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豔芳

(廈門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編輯 鎖定
女,揚琴演奏家。 現任廈門大學音樂系副教授、廈門市思明區政協委員、福建省音協民族器樂考級委員、中國民族管絃樂學會全國考級委員會考評專家、是中國音樂家協會、廈門市音協會員、中國少數民族音樂學學會會員。
中文名
趙豔芳
民    族
白族
出生地
雲南大理
出生日期
1961年5月12日
職    業
揚琴演奏家
畢業院校
西安音樂學院
主要成就
1998年,“廈門揚琴學會週年大型音樂會”舉辦
2000年“五一”期間,在海滄大橋舉辦了揚琴專場音樂會
2002年在鼓浪嶼音樂廳舉辦了《珠落玉盤·揚琴專場音樂會》
代表作品
《中國揚琴文化內涵的探尋》

趙豔芳簡介

編輯
1978年考入雲南藝術學院音樂系揚琴演奏專業。學習上的刻苦、藝術上的靈性使其在學校時就不凡而超羣,在此其間曾師從劉希聖、周秀珠等多人學習,不同的風格拓寬了對揚琴的深入瞭解,敏鋭的音樂感受使其在學生時期就擺脱了繁難技術的羈袢,脱穎而出,提前進入了藝術表現的天地,曾多次參加省一級的各種文藝、慶典演出,因表現突出,1982年以優異成績畢業即留校任教,87 年晉升為講師。同年,慕著名揚琴演奏家、教育家、中國揚琴東北流派傳人王沂甫教授之名,考入西安音樂學院民樂系揚琴演奏與教育專業,師從王教授攻讀研究生課程,除在揚琴上繼續深造外,還在哲學、音樂學、音樂美學、和民族音樂學方面潛心學習,理論和藝術素養得到極大提高,演奏也因之獲益,逐漸進入自我風格的境界。1989年在西安舉辦了碩士畢業生畢業獨奏音樂會,獲得極大成功,與之合作的交響樂團、教師民樂隊都給於很高的評價。碩士畢業論文《中國揚琴文化內涵的探尋》被認為是“探索了中國揚琴理論研究的新途徑”。

趙豔芳圖片説事

編輯
趙豔芳(中)在廈門文聯大樓前合影 趙豔芳(中)在廈門文聯大樓前合影
王沂甫教授(右)悉心指導趙豔芳 王沂甫教授(右)悉心指導趙豔芳
1989年,我國著名揚琴教育家、東北流派傳人,西安音樂學院王沂甫教授(右)悉心指導趙豔芳
2004年11月由廈門揚琴學會主辦的全國第三屆揚琴藝術研討會期間,中國揚琴學會會長項祖華(右四)、副會長黃河(右三)、秘書長許學東(右一),廈門大學藝術教育學院院長蘇力(右二)、黨委書記林開展(左四)、副書記李招淡(左一)等與趙豔芳(中)在廈門文聯大樓前合影
1995年11月19日,原中央音樂學院黨委書記、世界音樂學會會長、博士生導師陳自明教授(左)與趙豔芳在一起
2005年10月16日,第八屆世界揚琴大會在北京舉行。趙豔芳率廈門大學音樂系學生舉行專場演出

趙豔芳潛心學習

編輯
第八屆世界揚琴大會在北京舉 第八屆世界揚琴大會在北京舉
陳自明教授(左)與趙豔芳在一起 陳自明教授(左)與趙豔芳在一起
1982年,趙豔芳從雲南藝術學院畢業後留校任教。1987年,她考上西安音樂學院民樂系揚琴演奏與教育專業的研究生,成為中國揚琴東北流派傳人王沂甫教授的關門弟子。她是西安音樂學院第一屆碩士研究生。在研究生3年的學習中,趙豔芳除了在揚琴演奏技藝上繼續深造外,還潛心學習哲學、音樂學、民族音樂學等,她的理論和藝術素養因此得到極大提高,演奏也因此獲益,逐漸形成了個人風格。
1990年,趙豔芳與雲南民族室內樂團合作,在昆明市雲南藝術劇院舉辦了揚琴獨奏音樂會。“我把這場音樂會當作是我對雲南這個生我養我的故鄉的彙報音樂會。”她的這次“彙報”,還成就了雲南的“三個第一”:雲南第一個獲得碩士學位的演奏家,雲南第一個專修音樂演奏獲得碩士學位的人,第一個在雲南以個人名義舉辦獨奏音樂會的女性。創下諸多第一的趙豔芳,骨子裏有一股闖勁。“或許是性格所致,我總認為換個環境,能讓自己因為不熟悉反而有動力。”

趙豔芳走進廈門

編輯
1993年,她毅然放棄了在昆明舒適安逸、令人羨慕的生活,
全國揚琴藝術研討會在廈門舉行專場音樂會 全國揚琴藝術研討會在廈門舉行專場音樂會
來到廈門大學音樂系任教。轉眼12年過去了,早以廈門人自居的趙豔芳,為廈門的揚琴以及民樂的發展,投入了大量心血。1997年,她在廈門市音協的支持下,成立了廈門揚琴學會。在她的發起和組織下,第三屆全國揚琴藝術研討會在廈門成功舉辦,這場高水準的全國性揚琴學術活動,得到了來自全國的揚琴演奏家和學者的高度評價。
初到廈門時,趙豔芳發現,廈門民樂基礎薄弱,學揚琴的人稀少。從專業角度講,當時的揚琴教學更是業餘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趙豔芳一切都要從零做起。怎樣讓廈門人認識揚琴,喜歡揚琴?她日夜都在考慮這個問題。她堅信,“只有自己的,才會是世界的”,推動與扶植民樂勢在必行。她願意為此進行一切努力和嘗試。在市音協的支持下,1997年,廈門揚琴學會成立,趙豔芳擔任學會會長。從此,她挑起了推動廈門揚琴事業發展的重擔。

趙豔芳揚琴事業

編輯
剛開始,一切都很艱難。為了多辦幾次揚琴音樂會,她四處聯繫贊助。對方疑惑的“揚琴是什麼”常常就是開場語。在廈門,二胡古箏等其他民族樂器的起步都比揚琴早一些。為了推廣揚琴,她必須找一個個贊助單位,一處處去告訴對方揚琴的特點和優點。而結果常是:她説得口感舌燥,對方卻記不得她説的。“你怎麼這麼孤單,為什麼就沒有人去了解你呢?”趙豔芳當時心裏常這麼為揚琴鳴不平,但無論多累,她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滴水穿石。在她的努力下,越來越多人走近揚琴,支持揚琴的發展。如今,揚琴學會有了40多個會員,廈門大學的揚琴演奏專業也已經有了好起點,走上了專業系統化的道路。廈門的揚琴發展走在了福建省的前列。1998年,“廈門揚琴學會週年大型音樂會”舉辦;2000年“五一”期間,在海滄大橋舉辦了揚琴專場音樂會,2002年在鼓浪嶼音樂廳舉辦了《珠落玉盤·揚琴專場音樂會》。
而2004年第三屆全國揚琴藝術研討會在廈門舉行,更是提升了廈門揚琴的藝術氛圍。廈門是全國少數幾個有揚琴學會的城市,中國揚琴學會對廈門揚琴學會也一直很支持。作為中國揚琴屆的盛會,之前兩屆研討會分別在北京和南京舉行。而趙豔芳早在2003年就向中國揚琴學會申請第三屆研討會在廈舉行。經過多方努力,第三屆研討會終於定下在廈門舉行,由中國揚琴專業委員會、廈門大學藝術學院、廈門市揚琴學會聯合主辦。説來好事多磨,原定2003年5月舉行的研討會因為“非典”,推遲到2004年的11月。雖然從策劃到實現經歷了一年多,然而,此次研討會是歷次研討會到會人數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中國揚琴專業委員會的領導全體出席,全國各大音樂學院、藝術院校以及各大學的相關參與者達到170餘人。這一切讓趙豔芳感到很欣慰,作為組織者之一,她可謂傾注了全力。

趙豔芳桃李滿天下

編輯
多年的教學生涯,趙豔芳早已桃李滿天下,來廈門的這12年,雖説艱苦,她卻覺得很充實、很值得。她説,自己做的都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所以整個過程可以説是一種享受。
教學上,她一直有很多心得。“我在學生剛進大學的第一年,就對他大四畢業時的水平和狀態有所規劃。我既然帶了學生,就一定要讓他有大的長進。”趙豔芳認為,老師的言傳身教十分重要,老師的態度常常影響學生一生的處世態度。她説,為人師表,不能用命令的口氣去對待學生
學生眼裏,趙老師的責任心和耐心讓人感動。學生們都説,大學四年,誰也沒見過趙老師呵斥過誰。也正是如此,學生們課堂之外也都把她當作了好朋友,有什麼心裏話,都會第一時間找她傾訴。“我要培養的不是匠才,而是‘帥才’。揚琴演奏的學習不但包含了技巧部分,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對音樂的理解能力,否則到了某一個層面,水平就上不去了。”趙豔芳點出了綜合素養的重要性,而她自己更是身體力行。作為中國傳統音樂學會和中國少數民族音樂學學會的會員,她不僅長期進行思考和研究,還不斷拓寬自己的接觸領域,她説,“自己要有一桶水,才有給學生一碗水的資格。”這兩年,她用自己所著《揚琴考級訓練問答》和《中國現代專業揚琴教學與研究》、《中國揚琴考級曲集》等幾本書,記錄了幾年來自己對揚琴教學的心得。

趙豔芳《憶事曲》

編輯
2004年11月20日晚上,第三屆全國揚琴藝術研討會在廈門藝術劇院舉辦了一場音樂會,全國揚琴名家及新秀們匯聚一起,共襄盛舉。音樂會上,趙豔芳擔任揚琴獨奏,陳志新指揮廈門青年民族樂團協奏的《憶事曲》,博得了滿堂喝彩。
趙豔芳(左)演奏《憶事曲》 趙豔芳(左)演奏《憶事曲》
現任廈門青年民族樂團的音樂總監和常任指揮的陳志新是趙豔芳的丈夫。他原來是雲南省歌舞團民樂隊的指揮、雲南民族室內樂團團長及指揮,後來為了支持趙豔芳來到了廈門。在趙豔芳眼裏,丈夫就是最堅實的依靠。“我在排練時遇到問題, 他總能出許多好點子。這麼多年來,他給我的是無限的支持,有他在,我遇上什麼困難都不心虛。”陳志新不僅是優秀的指揮,還擁有深厚的文學功底,經常引得一幫年輕人圍在身旁請教。趙豔芳笑説,自己當年就是被丈夫的人格魅力打動,一同走過了艱難而幸福的歲月。實際上,《憶事曲》的作曲者周煜國當年寫成這首揚琴名曲,就是要獻給他身為揚琴家的妻子。那天,趙豔芳與丈夫聯袂演繹《憶事曲》,令人動情動容。

趙豔芳主要學術

編輯
1、《從“擺時擺”看怒江僳僳族音樂的原特色》(90年《交響》第一期)
2.《論阮籍的音樂美學思想》(92年《交響》三期)
3.《中國揚琴文化內涵的探尋》(94年《中國音樂》一期)
4.《再論中國揚琴的文化內涵——世界性和中國品格》——中國音樂學會2001.第一期
5.《中國民族樂器漫淡——從“洋琴”到“揚琴” 》
6.《“呼吸”的理性把握——論教學中樂感的訓練》——台灣樂刊《樂覽》2000.5
7.《揚琴教學中有關音色的幾個問題》
編輯教材:
揚琴基礎教程》(87年於雲南藝術學院) 《中國揚琴演奏專業教程》
音像製品:
《皓腕凝霜雪》——趙豔芳揚琴獨奏音樂會專輯

趙豔芳成就榮譽

編輯
1990年與雲南民族室內樂團合作,在其故鄉春城——昆明市再次成功的舉辦了《趙豔芳揚琴獨奏音樂會》引起轟動,雲南省各新聞媒體均作了大量報道,電台、電視台連續作了專題轉播,評價其演奏是“動則風發,聲如金石”;“如清風、如閒雲、如煙如霞,如幽泉曲流……”音樂界人士歸納這場音樂會為“三個第一”:第一個獲得碩士學位的白族女性演奏家;第—個專修音樂演奏拿到碩士文憑的雲南人;第—個在雲南以個人名義舉辦獨奏音樂會的女性。
1991年參加中國第三屆藝術節,所擔任的揚琴獨奏節目出色的展示了中國揚琴的音樂魅力,引起了國內外同行的注意。
1993年調入廈門大學任教,94年在廈舉辦第三次《趙豔芳揚琴獨奏音樂會》,在校內外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像製品行銷處於低谷時,廈門音像出版社1995年仍出版發行了其演奏專輯《皓腕凝霜雪》。
1997年發起並組建廠福建省第一個民族器樂學會——《廈門市揚琴學會》並任會長。其學生在華東區民族器樂比賽中獲獎後,被組委會授予“優秀教師”獎。為揚琴的發展作出積極的努力。

趙豔芳相關評價

編輯
貝多芬有句名言:“音樂是人類心靈的藝術”。也可以説,音樂是流動的情緒,把情緒藝術化了。它最大的特點是可以引起無數人的共鳴,且超越時空,超越地理。音樂是無國界、無區域的旋律,無論你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或許只有音樂才能產生共鳴。記者面前坐着的就是這樣的一位佼佼者,一位依靠一把揚琴走遍天下,讓優美的樂聲傳遍四海的傳奇人物——著名揚琴演奏家、廈門大學藝術學院音樂系主任、教授趙豔芳女士。
生於美麗的雲南,學成於古都西安,1982年以優異成績畢業於雲南藝術學院音樂系並留校任教,1987年考入西安音樂學院民樂系揚琴演奏與教育專業研究生,是該校首屆獲得碩士學位的研究生,是我國新一代揚琴演奏家,曾多次舉辦個人專場音樂會,反映熱烈,得到“技巧純熟,充滿靈性,是具有個人獨特風格和有擅長曲目的演奏家”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