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鄭板橋

(清代書畫家、文學家)

編輯 鎖定
鄭板橋(1693年-1766年),原名鄭燮,字克柔,號理庵,又號板橋,人稱板橋先生,江蘇興化人,祖籍蘇州。清代書畫家、文學家。
康熙秀才,雍正十年舉人,乾隆元年(1736年)進士。官山東範縣濰縣縣令,政績顯著,後客居揚州,以賣畫為生,為“揚州八怪”重要代表人物。
鄭板橋一生只畫蘭、竹、石,自稱“四時不謝之蘭,百節長青之竹,萬古不敗之石,千秋不變之人”。其詩書畫,世稱“三絕”,是清代比較有代表性的文人畫家。 [1]  代表作品有《修竹新篁圖》《清光留照圖》《蘭竹芳馨圖》《甘谷菊泉圖》《叢蘭荊棘圖》等,著有《鄭板橋集》。
本    名
鄭燮
別    名
鄭板橋,世稱板橋先生
克柔
理庵、板橋
所處時代
清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江蘇興化
出生日期
1693年11月22日 [2] 
逝世日期
1766年1月22日 [2] 
主要作品
《板橋全集》《甘谷菊泉圖》《清光留照圖》《墨蘭圖》等
主要成就
揚州八怪”代表人物,詩書畫世稱“三絕”
官    職
範縣、濰縣縣令

鄭板橋人物生平

編輯

鄭板橋早歲艱辛

鄭板橋
鄭板橋(73張)
清聖祖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11月22日)子時,鄭板橋出生,其時家道已經中落,生活拮据。三歲時,生母汪夫人去世,少時隨父立庵至真州毛家橋讀書。至八、九歲已在父親的指導下作文聯對。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十四歲又失去繼母郝夫人 [3-4] 乳母費氏是一位善良、勤勞、樸真的勞動婦女,給了鄭板橋悉心周到的照顧和無微不至的關懷,成了鄭板橋生活和感情上的支柱。十六歲從鄉先輩陸種園先生學填詞。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二十歲左右考取秀才。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娶妻徐夫人。是年秋鄭板橋首次赴北京,於漱雲軒手書小楷歐陽修秋聲賦》。
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至真州之江村設塾教書。 [5] 

鄭板橋客居揚州

雍正元年(1723年),父親去世,此時板橋已有二女一子,生活更加困苦。由於生活困苦,鄭板橋在三十歲以後即棄館至揚州賣畫為生,實救困貧,託名”風雅”。在揚州賣畫十年期間,也穿插着一些旅遊活動。不幸的是徐夫人所生之子去世,鄭板橋曾作詩以致哀。
雍正三年(1725年),出遊江西,於廬山結識無方上人和滿洲士人保祿。出遊北京,與禪宗尊宿及其門羽林諸子弟交遊,放言高論,臧否人物,因而得狂名。在京期間,結織了康熙皇子、慎郡王允禧,即紫瓊崖主人。 [5] 

鄭板橋求學通仕

雍正五年(1728年),客於通州,讀書於揚州天寧寺,手寫《四書》各一部。
雍正七年(1730年),作《道情十首》初稿,三十九歲,徐夫人病歿。鄭板橋十載揚州,結識了許多畫友,金農黃慎等都與他過往甚密,對他的創作思想乃至性格都有極大的影響。
雍正十年(1732年),鄭板橋四十歲,是年秋,赴南京參加鄉試,中舉人,作《得南捷音》詩。為求深造,赴鎮江焦山讀書。現焦山別峯庵有鄭板橋手書木刻對聯“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
乾隆元年(1736年),在北京,參加禮部會試,中貢士,五月,於太和殿前丹墀參加殿試,中二甲第八十八名進士,為賜進士出身,特作《秋葵石筍圖》並題詩曰“我亦終葵稱進士,相隨丹桂狀元郎”,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乾隆二年(1737年),滯留北京一年左右,以圖仕進,未果,南歸揚州,得江西程羽宸資助,娶饒氏。乳母費氏卒。
乾隆四年(1739年),作七律四首贈淮南監運使盧見曾。
乾隆五年(1740年),為董偉業《揚州竹枝詞》作序。
乾隆六年(1741年),入京,候補官缺,受到慎郡王允禧的禮誠款待。
乾隆七年(1742年)春天,鄭板橋為範縣令兼署小縣朝城,始訂定詩、詞集,並手寫付梓。 [5] 
乾隆八年(1743年),將《道情十首》幾經修改,至是方定稿,刻者為上元司徒文膏。
鄭燮《難得糊塗》 鄭燮《難得糊塗》

鄭板橋兩任知縣

乾隆九年(1744年),妾饒氏生子。鄭板橋任範縣知縣期間,重視農桑,體察民情、興民休息,百姓安居樂業
乾隆十一年(1746年),自範縣調署濰縣。同年,山東發生大饑荒,經常發生人吃人現象。濰縣原本繁華大邑,因災荒連年,救災便成了鄭板橋主持濰縣政事的一項重要內容,他開倉賑貨,令民具領券供給,又大興工役,修城築池,招遠近饑民就食赴工,籍邑中大户開廠煮粥輪食之。盡封積粟之家,活萬餘人。秋以歉收,捐廉代輪,盡毀借條,活民無算。濰縣饑民出關覓食,板橋感嘆系之,作逃荒行。
乾隆十二年(1747年),滿洲正黃旗人、侍講學士德保主試山東,板橋同在試院,相與唱和。
乾隆十三年(1748年),大學士高斌和都御史劉統勳為特使到山東放賑,板橋隨同前往。時值秋熟,濰縣災情漸趨緩解,饑民也由關外絡繹返鄉,板橋作還家行紀其事。為防水浸寇擾,捐資倡眾大修濰縣城牆。秋末,書修濰縣城記。乾隆出巡山東。鄭板橋為“書畫史”,參與籌備,佈置天子登泰山諸事,卧泰山絕頂四十餘日,常以此自豪,鐫一印章“雲乾隆柬封書畫史”。
乾隆十四年(1749年),饒氏所生之子又於興化病逝。與御史沈延芳同遊郭氏園。重訂家書、詩鈔,並手寫付梓。
乾隆十五年(1750年),撰板橋自序。同年,重修文昌祠,倡建狀元橋,作文昌祠記。
乾隆十六年(1751年),海水溢,板橋至濰縣北邊禹王台勘災。鄭板橋作官意在“得志則澤加於民”,因而他理政時能體恤平民和小商販,改革弊政,並從法令上、措施上維護他們的利益,板橋宰濰期間勤政廉政,無留積,亦無冤民”,深得百姓擁戴。濰縣富商雲集,人們以奢靡相容,鄭板橋力倡文事,發現人才,留下了許多佳話。作“難得湖塗”橫幅。
乾隆十七年(1752年),主持修濰縣城隍廟,撰城隍廟碑記,在文昌祠記和城隍廟碑記裏,板橋力勸濰縣紳民修文潔行”,在濰且百姓間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同年,與濰縣童生韓鎬論文,並作行書七言聯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鄭板橋在濰縣任上著述頗多,其《濰縣竹枝詞》四十首尤為膾炙人口。“民於順處皆成子,官到閒時更讀書”。官濰七年,板橋無論是在吏治還是詩文書畫方面都達到了新的高峯,“吏治文名,為時所重”。板橋居官十年,洞察了官場的種種黑暗,立功天地,字養生民的抱負難以實現,歸田之意與日俱增。 [5] 

鄭板橋晚年生活

鄭板橋《吃虧是福》 鄭板橋《吃虧是福》
乾隆十八年(1753年),鄭板橋六十一歲,以為民請賑忤大吏而去官。去濰之時,百姓遮道挽留,家家畫像以祀,並自發於濰城海島寺為鄭板橋建立了生祠。去官以後,板橋賣畫為生,往來於揚州、興化之間,與同道書畫往來,詩酒唱和。
乾隆十九年(1754年),鄭板橋遊杭州。復過錢塘,至會稽,探禹穴,遊蘭亭,往來山陰道上。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參加了兩淮監運使虞見曾主持的虹橋修禊,並結識了袁枚,互以詩句贈答。這段時期,板橋所作書畫作品極多,流傳極廣。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畫了一幅《竹石圖》,一塊巨石頂天立地,數竿瘦竹几乎撐破畫面。右上角空白處題詩一首:“七十老人畫竹石,石更凌嶒竹更直。乃知此老筆非凡,挺挺千尋之壁立。乾隆癸未,板橋鄭燮。”下撳兩方名號印。畫幅右下方空白處又押上“歌吹古揚州”閒章一方。鄭板橋顛沛了一生,不向各種惡勢力低頭,仍如磐石般堅強,如清竹般勁挺,如蘭花般高潔。詩題得整整斜斜,大大小小,或在峯巒之上,代之以皴法;或在竹竿之間,使畫連成一片;或在蘭花叢中,襯托出花更繁,葉更茂。畫上題詩,宋元即首,並非鄭燮始創,但如鄭燮之妙,實不多見,妙就妙在各類藝術高度統一。
乾隆三十年十二月十二日(1766年1月22日) [2]  ,板橋卒,葬於興化城東管阮莊,享年七十三歲。 [5]  [6] 

鄭板橋主要成就

編輯

鄭板橋詩書畫三絕

書法藝術
鄭板橋書法,用隸體摻入行楷,自稱“六分半書”,人稱“板橋體”。其畫,多以蘭草竹石為主,蘭竹几成其心靈的鄭板橋的書法藝術,在中國書法史上是獨樹一幟的。
由他23歲寫的《小楷歐陽修《秋聲賦》和30歲寫的《小楷範質詩》推知,板橋早年學書從歐陽詢人手。其字體工整秀勁,但略顯拘謹:這與當時書壇盛行勻整秀媚的館閣體,並以此作為科舉取士的標準字體有關。對此,鄭板橋曾説:“蠅頭小楷太勻停,長恐工書損性靈。”在他40歲中進士以後就很少再寫了。鄭板橋書法最被稱道的是“六分半書”,即以“漢八分”(隸書的一種)雜人楷、行、草而獨創一格的“板橋體”。
鄭燮 《行書自作唐多令詞扇》上海博物館藏 鄭燮 《行書自作唐多令詞扇》上海博物館藏 [7]
“六分半”書,是鄭板橋對自己獨創性書法的一種諧謔稱謂。隸書中有一種筆畫多波磔的“八分書”,所謂“六分半”,其意大體是隸書,但摻雜了楷,行、篆、草等別的書體。《行書曹操詩》軸(如同,現藏揚州博物館)可視為“六分半”體的代表作。此件寫曹操《觀滄海》詩,幅面很大,平均每宇有10平方釐米以上,字體隸意頗濃,兼有篆和楷;形體扁長相間,宅勢以方正為主而略有擺宕。拙樸擴悍,恰與曹詩雄偉闊大的風格相似。鄭板橋曾在《贈潘桐岡》詩中稱道自己的書法:“吾曹筆陣凌雲煙,掃空氛翳鋪青天。一行兩行書數字,南箕北斗排星躔。”
鄭板橋書法作品的章法也很有特色,他能將大小、長短、方圓、肥瘦、疏密錯落穿插,如“亂石鋪街”,縱放中含着規矩。看似隨筆揮灑,整體觀之卻產生跳躍靈動的節奏感。如作於乾隆二十七年的《行書論書》橫幅,時已七十高齡,乃晚年佳作。大意是説蘇東坡喜用宣城諸葛氏齊鋒筆,寫起來十分如意,後來改用別的筆,就手心不相應。板橋自己喜用泰州鄧氏羊毫筆,寫起來婉轉飛動,無不如意。於是把泰州鄧氏羊毫比作宣城諸葛齊鋒,最後説:“予何敢妄擬東坡?而用筆作書皆愛肥不愛瘦,亦坡之意也。”整幅作品結字大大小小,筆劃粗粗細細,態勢欹欹斜斜,點畫、提按、使轉如樂行於耳,鳥飛於空,魚遊於水,在一種態情任意的節律中顯露着骨力和神采:清人何紹基説他的字“間以蘭竹意致,尤為別趣”。從這件作晶的章法、結體和筆畫,不難 [26]  看出他“波磔奇古形翩翩”的蘭竹婁神。 [8] 
繪畫藝術
鄭板橋《墨竹圖》 鄭板橋《墨竹圖》
鄭板橋出身於書香門第,康熙末年中秀才,雍正十年中舉人,乾隆元年中進士,五十歲起先後任山東範縣、濰縣知縣計十二年。“得志加澤於民”的思想,使得他在仕途對連年災荒的平民百姓採取了“開倉賑貸”“捐廉代輸”等舉措,這引起了貪官污吏、惡豪劣紳的不滿,被貶官。之後,他靠賣畫維持生活。鄭板橋的一生,經歷了坎坷,飽嘗了酸甜苦辣,看透了世態炎涼,他敢於把這一切都糅進他的作品中。鄭板橋的題畫詩已擺脱傳統單純的以詩就畫或以畫就詩的窠臼,他每畫必題以詩,有題必佳,達到“畫狀畫之像”“詩發難畫之意”,詩畫映照,無限拓展畫面的廣度,鄭板橋的題畫詩是關注現實生活的,有着深刻的思想內容,他以如槍似劍的文字,針砭時弊,正如他在《蘭竹石圖》中雲:“要有掀天揭地之文,震電驚雷之字,呵神罵鬼之談,無古無今之畫,固不在尋常蹊徑中也。”
①瘦勁竹子畫:鄭板橋畫竹,“神似坡公,多不亂,少不疏,脱盡時習,秀勁絕倫”。《清代學者像傳》説他一生的三分之二歲月都在為竹傳神寫影,自己曾有詩寫道:“四十年來畫竹枝,日間揮寫夜間思,冗繁削盡留清瘦,畫到生時是熟時”。後來他説:“凡吾畫竹,無所師承,多得於紙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他通過觀察和藝術創作的實踐,提煉出“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的理論。“眼中之竹”是自然實景,是對自然的觀察和從中體驗畫意;“胸中之竹”是藝術創作時的構思;“手中之竹”是藝術創作的實現。他把主觀與客觀、現象與想象、真實與藝術有機地融為一體,創造了師承自然,而又高於自然的境界。
自然之竹是客觀存在的,畫家看到眼裏的竹已經和自然之竹有所區別了,然後要進行加工、主觀處理,形成胸中之竹,這就是所説的意在筆先,等落到紙上,轉化為手中之竹,“手中之竹”説的是畫家所創出的一個“第二自然”,胸中之竹和手中之竹都是眼中之竹的昇華,概括説就是畫家把眼睛看到的客觀形象,經過大腦的意象處理,最終經過技術加工物化為典型的藝術形象,是藝術創作的過程。
咬定青山圖(1765年) 咬定青山圖(1765年)
當鄭板橋任山東濰縣知縣,曾作過一幅畫《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畫中的竹子不再是自然竹子的“再現”,這詩題,不再是無感而發的詩題,透過畫和詩,使人們聯想到了板橋的人品,他身為知縣,從衙齋蕭蕭的竹聲,聯想到百姓困苦疾聲,説明他心中裝着百姓,情感鏈系在百姓身上。這時畫中的竹葉有了形象的擴展,鄭板橋開倉賑貸,救濟災民的場景一幕幕地浮現在人們腦海裏,“凝固的瞬間”在觀眾的腦海裏變成了無限延續的故事,好似極富感染力的小説、影片那樣,扣人心絃,發人深思。寥寥幾筆竹葉,簡練幾句詩題,讓人倍感作品中藴藏着的深刻的思想、濃濃的情意。再有幾幅是鄭板橋被貶官後離開濰縣,三頭毛驢一車書,兩袖清風而去,臨行前後作的畫,其一畫竹圖題雲:“烏紗擲去不為官,囊囊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竹漁竿”,借竹抒發了他棄官為民、淡泊名利、享受人生的平靜心態,其二《竹石圖》畫幅上三兩枝瘦勁的竹子,從石縫中挺然後立,堅韌不拔,遇風不倒,鄭板橋借竹抒發了自己灑脱、豁達的胸臆,表達了勇敢面對現實,絕不屈服於挫折的人品,竹子被人格化了,此時,“詩是無形畫,畫是有形詩”。類似的還有《墨竹圖》《竹圖》,這幾幅墨竹圖,都是借竹子抒發他遭貶官後,越發灑脱。鄭板橋所畫竹子和題畫詩,大多是借竹緣情,託物言志,抒發了“衙齋卧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的情懷,表現出“立根原在亂巖中,任爾東西南北風”的堅勁,表達出“寫取一枝清瘦竹,烏紗擲去不為官”的氣節和氣概,凡竹子的高風亮節,堅貞正直,高雅豪邁等氣韻,都被他表現得淋漓盡致。這正是鄭板橋作品不同於傳統花鳥畫之處,不同於前人之處。傳統的蘭竹大多數表現為欣賞性的、娛樂性的主題,畫面主要追求自然形象的真與美、繪畫技能的高與低、筆墨運用的嫺熟與雅俗,而到了鄭板橋的筆下,除了達到這些技能技巧外,題畫詩還賦予這題材新的思想內容和深邃意境,使花鳥畫亦能產生思想性、抒情性,給人以深刻的感受。 [9] 
②峯石圖
鄭板橋畫竹獨特,畫石亦如此。自然界再無情的石頭在他筆下也活了,如《柱石圖》中的石頭,這也是前人畫中常用題材,但很少把它作為主體形象來表現的。而鄭板橋在畫幅中央別具一格地畫了一塊孤立的峯石,卻有直衝雲霄的氣概,四周皆空沒有背景。畫上四句七言詩:“誰與荒齋伴寂寥,一枝柱石上雲霄,挺然直是陶元亮,五斗何能折我腰。”詩點破了畫題,一下子將石頭與人品結合到一塊兒,可謂“畫不足而題足之,畫無聲而詩聲之。詩畫互相為用,開後人無數法門。”板橋借挺然堅勁的石頭,讚美陶淵明。板橋讚美他剛直不阿、品格高尚的人格,同時似乎也有吐露他自己同樣遭遇及氣度的意思。畫中的石頭代表了人物形象,藴藏着剛直不阿、氣宇軒昂的品質,使人感到,此處畫石頭比畫人更有意味,更能揭示深刻含義。
幽蘭圖 幽蘭圖
③蘭花圖:鄭板橋還有很多以蘭花為主題的畫,也表現了一些新的內容,借題畫詩發揮,寓意對各種各樣事物的看法。如:有的借蘭花特徵,透溢出做人勝不驕、敗不餒,持平常心態的胸臆,題畫詩云:“蘭花與竹本相關,總在青山綠水間,霜雪不凋春不豔,笑人紅紫作客頑。”由蘭花讓人產生聯想,做人要像蘭花一樣幽靜、持久、清香,不浮不躁,不爭豔。咫尺畫幅,拓展無限之大,意境深邃。又如:有的借一叢叢蘭花,夾着一些荊棘的自然現象,抒君子能寬容小人之大度的氣質。《荊棘叢蘭石圖》題畫詩云:“不容荊棘不成蘭,外道天魔冷眼看,看到魚龍都混雜,方知佛法浩漫漫。”另一幅《荊棘叢蘭石圖》題雲:“滿幅皆君子,其後以荊棘終之何也?蓋君子能容納小人,無小人亦不能成君子,故棘中之蘭,其花更碩茂矣。”板橋匠心獨運,蘭花中穿插幾枝荊棘,畫蘭花與荊棘共存,表達了遇有小人,虛懷若谷、和睦共處,“歷經磨練,方成英雄”的寬宏大量之胸懷,讀畫者亦受益匪淺。越讀越感簡單的植物具有高深的意境,樂趣無窮。縱觀鄭板橋筆下所畫的蘭竹石,細品題畫詩,我們不難看出,他喜畫蘭竹石的緣由,正如他所云:“四時不謝之蘭,百節長青之竹,萬古不敗之石,千秋不變之人”,而“為四美也”。“有蘭有竹有石,有節有香有骨”。在他眼中,蘭竹石,能代表人堅貞不屈,正直無私,堅韌不拔,心地光明,品格高潔等品格,因而其題畫詩的字字句句,託物言志,意境深遠。 [9] 
④題畫詩:題畫詩在他筆下,除了在內容上有思想性,抒情性以外,在形式上還更具有藝術性、趣味性。題畫詩能充分體現“書畫同源”“用筆同法”的藝術趣味,而傳統畫家的題款跋文,大多題於畫的空白處,與畫面起平衡作用,但“揚州八怪”的題款已脱傳統國畫以及“文人畫”題款、題詩的窠臼,特別是鄭板橋將書法與畫糅合在一起,還成了共同表現形象的特殊手法,彼此關係不分割。如《蘭石圖》,鄭板橋別具匠心地將詩句用書法的形式,真草隸篆融為一體,大大小小,東倒西歪,猶如“亂石鋪街”地題於石壁上,代替了畫石所需的皴法,產生了節奏美、韻律美,又恰到好外地表現了石頭的立體感、肌理美,比單純用皴法表現立體感更具有意趣。這倒成了不可或缺的表現方法,既深刻揭示蘭花特徵,寓意高尚人品的意境美,又有書法藝術替代皴法的藝術美。讓人在觀畫時既享受到畫境、詩境的意境美,又能享受到書法藝術的形式美,沉浸在詩情畫意中。另在許多蘭竹石的畫幅上,他題詩的形式變化多端,不守成規,不拘一格,自然成趣,達到書佳、行款得體,畫亦隨之增色。所謂行款得體,即是視畫面的實際,進行構思,講究構圖的形式美,因而他將題畫詩或長題於側,或短題於上下,或縱題、或橫題、或斜題、或貫穿於蘭竹之間、藤葉之間,斷斷續續地題,觀其形態,參差錯落,疏密有致。是書也是題,是畫也是詩,是詩也是畫,欣賞每幅畫中題畫詩,既是絕妙的書法再現,也是將書畫相映成趣的綜合藝術,書題與畫面有機地交融在一起,構成了統一的詩情畫意,給人以綜合的完美的藝術享受。 [9] 

鄭板橋吏治清明

鄭板橋作品
鄭板橋作品(2張)
鄭板橋情繫百姓,與民同憂。乾隆六年(1741年)春,因科舉及第考中進士的鄭板橋被派往山東範縣任縣令,開始了他長達12年的官宦生涯。他為官力求簡肅,視排衙喝道之類的禮儀為桎梏。為察看民情、訪問疾苦,他常不坐轎子,不許鳴鑼開道,不許打“迴避”“肅靜”的牌子,身着便服,腳穿草鞋到鄉下察訪。即便夜間去查巡,也僅差一人提着寫有“板橋”二字的燈籠引路。因為他常常微服“隴上閒眠看耦耕”,以致“幾回大府來相問”,竟找不到他的人影子。
對於百姓的疾苦,他時時刻刻都掛在心上。他一生善於畫竹,尤其善於據竹寫詩。在濰縣任縣令時,他的頂頭上司、山東巡撫包括向他索求書畫,他畫了拿手的竹子,並在上面題詩一首:“衙齋卧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乾隆十一年(1746年),鄭板橋調署濰縣,在濰縣任上七年,竟有五年發生旱蝗水災,生民塗炭,哀鴻遍野。他一面向朝廷據實稟報災情,請求賑濟;一面以工代賑,興修城池道路,招收遠近饑民赴工就食,並責令邑中大户輪流在道邊開廠煮粥,供婦孺耄耋充飢。同時,責令囤積居奇者迅速將積粟按通常價格賣給饑民。他自己也節衣縮食,為饑民捐出官俸。在最危急之時,他毅然決定打開官倉放糧。乾隆十七年(1752年),他憤然辭官,回到故鄉江蘇興化定居。 [6]  [10] 

鄭板橋人物評價

編輯
鄭板橋肖像畫 鄭板橋肖像畫
揚州畫家李鱔(《楹聯叢話》):三絕詩書畫,一官歸去來。 [11] 
清代袁枚:板橋書法野孤禪也……亂爬蛇蚓,不足妃稀。
清代學者康有為:乾隆之世,巳厭舊學。冬心(金農)、板橋參用隸筆,然失則怪,此欲變而不知變者。 [12] 
書畫家啓功(《論書絕句》):坦白胸襟品最高,神寒骨重墨蕭寥。朱文印小人幹佔,二百年前舊板橋。 [7] 
清代戲曲家、文學家蔣士銓(《題畫蘭》):板橋作畫如寫蘭,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橋寫蘭如作字,秀葉疏花是姿致。 [13] 
清代“揚州八怪之一”的金農:興化鄭進士板橋風流雅謔,極有書名,狂草古籀,一字一筆,兼眾妙之長。
清末歷史地理學家、金石文字學家、目錄版本學家、書法藝術家楊守敬(《學書邇言》):板橋行楷,冬心分隸,皆不受前人束縛,自闢蹊徑。然為後學師範,或墮魔道。 [14] 

鄭板橋史籍記載

編輯
清史稿 [15] 
清史列傳·鄭燮傳》 [16] 
揚州府志·卷四十八》 [17] 

鄭板橋人物軼事

編輯

鄭板橋以怪出名

鄭板橋
鄭板橋(10張)
鄭板橋的“怪”,頗有點濟公活佛的味道,“怪”中總含幾分真誠,幾分幽默,幾分酸辣。每當他看到貪官奸民被遊街示眾時,便畫一幅梅蘭竹石,掛在犯人身上作為圍屏,以此吸引觀眾,藉以警世醒民。 [19] 
頗有罵名
鄭板橋無官一身輕,再回到揚州賣字畫,身價已與前大不相同,求之者多,收入頗有可觀。但他最厭惡那些附儒風雅的暴發户,就像揚州一些腦滿腸肥的鹽商之類,縱出高價,他也不加理會。高興時馬上動筆,不高興時,不允還要罵人。他這種怪脾氣,自難為世俗所理解。有一次為朋友作畫時,他特地題字以作坦率的自供:
“終日作字作畫,不得休息,便要罵人。三日不動筆,又想一幅紙來,以舒其沉悶之氣,此亦吾曹之賤相也。索我畫,偏不畫,不索我畫,偏要畫,極是不可解處。然解人於此,但笑而聽之。”
個人潤例
鄭板橋賣畫,不像歷來文人畫家那樣猶抱琵琶半遮面。既然已經邁進市場,索性大大方方的。他制定《板橋潤格》,成為中國畫家明碼標價賣畫的第一人。“大幅6兩,中幅4兩,小幅2兩,條幅對聯1兩,扇子斗方5錢。凡送禮物食物,總不如白銀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現銀則心中喜樂,書畫皆佳。禮物既屬糾纏,賒欠尤為賴賬。年老體倦,亦不能陪諸君作無益語言也。”還在最後附了一首詩:“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明明是俗不可耐的事,但出諸板橋,轉覺其俗得分外可愛,正因他是出於率真。 [19]  [11] 
好吃狗肉
板橋定潤格,規定凡求其書畫者,應先付定金,並作潤例,頗為風趣。當時,許多豪門巨紳,廳堂點綴,常以得到板橋書畫為榮。但板橋不慕名利,不畏權勢,生平最不喜為那些官宦劣紳們作書畫,這在他老人家的潤格里是不便聲明的。有一次,一幫豪紳為得其書畫,運用計謀,設下陷阱。他們瞭解到板橋愛吃狗肉,就在他偕友外出交遊的必經之路上,借村民的茅舍,烹煮了一鍋香噴噴的狗肉,待板橋經過時;主人“笑臉相迎,並以狗肉好酒相待。”板橋不疑,開懷暢飲,連贊酒美餚不止。飯罷,主人端出文房四寶,言請大人留聯以作紀念。板橋深覺今有口福,便立刻應諾,隨即起身提筆,並詢問主人大名,署款以酬雅意。書畢,盡興而歸。後來,在一次宴席上,他偶然發現自己的書畫作品掛在那裏,方知自己受騙,十分後悔,自己嘴饞不已。 [19] 

鄭板橋刻苦習字

鄭板橋 鄭板橋
據説,鄭板橋早年學書相當刻苦,寫眾家字體均能神似,但終覺不足。有一次,他竟在妻子的背上劃來劃去,揣摩字的筆畫和結構。妻子不耐煩了,説:“你有你的體,我有我的體,你老在人家的體上劃什麼?”這無意間説出的一語雙關的話,使板橋恍然有悟:不能老在別人的體格上“規規效法”,只有在個人感悟的基礎上,另闢蹊徑,才能獨領風騷。於是,他取黃庭堅之長筆劃入八分,誇張其擺宕,“搖波駐節”,單字略扁,左低右高,姿致如畫。又以畫蘭竹之筆入書,求書法的畫意。清人蔣士銓説他“寫字如作蘭,波磔奇古形翩翩”,生動地道出了“板橋體”的特質。 [19] 

鄭板橋板橋姻緣

鄭板橋文采蓋世,可惜早期窮途潦倒,一日走到一家人門前,驚覺門前的對聯是自己的詩作,鄭生向户主饒夫人問個究竟,饒夫人説自己女兒極愛鄭板橋的作品,鄭生忙道自己正是鄭板橋,饒夫人馬上把女兒五娘叫出來,並且把她許配給鄭板橋,鄭板橋後來高中進士,大小登科一道兒至,夫婦二人也恩愛一生。 [19] 

鄭板橋餘桃口齒

鄭板橋在《板橋自敍》曾寫道:“酷嗜山水。又好色,尤多餘桃口齒,及椒風弄兒之戲。然自知老且醜,此輩利吾金幣來耳。有一言干與外政,即叱去之,未嘗為所迷惑。”餘桃口齒,椒風弄兒,都是好男風的典故。大意説是自己尤其喜好男色,但是因為老醜,常常是因為金錢而接近他。只是他卻不許男妓干擾他外政,否則就驅逐出去。並沒有因男色而耽誤縣治。曾主張改刑律中的笞臀為笞背。身為縣令,一次不得不對一犯賭美男施以杖責,竟至於差點當堂落淚。 [20] 

鄭板橋巧罵豪紳

有一次,一個豪紳求鄭燮題寫一個。那個豪紳平日裏巴結官府,幹盡了很多壞事。鄭燮決定要捉弄他一下,便寫了”雅聞起敬“四個字。油漆門匾時,鄭燮叮囑漆匠對”雅、起、敬“三個字只漆左半邊,對”聞“字只漆”門‘字。過了一段時間,豪紳樓前門匾上的字沒上漆的部分模糊不清了,而上漆的部位越發清晰。遠遠一看,原來的“雅聞起敬”竟成了“牙門走苟”(“衙門走狗”的諧音)。 [19] 

鄭板橋親屬成員

編輯
曾祖:鄭新萬,字長卿,庠生。
:鄭湜,字清之,儒官。
父親:鄭之本,字立庵,號夢陽,廩生,家居授徒,受業者先後達數百人。
母親:汪夫人
繼母:郝夫人
妻子:徐氏、饒氏
:鄭之標,字省庵。
:二子早卒,以弟子鄣田(字硯耕)嗣。 [21] 

鄭板橋人物紀念

編輯

鄭板橋紀念館

江蘇興化鄭板橋紀念館
鄭板橋紀念館 鄭板橋紀念館
興化鄭板橋紀念館,位於江蘇省興化市昭陽鎮牌樓北路2號。1983年11月為紀念清代書畫家、文學家鄭板橋而建立。1993年11月新建館舍為古典式建築,迎門為大型花崗岩鄭板橋全身塑像、鄭板橋蘭竹石大理石壁雕。該館藏品1181件,其中鄭板橋書畫墨跡33幅,金農閔貞鄭鑾劉熙載等人的書畫348件,當代名人為紀念鄭板橋、施耐庵而作的書畫833件。 [22] 
河南範縣鄭板橋紀念館
範縣鄭板橋紀念館,位於河南省範縣辛莊鄉毛樓村。佔地28畝,主體建築“三絕堂”,將展示鄭板橋的生活、寫作、作畫的場面,除三絕的詩書畫作品展覽外。還設有“金水橋”、“板橋故居”、“幽逸廊”等建築。 [23] 

鄭板橋故居

鄭板橋故居 鄭板橋故居
鄭板橋故居,位於江蘇省興化市東城外鄭家巷7-8號。坐北朝南,前後兩進,有正屋坐南朝北房3間,另有門樓、小書齋、廚房各一間。故居內陳列鄭板橋生活用具及鄭板橋書畫複製品,研究鄭板橋的資料等等,堂屋條台上立有一古銅色鄭板橋全身塑像。1983年全面修繕,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24] 

鄭板橋墓地

興化鄭板橋墓高清組圖
興化鄭板橋墓高清組圖(30張)
墓地位於江蘇省泰州市興化市大垛鎮管阮村北,鄭板橋林園陳列室西側,舊地名“鄭家大場椅把子地”。1964年,為紀念鄭板橋逝世200週年,當地政府重修鄭板橋墓,將其遷葬於鸚鵡橋畔海子池中方壺島上;文革期間被破壞;1995年4月19日,鄭燮墓被江蘇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第四批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