的事,也要張貼出又長又臭的告示,弄得街頭村巷遍身“創傷",像貼滿了橫七豎八的膏藥。 [6] 
一向把讀書看得比吃飯還重要的少年陳天華,除了讀課堂裏的《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聲韻啓蒙》、《傳家寶》外,還見什麼就讀什麼。即使對那些亂七八糟的告示之類,也要認真琢磨一番,有時,還要當着眾鄉親的面品評其中的許多荒謬之處。 [6] 
話説有一日早晨,一羣衙役在一位高瘦竹竿師爺模樣的的人帶領下,在新化縣榮華鄉過街亭小鹿橋橋頭處張貼關於禁止行人亂撕告示的告示,告示是懶婆娘的裹腳布一又長又臭,內容長達1500字。衙役們一邊貼,陳天華一邊看,還沒等他們把告示貼牢,陳天華就看完了。看完告示之後,陳天華直搖頭,當即就指出了告示中把“查"字寫成了“杳",把“嚴懲不貸"寫成了“嚴懲不貨"。陳天華笑着對那師爺模樣的人説:“貸貨不分偏受祿!”瘦瘦巴巴的那師爺模樣的人聞聲打量了一番陳天華,見眼前是一個衣衫破舊,其貌不揚的小小少年,頭上還戴着一頂灰不溜秋的破氈帽,便鼻子裏馬蜂一樣“哼”飛出了兩聲,然後搖頭晃腦地説:“人猴莫辨敢狂言?小猴子乳臭未乾,還敢在老佛爺面前講經書,你是癩蛤蟆打呵欠一一不知天高地厚,還敢藐視朝廷命官!” [6] 
陳天華並不示弱,反駁道: “過而能改真佛祖,錯卻不名假命官。未乾乳臭假猴子,無禮黃毛真小人!你不但藐視朝廷命官,還竟敢侮辱當朝太后老佛爺,你真的是膽大包天!”那師爺模樣聽到這猴子般瘦弱的小小少年也敢跟自己對句,不禁老羞成怒地大罵道,心想我不如出一上聯來殺殺這小子的威風:小子,我出個對你來對:一輪紅日當頭罩; [6] 
瘦竹竿師爺一出上聯,陳天華就立馬答出了下聯:四面青山入眼來。瘦竹竿師爺心想這小子不可小看,這時一羣麻雀嘰嘰喳喳從他們頭上飛過,瘦竹竿師爺眼珠一轉,終於又想出一個上聯來刁難陳天華:小麻雀饒舌多嘴;陳天華看到瘦竹竿師爺正搖頭晃腦地得意地望着自己,這上聯不是在暗罵自己管瘦竹竿師爺他們的“好事"嘛,正巧這時一隻大老鼠大白天從旁邊一木樓上竄下,正大搖大擺地溜人道旁的一個灌木花叢。於是,陳天華馬上對出了一個一語雙關的下聯:大耗子跑馬觀花! [6] 
“你,你活得不耐煩了!”瘦竹竿師爺聽了,幾乎要暴跳了起來,説罷就要叫衙役抓人, “你有什麼權力管本師爺,真是目無尊長,無法無天,給我拿下!”“且慢!你既然是朝廷命官,應該對這佈告上的東西記得清清楚楚,有本事的背出來給父老鄉親們聽聽。”陳天華卻不慌不忙地説。 [6] 

陳天華師生情深

陳天華的老師後代説:有很多記載説陳天華的啓蒙教育是跟其父幼讀,説其父是一個落魄秀才,我外公的説法則完全不同。陳天華的家與外公家只有一江之隔,那時沒有柘溪水庫,所以雞犬之聲可以相聞。外公的祖父叫陳雲帆,是一個飽學的秀才,也是陳姓族長,且兼陳姓子弟的啓蒙教師。雲帆公看到陳天華天資聰穎,心中甚是喜歡,於是陳天華就寄住在雲帆公家中,除了平時幫忙放放牛外,吃住都跟着雲帆公。雲帆公更是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來對待。那時的陳天華身材瘦小,面部有許多麻子,常流鼻涕,趿拖鞋,不苟言笑,但是讀書卻是非常認真的。有次吃餈粑時竟把墨當成糖蘸着吃了,一時傳為美談。陳天華在雲帆公家中住了多年,直到去資江書院讀書才離開。 [7] 
陳天華對恩師的感情很深。雖然陳天華先後去了長沙和日本,很少有時間回來,但他時刻記着恩師,而云帆公也一直關心他,並且動員族人從經濟上予以援助。陳天華與雲帆公最後一次會面,應該是1904 年。那次可能是華興會起事失敗後,陳天華連夜潛回家鄉,那時已是深夜,雲帆公正在祠堂看書,忽然有急促的敲門聲,雲帆公忙問是誰,門外傳來“是我,顯宿”的聲音。雲帆公忙打開門,把高足迎進屋。是夜,師生抵足而眠,雲帆公勸陳天華成個家,但陳天華説“胡虜未滅,何以家為”,婉拒了恩師的提議。 [7] 
第二天天不亮,陳天華就準備離開,雲帆公送他到資江邊。臨別時,陳天華贈與恩師洋傘一把,墨鏡一副,銀元數枚。但云帆公卻愁眉緊鎖,説:“顯宿,你是走了出去,我那三個不肖子不及你萬一,該當如何?”陳天華想了想説:“恩師,你不要着急,將來我有出息了,我那師兄弟難道連少爺也不會當嗎?”雲帆公這才轉憂為喜,回去之後遂將三個兒子改名為大少二少三少。我外公就是陳二少的兒子。也許有人會説,陳天華作為資產階級革命宣傳家,是不會講這樣的話的,但彼時那樣的情景,他只有如此説,才能解除恩師的後顧之憂,其實這是人之常情。 [7] 

陳天華記憶超羣

陳天華在資江書院讀書時,他的親戚託他買本《唐詩三百首》帶回,那時的交通工具只有船。從新化縣城到家,估計是一天一晚的時間,他就坐在船上,沒多久就看完了。到家時,不知怎麼回事,那本書竟不見了。親戚很遺憾,陳天華笑着説,沒什麼,我給你抄出來。於是找來紙筆,憑着記憶,硬是一首一首地背下並抄出來。二是説陳天華參加革命後,有一次和汪精衞在上海霞飛路遊玩。汪精衞也是個記憶力超羣的人,於是兩人決定打賭,看誰的記憶力好。打賭的方式很簡單,就是比記商鋪的招牌。別看方式簡單,但難度卻是非常大的。霞飛路是一條繁華的街道,大大小小的商鋪不計其數。比賽的結果是汪精衞輸了,輸在把兩塊招牌記反了位置。 [7] 

陳天華大事年表

編輯
1875年3月6日(農曆正月二十九),陳天華出生在湖南省新化縣。
1897年10月,湖南巡撫陳寶箴倡導新學,在長沙創立時務學堂,陳天華被錄為外課生。
1898年9月8日,《湘報》149號刊登了《新化縣童生陳天華等<公懇示禁幼女纏足稟>並批諭》。
1903年3月,陳天華由新化實學堂資助赴日本留學,入東京弘文學院師範科。
1903年4月,陳天華與黃興在東京錦輝館召開拒俄大會,組織“拒俄義勇隊”(“拒俄學生軍”)宣傳抗俄保國。
1903年5月,與黃興、蔡鍔等以“拒俄學生軍”為基礎,成立“軍國民教育會”,由拒俄禦侮轉為武力反清。
1903年秋,陳天華用通俗文藝説唱形式寫成了震驚中外的反帝革命宣言——《猛回頭》與《警世鐘》。
1903年冬,陳天華作為軍國民教育會“運動員”,回國策劃起義,次年,成立“華興會”。
1905年8月,陳天華輔佐孫中山創建中國同盟會,功勳卓著。極力主張“華興會”與孫中山聯合的。
1905年9月,作《怪哉!上海各學堂各報館之慰問出洋五大臣》駁倒梁《論請願國會當與請願政府並行》。
1905年12月8日,效法屈原投江殉國行動,作《絕命書》以死警醒國人,時年30歲。 [1] 

陳天華後世紀念

編輯

陳天華陳天華墓

陳天華墓 陳天華墓
陳天華、姚宏業合墓位於湖南長沙嶽麓山上的麓山寺左後方。1906年6月公葬於此,墓地面積66平方米。立碑四通,中間兩通分別刻“陳烈士天華之墓”,“姚烈士宏業之墓”(姚宏業),左右附碑分別刻“中華民國元年”,“六月湖南公刻”。有拜台、石凳、欄杆等設施,四周環以花崗岩石圍。墓地有登山石徑導入。1983年,陳天華墓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佈為湖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5] 

陳天華文學紀念

吊陳天華烈士
佯狂負笈走神州,極目中原楚客愁。
鍾以能鳴真警世,人為猛醒望回頭。
五更鼓角淒涼月,萬里河山黯淡秋。
國事已無天可問,傷心獨蹈海東流。 [5] 
吊陳天華墓
故園夜色正千重,萬里乘風獨向東
心沉滄海化啼鳥,月暗東溟隱劍鋒。
寄意寒星荃不察,中原猶見舊長弓。 [8] 

陳天華影視形象

2011年電視劇《辛亥革命》:李曉楓飾演陳天華; [4]  [7]  [6-8]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