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陳大為

(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人名,叫此姓名的名人有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大為,中華文化大學堂管理中心副主任陳大為和中華文化大學堂管理中心副主任陳大為等。
中文名
陳大為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69年9月28日
畢業院校
國立台灣大學
主要成就
台灣師範大學文學博士,現任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出生地
馬來西亞霹靂州怡保市
代表作品
《流動的身世》《句號後面》
職    稱
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陳大為概況

編輯
陳大為,1969豐生人。台灣師範大學文學博士。現任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著有詩集1969、《再鴻門》、《盡是魅影的城國》、《靠近一羅摩衍那》,散文集《流動的身世》、《句號後面》。人物傳記《靈鷲山外山:心道法師傳》。論文集《存在的斷層掃描:羅門都市詩論》、《亞細亞的象形詩維》、《亞洲中文現代詩的都市書寫》、《詮釋的差異:當代馬華文學論集》、《亞洲閲讀:都市文學與文化》,主編《馬華當代詩選》、《馬華文學讀本I:赤道形聲》、《馬華文學讀本Ⅱ:赤道回聲》、《台灣現代文學教程5:當代文學讀本》、《天下散文選》、《天下小説選》。陳大為祖籍廣西桂林,生長於馬來西亞多種族雜居的城市怡保,求學於台北。
天生血緣、後天經歷都註定了陳大為的“邊緣”身份,他曾在“南洋史詩”中調侃自己“身份塵埃大起”。
然而,“邊緣”使他同時面對大陸、台北、吉隆坡數箇中心,擁有了更為豐富的資源。他從南洋審視中原,又從台北反觀南洋。他用自己的創作重現了一種常被忽略的移民史觀:移民的“邊緣”狀態並非放逐的悲哀,相反卻藴蓄着歷史睿智的力量;在跟強大的“中心”對話乃至對峙中,“邊緣”也顯示出其“異質”的“混血”的強大。

陳大為基本資料

編輯
姓名:陳大為
祖籍:廣西桂林
生日:1969年9月28日
出生地:馬來西亞霹靂州怡保市
學歷:台灣師範大學文學博士。
現任:台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曾任:東方教育研究院職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培訓講師項目管理辦公室首席講師。
北京大學職業教育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東方職業生涯規劃體系”創研人。

陳大為個人榮譽

編輯
曾經參與制作電影:
《戰旗似火》 作品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第三名及佳作、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第一名及佳作、星洲日報文學獎新詩推薦獎及佳作、中央日報文學獎散文第二名、創世紀四十週年詩創作獎優選獎、新聞局金鼎獎推薦優良圖書獎等。著有詩集《治洪前書》(詩之華,1994)及《再鴻門》(文史哲,1997),主編《馬華當代詩選(1990-1994)》。個人主要文學作品:

陳大為詩集

  • 《治洪前書》(台北:詩之華,1997)
  • 《再鴻門》(台北:文史哲,1997)
  • 《盡是魅影的城國》(台北:時報,2001)
  • 《靠近 羅摩衍那》(台北:九歌,2005)
  • 《巫術掌紋:陳大為詩選1992-2013》(台北:聯經,2014)

陳大為散文

  • 《流動的身世》(台北:九歌,1999)
  • 《句號後面》(台北:麥田,2004)
  • 《火鳳燎原的午後》(台北:九歌,2007)
  • 《木部十二劃》(台北:九歌,2011)

陳大為論述

  • 《存在的斷層掃瞄:羅門都市詩論》(台北:萬卷樓,1998)
  • 《亞細亞的象形詩維》(台北:萬卷樓,2001)
  • 《詮釋的差異:當代馬華文學論集》(台北:海華文教基金會,2004)
  • 《亞洲中文現代詩的都市書寫1980-1999》(台北:萬卷樓,2001)
  • 《亞洲閲讀:都市文學與文化》(台北:萬卷樓,2004)
  • 《思考的圓周率:馬華文學的板塊與空間書寫》(吉隆坡:大將,2006)
  • 《中國當代詩史的典律生成與裂變》(台北:萬卷樓,2009)
  • 《馬華散文史縱論1957-2007》(台北:萬卷樓,2009)
  • 《風格的煉成:亞洲華文文學論集》(台北:萬卷樓,2009)
  • 《最年輕的麒麟:馬華文學在台灣(1963-2012)》(台南:國立台灣文學館,2012)

陳大為傳記

  • 與鍾怡雯合著《靈鷲山外山:心道法師傳2013》(台北:遠流,2013)

陳大為圖文書

  • 《四個有貓的轉角》(繪者:阿頓)(麥田,2002)
  • 《野故事》(繪者:陳順律)(麥田,2003)
陳大為,論文集《思考的圓周率:馬華文學的板塊與空間書寫》,吉隆坡:大將,2006
陳大為,論文集《亞洲閲讀:都市文學與文化(1950-2003)》,台北:萬卷樓,2004
陳大為,論文集《詮釋的差異:當代馬華文學論集》,台北:海華文教基金會,2004
陳大為,論文集《亞細亞的象形詩維》,台北:萬卷樓,2001
陳大為,論文集《亞洲中文現代詩的都市書寫(1980-1999)》,台北:萬卷樓,2001
陳大為,論文集《存在的斷層掃描:羅門都市詩論》,台北:文史哲,1998
陳大為。詩集《靠近羅摩衍那》,合北:九歌,2005
陳大為,詩集《盡是魅影的城國》,台北:時報,2001
陳大為,詩集《再鴻門》,台北:文史哲,1997
陳大為,詩集《治洪前書》,台北:詩之華,1994
陳大為,散文集《句號後面》,台北:麥田,2003
陳大為,散文集《流動的身世》,台北:九歌,1999
陳大為,散文繪本《野故事》,台北:麥田,2003
陳大為,散文繪本《四個有貓的轉角》,台北:麥田,2002
陳大為,人物傳記《靈鷲山外山:心道法師傳》,台北:遠流,2002
陳大為。精選集《方圓五里的聽覺》,濟南:山東文藝,2007
主編
陳大為。評論選《20世紀台灣文學專題》,台北:萬卷樓,2006
陳大為,小説選《天下小説選Ⅰ,Ⅱ:1970-2004世界中文小説》,台北:天下文化,2005
陳大為,評論選《馬華文學讀本II:赤道回聲》,台北:萬卷樓,2004
陳大為,散文選《天下散文選Ⅲ:1970-2003大陸與海外》,台北:天下文化,2004
陳大為,綜合文選《台灣現代文學教程5:當代文學讀本》,台北:二魚文化,2002
陳大為,散文選《天下散文選Ⅰ,Ⅱ:1970-2000台灣》,台北:天下文化,2001
陳大為,綜合文選《馬華文學讀本I:赤道形聲》,台北:萬卷樓,2000
陳大為,詩選《馬華當代詩選(1990-1994)》,台北:萬卷樓,1995

陳大為作品欣賞

編輯
觀滄海
觀滄海 在鷹目之極
大地之東
碣石諦聽我心的溶岩竄動
記述天地如何向我
誇示它無垠的開始和盡頭
浪從容 我的呼吸奏成汪洋的曲目
音符圍繞 一座狂野的島
以及巨大的浮沉 是藍鯨
是舍我而去的壯闊!
不知幾千裏 苦苦追尋
它越過我懷裏穩穩冬眠的劍
越過所有它可能越過的失望與埋怨
我如鯨的氣勢已然萎縮
磅 的詩篇潛入太多
柔弱的螺聲 大敍述
只能邁開螃蟹的小寸步
創意靦腆地凸起 彷彿海星
詩的危城 傾頹了三分之一;
觀滄海 從鯨之背
到陌生的經緯
大水滄滄 天地的交界懸掛在胸前
我想撐起一千帆也撐不住的風勢
企圖靠近五百年難得的梟雄
套用他的視野 他吞吐流雲的肺葉
濤聲推擠我的呼喚
推推擠擠 退退進進
卻孕育了宛如喉結的一顆宇宙
在大海之西 喊住
我的藍鯨──
觀滄海 在史詩的顱骨
意符退潮的內部 我握緊
梟雄筆下的風雲 掌中的劍氣
感到久違的大雨自血脈沁出
然後暴長 以傘的千次方
似海嘯 我的語言橫行
在WORD的視窗
雷厲地句讀 我日益疲軟的節奏
隱然有山島對峙 如世仇
在檔案深處 而注音
已層層雲集在指端
十指是觀音靈巧的千手
將豪情鍵入 漢字如鯨魚騰空
筆劃密密落下 像細雨
吻上山崖陰晴不定的表情
想像和它的皴法
讓敍事的路徑有了雄渾的風景
零下典藏的夢 一一解凍
沿着藍鯨回航的水紋;
可以還你了 梟雄──
還你昨日借我的大劍氣
借我的敏鋭觸鬚
藍鯨已溯返它原生的腦海
我驅動停擺多時的洋流
格局豁然開展 步步鏗鏘
鯨吞你昔年遠眺的山崖,
是碣石 和梟雄的古詩
見證了我的宇宙
甦醒 在鷹目之極大地之東。
麒麟狂醉
麒麟狂醉 是因為夫子心碎!
聖獸的童年 塗鴉在春秋如竹簡削瘦的臉
天空貧瘠 辭藻盡是青銅色的狼煙
我不願在此動用典故 也不詳加描述
旁觀夫子疾筆走過龍蛇產卵的廢墟 而麒麟
骨架僅僅發育出寥寥幾筆 掛不住政治語碼
軀體內部沒有神話可以提取 真理可以諦聽
太累 手跡工整的《春秋》寫得太累 麒麟猛睡
而夫子 不想對賊欲橫流的春秋 不想對
他心碎的斑駁亂世 作色澤豐盛的詮釋
任憑它的模糊映像在鹿部裏幽遊 高興出走就出走
像詩脱離詩人的五指山 只要翻翻筋斗
把麒麟歸還給麒麟 讓它奔向你們大雪紛飛的眸子
為自由痛飲 它川流着四肢不息的酒勁
蹄放鬆 踏出大量學術與非學術的風景
我袖手 虹膜貼上衍義無窮的流雲
麒麟狂醉 身世真的越來越曖昧;
一而再 再而三的被誤會
你們拼貼它孤陋的肋骨 組合器官
推斷出無數頭朦朧的走獸 果然
麒麟抓狂 在不同瞳孔不同直徑的角力場
是我不該把它當作詩的隱喻 還是
那語言的雲氣 意象的幻影
嚼碎了你們的腦神經
我問飢餓的胃 它説是一頭鮮嫩的羔羊晃過
K書的眼鏡卻更篤定 那是學步的蹣跚幼龍
夫子草繪的聲符 在千百種解讀中幻化
你們想像的元素明明近親繁殖 卻又相互排斥
失守了身世的原始據點 失守了夫子
當初撰述的微言 麒麟困惑
我挪近燭火 把它夾進《詮釋學》渾厚的肺葉
麒麟狂醉 是誰盜了它的淚?
我認識與不認識的詩人們 飼養然後四處遊牧
一羣接一羣 五官模糊的麒麟
它們遺傳了他們 三分大篆四分行草的脊椎
白天驢子入夜狐狸的骨髓 奔向你們雪深三尺的眸子
尋求供奉聖獸的天靈蓋 叩問一千個
靜靜讀詩的夜晚 燃起眸子的火把
這可是忙於刷卡的後春秋 羣妖亂舞
在大東區 在荷爾蒙 爆的西門町
一滴啤酒 光這麼一滴唾棄詩詞的啤酒
讓麒麟從pub的吧枱 從cite黯然離開
一路跌跌一路撞撞 回到副刊
副刊只好 騰出不起眼的一間小小馬欄
麒麟狂醉 只因為它不得不退位──
夫子被鍵盤E-mail到遠方 降一場盛大的雪
在夏天 在書生荒蕪久久的祖傳墨硯
你們這羣 我認識與不認識的
由於太平盛世 所以終日閒閒的小老百姓
寧可供奉一窩電子雞 大碗大碗的時間屍體
我只好寫下這首酒精洋溢的詩篇
供麒麟狂醉 在九百字元的檔案裏面。
按:“cite”即是法文裏的都市,而城邦出版集團亦以此為商標。
甲代丹
1:夜讀頭暈的南洋
是狐狸,預測的考題在腦袋亂竄
我在案前啃食一冊頭暈的南洋
史蹟承接了冷汗,滋長成山豬橫行的雨林
睡意提着眼睛往課本的札記走去
越近越香甜,額頭最後叩上一張黑白照片;
我驚醒在次日的考場,考卷亮出獠牙
選擇題是迷彩的捕獸器,可靠的只有申論題
不難,論的是我昨晚叩頭的甲必丹
整個馬來亞為之傾斜三度的華人英官。
2:剛上任的葉亞來
這一題,必須從一八六八年寫起
吉隆坡還是粗暴的泥濘、狂野的馬
將英國的官勳扣上仿清的朝服,葉亞來
穩穩邁開官步,像一頭猛虎巡弋它統治的山林,
用粵語,土紳牙牙拚出Captain的中譯
副官向他展示一幅千風百火的水墨:
會館是七頭巨象環伺於留白背面
潑墨之中有九羣隱身的黑幫土狼
朝珠暗暗盤算,錫米產生模糊的預感
他會是吉隆坡久等的麒麟,還是久違的鱷魚?
3:長袖與鐵腕
殖民政府沒有提供足夠的鷹犬
他不得不蓄養黑道的龍蛇,長袖一遮
鐵打的手腕有了一種兇狠的陰柔
足以鑄造龐然的夢,鑄造像上海的城邦,
狠狠的,他扣緊象與土狼火併的脈門
把娼樓煙館端上圓桌,用嚴厲的慢火煮爛
每對聽話的暴牙一碗。穩定了圓桌
泥濘才有承受機械與磚瓦的堅硬
像拉麪,小巷與大街越拉越長
吉隆坡成了眾生喧譁的金碗。
4:歷史自有刀章
沒有人在意那些內戰的刀疤
死亡遺下美好的風水,錫苗印證了龍穴的方位
吉隆坡穿上縷金的黃馬褂,他也一樣
課本把所有的建設都算進來,連同晚霞和晨曦
連同路過的契機、投宿的思想
並漂白他黑回來的土地、鋪子和礦湖
一如沙漠對仙人掌的渴望,對英雄
歷史自有一套刀章,削出大家叫好的甲必丹;
不知一八几几年,他拍下那張得意的照片
讓後人仰止,考生叩出永恆的印象。
5:傳奇的刪節號
傳奇的死角蹲着口吃的刪節號
在口吃他成為首富的魔法
還有喋喋不休的橡皮擦,向我透露
當年他輸光盤纏的狼狽嘴臉
但我豈敢寫下這些?
反正他有太多壯舉供我作答,足足寫滿三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