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紅娘

(雜劇《崔鶯鶯待月西廂記》中的角色)

編輯 鎖定
紅娘,元代雜劇家王實甫創作《崔鶯鶯待月西廂記》中角色。
紅娘是相國府的婢女,她不僅要照顧崔鶯鶯小姐的飲食起居,同時也奉老夫人之命監視小姐,有不良傾向要隨時彙報。但是當紅娘看出了鶯鶯小姐對張生的心思之後,還是突破了封建禮教的束縛,冒着被老夫人責罰的風險幫助鶯鶯小姐和張生,終在紅娘的撮合下使有情人終成眷屬。 [1]  [6] 
(概述圖來源:京劇《紅娘》,張佳春飾演)
中文名
紅娘
性    別
登場作品
西廂記
人物身份
相國府崔鶯鶯的貼身丫鬟

紅娘環境設定

編輯
元代社會有明確的良民、賤民之分。“名編户籍,素本齊民,謂之良;店户、倡優、官私奴婢,謂之賤。”奴婢在元代被稱為驅口,其社會地位較低。驅口主要被用於家內服役,部分人從事農業、牧業或手工業生產。一些驅口的使主為逃避軍役、站役等,往往派驅口代替“正身”應役。驅口只有通過贖身才能擺脱賤人身份,成為良人,但贖身的費用很高,對大多數驅口而言,贖身幾乎是不可能的。通過贖身脱離奴籍的驅口,一般仍需與使主保持一定的依附關係,成為其家的貼户,又稱為户下户。紅娘雖然是相國小姐鶯鶯的貼身女婢,但依然改變不了她賤民的身份。 [3] 

紅娘人物外貌

編輯
可喜的龐兒淺淡妝,穿一套縞素衣裳。(出自《西廂記》第一本·第二折) [4] 

紅娘人物經歷

編輯
紅娘是鶯鶯的貼身丫環,她瞭解、也關心自己的小姐。當張生愛上鶯鶯,突兀地向她自報家門,便受到她的斥責,並在鶯鶯面前嘲笑張生是“傻角”。應該説,起初她對崔張的戀愛並無相助之意,但是,孫飛虎圍困普救寺以後,她知道崔張真正相愛,特別是老夫人背信棄義,激起了她的正義感。她完全出於不平和為了別人的幸福,介入了崔張的愛情糾葛。她來往於鶯鶯和張生之間,為他們傳遞書簡,出謀劃策。張生受到鶯鶯為難的時候,無計可施,就會幹着急。她一面批評張生軟弱,文魔秀士,風欠酸丁,沒人處則會閒磕牙;一面鼓勵、安慰他,替他想辦法,幫他成就好事。在鶯鶯猶豫不決,拿腔作勢,畏首畏尾的時候,她一面説鶯鶯“對人前巧語花言,沒人處便想張生,背地裏愁眉淚眼”;一面不斷幫助她,保護她,使她最後下定決心,與張生結成良緣。 [8] 

紅娘性格特點

編輯

紅娘機智勇敢

機智勇敢是紅娘人物形象中較為鮮明的一點,也正是因為紅娘具備這一特點,才能夠一次又一次巧妙化解崔張二人所面臨的愛情危機,尤其是在與老夫人悔婚時產生的激烈辯論。
面對崔鶯鶯與張生私下約會相愛,紅娘有意在老婦人面前隱瞞,並且在被發現後以崔張二人的結合實際是由老夫人的悔婚造成的,巧妙地將責任推脱給老夫人。然後,紅娘又勸告老夫人,悔婚的決定屬於背信棄義的表現。還説如果將張生送至官府,一來官司會打輸,二來傳出去也會有損家門威嚴;並且張生是“文章魁首”,鶯鶯是“仕女班頭”,天生一對。老夫人作為封建家庭中的實際統治者,紅娘這一番利害分明的言語狠狠抓住了老夫人的軟肋,迫使她不得不答應將鶯鶯許配給張生。
此外,紅娘的機智勇敢在面對老夫人的拷問時體現得更加鮮明。紅娘的一番言辭不僅熄滅了老夫人指責紅娘時的怨氣和怒氣,更展現了紅娘沉着冷靜、機智敏捷的性格特徵。紅娘只是老夫人派去服侍小姐崔鶯鶯的丫鬟,但面對老夫人的不守信用,面對張生與崔鶯鶯相愛卻無法結合的苦悶愁腸,紅娘毅然選擇站在了老夫人的對立面,並且沉着冷靜,勇敢機智地化解了危機,為張生與崔鶯鶯的結合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7] 

紅娘大膽潑辣

在《西廂記》中,張生是一位天真憨厚的書呆子,崔鶯鶯則受制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倫理道德,唯獨丫鬟紅娘既缺乏知識,又對封建倫理道德不屑一顧,敢於表現大膽潑辣的本色性格。比如在普救寺初遇張生時,面對張生的主動搭訕,紅娘以“銀樣躐槍頭”進行回絕,給張生當頭一擊。在看到崔鶯鶯與張生之間產生愛戀之時,紅娘冒着被老夫人發現的危險為崔張二人傳書遞簡。當被老夫人發現拷問時,紅娘對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不但沒有被老夫人降罪,還讓老夫人意識到了自身的問題,為張生與崔鶯鶯能夠在一起奠定了基礎。
紅娘的大膽潑辣並非有意針對某人,而是在看到不公平之事時就會挺身而出,不計後果,直言面對。鄭恆對崔鶯鶯與張生的愛情進行阻撓,紅娘:“他(指張生)憑師友君子務本,你倚父兄仗勢欺人……你值一分,他值百十分,熒火焉能比月輪?”當鄭恆抬出“我祖代是相國之門”的口號來壓人時,紅娘指出:“你道是官人則合做官人,信口噴,不本分。你道是窮民到老是窮民,卻不道將相出寒門。”紅娘的正義與鄭恆的仗勢欺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種潑辣的性格即是一種正義的潑辣。由此也可以看出,無論是在與老夫人的爭論中還是與鄭恆的鬥爭中,紅娘都敢於突破封建等級思想觀念,站在正義的一方。 [7] 

紅娘積極豁達

華三川繪新百美圖-紅娘 華三川繪新百美圖-紅娘
出於正義,紅娘主動促成崔鶯鶯與張生之間的愛情,哪怕內心充滿委屈也在所不惜,充分體現了紅娘人物的積極豁達。對於崔鶯鶯而言,紅娘是老夫人派來服侍自己的,紅娘是否可靠還值得考驗,因此崔鶯鶯對張生的愛慕不敢輕易告訴紅娘。所以,在紅娘替張生送來書簡時,鶯鶯道:“小賤人,這東西那裏將來的?我是相國的小姐,誰敢將這簡帖和戲弄我?我幾曾慣看這東西?告過夫人,打下你個小賤人下截來。”緊接着又説道:“紅娘,不看你面呵,我將與老夫人,看他有何面目見夫人?雖然我家虧他,只是兄妹之情,焉有外事。將筆兒過來,我寫將去回她,著他下次休是這般。”崔鶯鶯受制於封建倫理道德的束縛並且擔心紅娘將此事告知老夫人,所以不能將內心所想全盤托出,為此紅娘還不滿崔鶯鶯的做法,認為這是崔鶯鶯不相信自己的表現。儘管發生了一些令紅娘不痛快的事情,紅娘仍然以豁然大度的胸懷為崔張二人的結合奔走,不惜與人為敵,終贏得了張生與崔鶯鶯結合的幸福結局。 [7] 

紅娘性格轉變

紅娘的態度轉變也是有跡可循的,其一,元代封建體制力量十分強大,而作為相國府裏小姐的貼身丫鬟,君臣等級制度其實較為嚴格。其二,老夫人的言而無信讓紅娘看清楚了封建禮教家長的虛偽和醜惡,張生鶯鶯的執着與痴情令她感受到了愛情的美好和無限的同情,自然不能同此前一般是非不分、袖手旁觀。 [1] 

紅娘人物來源

編輯
王實甫《西廂記》是在唐人元稹傳奇小説《鶯鶯傳》、金代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的基礎上寫成的。紅娘在《鶯鶯傳》裏是一個毫無起眼的小丫鬟,但到了王實甫筆下卻成為一個重要形象。 [1] 

紅娘人物影響

編輯
紅娘的形象在古代萬千侍女中是個不朽的典型,她促進了《西廂記》的廣為流傳,在藝術史上具有較高的價值。紅娘敢於同封建禮教作鬥爭,促進了美滿婚姻,她的形象在文學史、在人們的生活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她的藝術生命力不僅僅體現在王實甫的《西廂記》裏,這種聰明伶俐、幫助小姐實現心事的侍女形象在此後的劇作裏一再出現。紅娘早已從戲劇故事中走出,走進了人們的日常生活,成為了一個專有名詞。 [2] 

紅娘人物評價

編輯
文學家、文學批評家金聖嘆:世間有斤兩,可計算者,銀錢;世間無斤兩,不可計算者,情義也。如張生、鶯鶯,男貪女愛,此真何與紅娘之事,而紅娘便慨然將千金一擔,兩肩獨挑,細思此情此義,真非秤之可得稱,鬥之可得量也。 [5] 
參考資料
  • 1.    馬明喆. 論王實甫《西廂記》中的紅娘形象[J]. 傳播力研究, 2019, (4):136-137.
  • 2.    李世穎. 淺析《西廂記》中紅娘的人物性格[J]. 長江叢刊, 2018, (3):5.
  • 3.    楊啓清, 林海濤, 藍世蔚. 試析《西廂記》中紅娘的形象[J]. 贏未來, 2018, (1):283.
  • 4.    郭雅涵. 《西廂記》紅娘形象探析[J]. 科教導刊(電子版), 2015, (33):88.
  • 5.    周錫山.金聖嘆文藝美學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07:141
  • 6.    吳柯潁. 略論《西廂記》中的紅娘形象[J]. 課外語文, 2016, (31):155.
  • 7.    李鋼. 《西廂記》之紅娘人物形象探析[J]. 文化產業, 2020, (11):37-38.
  • 8.    朱林寶,石洪印.中外文學人物形象辭典:山東文藝出版社,1991: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