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蕭朝貴

編輯 鎖定
蕭朝貴(?—1852年),本姓蔣,廣西武宣縣(一説桂平縣)人。“金田起義”的核心領導人之一,太平天國初期名將、軍事家。
蕭朝貴早年家境貧寒,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左右加入洪秀全所創立的“上帝會”,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九月起以“天兄”下凡的形式主導會中事務,為金田起義的發動和太平天國的創立做出重要貢獻,同時取得了“帝婿”(上帝女婿)的身份,是上帝“小家庭”的核心成員。 [51] 
金田起義後,蕭朝貴於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二月被洪秀全拜為右弼又正軍師、前軍主將,同年十月受封西王,稱“八千歲”,位居洪秀全、楊秀清之下,馮雲山韋昌輝石達開之上。太平天國壬子二年(1852年,清咸豐二年),蕭朝貴在長沙與清軍作戰的過程中陣亡,其子蕭有和襲西王之位。 [19] 
本    名
蕭朝貴
所處時代
清朝
出生地
廣西武宣(一説桂平)
逝世日期
1852年
主要成就
參與發動金田起義
率領太平軍多次擊退清軍

蕭朝貴人物生平

編輯

蕭朝貴早期活動

蕭朝貴,生年不詳(參見“人物爭議-生年爭議”部分),是廣西武宣羅淥洞人蔣萬興之子,因家貧被送給武宣東鄉上武蘭村的蕭玉勝為子,故改姓蕭。 [1]  蕭朝貴自幼隨養父及養兄弟蕭朝富、蕭朝興、蕭朝隆等長大,家境貧苦,先在商鋪幫宮,又護送商貨,繼而至沙田、花雷、六盤等地耕種。最後蕭家遷至桂平紫荊山西南的鵬隘山下古棚村定居,以務農、燒炭為生。 [2-3]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洪秀全創立“上帝會”,派馮雲山深入桂平一帶傳教,秘密組織革命力量。蕭朝貴約在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加入上帝會,與好友和姻親楊秀清成為“上帝會”的早期成員。 [4]  他們四處宣傳拜上帝教的教義和好處,積極動員當地民眾參加“上帝會”。蕭朝貴尤為積極,他不僅盡毀家中茅舍,邀約全家兄弟入會,還動員武宣、象州等地山民入會,在羣眾中頗有威望,被稱為“蕭將軍”。 [5] 

蕭朝貴天兄下凡

道光二十七年十二月(1848年1月),馮雲山被捕入獄,囚於桂平縣城,會眾發生動搖。洪秀全返回廣東營救。為了穩定會中人心,楊秀清於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三月假託“天父”下凡。同年九月,蕭朝貴也假託“天兄”下凡。蕭朝貴第一次為“天兄”代言是批評其養兄弟蕭朝隆“亂講”“亂傳”。 [6]  十月二十四日,蕭朝貴當着洪秀全的面,再次以“天兄”身份下凡,問:“洪秀全弟,爾認得朕麼?”洪秀全回答:“小弟認得。”承認了蕭朝貴具有代言“天兄”的資格。“天兄”則許洪秀全為“日”,並確定“太平時”馮雲山、楊秀清、蕭朝貴為軍師。 [6]  [7]  十一月又指示洪秀全“但爾稱王,不得稱帝”,因此後來太平天國建立後,洪秀全只稱“天王”。 [8] 
此後到金田起義之前,蕭朝貴頻繁以“天兄”身份下凡(道光二十九日十二月初一日曾以“天母”身份下凡一次 [41]  ),與“天父”楊秀清合作,打擊“上帝會”中頗有勢力的賜谷王(黃)家和大沖曾家,併成功排擠了“上帝會”的二號人物馮雲山,使自己一躍而成為僅次於洪秀全、楊秀清的三號人物,掌握實權。在道光三十年(1850年)八、九月,因楊秀清生病,蕭朝貴一度代理其權限,成為“上帝會”的實際領導者。此外,他還一手提拔了韋昌輝,並將大本營定在韋昌輝的家鄉桂平金田村。他常奔走於桂平、貴縣、平南等地山村,偽託天兄下凡,教導會眾“煉真去奸”“奮志頂天,真心扶主”,排解會中各種糾紛,反擊地主團練騷擾。會眾對蕭朝貴之調度指揮多表信服,蕭朝貴也因連日奔波勞累而患上瘡毒。 [9-10] 

蕭朝貴金田烽火

太平軍前期戰略地圖 太平軍前期戰略地圖
道光三十年(1850年),廣西社會動亂愈甚,“上帝會”與地主團練之間的鬥爭日益激化,蕭朝貴再三告誡會眾慎重應變,並積極策劃武裝起義。同年秋,起義時機已日趨成熟。蕭朝貴秘密傳令各地會眾,訂於十月初一日(11月4日)至桂平金田村團營。十月初一日當天,養病兩個月的楊秀清也“復開金口”,與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等在金田主持一切。當時,洪秀全、馮雲山在平南山人村密藏,蕭朝貴則於是月中旬率隊進踞武宣東鄉,聲援反清失利之陳亞貴,接應前來會合之天地會蘇三娘、邱二嫂部,並召集武宣、象州各地會眾,旋即迴歸金田。 [10] 
當時,抵達金田團營之會眾日增,糧食供應不足,全體會眾概行食粥。而活躍於大湟江口之天地會頭目張釗、田芳等原擬與“上帝會”聯合,後藉口紀律太嚴,又相率離去。部分會眾因生活艱苦,欲隨張釗叛逃。十一月初旬,蕭朝貴偽託天兄下凡,指出食粥乃天父試心,“欲與大頭妖(張釗)同羣即是入鬼路”,眾心乃定。 [11]  十一月二十九日(1851年1月1日),清軍分路圍攻金田,蕭朝貴率軍迎敵,手刃清江協副將伊克坦佈於蔡村江,驍勇之名大著。十二月初十日,洪秀全發動金田起義,建號太平天國,自稱“太平王”。兩日後,太平軍進駐大湟江口。蕭朝貴在屈甲州、牛排嶺屢敗廣西提督向榮所率清軍。 [10] 

蕭朝貴艱苦轉戰

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二月初八日,太平軍由江口突圍入紫荊山,兩日後越山到達武宣東鄉、三里。二月二十一日,洪秀全在東鄉自稱“天王”,以楊秀清、蕭朝貴、馮雲山、石達開、韋昌輝為五軍主將,其中蕭朝貴為右弼又正軍師、前軍主將,地位僅次於天王洪秀全和左輔正軍師、中軍主將楊秀清。當時戰鬥頻繁,生活艱苦,太平軍被清軍包圍,猶如甕中之鱉,悲觀情緒嚴重,會眾常有觸犯天條或叛變投敵者。為此,蕭朝貴於武宣、象州兩地先後十五次偽託天兄下凡,教導會眾遵守條令,同頂天父、天兄、天王江山,嚴懲逆令及背叛者。 [10] 
六月,太平軍自象州回紫荊、金田,蕭朝貴率軍在雙髻山、風門坳與清軍激戰,屢獲勝仗。八月,全軍從桂平入平南,清將向榮、烏蘭泰盡率所部在官村防堵。蕭朝貴與馮雲山親統精鋭,穿插敵壘,全殲向榮軍,繳獲頗豐。旋與韋昌輝、石達開、羅大綱等率陸路軍入藤縣大黎,屯紮五日,徵集糧草,擴充隊伍,隨即進逼永安州,於閏八月初一日攻克州城,這是金田起義以來太平軍佔領的第一座城池。此後清軍不斷反撲,在十月十八日的水竇村之戰中,蕭朝貴指揮太平軍擊退清軍猛烈攻勢,但本人也身負重傷。十月十八日和二十日以“天兄”身份下凡兩次,就自己受傷之事安撫眾人,表示自己只是“受些小傷,不甚要緊”“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越受苦,越威風”。 [12]  此後便極少下凡(僅在翌年二月桂林之戰中下凡鼓勵將士“放膽寬心”),在太平天國的政治生活中逐漸邊緣化。 [13] 

蕭朝貴壯烈犧牲

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十月二十五日,洪秀全下詔褒獎分封東、西、南、北、翼五王和陛賞官爵800餘人。蕭朝貴被封為西王、八千歲,但受東王楊秀清節制。此後太平天國的重要文件如《奉天誅妖救世安民諭》《奉天討胡檄布四方諭》《救天生天養中國人民諭》等都是由楊秀清和蕭朝貴聯名發佈,但實際地位已遠不如楊秀清,也在數月間處於療傷狀態,極少公開活動。 [13] 
太平天國壬子二年(1852年,清咸豐二年)二月,太平軍撤離永安,在攻廣西省城桂林不克後,於四月挺進湖南,轉戰多地,於七月初三日佔領郴州。此時,蕭朝貴所負重傷已基本痊癒,便向洪秀全建議“聞長沙城卑防疏,若假輕兵數千,倍道襲之,垂手可得” [14]  ,得到批准。七月初七日,蕭朝貴率曾水源林鳳祥李開芳等共2000多名太平軍將士,在數百名郴州天地會眾的嚮導下奔襲長沙。他們取道湘東山間僻徑,兼程疾馳,初九日克永興,十八日下安仁,十九日佔攸縣,二十日破茶陵,二十五日取醴陵,二十八日在石馬鋪之戰中大破清軍,斬西安鎮總兵福誠、潼關協副將尹培立、寧陝營參將薩保等,又攻金盆嶺,清沅州協副將朱翰逃走,太平軍獲得軍資槍炮無數。蕭朝貴率軍抵達長沙城南,駐紮妙高峯、鰲山廟等處險要。七月二十九日,蕭朝貴派曾水源、林鳳祥、李開芳等攻打長沙南門、瀏陽門、小烏門等處。蕭朝貴在妙高峯探查敵情,並指揮太平軍炮擊長沙城,以掩護曾水源等的進攻。清軍從魁星樓開炮還擊,擊穿蕭朝貴胸乳,到八月上旬某日不治身亡。 [15] 

蕭朝貴主要影響

編輯

蕭朝貴政治方面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九月,蕭朝貴開始假託“天兄”下凡,由此逐漸掌握“上帝會”內的實權。根據《天兄聖旨》記載,他從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九月到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閏八月之間代言“天兄”有120多次,涉及事務涵蓋“上帝會”人事變動、洪秀全行蹤、洪秀全家屬安置、會眾思想教育、會眾獎懲、軍師人選、扯旗與稱王時間、中樞決策、金田團營等,洪秀全、馮雲山俱聽命於“天兄”,而“天父”楊秀清名義上雖高於“天兄”蕭朝貴,實際上出於邊緣地位。蕭朝貴、韋昌輝壟斷了整個“上帝會”決策的形成、傳輸、執行過程,直到蕭朝貴在水竇村之戰負重傷及永安封王、正式確立楊秀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為止。因此有學者稱這一時期是太平天國史上的“蕭朝貴時代”。 [16] 

蕭朝貴軍事方面

蕭朝貴在太平天國早期領袖中以驍勇善戰著稱,他“遇戰當先”,被清朝稱為“兇悍首逆”。 [17]  太平天國初期的許多戰事,他大都參與,其中他參與指揮的有以下三場大捷:
  • 蔡村江大捷:洪秀全、馮雲山被接到金田後,道光三十年(1850年)十月二十六日,貴州鎮遠總兵周鳳岐令副將伊克坦布率所部黔兵圍困金田,二十九日,蕭朝貴等利用蔡村江沿岸的有利地形,喬裝壯勇,虛擊清軍兩翼,合擊中路黔兵,大獲全勝,斬伊克坦布。
  • 官村大捷: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八月二十日,蕭朝貴、馮雲山指揮太平軍兵分三路猛撲駐紮官村的廣西提督向榮營盤,又設伏擊其後,因雨水淋濕導致槍炮失靈,清軍大敗,逃入平南縣城,太平軍繳獲大量軍械輜重。向榮表示“生長兵間數十年,未嘗見此賊;自辦此賊,大小亦數十戰,未嘗有此敗”。
  • 石馬鋪大捷:太平天國壬子二年(1852年,清咸豐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辰時,蕭朝貴輕騎督戰,指揮太平軍兵分三路猛撲長沙城南約十里的石馬鋪清軍陝兵營盤,經過一個時辰的戰鬥,太平軍破連營七八里,殺死清兵600餘人,斬西安鎮總兵福誠、潼關協副將尹培立、寧陝營參將薩保等,繼而乘勝攻取金盆嶺,從而肅清了長沙城外的清軍防禦力量。 [19] 

蕭朝貴歷史評價

編輯
  • 天情道理書》:西王僻處山隅,自耕而食,自蠶而衣,其境之逆,遇之嗇,難以枚舉。及至扶助真主,統帶雄師,衝鋒破敵,滅怪誅妖,豐功蓋世,永遠威風。 [20] 
  • 《醒世文》:天排西王真忠勇,衝鋒破敵武略精。天兄下凡親降託,大作擔當救世人。帝婿雄心護真主,右弼軍師甚艱辛。 [21] 
  • 李開芳:蕭朝貴第一通兵法,其次韋正(韋昌輝)。……賊頭羅大江[綱]、蕭潮[朝]貴常出打仗,楊秀青[清]少出,韋正有時出,蕭潮貴最利[厲]害。 [22] 
  • 李秀成:勇敢綱[剛]強,衝鋒第一。 [23] 
  • 洪仁玕:西王蕭朝貴蒙天兄降,即能大獲勝仗,故當時所戰克者,皆西王蒙降託之力也。 [50] 
  • 張德堅:面貌兇惡,性情猛悍,每率羣醜,與我兵苦戰。 [24] 
  • 羅爾綱:綜觀朝貴在準備起義期間假託天兄下凡,命令會眾,教導會眾,對敵人進犯的準備,鼓勵會眾放膽殺敵,尤其是對起義時機的決策與步驟,處處反映出朝貴政治、軍事的卓越才智。……太平天國這個依靠宗教作為組織和發動起義的工具,朝貴這種假託天兄下凡的做法是起了大作用的。但是,就在作為組織和發動起義的時候,也已經顯出這種做法的危害性。 [19] 
  • 陶短房(作家):曾經有一種論調,認為假如蕭朝貴不死,就可幫助洪秀全,抑制楊秀清的野心,從而避免天京事變的悲劇。從前面的介紹可以看出,這恐怕只是幻想。首先,蕭朝貴並非洪秀全的盟友,而恰是楊秀清的,他的崛起與楊秀清的提攜有關,而他的從神壇淡出,也和楊秀清地位的提高密切相連。自楊秀清病癒掌權,他跳大神的機會越來越少,而打仗的機會越來越多,很顯然,即使他不死,也只能成為楊秀清的一名助手,一枚棋子,至少不會、也無力成為楊秀清的制約力量,畢竟從能力上,蕭遠不如楊;從輩分上,“天兄”終歸是“天父”的兒子。其次,即使蕭真的取楊而代之,以他的胸襟、氣度、膽識、能力,均遠遜於楊,太平天國的局面恐怕會變得更糟,且相對於較為開明的楊秀清,蕭朝貴具有更多的農民意識:蔑視文化、輕視婦女、不喜歡讀書人,如果他當政,洪秀全的神權政治,恐怕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25] 

蕭朝貴軼事典故

編輯

蕭朝貴不敬孔子

蕭朝貴自幼生活困苦,目不識丁,對文化和讀書人有輕蔑和排斥的一面。蕭朝貴曾假託天兄傳旨故意試探洪秀全:“他二人(楊、蕭)又不識得多字墨,雲山、韋正方扶得爾也。”洪秀全被逼無奈,只得承認:“秀清、朝貴乃真十分幫手。” [37]  他曾假託“天兄”下凡指示洪秀全:“孔丘被天父發令捆綁鞭打,他還在天父面前及朕面前跪得少麼?他從前下凡教導人之書,雖亦有合真道,但差錯甚多。到太平時,一概要焚燒矣。孔丘亦是好人,今準他在天享福,永不准他下凡矣。” [38]  洪秀全與蕭朝貴合作的《太平天日》還豐富誇大了批判孔子的情節:“天父上主皇上帝即差主同天使追孔丘,將孔丘捆綁解見天父上主皇上帝;天父上主皇上帝怒甚,命天使鞭撻他。孔丘跪在天兄基督前再三討饒,鞭撻甚多,孔丘哀求不己。” [39] 

蕭朝貴貶龍為妖

太平天國曾有一場關於龍的長期論爭,爭論的雙方便是蕭朝貴和楊秀清。蕭朝貴曾借天兄指出:“洪秀全胞弟,星宿説及龍妖,爾還不覺乎?海龍就是妖魔頭,凡間所説閻羅妖正是他,總是他變身,纏捉凡間人靈魂。爾當前升高天,同天兵天將戰逐這個四方頭紅眼睛妖魔頭,就是他。” [7]  蕭朝貴確定了蕭朝貴時代太平天國對龍的否定態度,洪秀全根據“龍是妖”的指示,把一切龍概貶為妖。但定都天京後,在楊秀清的主張下,恢復了龍的尊貴地位。

蕭朝貴逼殺陳來

太平天國建國後,楊秀清和蕭朝貴的矛盾日益凸顯。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三月十八日,因有人告發楊秀清的岳父陳來偷了羅大綱亡妻的金戒指一隻、銀牙籤一副,蕭朝貴遂以“天兄”身份下凡,傳訊陳來,一日之內五次下凡接連訊問,迫使陳來認罪。後來陳來之子陳得桂到天兄面前求情,天兄説:“爾求得天父下凡,託秀清口出講準赦,朕就準也。”蕭朝貴把陳來的生死大權轉交楊秀清,實際欲使楊秀清陷入兩難之地,最後楊秀清被迫處死了岳父陳來。 [40] 

蕭朝貴大義滅親

一些野史記載蕭朝貴的父親蕭玉勝在行軍途中與其妻同居,犯了太平天國的男女分居之罪,蕭朝貴與楊秀清商議後決定處死蕭玉勝及其妻,並對眾人説:“父母苟合是犯天條,不遵天令者,不足為父母也。” [42-43]  也有學者認為真相是楊秀清逼迫蕭朝貴處死蕭玉勝。 [44] 

蕭朝貴人際關係

編輯
關係
姓名
備註
生父
蔣萬興
太平天國庚申十年(1860年,清咸豐十年)尚在世,後下落不明
養父
蕭玉勝
下落不明,相傳因犯男女同居之罪而被蕭朝貴處死
養母
蕭盤氏
早年去世,葬於桂平
兄弟
蕭朝富
後受封頂王,全稱“殿前工部又副冬僚頂天扶朝綱頂王康千歲”
蕭朝興
後受封懋天福、模王
蕭朝隆
僅在《天兄聖旨》中出現過一次,詳情不明
妻妾
被楊秀清、蕭朝貴等稱為天父之女、天兄之妹,訛傳是洪秀全親妹,故世稱“洪宣嬌”
羅氏
殿前檢點左二十一指揮羅際隆之女
兒子
襲西王位,稱幼西王,深受洪秀全寵信,天京陷落後死於湖熟鎮
蔣有福
又稱“蕭有福”,封懿王,全稱“殿前京內正總鑑頂天扶朝綱懿王禧千歲”,下落不明
以上參考資料 [1] 

蕭朝貴人物爭議

編輯

蕭朝貴族屬爭議

關於蕭朝貴的族屬,迄今沒有定論,主要有三種説法:
  • 壯族説。蕭朝貴曾住武宣,是壯族聚居區,故民間多傳其為壯族。1982年廣西民族學院出版的《壯族歷史人物傳》就把他列入其中。 [28]  此外陳旭麓《中國近代史詞典》、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和《太平天國大辭典》、蘇中立《清代人物傳稿》等辭書收錄的蕭朝貴詞條都採用壯族説。
  • 瑤族説。桂太的《蕭朝貴是桂平瑤族》一文,明確指出蕭朝貴是瑤族人。 [29]  彭大雍則指出蕭朝貴不從父姓蔣、從母姓盤而是從妻姓蕭,這正是瑤族的社會風俗。同時他提出一個本證五個佐證,證明蕭朝貴元配非楊(洪)宣嬌而是蕭玉勝之女蕭氏,楊(洪)宣嬌是他在約1847年娶的繼室,繼而引《天兄聖旨》和調查資料進一步論斷蕭朝貴系瑤族人。 [30] 
  • 漢族説。針對蕭朝貴是壯族或瑤族的觀點,部分學者予以質疑,並主張蕭朝貴是漢族,屬於客家民系。曾主張蕭朝貴是壯族的鐘文典在《太平天國開國史》中略改前説:“仔細閲讀了《天父天兄聖旨》以後,居於他對客家話和客家風習的精通、熟悉,萌生了他是客家人的想法”“至少是對客家話非常精通,對客家的風俗習慣十分熟悉的人”。 [31]  劉大可《蕭朝貴族屬新探》一文,通過分析蕭朝貴的語言等內容,也認為蕭朝貴是客家人的可能性很大。 [32]  吳善中也指出不可因為某些習俗而斷言蕭朝貴是瑤族。 [33] 

蕭朝貴籍貫爭議

蕭朝貴的籍貫有廣西武宣和桂平兩種説法。武宣説出自《李秀成自述》《平定粵寇紀略》等史料記載,桂平説則是後者學者調查而來。黃培棋在實地調查中發現的桂平鵬隘山《建造佛子路碑》中有“蔣萬興”名字,結合《鏡山野史》《桂平縣誌》《復前教授唐先生書》的記載,確定蕭朝貴為“廣西桂平縣平隘山人"。 [34]  陸仰淵根據1956年廣西文史調查團在廣西東部各縣的實地調查與自己在1973、1974年調查所得武宣東鄉下武蘭村蕭朝貴後人羅勇的口述,進一步確認“蕭朝貴的祖居不是武宣東鄉下武蘭村,而是早就在紫荊山內平隘山居住”。 [35] 

蕭朝貴生年爭議

關於蕭朝貴的生年,清朝的奏報及《賊情彙纂》等多種史料均記載戰死時三十餘歲,故一般推測他生於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但也有《鏡山野史》記載他戰死時二十餘歲、《長白清供單》倫敦不列顛博物館抄本記載二十四歲。學者劉晨根據《天兄聖旨》中記載蕭朝貴曾呼楊秀清、韋昌輝為“哥”,並且平時都是直呼韋昌輝名字,推測蕭朝貴小於楊秀清且略小於韋昌輝,故認為他與韋昌輝同生於道光六年(1826年)。 [36] 

蕭朝貴將才爭議

一般認為蕭朝貴是一員能征善戰的勇將。不過也有學者認為,蕭朝貴的軍事作戰能力其實很平庸,只是對手往往都是無能之輩,所以造就了他的“勇將”形象。結合他的政治活動來看,相比於武將,蕭朝貴更像是一名運籌帷幄的謀士。 [18] 

蕭朝貴後世紀念

編輯
  • 死後榮譽
蕭朝貴死後,被曾水源等秘密埋葬於老龍潭,死訊也保密,等到洪秀全、楊秀清大部隊趕到,並在九月初二日與清軍展開東校場之戰後,才祭奠蕭朝貴(後屍體被清軍掘出並戮屍)。 [45-46]  定都天京後,洪秀全於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追封蕭朝貴為“雨師”,後陸續追封為“太平天國傳救世聖主天兄耶穌太子聖旨聖神雨右弼又正軍師西王”“太平天國天朝九門御林傳救世聖主先師天兄基督太子聖旨聖神雨電右弼又正軍師殿前軍西王”,最終定號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傳救世聖主天兄基督太子聖旨聖神上帝之雨電右弼又正軍師頂天扶朝綱西王”。 [47] 
  • 相關節日
洪秀全將九月初九日定為“哥降節”,以紀念蕭朝貴代“天兄”下凡,成為太平天國六大節日之一。 [49] 
  • 蕭朝貴陣亡處
今湖南省長沙市黃興南路勞動廣場設有“蕭朝貴陣亡處”標識,但有人質疑位置不當,專家也認為這個標識碑確實距蕭朝貴中炮地點均有一定距離,而且中炮之後蕭朝貴也並未當場陣亡。 [48] 

蕭朝貴影視形象

編輯
參考資料
  • 1.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3頁
  • 2.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68—171頁
  • 3.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347頁
  • 4.    《(民國)桂平縣誌》卷四十一:清道光二十六年,廣東花縣人洪秀全與其同邑馮雲山來紫荊山,倡拜上帝會,秀清與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次第入會,相結為兄弟。
  • 5.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6頁
  • 6.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3頁
  • 7.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86年:第5頁
  • 8.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9—10頁
  • 9.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31—58頁
  • 10.    郭毅生、史式主編.《太平天國大辭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第19—20頁
  • 11.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77—78頁
  • 12.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93—96頁
  • 13.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70—79頁
  • 14.    中國史學會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291頁
  • 15.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96—104頁
  • 16.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148—152頁
  • 17.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政府鎮壓太平天國檔案史料》第4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2年:第274頁
  • 18.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142頁
  • 19.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太平天國史卷四十五 傳第四 蕭朝貴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4-07]
  • 20.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1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371頁
  • 21.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2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504頁
  • 22.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代檔案史料叢編》第5輯:中華書局,1980年:第165、167頁
  • 23.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347頁
  • 24.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7頁
  • 25.    太平天國人物誌之"天兄"蕭朝貴|太平天國 人物誌  .網易歷史[引用日期2021-04-07]
  • 26.    林蛟個人資料  .1905電影網[引用日期2021-04-07]
  • 27.    太平天國  .Mtime時光網[引用日期2021-04-07]
  • 28.    廣西民族學院民族研究室編.《壯族歷史人物傳》:廣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8頁
  • 29.    桂太:《蕭朝貴是桂平瑤族》,《廣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4年第2期,第65頁。
  • 30.    彭大雍:《關於蕭朝貴的族屬與家庭》,《近代史研究》1989年第3期,第263-268頁。
  • 31.    鍾文典.《太平天國開國史》:廣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96頁
  • 32.    劉大可:《蕭朝貴族屬新探》,《廣西民族研究》1991年第4期,第47-51頁。
  • 33.    吳善中:《亦談蕭朝貴的族屬》,《廣西民族研究》,1989年第3期,第141-144頁。
  • 34.    黃培棋:《蕭朝貴的籍貫》,《太平天國學刊》第1輯,1983年,第262頁。
  • 35.    陸仰淵:《關於蕭朝貴家世的幾個問題》,《太平天國史研究》第2集,第437頁。
  • 36.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1—22頁
  • 37.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64頁
  • 38.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7頁
  • 39.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2卷:神州國光社,1962年:第636頁
  • 40.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83—89頁
  • 41.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27頁
  • 42.    謝介鶴:《金陵癸甲紀事略》:先是永安分男女禁,除天賊及東西南北翼賊外,凡男女私,雖夫婦必斬,而西賊父在長沙途中,與西賊母合,賊眾覺語西賊,西賊與東賊遂同議斬其父母以警眾。西賊轉謂人日:父母苟合是犯天條,不遵天令者,不足為父母也。噫,其頑迷如此,狗豕不若矣。
  • 43.    杜文瀾:《平定粵寇紀略》:賊之悖謬人理,有不可自解者,錄其小節,可以知其大凡。首禍者隨處淫掠,萬眾髮指。而偽西王蕭朝貴之父,在長沙途中,密招朝貴母同卧。眾覺,白楊秀清轉達洪秀全,欲曲原之,而朝貴竟斬其父母以警眾,且揚揚語人日:父母違犯天條,不足為父母也。
  • 44.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44—47頁
  • 45.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104頁
  • 46.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清政府鎮壓太平天國檔案史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2年:第597頁
  • 47.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134—136頁
  • 48.    多處歷史文化遺址標識存疑 "蕭朝貴陣亡處"不當  .人民網[引用日期2021-04-11]
  • 49.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5、137頁
  • 50.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410頁
  • 51.    法術與豐碑:太平天國的西王蕭朝貴是如何“神化”的?  .澎湃新聞[引用日期2021-07-0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