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蘭陵公主

(北魏公主)

編輯 鎖定
蘭陵公主元氏,本姓拓跋,河南洛陽人。北魏時期公主,孝文帝元宏之女,宣武帝元恪二姐。 [1] 
早年下嫁宋王劉昶次子、 [1]  員外散騎常侍劉輝。公主性格嚴妒,與駙馬爭執不斷。清河王元懌胡靈太后得知,判處離婚。 [2] 
公主復婚。然而雙方再起爭執,劉輝將懷胎的公主重傷致死。
本    名
拓跋氏
別    名
蘭陵郡公主
所處時代
北魏
民族族羣
鮮卑族
出生地
河南洛陽
主要成就
北魏公主

蘭陵公主人物生平

編輯
這位蘭陵公主在歷史上的名聲不太好,是以殘酷虐待奴婢、善妒等罪名而出名的。
而這一切,還是要從她的那位夫君劉輝説起。 劉輝出身彭城劉氏,也就是南朝宋的皇族,他的父親劉昶當年就是從南朝亡命到北魏來的。劉昶在北朝有“宋王”爵位,劉昶本為宋文帝之子,血統高貴。在北魏非宗室的王公大臣之中,地位相當隆顯。劉輝本來是庶出的次子,輪不到他繼承父親的爵位,只是嫡子劉承緒,也就是陳留公主的第一個丈夫早死,這繼承家業的事情也終於落到他的頭上,作為政治交換的一種,劉輝在宣武帝正始初年(504-505)尚宣武帝的二姐蘭陵長公主。這在當時流亡北朝的南朝皇族後代中是很正常的事情。 [1] 
劉輝“私幸”公主的侍婢,結果侍婢懷孕。公主因妒而怒,笞殺侍婢,並且剖出胎兒“節解”,再用草塞進侍婢的腹中,讓劉輝看裸屍。“輝遂忿憾,疏薄公主。”夫妻感情嚴重破裂。 [1] 
公主的一個姐姐把這事傳進宮裏,攝政掌權的胡太后非常關心,派人調查,最後讓他們離婚,並且削除了劉輝從劉昶那裏繼承的爵位。這時他們結婚已經十多年了(504-518)。但是公主回到宮裏的孃家,住了年把之後,一些重要人物反覆向胡太后進言,希望讓他們復婚,太后只好同意。
不久,劉輝又和兩位已婚婦女糾纏不清,自然與公主之間爭吵不休。終於有一次動起手來,劉輝把公主推下牀,拳腳交加,而公主——糟糕的事情是,公主正懷有身孕——“傷胎”,使蘭陵公主流產身亡。
闖下禍事的劉輝匆匆逃走,胡太后則嚴懲了與劉輝有私情的兩位婦女及其兄長。後來劉輝被抓住,本來可能被判死刑,恰遇國家大赦而得免於官司,甚至“復其官爵”,然而,沒過兩年他就病死了。 [1]  [3] 

蘭陵公主史料記載

編輯
劉輝,字重昌,並皆疏狂,劉昶深慮不能守其爵封。然輝猶小,未多罪過,乃以為世子,襲封。正始初,尚蘭陵長公主,世宗第二姊也。拜員外散騎常侍。公主頗嚴妒,劉輝嘗私幸主侍婢有身,主笞殺之。剖其孕子,節解,以草裝實婢腹,裸以示劉輝。劉輝遂忿憾,疏薄公主。公主姊因入聽講,言其故於靈太后,有敕清河王元懌窮按其事。元懌與高陽王元雍、廣平王元懷奏其不和之狀,無可為夫婦之理,請判離婚,削除封位。太后從之。公主在宮週歲,高陽王及劉騰等皆為言於太后。太后慮其不改,未許之。元雍等屢請不已,聽復舊義。太后流涕送公主,誡令謹護。正光初年,劉輝私淫張(榮妃)和陳(慧猛)二氏。公主更不檢惡,主姑陳留公主共相扇獎,遂與輝復致忿爭。劉輝推主墮牀,手腳毆蹈,主遂傷胎,劉輝懼罪逃逸。靈太后召清河王元懌決其事,二家女髡笞付宮,兄弟皆坐鞭刑,徙配敦煌為兵。公主因傷致薨,太后親臨慟哭,舉哀太極東堂。出葬城西,太后親送數里,盡哀而還。謂侍中崔光曰:"向哭所以過哀者,追念公主為劉輝頓辱非一,乃不關言,能為隱忍,古今寧有此!此所以痛之。後執劉輝於河內之温縣,幽於司州,將加死刑,會赦得免。三年,復其官爵,遷徵虜將軍中散大夫。四年,輝卒,家遂衰頓,無復可紀。 [1] 
《魏書·卷五十九·列傳第四十七◎劉昶 》 [1] 

蘭陵公主親屬成員

編輯
父親:北魏孝文帝拓跋宏
丈夫:劉輝
參考資料
  • 1.    魏書.卷五十九 列傳第四十七◎劉昶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4-15]
  • 2.    朱麗伊.北魏蘭陵公主被弒案的背後:《羣文天地》,2011 年:第 24 期
  • 3.    《魏書列傳卷四十七》:長子文遠,次輝,字重昌。並皆疏狂,昶深慮不能守其爵封。然輝猶小,未多 罪過,乃以為世子,襲封。正始初,尚蘭陵長公主,世宗第二姊也。拜員外常侍。 公主頗嚴妒,輝嘗私幸主侍婢有身,主笞殺之。剖其孕子,節解,以草裝實婢腹, 裸以示輝。輝遂忿憾,疏薄公主。公主姊因入聽講,言其故於靈太后,太后敕清河 王懌窮其事。懌與高陽王雍、廣平王懷奏其不和之狀,無可為夫婦之理,請離婚, 削除封位。太后從之。公主在宮週歲,高陽王及劉騰等皆為言於太后。太后慮其不改,未許之,雍等屢請不已,聽復舊義。太后流涕送公主,誡令謹護。正光初,輝又私淫張陳二氏女。公主更不檢惡,主姑陳留公主共相扇獎,遂與輝復致忿爭。輝推主墮牀,手腳毆蹈,主遂傷胎,輝懼罪逃逸。靈太后召清河王懌決其事,二家女髡笞付宮,兄弟皆坐鞭刑,徙配敦煌為兵。公主因傷致薨,太后親臨慟哭,舉哀太 極東堂,出葬城西,太后親送數里,盡哀而還。謂侍中崔光曰:“向哭所以過哀者, 追念公主為輝頓辱非一,乃不關言,能為隱忍,古今寧有此!此所以痛之。”後執輝於河內之温縣,幽於司州,將加死刑,會赦得免。三年,復其官爵,遷徵虜將軍、 中散大夫。四年,輝卒,家遂衰頓,無復可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