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邢利斌

編輯 鎖定
邢利斌,男。1967年5月出生於山西省柳林縣留譽鎮。1990年山西大學法律專業畢業,1999屆在職研究生。現任山西聯盛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是柳林縣政協名譽副主席、山西省人大代表。
2012年3月,其斥7000萬巨資為女兒舉辦婚禮引發關注。
2012年4月,邢利斌接受採訪澄清7000萬嫁女事件和“白菜價”買礦事件。
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利斌被警方從太原武宿機場帶走,接受調查。 [1] 
2014年9月,山西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在腐敗重災區呂梁調研時披露邢利斌接受調查的消息。 [2] 
中文名
邢利斌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967年5月
畢業院校
山西大學
出生地
山西省柳林縣留譽鎮
政    黨
中國共產黨
職    務
聯盛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邢利斌人物經歷

編輯
邢利斌 邢利斌
邢利斌第一桶金來源於租賃經營的柳林縣金家莊鄉辦煤礦,隨後其以8000萬元的“白菜價”獲得了當地最大、儲量1.5億噸的國營企業柳林縣興無煤礦的全部股權,進而一躍成為山西柳林首富,資產超百億元。 [3] 
在2010年新財富富人榜能源與環保子榜單,邢利斌以104.7億元的身價名列首位,總排名60。
邢利斌現旗下直屬、控股煤礦15座,年產原煤300萬噸,洗精煤120萬噸。2008年5月,將其旗下3座煤礦注入上市公司福山能源,進而成為福山能源第二大股東。 [3] 
聯盛能源和華潤集團成立了華潤聯盛集團,邢利斌持股42%。據瞭解,2009年,集團實現的銷售收入57.75億元,税金21.6億元。另外,山西呂梁市柳林縣保留的24個比較大的煤礦中,聯盛能源控制了三分之一。
他於1990年從中陽承包鐵廠起步,先後創辦了中陽河東企業總公司、河東煤化總廠、山西得瑞煤化有限公司。
1990年租賃經營了柳林縣金家莊鄉辦煤礦,並對該礦進行了重大技改,使該礦生產能力由租賃初的10萬噸提高到60萬噸以上。
2002年,財政收入僅有2億元的柳林縣決定轉讓興無煤礦。
最終,邢利斌以8000萬元的價格購得了柳林興無煤礦,並很快着手重組成立山西聯盛能源集團,當年上交税金1000萬元。
若按地質儲量計算,邢利斌每噸付出的僅為0.52元,按可開採儲量計算,邢利斌每噸煤炭付出的價格僅為0.57元,可謂“白菜價”。
在以極其低廉的價格獲得興無煤礦這一“利潤奶牛”後,邢利斌的個人資產躍至數十億元。
2008年7月,邢利斌的興無、金家莊、寨崖底三個煤礦成功實現境外上市,其也獲得百億元現金以及股權。2009年9月,聯盛集團與華潤電力合作,先後在中陽、交口、石樓興縣臨縣孝義等縣收購礦井39對,整合後形成13對主體礦井。
而在煤炭資源重組中,山西呂梁市柳林縣此次保留的24個比較大的煤礦中,聯盛能源控制了三分之一;另外,聯盛能源和央企華潤集團合資,成立了華潤聯盛集團,邢利斌持股42%。
邢利斌開始開拓新的戰場。邢利斌計劃投入100億元建立農業合作社,順利實現了土地的流轉,將山西柳林縣留譽鎮的52個自然村154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納入了開發範圍。邢利斌打算在對土地實施綜合治理之後,通過以種植業和農副產品加工業為核心的四大產業體系建設,把原來當地的農民變成產業工人。 [4] 

邢利斌社會公益

編輯
在公司逐步發展狀大的同時,邢利斌十分關注社會公益事業,2003年7月積極參與柳林教育體制改革,將原柳林四中改製為聯盛中學,並高薪廣羅優秀教師,根據學生成績實行“五免一補”兩獎,累計投資近億元,使校內教育設施得到改善,調動了教師工作熱情和學生學習興趣。
參與了柳林公路建設,先後投資1000餘萬元,建成南北礦區循環公路共27KM,2005年9月為圪台—復興鄉村公路強化基礎,鋪油7KM。
先後投資400多萬元為王家溝、陳家灣、薛村3鄉7村共打深井5眼,建成高位水池4個,鋪設供水管路7500餘米。發動公司各直屬企業,累計投資1540餘萬元,分別在5鄉19村綠化荒山、荒坡共12253.8畝;投資60萬元綠化柳--石通道15KM。在化解村企矛盾過程中,投資2800餘萬元,建成集住宅、村委辦公、敬老院、學校於一體的郭家山新村,投資400餘萬元建成寨崖底、陳家灣等小學三所。
企業改制中,先後安排原企業不上班職工105名,為原興無1000餘名職工上繳工齡補償1000萬元,與原興無1089名職工簽訂了新的勞動合同,併為他們繳納“五項保險”費用,通過公司工會與企業實行了“工資協商”談判制度和集體合同制度,使職工最低工資由過去的300元左右提高到900—1200元,井下工人工資達到1500元以上,中高層管理幹部月工資達3000元以上,主要領導幹部全部執行年薪工資。

邢利斌所獲榮譽

編輯
先後獲得了“全國農村青年星火帶頭人”、“山西省優秀廠長(經理)”、“山西省第九屆傑出青年企業家”、“全國關愛職工企業家”、“省五一勞動獎”、“功勳企業家”、“優秀民營企業家”、“呂梁市發展民營經濟功勳”等稱號。

邢利斌社會評價

編輯

邢利斌民營企業家

從改善職工生活條件入手,公司各直屬煤礦重新建起了職工公寓、餐廳、澡堂,新建了聯盛小區、教師公寓,安排公司職工家屬250餘户,維護了職工利益。
在公司發展中,他把企業文化建設作為樹立形象,凝聚員工,促進發展的重要手段,逐步確立了“成也安全,敗也安全”的安全理念,“創新、嚴謹、務實、規範”的管理理念,“開發資源,回饋社會,多辦實事”,的公益性理念,“以人為本,重在培養”的用人理念等一系列經營管理理念。建立和完善了公司黨委、工會、武裝部等各黨羣組織。每逢春節、國慶、五一等重大節日,積極組織職工開展文化活動、安全生產競賽等,有效地激發了職工的工作積極性、創造性,推動了公司的穩步健康發展。
發展是硬道理,科學延伸:煤-焦-化,煤-電-水-水泥兩條產業,是公司早有的整體發展思路,特別是在省委、省政府實施兩區開發,開放興省、以及市委、市政府實施“大項目、大開放、大環境”三大工程建設的大好形勢下,邢利斌主席按照市、縣發展要求,正在以“規劃起點高、設計標準高、建設質量高、運作效能高”打造柳林第一個高標準園區——高紅工業園區。園區建設項目有聯盛100萬噸焦化配套150萬噸洗煤項目、360萬噸/年水泥生產線項目、200萬m2/a微晶玻璃板生產線項目、2×30萬千瓦煤矸石發電項目、40萬噸/年二甲醚項目以及400萬噸/年礦井配套300萬噸/年洗煤項目。園區建成後,必將為柳林經濟的騰飛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幾年來,公司企業先後獲得了“全國守信用重合同單位”、全國“‘安康杯’優勝企業”、“山西省優勝企業”、“優秀民營企業家”等光榮稱號,他本人先後獲得了“全國關愛職工企業家”、“省五一勞動獎”、“功勳企業家”、“優秀民營企業家”、“呂梁市發展民營經濟功勳”等稱號。

邢利斌低調的煤老闆

山西聯盛能源投資公司(下稱“聯盛能源”)董事長邢利斌正在謀劃一項大事業,儘管他的煤炭生意照做,但這兩年的大部分精力已經投入到他的“農業合作社”上去了。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邢利斌就表示,給他一年時間,他肯定會完成農業園區第一期。
邢利斌是山西有名的煤老闆,但他為人低調,不願向本報透露自己所擁有的資本。不過當地人稱,他的身家至少也有數百億。
一身灰色西服的邢利斌坐在記者對面,甚至都有點緊張。“我以前都不敢説煤老闆,也不敢説開煤礦的。”
這個看上去有點木訥的煤老闆,此次通過建立農業合作社,順利實現了土地的流轉,將柳林縣留譽鎮的52個自然村154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納入了開發範圍。
“在對土地實施綜合治理之後,通過以種植業和農副產品加工業為核心的四大產業體系建設,真正實現農業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也是邢利斌的想法。
一部分人甚至將邢利斌的這個計劃看成是“烏托邦”式的,其理由是農業投入大,而回報週期長,“時間長了他就被拖死在裏面了。”
在外界看來,他“烏托邦”式的計劃越來越大。邢利斌也表示:“我不是以扶貧為主,第一期是12個村合作,土地流轉之後,今年5月,就已經達到了40個自然村。”
邢利斌“接收”52個自然村,接收的代價意味着至少要投入100億以上。按照他原來的規劃,土地平整之後,要種8萬畝核桃林,把原來當地的農民變成產業工人。“一畝我就種30棵核桃樹,8萬畝就是240萬棵核桃樹,這無論是對於當地的環境,還是農民的收入,我想都有好處。”邢利斌説。
他的目標就是“全國核桃第一村。”
除此之外,“我也搞了一個1萬噸的酒廠,我初步算了一下,現在先藏着,到第十年才開始賣,那時候應該有28個億的收益。”邢利斌説。
再加上已經開建的5000立方米的沼氣,和一個2萬人的小集鎮,曾經的煤老闆在傳統產業上已是全面開花。
華潤聯盛斥資70億元在呂梁興縣石樓等新興資源區展開煤礦大吞併。據邢利斌説,華潤聯盛的遠期目標是發展到年產能1億噸。
“有錢不是一種罪過,而是要把這種錢用好。”邢利斌最後説,給當地修幾條路、建幾棟房、一年發幾袋面,這些簡單的慈善活動改變不了根本。

邢利斌相關事件

編輯

邢利斌高調嫁女

2012年3月18日, 邢利斌花7000萬巨資在三亞麗思卡爾頓酒店為女兒舉辦大型婚禮,並邀請了很多明星到場表演。據知情人透露,這個盛大的婚禮總費用超過7000萬,專門花費數千萬元從北京請了最專業的婚禮策劃公司何氏佰匯高端婚禮策劃機構策劃,包下了麗思卡爾頓、萬豪、希爾頓等幾家全球頂級五星級酒店,還租了3架飛機載親朋好友到三亞
邢利斌為女兒婚禮專門開的一場羣星演唱會,會場嘉賓都是來自山西本地和全國的知名人士,還有國際嘉賓。
據悉,演唱會請來了諸多明星助陣。朱軍周濤主持,王力宏蕭亞軒陳佩斯朱時茂馮鞏韓紅殷秀梅范瑋琪周杰倫等人則現身表演。
男方李波,其父是湖南某房地產商 ,女方嫁妝六輛法拉利。 [3] 
山西富豪邢利斌接受採訪,否認花“7000萬嫁女”,稱實為3場活動合辦,共花費1500萬元。邢利斌稱,朱軍、周濤、閻維文等明星都是他的多年好友,是作為朋友來幫忙的,沒要一分錢。
據其介紹,包括婚禮在內的實際花銷不是7000萬而是1500萬,包括往返機票300餘萬,婚禮花銷267萬(男方花費),其餘為演出費用和參加三亞系列活動人員的住宿、旅遊等開銷。
“這麼多錢也並不全是婚禮的花銷。”邢利斌説,2012年是聯盛集團成立十週年,計劃舉辦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組織員工去三亞旅遊,參加公司在三亞房地產項目的開盤儀式等。
他稱,所謂的羣星演唱會不是為婚禮主辦的,自己經營聯盛十年,以前也舉辦過類似的慶祝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流傳的關於演唱會現場的視頻中,背景為“聯盛·三亞”,演出過程中,演員也並未提及任何祝福新人的話。據其對其他媒體表述,一些明星大腕都是自己的好友。
這次出嫁的是邢利斌的大女兒,也是其與妻子兩大家孩子中第一個結婚的,按照當地的習俗,婚禮要大操大辦。
之所以選擇在三亞舉辦婚禮,也和聯盛集團的轉型發展有關。2007年9月,邢利斌在海南啓動了自己的第一個地產項目,這項總投資超過15億元的地產,於2012年3月17日封頂開盤。
尚不能證實邢利斌在海南有幾處樓盤。不過,市場信息顯示,一個名為萬聯.晉海的樓盤於2012年3月17日在海南開盤,這一聯盛集團佈局海南的開山之作均價達到三萬元/平方米。
“公司成立十週年、樓盤開業、女兒結婚,這是三件喜事對到一起了,為什麼媒體報道時只説婚禮的事呢?”對於外界的斷章取義,邢家人表示很費解。
而關於6輛法拉利嫁妝一事,邢利斌稱,“6輛法拉利只有2輛和我們有關係,我弟弟自己有一輛,我的家人考慮到孩子出嫁,也湊錢買了一輛作嫁妝,其餘4輛是借來當婚車用的,當天用完就開走了。”
此次奢華婚禮牽出的一大疑點就是,邢利斌當年如何以8000萬的“白菜價”收購柳林興無煤礦,這是否涉嫌低價購買國有資產。
彼時,年產能60萬噸的興無煤礦是柳林縣最大的國有礦。為了提高煤炭附加值,該礦曾計劃上馬洗煤廠、焦化廠等調產項目,但均因資金問題擱置。
2002年,財政收入僅為2億元的柳林縣委、縣政府,針對全縣國有企業虧損嚴重、工人工資拖欠、上訪不斷等諸多問題,提出了“一退兩置換”(國有資產有償退出、產權置換、職工身份置換)政策,並決定以興無煤礦為試點,對全縣國有企業進行改制。
邢利斌 邢利斌
根據當時的評估資料,興無煤礦保有儲量8400萬噸,資產總額26181萬元,負債19355萬元,淨資產6826萬元,資產負債率為73.9%。
在公開拍賣會上,邢利斌擊敗競標對手買斷興無煤礦全部國有資產。
賬面的出資額儘管有5.8749億元,但本報記者瞭解到,現金支付僅佔8000萬元,其他還包括承接企業負債19355萬元以及償付資源價款3.1394億元(2005年開徵資源價款後支付,並非當時支付)。
高於當時市價拿下煤礦的舉動,在邢利斌多次收購煤礦中屢見不鮮。很快邢利斌着手成立了山西聯盛能源集團,又通過兼併、股份、租賃、承包等多種方式,用一年多時間併購了小型煤礦16對。
對於8000萬是白菜價收購,邢利斌説“買興無的時候,煤價是100多塊錢,買下就開始漲,那假如煤價掉了呢?那我不就血本無歸了?”在邢利斌看來,自己的舉動多少有些賭博的意味。並稱此事有關部門已調查過,沒有問題。
業內人士表示,邢利斌買下興無煤礦,採取的這種出價高者得的拍賣制度,並非廉價變賣國有資產,有其特殊的歷史原因,而這種地方煤礦的改制經驗,後來在山西盛行一時,直至煤改的開始。 [5] 

邢利斌資金問題

這位山西本地曾經堪稱首富級別的巨鱷,一手運作着山西省最大的民營煤炭能源集團聯盛集團,曾在3月,因被捲入“7000萬嫁女”風波逐漸出現在公眾視野,“炫富”、“奢靡”成了外界對其最直接的認知。
而就在一年後,聯盛集團發家地山西柳林縣煤炭工業局局長杜彥斌卻公開對媒體表示,柳林眾多煤企中,聯盛集團的日子最不好過,甚至直言“它從2011年7月開始欠發工資,目前工資只發到2012年7月”。
儘管並沒有明顯跡象顯示聯盛集團出現流動性問題,但其採用極高槓桿維持併購及日常運營的資金需求確是不爭事實。作為當地的產業龍頭,聯盛集團也是諸多金融機構的常客,除國開行提供大筆貸款之外,為其提供融資的商業銀行及農信社名單更是冗長。此外,聯盛集團在信託融資方面也可謂長袖善舞,包括中投信託、吉林信託等至少5家信託公司與其有過深入合作。
但據接近聯盛集團的金融人士透露,集團負債率已逼近100%。而其原本計劃與平安信託合作的100億項目,目前也面臨胎死腹中的危險。 [6] 

邢利斌接受調查

編輯
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利斌被警方從太原武宿機場帶走,接受調查。 [1] 
2014年9月16日至19日,山西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深入腐敗重災區呂梁市調研。這是王儒林履新不到三週以來省內調研的第一站。期間披露邢利斌接受調查的消息。 [2]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