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金馬碧雞

編輯 鎖定
金馬碧雞,漢語成語,拼音是jīn mǎ bì jī,意思是指傳説中的神明。古人以之作為祥瑞的徵兆,後用作歌功頌德的諛詞。 又因地處雲南昆明有金馬、碧雞二山,故也借指偏僻荒遠之地。出自《漢書·郊祀志下》。
中文名
金馬碧雞
拼    音
jīn mǎ bì jī
出    處
《漢書·郊祀志》
相關建築
昆明金馬碧雞坊、大姚金馬碧雞坊
釋    義
指傳説中的神名

金馬碧雞成語釋義

編輯
傳説中的神名。今昆明市東有金馬山,西有碧雞山,兩山相對,山上都有神祠。古人以之作為祥瑞的徵兆,後用作歌功頌德的諛詞。 又因地處雲南昆明有金馬、碧雞二山,故也借指偏僻荒遠之地。 [1-2] 

金馬碧雞成語出處

編輯
《漢書·郊祀志下》:“或言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於是遣諫大夫王褒使持節而求之。”如淳注曰:“金形似馬, 碧形似雞。” [2] 

金馬碧雞成語用法

編輯
示例
左思三都賦》:“金馬騁光而絕景,碧雞倏忽而曜儀。” [3] 
毛奇齡《滇南大捷誌喜》詩之四:“金馬碧雞如可祀,王褒拜使敢言勞。” [4] 
汪琬《代壽洪太傅七十序》:“自是之後,禁旅可班,軍屯可復,金馬碧雞可致。”
楊慎《青玉案·餞昆明鄺尹》詞:“金馬碧雞遺愛處,卧轍攀轅。” [5] 

金馬碧雞神話傳説

編輯
大姚金馬坊 大姚金馬坊
金馬碧雞的傳説源遠流長,遠在公元前的西漢就在民間有流傳。史料記載,漢武帝聽信方士的説法,認為雲嶺之南有神雞,毛羽青翠,能破石凌空飛翔,光彩奪目,其聲悠長。漢宣帝封王褒為諫議大夫前往雲南求取。王褒因故沒有到達,還寫《移金馬碧雞頌》以祭之。東晉常璩的《華陽國志》裏講到滇池有龍馬,龍馬交配而出駿馬,可“日得五百里”。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公元472—527年)所著《水經注》裏也提到大姚禺同山有金馬碧雞“光彩候忽,民多見之”。唐宋之後,這一美妙的傳説又被佛家所利用,説金馬是佛教阿育王的“神驥”。唐代之後,昆明東西山嶽已有金馬、碧雞的詞寺,人們把它當作神靈以供奉。歷代的文人名士吟詠金馬碧雞的詩文頗多。
昆明東面有一山曰金馬山,西面有一山曰碧雞山,史稱“東驤神駿,西翥靈儀”,為雲南的象徵。早在明代,“金馬朝輝”與“碧雞秋色”就已視為昆明勝景。
金馬碧雞的傳説在雲南廣為流傳。滇西的大姚、永仁,滇南的墨江、江城境內均有流傳。位於滇東的昆明所流傳的金馬碧雞內容最為豐富,所遺存的有關民俗風物事項也最多。
流傳於昆明的《金馬碧雞》的傳説其主要內容有三:

金馬碧雞其一

與大姚傳説相似。説古時昆明為荒涼貧瘠之地,山上無樹木花草。一日太陽東昇,在“隆隆”巨響聲中,大陽裏飛出一匹駿馬;當天月亮出來,在“嘩啦啦”的響聲中飛出一隻碧玉雕成的雄雞。於是,昆明處處金花開,滿山結金果,壩子成碧海,鳥飛魚蝦躍。如今在雲南大姚的金碧鎮“金馬碧雞坊”也熠熠生輝,成為大姚的象徵和代表。

金馬碧雞其二

武勇的滇王同哀牢王美麗的公主聯姻,金馬碧雞是哀牢王作陪嫁送給滇王的禮物。後來,因滇王有兩位王子,相互都謙讓王位。老滇王納宰相之謀,讓兩位王子都去尋找放到大山之中的金馬碧雞。結果兩位王子去找金馬碧雞之後,一直不見返回,於是便成為昆明民間流傳的紀念金馬碧雞的許多民俗事項的緣由。
舊時,昆明金碧路曾建有金馬坊與碧雞坊。兩坊跨街而立,巍然對峙。早在明《景泰雲南圖經》中就有如下記載:“今城南三市街有碧雞金馬二坊蓋表,其為一方之勝也。”金馬碧雞坊最早建於明朝宣德年間,原為石坊,清順治時毀於戰火,康熙年間重修,後又幾經修葺。為兩座木結構斗拱牌樓,東稱金馬坊,西稱碧雞坊,兩坊各寬三楹,下面可通車行人。牌坊上金馬碧雞四字為呈貢書法家孫清彥楷書,貼以金箔,與整座牌樓的丹漆彩繪相映,雄渾壯麗,金碧輝煌。相傳在相隔六十週年的雞年,到了中秋節的傍晚時分,當太陽西下、圓月東昇時,兩坊正面相對而日月光亮相射,金馬碧雞坊的倒影隨光移動而結合,這就是“金碧交輝”,被稱為昆明八景之一。

金馬碧雞其三

大姚神話傳説大體是説:在蜻蛉縣城的東方,有一座雲遮霧繞、縹緲如仙山瓊島的禺同山。當雲開霧散,晴空麗日惠風和暢的時候,青翠山色直插藍天白雲間的禺同山上,人們往往能看到光彩奪目的金馬一匹、碧雞一隻在山中自由自在地倘佯。碧雞毛色青翠,碧玉雕成一樣的通體綠色,它棲居在禺同山中,踱步顧盼,眉目生輝;它能夠破石而飛,所到之處,神光閃閃。飛入高空,藍天麗日把碧雞映襯得五彩繽紛,綠霞萬丈,空中的碧雞啼聲清清,數十里外都能清晰聽到。那金馬毛色金黃鮮亮,陽光一照,渾身金光燦爛,神采飛揚。它無羈無籠,飄灑自如,日行千里,足不點地。金馬碧雞不食人間煙火,它們好像天生的伴侶,出入山中,形影不離。天空是他們自由嬉戲的場所,碧雞展翅御風飛翔,金馬奮蹄駕祥雲狂奔。每逢此時,天空呈現五彩雲霞,祥光萬丈;當地百姓歡喜雀躍,爭相觀看。這種奇異的景象不脛而走,一直傳入了漢宣帝的耳朵中。相信方士,喜好神仙的漢宣帝,從長安派出欽差,希望招回金馬碧雞到長安宮中伺養和觀賞。
上述描述有文字為證。漢代大史學家班固,在他編著的《漢書·郊祀志》中從民間所言:“或言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於是譴議諫大夫王褒奉使持節而求之”。《後漢書·郡國》更明確指出:“越郡,武帝置。蜻蛉境禺同山,俗謂有金馬碧雞”。這就是説金馬碧雞的發祥地為禺同山。
後來,西蜀的王褒,寫下《碧雞頌》(又名《移金馬碧雞文》),成了他的絕筆。

金馬碧雞歷史記載

編輯
金馬碧雞的神話,不只流傳在人民口頭上,而且屢見於典籍中,是雲南最早的有文字記錄的神話之一。《漢書·郊祀志》説:“或言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於是遣諫大夫王褒使持節而求之。”同書《王褒傳》也説:“方土言益州有金馬碧雞之寶,可祭致也,宣帝使褒往祭焉,褒於道病死。上閔惜之。”這些記載十分簡略,究竟金馬碧雞在益州的什麼地方,王褒傳何時來求,他走到何地去世,均未載明。而在同書的地理志越郡青蛉縣條下注雲“禺同山有金馬碧雞”,似乎這個傳説傳於青蛉(今大姚)縣。看來,1900年前的班固,也未弄清。晉人常璩的《華陽國志》,對金馬碧雞的傳説,寫得又稍具體,他説:“晉寧郡,本益州也。……漢武帝元封二年,叟反,遣將軍郭討平之,因開為郡,治滇池上,號曰益州,漢屬縣二十四。”“長老傳言(滇)池中有神馬,或交焉,即生駿駒,俗稱之曰‘滇池駒’,日行五百里。”又説:章帝時,“神馬四匹,出滇池河中”。在雲南郡青蛉縣條下還説:“山有碧雞、金馬,光影倏忽,民多見之,有山神。
宣帝遣諫議大夫蜀郡王褒祭之,欲致雞、馬。”(《南中志》)常璩所記,金馬碧雞神話地點大致有二,一在滇池附近;二在雲南的大姚、四川的會理一帶;其性質是“神”。常璩之後的范曄,作《後漢書》時,也大致本此。相傳,漢代的王褒雖未完成求金馬碧雞的使命,卻留下了一篇《移金馬碧雞頌》,其中説:金馬碧雞“處之南荒,深溪回谷,非土非鄉”,而中原卻是“漢德無疆,廣乎唐虞,澤配三皇,黃龍見兮白虎仁”,因而,金馬碧雞應當“歸來”。這篇頌,一方面盛讚漢王朝德比堯舜,恩比三皇,祥瑞數現;另一方面説南方荒蕪,不是久留之地,希望金馬碧雞之神,快點離開那裏,來到國都。然而,把金馬碧雞當和“神”來迎祀,是先民們的一種誤解。其實金馬碧雞神話,乃是先民們以現實生活為基礎,藉助想象以征服自然、支配自然的一種創造,它以豐富的幻想,表現了先民們對未來生活的希望。古代滇池之濱,森林茂密,氣候温潤,盛產鸚鵡、孔雀。鳳凰是傳説中的神鳥,是吉祥的象徵。有人認為:孔雀即是古籍中的鳳凰,它身披翠綠色的羽毛,孔雀開屏,被當作祥瑞的象徵。孔雀之鄉創造孔雀的神話,正在情理之中。而滇中肥美的水草,廣闊的山地,宜於畜牧,多產良馬,自古以來,滇馬馳名全國,而云南又是山國,高山峻嶺層層疊疊,江河交錯,交通不便,馬在人民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當山民們在山邊池畔放牧之際,仰卧綠草如茵的草原,面對變幻多姿的天空,神遊萬里,幻想有天馬出現,以便繁殖理想的“千里馬”,這是極其自然的。而神話一經創造,由於它灌注了人民的理想和願望,便不脛而走,輾轉流播了。金馬碧雞神話在流傳過程中,也曾遭到厄運。唐宋之際,隨着佛教傳入雲南,並得到統治者的提倡,佛教在三迤大為興盛。
金馬碧雞的神話,也為佛教所改造和利用,這從宋末元初雲南人張道宗《紀古滇説集》中所載的故事,可以看出大概。該書説:金馬原為印度大興佛教的阿育王的 “神驥”。他的3個兒子都想得到它。阿育王便將神駒縱馳而去,説:誰追到就給誰。長子追至昆明東山得馬;次子追至昆明西山,遇碧鳳呈祥,遂“各主其山”。這裏,佛教徒將傳統的金馬碧雞神,換成阿育王的太子,以示人民崇敬金觀、碧雞,也就是崇敬他們了。借神話以宣揚佛教的用心,一目瞭然。還有另一批人,借註釋古籍之機,將它注為“金形似馬,碧形似雞”,將活生生的神馬神鳥説成金銀寶器,既使人興味索然,又失去傳説的本來面目。佛教的傳説,雖不可信,但説明金馬、碧雞二山命名已久,看來唐代以前就已存在。
樊綽的《蠻書》,就已提到二山東西隔水對立,山下還有祠。歷代遊人過此,常興感慨,多有詩作。元·郭進誠《碧雞山詩》雲:“碧鳳一飛去,空遺碧雞名。寥寥千載下,徒仰山儀形。夕霞麗冠羽,朝陽紛彩翎。流響不復作,松泉自韶。”不僅看到金馬曾經出沒的東山會勾起懷念,就是看到金馬留下的“蹄印”,也人激起詩情:“神駒從此騁馳驅,印出分明掣電蹄。一勒嘶風雲外去,淡煙芳草落花溪。”(明·金秉清《龍馬蹄石》)在紀念金馬碧雞的建築中,以昆明城內的金馬、碧雞二坊最負盛名。坊建於明代,位置在今金碧路西段與三市街的交叉處。《景泰雲南圖經》上説:“城南三市有碧雞金馬二坊,蓋表其為一方之勝也。”坊建後曾兩次毀於戰火,最後一次是在光緒年間重建的。坊為木結構,高大挺拔,跨街屹立,雕檐彩繪,金碧輝煌,雄渾壯麗。北與紀念賽典赤的“忠愛坊”相配,合稱“品字三坊”,成為昆明鬧市勝景;南與建於南詔的東西寺塔相映,顯示了昆明古老的文明。 [6] 
成書於明朝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的《景泰雲南圖經志書·卷一·山川》開篇即是“金馬山”,其文雲:
“金馬山。在城東十里許,山不甚高而綿亙東南數十里。有長亭,其下為關,曰金馬關。舊傳有金馬隱現其上,因與碧雞齊名。今城南三市街有‘碧雞’、‘金馬’二坊,蓋表其為一方之甚也。然二山皆有祠。漢宣帝神爵元年,修武帝故事,聞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遣諫議大夫王褒持節祀之。褒至蜀,憚其路遙,望而祭之,故今成都亦有‘碧雞’、‘金馬’二坊,蓋諸本此也。使臣王允恭有代祀二祠《詩》,附於別卷。”
這部由原任明朝正統年間翰林院編修、侍講,後在景泰初期出任雲南布政司右佈政史,在滇任職六年又入朝為官的陳文,以史家的權威性,在滇修撰完成《雲南圖經志書》,並直送朝廷,把金馬碧雞進一步證實在昆明,可以説是一部“金馬碧雞昆明説”影響最大的志書,而且道出了成都也有“碧雞”、“金馬”二坊的史實。
時光推移到了清末民初,中國科舉史上最後一名狀元,也是雲南歷史上惟一的狀元、博學多才的一代學者袁嘉穀先生,在其著作《滇繹》中,對金馬碧雞考據最詳。最終,他落筆道:“今則昆明之山以金馬碧雞為名矣。山下有金馬碧雞關,城南有金馬碧雞坊,又有金馬寺、碧雞寺。舊督署有金馬台、碧雞台。建水有金馬市、碧雞市,京有金碧園。近有謂‘金馬碧雞當在蜀’。”

金馬碧雞相關建築

編輯
昆明金馬碧雞坊
舊時,昆明金碧路曾建有金馬坊與碧雞坊。兩坊跨街而立,巍然對峙。早在明《景泰雲南圖經》中就有如下記載:“今城南三市街有碧雞金馬二坊蓋表,其為一方之勝也。”金馬碧雞坊最早建於明朝宣德年間,原為石坊,清順治時毀於戰火,康熙年間重修,後又幾經修葺。為兩座木結構斗拱牌樓,東稱金馬坊,西稱碧雞坊,兩坊各寬三楹,下面可通車行人。牌坊上金馬碧雞四字為呈貢書法家孫清彥楷書,貼以金箔,與整座牌樓的丹漆彩繪相映,雄渾壯麗,金碧輝煌。相傳在相隔六十週年的雞年,到了中秋節的傍晚時分,當太陽西下、圓月東昇時,兩坊正面相對而日月光亮相射,金馬碧雞坊的倒影隨光移動而結合,這就是“金碧交輝”,被稱為昆明八景之一。金馬碧雞坊毀於公元1966年,1999年得以重建。
金馬碧雞坊的獨特之處,在於某個特定的時候,會出現“金碧交輝”的奇景。就是有那麼一天,太陽將落未落,金色的餘輝從西邊照射碧雞坊,它的倒影投到東面街上;同時,月亮則剛從東方升起,銀色的光芒照射金馬坊,將它的倒影投到西邊街面上;兩個牌坊的影子,漸移漸近,最後互相交接。這就是“金碧交輝”。相傳,清道光年間有一年,中秋之日恰逢秋分。晴空一碧,萬里無雲。傍晚,許多羣眾在三市街口等待,到時,果真兩坊影子見於街面,不一會即靠攏相交,至此,日落月升,交輝奇景逐步消失。
據説,由於地球、月亮、太陽運轉的角度關係,這樣的奇景,要60年才能出現一次。而這種奇景的設計,反映了古代雲南各族人民把數學、天文學和建築學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的高度智慧。可惜的是,由於極左路線的影響,兩坊於10年動亂中被拆毀。有希望的是,如今萬物復甦,已定為昆明市徽,金馬碧雞坊將重建,金馬碧雞的雕塑也擬興立。秀麗的滇池之濱,奔騰奮進的金馬、象徵吉祥如意的碧雞將在雲南人民的心靈中閃射出新的光輝
在眾人的企盼下,全新的金馬碧雞坊於1999年重完工,再次成為昆明城市的標誌,更是昆明時尚力量復甦的發祥地。4年裏,這裏匯聚了“駝峯客棧”、“聖地淘沙”等酒吧,“流金歲月”、“亞高”等熱舞吧,還有“江氏兄弟橋香園”、“老昆明”等具有云南地方特色的風味食館。當華燈初上,金馬碧雞坊在燈光的映襯下,更是顯得金碧輝煌。人們或在此小憩,或攜手從旁而過,感受它濃郁的歷史氣息,那撲面而來的親切。夜裏,眾多時尚男女出沒於此,衣香鬢影,活色生香。這派盛境宛若再現月在東,日在西的“金碧交輝”。
昆明金馬碧雞坊
現在,這裏正在建設佔地15500平方米,由網絡世界、音樂世界、動感世界和流行文化購物走廊4大板塊組成的金碧動感廣場,並引入了雲南信息港、中國網通、中國電信、省電影公司等合作單位,在明年底以前完工。雖然,我們已無法直觸它的金碧生輝,雄偉壯觀,但從現在眼前的金馬碧雞坊中,我們似乎又看到了百年前萬人空巷的盛況,百年前的奇觀,百年前的輝煌。
昆明標誌性的歷史建築金馬碧雞坊,如今已被高樓大廈包圍,變成了鋼筋混凝土的偽文物。一些歷史文化街區被淹沒,建築物千篇一律,滿目“水泥森林”,令人惋惜。 [7] 
參考資料
  • 1.    李科第 主編.成語辭海.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2003.第331頁.
  • 2.    張林川 主編.中華成語全典.武漢:崇文書局.2010.第560頁.
  • 3.    霍松林 主編.辭賦大辭典.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96.第1064頁.
  • 4.    方福仁 編著.典故大詞典.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第1041頁.
  • 5.    趙應鐸 主編.漢語典故大辭典·上.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10.第443頁.
  • 6.    金馬碧雞之源(一)  .大姚縣文化館[引用日期2020-11-17]
  • 7.    雲南省委書記痛斥昆明拆建 滿目“水泥森林”_網易財經  .網易財經.2013-10-03[引用日期2013-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