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鎮嵩軍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民國初年,由河南土著軍閥劉鎮華、劉茂恩兄弟建立的豫西地方部隊。以劉鎮華為統領,下設三標一營,由柴雲升、張治公、憨玉琨分統。初僅4000餘人,分駐豫西20餘縣。因地近嵩山,故名。1918年初,該軍依附皖系,入陝援陳樹藩,劉鎮華被任命為陝西省省長。1920年,劉鎮華投靠直係軍閥曹錕。1922年任陝西督軍兼省長,將其所部擴編為柴雲升、張治公、憨玉琨、馬沂清4個師,約10萬人。1925年4月,所部憨玉琨與國民軍胡景翼部爭戰河南,劉助憨作戰,敗後逃亡山西。1926年初,吳佩孚委任劉鎮華為討賊聯軍陝甘總司令,令其回豫攻擊國民軍。劉回豫重整旗鼓,旋即圍攻西安城達8個月之久。1926年11月,馮玉祥揮軍入陝,解西安圍,劉鎮華即率部逃回豫西。後被馮玉祥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第八方面軍,劉任總指揮。柴雲升、張治公不願投馮,柴雲升率部投山東張宗昌魯軍;張治公率殘部投東北張作霖奉軍。劉鎮華僅率鎮嵩軍一部隨馮,編入國民革命軍序列。鎮嵩軍至此徹底分裂。 [2-3] 
中文名
鎮嵩軍
外文名
Zhen song Army
首    領
劉鎮華
主要將領
孫殿英憨玉琨梅發魁、楊仁齋、柴雲升
參與戰爭
直奉戰爭中原大戰

鎮嵩軍發展歷史

編輯

鎮嵩軍由“刀客”變為軍隊

在辛亥革命前幾年間,豫西有兩個大“刀客”王天縱與關老九,同在嵩縣羊山“架杆”,聚眾五六百人。王、關兩人是盟兄弟。王勇敢善戰,稱神槍手,關足智多謀,善於拉攏,王的起家得關運用聯絡之力甚大。王聲名大於關,而實力則不及關。張治公與王是一杆,玉混、柴雲升與關是一杆,兩杆經常合作。后王對關猜忌,怕關取而代之,即派張治公將關暗害,由王統一領導。但憨、柴因王關係好,恨王為人毒辣,不講義氣,內部遂發生矛盾,亦為後來、張矛盾的根源。
王等所率“刀客”,絕不準調戲婦女,專用“飄頁子”(即寫信)辦法向地主要錢,對一般農民並不劫奪。他們打仗善用埋伏和“圍門封”(即嚴密包圍)兩種戰法。清總兵謝寶勝率軍數年,有一次謝軍追擊至伊陽縣彭婆鎮,王天縱在小山坡上遙見謝騎馬在前,即大聲説:“謝軍門,你為人很好,否則早把你打死了。”謝大聲問:“如何見得,你能把我打死?”王説:“請你把馬鞭舉起。”謝應聲舉鞭,王一槍將鞭打斷。當時,謝顧為感動,從此對王部不再積極追了。
辛亥武昌起義後,王等受革命影響,於9月10日率眾下羊山自稱革命黨,攻打洛陽。豫西各縣青年紛紛響應,自帶馬匹刀槍,臂纏白布為記,隨王去打洛陽。當時知識分子石又騫、蔣我山、劉鎮華等與王均有聯繫。王等率眾數千人包圍洛陽時,因、柴兩人與王、張兩人間有矛盾,指揮不能統一,部下自動散去者甚多。經劉鎮華等聯絡並説明利害,王、張、柴率3000餘人,馬500餘匹,槍2600多支,西去繞道盧氏、雒南出泰峪谷到潼關,加入張所統率的秦隴豫復漢軍,當時亦稱東征軍。王任東征軍先鋒官,張治公、玉混、柴雲升分任標統。王、張、柴間矛盾,經張、劉鎮華、楊勉齋、劉粹軒等居間調停,始能勉強合作。后王天縱、張治公部在張茅戰役中損失甚重,實力僅餘200餘人,王與張因對指揮意見不統一而發生矛盾。且王因野心甚大,不甘心久居張下,又怕憨、柴兩人乘機報復,遂生離去之心。當軍隊敗退錐南、商州時,王即離軍赴南陽,將殘部交給馬文德。后王往見黎元洪,經黎保薦給袁世凱。
當王赴南陽時,張治公則回嵩縣、宜陽--帶招兵千餘人又回到潼關。民國成立後,由張向袁世凱保薦,以劉鎮華為統領兼陝汝道尹,將豫西的這些地方武裝在潼關改編成軍, 因豫西以嵩山著名,故稱鎮嵩軍(簡稱嵩軍)。鎮嵩軍轄三標一營,第一標分統柴雲升,第二標分統張治公,第三標分統憨玉混(繫馬標),炮兵營長武宴洲。每標設教練官一人,即副標兼參謀長。官兵共計3000餘人,槍約700支。嵩軍成立後,糧草無着,幾乎不能生存。當時豫西匪勢甚盛,趙倜、周符麟兩部全力進剿,未能剿下。經張鳳翊、張與河南督軍張鎮芳商定,將嵩軍開回豫西,並由河南擔任軍餉。

鎮嵩軍回豫剿匪,謀求生存

1912年嵩軍開回豫西,因成立不久,軍餉裝備均極困難,趙調、周符麟等仍視嵩軍是“刀客”,顧為岐視,並準備予以消滅。
而嵩軍官兵和當地土還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張、憨、柴等帶人蔘加軍隊時,曾留一部分人仍在豫西拉着“杆子”,有的是親兄弟,有的是親戚,有的是共同“鏜過”的患難弟兄,嵩軍本身的“刀客皮”還未蜕掉。劉鎮華和張治公、玉混、柴雲升等人,已經升了官,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一面與張鎮芳、趙調、周符麟等逢迎拉攏,一面下決心剿匪。張治公把他的叔伯兄弟殺了,張鎮芳表揚他大義滅親。憨玉琨見張得到表揚,也殺了他的親兄弟。柴雲升也把他“二架杆”李永魁騙去殺了。他們並將當時著名土匪如沈心寬、洪登科、趙得勝等部都滅了。在剿匪中,僅嵩軍就殺了有3000多人。由於下狠心滅了土匪,嵩軍的“刀客皮”才算蜕掉了。
1913年白朗起事,毅軍和嵩軍追剿。因白朗部隊行動迅速,戰法巧妙,來往遠征數省,各軍均無能為力。白朗初起事,只有60餘人,盤F桐泌兩縣交界桐柏山之母豬峽,毅軍往剿,即被打散兩個連。白朗接連打了幾個勝仗,從者日眾,接着遠征到六安一帶,打跨幾個巡防營,又回師至隨棗一帶,打跨巡防營一個旅,又在方城一帶消滅毅軍五個營,繳獲大炮數門,槍彈甚多。繼又東征蒙城、亳州,一路繳獲甚多,聲勢浩大,人約5萬,槍約3萬支,差不多每人一匹馬。後白朗又西征到陝甘,原想到新疆定居下來,但部下許多人發財了不願去,白朗迫不得已折回河南。到荊紫關一帶,自動回家者甚眾,隊伍無形解體,最後白朗帶有500餘人,在寶豐、臨汝交界一帶被毅軍和嵩軍圍剿,白朗陣亡於三裏寨戰役。白朗的馬弁姬拖(外號老雞子)與張治公部連長王鶴齡是密友,即密告王説:“白朗戰死,我知道埋的地方,願割白朗頭呈獻”。王密報張,張轉報劉鎮華後,即密飭王和姬將白屍掘出割頭呈獻,由劉鎮華捏報一段擊斃白朗經過,呈報袁世凱邀功。袁賞銀10萬兩,並將劉鎮華晉級中將、張治公晉級少將。從此劉鎮華得到了袁的信任,而嵩軍也算站住腳了。後姬拖在張部任騎兵排長,王鶴齡升了營長。
劉鎮華和張、柴等人,除下毒手剿匪和呈獻白朗頭邀功外,劉還進一步出賣民黨,參加了進步黨。當袁竊國後,國民黨發起二次革命時,黃興派楊體鋭、於光造為代表,持黃密信,由南京到豫陝聯絡劉鎮華和張鳳翔、張反袁。楊、於兩人到河南見劉鎮華交了信件轉往陝西時,劉派人跟蹤到靈寶將他們殺了,把原信密報袁世凱。後張於袁稱帝前,曾派丁同聲持信聯絡劉鎮華、陳樹藩共同反袁。劉得信後,亦將原函密報袁世凱。當張到開封策動反袁時,袁密令趙調將張押送北京,後經雷震春、張鎮芳之營救,於衰死後,張始得釋放。後丁同聲赴陝到潼關時,劉鎮華密令嚴小全將丁殺了。袁死後,劉鎮華很快又與段祺瑞拉上關係,加入了安福系。
從1912年嵩軍回豫,到1918年這一段,由於能下毒剿匪,獻白朗頭邀功,出賣民黨取得袁的信任,接着又加入了安福系,嵩軍算是站住腳了,武器與人員也有些擴充,但並未有大的發展。

鎮嵩軍嵩軍入陝,援助陳樹藩

1917年冬當胡景翼、楊虎城、郭堅、鍾秀等部圍攻西安要解決陳樹藩的時候,
陳即許劉鎮華以省長職邀劉率嵩軍入陝。此時嵩軍高級軍官也急於離開河南求得發展,於是將三個標改編為三路入陝,到潼關和靖國軍接觸,並在華州、臨潼、霸橋三個戰役中獲得了勝利,西安因而解圍。劉鎮華當了陝西省長。嵩軍與陳樹藩部隊又到屋、郭縣打敗了樊鍾秀和張義安的部隊。嵩軍入陝後,軍餉由陳樹藩發給,因地盤小,經濟困難,當時鄂縣一帶是產鴉片地區,嵩軍就地大徵煙税,搜刮煙土甚多。在陝煙每兩1元,運到洛陽一帶每兩7元,於是嵩軍上層軍官即利用水、陸兩路,大批向河南販運鴉片,每次馬車百餘輛舟船數十隻,均滿載鴉片。到1919年,軍官都發財了。範龍章那時隨張治公當馬弁,也弄得800多兩煙土。嵩軍因當時買武器困難,實力並未大擴充,僅有樊鍾秀部敗退商州時,其營長馬水旺率部投人嵩軍,編為第四路。
1920年直皖戰爭發生,劉鎮華因早已參加安福系,即派張治公部援助段祺瑞。當時段的邊防軍一個旅駐在洛陽,張部計劃與邊防軍會合作戰,甫到潼關,即聞段失敗,吳佩孚部隊已到洛陽。此時,嵩軍一般上層軍官預料吳佩孚一定要打陳樹藩,陳、劉同屬安福系,陳敗劉亦完蛋。在吳派閻相文為陝西督軍,率二十師閻治堂、第七師吳新田、第十六混成旅馮玉祥(到陝後改編為十一師)入陝驅逐陳樹藩時,劉鎮華運用兩面手段,一面表示支持陳樹藩,一面密派馬蓮框為代表與吳勾結,作為內應,從此加入直系。當閻相文率軍到潼關時,劉即對陳樹藩説:“你打我不打。你下野好了”陳無奈逃走,相文直入西安。劉鎮華不但穩穩地保住省長地位,而且乘機將陳部姜宏謀團歸併了憨部,擴充了嵩軍的力量,並取得了吳佩孚的信任。
閻相文督陝後,因嗜好太深,整日抽大煙,不理政事,一切由馮玉祥主持。劉鎮華即多方設法與馮接近。1921年馮玉祥設宴誘殺郭堅後,閻相文吞煙自殺,馮接督軍,嵩軍官兵顧慮很大,以為馮的手段毒辣,對嵩軍不會容忍。劉鎮華此時即下決心在練兵上和生活上完全學習馮的一套辦法,馮對劉亦有好感。從此劉與馮關係非常密切,後來又結拜為盟兄弟,劉不但保住省長地位,而且取得了馮的信任。到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發生,馮率十一師同胡景翼師到河南打趙倜時,馮把督軍讓劉代理。馮任河南督軍後,保劉為陝西督軍兼省長。劉對吳、馮表示十分忠誠,吳、馮以劉為西北屏藩。
嵩軍入陝後,經濟充裕,部隊也逐漸擴充,除增添馬水旺第四路外,1920年張世臣、萬選才帶千餘人、步槍700支,投嵩軍,即編人玉混部,名為商分統。劉鎮華當上陝西督軍後,河南“老洋人”(原名張慶)部第一營長張大麻帶1500餘人投人嵩軍,編入部。從1921年起,嵩軍即開始向各方購買槍彈,公開擴軍。有一次即買步槍3000支和機槍、山炮等武器,四路各分到步槍500支,還成立一個新兵訓練營,裝備均為機槍,以劉茂恩為營長。各路還分別擴充了兩個營。這是嵩軍初步的發展。追劉鎮華任陝西督軍後,要求吳佩孚批准擴編為四個師:第一師柴雲升,第二師張治公,第三師馬水旺,第三十五憨玉琨(屬中央番號,吳當時有意將師拉出嵩軍系統)。這時新式步槍、機槍和重武器一律裝備齊全,官兵擴充到10萬人。自1921年1923年,可算是嵩軍發展的極盛時期。
部隊發展後,內部矛盾也逐漸發生。劉鎮華對嵩軍的籠絡一貫是採用“換帖拜把子”的封建方式,下級官兵也是如此。次為各路中聘有一個師爺,均為當時有名望的知識分子。柴部是李彬陽(嵩縣人,清末拔貢),張部是邢德榮(伊川人,清末拔貢),憨部是冉心甫(嵩縣人,清末秀才),總部是石又賽(嵩縣人,清末拔貢)。此四人與劉、柴、張、憨形影不離,出謀定計,往來文電均出於這些師爺之手。劉等對這些師爺們的話很重視,劉有許多事不便直説時,就通過師爺們來疏通和實現。這些師爺對嵩軍內部矛盾調和起了重大的作用。
嵩軍擴編後,吳佩孚有意以師來牽制劉鎮華,準備把憨師拉出嵩軍系統,而憨亦逐漸驕橫,劉也有些控制不了。吳派人到張治公師任參謀長,並派軍校學生到各師中去,直接訓練和控制部隊。憨、張、柴、馬各師長漸漸同吳派的人接近,師爺們在軍中的重要作用逐漸失去,因此均感消極而先後去職。嵩軍內部起了變化,平時對師爺們有好感的軍官,表示對劉、柴、張、馬、等的作法大為不滿。如張師團長武庭麟、楊鴻臣,炮兵團長張慕通、炮兵營長姚北宸等均系該師師爺邢德榮的學生或好友,邢在張師威信甚高,他們對張逐漸不聽邢的話表示不滿,從此嵩軍內部團結也就成了問題。

鎮嵩軍憨、胡之戰,嵩軍大敗

1924年二次直奉戰開始,劉鎮華對吳表示效忠,派張治公師到山海關參戰。及聞馮玉祥、胡景翼、孫嶽在北京發動政變消息後,即派三十五師憨玉琨出陝,表面上對吳的留守負責人河南省長李掉章説:“派兵援吳,保護後方”實際上是乘機佔據河南地盤。憨師到洛陽三天,渭北靖國軍馮子明師出兵到華陰一帶,與玉珍部(玉瑤四弟)發生衝突,靖國軍代表彭仲翔被嵩軍殺於華陰。劉鎮華、玉聞訊顧為驚慌憨師又趕回潼關打馮子明師,馮師被迫回渭北。
馮、胡、孫倒曹、吳,擁段祺瑞為執政。劉鎮華即通電加入倒曹、吳,並指示嵩軍駐北京代表楚子襄普見段祺瑞。段暗楚説:“只要師出兵到鄭,即可發表為河南督軍。”楚將此意分電劉、憨。此時吳佩孚敗退到漢口,並由漢口帶殘部數百人到洛陽,仍欲以河南為根據地企圖再起。因得楚轉段電,急於得河南督軍,決心東下騙吳。劉初則對擁吳,反吳猶豫不決,繼則想扣吳作資本,故派憨師出函谷取洛陽時,給吳發電報説:“出兵安定河南,軍隊過洛陽不進城,請大帥安坐西安。”及師盧明卿團進距洛陽40裏處時,吳原想不走,以為劉、不會加害於他,但吳之部下第三師的旅團長們,認為劉、會拿吳送禮,對吳痛陳利害請吳離洛,吳始上車到雞公山去。
吳走後,師到洛陽,將吳的官兵武器彈藥完全接收過來,一面進軍鄭、汴,一面乘機擴充部隊。及師到鄭州時,胡景翼督豫之令已發表,劉、憨大失所望。即將到達鄭、汴的部隊撤住榮陽、洛陽之間,嚴陣以待,坐觀變化,並乘機大肆擴充部隊,除基本部隊梅發奎、賈濟川兩旅外,又將王振團和張得勝、姜明玉兩團編為混成旅,以王振為旅長;孫殿英和張得勝一部軍隊到彭婆與張治公留守連長蔡萬勝勾結,裏應外合,打下臨汝城得槍數千支,亦編為混成旅,以孫殿英為旅長;李振亞部通過王振關係歸三十五師亦編為混成旅,以李振亞為旅長;加上閻子銘、袁英等旅,三十五師擴充到4萬餘人,再加上由山海關敗退回駐郟縣、臨汝一帶之張治公師的7000餘人,兩部合計近5萬人。
胡景翼任河南督軍兼省長後,即派楊少莖、楊銘源入陝與劉鎮華商談豫陝兩省與國民二軍和嵩軍合作問題。胡又勸張赴陝,與劉唔談,消除矛盾。張到陝唔劉後,即轉回開封,與胡面談唔劉經過,儘管表面很接近,的高級幕像吳古嶽亦竭力拉攏,促成合作,但具體問題不能解決,矛盾益為尖鋭。憨急於得河南督軍,而胡則説,侯兩方合作,派兵打下湖北後,再將河南督軍讓給。當時雙方表面上談合作,暗中卻調動部隊,戰爭有一觸即發之勢。固守虎牢,劉餉柴師嚴防渭北,使國民二軍內外不能聯繫,欲將其分而擊之,一鼓殲滅。當時吳部田維勤、靳雲鸚均率殘部數千人盤據豫南,與劉憨取得聯絡,互為聲援。劉、憨估計打敗胡軍顏有把握,遂調馬水旺師先東來洛陽加入東線作戰,調吳新田守西安,代理督軍兼省長,牽制渭北。胡知劉的陰謀後,即先發制人,以精鋭部隊猛攻熒陽,襲取虎牢。胡憨之戰於1925年2月初爆發了。
戰爭開始,嵩軍前線指揮官姜宏謀守熒陽、泥水,國民軍嶽維峻、李虎臣率二軍主力正面進攻,樊鍾秀率豫軍千餘人在禹縣、登封向洛河南偃師一帶側面襲擊。國民二軍依隴海鐵路運輸之便,勢同閃電,拔熒陽,進虎牢,搶佔鞏縣兵工廠。嵩軍退守黑石關車站鐵橋及邯山。2月9日晚,劉在洛陽西工召開軍事會議,表示能戰始能和,請調停人電各方調和息兵。但前方吃緊柴軍未到,張治公與有矛盾,擁兵臨汝而不參戰,並罵多事,經劉婉求,始允從命。靳雲鸚、田維勤有意“觀虎鬥”,遲遲不出兵,劉顏為焦急。2月10日,樊軍進至登封時,李振亞旅叛變,遂又直趨鵝嶺口進襲偃師附近。馬水旺師到便師,因其部官兵多是樊的舊部,一經接觸,多數投樊,而馬則化裝逃走。守邯山防地之閣子銘旅潰敗,劉調袁英旅增援,尚未趕到,而胡軍一部已插人嵩軍防線後邊,在黑石關便師間的孫家灣鐵路北出現,將鐵路電線切斷。此時,劉鎮華先跑回洛陽,請張以副總指揮名義在前方指揮。張見形勢危險,即與劉鎮華通電話並與劉茂恩商量,全線撤退。到2月15日,潰退部隊渡過洛河,在洛陽東倉卒佈防。胡軍乘勝追擊,過白馬寺直逼洛陽。嵩軍無力抵抗,又分兩路撤退。劉鎮華率大部軍隊西逃。
憨、張率殘部退到伊川后,憨又帶少數部隊回嵩縣。劉率王振等部退到繩池時,柴師生力軍趕到,背陵佈防,阻止追兵,收容潰軍,希望憨、張也能收容潰軍由龍門進攻洛陽。憨到嵩縣老家時,有意召集殘部,重整再戰,但親信旅長楊向齋等不願再戰。憨於2月25日一手持大煙,一手拿手槍,大聲向部屬説:“誰進屋來,我打死誰。”遂吞毒而死。劉鎮華在觀音堂指揮,嶽維峻督隊向繩池進攻,雙方在繩池南熊耳山一帶打了三天,劉敗退陝州,柴師退到盧氏並轉到陝南安康。張治公尚有4000餘人,他自帶千餘人退到黑峪、灤川,其部下張慕通、武庭麟等帶兩千餘人退到白河。後張慕通等強拉張治公亦到白河。三十五師此時以王振為首退到盧氏商南一帶。劉鎮華過黃河到閻錫山處住了一個月,便到天津租界他二弟劉鎮乾處作寓公去了。李虎臣進西安趕走吳新田,當了陝西督軍。胡景翼於3月18日因傷發死於開封,嶽維峻當了河南督軍。河南人稱此次戰役為“憨胡鬧”。

鎮嵩軍陝靈戰役,嵩軍大勝

1925年3月到1926年3月,是國民二軍統治豫陝兩省的一年。這個時期,河南情形頗為複雜,嵩軍殘部盤踞豫西南部和陝西東南部準備再起;靳雲鸚、田維勤、任應岐等部盤踞南、光山、固始一帶,號稱10萬人,割據一方;吳佩孚的殘部散佈在豫鄂邊區時刻準備北犯;鎮、內、鄧、浙四縣是團閥馮庭芳的勢力圈;豫北劉春榮等部名義上服從國民二軍,實際上另有野心。河南各地紛紛組織紅槍會和地主武裝築寨自衞。因馮玉祥與張作霖在北京摩擦甚烈,而魯西奉軍對二軍威脅甚大,只有鍾秀部以汝、魯、寶、郟為根據地,算是二軍的友軍。閻錫山是多方保持關係。當時國民二軍無力南征,想打開困難處境實屬不易,嶽維峻曾接受孔庚、續西峯等人的建議,擬用奇兵襲取太原,但此計劃遭到失敗,與閻的關係很緊張。嶽又將二軍主力15萬人,由李乾三指揮向曹州、濟寧進攻,並與靳雲鸚合作,擬取山東,由靳部向徐州進攻。靳表面合作,暗則與敵勾結,戰爭開始,即行叛變,致二軍深人魯西的主力因兩面受敵而敗。嶽將陝西部隊全部調來鄭州,陝督李虎臣又親來全力援嶽。
1926年元月間,嶽、李及各將領集議於鄭州,商討戰略大計。當時吳佩孚部圍攻信陽,蔣朗亭師長因久困無援而投降;靳雲鸚與奉軍迫近汪垣甚急;嵩軍與吳合作,劉鎮華率軍出盧氏佔陝、靈,堵住西路,張治公部由南陽出嵩、洛,威脅鄭州;各縣團隊和紅槍會蜂起。因二軍紀律太壞,豫人顧為懷恨,大有河南人對陝軍復仇之勢,因之國民二軍處境困難。當時有人主張二軍向北退守,與國民一軍(馮部)靠攏,但奉直合作,閻在側方,仍是三面受敵形勢。李虎臣堅決主張退回陝西,再圖恢復,認為以二軍20萬之眾,豫西雖有嵩軍之阻,但只有2萬餘人,以二軍之精鋭兵力,打開一條通路沒有問題,於是決定大軍西撤,退回陝西。
嵩軍自憨胡戰失敗劉鎮華出走後,殘部在安康、白河、濰南一帶逐漸集結,但羣龍無首,各自為政。張治公與吳佩孚取得聯繫,但統率不了嵩軍,柴雲升、王振、梅發奎等均不擁張,吳亦知張拿不起來。此時直奉合作,全力對付國民軍,吳急於利用嵩軍這支力量,因之電邀劉鎮華回來。劉與閻錫山聯繫,閻也表示擁吳打馮。劉認為回豫重整嵩軍,恢復實力,再圖發展,時機顧為有利,即於1925年10月,間到漢口見吳,密議擴充嵩軍與吳合作打國民二軍計劃。吳委劉以豫陝甘剿匪總司令名義。劉即赴白河整頓部隊。到1926年初(在舊曆年關),軍隊即分別出動,張治公部由白河直到南陽,歸吳直接指揮。劉率柴雲升、王振、憨玉琨、梅發奎等部由盧氏出兵到陝靈一帶,堵截國民二軍歸路。張治公師到南陽附近時,南陽鎮守使馬志敏鑑於直奉合作聲勢浩大,即自動將三個旅約兩萬人,交張改編。張委張慕通為南陽鎮守使,在南陽將軍隊稍加整頓即經葉縣、寶豐、臨汝直取洛陽,一路頗為順利。
是年元月間,嶽維峻、李虎臣率大軍由沐、鄭開始西撤,在鄭州到洛陽一段被紅槍會解決甚多,嶽的專車也被放火毀燒。彈藥爆炸,槍聲四起,部隊大亂,加之後有靳雲鸚部追擊,雖仍有10餘萬之眾,但軍心渙散,鬥志動搖。此時,柴雲升師已搶佔潼關,王振師的姜明玉旅範龍章團固守函谷關,劉鎮華駐經略鎮指揮。國民二軍李虎臣率隊衝到函谷關,嶽維峻率隊衝到陝州,因糧糧餉無着,加以沿途紅槍會和團隊到處截擊,當大軍到達陝州時,嵩軍已堵住函谷關及以南各路口。激戰五晝夜,終未打開通路,致兵疲彈盡,進退困難,嶽維峻迫不得已,派代表交涉願投降。劉鎮華即命該軍8萬人集中陝州繳槍,並召開旅長以上會議。劉説:“敵軍8萬人,已決定全部投降。敵軍繳槍,我軍各部不準搶槍,由各部就地收繳,事後由總部統一分配補充。”當時師長柴雲升、王振、梅發奎、玉珍及旅長張得勝、姜明玉、徐先鋒、李萬如、萬選才、孫醒初等均表示同意。然而嶽軍8萬人集中在陝州,徐先鋒、張得勝、萬選才三個旅就在陝州附近,各部多懷疑劉的“就地收繳,統一分配”的命令不能兑現。範龍章對姜明玉説:“督軍的命令恐不能實行,恐怕還是誰搶到手算誰的。”姜同意範的看法,兩人計劃第二天由範帶兩營人趕到陝州搶槍。當晚姜向王振請示,王不準去。但範第二天佛曉帶兩連人趕到陝州大營,見劉茂恩、徐先鋒、張得勝、萬選才都在那裏。原來各部隊都搶槍去了,情況混亂,劉茂恩氣得沒有辦法。部隊只顧收槍,對徒手敵人無暇顧及,李虎臣化裝士兵,混過函谷關跑回西安,嶽維峻暗渡黃河被晉軍關福安團俘虜。嵩軍在陝靈戰役,以2萬人打跨敵8萬多人,收繳槍7萬餘支,可算是大捷。但正因為勝利,內部矛盾更大,各自為政,各自擴充實力,劉鎮華實際上是指揮不動了。
陝靈戰後,嵩軍實力驟然擴充,軍餉困難,內部爭吵,鬧着要槍、要館、要地盤,劉難應付,為向陝西進發,劉許柴雲升為陝西省長,後又許督軍,並許王振任甘肅督軍。當時劉估計李虎臣留守西安的三四千人不值一擊,佔領西安絕無問題,因之遲退未行,坐失時機。就在此時楊虎城部開人西安,當肯軍逼近西安時,劉才知道李、揚已作好守城準備。

鎮嵩軍嵩軍圍攻西安和敗退河南及被迫投馮

嵩軍於1926年3月間圍攻西安,至11月間撤退,八個月餘,也算是歷史上時間較長的圍攻戰爭了。劉在戰略上要達到一網打盡陝軍的目的。楊、李守城到四個月後,已感萬分困難。當時嵩軍有些人主張放開一條路,讓陝軍突圍,先佔領西安再説。但劉則堅持在西安徹底消滅陝軍之主張,以致長期圍攻,使城內市民餓死甚多,嵩軍糧餉也萬分困難。閻錫山聽説馮玉祥五原誓師,部隊已到青海,認為吳將失敗,對劉斷了接濟。
圍城部隊各自為政,就地徵發,紀律很壞。幸當時地方上有糧,吃的問題還能解決,但彈藥、服裝、醫藥等均無法補充。
到圍攻戰持續到七八個月時,嵩軍官兵也實在感到支持不下來了。其間,馮玉祥之大兄曾到鐵門,把馮到五原整軍、由蘇聯幫助、準備東征之消息告訴張,張即託王伯功(劉之親家)見劉,勸解西安之圍。劉當時拒奉軍入豫,吳佩孚坐鎮襄樊,仍存觀望,不肯放棄陝西地盤。當馮軍到咸陽時,劉才計劃撤退。時馮部孫良誠的先頭部隊已到西安南邊杜曲。劉軍撤退中混亂不堪,渭河以北部隊撤退更不容易。姜明玉旅圍攻三原,終未打開,撤退時損失甚大。梅發奎師在涇陽、咸陽一帶,撤退時全部被繳械,梅化裝而逃。麻老九部退回大荔。渭河以南部隊撤退時重武器也丟光了,徐先鋒、李萬如兩旅損失較輕,也有三分之一。當時在渭河北的部隊由渭南過河撤退,在西安以西和以南的部隊向藍田、龍駒寨撤退,正面部隊由華陰撤退。
嵩軍退到河南,還有6萬人,但形勢複雜,軍心渙散,南不能靠吳,北閻錫山正在搖擺,故投馮或投奉,舉棋不定,內部爭吵甚烈。柴雲升、王振反對投馮,認為馮窮,不能解決嵩軍困難,且馮手段毒辣,與他交朋友也不放心。中下軍官多同意柴王的意見,願投奉軍。劉鎮華為了穩定軍心,把軍隊編為兩個軍,一軍長柴雲升,二軍長王振,旅長皆升師長,團長皆升旅長。仗是打敗了,但全部升官了。劉為要觀察一下各方面的態度,就先到鐵門見張,對張説:“我不幹了,原物交給你,我到天津作寓公。”
説着真把關防拿出來,好像是真心似的。張笑了笑説:“你真會害人,想嫁禍於我嗎?”劉説:“形勢逼人,難道你在岸上看翻船嗎?”張説:“治公在洛陽,兩下一湊合尚有10萬之眾,在豫西20幾縣,尚可橫行幾天,交給他倒是辦法。”劉同意,即與張到洛陽和張治公會商。張治公當即表示願意,劉就將名義給他,先到閻錫山處又轉往北京去了。
劉走後,張治公約張同赴陝州與柴、王等將領見面。因張治公原與柴、憨有隙,憨死柴在,不甘居張下,柴、王對張治公既不拒絕也不歡迎。張治公看駕馭有困難,就回洛陽不再過問了。劉到北京與張作霖接洽,張願援助嵩軍重整實力,劉即於12月20日又回到鄭州。劉此時雖得奉張允為支持,但總覺得奉軍實力距離較遠,如不投馮,首先會遭到消滅,因之暗中已決定投馮。1927年農曆正月十五日,劉皆陳次元秘書長又到鐵門與張談商,決定與馮合作,與蔣介石聯繫,聯合閻錫山,共同打吳佩孚和張作霖。嵩軍先據虎牢,控制豫西,以洛陽為中心,集結兵力,勝則據汴、鄭,敗則盤踞南陽,決不離開豫西。兩人商定以上計劃後即日同赴洛陽,想先取得張治公的同意。但張治公與劉成見甚深,對張表示:“他投南,我投北,他投北,我投南。”劉鎮華又痛哭流涕勸張,張仍不願與劉合作。接着劉約張同赴陝州與各將領會商今後大計,柴雲升也對張表示不願意再跟着劉幹。張把軍心向背,勉強不得,只有慢慢從中翰旋的意思略告於劉。劉即求張鈉赴陝與馮玉祥接洽,並計劃另派代表赴蔣和閻處聯絡,三方面進行。
張仿赴西安,於舊曆正月二十一日與馮見面,説明劉率嵩軍願與馮合作,馮概然允許,即電劉於兩軍接觸處解除戒備,並讓劉派參謀赴西安商洽軍隊行動計劃,馮派任右文(任右民之弟)、王錫三兩人到嵩軍聯繫。劉於張仿赴陝後,即公開表示決心與馮合作,並認為革命潮流所趨,奉軍非失敗不可。而柴、王仍堅持投奉,劉與柴、王爭執更烈。劉堅決地説:“目前決不能投奉,只有暫時投馮。即使馮手段毒辣不可交,也要將來再説,等蔣介石到徐州,與蔣取得聯繫,即可脱離馮。”柴、王與劉終於決裂,辭去軍長職,認為他們一走,劉一定統率不了他們的部隊,他們還能掌握原有實力去投奉。
實際上柴、王一走,劉即投馮,改換旗幟,稱第二集團第八方面軍,鎮嵩軍名義對外從此取消,但對內仍稱嵩軍,實質上仍是嵩軍的老一套。當時劉任第八方面軍總司令,下編四個軍:萬選才一軍,全部是柴的部隊;姜明玉一軍,師長是範龍章、李萬如;張得勝一軍,師長是徐先鋒等,是王振的部隊;梅發奎一軍,由武宴洲、何剋星兩師編成。
四個軍編成後,即奉馮命令,讓開隴海路,全部到臨汝-帶集結。此時張治公決心投奉軍,脱離了嵩軍系統。奉軍派兩個旅開到宜陽、洛寧協助張部。
嵩軍向臨汝集結並不順利,當時河南軍閥各據一方,紀律很壞,奉軍尤甚,土匪也很多,各地老百姓多組織紅槍會和地方武裝築寨自衞,部隊行動常常遇到截擊。寇英傑是河南督軍,所部馬吉第、閻日仁兩師和靳雲鸚部駐在豫東;奉軍駐在豫北新鄉、安陽一帶;任應岐部駐在潢、光、固、息、商等五縣;樊鍾秀駐在汝、魯、郟、寶、方、葉等縣;張治公部在洛陽、便師、登封一帶;李振亞駐在禹縣;嵩軍分佈在伊陽、嵩縣、盧氏、洛寧、新安、繩池等縣,正在向臨汝集中;在新蔡、上蔡、西平、遂平等縣,有戴民權、李老麼匪部約3萬人流審竄;豫北豫西紅槍會力量較大。當時人民説:“不怕私土匪,只怕官土匪(指軍隊)。”地方上不僅害怕供應,更怕軍隊下去,見人就抓,見性口就拉,見築寨抵抗的就打,打開後玉石俱梵,如開寨歡迎進去,也是奸浮擄掠,無所不為。人民不堪其苦,也確實活不下去了。
豫西種鴉片甚多,嵩軍駐地多是產煙區,煙款收入甚豐,因此不想走,但馮軍壓迫,令速到臨汝集中,不走的,即以敵人對待。像姜明玉軍及範龍章部撤出時,鄭大章騎兵緊跟壓迫,又在沿途遇到紅槍會甚多,掉隊者即繳槍被殺。當時豫西人認為嵩軍數萬人來,紀律又壞,供應不了,也認為劉由陝敗退,有些看不起,劉部處境很困難,最後總算在臨汝、縣一帶集結起來。但軍隊如何東開許昌仍是問題,幾個軍長心存觀望,如果張治公部和奉軍頂住了馮軍,他們就會歸張。當時他們在張處均派有代表。張平時為人氣魄小,愛財如命,他們並非不知,但認為能隨張投奉,有錢、有槍,能解決自前困難。由於張治公在洛陽與馮軍作戰失敗,由鵝嶺口退到登封,其部下武庭麟、姚嘯青、楊鴻臣、趙育三等旅長又率殘部回到嵩軍,有些殘部被張得勝部繳械,張治公成了光桿,各軍長才決心隨劉投馮準備東開了。
劉的總部人數甚少,僅有參謀長範沛澤、秘書長陳次元、參謀處長龔吾修等高級幕僚。總部給養靠張得勝軍部供給,張如不供應,總部人員就無飯吃,因此張十分驕橫,對劉極不禮貌。他煙癮甚大,每天午前不起牀,劉有事,如張未起牀,劉只能靜坐等候,直待張起牀見面。
此時吳部李振亞軍亦走投無路,早晨掛國民軍旗,晚上聽説奉軍過河,又換奉軍旗,一日兩換旗,舉棋不定。李部在禹縣住時甚久,弄錢甚多,劉去禹縣見李,勸其投馮東開。李説:“你開過去,我再開。”仍不願離開禹縣。劉經濟困難,李送劉10餘萬元,對劉幫助不小。結果,李沒走,石友三軍趕到將李軍打敗,李隻身化裝而逃。
嵩軍集結到許昌一帶,總部住許昌。此時馮玉祥已到鄭州,先將田維勤扣押。田原系國民二軍老人,後投吳,馮恨其反覆無常,將田活埋。劉與馮雖有舊關係,也感到見馮有危險。馮殺田後,劉顧慮更大,但不去見馮又不行。劉電馮報告官兵7萬人,馮閲電報後對左右説:“劉雪亞説他有7萬兵,我看他有7萬。”劉聞此語,更為害怕。
即電張來代為疏通。張到鄭見馮,先説:“大敵當前,正要收拾人心,你説雪亞7萬兵是7萬,雜牌軍聽見有些害怕。”馮大笑説:“快請雪亞來見我。”第二天張鈉陪同劉見馮。劉戎裝整齊,一進門向馮行軍禮,並立正説:“鎮華罪該萬死,請總司令處罰。”馮握劉手説:“老弟呀!別鬧客氣了。往事不談了,長安之別已經六年了。”劉深知馮的脾氣就接着説:“總司令治軍有方,我的軍隊太壞,今後在總司令的教導下!定學總司令的練兵辦法,好好整理,絕對聽總司令的命令,為黨國效力。”馮聽見這些話高興得了不得。馮招待劉、張,萊甚簡單,主食是高粱窩窩,馮吃三個,劉勉強吃—個。馮給劉10萬元、10萬發子彈、萬餘套軍裝。劉先剃鬚,穿布軍裝打綁腿,個人先“馮化”了。回到許昌他神氣十足,即下命令規定部隊如何調整,如何開拔,限期行動,否則按土辦。幾個軍長也只得照命令辦理。部隊開到豫東,張得勝軍駐杞縣,姜明玉軍駐魯西曹縣,萬選才軍駐老考城,總部及梅發奎軍駐新考城,武庭麟獨立師(由姚嘯青、楊鴻臣、趙育三等3個旅編成)駐尉氏。

鎮嵩軍嵩軍與直魯聯軍作戰,內部又起分化

馮玉祥到開封,即令嵩軍打張宗昌。張駐濟南,所統率的直魯聯軍聲勢浩大,孫傳芳陳兵徐州一帶,亦歸張指揮。張宗昌把嵩軍老人柴雲升、王振接到濟南,專作嵩軍的分化工作。張宗昌有槍、有錢,很合柴、王之意。因嵩軍暗中主張投奉的人仍然很多,柴、王兩人暗中勾結姜明玉,並通過姜與張得勝、萬選才聯繫。姜、張、萬三個軍長為了商定是否投奉,曾在考城萬選才軍部召開秘密會議。姜首先表示願投奉,兩人一致對姜説:“廷璧(姜字),你可以完全負責代表我二人,你儘管負責接洽吧。我們確實怕馮。且直魯聯軍力量如此強大,嵩軍首當其鋒,勢必被消滅。我們不叛劉,但要脅迫劉跟着我們走。”之後,姜通過柴、王的關係與張宗昌接上頭,來往洽商三個月,到10月間談商成功,條件是隻要姜、張、萬三軍投奉,打下開封,即發表柴、王為河南督軍和總司令。
此時直魯聯軍在魯西部署業已就緒,戰爭一觸即發,馮對劉仍不放心,派鄭金聲為第八方面軍副總司令,田作霖(田鎮南之父)為第八方面軍前敵執法監。劉對姜更不放心,又派鄭、田兩人跟姜軍駐在曹縣,加派親信參議盧明卿到姜軍聯繫。鄭與馮在同連當兵是盟兄弟,為人厚道,同姜軍上下軍官相處甚好。田有錢而財迷,到曹縣兼縣長,為應兵差而乘機撈錢。姜與張宗昌約定10月間換奉軍旗幟時,惟一條件是扣鄭金聲送濟南。姜當時顧為顧慮,因鄭與姜相處甚善,不忍出此。而柴、王為促姜下決心扣鄭,就説:“絕對保鄭生命安全。”於是姜找鄭説:“我軍決定換奉軍旗幟,張宗昌要求把你送濟南,我也不得不如此,我給張和柴、王均有信,保證你安全。”鄭説:“從朋友關係説咱們很好,現在既然如此,那就後會有期吧。”鄭即被押往濟南,鄭有兩個老婆也跟着去了。同時姜把田作霖也扣押在軍法處。姜本無心殺他,對左右説:“田有錢,拿出百萬元,大家發發餉吧。”軍法處有人將此言告田,田上吊自殺。姜與盧明卿相處甚久,即送盧回總部。鄭被押送濟南後,張宗昌派大批汽車來曹縣,每軍(指姜、張、萬三個軍)給200萬大洋,60挺輕重兩用機槍,40門迫擊炮,千支步槍,200支手提機槍。
此時情勢緊張,劉聽説姜軍投奉,張、萬亦將與姜共同行動,即親訪張、萬兩軍長,哭泣而言,認馮必勝,不可投奉,把嵩軍的艱難歷史和各種利害關係分析一遍,最後説:“如你們決計走此路,我只有下台了。”於是張、萬兩人心軟了,決定暫不投奉。
但姜已公開換旗,是不能再回頭了。此時直魯聯軍主力劉志陸和潘鴻鈞兩軍及張敬堯、徐源泉兩軍分別出動。馮部楊虎城師駐商丘,姜軍由曹縣直逼柳河,楊師南撤,姜軍和張敬堯軍直逼杞縣。劉志陸、潘鴻鈞兩軍打到羅王,迫近開封。柴、王兩人帶大批物資到柳河,張、萬兩軍中與柴、王有密切關係的紛紛投奉,武庭麟也派代表與柴、王接洽。劉鎮華看勢不利,開封空虛,即換上便衣離開總部逃走10餘里,後聞馮調石友三、韓復兩軍趕到,始又回總部換上軍裝。石、韓兩軍原在豫北與奉軍相持於漳河,馮見豫東嵩軍分化投敵顏多,開封危急,迫不得已調該兩軍急行軍由杞縣、雎縣遷回到柳河,將直魯聯軍打敗,潘鴻鈞被擊斃,俘白俄奉軍萬餘人。直魯聯軍退到魯西定陶一帶。張宗昌打了敗仗,怕姜明玉再投馮,即將鄭金聲殺了。
嵩軍戰敗後,由孫良誠監視整理。劉首先密報張得勝通敵罪行,請馮殺張。馮即召見張,張心懷恐懼,但也不得不去。張到汴見馮後即被扣槍斃。劉對張過去之驕橫態度,表面忍耐而內心懷恨,此時為了整理部隊,也非殺張不可。張死後,該軍番號撤消,團營長以上軍官均撤職,下級軍官和士兵及武庭麟師均編並萬、梅兩軍。接着梅發奎軍長也被撤換,劉茂恩由參議而升軍長。此時嵩軍只有劉茂恩、萬選才兩軍了。

鎮嵩軍嵩軍脱馮投和脱閣馮投蔣

直魯聯軍失敗後,嵩軍萬選才、劉茂恩兩軍仍以第八方面軍名義,隨馮軍參加北伐,由東明到濮陽打了一仗,經清豐、南樂、大名直到楊柳青。北伐告成,部隊編遣,以師為單位,嵩軍縮為二師轄六個旅,駐廊坊、楊柳青一帶整訓。當時劉對蔣、閣、馮之間的矛盾看得很清楚,首先認定不能與馮合作到底,時刻在尋找機會脱馮投蔣。到1929年馮蔣矛盾尖鋭,馮放棄山東、河南準備打蔣。閻此時態度模稜,劉就堅決脱馮投蔣了。馮集結兵到陝州,韓、石兩軍叛馮,馮到太原被閻扣留。宋哲元率軍出洛陽打唐生智時,嵩軍乘機開到河南歸楊傑指揮,與唐生智共同打宋哲元。這時劉與蔣的關係就比較靠近了。
嵩軍到豫後,萬選才要獨樹一幟,理由是劉鎮華歧視萬師,裝備、經費等不能與劉茂恩師一樣待遇。萬師鬧分家,劉感到幹不下去了,就賭氣把部隊交給萬選才,商得蔣介石的同意出國去了。不久唐生智反蔣,劉茂恩師即由陝州過河投閣,與萬師分家。萬師即回駐洛陽,大肆招兵買馬,又擴充三個旅,共六個旅。接着閻、馮釀合作打蔣,萬又與馮暗中掛勾。馮出太原後,萬直接歸馮指揮。閣對萬軍也有接濟。1930年中原大戰開始,閻、馮委萬選才為第六路總指揮兼河南省主席。萬指揮範龍章獨立旅和趙育三旅由範水進兵中牟,與韓復契軍接觸,稍打,韓軍即撤出開封。當吉鴻昌部到鄭州時,萬軍即被派往歸德以東。蔣軍劉詩部在碭山一帶。戰爭開始僅七日,萬軍敗退。馮命劉茂恩軍由焦作趕到豫東增援,歸萬指揮。此時萬部萬品一旅守歸德,範龍章、李萬如兩旅在柳河右翼作戰,因敵人攻勢猛,萬到右翼督戰,見範李兩旅支持不住,即命劉茂恩部增援。劉不聽命令,在原地做工事,遲不前進。萬即到劉之軍部催劉軍前進。萬走後即無消息。範、李兩旅長久等不見萬回來,即同到劉軍部找萬。
見劉時,劉笑着説:“你們辛苦啦!軍隊損失如何?你們頂不住就到我後邊休息吧。”範、李兩人未見萬,劉也不提萬在哪裏。坐了一會,範、李問萬去向時,劉才説:“我聽説晉卿(阮普卿,劉的旅長)把得英扣起來啦。我給晉卿打電話,到這時還算啥舊賬喱。”接着又説:“今天晚上一定叫得英回去,叫大家不要記。”兩人離開軍部,不知如何是好。恰在此時,吉鴻昌趕到。範將萬被扣事告吉,吉當時也不清楚劉軍投蔣,但表示懷疑。當天晚上吉又約範見面,才説:“劉茂恩叛變,要拿萬選才送禮。”第二天範、李兩旅奉命到雎縣休整,吉鴻昌部開始與劉茂恩軍作戰。
萬被扣解送南京,蔣要萬立功贖罪,萬命其部隊倒戈打閻、馮。萬認為各旅長與他私交很好,就滿口答應。此時馮把萬的部隊調往平漢線沙河一帶,蔣把萬弄到漢口策動舊部。當時萬的舊部李筱蘭代理河南省主席,石振清代理第六路總指揮。李想升官,不希望萬再回來,即拉攏石共同拒萬。萬在漢口密派萬品—(萬軍旅長,守歸德時被俘)回汴,見李、石兩人,授意叛馮投蔣,李即密報於馮,將萬品一扣押。蔣見萬選才策動舊部不成,就將萬弄回南京槍能了。待閣、馮失敗,萬的舊部被消滅,所謂嵩軍就剩劉茂恩一個軍了。蔣介石委劉鎮華為十一路總指揮,劉茂恩為十五軍長,轄六十四、六十五兩師。劉氏兄弟各兼一個師的師長中原大戰結束後,劉軍駐新鄉,劉鎮華兼晉冀魯豫邊區清鄉督辦,張任參謀長。
徐先鋒、阮普卿系嵩軍老人,分任六十四、六十五兩師副師長,均自認有功,想當師長,因之與劉氏兄弟矛盾愈來愈深。不久劉軍開到南陽打王泰、李長有、崔二旦等土匪,劉兼豫陝鄂邊區清鄉督辦,並幫助別廷芳、彭錫田等組織地方團隊。武庭麟旅駐臨汝一帶,與地方惡霸王鶴齡、焦仙洲等勾結,籍匪為名,暑殺人民甚多。劉軍後調駐潢州一帶,劉兼豫鄂皖邊區清鄉督辦,專門打共產黨。當時十一路軍除十五軍外,還有梁冠英、徐源泉、蕭之楚、上官雲相、戴民權、宋天才等部。這些部隊多數對蔣不滿,均想圖謀反蔣,又誤認劉是個反蔣角色,因之與劉過從甚密,談話亦少顧慮。而劉則暗中將這些人的反蔣言論與活動情況,通過楊永泰密報於蔣。劉能出任皖省主席,此亦為主要原因。在發表劉任皖省主席時,徐先鋒、阮晉卿到坡皮河部隊,公開向劉氏兄弟要師長,不然即將邢清忠、馬康侯兩旅拉走,並揭露劉氏兄弟種種陰謀。當時如部隊拉走,十一路即會垮台,劉當皖省主席也會受影響。劉氏兄弟即請張輪調和,張再三勸徐、阮以團結為重,不要走極端。待徐、阮兩人被説服,允許不拉部隊時,劉鎮華又乘機將兼的六十四師師長給他的兒子劉獻捷。從此徐、阮兩人與劉氏兄弟斷絕關係。劉氏兄弟又疑張有鼓動徐、阮爭師長意圖,張亦憤而離去。 [1]  [4] 
參考資料
  • 1.    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文史資料存稿選編 2 晚清 北洋 下:中國文史出版社,2002:552-563
  • 2.    洛陽市地方史志編纂委員會.洛陽市志 第六卷:中州古籍出版社,2001:500-502
  • 3.    中共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編.中共陝西曆史簡明辭典:陝西人民出版社,2000:175-176
  • 4.    李新;孫思白;朱信泉;趙利棟;嚴如平;宗志文;熊尚厚;婁獻閣主編.中華民國史 人物傳 第四卷:中華書局,2011:2270-2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