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邊貢

編輯 鎖定
邊貢(公元1476 --1532年)字廷實,因家居華泉附近,道號華泉子,歷城(今山東濟南市)人。明代著名詩人、文學家弘治九年(1496)丙辰科進士,官至太常丞。邊貢以詩著稱於弘治、正德年間,與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並稱“弘治四傑”。後來又加上康海王九思王廷相,合稱為明代文學“前七子”。
(概述圖片來源:明人繪《邊貢像》山東省博物館藏)
中文名
邊貢
別    名
自號華泉子
國    籍
中國
民    族
出生日期
1476年
逝世日期
1532年
職    業
詩人、文學家
出生地
歷城
信    仰
道教
代表作品
《華泉集》14卷

邊貢人物生平

編輯

邊貢家庭出身

邊貢出身於一個官僚世家,自幼受到傳統的儒學教育。弘治九年(1496年),進士及第,年僅20歲。少年登科,名動朝野。初授太常博士,遷兵科給事中。明六科給事中掌鈔發章疏,稽察違誤,職權頗重。邊貢任職期間,不避權貴,不計利害,上書彈劾貪冒軍功、卑怯無能的監軍太監和統兵將帥,上《言邊患封事疏》。當時監軍太監苗逵為皇帝所寵信,鎮軍統帥是宗室保國公朱暉右都御史史琳。邊貢奏文疏直激切,聞者凜然,表現出他關心國事、直言敢諫的品格。

邊貢宦途得意

明人繪《邊貢像》
明人繪《邊貢像》(2張)
此間,著名文學家李夢陽任户部主事。此後,何景明徐禎卿王九思康海王廷相也先後進士及第,在內閣各部供職。邊貢與他們詩文往還,遂為詩友,世稱“前七子”。明自英宗之後,政治日趨腐敗,階級矛盾也日見深化。弘治以來,一些正直的朝臣想限制閹黨,改革朝政,以挽救明王朝的衰頹之勢。在文學上,則有以李夢陽、何景明為首的“前七子”力圖改變萎弱的“台閣體”統治文壇的局面,“倡言文必秦漢,詩必盛唐”(《明史·文苑傳》),發起聲勢浩大的文學復古運動,天下學人翕然宗之。嘉靖間,李攀龍王世貞等“後七子”與之相呼應,前揚後激,遂把這一運動推向高潮。經過“前後七子”的努力,終於取代“台閣體”而雄踞文壇。這一次文學復古運動,對於改變“台閣體”萎弱文風,清除八股文窒息文藝創作的惡劣影響,有一定積極作用。然而由於其文學主張一味強調復古,便引導文學創作走上盲目尊古的道路,造成摹擬剽竊、追求形似的惡劣影響。邊貢附驥於李夢陽,其前期詩歌自然也具有同樣的錯誤傾向。集中摹擬之作,及祭陵諸詩,蓋為這一時期的作品。如四言古體摹擬《詩經》,以及“集杜句”、“集江淹句”等,都是些古色古香的雜貨拌,毫無詩意可言,而於送別、遊賞的詩作中則時見新意,有不少清麗雋秀之作。
弘治朝,邊貢宦途得意,官至太常奪丞。而在弘治帝病逝之後,即位的正德皇帝卻是一個不問朝政、日耽遊樂的荒唐天子,朝政大權全由宦官劉瑾把持。邊貢志操耿介,不善奉迎,遂被外放為河南衞輝知府,尋改授湖北荊州知府。在其升遷之際,驟被外放,使其鋭意進取之心受到極大挫折。而且自此以後,他再未能返京任職,亦是其政治生活中的一大轉折。

邊貢赴荊州任所

邊貢畫像軸 邊貢畫像軸
正德五年(1510年)春,邊貢赴荊州任所。在朝廷,他目睹了朝政的腐敗;赴任途中,他又看到在農民起義衝擊下的明王朝破碎的統治局面。自京畿至荊襄,不堪封建壓迫和剝削的農民紛紛揭竿而起。河北有劉六劉七起義,四川及湖北有藍廷瑞鄢本恕和廖惠的農民暴動,他深深感到明王朝統治的深重危機。他作為明朝官吏,為鎮壓農民起義他拼死效力;作為一個詩人,他卻與一般只知追逐利祿的封建官吏的感受不同。他忠事明室,而痛恨蛀蝕明王朝的宦官和貪官污吏;他仇視農民起義,而對農民所遭受的苦難又有一定的同情。這二者是矛盾而又統一的。在他看來,農民的苦難,不是明王朝的腐朽統治及其賴以存在的封建制度造成的,而是由於宦官弄權、貪官污吏橫行不法所造成的。因此,他在荊州任內,或驅車四境訪察民情,或登山臨水遊覽觀賞,心情都是抑鬱的。江邊登高南眺,水天一碧的洞庭秋色,使他聯想到楚國愛國詩人屈原;思及仕途坎坷,便欲作《懷湘賦》,以發抒積鬱憤懣之情;泛舟江中,波險浪激的景象,又使他聯繫到朝政日非,烽火四起的險惡政局,便欲掛冠歸鄉。憑弔羊祜,傾訴景仰之意,造訪鹿門山龐統隱居處,又有不勝惆悵之情。即題詠海棠的五首,雖詠物小什,在讚美海棠當秋盛開、與松為伴的品格之中,亦寄寓着詩人身世之慨。

邊貢深感人民疾苦

邊貢到荊州任不久,權閹劉瑾伏誅,不少受其迫害的官員先後得復原官,他自然也充滿着期待。然而,一年過去,得到的卻是擢為山西提學副使的任命,而同時也收到父死訃音,未曾蒞任便丁憂家居。正德九年(1514年)仲冬,服闋,起為河南提學副使。未得返京任職,仍放外任,雖是升遷,心情亦十分落落。作《俟軒解》聊以自慰。儘管如此,邊貢蒞任,仍克盡其職,致使河南士風大振。他不受請託、秉公擇優;不以親疏為條件,而以文才取捨,雖友人亦不例外,從而贏得清正廉明的讚譽。在這時期,邊貢為考校生員,視察府州縣學,足跡遍及河南全省,因而也感受到人民的疾苦,寫下了《築橋怨》《牽夫謠》等同情人民疾苦的詩篇。

邊貢扶櫬歸裏

邊貢有感於朝政日非,加以身體病弱,於正德十二年(1517年)上疏乞終養致仕,未獲示覆而母病死任所,遂扶櫬歸裏,居喪守制,至嘉靖元年(1522年)始起復任職。居家期間,邊貢讀書授徒,與友人唱酬,而更多時間則是流連於家鄉湖光山色之間。因此寫下了大量吟詠故家湖光山色之作。如《西園八景》《寒食郊行》《題賈園四首》《七月四日泛湖》《湖上雜興》《登千佛山寺》《游龍洞山》《出靳村望靈巖寺》《泰山回馬嶺》《登嶽次劉希尹韻四首》等,都為寫景佳作,表現了詩人對家鄉的熱愛。其次,詩人也寫有不少關心農事的詩篇,如《望雨》《憂旱》等。

邊貢被劾免職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武宗朱厚照病逝,其堂弟厚熜繼帝位,詔起復邊貢為南京太常寺少卿提督四夷館。南京為留都,各部衙署形同虛設,官員有職無權,詩人居此常感不安。嘉靖七年(1528年),轉刑部右侍郎。官職升遷了,詩人退隱的念頭也滋生了。是年冬,他借赴京述職之機,回程經濟南以延醫治療為由,上疏乞休。未獲準,旋拜太僕卿,遷户部尚書。自嘉靖以來,七年之間,五選華秩,屢屢升遷,邊貢本應安於職守,黽勉王事,而他卻牢騷滿腹,一再懇請致仕,為常人所難解。蓋詩人非一般利祿之徒,欲有為而不得,不甘尸位素餐,故常慼慼於懷而求退心安。在欲有為而不能,欲退隱而不準的情況下,邊貢於公暇之餘,浪跡山水之間,寫下了大量吟詠南京一帶山水的詩歌、如《雜畫》《畫上》都寫得真切細膩,親切感人。而《經西湖》《謁文山祠》等描寫西湖景勝的詩作,則韻致深厚,文筆傳神,為人所激賞。
事有偶然。邊貢與其父一樣,被劾免職:邊父因不賄買宦官,橫遭誣陷;邊貢則是疏狂任放。受人忌害。所由不同,而志操耿介則一。歸家後,詩人經常卧病。
好交遊,悠閒無事則遊覽山水,每到一地,都要“登臨山水,購古書,金石文字,累數萬卷”,後被都御史劾其縱酒廢職,被罷官歸。平生喜收書,有求古書癖。所蓄書萬餘卷,嘉靖十年(1531),他被罷官歸故里,在濟南大明湖畔築“萬卷樓”,將一生收藏的金石書籍納於其中。不幸第二年即嘉靖十一年(1532年)“萬卷樓”火災,他仰面大哭:“嗟呼,甚於喪我也!”詩人痛苦異常,由此大病不起,遂起病而卒。終年57歲。 [1] 

邊貢詩詞特點

編輯
邊貢 邊貢
邊貢以詩著稱弘治、正德間,與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並駕詩壇,而邊詩以富有文采為時人稱許。綜觀邊貢詩集,佳作多有,“風人遺韻,故自不乏”(《明詩別裁集》),而擬古摘句之什也摻雜其中;沉穩平淡,風格樸質,是其所長,而題材狹窄,調多病苦,為其弱點。要之,其擬古摘句之作,影響消極,而其纖麗俊逸之作,則開“神韻”之漸。清初著名詩人王士禎整理翻刻其詩集,不唯敬其桑梓,亦因詩心有相會之處。因此,邊貢在我國詩歌發展史上,自應有一定的地位。其詩文,後人編為《邊華泉全集》。王士禎編選有《華泉集選》4卷。
邊貢子邊習亦有文名,在鄉里教徒謀生,受到清初著名文人王士鍃的稱讚,把其詩作附刊於所編的《華泉集選》卷後行世。

邊貢明史文載

編輯
著作書影 著作書影
邊貢,字廷實,歷城人。祖寧,應天治中。父節,代州知州。貢年二十舉於鄉,第弘治九年進士。除太常博士,擢兵科給事中。孝宗崩,疏劾中官張瑜,太醫劉文泰、高廷和用藥之謬,又劾中官苗逵、保國公朱暉、都御史史琳用兵之失。改太常丞,遷衞輝知府,改荊州,並能其官。歷陝西、河南提學副使,以母憂家居。嘉靖改元,用薦,起南京太常少卿,三遷太常卿,督四夷館,擢刑部右侍郎,拜户部尚書,並在南京。貢早負才名,美風姿,所交悉海內名士。久官留都,優閒無事,遊覽江山,揮毫浮白,夜以繼日。都御史劾其縱酒廢職,遂罷歸。

邊貢詩作集粹

編輯
【次韻留別張西盤大參】
明·邊貢《邊華泉詩集》書影 明·邊貢《邊華泉詩集》書影
滿酌豈辭醉,未行先憶君。山城稀見菊,關樹不開雲。
地入河源渺,天連塞日曛。
那堪北來雁,偏向別時聞。
【嫦娥】
月宮秋冷桂團團,歲歲花開只自攀。
共在人間説天上,不知天上憶人間。
【重贈吳國賓】
漢江明月照歸人,萬里秋風一葉身。
休把客衣輕浣濯,此中猶有帝京塵。
【人日有懷喬白巖侍郎】
去年人日題詩處,鄭氏茅堂春可憐。
出谷早鶯啼恰恰,映風寒竹倚娟娟。
隨鑾併入青雲上,解佩同歸素雪前。
此日寂寥驚旅食,坐看庭月憮流年。

邊貢人物評價

編輯
邊貢一生仕途順利,晚年更是官顯事閒,他所作的詩歌,調子平淡和粹,內容較為貧乏。他創作的樂府、古詩比李夢陽何景明既少且差。偶爾寫出的《築橋怨》《牽夫謠》,也是點綴歷來樂府諷諭傳統的應景之作,並無創作者的真情實感融貫其中,無多少藝術感染力。較能表現他的風格的是五七言律絕,曾受到不少詩評者的褒揚。但取材狹窄,大抵是贈、送、簡、和、答、寄等應酬之詞,或為逢元旦、生日、寒食等例行的抒懷之作。其中有一些詩歌吐露了詩人生活中的淡淡哀愁,但多數是無病呻吟。他也寫了少量好詩,如“丞相英靈迥未消,繹帷燈火颯寒飈。乾坤浩蕩身難寄,道路間關夢且遙,花外子規燕市月,水邊精衞浙江潮。祠堂亦有西湖樹,不遣南枝向北朝”(《倡文山祠》)。興象飄逸,語亦清圓,也包孕着詩人對愛國民族英雄的崇敬心情。但總的説來,在“弘(治)、正(德)四傑(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邊貢)”中,他的創作成就較差。著作有《華泉集》。
參考資料
  • 1.    李玉安 黃正雨.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