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英語變體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英語承載了英美民族文化,但隨着英語全球化發展,它都帶有了本土文化特點,出現眾多英語變體,發展成一門體現多民族文化的語言。
中文名
英語變體
概    述
英語承載了英美民族文化
由    來
英語從歷史上的小語種發
現    狀
英語的全球化已經

目錄

英語變體由來

編輯
英語從歷史上的小語種發展成為如今全球最為重要的國際通用語,它經歷了一個自身國際化和多元化的過程。隨着英語在國際上的廣泛應用,相應地產生了很多變體。這些變體大體上可分為兩大類型:一類是區域性變體,如英國英語美國英語等;另一類是集團性變體,如白人英語、黑人英語等。狹義的英語變體(Varieties of English)是指英語區域性變體;許多專家學者對此都給予了廣泛關注和研究。
關於英語變體,中國知名語言學家周海中教授1994年在《二十一世紀的英語特徵》一文中曾預言:“在21世紀,英語將出現形形色色的變體。除了現有的美國英語和英國英語這兩種主要的區域性變體之外,還有加拿大英語、愛爾蘭英語、新西蘭英語澳大利亞英語印度英語、南非英語等。其中一些還會進一步分化成新的區域性變體,如澳大利亞英語將分離出西澳英語、北澳英語等。”他的這一預言已經被英語的發展所證實。

英語變體現狀

編輯
英語的全球化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同時,英語在加速全球化的過程中也帶來了廣泛的本土化。雖然英國英語和美國英語仍是全球英語的主流,但一批帶有地域特徵的英語,如澳大利亞英語、尼日利亞英語、加拿大英語、墨西哥英語、新加坡英語、印度英語、南非英語等也紛紛崛起,使得作為全球英語標準的英國英語和美國英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這些具有地域色彩的英語在各自國家的對外交往中也正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作為全球化和本土化的產物,所有的英語變體只有各自特色而無優劣之分。
在中國,改革開放和政治經濟的發展,使得學習和使用英語的人越來越多,國際交流也越來越頻繁。因此,具有中國地域色彩的英語——中國英語的研究也就日顯重要。中國英語是英語國家使用的語言跟中國特有的社會文化相結合的產物,是一種客觀存在。儘管中國英語是以規範英語為核心的,然而,英語在跟漢語中國文化的漫長接觸中、在中國人的長期使用中,不斷擴散和發展,在語音、詞彙、語法、語篇等各個語言層面產生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變異分化。雖然中國英語還處於一種不完善的發展階段,但它作為全球英語大家庭中的一員,必定會逐漸成熟,發揮自己獨特的作用。以英國英語或美國英語的官方標準實施中國的英語教學,是英語教育界追求的主題。
大量帶有濃厚地域色彩的英語變體使得全球英語出現了多元化的局面。這引起了國際上對於英語本土化和標準化等問題的關注,而關注的焦點就是在英語的地域性變體誕生之後,英語還有沒有或是否需要有一個統一標準,如果有,哪一種或幾種英語變體屬於“標準英語”(Standard English)。圍繞這一問題,英語界一直存在着“唯一標準”和“多元標準”的爭論。英國知名語言學家倫道夫·夸克教授是“唯一標準”的倡導者,他指出,標準英語以外的變體都不標準。而倡導“多元標準”的傑出代表是美國知名語言學家布拉傑·卡奇魯教授,他認為,各種英語變體都應該得到承認,而被當地人所遵循的規範應該成為該英語變體的標準。
所謂標準英語,既不是指純正的英國英語,也不是指純正的美國英語或其他的英語區域性變體。理論上的標準英語在實際上是不存在的,每個説英語的人或者教英語的人都會受到某種“區域性”英語的影響,具有個人語言的特點。而規範英語卻是存在的,因為每種英語變體的基本要素幾乎是相同的,它們維護着英語的共核(common core);雖然它們在語音、詞彙、語法和語篇等方面存在着一些差異,但由於它們的相同之處遠遠大於不同之處,所以不會影響英語表達的規範性。
值得一提的是,英國人歷來瞧不起其他英語變體,認為其英國英語才是正宗英語。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國力大增,美國英語開始成為英國英語的競爭對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的大眾傳播媒介迅速發展,美國英語對英國英語產生了重大沖擊;尤其是從本世紀開始,美音和美詞在英國英語的發音和拼寫中的影響有增無減。美國英語作為美國的一種文化輸出方式,其影響力和傳播範圍涉及到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而英國英語正在由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輸出者”變為一個實際生活中的“輸入者”,甚至有可能像其發祥地——大英帝國一樣日落西山。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