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語音學

(語言學分支學科)

編輯 鎖定
語音學是研究語言聲音(即語音)的學科,是語言學的分支。狹義的語音學對應英語中phonetics(發音)一詞,關切的重點在具體語音本質以及產生語音的方法,與之相對的是音韻學(或稱音系學),研究音位或語音區別特徵在某種語言中運作的抽象規則和語音的系統。廣義的語音學是指這兩大方面研究的總合。本文介紹的是狹義的語音學。
中文名
語音學
外文名
phonetics
概    念
研究人類語言聲音學科
研究範圍
語言的發音機制,特性變化規律

語音學簡介

編輯
普通話的X光元音舌位圖 普通話的X光元音舌位圖
語音學是語言學的一個分支。研究人類語言聲音的學科。主要研究語言的發音機制,語音特性和在言談中的變化規律。由於它的研究內容關係到發音動作(生理現象),語聲特性(物理現象)以及聽感(心理作用),而人類的不同語言集體各有自己的語音特點,因此現代語音學的研究需同時具備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知識作為基礎。語音學(phonetics)一詞在西方來源於希臘文φωνετικος,意為聲音。早期研究範圍比較廣泛,除研究語音特性外還包括語言的讀音或拼音學、 語音系統學等。在中國傳統音韻學研究中有關語音的描寫和分類,也都屬於語音學的範疇。但自近代科學的語音學發展以後,分類越來越細,定義也趨於嚴密,語音學就專指語音本身特點的研究了。
語音是語音學研究的客體,指的是人類説話時發出的具體聲音,即言語的聲音。
語音學的研究範疇包括以下三類:
發音語音學(articulatory phonetics): 這個學科研究的是發音器官(如聲門聲帶等)如何彼此協調動作,以發出語音。
聲學語音學(acoustic phonetics): 這個學科研究的是語音的聲學現象,如聲波波長、時長、振幅等。
聽覺語音學(auditory phonetics): 這個學科研究的是聽覺器官怎麼對語音進行感知和識別。
國際語音學學會所制訂的國際音標是語言學界廣泛用來標註語音的音標方案。

語音學研究範圍

編輯
早期的語音學研究,多為了語言教學的需要以及語言研究的興趣。由於醫療器械的完善,人們能觀測發音器官的動作和功能,就發展了生理語音學。由於聲學儀器的發展,許多隻能耳聽的語言現象不但可以目測,而且可以用人工來合成,於是有了聲學語音學。由於心理測驗方法的改善,思維和聽覺神經生理的研究日趨進步,言語控制、聽覺反饋中的語音規律分析得越來越深入,又產生了感知語音學(或心理語音學),並發展為神經語音學。這是從研究手段來看的三大分支。由於信息時代的前進和人機對話的需要,孤立研究語音已不能滿足要求。因為人類的語言不是一個個孤立的音的綴合,而是一系列相互依存制約而且多變的音的串連,同時語言又離不開社會環境和個人語言習慣,研究語音不能離開特定語言的規律(包括語法、修詞、音變等),於是又提出了語言學的語音學。
語音學的研究對象,傳統上一般只限於元音輔音聲調重音以及節奏音變等,這些都屬於定性研究。由於分析手段的進步和語音信息處理的迫切需要,又加強了語音韻律特徵的綜合研究和定量研究。
語音學的應用方面,除教學和語言學研究外,已遍及與人的語言有關的各個學科,主要如:言語矯治、通信工程自動控制、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隨着第五代計算機的開發以及人工智能和人機對話的探索,傳統語音學的理論和成果已不能適應要求,所以又提出了第五代語音學或言語工程學。它綜合上述生理、聲學、感知和語言學等領域的知識來探求人類言語的變量和不變量,以便為技術革命服務。

語音學國際音標

編輯
主詞條國際音標
為了使記錄語音的符號比較一致,國際語音協會在1886年制訂了一套《國際音標》,於1888年刊載於該會的刊物《語音教師》上,從此為世界語言學家所採用。其間幾經增改,最近的一次修訂是在 2020年。這些音標和一些附加符號基本上滿足了描寫世界各語言中語音的要求。

語音學發音及聽覺器官

編輯
分喉下、喉頭、喉上三個部分。喉下部分由氣管。從肺呼出的氣流成為語音的聲源。喉頭部分主要是聲門和聲帶。聲帶是兩條韌帶,起着喉的閥門作用,它的閉攏和打開成為聲門。聲門大開時氣流暢通,聲門閉合,氣流衝出使聲帶作週期性的機械波就產生“樂音”。喉上部分包括咽腔口腔鼻腔3個區域,主要起調節語音的作用。
口腔和鼻腔是調節發音的主要器官。鼻腔基本上是固定的,而口腔中則由於舌的伸縮、升降,小舌的抬起、下垂,使容積變化而產生不同的語音。口腔從唇部到聲門總稱為“聲腔”,分成若干段。
人耳分外耳、中耳、內耳 3個部分。外耳有耳輪外耳道鼓膜。耳輪收集音波,由耳道送到鼓膜,隨機械波而變化。中耳包括一組“聽小骨”,聯繫着鼓膜傳到內耳。內耳主要的構件是耳蝸,裏面的基底膜對聲音的大小等變化起響應作用。
聲帶顫動時發出有周期性機械波樂音,在語音學上稱為濁音。聲門開時,氣流通過聲腔受到各部分阻礙而產生不規則的噪音,語音學上稱為清音。言語的聲波在説者與聽者之間傳播而達到對方的耳朵裏。聲壓的變化作用於聽者的聽覺器官,併產生神經衝動傳到大腦而辨別和理解。人在説話時,語音也同時傳到自己的聽覺器官而起監聽作用。

語音學發音機制

編輯
語音由人的發音器官產生,發出後變成聲波,傳到對方耳中,被對方接收理解而構成“言語交際”的一套鏈環,稱為“言語鏈”。因此,語音由發音器官產生,由聽覺器官接收,這兩部分的研究屬於生理學心理學範圍,而言語音波的特性則屬於物理聲學範圍,至於言語的控制和理解,則屬於語言學範圍。

語音學音節

編輯
一個語句分成若干個詞,一個詞包含一個或幾個語音單位,稱為音節,它由一個以上的音素構成。例如英語的 communication一詞有五個音節,come一詞只有一個音節;而漢語的一個單字是一個音節,一個詞包含一個到五個音節不等,但絕大多數是兩個音節。音節的定義用一兩句話來説清楚是困難的。過去語言學家對音節有種種定義,例如:“胸搏説”,一個音節有一次胸部搏動;“響峯説”,每個音節只有一個響音峯;“音節核心説”,一個音節只有一個最強的元音或輔音作為核心;“肌肉緊張説”,説話時肌肉緊張和減弱一次成為一個音節等等。但是這些説法都不全面。因為在實際的連續語音中,根據這些説法來劃分音節的結果就可能不一致。所以單獨從語音生理來説,發音角度與聽覺角度的音節劃分就會有分歧,如果再根據語音描寫上或音位分類上來分析,就會有更多的不同。
不過從一般聲學現象來看,可以這樣認為:①一個音節中至少有一個元音(有時是一個輔音)是起着核心作用的;②音節與音節之間在音強上有一個較弱的分界點。但如兩個音節之間是元音相連而沒有一個輔音來分隔時,則分界很不明顯,如普通話的“西安”、“先”都拼xian。

語音學音位

編輯
每一語言集團中通用的最小語音單位如元音、輔音等音素,都有其固有的音質。這些音質在不同説話人之間,或不同語音環境之間有一定程度的變動範圍。例如一個[e] 可以讀得開些或閉些,一個[l] 可以讀得明些或暗些,雖然有了變化,但辨義功能和原來正常的音一樣。這每一簇音稱為音位,而每一變動後的音素稱為音位變體。實驗證明,兩個相鄰音位之間並沒有嶄齊的界限,而且兩音位的變體還有疊接交叉現象。

語音學區別特徵

編輯
20世紀50年代初,西方語音學家鑑於以往的語音分析所採用的規格還不能表達語音的最小區別,於是產生了區別特徵的語音分析理論。R.雅柯布遜等人認為一切語言的語音可以根據其生理特點和聲學特性,用二分觀點分為若干項最小對立體。如:①元音性/非元音性,②輔音性/非輔音性,③鼻音性/口音性,④集聚性/分散性,⑤突發性/延續性,⑥急停性/非急停性,⑦濁音性/清音性。後來有人認為這些項目還不夠全面,又逐漸加以修訂。N喬姆斯基和M哈利另定了若干項。其中除個別與上述相同者外,按發音部位的有:①舌前/非舌前,②舌頂/非舌頂,③長縫/非長縫,④舌後/非舌後,⑤舌面抬高/舌面不抬高,⑥舌面壓低/舌面不壓低;按發音方法的有⑦除阻/緩除阻。他們還把語音分為共鳴音/阻礙音兩大類。中國有人又根據漢語語音特點,補充了幾項,如:元音的開/合、齊/撮、洪/細,輔音的戛/透(不送氣/送氣)。
語音的最小區別,在有些場合不一定能由二分特徵來概括。例如舌位高低之間還有半高、半低;口音與鼻音之間還有半鼻音、不同程度的鼻化等等特徵。因此又有人提出了與前不同的多分特徵以及其他的理論。在實際語言中,從一音位到另一音位,中間可以存在無數個音位變體,也就是可分成無數個音素單元,而每一對相鄰的音素單元又都構成對立。因此,如按辯證關係來看,則每一對對立體之間可分為無數個特徵,而這些特徵之間,又各為對立關係,可以稱為 N-對偶關係。用這種概念來分析語音,可以表達語音的相互關係。

語音學語音變化

編輯
一個音和另一音相連,由於發音動作的自然度或其他原因,常常互相影響而改變了原來的讀音,稱為同化作用。前音影響後音為順同化,反之為逆同化。順同化如普通話的“鴨蛋”[jiɑ tan]→[jiɑ dan]。逆同化如“南門”[nan men]→[nam men],而前後都被同化如“三八”[san pa]→[sam ba]。
兩個相似的音節相連,為避免重複或單調而使其中一個音變成另一個時,稱為異化作用。如前述的兩上聲連讀而使前一上聲變為陽平,即異化的一種,此外還有弱化,如北京話"棉花"[miεn xua]→[miεn xu?#91;](""字變輕讀,同時a→?#91;)。 聲調的輕聲也屬弱化現象。此外還有增音、減音、脱漏、換位、代替、轉換等音變現象。這許多音變現象有的屬於節省發音動作或韻律節奏上的原因,有的則屬於歷史演變或語言失誤的結果。

語音學元音

編輯
又稱母音普通話裏如 a、i、u等都是元音。早期人們已經知道元音是在口腔中無阻礙的音,而輔音則不同。後來用X光透視方法,觀察到了發元音時口腔中各部位器官的活動狀況。有了聲學分析,又知道元音音色的不同都是由於聲腔中共鳴值的不同而造成的。至於元音是怎樣發生的,聲帶的動作怎樣,也都有了分析的儀器。所以關於元音的知識已大為豐富。
元音的產生,簡單説來是由閉着的聲帶被呼出的氣流所衝擊,發出有周期性的機械波,經過口腔的調節有了共鳴而形成的。元音音色的不同,由口腔各部位,包括舌的高低、前後,唇的圓、展,以及下頜的起落來決定,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舌的位置。因此以前描寫元音音色,主要是憑“舌高點”,也就是舌尖、舌面或舌根與上齶距離的大小來決定,而把唇的圓、展定為次要因素。根據實驗,把元音的生理參數分得更多,如:①舌的高低度,②舌的前後度,③舌的拱度(凹凸度),④咽喉的寬度,⑤喉頭抬高度,⑥唇的垂直高度(開口度),⑦唇的寬度(展唇度),⑧唇的前撮度(圓唇度),⑨軟齶下垂度(鼻化程度),⑩聲帶閉合度(氣聲程度)等。

語音學舌位圖

元音舌位圖
元音舌位圖(3張)
語音學家作出三邊形或者四邊形的圖,把一種語言的元音前後高低(主要是參考舌位)位置標在圖上,指出各元音的特點,據此可以幫助學話人自行練習發音,也便於教學。著稱於世的,有英國語音學家D.瓊斯的標準元音圖。這個圖只包括8個元音,圖1中1~5是不圓唇元音,6~8 是圓唇元音。後經語言學家們修訂,把更多的元音位置標在一個圖裏。圖1中各條直線的左邊是不圓唇音,右邊是圓唇音。根據元音的聲學參量也可作出類似舌位圖的元音聲位圖。

語音學分類

元音按舌的升降,可以分為高、次高、次低、低4個等級,如i、e、ε、a和u、o、婖、ɑ,依次由高到低。舌位越高,口腔越閉,越低就越開。另外,按舌位的前後又可分為前、央、後三個位置。如圖1的左邊都是前元音,右邊是後元音,中間倒三角形內的是央元音。不前不後不高不低的是央元音 [?#91;],又稱混元音。
一般語言裏的元音音位,至少有四五個,多的有十幾個。在正常説話中,發這類元音時舌位不滑動的稱單元音。有的語言中常有鬆緊對立或長短對立、起着辨義作用的兩套元音,長的多半是緊元音,而短的多半是鬆元音。還有,發元音時軟齶下垂,帶有鼻音色彩的稱鼻化元音。在北京語音中有些元音帶有 r色彩的,稱捲舌(或翹舌)元音。

語音學複合元音

在一個音節中有兩個以上的元音結合在一起的稱為複合元音。漢語中一般是兩個到三個元音結合在一音節內。兩個元音的稱二合元音,如普通話的ai、ao、ia、ua;三個的稱三合元音,如普通話的 iao、uai,這些結合在一起的各元音的強度是不相等的,往往其中一個較強,其餘較弱。因此按照這個強元音在音節中的位置不同,又分為前響、後響,或中響的複元音。如ai、ou等為前響,ia、uo等為後響,iao、uai等為中響。一般是在一音節中響元音的舌位比不響的要低些。複合元音中第一個元音如是 i、u、ü的,稱為介音
複合元音的各個元音連在一起發音時,舌位從前一元音轉到後一元音是逐漸滑動、而不是跳躍的。而且在普通話中,前響或中響複元音的末一個元音往往讀得“不到家”,也就是舌位本來高的偏低一些,本來後的偏央一些。如[ai]→[ae],[ou]→[oe]。

語音學輔音及分類

編輯
又稱子音。普通話裏如b、p、m、f等都是輔音。發音方法是,由於口腔中有了阻礙,呼出的氣流通過這些阻礙而爆發成音或摩擦成音。發音動作的次序可分為三個階段。一開始先把發音器官位置擺好的階段稱為成阻,已作勢而還未出聲的階段稱為持阻,聲音發出時稱為除阻。輔音的氣流一般來自肺部,通過聲門、聲腔,由阻礙而成聲。由於聲門的開着或閉着而形成輔音的兩種不同聲源,聲門開着,聲帶不顫動,成為爆發或摩擦的噪音,稱為清輔音,聲門閉合,肺部氣流衝開使聲帶顫動,產生樂音,與爆發或摩擦同時(或先期)發出的,稱為濁輔音
輔音由於口腔中發音部位(阻礙部分)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音色,因此發音部位也是分析輔音的重要依據。口腔中的阻礙一般由靜的器官和動的器官構成,靜的多在上部,如上唇、上齒、上齶等,動的多在下部,如下唇、下齒、下頜、舌的各部等。軟齶後端的小舌雖居上部,卻非常靈活,它能上下移動而開閉咽通道,由此決定是口音還是鼻音。
輔音的分類多數是既按發音方法又按發音部位。由於世界各種語言的輔音彼此不同,此詳彼略,因此要擬訂出一套包括世界語言全部輔音的表格是不可能完備的。國際音標表中的輔音已概括了大多數。語音學家在分析某一特定語言的語音時每有修訂和補充。
現代語音學研究輔音的特性愈來愈細緻,除了發音部位和發音方法,還分析“成聲類型”,就是説除了聲門上的過程如清濁、送氣之外,有些語言中的濁輔音,因聲帶顫動方式不同而具有不同聲型,也起着區別意義作用。如低語音,又稱氣音,聲帶顫動時閉合不全;喉音聲帶一部分顫動正常,一部分動得緩慢;此外,還有耳語音,聲帶不顫動,氣流因咽部收小構成摩擦而發出噪聲。

語音學塞音

又稱爆發音。發音器官動的某部分向靜的某部分靠攏,造成閉塞(成阻),氣流從開着的聲門流出,打開閉塞,爆發(除阻)而成音。除阻後聲門立即關閉、聲帶顫動而接上元音的是不送氣音,除阻後聲門仍開着一小段時間,讓氣流繼續流出,然後接上元音的是送氣音。前者如普通話的 [p]、[t]、[k],後者如[p‘]、[t‘]、[k‘]。

語音學擦音

口腔中動靜兩部分器官靠近,形成縫隙,呼出的氣流通過時產生噪音,成為摩擦音,如普通話的[f]、[s],英語的[v]、[∫]。

語音學塞擦音

發音動作是先閉塞後摩擦。動靜兩部分器官在某一點先靠攏如塞音,除阻時阻礙微微放鬆,讓氣流通過如擦音。但是它和擦音的區別是成阻時先閉塞然後放鬆;它和塞音的區別是除阻時不馬上放開阻礙而微留縫隙。不送氣塞擦音除阻後緊接元音,如普通話的[堭]、[慯]。塞擦音在西方語言中有時作為複輔音處理。送氣塞擦音則是除阻後肺部仍有氣流衝出,通過阻礙然後接上元音,如普通話的[堭‘]、[慯‘]。

語音學鼻音

口腔中動靜兩部分器官靠攏,構成如塞音的阻礙,軟齶下垂打開鼻腔通道,聲帶顫動,氣流在小舌處分兩路,一到鼻腔,構成鼻音,一到口腔中被不同的阻礙部位擋住,造成不同的共鳴音色,如普通話的 [m]、[n],上海話的[嬜]。

語音學邊音

口腔中舌尖或舌尖後抵住上齒背、齒齦或硬齶,舌的兩邊(有時是一邊)留出縫隙。軟齶上升,聲帶顫動而發音,氣流從齒邊流出,然後釋放,如普通話的[l]。有的邊音同時帶有摩擦,稱邊擦音,如廣東台山話的 [峠]。

語音學顫音閃音

下唇舌尖小舌的動的部分和上唇、齦、齶等的靜的部分接觸,使聲帶音成為顫抖的音。抖動多次的稱顫音,接觸一次而離開的稱閃音。前者如俄語的[p],後者如英語的[徳]。

語音學半元音

又稱通音。有些高元音如[i]、[u]、[y],發音時動的部分(舌高點)與靜的部分距離很小,而造成輕微的狹縫摩擦。如普通話的[j]或[w]。
以上各輔音的聲源大都來自肺部氣流。另外還有幾個輔音,發音時氣流不是來自肺部,而是口腔中氣壓受喉頭升降動作和舌頭移動,成為打開閉塞的動力的,這類被口內氣壓推動的音有以下 3種:
①擠喉音:阻礙狀況如塞音,發音時聲門和聲門上的各阻礙都被封閉,喉頭上移,推動閉鎖着的口腔中的空氣,形成壓力。閉塞放開,聲門外擠的氣流逸出。如美洲印第安語的 [p‘]、[t‘]、[k‘]。
②縮氣音:聲門緊閉,口腔中阻礙與塞音同,喉頭下降,使已閉塞的口腔中空氣減壓,除阻而成音。如非洲、美洲印第安語中的 [抩]、[庽]、[ɡ]。
③搭嘴音:舌根上升抵住軟齶,使口腔與聲門隔斷,這時使閉塞的雙唇或舌尖與上齦齶等迅速除阻,造成口腔內氣壓變低而在阻礙處產生向內的爆發音。非洲的祖魯語有此音,如 [抣]。

語音學韻律特徵

編輯
又名超音段特徵,傳統也稱節律(suprasegmental)。這是除元音、輔音等音色特徵以外,包括音高、音強、音長和其相互關係的一切特徵。它們在語音學中表現為聲調、語調、重音、節奏。

語音學聲調

編輯
除了元音和輔音,聲調也是語音的主要組成部分。聲調由音調的高低變化來表現。波長受到控制而有長短,使音調或高或低。一個人在自然狀態的語言中,音調起伏的範圍大致是穩定的。
世界諸語言可分為非聲調語言和聲調語言兩類。非聲調語言的聲調擔負着語氣功能,而聲調語言中的聲調(表現於字調上)則同輔音元音一樣,起着辨義功能。如普通話的“媽” m╣、“麻”má、“馬”m╤、“罵”mà,發音相同,但因聲調不同而意義有別。不同聲調語言的音高模式有兩類,一是音階型,只用音階高低分成等級的平調來區別調類,一是拱度型,用曲折的調形來區別調類(具備拱度的語言一般也同時具備平調)。語音調域寬的,各調值相差就大些,窄的就小些。不同的人之間,調域有大小差別,而同一人在不同語氣中的調域也有變化。因此,語音聲調的高低,是相對的等級而不是絕對的調值。
普通話的單字調值,早期曾由劉復趙元任用實驗方法測試過,經聲學儀器測試,調形調值已準確得多。

語音學聲調符號

過去語言學家常用高低曲線或五線譜來描寫聲調。趙元任於1930年發表的標調符號,或稱標調字母,已為多數語言學家所採用。這是五度制的標調符號,把字調的平均相對音高分為低、半低、中、半高、高五度,分別用 1、2、3、4、5表示。調號以豎線為比較線,左邊加橫線或曲折線表示聲調的調級和拱度(調形)。如普通話的四個字調:一種語言中的元音如有長短之分,則短調的符號可將橫線縮短一半,如等。普通話中的輕聲符號,又用點來代替橫線。如等。遇有變調時就把橫線或點放在豎線右邊。

語音學連讀變調

兩個以上的音節連在一起説出時,原來的單字調常有變化。例如普通話口語中兩上聲連續,前上變陽平,如“好米”=“毫米”; "起碼”。三上聲連讀,一般依語法結構分為單雙格或雙單格。前者如"老廠長",“廠”變陽平,而“老”變半上,後者如“廠長室”,“廠”變陽平,而“長”為中短調的過度調形。一般説來,兩字連讀變調具有基本的連調模式。三四字以上的連讀變調除有少數個別規律外,都是單字調和兩字連調的組合。

語音學語調

編輯
語句的聲調變化稱語調。非聲調語言(如英語、德語等)以語調變化為主,依語氣態勢的不同而變調。例如英語一般是感嘆句的句尾用感嘆調,而疑問句的句尾用疑問調。聲調語言(如漢語普通話)則以單字調和二字連調的調型為基本單元。在正常速度的語句中,即使有不同語氣,這些基本調型仍能保持其原有拱度。所以絕對調值可以有變動,但一般調型是不變的。只有在加速語句中,調型才有較大變化。

語音學節奏

編輯
一般指語句中各音節的長短快慢。語句的節奏由句中各意羣來組成,相當音樂中的拍子。語言的每“拍”包括一個到三個音節,以雙音節為最普遍。拍子的長度常視整個語句的速度以及意羣的主次而變,不象音樂拍子那樣嚴格。下面是普通話一句話的聲學長度分析:句中底橫線代表一個意羣,成為一個拍子。句下數字是這個意羣的長度,單位是秒,可以從這句看出二字組的長度基本上是0.3秒,三字組都是0.5秒,而輕讀的單字只佔0.1秒。這兩個三字組都是着重詞,所以和二字組比較,相對地長些。

語音學重音

編輯
語音的輕重由發音氣流的強弱來表現。一個句子中的詞有重有輕,代表這個詞的加強與否。在非聲調語言中,一個詞的音節重音一般具有區別詞義的作用,稱為詞重音。例如英語的'object(事物,名詞),ob'ject(反對,動詞)。在聲調語言中,重音一般只代表語氣,而不區別詞義。在語句中,重音常落在一個着重的意羣(語詞的結合體)上,有時也能改變這個句子的意義,稱為邏輯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