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葉小鸞

編輯 鎖定
葉小鸞(1616~1632) 明末才女。字瓊章,一字瑤期,吳江(今屬江蘇蘇州)人,文學家葉紹袁沈宜修幼女。貌姣好,工詩,善圍棋及琴,又能畫,繪山水及落花飛蝶,皆有韻致,將嫁而卒,有集名《返生香》。
中文名
葉小鸞
出生日期
1616年
逝世日期
1632年
出生地
江蘇吳江 北厙鎮 葉家埭(今葉周村)
瓊章
身    份
文學家葉紹袁、沈宜修幼女
朝    代
明末

葉小鸞生平簡介

編輯
葉小鸞手植臘梅 太湖石 葉小鸞手植臘梅 太湖石
葉紹袁,天啓進士,官工部主事;母沈宜修,字宛君,均工詩詞,偕隱分湖。小鸞為沈宜修的第三個女兒,剛出生時,宜修念及家貧乏乳也念及表妹張倩倩子女俱亡,將小鸞送予沈自徵、張倩倩撫養。小鸞靈慧早熟,工於詩律。“三四歲,口授《萬首唐人絕句》及《花間》、《草堂》諸詞,皆朗然成誦,終卷不遺一字。”10歲時養母去世遂歸葉家,能成妙對,12歲濃髮覆額,體質修長,娟好如玉人;隨父到了金陵,教之學詠,遂從此能詩,多佳句。14歲能弈棋,16歲善彈琴,清泠可聽。又擅繪畫,摹山水,寫花蝶,書法亦秀勁。
小鸞性格高曠,厭繁華,愛煙霞,通禪理。自恃穎姿,視金錢若污物,淡然無求,而濟楚清雅,所最喜矣。能飲酒,善言笑,瀟灑多致,高情曠達,仁慈寬厚。許配崑山張維魯長子立平為妻,婚前五日,未嫁而卒,時年僅十七歲(虛歲)。七日入棺,舉體輕盈。家人鹹以為仙去。其姐葉紈紈因妹逝,歸哭過哀,病發而死。

葉小鸞葉小鸞墓

編輯
葉小鸞墓在葉家埭東南一里多的大富圩。葉小鸞歿於明崇禎五年(1632年)十月十一日,年僅十七歲,離婚期只剩五天。
1923年,柳亞子與沈長公訪小鸞墓,並寫了一首《葉瓊章墓道歌》,表示想在墓地旁種下萬株梅花。後來,經柳亞子、葉楚傖等的提議及捐助,寶生庵得以恢復原貌。墓碑上“葉小鸞之墓”由葉氏族長葉藜仙題寫。
1958年,修建318國道時墓遭到嚴重破壞。1982年文物普查,發現了在生產隊倉庫的墓碑。這塊墓碑現在保存於張應春烈士紀念館。

葉小鸞著述名錄

編輯
小鸞有集名《返生香》,收詩103首、偈1首、詞90首、曲1首、擬連珠9首、序1篇、偈2篇。
陳維崧《婦人集》評葉氏三女才調以“瓊章尤英徹,如玉山之映人,詩詞絕有思致”。
胡文楷《歷代婦女著作考》卷五曰:“七佔及絕句,視姊為勝。詩徐清麗相當,而時有至語。擬其態制,正如花紅雪白,光悦宜人。而一語纏綿,復耐人尋咀。驕麗之文,涉筆便工。”
王端淑《名媛詩緯》説:”詞家口頭語,正寫不出,在筆尖頭;寫得出便輕鬆流麗,淡處見濃,閒處耐想,足以供人咀味。何必蘇、劉、秦、柳始稱上品?”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二曰:“葉小鸞詞筆哀豔,不減朱淑真。求諸明代作者,尤不易見也。”卷五曰:“閨秀工為詞者,前有李易安,後則徐湘萍,明末葉小鸞較勝於朱淑真,可為李、徐之亞。”

葉小鸞相關文獻

編輯
沈宜修《季女瓊章傳》
葉小鸞畫像 葉小鸞畫像
女名小鸞,字瓊章,又字瑤期,餘第三女也。生才六月,即撫於君庸舅家。明年春,餘父自東魯掛冠歸,餘歸寧,值兒週歲,頗穎秀。妗母即餘表妹張氏,端麗明智人也,數向餘言,是兒靈慧,後日當齊班蔡,姿容亦非尋常比者。
四歲,能誦《離騷》。不數遍,即能了了。又令識字,他日故以謬戲之,兒雲:“非也,母誤耶?”舅與妗甚憐愛之。十歲歸家,時初寒,清燈夜坐,檻外風竹瀟瀟,簾前月明如晝。餘因語云:“桂寒清露濕。”兒即應雲:“楓冷亂紅凋。”爾時喜其敏捷,有柳絮因風之思 。悲夫!豈竟為不壽之徵乎?
後遭妗母之變,舅又久滯燕都,每言念顧復之情,無不唏噓泣下。兒體質姣長,十二歲發已覆額,娟好如玉人。隨父金陵,覽長幹桃葉,教之學詠,遂從此能詩。今檢遺篋中,無復一存,想以小時語未工,兒自棄去邪?十四歲能弈。十六歲有族姑善琴,略為指教,即通數調,清泠可聽,嵇康所云“英聲發越,采采粲粲”也。家有畫卷,即能摹寫。今夏,君牧弟以畫扇寄餘,兒仿之甚似。又見藤箋上作落花飛蝶,甚有風雅之致。但無師傳授,又學未久, 不能精工耳。
性高曠,厭繁華,愛煙霞,通禪理。自恃穎姿,嘗言欲博盡今古,為父所鍾愛。然於姊妹中,略無恃愛之色。或有所與,必與兩姊共之。然貧士所與,不過紙筆書香而已。衣服不喜新,即今年春夏來,餘制羅衫裙幾件,為更其舊者,竟不見着。至死時檢之,猶未開折也,其性儉如此。因結褵將近,家貧無所措辦,父為百計營貸。兒意甚不樂,謂荊釵裙布,貧士之常,父何自苦為。然又非纖嗇,視金錢若浼,淡然無求,而濟楚清雅,所最喜矣。
兒鬒髮素額,修眉玉頰,丹唇皓齒,端鼻媚靨,明眸善睞,秀色可餐,無妖豔之態,無脂粉之氣。比梅花,覺梅花太瘦;比海棠,覺海棠少清。故名為豐麗,實是逸韻風生。若謂有韻致人。不免輕佻,則又端嚴莊靚。總之王夫人林下之風,顧家婦閨房之秀,兼有之耳。父嘗戲謂兒有絕世之姿,兒必愠曰:“女子傾城之色,何所取貴,父何必加之於兒?”己巳十四歲,與餘同過舅家,歸時君晦舅贈兒詩,有“南國無雙應自貴,北方獨立詎為慚,飛去廣寒身似許,比來玉帳貌如甘”之句,皆非兒意中所悦也。一日曉起,立餘牀前,面酥未洗,宿發未梳,風韻神致,亭亭無比。餘戲謂之曰:“兒嗔人贊汝色美,今粗服亂頭,尚且如此,真所謂笑笑生芳,步步生妍矣,我見猶憐,未知畫眉人道汝何如?”悲夫!孰意兒牀前之立今不復見,夫婦不得一識面乎!
作詩不喜作豔語,集中或有豔句,是詠物之興,填詞之體,如秦少游晏小山代閨人為之耳。如夢中所作《鷓鴣天》,此其志也。每日臨王子敬《洛神賦》,或懷素草書,不分寒暑,靜坐北窗下,一爐香相對終日。餘喚之出中庭,方出,否則默默與琴書為伴而已。其愛清幽 恬寂,有過人者。又最不喜拘檢,能飲酒,善言笑,瀟灑多致,高情曠達,夷然不屑也。
性仁慈寬厚。侍女紅於,未曾一加呵責。識鑑明達,不拘今昔間事,言下即瞭然徹解。或有所評論,定出餘之上。餘曰:“汝非我女,我小友也。”
九月十五日粥後,猶教六弟世倌暨幼妹小繁讀《楚辭》。即是日,婿家行催妝禮至,而兒即於是夕病矣。于歸已近,竟成不起之疾。十月十日,父不得已,許婿來就婚,即至房中對兒雲:“我已許彼矣,努力自攝,無誤佳期。”兒默默然。父出,即喚紅於問曰:“今日何日 ?”雲十月初十。兒嘆曰:“如此甚速,如何來得及。”未免以病未有起色,婿家催迫為焦耳。不意至次日天明,遂有此慘禍也。聞病者體重則危,兒雖憊,舉體輕便,神氣清爽。臨終略無惛迷之色,會欲起坐,餘恐久病無力,不禁勞動,扶枕餘臂間,星眸炯炯,唸佛之聲,明朗清徹,須臾而逝。餘並呼數聲,兒已不復聞矣。
初見兒之死也,驚悼不知所出,肝腸裂盡,血淚成枯。後徐思之,兒豈凡骨,若非瑤島玉女,必靈鷲之侍者,應是再來人,豈能久居塵世耶?死後日夜望其再生,故至七日方入殮。雖芳容消瘦已甚,面光猶雪,唇紅如故。餘含淚書“瓊章”二字臂上,尚柔白可愛,但骨瘦冰冷耳,痛哉!
初,兒輩在外塾各有紙記遍,餘仿樣以木為之,取其不易損壞。茲九月初,兒亦請作一面,手書其上“石徑春風長綠苔”一句。問之,曰:“兒酷愛此語。”爾時不覺,今憶之,乃劉商詩,上句是“仙人來往行無跡”也。豈非讖乎?兒真仙去無疑矣。
十一月初二夜,五兒世儋夢見兒在一深松茂柏茅庵中憑几閲書,幅巾淡服,神色怡暢。傍有烹茶人,不許五兒入户,隔窗與語而別。五兒尚幼,故但能憶夢境,不復憶所語也。五兒雲:“山名亦恍恍若憶,覺後忘之。”後數日,大兒世佺。亦夢見以松實數合相遺。餘記陳子昂詩,有“還逢赤松子,天路坐相邀”之句。兒之夙慧異常,當果為仙都邀去耳。或有譏餘妄言,效古長恨歌》之説。嗚呼!愛女一死,痛腸難盡,淚眼追思,實實寫出,豈效才人作小説欺世邪?
兒生於丙辰年三月初八日卯時,卒於崇禎壬申年十月十一日卯時,年十有七歲,許字崑山張家,婿名立平,長我女一歲,蚤有文譽,卜於是月十六日成婚,先期五日而卒,夫婦不及一相見。餘所未經之慘,恐亦世間未有之事,傷哉痛哉!此肝腸寸碎中略記一二,不能盡述也。
彭際清《善女人傳》
字瓊章,吳江人,工部郎中葉紹袁之季女也。母沈氏,名宜修,伯姊名紈紈,俱工詞翰。紈紈嫁趙田袁氏,日誦佛經。年二十三,得疾,危坐唱佛名而逝。小鸞四歲能誦《楚辭》,十二歲能詩,稍長能鼓琴。好臨子敬《洛神賦》及《藏真帖》。焚香宴坐,灑如也。年十七字於張生。行有日矣,俄而有疾,佛聲朗然,須臾化去。七日就木,舉體輕軟。事在崇禎五年。吳門有神降於乩,自言天台泐子,在陳隋間為智者大師弟子,已而轉女人身,墮鬼神道。遇大師接引,頓悟宿因,遂借乩示現,闡天台止觀法門。時紹袁甚念小鸞,遂迎泐師至家。以小鸞問。師曰:“此月府侍書女也,其名寒簧。”問今在何處。曰:“緱山仙府。”問可招之至乎。師初不可,再三請而後許之。小鸞至,紹袁問以去來事。小鸞曰:“菩薩有變易生死,眾生有分段生死,兒猶在分段中。去時但見金童玉女,建紫金幢,赤珊瑚節,大紅流蘇結為台閣。赤猊駕橋,赤虯驂乘。爾時殊樂,不知苦也。”問答未竟,師曰:“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君諦聽之,我當細講。”停乩良久,師曰:“善哉!割愛第一。”小鸞作詩呈師曰:“弱水安能製毒龍,竿頭一轉拜師功。從今別卻芙蓉主,永侍猊牀沐下風。”且曰:“願從大師受記,不復往仙府矣。”師因為審戒,問:“曾犯殺否。”答:“曾犯。”師問如何。答:“曾呼小玉除花蝨,也遣輕紈壞蜨衣。”問:“曾犯盜否。”答:“曾犯。不知新綠誰家樹,怪底清簫何處聲。”問:“曾犯淫否。”答:“曾犯。晚鏡偷窺眉曲曲,春裙親繡鳥雙雙。”問:“曾犯妄言否。”答:“曾犯。自謂前生歡喜地,詭雲今坐辯才天。”問:“曾犯綺語否。”答:“曾犯。團香制就夫人字,鏤雪裝成幼婦詞。”問:“曾犯兩舌否。”答:“曾犯。對月意添愁喜句,拈花評出短長謠。”問:“曾犯惡口否。”答:“曾犯。生怕簾開譏燕子,為憐花謝罵東風。”問:“曾犯貪否。”答:“曾犯。經營緗帙成千軸,辛苦鶯花滿一庭。”問:“曾犯嗔否。”答:“曾犯。怪他道藴敲枯硯,薄彼崔徽撲玉釵。”問:“曾犯痴否。”答:“曾犯。勉棄珠環收漢玉,戲捐粉盒葬花魂。”師曰:“善哉!子所犯者,獨綺語一戒耳。”遂與之戒,名曰“智斷”。小鸞問何謂智。師曰:“有道種智,一切智一切種智。”又問何謂斷。師曰:“斷見思惑,斷塵沙惑,斷無明惑三智應修,三惑應斷。菩薩有智德,有斷德。智、斷者,菩薩之二德也。”小鸞曰:“菩薩以無所得,故得。應以無所斷,故斷。”師驚曰:“吾不敢以神仙待子也,可謂迥絕無際矣。”遂字之曰“絕際”。其年秋沈宜人亦逝。明年四月,紹袁再邀師,師引沈氏及紈紈、小鸞偕至。時師開無葉堂,度諸女人夙有慧根者,沈宜人母子俱從師修淨業,注生西方。既至,聯吟古詩一首。紹袁問:“小鸞在緱山,有詩作否。”答曰:“世法無常,念念滅盡,如石火水沫,我寧為其動搖哉。倘到處留跡,不已勞乎?”將別,復告父曰:“父還要眼明手快,倩種愁苗,乃八獄之本,一刀割絕,立地清涼。”遂去。紹袁敍其事,名曰《窈聞》(出《午夢堂集》)。

葉小鸞作品選摘

編輯

葉小鸞詩作

己巳春哭沈六舅母墓所】
十載恩難報,重泉哭不聞。
年年春草色,腸斷一孤墳。
詠梅二首】
堪笑西園桃李花,強將脂粉媚春華。
疏香獨對枝梢月,深院朦朧瘦影斜。
傲骨欺霜映碧綺,數竿修竹伴清幽。
年年燕子無消息,春信誰將寄隴頭。

葉小鸞詞作

【南歌子·秋夜】
門掩瑤琴靜,窗消畫卷閒。半庭香霧繞闌干。一帶淡煙紅樹、隔樓看。
雲散青天瘦,風來翠袖寒。嫦娥眉又小檀彎。照得滿階花影、只難攀。
【虞美人·看花】
闌干曲護閒庭小,猶恐春寒悄。隔牆影繞一枝紅,卻是杏花消瘦、舊東風。
海棠睡去梨花褪,欲語渾難問。只知婀娜共爭妍,不道有人為伊、惜流年。
虞美人·殘燈】
深深一點紅光小,薄縷微煙嫋。錦屏斜背漢宮中,曾照阿嬌金屋、淚痕濃。
朦朧穗落輕煙散,顧影渾無伴。愴然午夜漫凝思,恰似去年秋夜、雨窗時。

葉小鸞散文

汾湖石記】
汾湖石者,蓋得之於汾湖也[1]。其時水落而岸高,流涸而崖出。有人曰:湖之湄有石焉[2],累累然而多,遂命舟致之。
其大小圓缺,袤尺不一[3]。其色則蒼然,其狀則崟然[4],皆可愛也。詢其居旁之人,亦不知誰之所遺矣。豈其昔為繁華之所,以年代邈遠,故湮沒而無聞耶?抑開闢以來,石固生於茲水者耶?若其生於茲水,今不過遇而出之也;若其昔為繁華之所湮沒而無聞者,則可悲甚矣。想其人之植此石也,必有花木隱映,池台依倚,歌童與舞女流連,遊客偕騷人嘯詠。林壑交美,煙霞有主,不亦遊觀之樂乎?今皆不知化為何物矣。且並頹垣廢井、荒塗舊址之跡,一無可存而考之,獨茲石之頹乎卧於湖側,不知其幾百年也,而今出之,不亦悲哉!
雖然,當夫流波之衝激而奔排,魚蝦之遊泳而窟穴,秋風吹蘆花之瑟瑟,寒宵唳徵雁之嘹嘹[5],槍煙白露,蒹葭無際,釣艇漁帆,吹橫笛而出沒;萍鈿荇帶,雜黛螺而縈覆,則此石之存於天地之間也,其殆與湖之水冷落於無窮已耶?今乃一旦羅之於庭,復使壘之而為山,蔭之以茂樹,披之以蒼苔,雜紅英之璀璨,紛素蕊之芬芳,細草春碧,明月秋朗,翠微繚繞於其巔,飛花點綴於其巖。乃至楹檻之間,登高台而送歸雲;窗軒之際,照遐景而生清風。回思昔之嘯詠,流連遊觀之樂者,不又復見之於今乎?則是石之沈於水者可悲,今之遇而出之者,又可喜也。若使水不落,潮不涸,則至今猶埋於層波之間耳。石固亦有時也哉!
註釋:
[1]汾湖:在江蘇省吳江縣東南。[2]湄:指湖的岸邊,水與草交接的地方。[3]袤尺:指長短尺寸。[4]崟(yín)然:石頭高聳的樣子。[5]嘹嘹:形容雁鳴的聲音,響亮而悠長。

葉小鸞書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