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萬水千山總是情

(1982年汪明荃、謝賢主演電視連續劇)

編輯 鎖定
《萬水千山總是情》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拍攝製作的清末民初電視劇,監製為王天林,由汪明荃謝賢呂良偉領銜主演。
該劇以中國20世紀30年代的救亡圖存時期為背景,講述了闊少阮庭深與莊夢蝶之間跨越萬水千山的愛情故事。 [1] 
中文名
萬水千山總是情
外文名
Love And Passion
類    型
愛情
出品公司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拍攝地點
香港
首播時間
1982年11月29日
製片人
王天林
主    演
汪明荃
主    演
謝賢
呂良偉
曾慶瑜
鮑方
集    數
30 集
每集長度
45 分鐘
在線播放平台
優酷
出品時間
1982年
對白語言
粵語
色    彩
彩色

萬水千山總是情劇情簡介

編輯
萬水千山總是情電視劇劇照
萬水千山總是情電視劇劇照(21張)
莊夢蝶汪明荃飾)與阮庭深謝賢飾)邂逅於二十年代的江南家鄉,相愛在激情的抗日洪潮中,卻因兩家的世仇而未能順利結合。國難當前,他們齊赴上海,患難見真情,感情愈見穩固。
經不斷努力爭取,終獲雙方家長諒解,共諧連理。可惜好事多磨,他們婚後迭遭波折,一段美好姻緣幾遭破裂。另一方面,莊家養子天涯呂良偉飾)雖與齊韻芝曾慶瑜飾)共結良緣。但天涯自小暗戀夢蝶,因妒成恨,處心積慮伺機向庭深報復,佈下廿年後兩家之重重恩怨。及至其兒女共墮愛河,上代歷史再度重演。 [1] 

萬水千山總是情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阮、莊兩家,前者是綠林豪傑,後者是清府官員。由於沒有共同的語言,兩家的距離雖然很近,但從不相往來。一次,阮濤在上海當律師的兒子阮庭深乘火車回家探親時,與莊鶴儒的千金莊夢蝶邂逅相遇。夢蝶天真浪漫,庭深一表人才,彼此都給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後來,夢蝶組織學生反日活動時,請庭深擔任法律顧問,兩人漸漸萌發了愛慕之情。


    第2集

    庭深、夢蝶和天涯因為參加活動而被警察逮捕。莊有為出於自身的利益,將庭深和夢蝶無罪釋放,但天涯卻被判刑入獄。夢蝶被釋放回家不久,莊有為為了巴結齊大正,擬將妹妹許配給王秘書,並和家人揹着夢蝶將婚期定下。夢蝶知道後,堅決拒絕嫁給王秘書,並在庭深及其兄弟的庭進的幫助下,離家出走,來到北平。


    第3集

    莊家三番五次到阮家要人,阮濤感到十分難堪,便命令庭進到北平尋找庭深,要他將夢蝶帶回交給莊家,否則,就和庭深斷絕父子關係。庭進懷着沉重的心情來到北平,當他見到哥哥和夢蝶後,又被他們的真摯感情和反抗封建禮教的勇氣所感動,不但未勸他們回家,還親自為他們主持了婚禮。庭進回到家後,如實將情況告訴父親,阮濤一怒之下,狠狠打了庭進一耳光。


    第4集

    莊有為由於夢蝶的結婚而阻礙了他向上爬的道路,心中十分嫉恨,於是心生一計,將獄中的天涯釋放,並把夢蝶和庭深結婚的消息告訴他,讓深深愛戀着夢蝶的天涯來對付庭深。


    第5集

    天涯到北平後,找到夢蝶。當他知道夢蝶已經和庭深結婚後,十分傷感,認為是庭深乘己之危,與夢蝶成婚,心中十分嫉恨,憤然而去。


    第6集

    天涯到北平後,找到夢蝶。當他知道夢蝶已經和庭深結婚後,十分傷感,認為是庭深乘己之危,與夢蝶成婚,心中十分嫉恨,憤然而去。


    第7集

    大為帶同手下闖進阮家,硬要阮家將夢蝶交出,阮濤對此事毫不知情,為澄清一切,遂命庭進翌日往找庭深與大為對質,但庭深詐稱不知夢蝶行蹤,大為憤而離去。


    第8集

    庭深恐事件鬧大,勸夢蝶回家,夢蝶以為庭深見死不救,痛哭失聲,庭深不忍,與庭進商量後,決定與夢蝶離開上海,暫往北平居住。


    第9集

    阮家家丁見庭深與夢蝶一起乘船離開上海,遂告知阮濤,阮濤大怒,命庭進往找兩人,庭進遂命家丁往北平告知庭深家中一切情況,庭深不敢返家,決定留在北平,與夢蝶共同進退。  王秘書知悉夢蝶出走,限大為五天內找回夢蝶,大為再到阮家,咄咄逼人,阮濤坦言庭深與夢蝶一起,並答應在限期內交出夢蝶,否則與庭深脱離父子關係。  庭進找着庭深,告知家中處境,夢蝶感連累各人,甚是慚愧,庭進想出一法,促兩人立刻成婚,便可名正言順向老父交代,夢蝶亦覺有理,含羞答允。  庭進替兩人主持婚禮後,立刻趕返上海,告知老父庭深已與夢蝶成婚,阮濤大怒,指摘二人無媒苟合,並斥庭進替兩人作主,將庭進責打,庭進不敢還手,幸得二孃從中調解,阮濤始平息怒氣。


    第10集

    大為感庭深、夢蝶破壞他的計劃,遂將天涯提早釋放,訛稱庭深有意令天涯入獄,俾能與夢蝶相宿相棲,天涯不敢置信,決定往北平找兩人問明一切。  庭深在北平生活艱苦,晚上兼職抄寫,夢蝶見庭深工作辛勞,決定到戲院門外派發傳單,庭深感夢蝶拋頭露面,兩人為此常發生齟齬。  天涯往北平找着夢蝶,夢蝶驚喜萬分。兩人細訴別後舊事,不禁唏噓嘆息,及後天涯知夢蝶與庭深已成婚,即黯然神傷,夢蝶細想下始知天涯對己愛意,對天涯感歉意。  庭深勸天涯與兩人一起共住,但天涯想起自己在獄中受苦時,而庭深就得與夢蝶成婚,心中妒恨油然而生,悻然離去。  天涯返上海後,得小明介紹與張伯認識,張伯助天涯租得一黃包車,天涯自此以拉車維持生計。庭深被周律師升為正式助理,興致勃勃,着夢蝶準備新衣翌日與周夫婦共進晚膳,夢蝶不喜應酬,勉強同行。  周夫婦與庭深、夢蝶在高級飯店用膳,適值門外學生愛國集會遊行,巡警搜捕學生,並粗暴對待,夢蝶看不過眼,出言阻止,庭深感夢蝶失儀,大為不滿,夢蝶不禁想起當日一番愛國熱誠,如今落得一番感慨,甚是慚愧。  天涯接載齊大正女兒韻芝返家,誤會韻芝為日本人,故意走進偏僻陋巷,韻芝感詑異,問明原委,天涯方知一場誤會,韻芝見天涯性格獨特,對他甚有好感。  韻芝對天涯好感,大為心胸狹窄,與手下將天涯毆打,韻芝並不知情,又感天涯為人勸奮,於是求得齊大正給予天涯一職,但王秘書在公司內對天涯處處留難,天涯忍無可忍,拂袖而去。  夢蝶為堅持理想,在報章刊登救國文章,併到報館上課,無暇兼顧家務,庭深對此感到不滿。  阮濤患病在牀,將生意交給庭進料理,並派庭堅管理落貨工作,但庭堅終日花天酒地;一日與沙大少為爭天香苑姑娘阿嬌而發生爭執,庭堅被沙大少手下追打,幸天涯經過,助庭堅打走沙大少等人,因而與阿嬌認識,阿嬌介紹天涯到阮家工作,任庭堅的助手。  老千餘永託庭堅運人蔘到海外,庭堅辦事輕率,不加驗貨,並叫天涯代其在貨單上籤署,貨物出海後,方知是違禁品,工人急忙將貨箱拋下海底,此時水師經過,立刻喝止,工人不聽,水師開槍將船上工人射殺,無一生還,阮濤為此震怒,向庭堅追究責任,庭堅將一切罪過推到天涯身上,天涯對此事毫不知情,庭進卻上門找天涯算賬,兩人打作一團。  餘迫阮家賠償,庭進出面與餘交涉,餘老奸巨猾,挾持庭進手下,迫阮家賠償鉅款,庭進與手下商量,決定以武力解決。  阿嬌得知庭堅陷害天涯,告知小明,小明往找天涯,途中聽聞阮家人等在貨倉聚集,小明欲找庭堅晦氣,不料阮家等人正與餘手下拚博,小明無知走進倉內,被餘槍殺,天涯遷怒阮家,找庭堅算賬,但庭堅早已離開上海,往廣州避禍,天涯憤恨交織,發下毒誓,日後誓要找各人報仇雪恨。  韻芝知悉小明已死,勸天涯更要奮發向上,天涯亦覺有理,在韻芝安排下,往見齊大正,齊大正見天涯身手敏捷,命天涯任他的私人保鏢。  阿牛與美娟擇日成婚,大娘着美娟寫信催促庭深返家參加婚禮,但夢蝶身懷六甲,庭深擔心夢蝶健康,正感遲疑。


    第11集

    韻芝車上發現計時炸彈,天涯膽色過人,將炸彈拆除,齊大正對天涯十分賞識,遂以天涯為得力助手,並着他搬到齊家同住,天涯受寵若驚。  袁局長被婦青會投訴包娼庇賭,被迫提早退休,大為一心以為可以取代局長之職,不料總部決定派馬局長走馬上任,大為感事業失意,為賺取更多金錢,遂與庭堅合作開設煙檔。


    第12集

    大為掃蕩上海區內所有煙檔,將搜得的私煙據為己有,並將所有煙民帶返公安局,馬局長不滿大為擅自行動,又感拘留所有人滿之患,遂命大為將所有煙民釋放,大為乘機命手下在局外派發傳單,着煙民到他新開的煙檔購買私煙。  天涯從張伯口中得知大為知法犯法,聯同韻芝及記者到煙檔附近派發傳單,勸煙民戒毒,大為手下阿貴帶同大漢將記者毆打,記者負傷逃去,不久即召開招待會聲討公安局人員開設煙檔,馬局長為此十分憤怒,一面假意對大為不加追究,一面派開叔等人到煙檔拘捕各人,大為大禍臨頭,遂説出庭堅亦為幕後主持人,馬局長怯於阮家聲威,不敢輕舉妄動,迫於將大為釋放,命他立刻離開上海,但大為仍心有不甘,迫阮家付鉅款作其旅費,阮濤震怒,下逐客令,大為幸然離去。


    第13集

    父被大為氣至病倒,性命垂危,莊母立刻致電報囑夢蝶趕返探望父親。莊父頑固非常,堅決要庭深向阮家正式提親,補行婚禮,庭深應允。  阮濤聽聞莊父病危,與庭深一起上門造訪,兩老不再計較前嫌,結成親家。  大為被調派到窮鄉僻壤任職派出所副行長,途中遇草灣四霸,被海盜搶劫一空,於是上任後立志剷除海盜,無奈派出所人手不足,工作懶散,大為無所作為。  阮家擇日補行婚禮,夢蝶思念天涯,遂叫寬媽邀請天涯於當日參加婚禮,但天涯念念不忘對夢蝶之情,內心異常悲苦,借酒銷愁。  夢蝶出嫁之日,寬媽再找天涯,天涯喝至爛醉如泥,韻芝見天涯如此懦弱,加以斥責,天涯終答允到莊家一行,但一見夢蝶,情緒激動,又責罵莊父忘恩負義,莊父氣極而死。


    第14集

    何姓越僑因安南正受法國侵略,請求阮濤幫助運送軍火,阮濤生性正義,決定分文不收,幫助安南與法國抗戰。但事為庭堅知悉,庭堅暗中與何接觸,詐稱阮濤改變初衷,要以六千元作為運費,何答應籌足金錢。  齊大正為打擊阮濤,與天涯商量對付之策,天涯查知阮濤與越僑接觸,派手下跟蹤庭堅,並迫庭堅説出內情,因而知悉沅濤運送軍火,於是與齊大正商量,通知法國領事館,務使阮家因而傾倒。  何將六千元交給阮濤,阮濤方知庭堅從中作梗,庭堅亦將秘密泄露之事説出,阮濤急電到碼頭停止落貨,但法人已搜出軍火,庭進在碼頭不得脱身,遂捨命逃返阮家,着阮濤等人立刻離開,由他率領對付公安人員,但庭進不敵,終重傷而死,而阮濤等人亦被捉返公安局。法領事館拒絕庭深替阮濤等人保釋,庭深頹然離去,不料齊大正與天涯早在門外等候,大正答應保釋沅濤,但要庭深交出阮家碼頭七成股權,庭深不敢自作主張,遂徵詢阮濤意見,被阮濤堅拒。


    第15集

    碼頭久未接生意,工人生活無所着落,紛紛離去,庭深勸老父忍辱負重,將來東山再起,再與齊大正一較高下,阮濤聞言亦覺有理,悻然答允放棄七成股權予齊大正。  阮濤欲重整大局,希望庭深能肩負此大任,庭深左右為難,猶豫不決。  齊大正命碼頭工人搬運東洋貨,工人誓死不肯,天涯感為難,徵求齊大正的意見,齊大正卻故意調離天涯,命王秘書對付工人,眾工人被打至重傷倒地,阮濤十分痛心,不忍齊大正再留難工人,遂命工人依齊大正之説話繼續運送東洋貨,工人誤會阮濤甘心屈服,十分氣憤,但阮濤與工人立下血誓,誓要剷除齊大正,工人始知阮濤一番苦心。  阮濤決定弒殺齊大正,遂命手下籌足金錢,着庭深假意與阿牛、阿娟回鄉,實到漢口購買槍械,不料庭深正欲離去之際,夢蝶突腹痛,庭深知悉夢蝶快要分娩,不忍離去,但在老父催促下,無奈與夢蝶匆匆道別。  夢蝶產下一男孩,天涯即往探望,夢蝶苦勸天涯離開齊大正,但天涯不肯,夢蝶無奈,着天涯離去。  韻芝苦勸天涯忘記夢蝶,但天涯不聽,韻芝傷心痛哭,隱隱透露心中愛意,天涯終被韻芝感動,願意將過去一切告訴韻芝,兩人感情更進一步。  阮濤着庭深訂購的一批手提輕機槍,被公安人員在火車上搜出,齊大正迫阮濤手下説出一切,並命人部署一切,以便將阮濤等人一網打盡。


    第16集

    阮濤仍不知手下出事,準備親自出馬對付齊大正,並着庭深帶同家人到碼頭乘船離開上海,但齊大正老奸巨猾,將阮濤手下逐一殺死,又命手下假扮自己,令阮濤手下無從下手,阮濤見事敗,拚命狂奔,不料齊大正早命天涯等人到碼頭將阮家人一網打盡,阮濤逃至碼頭,卒被槍殺,庭深震怒,手執槍械與天涯等人對峙,但庭深勢孤力薄,情勢危急,齊大正此時到達碼頭來,命天涯將庭深殺死,夢蝶哀求天涯手下留情,天涯舉棋不定。  天涯顧念與夢蝶舊情,不忍殺庭深,庭深得保性命,與家人乘船往武漢居住,但念念不忘殺父之仇,心中憤恨難平。  齊大正懷疑天涯有意放走庭深,對他不大信任,遂安排天涯往杭州料理業務,韻芝欲與天涯同行,但遭父親反對。


    第17集

    婦青會進行大規模籌款運動,救濟東北難民,由韻芝出任委員會主席,齊大正極力反對,韻芝不明所以,齊大正坦然説出韻芝身世,原來齊大正乃日本人,為方便在中國經商,假扮中國人掩飾身份,韻芝難以相信,情緒激動。  韻芝心情矛盾,決定暗中與天涯一起往杭州散心,事為齊大正知悉,派王秘書追回兩人返家,並改派他人代替天涯往杭州,韻芝暗暗高興。  武漢人浮於事,庭深無事可做,生活拮据,大娘、二孃迫於街頭賣藝,庭深黯淚下。  庭深與洪伯等人相遇,洪伯與眾兄弟極希望庭深重振阮家聲威,庭深激於義憤,答應重整旗鼓。  庭深拜訪楊司令,求他助一臂之力,楊司令反臉不認人,庭深覺一事無成,頗為氣餒,洪伯見庭深毫無鬥志,不禁搖頭嘆息,庭深甚感慚愧,決定重新振作。


    第18集

    庭深單人匹馬往找刀疤貴,貴見庭深來者不善,命手下包圍,庭深手足無措,錯手將貴殺死,將貴的地盤據為己有。  長安街貨店被走私商何老闆騷擾,庭深決定向他埋手,庭深派手下打探何老闆日常生活,在茶樓內將何老闆擄走,迫他交出地盤。  水貨業務頗見成績,庭深安排家人往新屋住,但夢蝶與大娘、二孃不願庭深再作走私生意,庭深説出苦衷,三人亦無可奈何。  夢蝶遇見程子云,子云開辦國魂報,請夢蝶任兼職工作,夢蝶蠢蠢欲動,決定一試。


    第19集

    庭深單人匹馬往找刀疤貴,貴見庭深來者不善,命手下包圍,庭深手足無措,錯手將貴殺死,將貴的地盤據為己有。  長安街貨店被走私商何老闆騷擾,庭深決定向他埋手,庭深派手下打探何老闆日常生活,在茶樓內將何老闆擄走,迫他交出地盤。  水貨業務頗見成績,庭深安排家人往新屋住,但夢蝶與大娘、二孃不願庭深再作走私生意,庭深説出苦衷,三人亦無可奈何。  夢蝶遇見程子云,子云開辦國魂報,請夢蝶任兼職工作,夢蝶蠢蠢欲動,決定一試。


    第20集

    子云勸庭深假意投靠吉田,與齊大正一拼,庭深為報殺父之仇,毅然答允。齊大正得知庭深投靠吉田,派天涯對付,但庭深得吉田保護,轉危為安。  七七事變爆發,上海烽煙四起,齊大正得知日本人得勢,意氣風發,對天涯説出自己原是日本人,天涯激憤難平。  難民紛紛湧入租界,行乞至齊家,韻芝讓難民在齊家度宿一宵,齊大正返家後見狀大怒,將所有難民趕出街外,豈料一難民張強藏於屋中,被齊大正發覺,將他槍殺,韻芝目睹慘事發生,大驚失色。  庭深發覺吉田所運之乃中國珍貴古董,感對不起國家,遂密謀將吉田的古董搶回。  吉田忌諱庭深,命楊司令假傳庭深口訊,將庭深一家大小接往上海,事為齊大正知悉,先發制人,將阮家人等挾持,以此要挾吉田向東京請示,協助他組織收買情報活動,吉田卻滿肚密圈,將夢蝶被困消息告知庭深,使齊大正與庭深鬥個兩敗俱傷,而自己則坐享漁人之利,庭深決定採取營救行動。  韻芝與天涯準備離開上海當晚,齊大正察覺韻芝行動有異,猜知事態不尋常,故意不動聲色,派天涯往貨倉看守夢蝶等人。  天涯決定助他們逃走,遂命韻芝先行前往郊外等候,韻芝知天涯此行一去,生死未卜,內心惶恐。  齊大正早已猜知天涯會放走夢蝶,先安排手下包圍貨倉,天涯無路可走,單人匹馬往見齊大正,齊大正欲殺他,卻反被天涯所殺,天涯又挾持齊大正手下阿生帶路,與夢蝶等人一起離開,不料庭深到來,不分青紅皂白,槍傷天涯,天涯負傷逃去。  吉田為庭深安排新居,日夜派手下監視,子云冒險到來與庭深見面,告知組織將要退出上海,庭深卻要先行偷回古董,再作決定。  阿娟身懷六甲,着阿牛返上海打探家人消息,阿牛與阮家人等重逢,十分興奮,但見庭深改變甚大,心中難過。夢蝶一直誤會庭深發國難財,決定與阿牛返鄉暫避,並徵得大娘、二孃同意,一起離開此地。  庭深帶同夢蝶往俱樂部應酬,與庭深舊友秦亦鳳重逢,秦亦鳳邀請夢蝶演出話劇,夢蝶心生一計,趁當晚演出之後逃離上海,秦亦鳳亦明白夢蝶心意,暗中助她逃走,而大娘、二孃則分頭與夢蝶之子文瀚先行逃走,不料話劇演出後,吉田不見夢蝶蹤影,心知有異,庭深亦猜知夢蝶去向,卻不動聲色。  庭深悽然返家,發現阿牛伏屍地上,不禁一愕。


    第21集

    庭深在吉田面前詐作對夢蝶出走之事滿不在乎,吉田半信半疑,但仍派庭深管理舊日趙家碼頭工人,庭深亦故意對工人諸多挑剔,毫不留情,使吉田對他更加信任。子云安排地下作者撤離上海,但臨走前定要完成殺吉田及取回國寶的計劃,遂與庭深聯絡,實行兵分兩路,準備在吉田與漢奸在俱樂部開會時,一面由子云帶同兄乘虛攻入吉田家中搶回古董,一面由亦鳳將炸彈放在開會的地方,但要庭深在指定時間內帶走亦鳳。當晚,庭深順利完成任務,與子云等人撤離上海到重慶暫避,但庭深欲返鄉找夢蝶,心中忐忑不安。  阿漢返鄉居住,途中遇見夢蝶,漢告知阿牛已被吉田手下所殺,夢蝶忍痛告知阿娟,阿娟哀傷暈倒,致令胎兒不保;此時鄉內發生疫症,各人遂收拾行李搬往他處暫避,庭深到來不見家人影縱,到處流離浪蕩,是時炮火連天,找遍各地亦無法相見。


    第22集

    庭深在吉田面前詐作對夢蝶出走之事滿不在乎,吉田半信半疑,但仍派庭深管理舊日趙家碼頭工人,庭深亦故意對工人諸多挑剔,毫不留情,使吉田對他更加信任。子云安排地下作者撤離上海,但臨走前定要完成殺吉田及取回國寶的計劃,遂與庭深聯絡,實行兵分兩路,準備在吉田與漢奸在俱樂部開會時,一面由子云帶同兄乘虛攻入吉田家中搶回古董,一面由亦鳳將炸彈放在開會的地方,但要庭深在指定時間內帶走亦鳳。當晚,庭深順利完成任務,與子云等人撤離上海到重慶暫避,但庭深欲返鄉找夢蝶,心中忐忑不安。  阿漢返鄉居住,途中遇見夢蝶,漢告知阿牛已被吉田手下所殺,夢蝶忍痛告知阿娟,阿娟哀傷暈倒,致令胎兒不保;此時鄉內發生疫症,各人遂收拾行李搬往他處暫避,庭深到來不見家人影縱,到處流離浪蕩,是時炮火連天,找遍各地亦無法相見。


    第23集

    天涯被日軍迫往做苦工,一日飛機轟炸,天涯乘混亂逃走,日軍到處搜捕,天涯匿藏土地廟內,韻芝悄悄將食物帶給天涯,生活悲苦。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軍無條件投降,天涯歡天喜地與韻芝重返家園,一敍天倫之樂。  庭深與夢蝶等人收拾行李重返上海南興市,但阿娟堅持要返回阿牛故鄉,各人亦不作強求。  庭深等人回到南興市,庭堅此時已返家,但庭堅誤會庭深為漢奸,對他冷言辱罵,庭深亦不作解釋,但保證能對得起天地良心,兄弟兩人相對無言,默默慨嘆八年來所受痛苦。  庭深再遇楊司令,司令害怕庭深將當日通敵之事説出,強將庭深監禁,夢蝶與楊司令交涉,楊司令假裝考慮將庭深釋放,卻一面傳令翌日將庭深槍決。  庭深獄中亦鳳兄長阿偉相遇,阿偉身染肺病,自知無法久活,為報答庭深當日救命之恩,暗裏換轉兩人衣服使人不覺,並着庭深假裝肺病死去,由獄卒抬往亂葬崗。


    第24集

    庭深被巡警追捕,慌忙跳上船上,原來船駛往南洋,庭深欲返家,但船已離岸太遠,庭深無奈,跟隨船上工人往南洋當苦工。  夢蝶以為庭深已被槍斃,但察看屍體時卻不是庭深,正滿面疑惑,豈料楊司令已派人前來封屋,並要挾夢蝶與他同住,夢蝶無法可想,與文瀚及大娘逃往香港。  天涯與韻芝在莊臣的幫助下開設洗衣店謀生,但相當辛勞,莊臣為答謝當日救命之恩,購置洗衣機送予兩人,夫婦倆頓然滿懷希望。  夢蝶到香港後找着洪伯,住在洪家,但生活艱苦,文瀚見夢蝶工作辛勞,悄悄街上開車門,其它小童見狀,搶去文瀚手中款項,文瀚窮追不捨,在理髮檔外糾纏,遇莊大為,大為勒令小童離去,文瀚並求大為收他為學徒,大為答應。  庭堅在上海久未有庭深消息,遂與二孃一同到香港找夢蝶,夢蝶預料庭深凶多吉少,傷心難言。  夢蝶知悉文瀚曠課多日,怒斥文瀚,文瀚逃往街外不敢返家,大為見狀,與文瀚一起返家説個明白,方知文瀚乃夢蝶之子,但庭堅對大為當日所作所為深惡痛絕,將大為趕走。  洪伯收文瀚為義子,並替文瀚轉往名校唸書,剛與思茗同校,思茗與文瀚兩小無猜,並請文瀚一同返家,韻芝無意中得知文瀚及夢蝶之子,但感天涯仍對庭深之仇念念不忘,不敢告知。


    第25集

    韻芝不欲文瀚與思茗時在一起,遂將思茗送往寄宿,並騙文瀚謂思茗已到外國唸書,文瀚信以為真,留下地址着韻芝交給思茗,韻芝卻將字條撕碎。  內戰爆發,內地資源缺乏,天涯乘勢投資走私生意,賺得鉅款,韻芝加以勸阻,但天涯不聽。  八年後,文瀚已長大成人,夢蝶生活也好轉,希望文瀚進大學唸書,但文瀚堅持到社會工作,以減輕夢蝶負擔,夢蝶不置可否。  文瀚與思茗在舞會重逢,思茗介紹文瀚到天涯公司工作,文瀚表現良好,甚得天涯歡心。


    第26集

    庭深急於得知夢蝶下落,在報紙上登尋人啓事,老千乘機詐稱得知夢蝶消息,庭深不虞有詐,與老千一起離開客棧,老千卻將庭深困在木屋內,迫庭深交出鉅款贖身,庭深死命不從。  夢蝶閲報得知庭深尚在人間,立即與洪伯趕往客棧與庭深相見,豈料庭深已被綁架,洪伯立找蘇師父訪尋庭深下落,庭深卒安然無恙,夫婦多年不見,仿如隔世,誓死永不分離。  韻芝告知天涯,文瀚乃夢蝶之子,天涯聞言,立刻阻止思茗與文瀚繼續來往,思茗追問原因,天涯不肯告知,思茗以為天涯思想守舊,氣極離開家庭,遷往同學家暫住。


    第27集

    天涯欲調文瀚到新加坡工作,文瀚明知天涯有心阻止他與思茗來往,拒絕調職,天涯遂將文瀚辭退。  庭深提議開設上海菜館,希望文瀚一起籌備,但文瀚心高氣傲,不願做小生意,庭深十分不滿。夢蝶對文瀚細心勸解,文瀚始允助父一臂之力。  文瀚將菜館裝修費用,用作炒金,庭深被裝修公司追數,文瀚始將款項交出,庭深感文瀚態度輕浮,將之掌摑,文瀚一怒返家,夢蝶得知此事,勸庭深不要過分頑固守舊,兩人發生齟齬。  韻芝往找夢蝶,希望夢蝶阻止文瀚與思茗來往,但夢蝶感無能為力,韻芝遂請夢蝶與天涯見面,夢蝶向天涯苦心勸解,但天涯十分頑固,對庭深舊恨仍耿耿於懷,夢蝶無奈離去。


    第28集

    韻芝苦口婆心,望天涯與庭深冰釋前嫌,天涯聽後亦稍寬懷,翌日即約夢蝶見面。天涯與夢蝶駕車往郊外,不料汽車機件失靈,動彈不得。夢蝶致電返家,告知庭深,正與天涯一起。庭深大怒,責罵夢蝶,並大力阻止文瀚與思茗來往,文瀚不顧父親反對,決與思茗在一起。  文瀚與陳華合作出入口生意,陳華債務纏身,騙取文瀚數千元,文瀚仍懵然不知,及後債主臨門,文瀚找不着陳華,始知被騙,文瀚無顏見庭深,遂與思茗到大為家暫住。  上海菜館因鄰鋪電鍍廠臭氣熏天,生意大受影響,庭深循法律途徑控告電鍍廠,天涯從夢蝶口中得知此事,答應以十五萬賠償損失。夢蝶欣然告知庭深,庭深蠻不講理,指責天涯恃勢凌人,拒絕接受。  夢蝶約庭深與天涯到大為家傾談兒女婚事,庭深一見天涯,怒從心起,一拳揮向天涯。


    第29集

    夢蝶責罵庭深蠻不講理,庭深仍冥頑不靈,不肯承認錯誤,並堅決反對文瀚婚事,夢蝶煩惱非常,洪伯見狀,往見文瀚,勸文瀚努力上進,等待時機結婚。  思茗得知韻芝患病在牀,急於返家探望,韻芝勸思茗與天涯和解,思茗亦有意冰釋前嫌,無奈天涯公事纏身,無暇與思茗傾談。  菜館廚師辭職,生意一落千丈,二孃與阿炳見狀,自動請纓到菜館工作,生意日見好轉。  韻芝急病送院,夢蝶前往探望,韻芝囑夢蝶成全兒女婚事,夢蝶答應盡力而為。  文瀚為作投機買賣,不惜向財叔借取貴利,用作購買西藥,乘高價拋售,不料政府發覺假藥,到處沒收,文瀚血本無歸,財叔乘機上門索債。


    第30集

    文瀚無法還債,迫於與思茗到離島暫避,財叔不見文瀚,將欠債之事告知大為,大為見事態非同小可,立即通知天涯與庭深,各人四出找尋文瀚與思茗下落,洪伯並再求蘇師父協助,卒在長洲找得兩人行蹤,夢蝶等人連忙趕往。  文瀚與思茗被財叔等人威脅,幸夢蝶等人趕到,天涯替文瀚還清欠款,事件方告平息,但庭深怒不可遏,命文瀚立刻離去。  阮家上下忙着籌備文瀚婚事,庭深無意理會,夢蝶為開解庭深,夫婦倆一同到郊外遊玩,但庭深仍聲言不出席婚禮,夢蝶費盡唇舌亦無法勸服。  究竟文瀚與思茗的婚禮能否順利進行?庭深與天涯的恩怨如何了結?


[以上資料參考 [1]  ]

萬水千山總是情演職員表

編輯

萬水千山總是情演員表

萬水千山總是情職員表

導演 杜琪峯
編劇 杜琪峯
[以上資料參考 [2]  ]

萬水千山總是情角色介紹

編輯
  • 演員 謝賢

    阮濤長子,為人正派,極有理想,風度翩翩,個性略帶傲慢,但樂於助人。談吐優美得體,有藝術氣質;感情上,由始至終專一。從上海回家探親時與莊鶴儒的千金莊夢蝶在火車上邂逅相遇,兩人都對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後因夢蝶組織學生反日活動時,請庭深擔任法律顧問,兩人漸漸萌發了愛慕之情。

  • 演員 汪明荃

    在火車上偶遇回家探親的阮庭深,彼此都給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後來,夢蝶組織學生反日活動時,請庭深擔任法律顧問,兩人漸漸萌發了愛慕之情。莊有為為了巴結齊大正,將夢蝶許配給王秘書。夢蝶知道後堅決拒絕嫁給王秘書,並在庭深及其兄弟的庭進的幫助下,離家出走。

  • 演員 呂良偉

    他是個孤兒,莊鶴儒的養子,深愛夢蝶,天涯有責任感,一諾千金。當他知道夢蝶已經和庭深結婚後,認為是庭深乘己之危,心中十分嫉恨庭深。後來他成為齊大正手下,生活安定,初露頭角,變得心狠手辣,但內心仍愛國愛民。在抗戰後發跡,成為富商,最後仇恨念頭敵不過對蝶的愛意,終放棄成見。

  • 齊韻芝/齊田惠子
    演員 曾慶瑜

    齊大正的女兒韻芝對天涯好感,於是求得齊大正給予天涯一職。後知慈父所為,善惡分明,不恥父親所為。之後韻芝追隨天涯到香港謀生,表現出強烈的生存能力與忍耐力,與天涯一齊捱苦,更正式結婚。兒女長大後,她成為一位賢妻良母,相夫教子。韻芝知天涯一生愛莊夢蝶,但仍能不時體諒天涯心情。

  • 演員 曾江

    阮家二少爺,忠直,喜怒形於色。有義氣,賞罰分明,過於火爆,比父親更甚,兼且容易衝動,有勇無謀,對父母孝順。與庭深關係極好,庭深與夢蝶私奔,庭進找到二人蹤跡,庭進見二人情比金堅,勸二人正式結婚,答允不透露二人蹤跡,並做了主婚人。後來,阮家為巡補房對付,阮濤被捉,庭進更被槍傷,最後不治。

  • 阮美娟
    演員 林綺雯(林漪娸)

    阮家三小姐,性情温柔文靜,遇事逆來順受,在阮家與庭深最為投契。

  • 莊有為
    演員 郭峯

    莊夢蝶之兄,曾任上海市公安局第九分局副局長

  • 王瑞龍
    演員 劉江

    齊大正的秘書

  • 阮庭堅
    演員 程思俊

    阮家幼子,為妾侍所生,有自卑感,常疑心家人瞧他不起,又常被母親斥其不爭氣,故內心一直希望能有朝一日出人頭地,結果被奸人利用

  • 阮濤
    演員 鮑方

    清末的綠林豪傑,金盆洗手,改營國內航運事業,頗具影響力。他作風豪邁,富正義感,甚得江湖中人敬重

  • 莊鶴儒
    演員 關海山

    前清海關大官,出身書香世代,為人嚴肅、頑固、不苟言笑,雖已辭官歸隱,但仍時常緬懷昔日的官僚生活,愛打官腔和重視官家禮節

[以上資料參考 [1]  [3-5]  ]

萬水千山總是情音樂原聲

編輯
曲目
作曲
填詞
主唱
類型
《萬水千山總是情》
顧嘉輝
汪明荃
主題歌
顧嘉輝
鄧偉雄
汪明荃
插曲
黃沾
汪明荃
插曲
--
--
汪明荃
插曲
--
--
汪明荃
插曲
《百樣愛.千重憂》
顧嘉輝
黃沾
汪明荃
插曲
--
--
汪明荃
插曲
[以上資料參考 [6-11]  ]

萬水千山總是情播出信息

編輯
播出時間
播出地點
參考資料
1982年11月29日
中國香港
[12] 

萬水千山總是情劇集評價

編輯
拍攝於1982年,是TVB十部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之一,該劇因集中了當紅明星汪明荃謝賢、呂良偉等而紅極一時。女主角汪明荃的扮相清新脱俗,滲透着少女特有的可愛元素。呂良偉將莊天涯的憨厚質樸刻畫的很到位。遺憾的是謝賢阮庭深扮相太老,怎麼看都不像後生仔。劇中主題曲《萬水千山總是情》由汪明荃主唱,隨着該劇的播出,這首歌也成為了經典 [13] (網易娛樂評)
汪明荃作為本劇她將一個樸實美麗而又勇敢堅強的女子形象飾演的入木三分讓觀眾難以忘懷 [14]  。劇中不論是少女時代,還是成熟少婦時期,汪明荃清麗脱俗的扮相毫無違和感。在導演及編劇於一身的杜琪峯將錯綜複雜的三家兩代恩怨情仇合理呈現在電視熒屏 [15] (人民網,《信息時報》評)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