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足球流氓

(在足球場上擾亂公共秩序的人)

編輯 鎖定
足球流氓,是指那些常在足球場上尋釁滋事、擾亂球場和公共秩序、危害社會安定的人。
足球流氓現象的產生有其特定的社會原因,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社會秩序的混亂和階級衝突引起的特殊社會現象。
足球流氓特徵:一、平時一貫表現不好,品行惡劣,道德素質低下;二、經常在足球場上尋釁鬧事,劣跡斑斑,往往有前科;三、其到足球場是借看球之名發泄情緒和尋找刺激,他們往往故意製造事端,唯恐天下不亂,並以此為樂為榮,輸了球就打架。
中文名
足球流氓
項    目
足球
類    型
名詞
領    域
法律

足球流氓定義

編輯
借一支球隊為旗幟,滿足自己宣泄情緒,而與足球本身並無太多關係的人。
披着球迷外衣的足球流氓。他們喜歡挑釁,宣揚暴力,崇尚鬥毆,去球場無非是滋事,為實現某種目的和慾望。足球根本就是與他們毫無干係。
在歐洲的波蘭、荷蘭、意大利、土耳其,以及南美的阿根廷、哥倫比亞等國家的Hooligans已經相當成型,規模也驚人。有組織,有預謀的進攻成了是他們的特性。
隨着對足球流氓的控制力度增強,球場上鬥毆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這並不能阻止Hooligans的拳頭。在歐洲,一些有組織的Hooligans黨羽將鬥毆場所瞄準在了球場外。他們會選擇在某個郊外或是公園的空地,約好數量大致相等Hooligans進行羣毆。並將打架視作為實現自我的一部分。
很顯然,Ultras和和 Hooligans不能混為一談。一個顯著區別就是,Ultras不會主動去挑釁。當然打架並不是Hooligans獨有的,Ultras,甚至是 Supporters也有可能,前提是保護自己,或是捍衞自己的球隊或組織的榮譽。

足球流氓海瑟爾慘案

編輯
譬如著名的海瑟爾慘案就是足球流氓的經典作為。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與尤文圖斯在布魯塞爾海瑟爾體育場的歐洲冠軍盃決賽中相遇,歐足聯賽前把一個球門後的看台分配給利物浦球迷,但是卻有不少尤文圖斯的球迷從比利時人手中買到該看台的球票。看台上,也沒有足夠的警察和工作人員將兩隊球迷分開。在比賽中,不斷有雙方球迷的辱罵和投擲行為。混在利物浦球迷裏的足球流氓與尤文圖斯球迷大打出手,導致看台倒塌,當場壓死39名尤文圖斯球迷,並有300多人受傷,這就是著名的“海瑟爾慘案”。而利物浦輸掉了冠軍盃,賽後所有的英國球隊並被禁止參加歐洲的賽事長達五年之久,利物浦球隊則達七年。

足球流氓英國

編輯
英國足球流氓最為著名。足球流氓造成了許多足球場上的慘案。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英國足球流氓在全球範圍內聲名狼藉。英國國內媒體將其喻為“英格蘭的災難”。從80年代開始直至90年代,英國政府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整治與足球相關的暴力活動。90年代之後,足球流氓活動在歐洲其他地區呈現逐漸蔓延的趨勢,但英格蘭國內的足球流氓則得到了大規模的鎮壓,這也極大改善了英國球迷在歐洲的聲譽。儘管關於英國足球流氓發生暴力衝突的消息依然不時見諸報端,但多數暴力事件僅限於足球流氓自行組織的打架鬥毆中,比賽日當天球場周邊地區的暴力活動已經得到了有效遏制。
但鑑於過去英國足球流氓的不良記錄,歐洲其他地區在承辦大型賽事時往往與英國警方合作,將犯有前科的足球流氓列入監控名單,對於他們的一舉一動予以嚴密監視,甚至禁止其進入境內。 有人認為足球流氓是被社會排斥的弱勢羣體的一種反抗。英國警方的調查則發現,足球流氓的行為大多是心理因素所致,例如家庭關係破裂,發泄不滿等。專門研究足球流氓的心理學家沃爾格雷夫則認為這是種族主義右翼狂熱主義的表現。

足球流氓英格蘭

英格蘭最早的足球流氓活動可以追溯到19世紀80年代。當時同城德比經常發生不同程度的暴力衝突。儘管當時前往客場觀看比賽的觀眾數量有限,但仍不時發生主隊球迷攻擊當值主裁判和客隊球員的事件。20世紀80年代初,為避免引起警方注意,足球流氓開始穿着高檔名牌時裝出現在球場周邊和酒吧,這種現象被稱作“便裝”(Casual),隨後逐漸發展成為一種亞文化現象。
20世紀70年代,具有完善組織形式的足球流氓團伙(Firm)開始形成。下表羅列了知名的英格蘭足球流氓團伙:
支持的俱樂部
團伙名稱
埃弗頓
郡路刀手(County Road Cutters)
阿森納
槍迷(Gooners)、獸羣(The Herd)
阿斯頓維拉
維拉青年(Villa Youth)、C幫(C-Crew)、維拉硬核(Villa Hardcore)
伯明翰城
祖魯(Zulus)、祖魯戰士(Zulu's Warriors)、祖魯軍(Zulu's Army)、祖魯人(The Zulu)
德比郡
德比狂熱分子(Derby Lunatic Fringe)
切爾西
獵頭者(Headhunters)
利茲聯
利茲服務幫(Leeds Service Crew)
米德爾斯堡
米德爾斯堡戰線(Middlesborough Frontline)
紐卡斯爾聯
格雷姆林斯(Gremlins)
曼聯
紅軍(Red Army)
朴茨茅斯
6.57幫(6.57 Crew)
謝菲爾德聯
刀鋒業務幫(Blades Business Crew)
托特納姆熱刺
猶太軍(Yid Army)
狼隊
地鐵軍(Subway Army)
西漢姆聯
城際幫(Inter City Firm)
布萊克浦
無賴(The Muckers)
考文垂城
古羅馬軍團(The Legion)
米爾沃爾
游擊隊(Bushwackers)
桑德蘭
沃科西人(The Vauxies)、西伯恩便裝(Seaburn Casuals)
斯托克城
頑劣四十人幫(Naughty Forty)
1973年兩起惡性的球場暴力衝突導致英格蘭的足球場開始全面設置護欄以分隔雙方球迷。
曼聯降入英乙聯賽當年,由曼聯足球流氓組成的“紅軍”即在全國各地頻繁滋事。在一場英乙聯賽中,一名博爾頓足球俱樂部的球迷在布魯姆菲爾德路球場的科普看台後將一名年輕的布萊克浦足球俱樂部球迷刺死。
1975年,托特納姆熱刺與切爾西的保級大戰開始之前,雙方的足球流氓在球場內大打出手,這則新聞轟動了整個英倫。衝突的畫面甚至出現在了英國的電視媒體上。
1978年3月,米爾沃爾伊普斯維奇在足總盃四分之一決賽中相遇。在米爾沃爾的主場爆發了大規模的暴力衝突。鬥毆首先發生在球場的看台上,隨後就迅速蔓延到了內場和球場周邊狹窄的街道。一時間,酒瓶、小刀、混凝土板漫天飛舞。多名無辜球迷甚至因此而遭殃。1985年3月,同樣是米爾沃爾的足球流氓在盧頓再一次捲入了一起大規模騷亂中。當時兩隊同樣是在足總盃的四分之一決賽中碰面。時任英國首相的瑪格麗特·希爾達·撒切爾甚至設立了“作戰內閣”來制定鎮壓足球流氓的對策。1985年5月29日,39名尤文圖斯球迷在歐洲冠軍盃利物浦與尤文圖斯的比賽中殞命。災難發生在布魯塞爾海瑟爾球場,史稱“海瑟爾慘案”。
1985年5月11日,伯明翰城主場與利茲聯的比賽開始前,一名14歲的男孩在聖安德魯斯球場當場殞命。發生大規模衝突的足球流氓推倒了警方設立的隔離牆,最終釀成慘劇。隨後,大法官博珀維爾介入調查。調查委員會將足球流氓活動形容為:“與其説是足球比賽,倒不如説更像阿金庫爾戰役。”1986年,足球流氓活動仍未有停歇的跡象。20世紀80年代初,英國各地的足球流氓活動已呈燎原之勢。調查委員會做出的中期報告中甚至得出“基於現狀,足球運動恐怕不能長久。”的結論。一時間足球運動自身的生存和發展都受到了足球流氓活動的威脅,甚至有人建議英國政府禁止球迷前往客場看球以最大限度地遏制足球暴力活動。
為徹底鎮壓足球流氓,撒切爾夫人表示將動用嚴厲的司法手段打擊國內的足球暴力活動。這一提議得到了公眾的熱烈迴應。時任體育大臣科林·莫伊尼漢引入球迷身份證制度來對足球流氓進行管制。
1988年1月,阿森納海布里球場,米爾沃爾的足球流氓捲入了其80年代第三次大規模的暴力衝突。“獸羣”與“游擊隊”的鬥毆中,共計有41名肇事者被警方逮捕。
1989年“希爾斯堡慘案”(並非足球流氓活動釀成)之後,《足球觀眾法案》的出爐以及《泰勒報告》的問世加速了球場安全設施的建設步伐。但足球流氓活動依然在繼續。1995年,英格蘭與愛爾蘭的比賽進行過程中,英格蘭足球流氓向下層看台投擲雜物,並拆毀了球場的座椅。隨後足球流氓與警方發生大規模衝突,共有50人受傷。
上世紀80年代開始,英格蘭與德國的球迷之間不時發生衝突。96年歐錦賽半決賽英格蘭被德國淘汰之後,兩隊的足球流氓在特拉法爾加廣場大打出手,多人因此受傷。甚至有一名俄羅斯青年在布萊頓被人誤認作德國人後被刺傷。英格蘭與其他國家的足球流氓衝突也不時發生。1998年世界盃期間,英格蘭足球流氓與馬賽當地的北非移民爆發衝突,造成了至少100人被捕。
進入21世紀,“便裝”文化進一步得到發揚光大。部分時裝品牌逐步成為了足球流氓的首選。甚至發生部分時裝品牌為與足球流氓活動劃清界限,將足球流氓熱衷的款式從貨架上撤下的現象。論壇、手機網站以及聊天室逐步成為足球流氓策劃和組織鬥毆的新渠道。部分足球流氓通過互聯網在線互相挑釁。
英格蘭球場周邊的暴力衝突伴隨着球場安監設備的完善而逐步減少。21世紀之後的足球流氓活動主要發生在遠離球場的地點和國際大型賽事中。2000年歐洲盃,英格蘭由於其足球流氓的斑斑劣跡一度甚至被威脅將禁止其參加決賽階段比賽。2002年韓日世界盃2004年葡萄牙歐洲盃,英格蘭足球流氓有所收斂。這也極大地改善了英國球迷的形象。2006年德國世界盃,出於預防足球流氓活動的需要,超過200名英格蘭球迷在斯圖加特被逮捕(其中僅有3人被指控參與了暴力活動)。而另外的400名球迷則處於警方的嚴密監控之下。根據當時警方的調查報告,這批球迷平均每人消費了至少17公升的啤酒。
儘管國內的足球流氓活動呈現日漸衰退的趨勢,但死亡威脅已經成為足球流氓博取公眾關注的全新手段。轉投曼聯的里奧·費迪南德和時任利茲聯主席的彼得·里茲代爾都曾收到利茲聯足球流氓的死亡威脅。瑞典籍主裁判安德斯·弗里斯克由於在歐洲冠軍盃中充滿爭議的判罰收到了切爾西足球流氓的死亡威脅。2006年,雷丁伊布拉西馬·松科以及史蒂芬·亨特也同樣成為切爾西足球流氓威脅的目標。索爾·坎貝爾費爾南多·託雷斯都曾因為轉會而收到死亡威脅。2004年9月,阿斯頓維拉和女王公園巡遊者足球流氓的鬥毆釀成了一人死亡的惡果。
在20年時間內,英格蘭再未發生大規模的足球流氓暴力衝突。但2009年8月25日,這一切戛然而止。聯賽盃第二輪,倫敦地區的一對死敵西漢姆聯和米爾沃爾相遇。比賽進行過程中不時有足球流氓衝入場內,而球場周邊地區也發生了大規模的鬥毆,造成了一人被刺傷的後果。
2010年世界盃期間,英格蘭1比4慘敗於德國險些釀成了大規模暴力衝突。一名英格蘭足球流氓在萊斯特廣場點燃了一面德國國旗。一家冰淇淋專營店遭到了足球流氓的破壞。一名德國球迷在人羣中被英格蘭足球流氓發現,但並未造成任何人員傷亡。
2010年12月1日,阿斯頓維拉和伯明翰城在聯賽盃中碰面,共計有14人在暴力衝突中受傷,此時距離英格蘭申辦2018年世界盃投票不到24小時。足球流氓向球場內投擲焰火。英格蘭足球流氓活動正在逐漸呈現向低齡化發展的趨勢。2009—10賽季,共計發生103起有未成年人蔘與的足球流氓活動,而上個賽季這個數字僅為38。前足球流氓卡斯·彭南特認為英國經濟衰退造成失業率上升、貧困和青年對社會的不滿是造成足球流氓活動有所反彈的主要原因。

足球流氓蘇格蘭

20世紀80年代,便裝文化在蘇格蘭得到廣泛傳播。阿伯丁足球俱樂部的足球流氓最先吸納了便裝文化。而逐漸發展起來的光頭和朋克文化元素也逐漸融入足球流氓活動中,首當其衝的就是艾爾德里足球俱樂部足球流氓組成的B區(Section B)。之前在全國佔據優勢的哈茨和流浪者的足球流氓逐漸受到了便裝足球流氓團體(蘇格蘭本地稱“暴走族”Mobs)。之後便裝文化在蘇格蘭多支足球流氓團伙中開始蔓延。 [1] 
80年代,阿伯丁愛爾蘭人足球俱樂部的足球流氓團伙成為蘇格蘭最駭人聽聞的便裝足球流氓,其中尤以愛爾蘭人的首府服務幫(Capital City Servise,簡稱CCS)為甚。進入21世紀,蘇格蘭的足球流氓活動呈現逐步衰退的趨勢。但仍有部分地區的足球流氓依然在積極活動。

足球流氓法國

編輯
法國的足球流氓與尖鋭的社會矛盾關係密切,其中種族矛盾更是首當其衝。20世紀90年代,巴黎聖日耳曼的足球流氓與來自歐洲其他地區的足球流氓發生多起激烈的衝突。其中1994年,300名阿森納“獸羣”的足球流氓與1000名聖日耳曼足球流氓在兩隊歐洲聯盟杯半決賽開始前沿街大打出手。這是法國足球史上規模最大的足球暴力衝突。而代表法國北方的巴黎聖日耳曼與代表南方的馬賽足球俱樂部之間的對立則被法國人冠以“南北德比”的稱號。兩隊的每次交鋒都會引起警方的密切注意。過往兩隊的數次碰面都成釀成大規模的暴力衝突。賽後,兩隊球迷甚至通過焚燒汽車,向沿街商鋪投擲石塊的方式發泄心中的怒火。進入21世紀,兩隊的衝突大有逐步蔓延的趨勢。 [2]  2001年5月24日,巴黎聖日耳曼與土耳其俱樂部加拉塔薩雷的比賽開始前,兩隊球迷爆發激烈衝突,超過50人受傷。對於安保處置不當的聖日耳曼俱樂部為此承擔了高達114000歐元的罰款,而未能有效控制本方球迷的加拉塔薩雷也收到了28500歐元的罰單。5月,巴黎聖日耳曼官方球迷俱樂部的六名會員因被控犯有鬥毆、非法攜帶武器、投擲雜物和種族主義而遭逮捕。六人被指蓄意進入加拉塔薩雷球迷所在的看台引發衝突。六人最後被判一定時期禁止進入任何球場。
2006年11月24日,一名巴黎聖日耳曼的球迷在足球流氓與警方的衝突中被警察擊斃,而另一名球迷則身受重傷。巴黎聖日耳曼在聯盟杯主場與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工人的比賽中2比4不敵對手。數名聖日耳曼球迷在賽後圍攻一名特拉維夫球迷,並高喊種族主義和反猶主義口號。一名便衣警察為保護以色列球迷也遭到攻擊。在騷亂中,一名球迷被警方打死,而另一名球迷則身受重傷。時任法國內政部長的尼古拉·薩科齊為此召開特別會議以應對愈演愈烈的種族主義和足球暴力。法國警方有關負責人堅持認為足球流氓活動已經得到有效控制。而遇難球迷則被指與一夥有組織的足球流氓團體有關。為紀念遇難者,來自王子公園球場布倫科普看台的300名球迷沿街遊行並襲擊警察局。時任法國總統雅克·希拉剋嚴厲斥責這場暴力衝突,並對足球流氓的種族主義和反猶主義行徑深感震驚。時任法國總理多米尼克·德維爾潘則表示需要針對足球流氓採用更為嚴厲的整治措施。隨後檢察機關介入調查,並對涉案的警察是否違規行使職權展開偵訊。
2006年4月1日,巴黎聖日耳曼主場與索肖的比賽開始前,兩名阿拉伯裔青年在布倫科普看台的入口遭到數名白人球迷毆打。比賽進行過程中針對場上黑人球員的種族主義辱罵不絕於耳。而場上的印裔球員維卡什·多拉蘇則聽到了現場“去城裏賣花生”的羞辱。2006年3月7日,三名聖日耳曼的支持者被指控曾在2005年在球場展開寫有種族主義標語的橫幅。最後三人被判在三年之內不得踏入球場,並被處以90至1200美元不等的罰款。
法國已經開始效仿英國通過立法形式禁止足球流氓入場。而面臨球迷協會可能遭到解散風險的球迷也開始逐步避免採取更加極端的手段應對彼此之間的衝突。已經進入黑名單的球迷則會在比賽日當天受到警方的嚴密控制,甚至是被禁止接近球場所在地。 [3] 

足球流氓德國

編輯
部分德國的足球流氓被指與新納粹主義極右翼團體有所牽連。1998年法國世界盃期間,一名法國警察在德國與克羅地亞比賽當天遭到數名德國足球流氓圍毆,最終造成腦顱重傷的惡果。 [4]  德國警方隨後警告被列入黑名單的德國球迷:一旦在接下來的比賽日前往法國將有可能遭到逮捕。同年,一名德國足球流氓因被控涉嫌謀殺而遭到逮捕。1999年,四名涉嫌鬥毆的德國球迷被控有罪。2001年,一名名叫馬庫斯·沃內克的球迷因被控領導一起襲擊事件而被判處五年徒刑,十年內被禁止入境法國,五年內不得踏入任何體育場館。
2005年3月,德國與斯洛文尼亞的一場友誼賽在斯洛文尼亞的採列舉行。德國球迷與當地警方發生激烈衝突,多輛汽車被毀,多家商鋪遭到不同程度的損失,現場還不時傳出種族主義口號。德國足協隨即公開道歉。共計52名球迷遭到逮捕,其中有40人為德國國籍。 [5]  0比2在布拉迪斯拉發不敵斯洛伐克後,德國足球流氓在當地與警察發生激烈衝突,共計造成六人受傷,兩人被警方拘留。德國足協則被迫再度為球迷的種族主義言行公開道歉。
2006年6月,德國在世界盃決賽階段比賽中戰勝波蘭。賽後在多特蒙德當地發生了大規模的衝突。警方逮捕了超過300人。而當地的德國球迷則向警方投擲座椅、酒瓶以及焰火。在被捕的300人中共計有120人被認定是足球流氓。 [6]  2006年10月,一個專門應對球場暴力和種族主義的小組宣告成立。德丙北部聯賽柏林赫塔B隊與德累斯頓迪納摩的比賽中爆發了大規模的球迷騷亂,23名警察因此受傷。2007年2月在薩克森,德國的第四級和第五級聯賽因萊比錫火車頭奧厄的比賽中800名球迷與300名警察爆發衝突而取消。2010年世界盃期間,德國當地亦曾爆發小規模騷亂,一面英格蘭國旗在德國與英格蘭比賽結束後在杜伊斯堡漢伯恩當地發生的一場騷亂中被焚燒。

足球流氓意大利

編輯
意大利的部分足球流氓活動則與極端主義和政治派別之間的衝突有關。2001年2月,羅馬足球俱樂部的球迷與警察以及遠道而來的利物浦球迷發生衝突。五名利物浦球迷被刺傷。2001年12月,羅馬當地爆發大規模球迷騷亂,警方不得不動用催淚瓦斯以平息事態,期間四名利物浦球迷被捅傷。2006年3月,米德爾斯堡的三名球迷在與羅馬的歐洲聯盟杯比賽開始前在當地被刺傷。當地的極端主義球迷團體令羅馬警方大為頭疼。
2007年1月,長達一週的球場暴力事件在意大利各地發生,意大利足協甚至一度考慮暫停全國聯賽。 [7]  一名意大利業餘俱樂部的官員被捲入一起球員與球迷的衝突,最終不幸罹難。一名利沃諾球迷則在遭到佛羅倫薩足球流氓的襲擊後縫了整整20針。大約100名亞特蘭大球迷襲擊了卡塔尼亞球迷乘坐的車廂,隨後又與警方大打出手。在一場意丁比賽中,一名邊裁被從看台上飛下來的金屬桶擊中。2007年2月,在卡塔尼亞和巴勒莫的意甲聯賽進行過程中,一名警察在騷亂中遇難。在警方試圖控制事態的過程中,這位名叫菲利波·拉奇蒂的警官被迎面飛來的爆炸物擊中。意大利足協當即決定推遲當輪的全部比賽。2007年4月4日,羅馬與曼聯在歐洲冠軍聯賽中相遇。一名曼聯球迷遇刺,11名球迷則因傷被送往醫院。兩名羅馬球迷也因騷亂受傷。賽後被指處事失當的羅馬警方則聲稱警察在騷亂過程中公平地對待雙方球迷,無需對事件進行調查。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