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第二春

(2004年斯琴高娃、宋春麗主演的電視劇)

編輯 鎖定
《第二春》是由福建“勤+緣”影視製作中心製作的28集劇情電視劇。該劇由莊紅勝執導,斯琴高娃達式常宋春麗等主演,於2004年6月30日在南京電視台文體頻道首播劇場播出 [1] 
該劇改編自梁鳳儀所著小説《誓不言悔》,講述了港商太太忽然之間眾叛親離,面對丈夫變心,兒子遠離,經濟破產,朋友陷害的重重打擊,她最後通過自己的奮鬥找回一切,開始全新的生活 [2] 
中文名
第二春
類    型
劇情
製片地區
中國
首播時間
2004年6月30日
導    演
莊紅勝
編    劇
梁鳳儀
主    演
斯琴高娃
達式常
宋春麗
集    數
28 集

第二春劇情簡介

編輯
童寧是一位香港富豪杜平的太太,某日在舞蹈學校學舞時,出於同情她搭救了一名被香港警方追捕的來自大陸內地無就業執照的舞蹈教師方力生,此舉被記者追蹤報道,令正在競選香港廠家協會理事長的杜平大為尷尬,惱火不止。為了彌補自己過失,童寧又不知深淺私下幫杜平拉選票,不但未得其果,反使杜平與另一富豪孫炳良結怨,儘管杜平最後競選成功,但夫妻間的隔閡都日益漸深。
孫炳良之子孫桐亮為報其父敗在杜平手下之恨,競然在杜平與童寧獨生子杜磊新婚之日,採用卑劣手段引誘新娘李小翠做出不軌行為,並故意讓新聞媒體曝光,引起香港社會一片譁然,致杜磊身心重創,精神瀕臨崩潰。童寧被迫帶着杜磊暫住東盛市杜氏企業家中以求寧靜,並打電話讓昔日中學好友劉晴,自廣西來東盛小住解悶。
劉晴的到來雖然緩解了杜平與童寧表面的矛盾,但更深地卻是埋下了杜家面臨分解的根子。原來劉晴的姐姐當年曾狂熱地追求着杜平,甚至誘其發生關係以懷孕相逼,皆因杜平深愛童寧而未能如願。在生下一女後恨恨而亡。劉晴將姐姐的孩子取名如海扶養長大,立誓要向童寧奪回來屬於劉曦的一切,多年來她一直忍辱負重,以善良純樸的面目取得了童寧信任,也博得了杜平的好感,同時在劉晴心底深處還隱蔽着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對杜平的暗戀。
杜磊的災難並不因為暫住東盛而減少,橫來的車禍、莫名地被捲入李小翠謀殺案,以致被判死刑,在杜家陷入一片混亂之時,劉晴抓住這一時機,幫助杜家擺脱困境,火速讓已成為律師的如海加入案件,拼死相救。法庭慷慨陳詞,刑場槍下留人,最後關頭成功解救杜磊,救命之恩讓童寧感涕萬分,更讓杜平刻骨銘心,杜磊也因此愛上如海,如海雖對杜磊有好感,但因其為自己的親哥,且母親大仇未報,一時處在矛盾之中。
劉晴和如海介入杜家,終於奪取了杜平父子的信任與愛心,當杜平情不自禁愛上劉晴後,如同當年劉曦的命運,童寧的哭鬧得到的是杜平的一份離婚書。
離婚後的童寧一直不知自己是被劉晴施計所陷,終於有一天當她被人告知並親眼目睹了杜平和劉晴形同夫妻這一事實後,才恍然大悟,此時一切皆晚,自己已落得一無所有。唯有借酒消愁,自暴自棄。方力生向童寧伸出友誼之手,極力鼓勵她重新振作起來。
一個女人的脱胎換骨在於四面楚歌之時,在方力生的幫助下,在已到西部工作的杜磊親情感召下,童寧誓要從零開始,實現人生第二春。
而劉晴在其夢想終於得逞後,忽然發現杜平患有癌症,這等於三十年的心血白費了,盛怒之下欲報復於童寧,反到讓杜平清醒地看到了她的真實面目,重新回到了童寧身邊。
面對人財兩空,劉晴近於瘋狂,拿出她最後的殺手鐧以如海與杜平父女關係要挾,卻被方力生意外見到劉曦照片,在道出一段隱情後真相大白,如海並非杜平與劉曦之女,而是方力生與劉曦的私生女。
劉晴徹底崩潰了,萬念俱灰,徘徊在鐵軌之間。
童寧笑到了最後,充滿自信,人生第二春春風習習 [3] 

第二春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雷雨交加之夜,劉曦為得杜平愛,不惜以死相逼,杜平斷然拒絕並與戀人童寧離家出走。劉曦胞妹劉晴趕來,發誓要為姐復仇。三十年後,已成為香港富商杜平太太的童寧在舞蹈學校偶然搭救了一位大陸來港私自打工的舞蹈教師方力生,被記者曝光,讓正在競選香港廠家協會理事長杜平處於被動,夫妻間出現裂痕。劉晴得知後便讓以成為律師的杜平與劉曦私生女如海趁到港辦案之際,對杜家打探摸底。


    第2集

    杜平與童寧之子杜磊與香港另一富商李球愛女李小翠戀愛。但她卻同時又與杜平在商界競爭對手孫炳良兒子孫桐亮有着曖昧關係。如海到港後在杜磊的幫助下得以辦案順利,對其存有好感。在一次社交場合中,如海無意發現李小翠與孫桐亮不軌行為,便含蓄像杜磊暗示,不料卻得到參加婚禮的邀請。正當杜李兩家積極籌備婚禮之時,廠家協會理事長的選舉也到最後關頭,童寧發現孫炳良在拉選票。


    第3集

    杜磊送給李小翠一幅自己親手書寫的字畫,以示自己對她的愛,小翠則回增一隊雞血石印章,倆人各執一石得存。為彌補自己過失,童寧幫杜平戰勝孫炳良,竟效仿其做法在眾太太中大肆活動展開“太太外交”,儘管在選舉中杜平勝出當選,童寧卻遭杜平痛責,稱其行為並不光彩,慶功酒釀成苦酒讓童寧難以嚥下,於是又向劉晴傾吐委屈,劉晴予於好言安慰,讓童寧寬心不少,不知不覺劉晴成了童寧傾吐苦悶的對象。


    第4集

    杜磊和李小翠結婚場面異常熱鬧,如海也到場祝賀。孫桐亮為報其父敗下杜平之手下之仇,竟然採用卑鄙手法引誘新娘李小翠作出不軌行為,並故意讓新聞媒體現場採集報道,引起香港社會一片譁然。致杜磊身心重創,精神崩潰。童寧帶杜磊暫遷大陸東盛市杜氏企業家中以求寧靜,不料有因干涉企業內部與總經理宋春華髮生衝突,並導致其憤然辭職,讓杜平大為光火,從而疏遠,無奈之下童寧請劉晴來東盛小住解悶。


    第5集

    杜平對劉晴到來非常戒備。三十年前的情景不由重現。但隨着時間的流逝,劉晴忠厚勤快,善解人意,裏裏外外井然有序,不僅讓童寧寬心許多,也讓杜平逐漸適應。婚變後的李小翠與孫桐亮也來到東盛,在賓館杜磊與孫桐亮不期而遇,孫桐亮身邊卻是另一個女人露絲。倆人發生衝突並動手。在回家的路上,杜磊被一蒙面摩托車手撞倒,身負重傷,杜平全家趕到醫院,經搶救杜磊撿回性命,警方隨即展開調查。


    第6集

    李小翠得知杜磊受傷,悄悄來醫院探望,卻被童寧大罵一通趕出病房。杜平知道後指責她行為過激。倆人口語不合又引起爭端。杜平的滿心不快都在日常中被劉晴一一化解,不由對其增添好感並刮目相看,昔日宋春華的位子逐漸為劉晴取代。杜磊傷愈出院,獲同窗學友任樹康消息,在西部義珍行醫,邀他康復後也來西部。李小翠意外探知杜磊車禍乃孫桐亮勾結黑社會所為,驚駭之中覺自己上當受騙鑄成大錯。


    第7集

    杜磊一家參加有劉晴操辦的企業職工聯宜誤會,童寧與方力生不期而遇。杜磊突然接到小翠電話,言有要事相告,速來酒店見面,杜磊應約前往。李小翠等待之時,孫桐亮突至,爭吵之間孫桐亮知事已敗露,用雞血石印章將李小翠砸死後逃逸。而杜磊來到現場,見小翠已死悲痛不已,卻被當作兇手被捕。杜氏一家一波剛息又起風雲,頓時陷入束手無策之中。劉晴急電叫來如海,讓她為杜磊辯護,而如海又請來了另一律師崔國偉,兩強聯手為杜磊洗冤。


    第8集

    童寧企圖賄賂警方撤消對杜磊的起訴,杜平聞之氣極,獨自搬到酒店與童寧暫時分居。童寧面臨着將要失去兒子同時又將要失去丈夫的局面。劉晴趁虛而入,陽奉陰違,雙方都將她視為貼己人,夫妻間的距離越來越大。如海和崔國偉廢寢忘食,努力尋找與杜磊有利證據,但前景並不樂觀。杜磊在押期間頻頻受審,情緒逐漸失控。隨着法院開庭審理日期臨近,新聞媒體大肆炒作,杜磊殺人案一時成為社會關注熱點。


    第9集

    對杜磊的開庭審理顯然對辯方不利,如海和崔國偉竭盡全力,但由於缺乏有利證據最終落敗,法庭一審判處杜磊死刑。在上訴期間雖然如海多方奔走,但無濟於事,上訴被駁回,維持原判。杜磊知自己在劫難逃,含恨寫下遺書。孫炳良父子落井下石,買通高官要將杜磊執行死刑提前,杜家籠罩在一片陰雲中。任樹康見報道知杜磊出事,趕到東盛與其訣別,無意中説出事發當天他曾與杜磊通話時間,讓如海大喜過望。


    第10集

    任樹康提供的證據恰好可以證明案發時杜磊不在現場,如海和崔國偉重新審理案宗,尋找與時間所牽連的相關證人。為讓杜平不得安寧,孫炳良鼓動杜氏企業工人鬧事,劉晴挺身而出,助杜平度過難關,贏得更深的信任,名正言順坐上總經理座位。隨着死刑期限迫近,如海與崔國偉終於查到了各方有利證人,但其中一人卻離開了東盛。兵分兩路,崔國偉去找證人,如海去省高院重新申訴。


    第11集

    崔國偉歷辛艱苦來到某山村找證人,不料卻吃了閉門羹,憑着執着硬是在門口坐了一晚,終於感動證人答應出庭作證。正當案情出現轉機之際,孫炳良父子的步子也驟然加快,在毫無思想準備中突然噩耗傳來,對杜磊的死刑提前進行,就在當天。頓時杜家亂成一團,劉晴急電告知如海,情急之中,如海不顧一切奔往省高院,拼死闖入。崔國偉和劉晴也帶着證人急找警方協助。


    第12集

    在如海向高院審判庭長陳述案情。列舉證據之時,杜磊被驗名證身,押上刑車開赴邢場。杜平一家守候在電話前聽天由命茫然無措。如海的陳詞終於得到認可,千鈞一髮時刻,庭長下達暫緩執行死刑,槍下留人的指令。杜磊撿回性命,杜磊與童寧對劉晴如海關鍵所為刻骨銘心,孫炳良父子大失所望。法院再次審理杜磊殺人案,如海崔國偉胸有成竹,雲集人證物證勝券在握,法庭再燃烽火,控方與辯方唇槍舌戰,你來我往。


    第13集

    法院最終作出判決,杜磊無罪當庭釋放,一場磨難總算告一段落。然而在杜家上下欣喜之餘,家庭危機已悄然來臨。杜平對童寧日益冷淡,即使在東盛也寧住酒店不願回家,反使童寧疑神疑鬼。劉晴不失時機地“提醒”她注意杜平是否有外遇。終於劉晴感到可以出手了,於是她略施小計,利用杜平秘書陸太太將童寧誘到香港,自己又將杜平請回東盛家中,開始了她的第一次“幽會”。


    第14集

    杜平被喬裝打扮,煥然一新的劉晴深深吸引,卻不知自己已在三十年前就被劉晴所暗戀。一頓飯加深了倆人之間不可名狀的情感。童寧回到香港卻不見杜平,便遷怒陸太太,劉晴將計就計,順水推舟讓陸太太就此背上黑鍋。杜磊舊傷復發,炎症嚴重,從東盛轉送到香港治療,童寧卻未能精心照料,引起杜平不滿,劉晴趁熱打鐵,以匿名電話密告童寧陸太太行蹤,致陸太太在酒店與杜平商討工作時被童寧闖入,當場羞辱。


    第15集

    陸太太憤然向杜平辭職,讓他難以挽留,童寧此舉無疑加重了杜平對她的怨恨。劉晴教唆童寧要想讓杜平迴心,可用離婚要挾。童寧信以為真如法炮製,不料杜平立即答應,反倒讓童寧陷與尷尬並引起杜磊對母親的不滿。在杜平和童寧各自律師忙着辦理離婚手續之時,如海來到杜磊身邊照料他,倆人性情相投,日久生情,當兩人彼此陷入愛戀之時,如海猛然醒悟,自己是杜磊的姐姐,到杜家來是負有復仇使命的,一時處在進退兩難之中。


    第16集

    杜平和童寧離婚已成定局,劉晴突然使出殺手鐧,不辭而別返回老家,杜平為身邊缺了她一切都顯得雜亂無章,終於按捺不住親自去老家尋找,倆人終於爆發戀情。童寧回到香港心灰意冷,在酒吧遇一陪聊男生小勝,倆人談得甚為投機。劉晴重返東盛杜家,此時童寧已離去,儼然成為新主人。但因杜平童寧尚未辦理正式離婚,仍然以雙重面目在倆人之間周旋。杜磊病情急劇惡化,面臨截肢險境,醫院建議速轉美國醫療。


    第17集

    杜磊由如海陪同啓程去美國,杜平與童寧到機場送行如同陌生。劉晴春風得意,跟隨杜平頻頻出入高級場合,被人稱之杜氏女強人。童寧唯有與小勝聊天方解鬱悶。借杜平回港之時,童寧力求挽回婚姻,回憶青年時代忠貞愛情也未能挽回杜平,反使他連夜驅車離港,而劉晴則會在東盛家門口柔情等候。此時在杜平眼裏劉晴是30年前的童寧,而童寧卻似當年的劉曦。童寧終於忍無可忍,衝到杜氏集團與杜平大吵大鬧,並動手打了他。


    第18集

    杜平正式攤牌宣佈與童寧離婚,童寧向劉晴求助只得到象徵性的安慰,就連小勝也勸其乾脆離了。極度失意的童寧欲一死了之,卻被小勝發現報警被送往醫院救活。杜磊在美國情形也不妙,被醫院下達病危通知,如海徹夜不眠守護,以愛感召,終於迴天有術出現奇蹟,杜磊再次走死神陰影。童寧病癒出院,登門拜謝小勝救命之恩,小勝卻説出另一番話為她指點迷津。讓童寧頓然醒悟,不禁為對方年紀輕輕競有如此志道閲歷而稱奇。


    第19集

    杜磊和如海從美國回來,劉晴立即發現倆人關係不一般,對如海再三盤問,如海道出隱情立遭訓斥,在劉晴看來奪回本屬於劉曦的一切才是至高利益。如海為擺脱煩惱,決定離開杜磊到崔國偉公司任職。杜磊極力挽留,並許諾在杜氏委以高職均被拒絕。如海的悄然離去,讓杜磊難以接受,他瘋狂地打電話,讓如海難以抵禦,只好謊稱自己與崔國偉在一起,杜磊不信,連夜驅車趕去,如海急找崔國偉商量對策。


    第20集

    杜磊在崔國偉家被精心設計的騙局所蒙,傷心至極,決定去西部找任樹康。臨行前他回香港向童寧告別,母子倆此時是同命相連,惺惺相惜類。杜磊的離去對童寧是一個打擊,接踵而來的事態更讓她傷心,只剩下童寧孤零零一人,就連小勝也不知去向,杜磊到了西部山區,意外見到已成為任樹康女朋友的宋春華,開始了新生活。而童寧也在杜氏企業經理馮驥勸説下,在東盛購房暫住。


    第21集

    馮驥幾乎天天都來陪童寧,這使她心情寬鬆不少。對杜平的變心憑直覺童寧感到一個神秘的女人存在,決定要查個明白。某晚童寧得知杜平夜宿東盛,便直闖住宅,這才發現原來和杜在一起的竟是對自己必恭必敬的劉晴,而劉晴此時一反常態,在杜平的庇護下全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童寧悲憤至極,暈倒在街頭,多虧馮驥照料,得以康復。馮驥鼓動童寧用離婚後分得資金將杜氏企業買下,與劉晴決一高低。


    第22集

    杜氏企業財務蔣笑英發現公司假帳其多,但自己因挪用公款賭錢被馮驥抓住把柄不敢吭聲。童寧購得杜氏企業成為新董事長,卻不知公司已負債累累,大批資金已被劉晴假帳調走。杜平覺身體不適,劉晴建議他去美國休養。蔣笑英找童寧坦誠對馮驥的疑慮,童寧反為其辯護。蔣笑英對丈夫説也遭指責,弄得裏外不是人。童寧走馬上任,目睹杜平曾經工作地方感慨萬分。公司資金入不敷出情形嚴峻,為解脱困境馮驥鼓動童寧生產盜版產品。


    第23集

    馮驥瞞着童寧大量生產盜版貨,並親自出馬做促銷,但收效甚微,面臨經濟危機。杜平被查出癌病,預感自己前景不妙,警方突然傳訊童寧指控她犯有盜版罪,隨即予與刑拘。蔣笑英急找馮驥但他卻見死不救,童寧處於孤立無助之中。童寧助手顧明向崔國偉求援。崔國偉接案並請如海暗中協助。劉晴在達到目的之後知馮驥已無利用之處,用一筆錢打發他,馮驥失望至極。便向前來調查的崔國偉披露內幕。童寧在牢房靜心反思,猛然醒悟發現自己落入圈套。


    第24集

    由於馮驥的反戈,童寧被洗刷罪名撤案。馮驥單獨約見童寧向她表示懺悔,雖然童寧最終饒恕了他,但自己卻陷入被動,工人拿不到工資,供應商追索債務,銀行催還貸款,令童寧身心憔悴。不得已將手中杜氏股份包括香港住房出賣,不料暗中買家卻是劉晴。正當童寧在自己家中被已成為新主人的劉晴趕出門時,她萬念俱灰,生不如死,而劉晴則與昔日對頭孫柄良苟合慶祝自己的勝利。


    第25集

    童寧偶遇小勝,從他嘴裏得知劉晴諸多陰謀,更覺世態炎涼,人心叵測,便混進酒吧以酒消愁。但每每大醉神志不清後都有一位男士送她回家,這人就是方力生。落難之中見真情,方力生鼓勵童寧重新站起來,不可自毀自滅,讓童寧收益非淺,寬心不少。杜磊得知母親消息,邀她到西部,童寧欣然前往,在那裏童寧感受到了人間真諦,體驗到生活的美好,決心重新振作,實現人生第二春。


    第26集

    童寧決心重振旗鼓,請宋春華回來助力。宋春華不負重望,很快將企業運轉納入正軌,並取得國際財團支持,呈現一片生機。劉晴與孫炳良勾結的不法行為逐漸敗露,雙方之間產生摩擦。杜平返回東盛,將自己病情告訴劉晴,原以為能得到安慰,不料劉晴一反常態,感到自己卧薪嚐膽,苦心等待30年,到手的東西又將失去,於是便向杜平攤牌,要杜平將財產全部移交,杜平未予認同,劉晴便出殺手鐧,竟拿如海與杜平是父女關係要挾,杜平大為震驚。


    第27集

    杜磊聞父親病重趕回,杜平因伸受刺激病情加重,童寧將他接回自己家中照料。如海對劉晴所為不滿,勸其拋棄恩怨,立遭劉晴怒斥,稱自己永遠不放棄復仇。如海暗中調查孫炳良違法行為,發現其藏有一塊雞血石,成為李小翠被殺線索。劉晴得知後搶先一步拿到,作為向孫氏計價還價籌碼。孫氏父子殺人滅口,並轉嫁禍劉晴讓其被抓,童寧聞知向警方提供劉晴沒有作案時間依據。然而劉晴並不領情。


    第28集

    如海與劉晴矛盾激化,方力生意外見到劉曦照片道出一段隱情,如海並非杜平之女,而是當年方力生與劉曦所生,徹底擊垮了劉晴。杜平彌留之際,再現當年與童寧戀情,在童寧懷中安詳離去。如海與崔國偉在檢查劉晴房時發現雞血石,警方追捕孫氏父子。若干年後,在全國玩具展銷會上,杜氏企業創意生產的玩具“含淚跳舞的媽媽”獲大獎,童寧上台領獎,發出真心的感慨。人生的第二春屬於每一位自愛自重自立自強的中年女性。


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4-5] 

第二春演職員表

編輯

第二春演員表

第二春職員表

製作人 陳友南、何敏 、唐軍
監製 傅祖桂、葉雄彪、楊子清
原著 梁鳳儀
導演 莊紅勝、王南
編劇 梁鳳儀
攝影 鄭鷗、應雁
配樂 肖三 、林豔
剪輯 高建英 、熊巍
美術設計 趙少平 、張潤明
燈光 林華耀
錄音 江逸民 、孫天秦
展開
演職員表參考資料 [6] 

第二春角色介紹

編輯
  • 童寧
    演員 斯琴高娃

    約53歲,內蒙古出生,後隨父母移居廣西,自小喜歡舞蹈。中年時面對排山倒海般衝向她的感情以及生活的種種困擾,童寧跌倒再起來,再跌倒再起來,直到把握了生命中寶貴的第二春:事業和愛情最終都有了比較完滿的結局。

  • 杜平
    演員 達式常

    香港商人,儒雅的知識分子。他糾纏於妻子童寧以及與之有着30年恩怨的劉晴之間。他對妻子的不思進取有些不滿,也發現了劉晴的體貼能幹,一顆心漸漸有了偏移,以為自己迎來了人生的第二春,與童寧夫妻關係出現危機。

  • 劉晴
    演員 宋春麗

    性格異常偏執。她的姐姐劉曦愛杜平,後來杜平跟童寧在一起了,而姐姐因此而自殺,於是她30多年來一直想要替姐姐報仇,把童寧擠出去。

  • 杜磊
    演員 謝君豪

    童寧和杜平的獨生子。孫炳良之子孫桐亮為報其父敗在杜平手下之恨,在他新婚之日,採用卑劣手段引誘新娘李小翠做出不軌行為,並故意讓新聞媒體曝光,引起香港社會一片譁然,使得他身心重創,精神瀕臨崩潰。

  • 如海
    演員 潘雨辰

    杜平與劉曦的私生女,律師。劉曦引誘杜平發生關係以懷孕相逼,未能如願。在生下一女後恨恨而亡。劉晴將姐姐的孩子取名如海扶養長大。杜磊被判死刑,在杜家陷入一片混亂之時,她加入案件,拼死相救,最後關頭成功解救杜磊,杜磊也因此愛上她,她雖對杜磊有好感,但因其為自己的親哥,且母親大仇未報,一時處在矛盾之中。

角色介紹參考資料 [3-5]  [7-8] 

第二春音樂原聲

編輯
類型
歌曲名
創作
演唱
主題歌
《好春光》
何文匯、倫永亮 [6] 
片尾曲
《時差》

第二春播出信息

編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
2004年6月30日
南京電視台文體頻道(首播劇場) [1] 
2004年7月11日
CETV-3(首播劇場) [11] 
2004年11月2日
天津電視台三套(晚間劇場) [10] 
2006年7月21日
山東電視台影視頻道 [2] 

第二春劇集評價

編輯
《第二春》延續了梁鳳儀一貫的“財經小説”風格——殘酷商戰+豪門恩怨。試圖探索事業有成的中年人如何面對家庭與事業、如何調整生活危機等問題。斯琴高娃、達式常、宋春麗三位演員及潘雨辰謝君豪等演員的加盟,為該劇增色不少 [10]  。《第二春》中富家太太童寧,生活愜意、善良單純、熱愛舞蹈,無奈卻處處遭人陷害,被丈夫拋棄、被兒子輕視、被朋友出賣,但最後經過努力重新找回了自尊、找回了自我。這個角色是梁鳳儀專門為斯琴高娃“量身定做”的,也是劇中着墨最多的角色。其點睛之筆就是——一個女人的脱胎換骨在四面楚歌之時、于山窮水盡之際;勝利屬於誠實勤奮、自尊自愛、自強不息的女性 [10] (《天津日報》評)
《第二春》的故事一波三折,扣人心絃,道出的是一個有關人生、事業、愛情、夫妻、父子之間生死抉擇的故事 [12] (《北京晚報》評)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