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鐵橋

(中華民國時期上海招商局總辦)

編輯 鎖定
趙鐵橋(1886—1930),四川省敍永縣人,早年就讀於瀘州經緯學堂,參與成立輸新社,該社宗旨為喚起羣眾、推翻帝制、救國救民、振興中華。1903年東渡日本,留學日本私立第一學府早稻田大學
1907年加入中國同盟會,積極從事革命活動,1908年參與熊克武黃復生等籌劃的永寧起義。事敗後,又被推舉為江安起義領導人,又因事泄未成。1912年1月26日趙鐵橋與韓伯棠協助彭家珍成功刺殺滿清宗社黨領袖良弼。
袁世凱當政時期,趙鐵橋與汪精衞吳稚暉等合創《國光新聞》及天津《民意報》,聲討袁世凱,袁世凱多次收買《民意報》,均遭趙鐵橋拒絕。旋又與謝持、黃復生等組建“俠團”,欲掘地道,炸天津督署,舉兵討袁。事泄後,袁世凱發佈告示,宣稱趙鐵橋為“匪首”,趙鐵橋經上海逃日本。1915年,孫中山任趙鐵橋為中華革命黨四川支部長,兼領北方討袁軍事。1917年,趙鐵橋由京返川,為熊克武北代參謀軍事。1918年,任靖國軍總司令部財務處處長。1919年任四川浚川源官銀行總經理。
1927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趙鐵橋任建設委員。1929年,王亞樵秘密聯絡方振武石友三餘立奎三路大軍起兵討蔣,趙鐵橋獲知後密報蔣介石,導致三路大軍討蔣尚未舉事就被扼殺。1930年7月24日,已升任上海招商局總辦的趙鐵橋被王亞樵派遣的殺手暗殺身死,終年44歲。
中文名
趙鐵橋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886年
逝世日期
1930年7月24日
畢業院校
日本早稻田大學
職    業
上海招商局總辦
出生地
四川省敍永縣

趙鐵橋生平經歷

編輯
趙鐵橋(1886—1930),四川省敍永縣人,中國同盟會會員,四川反清起義及反袁鬥爭首領之一。1907年,因姐夫黃方、楊維之介紹,得識熊克武,並自願加入同盟會,積極參與熊克武、黃方等籌劃的永寧起義。事敗,又被推為江安起義指揮,從犍為啓程挾炸彈幾枚赴江舉事,又因事泄未成,乃潛回家中。不久,黃方等人在成都舉義,事敗被捕,趙鐵橋輾轉赴蓉,用重金賄賂獄吏,使黃方等得與監外黨人密通信息,籌議再舉。旋因創辦《遊藝報》,鼓吹革命,為敵偵悉,陰謀緝拿,逐逃往北京。又與張煌、羅偉章等組織京津同盟會,統一了革命力量。後又同汪精衞吳稚暉等合創《國光新聞》及天津《民意報》,既主策劃,更兼發行。報紙聲名日高,袁世凱多次示意收買《民意報》,均遭趙鐵橋拒絕。旋又與謝持、黃復生等組建”俠團”,欲掘地道,炸天津督署,舉兵討袁。敗露,袁世凱發佈告示,宣稱趙鐵橋為“匪首”,《民意報》亦被查封。遂經上海逃日本。1915年,孫中山任趙鐵橋為中華革命黨四川支部長,兼領北方討袁軍事。1917年,趙鐵橋由京返川,為熊克武北伐參謀軍事。1918年,任靖國軍總司令部財務處處長。1919年任四川浚川源官銀行總經理。1925年,熊克武被蔣介石誘捕,趙鐵橋曾多方説情,使熊克武得釋。1927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任趙鐵橋為建設委員。1929年,方振武餘立奎石友三三路大軍密謀討蔣起義,蔣介石接趙鐵橋密報提前動手撲滅三路人馬,三路大軍討蔣未舉事就被扼殺。1930年7月24日上午7時50分,已經升任招商局總辦,正在竭力為蔣籌劃中原大戰軍需的趙鐵橋在招商局門前被王亞樵派遣的殺手持勃郎寧手槍連續命中,送醫院後不治身亡。

趙鐵橋暗殺源頭

編輯
1927年國民黨到上海後,逐步對晚清遺老的財產實行沒收和監管政策。
1927年5月,就派張靜江清查整頓招商局,後來因為招商局隸屬於交通部管,所以又由交通部長王伯羣擔任監督。李國傑這個董事長就成了王伯羣的下屬,成了由王伯羣任命的監督辦公處總辦,1928年又成立了總管理處。1929年又宣佈招商局從此直屬國府,由國府派專員負責整頓。
經王伯羣從中周旋,李國傑表示同意由政府監督。誰知他一鬆口,南京國民政府就派了個趙鐵橋出任總辦,到招商局內部真的來“監督”他了,把他晾在一邊了。趙鐵橋任總辦之後,有政府作後台,大權獨攬,李國傑不得不處處防範、退讓,日久便生怨尤,摩擦不斷。李國傑在向匯豐銀行借款的過程中,有“聲明並無中傭,但開支酬勞計二十餘萬兩之巨,內中一部分為其本人所得”的問題。還有在1927年年終,為自支酬勞銀五千兩私用的事情,把他告上法院(《招商局總管理處控告招商局董事長兼任積餘公司經理李國傑刑事訴狀》),這下把李國傑惹惱了,下決心報復。
這個報復不是一般的報復了,竟想動手除掉趙鐵橋。時值暗殺大王王亞樵正在上海活動,李國傑通過李次山和關芸農的關係聯繫上了王亞樵,給了王亞樵一千大洋,希望王亞樵除掉趙鐵橋。而王亞樵和趙鐵橋之間也早已結下了仇怨。1929年,王亞樵聯絡方振武石友三餘立奎三路大軍準備舉兵討伐蔣介石。趙鐵橋得知消息後,立即密報蔣介石,蔣介石提前動手撲滅三路大軍的進攻。歷來奉行反蔣的王亞樵,對趙鐵橋的這一做法,十分惱火。加之時值中原大戰爆發,趙鐵橋為蔣介石籌備軍需物資日夜操勞,也引來王亞樵不滿。於是王亞樵就做個順水人情,表面看是幫了李國傑一個忙,實際上也完全合乎自己的心意。於是1930年7月24日,趙鐵橋在上海外灘福州路路口招商局遭到了致命暗殺。

趙鐵橋遇刺經過

編輯
1930年7月24日清晨,大約8點50分,一輛牌照為4347的納喜汽車緩緩停在了上海外灘福州路的中國輪船招商局門口。車停穩後,後排車門打開,下來了一位精幹的年輕人。年輕人警惕地放眼四望一會兒,然後拉開前排車門,恭請前排的人下車。
坐在前排的是趙鐵橋,梳着大背頭,身穿筆挺的西服,雖然個子不高,氣度卻很不凡。他下車後,從容邁上通往招商局大樓的大理石台階。就在他抬腳的瞬間,突然響起“啪啪”兩聲,似乎是黃包車爆胎的聲音。聽到“啪啪”聲,納喜汽車裏探出一男一女兩個人頭。就在他們好奇地尋找聲音來源時,台階上的趙鐵橋突然連聲呼叫:“我給人暗殺、我給人暗殺。”
趙鐵橋一邊喊一邊連跨幾級台階,走到台階的一半時,他又轉身下來。納喜車裏的一男一女吃驚地看到,趙鐵橋用兩手緊緊捂着腰部和胸口,鮮紅的血正從他捂着的部位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流濕了地面。原來,剛才的“啪啪”聲是子彈聲,趙鐵橋正是被子彈擊中了。
血流如注的趙鐵橋鎮定地召集湧過來的武裝警察,讓他們迅速向外灘方向追捕行兇者。隨後,趙鐵橋被送到了海格路紅十字會醫院。醫院派出一位名叫白良格的白人醫生,會同一位名叫紀長庚的中國名醫,聯合為趙鐵橋診治。
7月24日上午11點,醫生打開了趙鐵橋的腹腔,發現子彈是從右側腰部射進,前胸穿出。由於子彈穿透肝臟,導致流血不止,傷者的脈搏奇快,達到了每分鐘160次之多,生命危在旦夕。醫生當即決定為趙鐵橋輸血,並斷言,如果他能挺過72小時,生還的幾率將非常大。
當天晚上7點,在五位輸血者聚集齊了之後,醫生為趙鐵橋實施了輸血手術。然而,到了晚上9點鐘,趙鐵橋還是死了,並被連夜送往膠州路萬國殯儀館
就在死者屍體被送入殯儀館的次日早上,也就是1930年7月25日,《中央日報》和《申報》等多家報紙紛紛在重要版面對這起暗殺案進行了報道。 [1] 

趙鐵橋後續事件

編輯
1930年7月24日深夜,趙鐵橋的屍體被送進上海膠州路萬國殯儀館。天亮後,他的親屬收到了雪片似的唁電。唁電的發送者,有南京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國民政府考試院院長戴季陶、浙江省主席張靜江、國民政府外交部部長王正廷等諸多重量級人物。在蔣中正發來的唁電中,還特別表示,要緝拿兇手,為死者報仇。 事實證明,蔣介石也沒能很快兑現這一承諾。
趙鐵橋被暗殺後,蔣介石責令宋子文火速查辦,很快知道是李國傑主使王亞樵乾的,但抓不住李國傑的把柄,於是在經濟上抓把柄,就以經濟案件把李國傑暫行拘留。後經段祺瑞説情,蔣介石暫時釋放了李國傑。但1939年2月19日,李國傑在他所住的上海新閘路沁園邨的弄堂口被軍統特工暗殺。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