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藤堂平助

(日本弘化至慶應年間新選組第8隊組長)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弘化元年(1844年) - 慶應3年11月18日(1867年12月13日)),為新選組第8隊組長。後來成為御陵衞士(高台寺黨)。 藤堂是一個直性子的人,並且是尊王攘夷思想的追隨者。他是典型的江户人性格(此説法來源於御陵衞士同志鈴木三樹三郎),在學問和武術方面也都有所建樹。也正因為有着從江户所養育出來的灑脱不羈的言行,所以也被描述為是個“品行很差但性格堅毅的人”。傳聞是個身材矮小但相貌俊美的男子。
中文名
藤堂平助
別    名
一馬當先先生
國    籍
幕府
出生日期
1844年
逝世日期
1867年12月13日
主要成就
新選組第8隊組長
學問,武術
出生地
武藏國江户(今東京)
卒    年
23歲
性    格
直性子

目錄

藤堂平助身世

編輯
藤堂平助於弘化元年(即公元1844年)出生於武藏國江户(今東京),諱宜虎。
關於藤堂平助的身世,正史上沒有明確記載。野史中主要有以下兩種説法:
一、根據永倉新八的《同志連名記》的記載和當時在京都的流言,傳言藤堂平助是伊勢津藩主藤堂高猷的私生子,他的祖先是藤堂高虎
二、也有説法稱,藤堂平助是為津藩的支藩伊勢久居藩家老藤堂八座之子。
關於第一種説法,除了永倉新八的《同志連名記》中的記載外,還有兩大證據。(1)藤堂平助的名字“平助”,是隻有藤堂家功臣才能傳承的名字。(2)藤堂平助的佩刀,上總介兼重,並不是一般浪人所能夠買得起的武士刀,而他也曾是藤堂家的私用刀匠。就這些證據而言,藤堂平助是藤堂高猷的私生子的可能性似乎相當高。

藤堂平助人物故事

編輯
美名
“一馬當先”先生
永倉新八的《新選組顛末記》記載,藤堂平助自近藤勇設立道場試衞館便追隨他一路打拼,是當時創設新選組的同志之一。
藤堂平助雖然身材嬌小,卻是一名勇猛果決的美男子。在新選組成立初期,由於劍術了得,他和沖田總司、永倉新八等人一起被稱為“近藤四天王”。
據説,在市內巡邏時,藤堂平助經常是一馬當先的,因此獲得了“一馬當先”先生的美名。
在新選組成立初期,藤堂平助並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表現。因為注重禮節,他在局內負責處理接待客人的工作。不過藤堂平助有着和注重禮節完全相反的一面,就是品行相當差勁。從試衞館時代,近藤對於他的品行就一直很注意,而且也不乏藤堂平助因言行不拘而遭到近藤疏遠的説法。
池田屋事件時,藤堂平助是為新選組中最初攻入池田屋的隊員之一(最初共有四人攻入),但因疏忽大意摘下了頭上的護具而遭人砍傷了額頭。雖然負傷在身,他還是繼續奮戰,其佩刀也因此嚴重受損,刀鍔出現了無法修好的裂痕。
事件之後,近藤勇土方歲三等人被幕府賜與獎金(也有他們怎麼樣也不肯收這筆錢的説法)。
御陵衞士
元治元年11月,新選組在江户進行大規模隊士募集活動。藤堂自願地前往江户募集志願者。據當時在伊東道場出入的加納的證言,藤堂平助在次年9月上旬來到道場邀請伊東大藏(即伊東甲子太郎)入隊。因為同為尊王攘夷思想的追隨者,在伊東入隊後,兩人也保持着親密的往來。
慶應元年2月,藤堂平助的命運迎來了重大的轉折。
是時發生了共同創立新選組創設時代的元老,兼北辰一刀流的同門,總長山南敬助的脱逃事件(也有山南根本就沒有想脱隊意願的説法)。其後山南被抓,依照局中法度切腹。
此事對藤堂平助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慶應3年3月,他和伊東甲子太郎一同脱離了新選組,創立御陵衞士(高台寺黨)。從山南事件發生到藤堂平助脱離新選組間,關於其經歷,歷史上沒有留下明確的記載。
不過有資料表明,在脱離新選組的當天,藤堂平助就開始到美濃國出差。為了能夠利用當地民兵力量,他盡力和一位叫做水野彌太郎的俠客來往,併成功勸其帶領同志加入御陵衞士。
但除此以外,擔任御陵衞士期間並沒有殘留關於他行動的紀錄。只有記載表明,藤堂平助在此期間更改了名字。有説法稱,這是因為他擔憂其在新選組時代的風評會給同志的活動帶來不好的影響,所以才隱匿行蹤,更改姓名。
此外,御陵衞士常在伊勢和關西地區進行遊説,但其中也沒有藤堂參與這些活動的明確記載。唯一可以確認的是,藤堂平助在拜訪水野彌太郎時,曾指揮教導三百名民兵。
死亡説
慶應三年11月大政奉還後,伊東設計要暗殺新選組局長近藤勇。新選組因此於11月18日(公元1867年12月13日)在油小路通的本光寺附近狙殺了伊東。
之後,近藤為將其餘御陵衞士引出,將伊東的屍體放至七條通與油小路通的十字路口並埋伏在四周。而幫伊東收屍的七名御陵衞士(筱原泰之進、藤堂平助、加納道之進、鈴木三樹三郎、毛內有之助、富山彌兵衞、服部武雄)與新選組展開激戰,藤堂平助在亂戰中不幸身亡。
根據事後的驗屍報告,傷口從額頭到鼻子,長約21㎝,深度達6cm,大抵是當場死亡。
藤堂平助與同時被殺死的同志們伊東甲子太郎、毛內監物、服部武雄等人一起被埋在戒光寺。在墓碑上記載藤堂享年24歲。
“益荒男の七世をかけて誓ひてし ことばたがはじ大君のため -”被認為是藤堂最後所讀的短歌。
至於油小路事件發生的過程,説法甚多:
根據永倉新八在《新選組顛末記》中的記述,在前往油小路前,他親耳從近藤的口中聽到“要讓藤堂活下來”的聲明(此説法一直到明治維新之後,才在明治天皇統治後期的新聞中有所報道,所以為後人創作的可能性相當高),並留了一條要讓藤堂順利逃走的活路。但不幸的是,藤堂平助遭不知情的隊士三浦常三郎從背後斬殺(關於此,永倉新八的説法前後不同:在《新選組顛末記》中記載,三浦對於在油小路殺死藤堂一事感到悔恨,自暴自棄而亡;而在《同志連名記》卻説三浦是在戊辰戰爭中的大阪近郊死亡的)。
而子母澤寬的《新選組始末記》又有不同的説法。這本書主張藤堂平助雖然深知永倉新八的心意,但是出於身為“一馬當先”先生的自尊心而無法對同伴見死不救,在亂戰中為三浦常三郎所殺。
還有説法稱,藤堂平助知曉永倉的心意而打算撤退,但遭三浦從身後斬殺,因此憤而應戰(從背後被砍殺是武士之恥),最終身受數傷身亡。
生存説
昭和55年,“歷史と旅”11月號谷春男執筆的“油小路的藤堂平助”中提出了藤堂平助的生存説。其中提出以下猜想及證據:
一、藤堂平助成功地在九死一生的包圍網下逃出,之後隱姓埋名居住於橫濱(詳細位置不明)。
二、不知何故,亦或者是藤堂親戚的女兒出嫁到此的關係,據説藤堂平助會時常到小田原的萬福寺遊玩。
三、在橫濱生活期間,藤堂平助曾與舊新選組隊士近藤芳助一起從事設置自來水水管工程。
四、大正11年到12年,藤堂平助在橫濱過世,而他的兒子好像也不知道他的父親就是昔日有名的藤堂平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