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郭女王

(魏文帝曹丕皇后)

編輯 鎖定
文德郭皇后(184年4月8日-235年3月14日),名不詳,字女王,安平郡廣宗縣(今河北廣宗)人,東漢南郡太守郭永之次女,魏文帝曹丕皇后。郭氏少年秀慧,父親郭永奇之曰:“此乃我女中王也。”遂以女王為字。
郭氏早失父母,流離亂世。武帝為魏公時,入文帝東宮,深受寵遇。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文帝即王位,封為夫人(位次王后),同年魏受禪,進為貴嬪(位次皇后)。黃初三年(222年),冊立為皇后。
黃初七年(226年)文帝駕崩,平原王曹叡繼位,尊奉郭氏為皇太后青龍三年(235年)春,郭氏在許昌逝世,葬於洛陽首陽陵,諡曰文德皇后。
本    名
郭氏
別    名
郭女王
女王
所處時代
漢末三國
民族族羣
漢人
出生地
安平郡廣宗縣
出生日期
184年4月8日
逝世日期
235年3月14日
主要作品
《謝上表》《敕戒郭表孟武等》《敕諸家》《止孟武厚葬其母》 [1] 
主要成就
在曹丕與曹植的奪嫡時向曹丕獻納良策
諡    號
文德皇后
陵    墓
首陽陵
地    位
夫人→貴嬪→皇后→皇太后

郭女王人物生平

編輯

郭女王少年波折

文德皇后家世代為郡縣官吏,父親郭永官至南郡太守,母親董氏,生有三子二女。郭後生於漢中平元年(184年)三月初十,誕生時有異常之象。她年少美好明智,被其父視為掌上明珠,郭永察覺女兒有別於眾,曾説:“這是我家的女中君王。”於是以“女王”作為她的字。 [2-3] 
郭女王很早失去父母,在戰禍中流離飄泊,後寄身在銅鞮侯家。武帝曹操為魏公時(213—216年),郭女王選入東宮,被比她小三歲的曹丕所喜愛。 [4]  此時曹丕與曹植的奪嫡之戰愈演愈烈,郭女王有謀士之才,時時向曹丕獻納良策。曹丕被立為太子,就有她在其中籌劃的緣故。 [5] 

郭女王得寵封妃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曹丕被立為王世子 [6]  ,郭女王的弟弟任曲周縣吏,侵吞官府布匹,按法將獲死刑。當時曹操在譙縣,曹丕留在鄴城,多次親寫書信,向掌管此案的鮑勳請罪,求他私下赦免內弟。但鮑勳不敢縱容,全部上呈。曹丕因此懷恨,敕命中尉參奏鮑勳將其罷免。 [7] 
黃初元年(220年),魏文帝曹丕受禪登基,建立魏朝,後宮中郭氏,李貴人以及陰貴人都得到寵愛。曹丕先後冊封郭女王為夫人(位次王后)、貴嬪(位次皇后),地位高居六宮之首。 [8]  曹丕賞賜授拜曹氏宗親九族,顧念郭貴嬪有家人,遂將其當做九親一併封賞,郭貴嬪的外親孟康因此擢升為散騎侍郎,當時散騎侍郎只有學識淵博的儒士才得入選,唯獨孟康因為妃子的緣故充任其中。 [9] 
黃初二年(221年),曹丕遣使賜死在鄴城的甄夫人,這是因郭貴嬪受寵所致。《資治通鑑》《魏略》以及《漢晉春秋》記載,郭氏以讒言譖害甄氏,曹丕遂大怒賜死。 [10-11] 

郭女王因愛登後

黃初三年(222年),朝廷提議立皇后之事,曹丕想要立郭女王為後。中郎棧潛上疏反對説:“古代帝王們治理天下,不僅離不開文武百官的忠心輔佐,也離不開賢慧的后妃鼎力相助。能否處理好這二者的關係,可以説決定着一個王朝的興衰存亡。故而遠古時期黃帝迎娶西陵氏之女嫘祖,堯帝二女娥皇、女英下嫁虞舜,都以賢明有德而著稱,成為流芳千古的美談。而夏桀亡國狼狽逃往南巢,其禍根正在於寵幸妹喜,不修朝政;商紂王以炮烙剖心等酷刑對待臣下,目的也不過是取悦於妲己的歡心。因此歷來賢明的君主都格外慎重對待冊立元配皇后這件大事,總是在世族豪門之家選擇知書達禮的淑女,來統領六宮,虔敬地祭祀宗廟,暗修教化之功。《易經》中説‘家道正而天下定’,這由小到大、由內及外的道理,正是先王們所規定的法典啊!齊桓公在葵丘接受爵位時,也特別申明,不能讓妾成為妻子。
可如今宮中這位寵妃,常常藉着皇上的恩情而僭越,禮儀直逼天子。如果陛下因寵而立她為皇后,使身份微賤的人驟然顯貴,那麼我擔心後世會出現上下失序,綱紀廢墜的局面。開國就不遵循法度,動盪不就會由上而起麼?” [12] 
曹丕不從,遂於這年的九月初九(重陽),立郭女王為皇后。 [13] 

郭女王椒房之美

郭皇后兄弟早逝,讓堂兄郭表繼嗣為她父親郭永之子,拜為奉車都尉。她的外親劉斐要與他國(或指吳、蜀)通婚,她聽聞此事,告誡説:“諸位親戚遇婚嫁之事,都應該與鄉里門户相對者聯姻,不得借權勢強與他方人家通婚。”她的外甥孟武還鄉後求娶小妾,被她阻止。於是下達敕文:“當今由於戰亂,婦女不多,應儘可能地將她們配給前方將士為妻。有權勢的人家不能聘娶為妾。各位親戚在這件事上都應謹慎,不要自取其咎,遭受刑罰。” [14]  又常告誡郭表、孟武等人説:“漢朝皇后的家族,很少能有保全的,都因為驕橫奢侈,不能不謹慎!” [15] 
郭女王自適曹丕,到位極椒房,雖身受殊寵,內心愈加温穆恭靜,供養太后卞皇后,以孝聞名。後宮諸貴人(東漢嬪妃封號)偶有過失,常被她彌補掩過,若有追責,她就向曹丕解釋始末,曹丕有時為之動怒,她甚至向曹丕跪拜,為這些貴人請免,當時後宮中柴貴人也同時得寵,她也賞賜教導,因此六宮無生仇怨。
性格儉約,不喜好奢華音樂宴會,仰慕東漢明德皇后 [16] 
黃初五年(224年),曹丕率師東征,郭女王留在許昌永始台。當時大雨連降百餘日,城樓多有倒塌損壞。有關的官員奏請皇后移居他處,她説:“昔年楚昭王出遊,王后貞姜留在漸台。長江洶湧而來的時候,使者接王后轉移,但急切中忘了帶上楚昭王的信符,貞姜堅持不走,以至於在洪水中喪生也在所不惜。如今皇上御駕遠征,我在後方還沒有遇到貞姜那樣的危急情況,又何必要轉移呢?”羣臣不敢再提請皇后遷居的話。 [17] 
黃初六年(225年),曹丕再次督師東征,行至廣陵郡,郭女王留在曹丕故鄉譙縣的行宮。當時,郭表留守在行宮負責警衞,想要堵水捉魚,皇后制止説:“這河水是通着運送軍糧的河道的,你築壩截水又需木材,自己的奴客不在眼前,只好私自挪用公家的竹木來築水壩。如今奉車都尉所缺少的東西,難道是魚麼?” [18] 
黃初七年(226年)正月,曹洪因門客犯法被連累入獄。從前曹洪家富卻生性吝嗇,曹丕少年時曾向他借絹百匹,但被拒絕,因而有怨在心,欲藉此事將曹洪處死。羣臣前去求情,皆不能奏效。卞太后對郭女王説:“假如曹洪今日死,我明日便命令皇帝廢去皇后了。”於是郭女王多次向曹丕哭泣請求,才使曹洪以剝官削爵免於一死。 [19] 

郭女王尊為太后

黃初七年(226年)五月,曹丕去世。平原王曹叡繼位,尊奉郭女王為皇太后,宮室稱永安宮。 [20] 
魏略》記載,起初,郭女王沒有子嗣,曹丕將曹叡過繼給她。曹叡因其生母被誅,內心不平,後來不得已,才敬謹侍奉皇后,旦夕定省問安,皇后也因自己無子,便對他留心愛顧。 [21-22] 
太和四年(230年),曹叡詔封郭表為安陽亭侯,不久進爵鄉侯,食邑五百户,升遷為中壘將軍。封其子郭詳為騎都尉。同年,追諡太后父親郭永為安陽鄉敬侯,母親董氏為都鄉君。升遷郭表為昭德將軍,加金章紫綬,賜位特進,郭表次子郭訓也為騎都尉。後來太后的姐姐去世,曹叡想予以厚葬,為其修建祠堂祭祀,太后制止説:“自漢末天下大亂以來,王侯公卿的陵墓無不被盜掘,皆因厚葬。今安葬亡人最好以先帝首陽陵的薄葬為法。”(曹丕倡薄葬,其首陽陵甚簡儉。) [23] 

郭女王合葬首陽

青龍三年(235年)二月初八,郭女王逝於許昌宮,終年五十一歲。《資治通鑑》《魏略》以及《漢晉春秋》記載,曹叡繼位後追痛生母甄氏之死,郭女王因為憂懼而暴崩。死後以終制營造皇后陵墓,葬在首陽陵西。 [24-25]  曹叡進封郭表為觀津侯,食邑千户。升遷郭詳為駙馬都尉。 [26] 
青龍四年(236年),曹叡改封郭後父親郭永為觀津敬侯,母親董氏為堂陽君。追封郭後兄弟郭浮為梁裏亭戴侯、郭都為武城亭孝侯、郭成為新樂亭定侯,皆派使者手捧策書,以太牢進行祭祀。後來郭表薨,長子郭詳嗣爵,又分郭表之爵,封其第三子郭述為列侯。郭詳薨,其子郭釗嗣爵。 [27] 

郭女王歷史評價

編輯
棧潛:①常亞乘輿。②因愛登後。 [28] 
曹叡:哀哀慈,興化閏房,龍飛紫極,作合聖皇,不虞中年,暴罹災殃。 [29] 
王沈:①後自在東宮,及即尊位,雖有異寵,心愈恭肅,供養永壽宮,以孝聞。②性儉約,不好音樂,常慕漢明德馬後之為人。 [30] 
陳壽:魏后妃之家,雖雲富貴,未有若衰漢乘非其據,宰割朝政者也。鑑往易軌,於斯為美。追觀陳羣之議,棧潛之論,適足以為百王之規典,垂憲範乎後葉矣。 [31] 
孫盛:及臻三季,並亂茲緒,義以情溺,位由寵昏,貴賤無章,下陵上替,興衰隆廢,皆是物也。魏自武王,暨於烈祖,三後之升,起自幽賤,本既卑矣,何以長世? [32] 
趙希弁:少清慧,父永奇之,曰:‘吾此女,女中王。’遂以‘女王’為字。早失二親,遭難流離,在銅鞮侯家。太祖為魏公時,得入東宮,文帝所愛。 [33] 
盧弼:是郭後之足以制魏文可知。 [34] 
史夢蘭:早慮密計定儲皇,獻納時時啓智囊。蟬鬢蛾眉皆國色,陰謀終讓女中王。 [35] 

郭女王軼事野史

編輯

郭女王取字女王

郭皇后少時美好明智,被其父視為掌上明珠,郭永察覺女兒有別於眾,曾説:“這是我家的女中君王。”於是以“女王”作為她的字。然而其名諱則未留記載。
後來北魏時官員遊雅在撰寫文成帝拓跋濬養母文昭皇太后(常太后)的碑文時,論太后名字之美,可媲前魏的甄后。同僚陳奇指出他碑文中的錯誤,文成帝下令檢對碑文與史書,結果查證與常太后名字相應的並非甄后,而是魏文帝的郭皇后,是遊雅理屈弄混了。

郭女王冢中宮人

漢末魏初,關中時局大亂。有人趁亂髮掘一座西漢宮人墓葬,從中發現一個女子,過了幾天恢復生氣,數月能夠説話,年約二十,容貌美麗,將她送到京城。魏文帝的郭皇后愛憐她,收養她在自己身邊。有時問她前代宮裏的事情,女子也能説得清清楚楚,時間順序皆無誤。後來郭皇后逝世,女子哭泣不止,最終哀傷而死。 [36] 

郭女王暴崩爭議

裴松之補註引《魏略》《漢晉春秋》載,明帝繼位追究生母甄氏之死,郭太后遂以憂暴崩。甄氏臨沒時,將明帝託付給李夫人,後者在郭後崩後告訴明帝甄氏遭到讒害,屍體被髮覆面,明帝令殯葬太后如當初甄氏死狀。另一説説法則是明帝向郭後詢問甄氏死況時,被郭後的話激怒,逼殺郭後,令殯葬如當初甄氏死狀。 [37-38] 
趙翼在《廿二史札記》中辯此非實,認為《漢晉春秋》《魏略》兩則互相矛盾,案明帝即位,至郭後駕崩,將近九年,若明帝欲報怨,豈能等如此之久?明帝雖然忌恨郭氏,只將其徙居許昌,逼殺之説,當是訛傳。又陳壽於《明帝紀》與《郭後傳》中皆載“皇太后崩”,絕不見其被害之跡。蓋甄后賜死系實事,故傳書之;郭後逼殺系訛傳,故傳不書。
魏略》成書於曹魏末期,可知當時已有郭氏譖害甄氏,曹叡逼殺郭氏的説法。晉朝閻纘在上書呈廢太子司馬遹之冤時,以明帝作例,言他在文帝沒後,侍奉母后甚謹,聞名於天下,受世人稱讚。 [39]  《開元佔經》裏簡略提及郭後之死:“三年丙寅正月太后郭氏無疾乃忽崩。”曹叡所作哀冊亦有“暴罹災殃”之句,這可能是曹叡殺郭後流言的由來之始。

郭女王家庭成員

編輯

郭女王父母

父親:郭永,南郡太守,追封觀津敬侯。
母親:董氏,追封堂陽君。

郭女王兄弟姐妹

  • 兄弟
郭浮,高唐令,早卒,追封梁裏亭戴侯。
郭都,早卒,追封武城亭敬侯、
郭成,早卒,追封新長亭定侯。
郭表,郭永從子,遷昭德將軍,後封觀津千户侯。
  • 姐姐
郭昱,適孟氏,蓋孟軻之後。

郭女王丈夫

魏文帝曹丕,魏朝開國皇帝。

郭女王史籍記載

編輯
《三國志·卷五·魏書五·后妃傳第五》

郭女王藝術形象

編輯

郭女王文學形象

明代羅貫中小説《三國演義》中,九十一回短暫提及郭後 ,於曹丕稱帝后,聘為貴妃,姿貌美麗,頗有城府。郭貴妃欲謀為後,與寵臣張韜商議,謊稱甄夫人以魘鎮之術謀害天子。曹丕遂誅甄夫人,立郭貴妃為皇后。因郭後無出,養曹睿為子,雖甚愛之,不立為嗣。
民國蔡東藩小説《後漢演義》中,郭氏少年即秀慧美麗,父親郭永號為“女王”,長大後豔名愈噪,被曹丕所聞,遂納為姬妾,格外憐愛。郭氏不但千嬌百媚,而且善於謀劃,曹丕得以立為太子,也是得益於郭氏的獻策。

郭女王影視形象

年份
影視類型
劇名
飾演者
劇中名
1994
歌仔戲
新洛神
郭笑
2002
電視劇
洛神
郭嬛
2013
電視劇
新洛神
郭笑
2017
電視劇
郭照
2017
電視劇
參考資料
  • 1.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  .漢典古籍[引用日期2017-11-03]
  • 2.    《魏書》:“父永,官至南郡太守,諡敬侯。母姓董氏,即堂陽君,生三男二女:長男浮,高唐令,次女昱,次即後,後弟都,弟成。後以漢中平元年三月乙卯生,生而有異常。”《説郛》:“少清慧,父永奇之,曰:‘吾此女,女中王。’遂以‘女王’為字。早失二親,遭難流離,在銅鞮侯家。”
  • 3.    《三國志·卷五》:“後少而父永奇之曰:‘此乃吾女中王也。’遂以女王為字。早失二親,喪亂流離,沒在銅鞮侯家。”
  • 4.    《魏書》:“後自在東宮,及即尊位,雖有異寵,心愈恭肅,以孝聞。是時柴貴人亦有寵,後教訓銟導之。”
  • 5.    《三國志·卷五》:“後有智數,時時有所獻納。文帝定為嗣,後有謀焉。”
  • 6.    司馬光.資治通鑑全鑑 典藏版:中國紡織出版社,2014.08:第143頁
  • 7.    《三國志·卷十二》 :“二十二年,立太子,以勳為中庶子。徙黃門侍郎,出為魏郡西部都尉,太子郭夫人弟為曲周縣吏,斷盜官布,法應棄市。太祖時在譙,太子留鄴,數手書為之請罪。勳不敢擅縱,具列上。勳前在東宮,守正不撓,太子固不能悦,及重此事,恚望滋甚。會郡界休兵有失期者,密敕中尉奏免勳宮。”
  • 8.    《三國志·卷五》:“太子即王位,後為夫人,及踐阼,為貴嬪。”
  • 9.    《三國志·魏書》:“康字公休,安平人。黃初中,以於郭後有外屬,並受九親賜拜,遂轉為散騎侍郎。是時,散騎皆以高才英儒充其選,而康獨緣妃嬙雜在其間。”
  • 10.    《三國志·卷五》:“甄后之死,由後之寵也。”
  • 11.    《資治通鑑·魏紀一·世祖文皇帝上黃初元年》:“太祖之入鄴也,帝為五官中郎將,見袁熙妻中山甄氏美而悦之,太祖為之聘焉,生子叡。及即皇帝位,安平郭貴嬪有寵,甄夫人留鄴不得見,失意,有怨言,郭貴嬪譖之,帝大怒,六月,丁卯,遣使賜夫人死。”
  • 12.    《三國志·卷五》:“黃初三年,將登後位,文帝欲立為後,中郎棧潛上疏曰:‘在昔帝王之治天下,不惟外輔,亦有內助,治亂所由,盛衰從之。故西陵配黃,英娥降媯,並以賢明,流芳上世。桀奔南巢,禍階末喜;紂以炮烙,怡悦妲己。是以聖哲慎立元妃,必取先代世族之家,擇其令淑以統六宮,虔奉宗廟,陰教聿修。《易》曰:‘家道正而天下定。’由內及外,先王之令典也。《春秋》書宗人釁夏雲,無以妾為夫人之禮。齊桓誓命於葵丘,亦曰‘無以妾為妻’。今後宮嬖寵,常亞乘輿。若因愛登後,使賤人暴貴,臣恐後世下陵上替,開張非度,亂自上起也。’文帝不從,遂立為皇后。”
  • 13.    《三國志·卷二》:“(九月)庚子,立皇后郭氏。賜天下男子爵人二級;鰥寡篤癃及貧不能自存者賜谷。”
  • 14.    《三國志·卷五》:“後早喪兄弟,以從兄表繼永後,拜奉車都尉。後外親劉斐與他國為婚,後聞之,敕曰:‘諸親戚嫁娶,自當與鄉里門户匹敵者,不得因勢,強與他方人婚也。’後姊子孟武還鄉里,求小妻,後止之。遂敕諸家曰:‘今世婦女少,當配將士,不得因緣取以為妾也。宜各自慎,無為罰首。’”
  • 15.    《魏書》:“後常敕戒表、武等曰:‘漢氏椒房之家,少能自全者,皆由驕奢,可不慎乎!’”
  • 16.    《魏書》:“後自在東宮,及即尊位,雖有異寵,心愈恭肅,供養永壽宮,以孝聞。是時柴貴人亦有寵,後教訓獎導之。後宮諸貴人時有過失,常彌覆之,有譴讓,輒為帝言其本末,帝或大有所怒,至為之頓首請罪,是以六宮無怨。性儉約,不好音樂,常慕漢明德馬後之為人。 ’”
  • 17.    《三國志·卷五》:“五年,帝東征,後留許昌永始台。時霖雨百餘日,城樓多壞,有司奏請移止。後曰:‘昔楚昭王出遊,貞姜留漸台,江水至,使者迎而無符,不去,卒沒。今帝在遠,吾幸未有是患,而便移止,奈何?’羣臣莫敢復言。”
  • 18.    《三國志·卷五》:“六年,帝東征吳,至廣陵,後留譙宮。時表留宿衞,欲遏水取魚。後曰:‘水當通運漕,又少材木,奴客不在目前,當復私取官竹木作梁遏。今奉車所不足者,豈魚乎?’”
  • 19.    《三國志·卷五》:“始,洪家富而性吝嗇,文帝少時假求不稱,常恨之,遂以舍客犯法,下獄當死。羣臣並救莫能得。卞太后謂郭後曰:‘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敕帝廢后矣。’於是泣涕屢請,乃得免官削爵士。洪先帝功臣,時人多為觖望。”
  • 20.    《三國志·卷五》:“明帝即位,尊後為皇太后,稱永安宮。”
  • 21.    《魏書》:“初,郭後無子,帝使母養平原王叡;以叡母甄夫人被誅,故未建為嗣。叡事後甚謹,後亦愛之。”
  • 22.    《魏略》:“文帝以郭後無子,詔使子養帝。帝以母不以道終,意甚不平。後不獲已,乃敬事郭後,旦夕因長御問起居,郭後亦自以無子,遂加慈愛。文帝始以帝不悦,有意欲以他姬子京兆王為嗣,故久不拜太子。”
  • 23.    《三國志·卷五》:“太和四年,詔封表安陽亭侯,又進爵鄉侯,增邑並前五百户,遷中壘將軍。以表子詳為騎都尉。其年,帝追諡太后父永為安陽鄉敬侯,母董為都鄉君。遷表昭德將軍,加金紫,位特進,表第二子訓為騎都尉。及孟武母卒,欲厚葬,起祠堂,太后止之曰:‘自喪亂以來,墳墓無不發掘,皆由厚葬也;首陽陵可以為法。’”
  • 24.    《三國志·卷三》:“丁巳,皇太后崩。乙亥,隕石於壽光縣。三月庚寅,葬文德郭後,營陵於首陽陵澗西,如終制。”《三國志·卷五》:“青龍三年春,後崩於許昌,以終制營陵,三月庚寅,葬首陽陵西。”
  • 25.    曹叡《文德皇后哀策》:“維青龍三年三月壬申,皇太后梓宮啓殯,將葬於首陽之西陵。”
  • 26.    《三國志·卷五》:“帝進表爵為觀津侯,增邑五百,並前千户。遷詳為駙馬都尉。”
  • 27.    《三國志·卷五》:“四年,追改封永為觀津敬侯,世婦董為堂陽君。追封諡後兄浮為梁裏亭戴侯,都為武城亭孝侯,成為新樂亭定侯,皆使使者奉策,祠以太牢。表薨,子詳嗣,又分表爵封詳弟述為列侯。詳薨,子釗嗣。 ”
  • 28.    棧潛《諫立郭後疏》
  • 29.    《魏書》:“維青龍三年三月壬申,皇太后梓宮啓殯,將葬於首陽之西陵。哀子皇帝叡親奉冊祖載,遂親遣奠,叩心擗踴,號啕仰訴,痛靈魂之遷幸,悲容車之向路,背三光以潛翳,就黃壚而安厝。嗚呼哀哉!昔二女妃虞,帝道以彰,三母嬪周,聖善彌光,既多受祉,享國延長。哀哀慈妣,興化閏房,龍飛紫極,作合聖皇,不虞中年,暴罹災殃。愍予小子,煢煢摧傷,魂雖永逝,定省曷望?嗚呼哀哉!”
  • 30.    《魏書》:“性儉約,不好音樂,常慕漢明德馬後之為人。”
  • 31.    《三國志 魏書 后妃傳第五》
  • 32.    《三國志·卷五》:“孫盛曰:古之王者,必求令淑以對揚至德,恢王化於關雎,致淳風於麟趾。及臻三季,並亂茲緒,義以情溺,位由寵昏,貴賤無章,下陵上替,興衰隆廢,皆是物也。魏自武王,暨於烈祖,三後之升,起自幽賤,本既卑矣,何以長世?詩云:絺兮綌兮,悽其以風。其此之謂乎!”
  • 33.    趙希弁《小名錄》
  • 34.    《三國志集解》:本志《后妃傳》“郭後蚤喪兄弟,以從兄表繼父永後”,此言“夫人弟”,未詳其名。又按《郭後傳》“後頗防閒外戚”,以此事推之,或為溢美之辭。傳中“甄后之死,由後之寵”二語,及“曹洪下獄當死。卞太后謂郭後曰:‘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敕帝廢后。’郭後涕泣,屢請,乃得免官削爵土”,是郭後之足以制魏文可知。
  • 35.    史夢蘭《全史宮詞·三國卷》
  • 36.    《搜神記》《晉書》《宋書》
  • 37.    《魏略》:“明帝既嗣立,追痛甄后之薨,故太后以憂暴崩。甄后臨沒,以帝屬李夫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説甄后見譖之禍,不獲大斂,被髮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殯葬太后,皆如甄后故事。”
  • 38.    《漢晉春秋》:“初,甄后之誅,由郭後之寵,及殯,令被髮覆面,以糠塞口,遂立郭後,使養明帝。帝知之,心常懷忿,數泣問甄后死狀。郭後曰:‘先帝自殺,何以責問我?且汝為人子,可追仇死父,為前母枉殺後母邪?’明帝怒,遂逼殺之,敕殯者使如甄后故事。”
  • 39.    閻纘《上書理湣懷太子(司馬遹)之冤》:“及至明帝,因母得罪,廢為平原侯,為置家臣庶子,師友文學,皆取正人,共相匡矯。兢兢慎罰,事父以孝,父沒,事母以謹,聞於天下,於今稱之。”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