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金順

(清末名將)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金順,字和甫,伊爾根覺羅氏,滿洲鑲黃旗人,清末名將。世居吉林,少孤貧,事繼母孝。初,從徵山東,授驍騎校,賜號圖爾格齊巴圖魯,累功授鑲黃旗漢軍副都統,擢烏里雅蘇台將軍,以新疆軍務幫辦之職率所部先行進軍新疆左宗棠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時,金順仍任軍務督辦,並以西征軍第二長官的身份親臨戰陣擔任前敵指揮,為收復新疆建立了卓著戰功。光緒十二年,應召回京述職,途中因宿疾發作病逝。清廷追封其為太子太保,諡忠介。
本    名
伊爾根覺羅.金順
和甫
所處時代
清朝
民族族羣
滿族
出生地
吉林省吉林市郊江南鄉永慶村
出生日期
1831年
逝世日期
1886年
主要成就
鎮壓太平天國、鎮壓捻軍、協助左宗棠收復新疆
旗    籍
滿洲鑲黃旗
賜    號
圖爾格齊巴圖魯
官    職
伊犁將軍

金順個人生平

編輯
金順(1831~1885),字和甫,清伊犁將軍,伊爾根覺羅氏。世居吉林(今吉林省吉林市郊江南鄉永慶村),軍功世家。隸滿洲鑲藍旗。少孤貧。初從徵山東,授驍騎校,青年時期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連年征戰中,為清朝立下了赫赫戰功,很快就由驍騎校晉升為佐領。從多隆阿征討捻軍,援湖北,復黃梅。因戰功賜號圖爾格齊巴圖魯。
同治五年(1866年)以副都統的職銜署理寧夏將軍,從此開始在西北駐防。鎮壓陝、甘回民起義,隨劉錦棠於同治九年(1870年)攻下金積堡。又平寧夏,擢烏里雅蘇台將軍(駐於今蒙古國扎布哈朗特)。不久因故褫職,同治十二年(1873年)復職。
第二次鴉片戰爭後,當沙俄策動新疆叛亂並公然出兵侵略新疆,時浩罕匪徒阿古柏入侵南疆,先後佔領喀什、葉羌、和闐等七城,建“哲德沙爾”。又由吐魯番佔領烏魯木齊和瑪納斯一帶,燒殺搶掠,各族人民深受其害,生靈塗炭。同治十一年十一月(1872年12月)烏魯木齊提督成祿統率各軍,未能得力。清廷屢次催促,但成祿藉口軍糧缺乏,遲遲不進軍哈密。經左宗棠保奏朝廷,調金順至肅州(今酒泉)接統其軍。金順於同治十三年七月(1874年)以新疆軍務幫辦之職率所部先行進軍新疆光緒二年(1876年)升為伊犁將軍。左宗棠任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時,金順仍任軍務督辦,並以西征軍第二長官的身份親臨戰陣擔任前敵指揮,為收復新疆建立了卓著戰功。
光緒八年(1882年),代表清政府率兵進駐伊犁,從沙俄侵略者手中收回了淪陷多年的國土,結束了沙俄對中國伊犁地區的殖民統治。光緒年間,金順與被派往新疆辦理勘界事宜的大臣升泰總是發生意見分歧,而升泰為了避免爭執,遂藉口生病起程返京。清廷遂以“擅自回京,翫忽職守”罪欲嚴辦升泰與金順二人,後念及邊疆緊要,正是用人之際,才從輕發落,將二人革職留任
光緒十一年(1885年),應召回京述職,途中因宿疾發作病逝。清廷追封其為太子太保,諡忠介。

金順人物成就

編輯

金順規復西北邊疆

早在光緒元年二月,陝甘總督左宗棠早已看中了金順的勇敢和才能。認為“令得節制各城辦事領隊大臣,似與前敵事宜,較易措手。” [1]  他能協助劉錦棠主攻北疆,因而左宗棠督辦新疆軍務,由金順幫辦。在前線,則由金順與總理行營營務西寧道劉錦棠配合作戰。左宗棠確定了“先北後南”“緩進速戰”的戰方針,認為收復新疆的第一步是收復北疆。北路進軍的目標是烏魯木齊。而古牧地處烏魯木齊近郊,又是烏魯木齊的屏障,只有先攻佔古牧地,才能直搗烏魯木齊。當時阿古柏在北疆只派馬仲的兒子馬仁得做烏魯木齊阿奇木,駐守烏魯木齊。同時統轄古牧地、昌吉、瑪納斯一帶的匪軍。由阿古柏的幫兇白彥虎守衞紅廟子(今九家灣一帶)。
1.古牧地之戰
西征軍,經過一年多籌集軍、餉、糧的充分準備。於光緒二年六月(1876年7月)發動了古牧地之戰。金順接統了原烏魯木齊提督成祿一軍出關,先至巴里坤。慮糧運難濟,派副將方春發率步隊兩營先赴奇台就食。自率馬步8營抵奇台。七月接收了原景廉所部進行整編,將原37營,內多亢弱,金順挑留精壯,緊編成馬步19營,合金順原部共40餘營,大大提高了戰鬥力。臨戰前,左宗棠還要求劉錦棠要注意團結金順。劉錦棠於六月初一(1876年7月21日)率馬步各營進抵濟木薩時,與金順會同商定機宜,議定先攻古牧地。初六日,錦棠部進扎九運街,金順部駐阜康縣城。這裏距古牧地九十里,從阜康以西至黑溝驛一帶,深林蔽日,盡戈壁,無水源。這時白彥虎已由紅廟子移踞古牧地,會同該處匪軍,拼力迎戰。白彥虎集團築卡樹柵,嚴密守護,意在切斷清軍汲道。六月二十日(8月9日),劉錦棠派馬步各隊排列在甘泉堡,佯掘眢井,做出將由大道跨越戈壁進攻古牧地的態勢,以麻痹守敵。黃田(今東工)派出的敵騎前來偵探,以為中計,防守鬆懈。六月二十一日(8月10日)深夜,清軍出其不備,從間道奇襲黃田。守敵從夢中驚醒,頑抗。劉令各部先佔山岡,金順率各部由右路進攻,劉錦棠飭總兵餘虎恩、陶鼎金進左路,並由譚拔萃、董福祥、張俊率步隊繼之。官軍奮勇殺敵,敵軍且戰且退,有的縮入城內,有的向紅廟子逃竄。黃田一役初戰告捷。生擒21名,斃敵無數,繳獲槍械數十件,戰馬28匹。劉錦棠部陣亡弁勇14名,受傷38名。同時取得汲道,保證了官兵飲水。黃田首戰失利,白彥虎懷疑駐守古牧地的馬明與清軍私通,隨即將其調回,押送南路,由王治、金中萬、馬十娃等率萬人堅守。
六月二十三日(8月12日)清軍兵臨古牧地城下,守敵竭力死守。清軍增築炮台,高城丈餘,以開花炮猛轟,將北、西、東三城擊開缺口數丈,三面猛攻,鏖戰兩時。是役擊斃頭目王治、金中萬、馬十娃等,殲敵悍五六千人,生擒215人,救出難民、婦女、幼孩甚眾。清軍陣亡副將陳百順等2員。白彥虎南逃,古牧地光復。
2.收復烏魯木齊
劉錦棠在巡視古牧地時,獲得了烏魯木齊賊首給古牧地賊首告急求援的覆信,信中説:“烏魯木齊精鋭已幾乎全部調去古牧地,城中防守乏人。南疆之兵,不能速至。爾等可守則守,否則退回烏城,併力困守亦可”。得到這一重要情報,劉錦棠當機立斷。命令各部乘勝前進,直搗烏魯木齊。十八日(1876年10月5日),劉錦棠兵分兩路,命譚慎典等率軍從城北攻入城中,一舉收復烏魯木齊。清軍乘勝前進,昌吉、呼圖壁守敵望風遠遁。西征軍兵不血刃,收復了這些城市要隘。是役斃敵約五六百名,生擒26名,奪獲戰馬70餘匹,救出城中難民老幼婦女及避匿山谷者,均設法安撫,派迪化知州賑濟,安輯難民。劉錦棠部陣亡將領萬淮一員,弁勇丁130餘名,受傷47名。
在古牧地一戰中,金順與劉錦棠密切配合,團結合作,指揮得當,進軍迅猛。短短五六天內,連克古牧地、烏魯木齊滿漢二城,妥王偽城、昌吉城、呼圖壁六城,奠定了北疆地區作戰勝利的基礎。
清政府收到左宗棠《官軍攻拔古牧地堅巢收復烏魯木齊等城大概情形折》後上諭內閣曰:“剿辦甚為得手。左宗棠規劃調度,洞中機宜。金順、劉錦棠剿賊奮勇,均堪嘉尚。”
3.攻克瑪納斯
瑪納斯分南、北兩城,相距200多米,可毗連為整體。北城(即康吉城)以餘小虎為首把守。南城(即綏寧城)以黑峻、韓刑膿為首。南城雖小而堅,守敵擁眾拒守。參加圍攻的清軍,雖兵力雄厚,但部隊冗雜,各存異見,步調不一。加之金順指揮不力,久攻不下。後調來劉錦棠、榮全部助戰。三軍會攻,才予攻克。
瑪納斯之役,清軍和阿軍雙方調動的兵力都在2萬人以上。在清軍一方:金順19營,統有親兵營、副將方春發的英字營,提督劉宏發的禮字營,廣州副都統福珠禮,約1萬人,徐學功振武營4營,孔才定西營3營約3000人,涼州副都統額爾慶額、總兵馮桂增所率吉江馬隊約2000人,巴里坤領隊大臣沙克都林扎布約2000人,錫綸所率馬隊約1000人,伊犁將軍榮全所部約1000人,共約2萬人。八月十五日後,劉錦棠應金順之請,派湘軍步騎6000人赴援,有道員劉長祜,總兵譚拔萃,提督黃萬鵬,以及董福祥董氏三營,合計總兵力2.6萬人。在敵軍一方,有本地回、河州回,其中部分是被裹脅來的回民軍,總計2萬人。
前哨戰於光緒二年(1876)正月打響。原定額爾慶額、馮桂增與振武營統領徐學功於正月二十九日(1876年2月23日)會攻瑪納斯北城。但沒有約定時間,額、馮兩軍抵大河廠。為搶頭功,未待徐軍至,於夜半先攻北城,馮桂增改騎兵為步兵,於西北角潛登入城,殺死守門者,守賊驚起抵抗。額軍繼進,時斃300餘名,陣斬逆目翟老四,嘎一2名。天明,南城阿古柏匪軍馬步千餘名蜂擁而來,並以大炮猛攻。馮桂增、額爾慶額都身負數創,力戰不能支,即收隊。馮突圍後找額爾慶額不見,再入再出者數次,馮桂增被俘,壯烈犧牲。陣亡官兵200餘人。徐學功聞敗,即回兵待命。初戰失利。清政府要追究這次戰鬥失利的原因。
左宗棠客觀地分析了攻打北城失敗的原因,並分清責任。在奏稿中指出:“襲取堅城,本難得手。馬隊黑夜撲城,尤為希見。額、馮冒險貪功,咎由自取。徐學功不即麾軍馳救,咎亦難辭。惟原約丁卯會攻,並未明定時刻,兩營先進,非學功所預知。經金順先摘頂翎,免其再議。” [2]  額爾慶額後遷古城(今奇台)領隊大臣,馮桂增交部議恤。光緒二年六月二十九日(1876年8月18日),瑪納斯北城餘小虎見大勢已去,開北城東門翻山南逃。瑪納斯南城土回頭目黑寶財亦於七月初一率死黨南竄,剩下餘孽由黑峻、韓刑膿統率,守敵約15000餘名,回民軍大部被裹脅而來,士氣消沉,且缺糧少穿,但仍修築工事,負隅頑抗。當時振武營副將徐學功統領馬隊。會同攻城的還有廣州副都統福珠禮,禮字營提督劉宏發,英字營副將方春發,健鋭營營長和振興等。金順率親軍、步隊營官參將餘致和等,又令吉、江馬隊翼長巴里坤領隊沙克都林扎布率遊擊之師。經過周密部署,將瑪納斯南城佈下天羅地網,守敵已成“甕中之鱉”。
收復瑪納斯城之役,歷時近三月,全殲北疆之敵,拔除了阿古柏在北疆最後一個據點。左宗棠對這次西征軍的勝利,在信中表揚説:“兩復堅巢,兩下堅城,摧朽拉枯,其喻其易,軍威之盛,近無倫比,拊髀稱快,遐邇攸同。” [3]  瑪納斯之役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是役完成左宗棠收復新疆第一階段的戰略計劃,使阿古柏聞之喪膽,起到震懾的作用。這不僅為進攻南疆創造了條件,也為進取伊犁建立了前沿陣地。但從進攻瑪納斯整個戰役分析,金順作為清軍前線統帥,犯了兩次錯誤。
首先,金順掌握了前線指揮權,憑血氣之勇,並持挾大炮以往,有輕敵思想。光緒二年正月二十九日,額爾慶額、馮桂增不等徐學功會軍,擅自發動進攻。“這次行動曾得到金順的同意。” [4]  致使損兵折將,初戰失利,總兵馮桂增被擒殺,損失了200官兵。左宗棠在分析這次前哨戰失利的原因説馮桂增、額爾慶額“輕進貪功,咎由自取” [5]  。而對金順的破壞作戰統一部署,卻未指出。
其次,金順和孔才反對招撫,採取錯殺,違反了左宗棠戰撫結合政策。瑪納斯守敵中,本地營和河州營間互有矛盾。其中大部份是被裹脅來的回族難民,約有萬餘人。徐學功曾兩次向金順和孔才進言招撫守軍,但無濟於事。據左宗棠致信劉錦棠説:“瑪納斯南城本可收撫,因孔才執意欲剿,徐學功不能與爭。而外來客軍羣思居復城之功,摩掌擦拳以待。” [6]  致使攻城之戰,歷時兩個多月,損失官兵勇丁千餘名,又錯殺了無辜。金順縱兵殺降,錯誤地將“許其投降免罪”和城內男丁1500餘人以至婦女、幼孩數百殺害 [7]  。當劉錦棠向左宗棠稟報了收復瑪納斯的經過,左宗棠告誡説:“殺人過多,有失民心,不利屯田。切記金積堡大殺之弊害。往後切不可再殺無辜了。”對於金順的過失,左宗棠在給劉錦棠一封信裏只輕描淡寫地寫道“和甫(金順)為人只知居功,不能作事。” [8] 

金順接收伊犁

當瑪納斯南城收復以後,這時伊犁仍由俄兵佔領,不願撤兵。俄國原有當我軍打開烏魯木齊、瑪納斯後,即將交還伊犁的諾言。現二城已克,俄國默不作聲。而左宗棠策略,對伊犁“暫可置之不論”。這有利於集中力量,一意討伐南疆阿古柏侵略軍。1877年秋俄、土戰爭爆發,伊犁將軍金順企圖乘虛進取伊犁時,左宗棠就勸他千萬不要這樣做,以免貽誤大局。並希望金順“嚴為戒備,靜以待之”。但接收伊犁是遲早的問題。光緒二年十月(1876年11月),金順晉升為伊犁將軍,率部隊8營、馬隊1營進駐庫爾喀喇烏蘇(今烏蘇)以監視俄軍的動向。
光緒五年(1879),提督殷華亭奉金順命帶告示前赴伊犁張貼。“曉諭伊犁漢、陝、纏(維吾爾)土各回民等宣佈皇恩,以安反側。而俄官七河巡撫科爾帕科夫斯基,將殷華亭擋回,不令貼示。借稱應候圖爾斯坦總督回信。比金順二次遣殷華亭復往探詢,七河巡撫竟派人阻伊犁境外,不準復入。” [9] 
左宗棠為規復伊犁,於光緒六年二月(1880年3月)制訂了陳兵三路的軍事計劃。其中以伊犁將軍金順一軍所部一萬人為東路,扼守精河一帶,阻止俄軍東犯。兵力不敷,另調金運昌步騎2000增援。張曜一軍率步騎5000人為中路,自阿克蘇進。劉錦棠一軍率步騎萬餘人為西路,自烏什進取。而左宗棠不顧年老體邁,於光緒六年四月(1880年5月),率領親兵步隊與馬隊5營,“舁櫬以行”,至哈密大營。“誓與俄人決一死戰”。
光緒六年七月(1880年8月),提督方春發等,所統各營,駐紮精河佈防,更接近伊犁。由精河西行一日,為永濟湖,再西數十里,即伊犁俄侵略軍所設之頭卡。三日程即抵伊犁。
光緒六年六月(1880年7月)清政府派駐俄公使曾紀澤到達俄京彼得堡,重開中俄談判。曾紀澤以雄辯的口才,竭力維護我國的主權,於光緒七年正月二十四日(1881年2月24日)與俄簽訂了《中俄伊犁條約》和《陸路通商章程》代替了崇厚在俄國裏瓦幾亞簽訂的賣國喪權的《交收伊犁條約》。光緒七年十二月二十日(1882年2月8日)金順接到俄國總督來文,定期舉辦交還伊犁。 [10] 
光緒八年正月二十五日(1882年3月15日)金順派參贊大臣升泰前往接收伊犁。 [11]  在接收伊犁的過程中,金順完全按照清朝和左宗棠的部署,在和俄國辦理外交時,俄人“遇事純用其壓力,而金順喻之以情,爭之以理,不激不隨。重鎮收還,且有以聯外交而尊國體焉” [12]  。這是《新疆圖志·名宦志》對金順接收伊犁外交事務的評價。

金順按約劃界

按約劃界,這是複雜的外事,必須遴選最適當的人選。朝廷認為:左宗棠於新疆情形瞭如指掌。金順、錫綸久在西北各路,諳司邊情。因此,“著左宗棠、金順、錫綸將界務、商務各條款悉心酌核。” [13] 
光緒四年四月(1878年5月)“著金順差人向俄官議論收回伊犁一事,並索取白彥虎”。 [14] 
光緒七年五月二十八日(1881年6月24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奏,中俄新訂約章各款界務,除接受伊犁外,塔、喀二處,亦須重加勘定 [15]  。中俄新訂約即《中俄伊犁條約》。
光緒七年閏七月二十一日(1881年9月14日)劉錦棠奏接受伊犁及俄國分界事宜……前已派金順督辦交收伊犁事宜,錫綸作為特派大臣 [16]  。後改伊犁參贊大臣升泰。
至光緒八年正月二十二日(1882年3月11日)金順、升泰奏:“據稱分界事宜,自塔爾巴哈台(今塔城)至喀什噶爾(今喀什)延袤數千裏,升泰獨任其事,誠恐趕辦不及,亦屬實在情形。即著金順、升泰會同商酌,於就近各城大員中,遴選明白曉事,堪以勝任者,保薦二員,奏請派往分段查勘,以期妥協。” [17] 
歷經四個月後,選定了哈密幫辦大臣長順,分勘西北邊界;巴里坤領隊大臣沙克都林扎布分勘西南邊界。升泰、長順不負朝廷重託。在勘定伊犁邊界時,於光緒八年十一月(1883年1月)經長順會同俄官,逐段履勘,將格登山地方,詳查碑跡,劃回立界。得到朝廷表揚。認為“辦理甚屬認真,現在中段分界,業已一律完竣,尚為妥速。” [18]  至於阿爾泰山邊界,“俄人遇事齟齬,升泰執原議不稍讓,始受約束。” [19] 
光緒八年七月,沙克都林扎布,馳抵納林哈勒噶,同俄官分道勘畫,遂逾冰嶺而南,周曆邊疆,安設卡倫。十月界務完竣 [20] 
光緒九年十一月(1883年12月)勘分塔城西南、西北界務,先後竣事。西南界勘察情況。據《清史稿》卷二三德宗本紀一,光緒九年正月丙申(十四日,1883年2月21日),劉錦棠言沙克都林扎布與俄使勘分新疆南界,不符舊約,諭長順等按約詰之,尋諭曾紀澤力爭重勘 [21]  。直至光緒十年夏四月,勘分新疆南界事竣 [22] 

金順歷史評價

編輯
金順一生從戎三十餘,轉戰南北,驍勇善戰,曉暢戎機。同治年間,受其階級侷限,曾鎮壓人民起義。自光緒初後,為了驅逐外寇,奮不顧身,指揮作戰,做出重要貢獻。金順為官清正廉潔,當了將軍近十年,是歷任伊犁將軍任期較長的一員。任將軍職幾達九年,年俸三千兩白銀,可是卒後身邊不留分文,幾無法安葬。在收復古牧地、瑪納斯等城的戰鬥中,身先士卒,紀律嚴明,深得部下愛戴。卒後有部下200餘人,步行5000餘里,帶孝扶柩回京。光緒帝諭稱:“伊犁將軍金順,忠勇樸誠,勳勤懋著……幫辦新疆軍務,克復各城,收回伊犁,撫循安輯,克盡厥職……著加恩追贈太子太保銜,照將軍例賜卹。……諡忠介” [23]  。並準在陝、甘、新各省建金順專祠。光緒十三年,陝甘總督譚鍾麟,以金順在陝甘戰績,以寧夏為多,請附祀西安將軍多隆阿專祠,詔如所請。光緒十五年,慈禧太后歸政,追念金順為功績最著諸臣之一,名賜祭一罈 [24] 
左宗棠對金順十分器重,認為是將才。他評論金順“寬和服眾,為羣情所附,平時粥粥無能,臨陣尚能奮勉。” [25] 
金順為人寬宏,原和景廉有不和。新疆平定後,金順仍上言景廉前勞,請予獎勵。 [26] 
金順為人好濟,故部下人人樂為之用。光緒年九月(1881年10月)曾和劉錦棠等捐資賑銀濟民。 [27] 
在平定阿古柏這一場規模巨大最為激烈的戰爭,連英國的包羅傑也不禁讚賞中國將軍們的非凡才幹。他説:“特別是對金順説來,是最值得欽佩的。” [28] 
參考資料
  • 1.    魏光燾.戡定新疆記(卷2)[M].回民起義資料(4),1899.P348
  • 2.    魏光燾.戡定新疆記(卷2)[M].回民起義資料(4),1899.P353
  • 3.    左宗棠全集·書牘(卷17)[Z].嶽麓書社,1986.P9-10
  • 4.    楊東梁.左宗棠評傳[M].湖南人出版社,1985.P212
  • 5.    左宗棠全集·書牘(卷48)[Z].嶽麓書社,1986.P51
  • 6.    左宗棠全集·書牘(卷17)[Z].嶽麓書社,1986.P28
  • 7.    左宗棠全集·書牘(卷19)[Z].嶽麓書社,1986.P11-12
  • 8.    沈傳經,劉泱泱.左宗棠傳論[M].四川大學出版社,2002. P363
  • 9.    羅正鈞.左宗棠年譜[M].嶽麓書社,1983,P367
  • 10.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41)[M].光緒七年十二月戊寅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1.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42)[M].光緒八年正月癸丑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2.    新疆圖志·名宦志(卷107)[M].東方學會增補本,1923.P1923
  • 13.    羅正鈞.左宗棠年譜[M].嶽麓書社,1983,P364
  • 14.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72)[M].光緒四年四月戊申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5.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30)[M].光緒七年五月己丑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6.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33)[M].光緒七年閏七月辛亥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7.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42)[M].光緒八年正月己酉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8.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55)[M].光緒八年十一月乙巳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19.    清史稿·金順傳(卷454)[M].中華書局,1977.P12589
  • 20.    王仲翰,點校.清史列傳·沙克都林扎布傳[M].中華書局,1987.P4694
  • 21.    清史稿·德宗本紀一(卷23)[M].P573-574
  • 22.    清史稿·德宗本紀一(卷23)[M].P578
  • 23.    章伯鋒.清代各地將軍都統大臣年表(1791—1911)[M].中華書局,1965.
  • 24.    清史列傳·金順傳(卷55)[M].P4368
  • 25.    曾毓瑜.徵西紀略(卷4)[M].京師官書局,1893.
  • 26.    清史稿·景廉傳(卷439)[M].
  • 27.    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德宗實錄(卷137)[M].光緒七年九月己酉條.新疆民族研究所,1978.
  • 28.    (英)包羅傑.阿古柏伯克傳[M].商務印書館,1976.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