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羅大綱

編輯 鎖定
羅大綱(約1804年或1811年—1855年) [1]  ,原名亞旺,太平天國名將。梅州市豐順縣湯南鎮新樓種玉上圍/上圍古寨人。洪秀全金田起義,固然主要是依靠楊秀清馮雲山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等“上帝教”骨幹,而沒有參加“上帝教”的羅大綱也是一位一開始就對太平軍的發展作出重要貢獻的主要將領。
中文名
羅大綱
別    名
羅亞旺
國    籍
中國清朝(太平天國)
民    族
漢族
籍    貫
廣東梅州市豐順縣湯南鎮
出生日期
約 1804年(或1811年)
逝世日期
1855年
職    業
太平天國將領
主要成就
攻破鎮江、攻破全州、九江大戰
出生地
廣東梅州市豐順縣湯南鎮

羅大綱人物生平

編輯

羅大綱投入太平軍

羅大綱,原名亞旺,梅州豐順縣湯南鎮種玉上圍/上圍古寨人。他少懷大志,成年之後,遊俠江湖,“往來茭塘一帶,出沒無常”;常劫富濟貧,“獷猛異常”。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嶺南大饑荒,羅大綱以“三合會”首領率饑民暴動。第二年因官兵追捕急,遂與波山艇軍溯西江而上,進入廣西。他參加反清秘密組織“天地會”,在永安(今廣西蒙縣)一帶組織信徒,活動於潯、梧、永安、荔浦等地,攻城略邑,突襲清軍。據羅惇《太平天國戰紀》所載,洪秀全起兵粵西,與馮、楊、蕭、韋、石等“六人共誓生死”。“時水寇羅大綱有眾千餘人,掠永安州”,曾遇胡以晃。胡以晃勸其“歸秀全”。接着,太平軍派馮雲山對羅大綱進一步做工作,曉以大義,為羅大綱所“悦服”。羅大綱接受太平軍推翻清朝,開創新朝的綱領,“愛其軍律之嚴及其治軍教理”,終於服從太平軍集中統一領導的組織原則,於咸豐元年(1851年)初率所部2000多人從桂平江口投入太平軍,被任為左二軍軍帥。

羅大綱水師骨幹

從此,羅大綱這支2000多人的“水寇”就成了太平軍的水師骨幹隊伍。是年3月至9月,羅大綱隨太平軍輾轉作戰,由江口回師紫荊,西擊武宣,北趨象州,東進金田、平南。9月,羅大綱隨前軍主將蕭朝貴攻打永安,擔任先鋒。他用聲東擊西戰術,攻下了永安,斬清軍平樂協副將阿爾精阿和知州吳江,為太平軍佔領第一座州城立下大功。太平軍在永安封王建制,休整半年。羅大綱熟悉當地山谷居民,“為之招脅3000人以補其數”,受到“厚待”。同時,羅大綱又約任文炳率波山艇軍兩次出擊梧州、藤縣、平南、桂平等地,牽制清軍。

羅大綱攻破全州

太平軍攻下永安後,清都統烏蘭泰率兵把永安州重重包圍。羅大綱於咸豐二年(1852年)4月5日,奉洪秀全之命率2000死士乘夜冒雨,一舉攻破清軍重兵防守的號稱“鐵打天下第一閘”古蘇衝,搗毀了清軍的兵營、關卡20多處,繳獲了火藥10多擔和其他無數軍用物資,為太平軍永安突圍戰的勝利立下了第一功。太平軍突圍成功,清軍大敗,烏蘭泰陣亡。為此,羅大綱曾假起烏蘭泰旗號進軍桂林,希能不戰而勝,但被清軍識破,圍攻桂林一月不下。羅大綱乃轉而揮師攻下興安全州。攻破桂北重鎮全州之後,羅大綱“升土一總制,管帶中一軍”。可以看出,羅大綱不論是在壯大太平軍有生力量方面,還是在實戰中,都一開始就為太平軍立下了卓著功勳,發揮了巨大作用。

羅大綱水師立功

此後,羅大綱隨太平軍入湖南,一往無前,12月中旬,在嶽州升任金官正將軍。第二年1月,在湖北升殿左一指揮,與天官丞相秦日綱同統水師。太平軍於是月攻下武昌後,:於2月上旬撤離武昌,順長江東下。中旬,石達開率陸軍破安徽重鎮安慶;水軍則大敗清軍於鄂東廣濟老鼠峽下巢湖。3月19日,林鳳祥賴漢英吉文元等攻破南京。羅大綱、秦日綱率水師隨至,共衞已佔領的南京城。

羅大綱攻破鎮江

太平軍定都南京之後,派遣林鳳祥、李開芳等統率大軍東下,再折而北伐,直取燕京。羅大綱率水軍配合作戰。3月31口,羅大綱和副將吳如孝奉命從水路攻取鎮江。鎮江古稱京口,是長江與運河交匯之處,既是南北要衝,也是南京東南門户,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羅大綱順利攻佔鎮江之後,依北固山,傍長江、運河,新築城牆6裏,建炮台6座,並廣積資糧,備戰不懈。於五六月間,連敗來犯清軍,“升殿左五檢點”。7月,羅大綱奇襲北門外敵營,旋又飛襲東門外敵營,直使清軍“環城七營皆盡”,穩定了鎮江局勢,被“升冬官正丞相”。
在鎮江,羅大綱還很注重安定社會秩序,恢復正常經濟生活。他執行聖庫制度,要求百工歸衙,建立男館,女館,並一面動員百姓量力捐獻軍需,一面實行平買平賣政策。但為貫徹拜上帝會獨尊上帝,罷黜諸神的宗旨而火燒金山寺甘露寺等,卻是不可取的。

羅大綱九江之戰

太平軍將領佩劍 太平軍將領佩劍
咸豐三年(1853年)10月,為配合太平軍西征,羅大綱和吳如孝督師突出江南、江北兩門聲援。田家鎮一役,武昌同知勞光泰所招潮勇多歸順太平軍,楊秀清“概令羅大綱統帶”,並給羅大綱在鎮江有較大自主權。越年3月,羅大綱奉調回南京,與胡以晃進攻和、廬(今安徽和縣、合肥)。4月又奉命代替秦日綱守安慶。11月,接連攻佔安徽建德、東流和江西饒州石門等處。12月10日,羅大綱(時已升任為冬官丞相,功勳加一等)得知田家鎮失守,即自饒州率輕騎由都昌沿陸路趕到九江援助燕王秦日綱的西征軍,在小池口孔壟驛與湘軍水師激戰。由於安慶太平軍趕來增援而大敗清兵,毀其營盤。咸豐五年(1855年)初,曾國藩湘軍逼近九江,羅大綱率軍與翼王石達開的大軍配合,以誘敵深入,分割聚殲的策略,把湘軍水師引入鄱陽湖。2月11日夜半時分,石達開自九江,羅大綱自小池口共乘輕舟百餘隻奇襲湘軍水師,焚燒湘軍戰船百餘艘,俘曾國藩座船。曾國藩乘小舟逃人羅澤南軍營,想投水自殺,為羅澤南所制止。這一役,大滅湘軍氣焰,對西征軍三克武昌,穩定皖贛基地起了積極作用。此後,羅大綱雖曾偶返南京,但基本堅持在皖贛一帶作戰,1855年8月,在蕪湖戰役中受傷,10月撤兵到天京,因傷勢惡化,醫治無效,當月病逝於天京,年僅51歲。死後被洪秀全追封為“奮王”。

羅大綱羅大綱的戰略

太平軍定都南京之後,洪秀全、楊秀清就急於圖河北,取燕京。對此,羅大綱清醒地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認為,“欲圖北,必先定河南;大駕駐河南,軍乃渡河”;“否則,先定南九省,無內顧憂,然後三路出師,一出湘楚,一出漢中,疾趨咸陽,以徐、揚(徐州、揚州)席捲山左(山東),再出山右(山西),會獵燕都”。並警告説:“若懸軍深入,犯險無後援,必敗之道也。”除此二策外,羅大綱還提出,既建都南京,務必多造戰船,精練水師,戰艦建成之前,應先用木筏堵截江面,搶佔長江水上優勢。可惜這些具有戰略觀點的正確建議未能為專權的楊秀清所接受。北伐軍臨行,洪秀全也以“詔告”叮囑:“間道疾趨燕都,無貪攻城奪地以縻時日。”真是昏庸已甚。對此,羅大綱清醒而痛心地指出:“天下未定,乃欲安居此都,其能久乎?吾屬無噍類矣!”果不出所料,北伐軍慘敗於天津,太平軍最終被消滅。羅大綱的話,都不幸而言中了。

羅大綱主要影響

編輯
羅大綱鎮守鎮江,受命參與辦理對外事務。鎮江是外國商船進入南京必經之道。咸豐三年(1853年)4月28日,英國公使兼香港總督文翰和隨員密迪樂,前往南京窺探太平軍對西方態度,於5月離開南京。文翰此行往返都經鎮江。羅大綱都與其打了交道。羅大綱在致文翰書中,嚴申太平軍對滿清“奉天討罪”,而“惠外和中、商旅不禁、關市不徵”,提醒英方不要被滿清利用,替滿清出力。當文翰得書,派密迪樂上岸謁見羅大綱時,羅大綱懇切地説,雙方“承認同一之上帝”,彼此就如兄弟,當應互相幫助。並告誡英商“不應再去賣鴉片”。密迪樂也申明願守中立而去。6月5日,美國傳教士戴作士從上海到達鎮江謁見羅大綱,停留三天,贈羅大綱有關耶穌教書籍,羅大綱也以太平天國印行的書籍回贈,同時,託其帶信給上海的英國領事。在這封《殿左五檢點羅大綱致上海英國領事書》中,羅大綱勸誡他們在戰爭期間暫時別來,這並“非阻通商,終以兩下交兵,恐其往來不便”,亦以防滿清水師乘機尾隨,進攻太平軍。書中再次聲明,“同拜上帝,皆系兄弟”,書中要求其“現便攜弟處各書,仰懇悉教歷閲”。這無異於想通過傳教士之手去宣傳太平軍的各種觀點、主張。羅大綱與外國人打交道,雖未洞悉侵略者的本性,但能作到不卑不亢,有理有節,不愧是一位卓越的外交家。

羅大綱歷史評價

編輯
羅大綱之死,史載不一,但在戰鬥中陣亡,卻是無庸置疑的。他作戰驍雄勁悍,用兵“剽迅如風,雄冠諸將”。特別是他愛兵一如父母,“可與眾同甘苦,士卒樂為效死”,所以“凡遇軍事艱危之際輒以大綱往”。就連所謂《賊情彙纂》的清方資料中也不得不承認:“羅大綱僳悍機警,賊中號為能者,然因非粵西老賊,功在秦日綱上而不封侯王”。羅大綱在太平軍中除剽悍善戰,戰功卓著外,更值得大書特書的是他有獨具識見的戰略眼光和卓越的外交才能。

羅大綱死因爭議

編輯
關於羅大綱的死,各種記載頗有不同。光緒績纂《江寧府志卷十三咸豐三年以來兵事日月表列咸豐五年》事説:「四月乙巳,向軍敗賊於江寧鎮。乙酉,向軍副將吳全美以水師紅單船掃三山賊壘,斬偽王羅大綱」。王韜甕牖餘談卷八賊中悍酋記説:「大綱恃其猛鷙,屢犯官軍。咸豐乙卯五月,竄江北,我軍遇之,以抬槍擊中其腹,幾洞,傷既劇,夤夜遁至蕪湖,羣賊舁之入金陵,遂死。洪酋令葬之城北山中,旋殺葬者以滅口,恐人知其處也。又擇貌類大綱者,仍假其名領眾,以當一隊」。杜文瀾平定粵匪紀略附記一記羅大綱事説:「後為水師炮擊,沉屍於江」。簡又文麥高文於一八五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即太平天國丙辰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寧波寫的太平天國東王北王內訌詳記説:「羅大綱近在安徽陳亡」。佚名粵匪起手根由説:「咸豐五年,……蕪湖、太平、寧國一帶賊,被向大人先鋒張國樑一齊打回收復。楊秀清又吊(調)羅大綱回救蕪湖,又被張國樑打死」。以上五種記載,都記明羅大綱的死為戰死。其戰死時間,除平定粵匪紀略未記外,麥高文記為近事,其餘三種都同記為清咸豐五年,即太平天國乙榮五年。考丙辰六年上半年重要戰役如武昌戰役江西戰役,特別是救鎮江之役與打垮江南大營之役,都沒有羅大綱參加,其他戰役,戰區也都沒有羅大綱蹤跡。到清咸豐六年九月十七日,曾國藩在致沅浦九弟書裏,論太平天國戰事,就已經有「曾天養、羅大綱之流,亦頻遭誅殛」的狂呔了(見曾文正公家書卷五)。可證羅大綱確是在乙榮五年戰死。後來,到清咸豐七年三月,英桂勝保還有「探報粵逆羅大綱現踞桐城」的奏報(見剿平捻匪方略卷二十六),那不過是處在遠距離的敵人探報的錯誤罷了。
至於羅大綱在乙榮五年何月何日何地戰死,則記載參差。據江寧府志説羅大綱戰死於清咸豐五年四月十七日己酉三山戰役(案向榮奏報三山戰役在四月十六日,江寧府志作四月十七日誤)。考向榮清咸豐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水陸會剿盡掃三山賊壘賊船摺在敍述攻陷三山防地後事説:「現據水陸各鎮來稟,報得楊逆令羅大綱糾集上游兩岸之賊,希圖夾攻我營,並多備柴草船簰,意圖襲我舟師。臣已批德安、吳全美等嚴加防備,切忌因勝而驕,稍涉疏虞」(見向榮奏稿卷九)。又考佚名廣陵史稿清咸豐五年四月記事説:「初旬外,向提台信雲逆匪羅大綱造一百五、六十號大戰船,皆仿艇船樣式,駐紮下關、觀音門一帶,意欲接濟瓜洲、鎮江,勢極兇勇,江北諸營,宜嚴加防禦等因。託帥驚駭,調集艇船、拖■船數十艘,屯青山以上,闌截匪徒」。六月記事又説:「中旬外,南京逆匪羅大綱改木牌為艇船六百餘號,急欲接濟瓜、鎮。吉撫台每日飛文請託將軍出隊進攻瓜洲。將軍惟舉鉅觥破愁悶而已。雷以諴藉端生事,因向託明阿、陳金■切商,另捐銀三十萬兩,造小艇船若干,以御羅逆」。據向榮奏報,羅大綱是在四月十六日三山防地失陷後,楊秀清才調他從上游帶兵回來企圖夾擊敵人。據廣陵史稿記載,羅大綱在清咸豐五年四、五、六月間,正在製造戰船,籌備接濟瓜洲、鎮江守軍。案向榮這件奏報據自水陸各鎮的情報,是可信的。廣陵史稿是一部被認為具有稽考當時當地事件的有價值的記載。據此看來,可知江寧府志記羅大綱戰死於清咸豐五年四月十六日三山戰役是錯誤的,甕牖餘談記羅大綱戰死於同年五月江北戰役也是未能置信的。據粵匪起手根由説羅大綱是在清咸豐五年蕪湖、太平、寧國(據向榮、何桂清會奏寧國為休寧之誤)一帶失守後,楊秀清調他帶兵回救蕪湖、太平戰死。考太平軍退出休寧在太平天國乙榮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即清咸豐五年五月十五日(據向榮、何桂清會奏再克休寧縣城摺,見向榮奏稿卷九)。退出太平在同年六月上旬(據清咸豐五年六月辛亥清帝奕詝軍諭軍機大臣等,見王先謙咸豐東華錄卷四十九,清咸豐五年七月己巳向榮奏,見同書卷五十)。退出蕪湖在六月二十五日,即夏曆六月十九日(據清咸豐五年七月己巳向榮奏)。據這一説,羅大綱於乙榮五年五月下旬休寧失守、六月上旬太平失守、下旬蕪湖失守之後,奉命帶兵回救蕪湖、太平戰死,則他戰死的日期當在這一年的七月或秋天。案粵匪起手根由,是一份叛徒的供詞,敍事從天王去廣州應試得讚美天書(勸世良言)起,直到太平天國癸開十三年冬蘇州失陷後止。原件存英國不列顛博物院,當是戈登帶回英國的。這份供詞,記事面很廣,雖很簡略,卻還扼要,對稽考太平天國史事有它的作用。其所記羅大綱戰死年份與他書合,又不與向榮奏報、廣陵史稿衝突,故本書暫據其説以待考。

羅大綱影視形象

編輯
1988年香港TVB電視劇《太平天國》朱鐵和飾演羅大綱
2000年電視劇《太平天國》於德安飾演羅大綱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