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與陳伯之書

編輯 鎖定
《與陳伯之書》是南朝梁文學家丘遲所寫的一篇書信。
丘遲通過《與陳伯之書》描寫勸降陳伯之的利與弊,表達了丘遲的愛祖國,愛民族的思想感情,促使陳伯之作出慎重抉擇。
作品名稱
與陳伯之書
作    者
丘遲
創作年代
南北朝
作品出處
《丘司空集》
文學體裁
駢文

與陳伯之書作品原文

編輯
頓首陳將軍足下(1)無恙(2),幸甚,幸甚!將軍勇冠三軍(3),才為世出(4),棄燕雀之小志,慕鴻鵠以高翔(5)!昔因機變化,遭遇明主(6),立功立事,開國稱孤(7)。朱輪華轂(8),擁旄萬里(9),何其壯也!如何一旦為奔亡之虜,聞鳴鏑而股戰(10),對穹廬以屈膝(11),又何劣邪!
尋君去就之際(12),非有他故,直以不能內審諸己(13),外受流言,沈迷猖蹶,以至於此。聖朝赦罪責功(14),棄瑕錄用(15),推赤心於天下,安反側於萬物(16)。將軍之所知,不假僕一二談也(17)朱鮪涉血於友于(18),張繡剚刃於愛子(19),漢主不以為疑,魏君待之若舊。況將軍無昔人之罪,而勳重於當世!夫迷途知返,往哲是與(20),不遠而復(21),先典攸高(22)。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23);將軍松柏不剪(24),親戚安居,高台未傾(25),愛妾尚在;悠悠爾心,亦何可言!今功臣名將,雁行有序(26),佩紫懷黃(27),贊帷幄之謀(28)乘軺建節(29),奉疆埸之任30,並刑馬作誓(31),傳之子孫(32)。將軍獨靦顏借命(33),驅馳氈裘之長(34),寧不哀哉!
夫以慕容超之強(35),身送東市(36);姚泓之盛(37),面縛西都(38)。故知霜露所均(39),不育異類(40);姬漢舊邦(41),無取雜種(42)。北虜僭盜中原(43),多歷年所(44),惡積禍盈,理至燋爛(45)。況偽嬖昏狡(46),自相夷戮(47),部落攜離(48),酋豪猜貳(49)。方當繫頸蠻邸(50),懸首藁街(51),而將軍魚遊於沸鼎之中,燕巢於飛幕之上(52),不亦惑乎?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羣鶯亂飛。見故國之旗鼓,感平生於疇日,撫弦登陴,豈不愴悢(53)
所以廉公之思趙將(54),吳子之泣西河(55),人之情也,將軍獨無情哉?想早勵良規(56),自求多福。
當今皇帝盛明,天下安樂。白環西獻(57),楛矢東來(58);夜郎滇池(59),解辮請職(60);朝鮮昌海(61),蹶角受化(62)。唯北狄野心,掘強沙塞之間,欲延歲月之命耳(63)!中軍臨川殿下(64),明德茂親(65),揔茲戎重(66),弔民洛汭(67),伐罪秦中(68),若遂不改(69),方思僕言。聊布往懷(70),君其詳之。丘遲頓首。 [1]  [2] 

與陳伯之書註釋譯文

編輯

與陳伯之書作品註釋

(1)頓首:叩拜。這是古人書信開頭和結尾常用的客氣語。足下,書信中對對方的尊稱。
(2)無恙:古人常用的問候語。恙,病;憂。
(3)“將軍”句:語出李陵《答蘇武書》:“陵先將軍功略蓋天地,義勇冠三軍。”此喻陳英勇為三軍之首。
(4)才為世出:語出蘇武《報李陵書》:“每念足下才為世生,器為時出。”此喻陳才能傑出於當世。
(5)“棄燕”二句:語出《史記·陳涉世家》:“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此喻陳伯之有遠大的志向。
(6)“昔因”二句:指陳伯之棄齊歸梁,受梁武帝賞愛器重。
(7)“立功”二句,《梁書·陳伯之傳》:“力戰有功”,“進號徵南將軍,封豐城縣公:邑二千户。”開國:梁時封爵,皆冠以開國之號。孤,王侯自稱。此指受封爵事。
(8)轂(gǔ):原指車輪中心的圓木,此處指代車輿。
(9)旄(máo):用犛牛尾裝飾的旗子。此指旄節。擁旄,古代高級武將持節統制一方之謂。
(10)鳴鏑(dí):響箭。股戰:大腿顫抖。
(11)穹廬:原指少數民族居住的氈帳。這裏指代北魏政權。
(12)去就:指陳伯之棄梁投降北魏事。
(13)內審:內心反覆考慮。諸,“之於”的合音。
(14)赦罪責功:赦免罪過而求其建立功業。
(15)瑕:玉的斑點,此指過失。棄瑕,即不計較過失。
(16)“推赤”二句:《後漢書·光武帝紀》:“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又:漢兵誅王郎,得吏人與郎交關謗毀者數千章燒之曰:“令反側子自安。”反側子,指心懷鬼胎,疑懼不安的人。此謂梁朝以赤心待人,對一切都既往不咎。
(17)不假:不借助,不需要。
(18)“朱鮪”句。朱鮪(wěi)是王莽末年綠林軍將領,曾勸説劉玄殺死了光武帝的哥哥劉伯升。光武攻洛陽,朱鮪拒守,光武遣岑彭前去勸降,轉達光武之意説,建大功業的人不計小恩怨,今若降,不僅不會被殺,還能保住官爵。朱鮪乃降。涉血,同“喋血”,謂殺人多流血滿地,腳履血而行。友于,即兄弟。《尚書·君陳》:“惟孝友于兄弟。”此指劉伯升。
(19)“張繡”句。據《三國志·魏志·武帝紀》載:“建安二年,公(曹操)到宛。張繡降,既而悔之,復反。公與戰,軍敗,為流矢所中。長子昂、弟子安民遇害。”建安四年,“冬十一月,張繡率眾降,封列侯。”剚(zì自)刃,用刀刺入人體。
(20)往哲:以往的賢哲。是:見;與,贊同。
(21)不遠而復:指迷途不遠而返回。《易·復卦》:“不遠復,無祗悔,元吉。”
(22)先典:古代典籍,指《易經》。攸:放在主語與動詞之間,相當於“就”。高:嘉許。
(23)“主上”二句:桓寬《鹽鐵論·刑德》:“明王茂其德教而緩其刑罰也。網漏吞舟之魚。”吞舟,指吞舟之魚。《史記·酷吏列傳》:“漢興,破觚而為圜,斫雕而為樸,網漏於吞舟之魚。”意指法網很寬,對犯有重大罪惡者亦可寬容。
(24)松柏:古人常在墳墓邊植以松柏。《孔雀東南飛》:“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這裏喻指陳伯之祖先的墳墓。不剪:謂未曾受到毀壞。
(25)“高台”句:桓譚《新論》雲:雍門周説孟嘗君曰:“千秋萬歲後,高台既已傾,曲池又已平。”此指陳伯之在梁的房舍住宅未被焚燬。
(26)雁行:大雁飛行的行列,比喻尊卑排列次序。
(27)紫:紫綬,系官印的絲帶。黃:黃金印。
(28)贊:佐助。帷幄:軍中的帳幕。《史記·留侯世家》:“運籌策帷幄中,決勝千里外。”
(29)軺(yáo):用兩匹馬拉的輕車,此指使節乘坐之車。建節:將皇帝賜予的符節插立車上。
(30)疆埸(yì),邊境。
(31)刑馬:殺馬。古代諸侯殺白馬飲血以會盟。
(32)傳之子孫:這是梁代的誓約,指功臣名將的爵位可傳之子孫。
(33)靦(miǎn)顏:厚着臉。
(34)氈裘:以毛織制之衣,北方少數民族服裝,這裏指代北魏。長,頭目。這裏指拓跋族北魏君長。
(35)慕容超:南燕君主。晉末宋初曾騷擾淮北,劉裕北伐將他擒獲,解至建康(南京)斬首。
(36)東市:漢代長安處決犯人的地方。後泛指刑場。
(37)姚泓:後秦君主。劉裕北伐破長安,姚泓出降。
(38)面縛:面朝前,雙手反縛於後。西都,指長安。
(39)霜露所均:霜露所及之處,即天地之間。
(40)異類:古代漢族對少數民族帶侮辱性的稱呼。
(41)姬漢:即漢族。姬,周天子的姓。舊邦:指中原周漢的故土。
(42)雜種:古代漢族對少數民族帶侮辱性的稱呼。
(43)北虜:指北魏。虜是古代漢族對少數民族帶侮辱性的稱呼。僭(jiàn見):假冒帝號。
(44)“多歷”句:拓跋珪386年建立北魏,至505年已一百多年。年所,年代。
(45)燋爛:潰敗滅亡。燋,通“焦”。
(46)偽嬖(bì ):這裏指北魏宣武帝。昏狡:昏聵狡詐。
(47)自相夷戮:指北魏內部的自相殘殺。501年,宣武帝的叔父咸陽王元禧謀反被殺。504年,北海王元祥也因起兵作亂被囚禁而死。
(48)攜離:四分五裂。攜,離。
(49)酋豪:部落酋長。猜貳:猜忌別人有二心。
(50)蠻邸:外族首領所居的館舍。
(51)藁(gǎo)街:漢代長安街名。乃其時外國使節或賓客所居之處,猶今日之使館區也。
(52)“而將軍”二句:李善注引袁崧《後漢書》朱穆上疏曰:“養魚沸鼎之中,棲鳥烈火之上,用之不時,必也焦爛。”飛幕,動盪的帳幕,此喻陳伯之處境之危險。
(53) “見故國”四句:語出李善注引袁曄《後漢記·漢獻帝春秋》臧洪報袁紹書:“每登城勒兵,望主人之旗鼓,感故交之綢繆,撫弦搦矢,不覺涕流之復面也。”陴(pí),城上女牆。疇日:昔日;愴悢,悲傷。
(54)“所以”句,事見《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廉頗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趙以數困於秦兵,趙王思復得廉頗,廉頗亦思複用於“趙”思趙將,即想復為趙將。
(55)“吳子”句:據《呂氏春秋·觀表》吳起為魏國守西河(今陝西韓城縣一帶)。魏武侯聽信讒言,使人召回吳起。吳起預料西河必為秦所奪取,故車至於岸門,望西河而泣。後西河果為秦所得。
(56)勵:勉勵,引申為作出。良規,妥善的安排。句意為:早日確立回梁打算。
(57)白環西獻:李善注引《世本》載:“舜時,西王母獻白環及佩。”
(58)楛(hù)矢:用楛木做的箭。
(59)夜郎:今貴州桐梓縣一帶。滇池:今雲南昆明市附近。
(60)解辮請職:解開盤結的髮辮,請求封職。即表示願意歸順。
(61)昌海:蒲昌海,為西域國名。即今新疆羅布泊。
(62)蹶角:以額角叩地。受化:接受教化。
(63)“掘強”二句:《漢書·伍被傳》記伍被説淮南王曰:“東保會稽,南通勁越,屈強江、淮間,可以延歲月之壽耳。”掘強,即倔強。
(64)中軍臨川殿下:指蕭宏。時臨川王蕭宏任中軍將軍。殿下,對王侯的尊稱。
(65)茂親:至親。指蕭宏為武帝之弟。
(66)揔:通“總”。戎重:軍事重任。
(67)弔民:慰問老百姓。汭(ruì):水流隈曲處。洛汭,洛水匯入黃河的洛陽、鞏縣一帶。
(68)秦中:指北魏。今陝西中部地區。
(69)遂:仍舊。
(70)聊布:聊且陳述。往懷:往日的友情。 [1] 

與陳伯之書作品譯文

丘遲叩拜:陳大將軍(一向)安好,萬分榮幸。將軍的英勇是全軍之首,才能也是應世的豪傑。您擯棄(庸人的)燕雀小志(及時脱離了齊國),仰慕(賢能的)鴻鵠高飛的遠大抱負(而投奔了梁王)。當初(您)順應機緣,(改換門庭),碰上了賢明的君主梁武帝,(才)建立功勳,成就事業,得以封爵稱孤,(一出門)有王侯們乘坐的(裝飾華麗的)車子,擁有雄兵,號令—方,又是多麼雄壯、顯赫!怎麼一下子竟成了逃亡降異族的(叛逆),聽見(胡人的)響箭就兩腿發抖,面對着北魏的統治者就下跪禮拜,又(顯得)多麼卑劣下賤!
(我考慮)您離開梁朝投靠北魏的當時,並不是有其他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內心考慮不周,在外受到謠言的挑唆,(一時)執迷不悟(不辨是非)行動失去理智,才到了今天(叛梁降魏)這個(局面)。聖明的梁朝廷(能)寬赦(過去的)罪過而重在要你立新功,不計較過失而廣為任用(人才),以赤誠之心對待天下之人,讓所有心懷動搖的人能消除疑慮安定下來,(這)您是都清楚的,不須我再一一細説了。(記得)朱鮪曾參預殺害漢光武帝的哥哥劉縯,張繡曾用刀刺殺了曹操的愛子曹昂,光武帝劉秀並不因此疑忌(朱鮪),(反而誠心誠意地招降了他),魏王曹操(在張繡歸降以後)待他仍像過去一樣。況且,您既無朱、張二人的罪過,功勳又見重於當代呢!誤入迷途而知道復返,這是古代賢明之人所讚許的(做法),在過錯還不十分厲害的時候而能改正,這是古代經典中所推崇的(行為)。梁武帝廢法加恩,連像吞船的大魚這樣罪惡深重的人都可漏網;您家的祖墳未被損毀,親族戚屬也都安在,家中住宅完好,妻子仍在家中。您心裏好好想想吧,還有什麼可説的呢。現在,(梁)滿朝功臣名將都各有封賞任命,井然有序;結紫色綬帶在腰,懷揣黃金大印在身的(文職官員),參預謀劃軍、國大計;(各位)武將輕車豎旄旗,接受着保衞邊疆的重任,而且朝廷殺馬飲血設誓,(功臣名將)的爵位可以傳給子孫後代。唯獨您還厚着臉皮,苟且偷生,為異族的統治者奔走效力,豈不是可悲的嗎!
憑南燕王慕容超的強橫,(終至)身死刑場;憑後秦君主姚泓的強盛,也(落得個)在長安被反縛生擒的下場。因此明白道,天降雨露,分佈各地,(只是)不養育外族;我中原姬漢古國,決不容有雜種同生。北魏霸佔中原已有好多年了,罪惡積累已滿,照理説已將自取滅亡。更何況偽朝妖孽昏聵狡詐,自相殘殺,國內各部四分五裂,部族首領互相猜忌,各懷心思,(他們)也正將要從(自己的)官邸被綁縛到京城斬首示眾。而將軍您卻像魚一樣在開水鍋裏游來游去,像燕子一樣在飄動的帷幕上築巢(自尋死路),(這)不太糊塗了嗎?
暮春三月,在江南草木已生長起來,各種各樣的花朵競相開放,一羣一羣的黃鶯振翅翻飛。(如今與梁軍對壘)您每當登上城牆,手撫弓弦,遠望故國軍隊的軍旗,戰鼓,回憶往日在梁的生活,豈不傷懷!這就是(當年出亡到魏國的)廉頗仍想作趙國的將帥,(戰國時魏將)吳起曾望着西河哭泣 的原因,都是(人對故國的)感情。難道唯獨您沒有(這種)感情嗎?切望您能早定良策,棄暗投明。
當今皇上極其開明,天下平安歡樂, (有人)從西方獻上白玉環,(有人)從東方進貢楛木箭。(西南邊遠地方的)夜郎、滇池兩國,解開辮髮(改隨漢族習俗),請求封官,(東方的)朝鮮,(西方的)昌海兩地的百姓,都叩頭接受教化。只有北方的北魏野心勃勃,(橫行在)黃沙邊塞之間,作出執拗不馴的(樣子),企圖苟延殘喘罷了!(我梁朝)全軍統帥臨川王蕭宏,德行昭明,是梁武帝的至親,總攬這次北伐軍事重任,到北方安撫百姓,討伐罪魁。倘若您仍執迷不悟,不思悔改,(等我們拿下北魏時)才想起我的這一番話,(那就太晚了)。姑且用這封信來表達我們往日的情誼,希望您能仔細地考慮這件事。丘遲拜上。 [1] 

與陳伯之書創作背景

編輯
歷史上晉朝與隋朝之間二百年的南北朝可以説是中國戰亂不斷,紛爭不休最為嚴重的時期之一。在江南以建康(今南京)為中心,相繼建立過宋、齊、梁、陳四朝;在北方經歷了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五朝。不是外部入寇就是重臣造反,上演了一幕幕你剛唱罷我登場的歷史鬧劇。
作者和陳伯之本來都是齊朝大臣,一個官至太中大夫,一個是冠軍將軍、驃騎司馬。丘、陳二人雖是同朝為官,卻是文武相對,德行相反。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有後來作者《與陳伯之書》的產生。
梁武帝天監四年(公元505年),梁武帝命臨川王蕭宏領兵北伐,陳伯之屯兵壽陽(今安徽壽縣)與梁軍對抗,蕭宏命記室作者以個人名義寫信勸降陳伯之。《與陳伯之書》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寫成的一封政治性書信。陳伯之收到這封勸降信後,為書信的情理所懾服,不久就率八千之眾投降。 [1] 

與陳伯之書作品鑑賞

編輯

與陳伯之書文學賞析

文章開頭用了一組氣勢磅礴的對比,描寫陳伯之原來的風光和如今的狼狽。“將軍勇冠三軍,才為世出,棄燕雀之小志,慕鴻鵠以高翔。昔因機變化,遭遇明主,立功立事,開國稱孤。朱輪華轂,擁旄萬里,何其壯也”這幾十個字把陳伯之勇武善戰、審時度勢的品質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出來,其後又把陳伯之取得的諸多驕人戰績進行了一番渲染。
於是,這與後文“一旦為奔亡之虜,聞鳴種而鼓戰,對穹廬以屈膝。義何劣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突出了陳伯之今昔境遇的極大不同,又暗含對陳伯之已經失去,識時務、英勇等品質的諷刺。
民族主義的不朽奇文——《與陳伯之書》,全文可分為五段,這五個段落結合陳伯之以往的經歷、現實的處境、內心的疑慮,有的放矢地逐層申説,無論是讚賞陳的才能,惋惜陳的失足,還是擔憂陳的處境,期望陳的歸來,均發自肺腑,真摯感人,全文有循循善誘、真誠相待之言,無空泛説教、虛聲恫嚇之語。
第一段寫以勢壓人,從第二段開始,轉為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勸導。作者先説明陳伯之並非真的不明事理、反覆無常,只是因為一時糊塗才會投敵。接下來作者仔細説明了當今皇帝的寬宏慈,表示朝廷不會對陳伯之早年的叛變行為進行懲罰,同時也晴含“如此明君聖朝,舍之其誰”之意:為了贏得對方的信任,作者還引用了歷史上眾多君臣相得,明君不加罪於罪臣的事例,告訴陳伯之,如果他投降,便會為聖人之道所稱頌,所謂“夫迷鎏知返,往哲是與,不遠而復,先典攸高”。而且還隱晦暗示,這不僅不會成為陳伯之的污點,還會成為一段佳話,這是從名譽角度發誘惑陳伯之。
第三段,全段運用對比手法,將陳伯之的個人安危榮辱與民族大義相對照來進行勸説。此段核心是“夷夏有別”。指出不論異族現在威勢多麼強盛。終究會走向滅亡,華夏中原的正統絕不會斷送在異族手中。
第四段,作者質問陳伯之:難道你想與必定滅亡的異族一同覆滅嗎?對比上段的温情與苦心,此段顯得極為嚴肅。其中道理更是不容反駁。如果説作者之前對陳伯之動之以情,是為了讓他放鬆內心的防線,此段則希望曉之以理,徹底擊垮對方的戒備之心。
第五段,作者還對陳伯之現在的心情進行了揣度。作者以文人慣用手法,濃墨捕寫故鄉風貌,意圖喚起陳伯之內心的鄉情,觸及他不能返鄉的苦痛,所謂“暮春三月,江南革長,雜花生樹,羣鶯亂飛。見故國之旗鼓,感平生於仇,撫弦登陴,豈不愴恨”應該説,這是義人作者在“以己之心”揣摩武將陳伯之的心情,人類美好的感情是相通的,作者筆下醉人的江南風景,勾起陳伯之的返鄉愿景刻洋溢在字裏行間的,是一股脈脈温情,但作者出人意料地轉了筆鋒,寫到了當今的形勢。皇帝聖明,天下安樂,四方來朝,唯有北魏不明形勢,存狼子野心,必將自取滅亡。將天下形勢剖析得如此清晰,陳伯之也該懂得選擇了。
縱觀全文,作者打的攻心戰,對其心理的攻勢處於有張有弛的交替變換中。忽而威門,忽而苦勸;一會兒是大義凜然的使者,一會兒是為其着想的老友;先曉之以理,後攝之以勢,再動之以情在這樣的攻勢下,陳伯之的心理防線崩潰。 [1]  [2] 
該文是丘遲寫給陳伯之的一封書信。丘遲在信中首先義正辭嚴地譴責了陳伯之叛國投敵的卑劣行徑,然後申明瞭梁朝不咎既往、寬大為懷的政策,向對方曉以大義,陳述利害,並動之以故國之恩、鄉關之情,最後奉勸他只有歸梁才是最好的出路。文中理智的分析與深情的感召相互交錯,層層遞進,寫得情理兼備,委婉曲折,酣暢淋漓,娓娓動聽,具有搖曳心靈的感染力和説服力。因此,“伯之得書,乃於壽陽擁兵八千歸降”。 [3] 
古人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自居易《與元九書》),本文圍繞着“情”字作文章,注意遴選那些飽含情意的細節及相關的事物納入篇中,讓陳伯之感到丘遲處處是在為他着想,是在真心實意地幫助他棄暗投明,擺脱困境。全文濡染着作者熱愛祖國,挽救故人的以摯感情,具有蕩氣迴腸的感人力量。
本文雖是駢文,但用典較少,而且力求摒棄晦澀冷僻之典,儘量寫得明白曉暢,具體實在。全文基本使用偶體雙行的四六句式,但注意參差變化,具有音樂美及和諧的節律感。文章內容充實,感情真摯。作者突破了駢文形式上的束縛,克服了南朝駢文大多形式華美、內容空洞的弊病,而自出機杼,寫出了這篇流傳千古的優秀駢文。今天讀來,仍能給我們以美的藝術亨受。 [4] 

與陳伯之書名家點評

明朝文學家張溥:“其最有聲者,與陳將軍伯之一書耳!” [5] 
現在文學家錢鍾書謂:《梁書·陳伯之傳》稱“伯之不識書,得文牒辭訟,惟作大諾而已;有事,典籤傳口語。則遲文藻徒佳,雖寶非用,不啻明珠投暗、明眸賣瞽,伯之初不能解。想使者致《書》將命,另傳口語,方得誘動伯之,擁眾歸梁;專恃遲書,必難奏效。遲於斯意,屬稿前亦已夙知。論古之士,勿識史書有默爾不言處,須會心文外。見此篇歷世傳誦,即謂其當時策勳,盡信書真不如無《書》耳。” [6] 

與陳伯之書作者簡介

編輯
丘遲 丘遲
丘遲吳興烏程(今浙江吳興)人。八歲便能屬文。初仕齊,以秀才遷殿中郎;入梁後,以文才為武帝所器重,官至永嘉太守、司空從事中郎。詩文傳世者不多,所作《與陳伯之書》,勸伯之自魏歸梁,是當時駢文中的優秀之作。明代張溥輯有《丘司空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2] 
參考資料
  • 1.    王耀明.漢魏六朝文選解:復旦大學出版社,2009年4月:231-235
  • 2.    程怡.漢魏六朝詩文賦:廣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4月:231-238
  • 3.    白雪,李倩編著.古文鑑賞大全集:中國華僑出版社,2012.10:第298頁
  • 4.    申玉輝主編.魅力文言文:重慶出版社,2011.07:第100頁
  • 5.    上海辭書出版社文學鑑賞辭典編纂中心編.古文鑑賞辭典珍藏本 上:上海辭書出版社,2012.01:第850頁
  • 6.    羅新璋編.古文大略 修訂本: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07:第9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