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采石之戰

(南宋和金朝的戰役)

編輯 鎖定
采石之戰為公元1161年(南宋紹興三十一年,金正隆六年),南宋文臣虞允文率領軍民於採石(今安徽馬鞍山市西南)阻遏金軍渡江南進的江河防禦戰。 采石之戰是南宋宋軍抗金斗爭的重要戰役之一。此戰由文臣虞允文指揮宋軍打敗金軍,使金軍未能如願從採石磯渡江南侵。
名    稱
采石之戰
發生時間
1161年11月24日
地    點
採石磯(今安徽馬鞍山市西南)
參戰方
金國、南宋
結    果
南宋獲勝
參戰方兵力
金軍 60萬
宋軍 20萬
主要指揮官
完顏亮虞允文
影    響
南宋轉危為安,金國引發政變
時間記載
十一月壬申,大軍臨採石;十一月丁丑,復大戰,焚其舟三百,始遁去,再以捷聞

采石之戰戰爭背景

編輯
紹興和議後,金統治者滅亡宋朝的夢幻並未破滅。皇統八年(1148年),完顏宗弼(完顏兀朮)死去,海陵王完顏亮當右丞相。皇統九年(1149年),完顏亮發動宮廷政變,殺死金熙宗完顏亶(完顏合剌),自立為帝。他夢想一舉滅宋,盡享江南繁華。天德四年(1152年),命張浩等大修燕京宮室,次年從上京遷都燕京,命名中都大興府。接着又營汴京,準備逐步南遷,直逼南宋。完顏亮遷都,一方面是為了加強對河東、河北及中原地區的統治,另一方面是為了便利對南宋的軍事進攻。
虞允文 虞允文
正隆四年(1159年)正月,宋金貿易的榷場,除泗州一處外,全部被金停止。二月,完顏亮命户部尚書蘇保衡等於通州造戰船,並調集諸路猛安謀克軍以及契丹、奚人年25歲以上50歲以下者從軍,共50餘萬人。又命諸路大造兵器,徵調軍馬,共徵到馬56萬餘匹。正隆五年(1160年),簽發各路漢軍和水手,得3萬人。同時,加緊修建開封的宮殿,作為南侵的前進基地。正隆六年(1161年)七月,完顏亮遷都汴京。九月,完顏亮自將32總管,60萬兵力,分四路大舉南侵。東路,完顏亮親自率領,由壽春攻淮南。中路,劉萼、僕散忠義(僕散烏者)率領,自蔡州南攻荊襄。西路,徒單合喜張中彥率領,自鳳翔大散關。海路,蘇保衡完顏鄭家率水軍由海道直取臨安,勢在一舉滅亡南宋。
紹興二十八年(1158年),宋朝賀金正旦使孫道夫回國後即報告了金國有南侵之意,高宗以為金沒有什麼藉口。宰相湯思退疑心孫道夫藉此引薦主戰派張浚,便把孫道夫貶知綿州。紹興二十九年(1159年)末,金出榜禁止百姓傳説即將起兵南侵的消息傳到南宋,金朝賀宋正旦使施宜生也向宋透露了金兵不時南侵的訊息。宋高宗一方面立趙瑗為皇子,以便在抗金形勢不利時退位逃避抗金的重任;另一方面,於紹興三十年(1160年)春,派同知樞密院事葉義問出使金朝,探偵虛實。葉義問證實金軍即將南侵的消息後,右相陳康伯兵部尚書楊椿立即佈置兩淮守備。在金軍南侵的威脅下,秦檜的幫兇,左相湯思退,首先遭到抗戰派反對和攻擊,高宗無奈,只得將其免官。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四月,金派使至宋,正式挑釁。五月,金使到臨安,使者當面辱罵高宗,要求派大臣去開封商議割淮漢流域土地給金,並以大江為界。戰爭一觸即發,南宋羣臣議論紛紛。主和派又主張逃跑。陳康伯堅決反對,説:“敵國敗盟,天人共憤。今 日之事,有進無退。”堅決主張抗金。一些太學生也積極請戰。高宗遂命令備戰,分四路迎敵。以吳璘為四川宣撫使,負責川、陝防務;以老將劉錡為淮南、江南、浙西制置使,節制諸路軍馬,擔負江淮地區抗擊金軍主力的重任;以成閔為京湖制置使,率兵3萬戍鄂州,與守襄陽的吳拱犄角相應,防守長江中游;以李寶為沿海制置使,率海舟120艘由海道北進,襲擊金水軍。
金軍南下後,宋軍不戰而潰。一個月左右,金兵推進到長江北岸的和州(今安徽和縣)。金軍南侵的消息傳來,劉錡抱病從鎮江渡江進駐揚州,隨即派兵北上,進駐寶應、盱眙、淮陰,淮東的防務有所準備。但負責淮西防務的王權卻逗留建康,不肯進軍,在劉錡督催之下,才與妻泣別,進駐長江北岸的和州,不想前進。又在劉錡再三命令之下,才進駐廬州。十月初,當劉錡趕到淮陰時,金軍到達淮河北岸。由於王權不進,淮西事實上沒有設防,金軍由此從容南下。而當王權得知金軍過淮河,又棄廬州南逃。金軍迅速推進到滁縣,即將臨江。在港陰抗擊金軍的劉錡得知這此消息,也只得退兵揚州。
金軍臨江消息傳到臨安,京城亂作一團。文武官員紛紛把家屬送走,宋高宗也要“浮海避敵”。只有陳康伯黃中的家屬留在臨安,並堅決反對逃海,高宗才表示“親征”,繼續抵抗。十月中旬,派知樞密院事葉義問督視江淮軍馬,中書舍人虞允文參謀軍事。這時金軍已佔領真州(今江蘇六合),王權又從和州逃到採石。接着揚州失守,劉錡退守瓜州,後又退回鎮江。

采石之戰戰爭經過

編輯

采石之戰完顏亮南侵

戰爭過程 戰爭過程
完顏亮發動非正義的侵宋戰爭,遭到金統治區各族人民的強烈反對。金宗室完顏雍(完顏烏祿)乘機奪取政權,黃河以北地區很快歸附新皇帝金世宗。完顏亮得到知這一消息更加瘋狂南侵。當時,他領兵駐紮在和州雞籠山,決定於十一月初八日從採石(今安徽當塗北)渡江,再攻建康。 [1] 
紹興三十一年(1161)金海陵王完顏亮徵調大軍,分四路,企圖一舉攻滅南宋。金海陵王完顏亮親率主力,自南京開封府(今河南開封)出發,首攻宋淮西地區。宋兩淮駐軍倉皇退至長江南岸,金軍長驅直入,進抵長江北岸,打造戰船,準備自採石(今屬安徽馬鞍山市)渡江。當時,宋建康府(今江蘇南京)都統制王權因無能被罷官,所部一萬八千人剛退至採石,接替王權的將領李顯忠尚未到任,軍無主帥,士氣渙散,人心惶惶。中書舍人虞允文時任督視江淮軍馬府參謀軍事,奉命督促李顯忠赴任,並代表宋廷到採石慰勞軍隊。他在採石見形勢危急,毅然召集張振時俊等將領,宣佈宋廷抗金命令,犒賞軍隊,動員將士決一死戰。同時,又組織當地民兵和羣眾進行支援,使採石一帶的防務頓形好轉。
金海陵王誤認為宋軍已敗退逃散,江南岸無兵把守,遂於十一月八日督兵過江。宋軍利用水軍優勢,在江中截斷金軍船隻,並在船上施放霹靂炮,煙霧和石灰瀰漫江面,使金軍無法抵擋。宋軍出動車船,船行如飛,船內踏車民兵精神振奮,呼聲震天。金軍敗回北岸。次日,宋水軍直迫長江北岸的楊林渡口,焚燬敵船,金海陵王被迫移軍揚州,強令金軍從瓜洲(今江蘇揚州南運河入長江口處)渡江,為部下所殺,金軍敗退。南宋再度轉危為安。

采石之戰採石大勝

葉義問建康後,把王權撤了職,另派李顯忠代替王權的職務,可這個葉義問卻膽小如鼠,不敢親往前線,另派一中書舍人(文官名)虞允文,慰勞採石的宋軍將士。十一月八日,虞允文采石犒師,距採石數公里外,即聞鼓聲陣陣,問道旁行人,説是金軍今 日渡江,隨行人都想回去,虞允文不聽,進至採石。此時王權已經走了,接替他職務的李顯忠卻還沒到。宋軍沒有主將,人心惶惶,秩序混亂。虞允文到了江邊,見王權殘部士氣低落,零散坐於路旁,皆作逃遁之計。見到隊伍這樣渙散,虞允文十分吃驚,覺得等李顯忠來已經來不及了,就立刻召集宋軍將士,説以忠義,鼓舞士氣,決心一戰。宋軍部將見虞允文出來作主,也打起精神來了。他們説:“我們吃盡金人的苦,誰不想抵抗。現 在既然有您作主,我們願意拼命作戰。”
有個跟隨虞允文一起去的官員悄悄地對虞允文説:“朝廷派您來勞軍,又不是要您督戰。別人把事辦得那麼糟,您何必背這個包袱呢?” 虞允文氣憤地説:“這算什麼話!現 在國家遭到危急,我怎麼能考慮自己的得失,逃避責任。”
虞允文是個書生,從來沒有指揮過戰爭。但是愛國的責任心使他鼓起勇氣。他立刻命令步兵、騎兵都整好隊伍,沿江佈陣,又把江面的宋軍船隻分為五隊,一隊在江中,兩隊停泊在東西兩側岸邊,另外兩隊掩匿山後。
敵軍以為採石無兵,及近南岸,見宋軍列陣相待,當塗人民觀戰助威者十數里不絕,方才大驚,欲退不能,只得前進。幾百艘金軍大船迎着江風,滿載着金兵向南岸駛來。沒有多少時間,金兵已經陸續登岸。虞允文命令部將時俊率領步兵出擊。時俊揮舞着雙刀,帶頭衝向敵陣。兵士們士氣高漲,拼命衝殺。金兵進軍以來,從沒有遭到過抵抗,一下子碰到這樣強大的敵手,就都垮下來了。
江面上的宋軍戰船,也向金軍的大船衝去。宋水軍多踏車海鰍船,大而靈活,而金軍船隻底平面積小,極不穩便,宋船乘勢衝擊,就像尖利的鋼刀一樣,插進金軍的船隊,把敵船攔腰截斷。敵船紛紛被撞沉。敵軍一半落在水裏淹死, 一半還在頑抗。太陽下山了,天色暗了下來,江面上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這時候,正好有一批從光州 (今河南潢川)逃回來的宋兵到了採石。虞允文要他們整好隊伍,發給他們許多戰旗和軍鼓,從山後面搖動旗幟,敲着鼓繞到江邊來。江上的金兵聽到南岸鼓聲震天,看到山後無數旗幟在晃動,以為是宋軍大批援兵到來,紛紛逃命。金軍遭到意料不到的慘敗,氣得完顏亮暴跳如雷,將怒氣全發泄在士兵身上,勒令第二天強渡長江,完不成任務者軍法從事。次日,虞允文又派新盛率水軍主動進攻長江北岸的楊林渡口。金船出港,宋軍用強弩勁射,又使用霹靂炮轟擊,又大敗金軍。完顏亮見渡江失敗,只得退回和州,接着逃往揚州。

采石之戰宋金議和

宋軍在採石大勝之後,主將李顯忠才帶兵到達。李顯忠瞭解到虞允文指揮作戰的情況, 十分欽佩。 虞允文對李顯忠説:“敵人在採石失敗之後,一定會到揚州去渡江。對岸鎮江那邊沒準備,情況很危險。您在這兒守着,我到那邊去看看。” 李顯忠馬上撥給虞允文一支人馬,由虞允文率領前往鎮江。
鎮江原來是由老將劉錡防守。那時候,劉錡已經病得不能起牀了。虞允文到了鎮江,先去探望劉錡。劉錡躺在牀上,緊緊拉着虞允文的手,心情沉重地説:“國家養兵三十年,沒有立過一點戰功,想不到立大功的還是靠您這位書生,我們當將軍的實在太慚愧了。” 虞允文安慰他一陣,就回到軍營。他命令水軍在江邊演習。宋軍制造了一批車船,由兵士駕駛,在江邊的金山周圍巡邏。
金兵打了幾次敗仗,都害怕作戰。有些將士暗地裏商量逃走。完顏亮在進退無路的條件下,孤注一擲,命令金軍三天內全部渡江南侵,否則一律處死。隔岸的宋軍剛打了勝仗,士氣高漲,嚴陣以待,金軍強渡無望,而完顏亮一貫用法苛嚴,使金軍將士進退兩難。他們得知完顏雍已在遼陽稱帝,並廢完顏亮為庶人,便也思變,27日清晨完顏元宜率軍殺死完顏亮。十二月初,金軍退走,宋軍乘機收復兩淮地區。之後,金世宗為了穩定內部,派人到南宋議和,宋金戰爭又暫時停了下來。

采石之戰影響

編輯
這一平局背後,是宋高宗一心想建立自己的朝代,而不是北上奪回失地,恢復那個同名的前朝。而金朝則因為武力輻射,已經因為地理因素而達到了極限。南北雙方的軍力對比,雖然還是北強南弱。但是大家的軍事力量都陷入了同步衰退的過程,形成了互相不能吞併對方的形勢。 [2] 
採石之戰是宋、金戰爭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戰役,南宋軍民在虞允文的指揮下,力挫南侵金軍主力,打破了完顏亮渡江南侵、滅亡宋廷的計劃,加速了完顏亮統治集團的分裂和崩潰,使宋軍在宋、金戰爭中處於極為有利的地位。

采石之戰評價

編輯
採石磯位置 採石磯位置
採石之戰南宋取勝並非偶然。宋軍大本營就在建康,離採石三十公里。從建康到鎮江宋軍有二十萬。“中書舍人”虞允文被委任為督視江淮軍馬府的參謀軍事,實際上表明南宋最高軍事指揮已直接主持江淮作戰。 (虞雲國《細説宋朝》) 虞允文(率王權軍)採石大捷的意義還在於迅速扭轉勝負方。 金主完顏亮瓜洲失利(不渡)而遭部下縊殺。 劉琦軍(鎮江)與楊存中之功為重。 虞允文有參與。
從漢末三國起,採石磯附近地區就是南北爭奪的焦點。北方軍隊可以在巢湖打造戰艦,操練水軍。並從這裏沿着河道進入長江,以南北過渡帶適應南方水文氣候。相比三峽和荊江江段,長江在採石江段的流向是轉折後的南北流向,所以流速較為平緩。 [3] 

采石之戰爭議

編輯
具體採石之戰的規模有很大的爭議。
而“采石之戰”所包含的內容也或有不同。亦有“陳魯公(陳康伯)採石”一説,陳康伯指揮的采石之戰應是由他指揮四路迎敵,安排宋高宗(駐建康)御駕親征。從虞允文的採石首勝,到完顏亮移軍瓜洲,受到劉琦軍(駐鎮江)堅決抵抗,不能渡江。 最終被部將殺死。金軍撤退。
宋羅大經撰,王瑞來點校的《鶴林玉露》載“四勝:周瑜赤壁、謝安淝水、寇萊公澶淵、陳魯公採石,四勝大略相似。” [4] 
《朱子語類》又曰:“謝安之於苻堅 ,如近世陳魯公之於完顏亮……” [5]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