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趙秉文

編輯 鎖定
趙秉文(公元1159~公元1232年6月2日),字周臣,號閒閒居士,晚號閒閒老人,磁州滏陽(今河北省磁縣)人。金代詩人。
金世宗大定二十五年進士,調安塞主簿。歷平定州刺史,為政寬簡。累拜禮部尚書。金哀宗即位,改翰林學士,兼修國史。歷仕五朝,自奉如寒士,未嘗一日廢書。積官至資善大夫上護軍天水郡侯。正大九年病逝,享年七十四。 [1] 
元好問稱他“七言長詩筆勢縱放,不拘一律。律詩壯麗,小詩精絕,多以近體為之。至五言,則沉鬱頓挫,似阮嗣宗;真淳古淡,似陶淵明”。能詩文,詩歌多寫自然景物,又工草書,所著有《閒閒老人滏水文集》。
本    名
趙秉文
周臣
閒閒居士
所處時代
金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磁州滏陽
出生日期
1159年
逝世日期
1232年6月2日
主要作品
《閒閒老人滏水文集》
職    業
學者、書法家

趙秉文人物生平

編輯
趙秉文(1159-1232)金朝詩人。字周巨,號“閒閒老人”,磁州滏陽(今河北磁縣)人。金世宗大定二十五年(1185)登進士第,金宣宗興定元年(1217)拜禮部尚書,兼侍讀學士,兼修國史、知集賢院事。
金哀宗即位,改翰林學士。趙秉文生性好學,詩文書畫皆工,在當時頗有文名。其散文所表現的哲學思想,以程朱理學為主,宣揚仁義道德性命之説。詩歌多寫自然景物,善草書,著作有《閒閒老人滏水文集》等。
趙秉文在書法上與同時代的党懷英王庭筠趙渢齊名,但趙秉文的書法早年卻是取法只比他長八歲的王庭筠。王庭筠是米芾的外甥,大約“近水樓台先得月”,書法學米芾,並很得形神,時人甚至譽王庭筠書法“不在米元章之下”。

趙秉文史書記載

編輯
趙秉文 [2]  ,字周臣,磁州滏陽人也。幼穎悟,讀書若夙習。登大定二十五年進士第,調安塞簿,以課最遷邯鄲令,再遷唐山。丁父憂,用薦者起復南京路轉運司都勾判官。明昌六年,入為應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誥。上書論宰相胥持國當罷,宗室守貞可大用。章宗召問,言頗差異,於是命知大興府事內族膏等鞫之。秉文初不肯言,詰其僕,歷數交遊者,秉文乃曰:“初欲上言,嘗與修撰王庭筠、御史周昂、省令史潘豹、鄭贊道、高坦等私議。”庭筠等皆下獄,決罰有差。有司論秉文上書狂妄,法當追解,上不欲以言罪人,遂特免焉。當時為之語曰:“古有朱雲,今有秉文,朱雲攀檻,秉文攀人。”士大夫莫不恥之。坐是久廢,後起為同知岢嵐軍州事,轉北京路轉運司支度判官。
承安五年冬十月,陰晦連日,宰相張萬公入對,上顧謂萬公曰:“卿言天日晦冥,亦猶人君用人邪正不分,極有理。若趙秉文曩以言事降授,聞其人有才藻,工書翰,又且敢言,朕非棄不用,以北邊軍事方興,姑試之耳。”
泰和二年,召為户部事,遷翰林修撰。十月,出為寧邊州刺史。三年,改平定州。前政苛於用刑,每聞赦將至,先掊賊死乃拜赦,而盜愈繁。秉文為政,一從寬簡,旬月盜悉屏跡。歲飢,出祿粟倡豪民以賑,全活者甚眾。
大安初,北兵南向,召秉文與待制趙資道論備邊策,秉文言:“今我軍聚於宣德,城小,列營其外,涉暑雨,器械弛敗,人且病,俟秋敵至將不利矣。可遣臨潢一軍搗其虛,則山西之圍可解,兵法所謂‘出其不意、攻其必救’者也。”衞王不能用,其秋宣德果以敗聞。尋為兵部郎中,兼翰林修撰,俄轉翰林直學士。
貞祐初,建言時事可行者三:一遷都,二導河,三封建。朝廷略施行之。明 年,上書願為國家守殘破一州,以宣佈朝廷恤民之意,且曰:“陛下勿謂書生不知兵,顏真卿張巡許遠輩以身許國,亦書生也。”又曰:“使臣死而有益於國,猶勝坐糜廩祿為無用之人。”上曰:“秉文志固可尚,然方今翰苑尤難其人,卿宿儒,當在左右。”不許。四年,拜翰林侍講學士,言:“寶券滯塞,蓋朝廷初議更張,市肆已妄傳其不用,因之抑遏,漸至廢絕。臣愚以為宜立回易務,令近上職官通市道者掌之,給以銀鈔粟麥縑帛之類,權其低昂而出納。”詔有司議行之。
興定元年,轉侍讀學士,拜禮部尚書,兼侍讀學士,同修國史,知集賢院事。又明年,知貢舉,坐取進士盧亞重用韻,削兩階,因請致仕。金自泰和、大安以來,科舉之文其弊益甚。蓋有司惟守格法,所取之文卑陋陳腐,苟合程度而已,稍涉奇峭,即遭絀落,於是文風大衰。貞祐初,秉文為省試,得李獻能賦,雖格律稍疏而詞藻頗麗,擢為第一。舉人遂大喧噪,訴於台省,以為趙公大壞文格,且作詩謗之,久之方息。俄而獻能復中宏詞,入翰林,而秉文竟以是得罪。
五年,復為禮部尚書,入謝,上曰:“卿春秋高,以文章故須複用卿。”秉文以身受厚恩,無以自效,願開忠言、廣聖慮,每進見從容為上言,人主當儉勤、慎兵刑,所以祈天永命者,上嘉納焉。哀宗即位,再乞致仕,不許。改翰林學士,同修國史,兼益政院説書官。以上嗣德在初,當日親經史以自裨益,進《無逸直解》《貞觀政要》《申鑑》各一通。
正大九年正月,汴京戒嚴,上命秉文為赦文,以布宣悔悟哀痛之意。秉文指事陳義,辭情俱盡。及兵退,大臣欲稱賀,且命為表,秉文曰:“《春秋》‘新宮火,三日哭’。今園陵如此,酌之以禮,當慰不當賀。”遂已。時年已老,日以時事為憂,雖食息頃不能忘。每聞一事可便民,一士可擢用,大則拜章,小則為當路者言,殷勤鄭重,不能自已。三月,草《開興改元詔》,閭巷間皆能傳誦,洛陽人拜詔畢,舉城痛哭,其感人如此。是年五月壬辰(1232年6月2日),卒,年七十四,積官至資善大夫上護軍天水郡侯。
正大間,同楊雲翼作《龜鑑萬年錄》上之。又因進講,與雲翼共集自古治術,號《君臣政要》為一編以進焉。秉文自幼至老未嘗一日廢書,著《易叢説》十卷,《中庸説》一卷,《揚子發微》一卷,《太玄箋贊》六卷,《文中子類説》一卷,《南華略釋》一卷,《列子補註》一卷,刪集《論語》、《孟子解》各一十卷,《資暇錄》一十五卷,所著文章號《滏水集》者三十卷。
秉文之文長於辨析,極所欲言而止,不以繩墨自拘。七言長詩筆勢縱放,不拘一律,律詩壯麗,小詩精絕,多以近體為之,至五言古詩則沉鬱頓挫。字畫則草書尤遒勁。朝使至自河、湟者,多言夏人問秉文及王庭筠起居狀,其為四方所重如此。
為人至誠樂易,與人交不立崖岸,未嘗以大名自居。仕五朝,官六卿,自奉養如寒士。楊雲翼嘗與秉文代掌文柄,時人號“楊趙”。然晚年頗以禪語自污,人亦以為秉文之恨雲。
《金史》贊曰:楊雲翼趙秉文,金士巨擘,其文墨論議以及政事皆有足傳。雲翼諫伐宋一疏,宣宗雖不見聽,此心何愧景略。庭筠之累,秉文所為,茲事大愧高允

趙秉文個人成就

編輯

趙秉文文學

趙秉文“歷五朝,官六卿”,朝廷中的詔書、冊文、表以及與宋、夏兩國的國書等多出其手。他所草擬的《開興改元詔》,當時閭巷間皆能傳誦。他學識廣博,著有《易叢説》《中庸説》《揚子發微》《太玄箋贊》《文中子類説》《南華略釋》《列子補註》等,且兼善詩文書畫。金人劉祁稱他“平日字畫工夫最深,詩其次,又其次散文”。他的詩作多描寫自然景物,元好問稱他“七言長詩筆勢縱放,不拘一律。律詩壯麗,小詩精絕,多以近體為之。至五言,則沉鬱頓挫,似阮嗣宗;真淳古淡,似陶淵明”。前後主文壇四十年之久,成為金朝末期“文士領袖”。晚年逢金朝衰亂,以禪學求慰藉。有《閒閒老人滏水文集》傳世,另有《道德真經集解》收錄在道藏中。

趙秉文書法

趙秉文在書法上與同時代的党懷英王庭筠趙渢齊名,但趙秉文的書法早年卻是取法只比他長八歲的王庭筠
劉祈《歸潛志》雲:“趙秉文幼年詩與書皆法子端(王庭筠),後更學李太白、蘇東坡,字兼古今諸家學,及晚年書大進。詩專法唐人,魁然一時文士領袖,自號閒閒居士雲。”
元好問《中州集》謂趙秉文:“工書翰,字畫有魏晉風調,草書尤警絕”。 [3]  趙秉文非常欣賞黃庭堅的草書,他在《題涪翁草書文選書後》説:“涪翁參黃龍禪,有倒用如來印手段,故其書得筆外意,如莊周之談大方,不可端倪。”
跋武元直赤壁圖卷

趙秉文藏書

官翰林修撰,南渡拜禮部尚書,作《遂初園記》:“老屋數楹,名其莊曰‘歸愚’;闖户而入,名其堂曰‘閒閒’。堂之兩翼,為讀易思玄之所。少南,竹柏森翳,有亭曰翠真。又南,花木叢茂,有亭曰佇香。稍西,臨眺西山,台之名曰悠然。其東,叢書數千卷,蓄琴一張,庵曰‘味真’。閒閒老人得而樂之。玄易書數冊,吟諷終日。有客來,則接之,焚香宴坐。”抄錄古文,至老不衰,兩目昏然不已,所積甚富,上至六經,以及莊老、醫藥、浮屠等。 [4] 

趙秉文詩作

【墨梅】
畫師不作粉脂面,卻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識,夏馥從來琢玉人。
寄王學士子端】
寄語雪溪王處士,年來多病復何如?浮雲世態紛紛變,秋草人情日日疏。
李白一杯人影月,鄭虔三絕畫詩書。情知不得文章力,乞與黃華作隱居。
【遊華山寄元裕之】
我從秦川來,遍歷終南遊。暮行華陰道,清快明雙眸。
東風一夜橫作惡,塵埃咫尺迷巖幽。山神戲人亦薄相,一杯未盡陰霾收。
但見兩崖巨壁插劍戟,流泉夾道鳴琳璆。希夷石室綠蘿合,金仙鶴駕空悠悠。
石門劃斷一峯出,婆娑石上為遲留。上方可望不可到,崖傾路絕令人愁。
十盤九折羊角上,青柯平上得少休。三峯壁立五千仞,其下無址傍無儔。
巨靈仙掌在霄漢,銀河飛下青雲頭。或雲奇勝在高頂,腳力未易供冥搜。
蒼龍嶺瘦苔蘚滑,嵌空石磴誰雕鎪。每憐風自四山而下不見底,惟聞松聲萬壑寒颼颼。
捫參歷井到絕頂,下視塵世區中囚。酒酣蒼茫瞰無際,塊視五嶽芥九州
南望漢中山,碧玉簪亂抽。況復秦宮與漢闕,飄然聚散風中漚。
上有明星玉女之洞天,二十八宿環且周。又有千歲之玉蓮,花開十丈藕如舟。
五鬛不鬛之長松,流膏入地盤蛟虯。採根食實可羽化,方瞳綠髮三千秋。
時聞笙簫明月夜,芝軿羽蓋來瀛洲。乾坤不老青山色,日月萬古無停輈。
君且為我挽回六龍轡,我亦為君倒卻黃河流。終期汗漫遊八極,乘風更覓元丹丘。

趙秉文詞作

風雨替花愁。風雨罷,花也應休。
勸君莫惜花前醉,今年花謝,明年花謝,白了人頭。
乘興兩三甌,揀溪山好處追遊。
但教有酒身無事,有花也好,無花也好,選甚春秋。
四明有狂客,呼我謫仙人。俗緣千劫不盡,回首落紅塵。
我欲騎鯨歸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時真。
笑拍羣仙手,幾度夢中身。倚長松,聊拂石,坐看雲。
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寄語滄浪流水。
曾識閒閒居士,好為濯冠巾。卻返天台去,華髮散麒麟。
秋光一片,問蒼蒼桂影,其中何物?一葉扁舟波萬頃,四顧粘天無壁。
叩枻長歌,嫦娥欲下,萬里揮冰雪。京塵千丈,可能容此人傑?
回首赤壁磯邊,騎鯨人去,幾度山花發。澹澹長空今古夢,只有歸鴻明滅。
我欲從公,乘風歸去,散此麒麟發。三山安在,玉簫吹斷明月!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