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謝麟

(廣西美術家協會主席)

編輯 鎖定
謝麟(謝金華)字泓泉,男,1957年生,廣西賀縣人,祖籍廣東德慶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2] 中國油畫家學會副秘書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民族美術藝委會副主任、一級美術師廣西美術家協會主席。1982年進修於廣西藝術學院,1987年畢業於廣西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專業。1992年結業於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首屆全國美術幹部理論研討班》。1997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第10屆油畫研修班。 [1] 
中文名
謝麟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57年
畢業院校
廣西藝術學院
出生地
廣西賀縣
性    別

謝麟人物簡介

編輯
謝麟(謝金華)曾任《廣西日報》美術編輯,《美術界》雜誌編輯部主任。現任廣西美術家協會主席。油畫作品曾在《美術》《藝術探索》《美術界》《人民日報》、新華網等報刊和媒體上發表,作品入選第《第八屆全國美術作品展》《第十屆全國美術作品展》《第二屆中國油畫展》《第三屆中國油畫展》《2005年法國國家沙龍展》(獲特別榮譽獎},在法國、美國、英國、敍利亞、越南、馬來西亞、香港、台灣展出。1999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謝麟油畫展》。獲第四屆廣西文藝創作銅鼓獎。專業成就入編《中國美術家人名錄》《現代國際美術家名人大辭典》《中華人物辭海》《中國當代美術家圖錄》《中國油畫百年》《2005年中國美術年鑑》《廣西大百科全》。
主要作品:《柴草房》《春米》《蠟染》《秋收》《曬稻穀》《織布》《織布機》《涼布》。 [1] 

謝麟人物經歷

編輯
人往低處走,找到一片藍天
謝麟上個世紀50年代出生於廣西容縣,出生才幾天父親就因勞累過度去世了,母親隻身將他們五兄妹拉扯大,因此從小到大謝麟吃了不少苦頭。當時謝麟的母親在容縣文化館工作,謝麟經常跟母親在文化館內轉,濃郁的文化氛圍對他起了潛移默化的作用,加上那個時代對文藝的重視,謝麟開始對繪畫產生了興趣。謝麟的繪畫天賦很快讓他嶄露頭角,他經常有機會參加縣裏的各種展演活動,得到了許多鄉親的好評,這對他無疑是最大的鼓勵,即使是從事最苦最累的搬運工等職業,謝麟仍堅持在業餘時間學習繪畫。1985年,謝麟決定報考廣西藝術學院油畫本科專業,應該説謝麟的專業成績和文化成績都是相當出色的,但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他落榜了,只能到成人大專班學習。回憶起這段經歷,謝麟感慨地説,從父親去世開始,也許就預兆了他這一生命運的坎坷,但也正是這些經歷磨練了他的意志,教會他無論在任何困境中都不要放棄,都要奮起去追求理想。
大學畢業後,謝麟分配到《廣西日報》社工作,成為一名美編。報社工作輕鬆、待遇優厚,一時間讓他心滿意足,但很快他有了巨大的失落感,因為在那裏不能完全發揮他的專業特長。“報社是一個保險箱,如果我只把繪畫當作一個業餘愛好,我在那會過得很安逸。但我希望自己能在繪畫領域作出真正的成績,報社的環境卻不能讓我充分發揮。”謝麟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到文聯去從事專業繪畫工作!”這個大膽的念頭在他腦海裏一閃而過。謝麟興奮起來,他很快寫好了調動報告,並如願調到廣西文聯旗下的《美術界》雜誌工作。謝麟的舉動讓很多人感到不解,因為文聯只是一個清水衙門,待遇不及原單位的三分之一,甚至連一些飯堂工人、清潔工人都嘲笑謝麟:別人是“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他卻是“人往低處走”,簡直一個大傻冒。對此,謝麟卻表示,“這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我可以專心從事繪畫,可以自由地在油畫領域裏探索。至今我都佩服自己當年的勇氣,‘人往低處走’,讓我在油畫領域找到一片屬於自己的藍天。” [1] 
追求民族性,畫出東方神韻
油畫是源於西方的藝術,謝麟有着這樣一個困惑:當今,中國油畫家怎樣才能有所作為?他模糊地認為中國油畫應該形成民族特色,於是他創作了一系列油畫《紡棉花》,試圖通過少數民族生活表現民族精神。
1997年,謝麟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10屆油畫研修班學習,這個油畫研修班被稱為中國油畫界的黃埔軍校,由勒尚誼、詹建俊、陳丹青等一流的油畫家任教,並培養出許多中國著名油畫家。謝麟在研修班裏如魚得水,陳丹青看過《紡棉花》系列後鼓勵謝麟:“按照你的思路走下去,你一定會成為大師”,於是謝麟更堅定了走“油畫民族化”的發展道路。
謝麟還告訴記者一段鮮為人知的經歷。當時他潛心研究傳統油畫,努力在寫實油畫中探索,許多老師看過他的畫後都認為“太老實了”,甚至連中國寫實大師楊飛雲都擔心謝麟會侷限在寫實油畫中無法自拔。轉眼到了畢業時間,按規定每位學生要交幾幅畢業作品,謝麟創作完兩幅寫實油畫後感覺到了無法突破的痛苦。“隨後我深入到廣西少數民族南丹白褲瑤山寨生活,與瑤族同胞同吃、同住,瞭解他們的民俗、民風和他們的傳統文化。白褲瑤民族崇尚自然、順應自然,性格純樸、善良,過着自由、浪漫的生活,他們的人生觀、哲學觀和審美觀與中國傳統思想(尤其是老子哲學)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謝麟興奮地回憶道,有一天在瑤民居住的漆黑的房子裏,從火塘處往外看,陽光透過小窗及門隔和木板之間的空隙射進屋裏,形成變化無窮的黑白關係,給人以強烈的視覺和心理衝擊。瑤民們告訴謝麟,他們的衣服之所以主要採用黑白兩色,是源於他們祖先對這兩種色彩的崇拜,代代相傳,成為習俗。這一個細節令謝麟茅塞顧開——“原來色彩是多餘的”,這不正是傳統哲學和美學中的“大象無形”、“大色無彩”嗎?由此,謝麟產生了創作的慾望,新的表現語言湧上心頭,他一口氣完成了系列《南丹組畫》,並第一次感到了創作過程中那種淋漓盡致的快感。《南丹組畫》獲得了優秀畢業創作獎,研修班老師們紛紛讚揚道,“謝麟能在紛亂的油畫中找到自己的風格十分不容易”、“原來謝麟眼高手高,出人意料啊”。隨後,《南丹組畫》還獲得了第四屆廣西文藝創作最高獎——銅鼓獎。 [1] 
發揚大寫意,登上油畫聖殿
《南丹組畫》表明謝麟走上了意象油畫的道路,寫意而不是寫實,抒發內心感受而不是反映客觀物象的面貌,這是他新的藝術追求。但是如何創造有個性特色的意象油畫,成為謝麟探索的新內容。“我總是在思考突破意象油畫,創作出更具東方神韻、更直接的油畫語言。”
有一次,謝麟到黃姚古鎮採風,古鎮裏矮小的土牆,青磚黑瓦、錯落有致的民居給他帶了無限靈感:民居更容易表達大寫意語言。採風回來後,謝麟吸收了傳統水墨畫長處,創作了一系列的大寫意油畫《老村印象》。謝麟在《老村印象》系列中逐漸疏遠濃重的塊面而更多地採用線的語言,疏遠黑的主調而充分發揮白的作用,並適當敷以淡彩,畫面顯得飄逸、輕鬆。《老村印象》在第三屆中國油畫展精品展中好評如潮。謝麟告訴記者,“如果説意象油畫只是量變,那麼大寫意則是一種質變。”大寫意成為謝麟油畫藝術的追求方向,《山村印象》系列就是謝麟大寫意油畫中的精品。
2005年10月,謝麟接到了由法國—中國藝術中心聯合發出的徵稿通知,謝麟精心挑選了《山村印象》中的一幅寄給主辦單位。“我當時抱着試試看的心態,我認為《山村印象》要麼不會入選,要麼就會產生巨大的反響。因為中國油畫界幾乎沒有誰像我一樣創作大寫意油畫。”果然一個月以後,《山村印象》入選了法國國家沙龍展,並獲“特別榮譽獎”。法國國家沙龍展由法國國家美術協會主辦,是世界影響最大的美術展覽之一,我國老一輩美術家徐悲鴻、潘玉良、常書鴻、吳冠中、吳作人先後參加過法國國家沙龍展。謝麟是入選這次展覽的唯一的中國油畫家。“我覺得這也是一種緣分,在此之前盧浮宮從來沒有舉辦過畫展。”謝麟如是説。原來法國國家沙龍展一直在巴黎的另一展館開展,由於那個展館裝修,所以本屆沙龍展的地點改到盧浮宮。“盧浮宮是世界最頂級的藝術殿堂,也是油畫聖殿。《山村印象》能登上油畫聖殿接受人們的檢閲,是我的榮幸,也是中國油畫實力的一個體現。我覺得中國油畫的民族性、東方性得到了權威認證,我們應該堅持走油畫民族化道路。”謝麟高興地説:“2002年我也曾去這歐洲,去過盧浮宮。當時,我像一個朝聖者,懷着崇敬的心理去觀摩藝術大師們的作品,去頂禮膜拜大師們高不可攀的藝術張力,去感受濃郁的藝術氣息。這次,《山村印象》入主盧浮宮,我是作為中國文化的對話者去與國外藝術家交流、學習,探討藝術發展的方向。這一經歷也讓我深深體會到,藝術家一定要尋找到自己的藝術高度。” [1] 

謝麟作品賞析

編輯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