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穿越謎團

編輯 鎖定
《穿越謎團》是由沈嚴劉海波執導,張歆藝袁弘江珊孫淳領銜主演的都市情感懸疑劇 [1-2] 
該劇講述的是在一樁登山墜崖意外發生後,蓉蓉和馬東一起去調查背後謎團的故事 [1] 
該劇於2016年3月11日在愛奇藝首播 [3] 
中文名
穿越謎團
別    名
真相
類    型
都市、情感、懸疑
出品公司
海潤影視集團等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拍攝地點
北京
首播時間
2016年3月11日
導    演
沈嚴
劉海波
編    劇
邱永懿
編    劇
李毅
燕公子
製片人
路怡
主    演
張歆藝
袁弘
江珊
孫淳
集    數
36 集
每集長度
約 47 分鐘
在線播放平台
愛奇藝
出品時間
2014年

穿越謎團劇情簡介

編輯
沉浸在和男友郝好訂婚的幸福之中的蓉蓉突然得知,和自己一起長大、情同兄妹的斯寧去世了。哀傷之餘,她發現斯寧的手機竟然在陌生男子馬東手中。為了保護斯寧的母親宗鳳不受傷害,蓉蓉決定調查馬東。經過不懈探究,蓉蓉發現一個隱藏多年的真相:原來馬東才是宗鳳的親生兒子。馬東和宗鳳經歷了着糾結和煎熬後,母子終於相認。在蓉蓉和馬東探查真相的過程中,兩個年輕人不知不覺產生了感情。蓉蓉向郝好道歉,並提出分手;郝好深感被羞辱,屢屢針對馬東。亞玲因無法面對馬東,也反對二人在一起。宗鳳終於病倒,郝好在最後關頭選擇了承認錯誤,並且成功救治了宗鳳。真相大白,重建信任的眾人繼續新的生活,經歷風雨的蓉蓉與馬東也決心攜手一起面對今後的人生 [1] 

穿越謎團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東華醫院是衞蓉和宗斯寧的家,他們在這個醫院出生,又在這個醫院的家屬院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家大人更是至交好友,親如一家。只是這次斯寧回國度假,衞蓉卻覺得他變得怪怪的,一直刻意迴避着她。斯寧喜歡自己,衞蓉是知道的,或許這就是他疏遠的原因吧,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和郝好的戀情。明天是父親衞剛五十九歲的生日,衞蓉想借着邀請他和宗鳳參加壽宴的機會,好好和斯寧談談。這是衞蓉現在最大的煩惱,此時的她對身邊發生的一切,還懵懂不知,更不知道就在宗斯寧遠遠看見她的那一刻,做了一個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兩人見面,斯寧卻不願意多説什麼,忙着要準備深夜進山。最後在衞蓉的強烈要求下,斯寧答應明天會趕回來參加壽宴。壽宴上,常年居住在療養院的母親亞玲決定徹底回家了,郝好也被提幹到寶華醫院,擔任助理院長,並向衞蓉求婚。對於衞蓉而言,一切都那麼美好。只有遲遲未出現的斯寧,讓衞蓉有些不安。天空此時也颳起了大風,暴雨將至的樣子。就在那天,斯寧失足墜崖,死在了山腳下。


    第2集

      就像守門大爺所説的,什麼樣的人會來墓地偷手機呢。而且似乎還是一個他們身邊的人。或許這和斯寧的突然死亡有關,難道斯寧不是死於意外。衞蓉把自己的各種陰謀論,一股腦的告訴了宗鳳。宗鳳看着衞蓉瘋狂的樣子,反而下定了決心要接受兒子的突然死亡,她勸衞蓉放手,她是一個醫生,相信驗屍報告,斯寧是死於意外。不甘心的衞蓉重返事發現場,突遇暴雨,掉落懸崖,危機關頭郝好出現,救了衞蓉。而在此時,宗鳳的電話再次響起,還是那個鬼來電,電話中的人呼喊着媽媽。宗鳳趕到醫院,才發現是一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年紀的陌生人,在出車禍的危機關頭撥打了這個電話。而這個陌生人因為車禍失憶了。現在誰也不知道這個電話為什麼會在他的手裏。宗鳳對這個陌生人產生了移情,很是心疼這個男孩。衞蓉卻對他充滿了警惕。通過對陌生人刺探和對那台手機的檢查,衞蓉懷疑陌生人並沒有失憶。他似乎是在利用斯寧留下的手機做着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嗎。正當衞蓉決定跟陌生人攤牌,與他對質的時候。陌生人承夜逃離了醫院,一起消失的還有那台斯寧的手機。


    第3集

      隨着陌生人和手機的消失,所有的調查線索中斷,就在衞蓉一籌莫展之際,卻意外在東華醫院護工隊的招貼欄裏,看見了陌生人的照片。他竟然是東華醫院的一個護工,名叫馬東。衞蓉向眾人打聽着馬東,在護工,護士和病人家屬的嘴裏勾勒出馬東的百態,而唯一相同的地方則是他不像一個幹護工的人,幾個月前突然出現在東華醫院,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而此時的陌生人馬東則回到了自己的家----城中村,孩子們都親切的叫他馬老師。馬東收到一個網名為悟空媽媽人的消息,警告他不能回醫院。受了傷,沒有工作的馬東生活窘困,城中村的人主動為他提供了幫助。衞蓉仗着自己是院長的女兒要求護工隊打開馬東的儲物櫃檢查。衞剛聞訊趕到,斥責女兒,幸而宗鳳趕到,替衞蓉解圍,最後衞蓉是乘亂拿走了馬東的一個小紅本,同時宗鳳也知道了陌生人的來歷。作為一個母親和醫生的她卻只擔心馬東的傷情,向馬東發去了慰問短信。就在衞蓉根據馬東在護工隊留下的信息,四處尋找他而不得時。宗鳳卻意外通過護士長拿到了馬東家的地址。宗鳳找到馬東,勸他回醫院繼續治療,並由她墊付醫藥費。


    第4集

      馬東主動找宗鳳和衞蓉坦白,他是在給母親掃墓的時候,無意看見宗鳳把一台很貴的手機放在了墓地裏,見財起意的他偷走了手機。而宗鳳的每一通電話,都讓他想起來自己的母親,讓他不捨得換走sim卡,並對宗鳳產生了移情。馬東的解釋讓宗鳳更是感同身受。衞蓉卻將信將疑。東華醫院有兩個護工隊,一個叫正強是馬東所在的護工隊,另一個叫仁德。馬東和宗主任的關係在醫院被誇大流傳,眾家屬爭相請馬東做護工。可是這個病區本是由仁德負責的。馬東“搶活”的行為,導致了兩個護工隊在後院打羣架,而虎子更是衝在前頭,因為他覺得自己被馬東騙了。醫務處幹事董嵐要利用此事開除馬東,幸虧護士長從中調停,利用宗鳳對馬東的特殊的情感平息了事。原來護士長就是悟空媽媽,一直暗中幫助着馬東。衞蓉根據小紅本上的一個線索,發現馬東在尋找一個叫小秦的保姆,更令她吃驚的是,在更早之前,斯寧也曾來尋找過這個保姆。馬東和斯寧,還有這個保姆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第5集

      如此優秀的馬東,此時卻在醫院四處低價求病人讓他能做一個護工。兩邊護工隊都不惜一切代價防止馬東得逞。校友網上,有專門為紀念斯寧成立的小組,衞蓉發帖詢問是否有人認識馬東,卻沒有任何迴應。衞蓉翻找斯寧舊物,在斯寧第一次上雪線的慶功宴照片上,衞蓉發現了馬東的身影。宗鳳這次終於相信馬東一直都在騙他。保安開始轟趕馬東,護士長再次求宗鳳幫忙,被宗鳳拒絕,宗鳳看着在醫院東躲西藏的馬東,質問他一個華北大學的學生為什麼會淪落至此,馬東讓她去問斯寧。衞蓉接到斯寧同學神秘來電,警告她,逝者已矣,作為斯寧的親人,請她不要再詢問馬東與斯寧的關係。馬東設計成為了楊老的護工,楊老是衞生局楊局的父親,兩個護工隊的經理都不敢再為難馬東。而實際收買護工隊要趕走馬東的醫務處幹事董嵐,她不甘心就此失敗,命令虎子暗中監視馬東和楊老。衞蓉用盡各種辦法向斯寧的同學們打聽馬東,得知馬東曾經在華北大學被譽為“考神”,可是一提到馬東和斯寧的關係,所有人都諱莫如深。這讓衞蓉更加堅信馬東和斯寧之間發生過什麼不好的事情。


    第6集

      馬東向楊老詢問給他就喝的人究竟是誰。楊老拒絕告密。而楊老再去找虎子要酒,虎子不忍再害楊老性命,拒絕。董嵐知道後大怒,斥罵虎子。馬東發現護工劉大偷偷帶病人離開醫院,似乎有不可告人的圖謀。馬東與護士長商量此事,護士長回憶馬東母親出事前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馬東決心調查此事,設計接近劉大。衞蓉發現第四個被替考人的考試日期,正是斯寧第一次上雪線的日子。衞蓉懷疑斯寧就是那個告密人。馬東跟蹤劉大到一個荒郊野外,發現劉大是在向病人兜售非法的治療儀器,而組織者正是當日在小秦家門口暴打他的人。馬東被捉。衞蓉打算告訴宗鳳她的懷疑,但涉及斯寧的名譽,衞蓉又不願意宗鳳再次傷心,吞吞吐吐中,衞蓉又問起斯寧生父是誰,宗鳳拒絕回答。就在此時,衞蓉接到小秦電話,得知馬東有危險。衞蓉支身前去搭救馬東,也被抓住,與馬東關在一起,衞蓉乘機向馬東核實自己的發現,馬東閃爍其詞。病人發病暈厥,不法分子害怕逃跑,小秦乘機放走了衞蓉和馬東。衞蓉和馬東合理搭救病人脱險。馬東最後向衞蓉承認,他來東華是因為斯寧。


    第7集

      組織護工推銷治療儀的人幕後主使正是董嵐,她命令虎子必須想辦法立即趕走馬東,虎子心生毒計。郝好得知衞蓉涉險,瞞着衞蓉告訴了他的父親,衞剛又生氣又擔心,衞蓉無奈向父親坦白了所有的事情。郝好因衞蓉孤身救馬東而吃醋,兩人不歡而散。衞剛把蓉蓉的懷疑告訴了宗鳳,宗鳳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是告密者,心痛不已,對馬東產生愧疚。病人戒指被偷,虎子指出他看見是馬東所為,並在馬東的儲物櫃裏找到了戒指,馬東被保安扣押,宗鳳感到,她選擇相信馬東是無辜的,幫助馬東調查此事。關鍵時刻,警方趕到,表揚馬東破壞了買非法治療儀的騙子集團,同時也就提供了馬東昨夜的不在場證明。護工參與騙子集團,無疑使東華醫院名譽受損,郝好建議衞剛先大力表揚馬東見義勇為,再給馬東一筆錢讓他離開醫院,他懷疑馬東是為了向斯寧報仇才來醫院搗亂的。衞剛説穿郝好是吃醋,表示要秉公辦理。


    第8集

      醫院要為馬東和衞蓉召開表彰大會。記者找到衞蓉,瞭解此事,並提及了一年前東華醫院發生的病人吳海萍自殺案件,衞蓉回憶起在墓地看見馬東母親的墓碑上正刻着吳海萍三字。小秦從看守所打來電話,表示只要馬東把她保釋出來,她就回答馬東所有的問題。衞蓉在墓地約見馬東。當着斯寧和吳海萍的墓碑,馬東向衞蓉説出了實情。馬東家境貧寒,父親早故,母親積勞成疾,為了給她治病,馬東替考掙錢。而當年贊助商臨時改變計劃,斯寧為了不錯過第一次上雪線的機會,請馬東替考。兩人因此成為好友,卻不知何故,一年後斯寧告發馬東,馬東因此被退學,母親吳海萍傷心欲絕。馬東雖然怨恨斯寧,但也不願再惹是非。沒想到一年後斯寧又出現在馬東家,向馬東認錯,並安排吳海萍進東華治療,而馬東因為工作滯留外地,斯寧替他盡孝道,吳海萍手術成功,就在馬東要回城前不久,吳海萍在醫院自殺身亡。一年後,就在馬東慢慢接受母親的死時,斯寧再次出現,並告訴馬東吳海萍的死另有隱情,但是他要給對方一個機會,他會在次日告訴馬東真相。而在次日,馬東等到的卻是斯寧的死訊。


    第9集

      吳海萍出事期間,郝好是東華醫院的醫務處處長,衞蓉為了不暴露馬東,設計通過記者的嘴向郝好提問。郝好無奈向衞蓉坦白了當年的事情,安排吳海萍進醫院的人正是他郝好,而奇怪的是斯寧要求郝好保密,尤其是向宗鳳保密。同時,郝好聽見吳海萍和斯寧提起有關認祖歸宗一事。而最後給吳海萍做手術的人是宗鳳,並且在手術中宗鳳又異常行為。郝好向衞蓉説出了吳海萍和宗鳳關係的更多疑點。吳海萍在手術前一天,突然發病,正是偷偷去了宗鳳的辦公室,而給吳海萍緊急動手術的人正是宗鳳。衞蓉被這些疑點所震驚,同時責怪郝好向她的隱瞞,郝好卻乘機説出了斯寧去世後,衞蓉執着於此,對自己的忽視,衞蓉自責,兩人和好如初。因為小秦的話,宗鳳也成為了馬東的調查重點。斯寧對吳海萍超乎尋常的好,以及“認祖歸宗”之言,衞蓉開始懷疑吳海萍與斯寧神秘的生父有關。衞蓉告訴宗鳳斯寧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後來因為體諒母親才不再提起,衞蓉懇求宗鳳説出真相,不要讓斯寧死而有憾。宗鳳痛哭,卻仍然拒絕説出。衞蓉獨自落淚被馬東看見。馬東心疼自責不已。


    第10集

      宗鳳在重重壓力與痛苦下靠酒精和藥物睡眠,出現了精神狀況。閨蜜亞玲看在眼裏心疼不已,多次向丈夫衞剛提出要關心宗鳳。甚至把家裏的事情都交代給了宗鳳,像是要撮合兩人的樣子。亞玲的反常行為,讓衞剛和宗鳳擔心亞玲又要犯病。護工管理中心將對所有護工進行培訓,然後安排考試,只有合格的護工才能在醫院留任。護工們都沒有什麼文化,得知要學習還要考試都亂了套。衞蓉旁敲側擊向宗鳳瞭解她與吳海萍的關係,宗鳳記得自殺的病人,但是對吳海萍這個人本身卻沒有任何的特殊印象,得知她與斯寧的關係,宗鳳更加吃驚傷心,沒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有那麼多秘密瞞着自己。衞蓉不知道應不應該相信宗鳳。衞蓉與馬東聯合調查,有了更多的接觸,郝好進一步感到馬東的威脅。衞蓉向馬東要了吳海萍的病例回家研究。而馬東在醫院發現了一個病人林老伯,所有的症狀都與母親相同,而主治大夫王平德,正是母親當年的主治大夫。馬東想代替光頭成為林老伯的護工,被光頭拒絕。


    第11集

      亞玲精神崩潰,被送回了療養院,醫生禁止衞蓉接觸母親,懷疑她是導火索,衞蓉無法接受,痛哭,馬東安慰,更加自責,認為這一切都是他導致的。得知吳海萍自殺,亞玲精神崩潰,被送回了療養院,醫生禁止衞蓉接觸母親,懷疑她是導火索,衞蓉無法接受,痛哭,馬東安慰,更加自責,認為這一切都是他導致的。衞剛和宗鳳也開始注意到吳海萍,不明白她究竟是什麼人,跟斯寧,甚至亞玲有什麼樣的關係。宗鳳詢問衞蓉,衞蓉正內疚於自己對母親的傷害,她也説不出所以然來。而衞剛陪着亞玲,亞玲也只是眼神呆滯,默默流淚。 林老伯的女兒林琳忙於工作,時隔多日終於出現在了醫院,馬東對她有所不滿,她更對馬東這個不像護工的護工百般不放心,兩人出現很多矛盾。在與室友雯雯的交流中,衞蓉回憶起,母親精神崩潰時,眼睛死死盯着的人是宗鳳,她意識到,或許母親這次發病自己並不是導火索,要搞清楚母親這次崩潰的原因,只有搞清楚20年前母親第一次精神崩潰的原因,而她記得那天晚上,宗鳳也在場。


    第12集

      衞蓉在郝好宿舍醒來,郝好希望衞蓉能正式戴起訂婚戒指,衞蓉有些動容。正在醫院忙碌的宗鳳和衞剛突然接到亞玲打來的電話,要請他們一起吃飯,在飯局上,亞玲提出要跟衞剛離婚。宗鳳和衞剛震驚不已,一頭霧水。亞玲又突然跑來學校見衞蓉,她希望女兒儘快完成和郝好的婚事。衞蓉對自己的婚事猶豫不決,不知不覺來到了病房,卻見馬東和林琳親密的樣子,衞蓉只説是還錢,黯然離開。衞蓉與宗鳳談起感情的事情,言語間説出了自己對衞剛和宗鳳的懷疑,宗鳳承認自己對衞剛有感情,但發誓從沒有做過對不起亞玲的事情。衞蓉選擇相信。董嵐對護工教授的護理知識枯燥乏味,眾護工完全聽不懂,擔心無法通過考試抱住飯碗。得知馬東給光頭補課,眾人都來相求,馬東給眾護工開課,護士們送來了“馬東方學校”的十字繡,鼓勵馬東和眾護工。亞玲繼續逼迫衞剛離婚,衞剛不確定她的精神狀況,只有想辦法拖延,亞玲送來了離婚協議書,被衞蓉發現。


    第13集

      亞玲的反常行為,讓衞蓉連她都開始懷疑,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父親,母親,宗姨,曾經衞蓉最親近最尊敬的人,都讓她失望之極,她懷疑每一個人,她要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衞蓉約馬東見面,向他説明了一切。馬東安慰衞蓉,兩人決定分頭行事,一個着重調查斯寧的身世,以及與吳海萍的關係,一個繼續追蹤林老伯的手術,調查醫院。宗鳳為了化解與衞蓉之間的矛盾,找郝好幫忙,郝好把這些事情都推到了馬東的身上,認為馬東是來複仇的。宗鳳猶疑。通過調查,衞蓉實在找不到任何男人,與當時匆匆回國短住的宗鳳有任何瓜葛,除了父親。可是父親和宗鳳又的確信誓旦旦並無任何越軌行為。與導師説起此事,導師提出了一個大膽卻似乎唯一的解釋,宗鳳誓死不願説出的真相,是因為她是被強姦。宗鳳思慮再三決定讓衞剛告訴衞蓉真相,她一直以來是為了斯寧不要揹負身世的負擔,故一直如此自私的隱瞞此事。無法接受斯寧的父親是一個強姦者的衞蓉,噩夢連連,她承受不住壓力,告訴了郝好此事。


    第14集

      此時護工考試開始了,馬東設計幫光頭作弊,光頭優秀的答卷引起董嵐的懷疑,董嵐欲藉此開除馬東和光頭,卻想不明白他們作弊的方法,沒有證據,與護工們產生衝突。已經得知馬東真實身份的衞剛和宗鳳趕到考場,卻支持了護工的意見,應該相信證據,而不是妄加揣測。林琳焦慮不安得守在父親手術室門口,馬東感同身受安慰,林琳告訴馬東已把他的小紅本交給了宗鳳,馬東意識到他的身份已經曝露。得到宗鳳的首肯,衞剛約女兒見面坦陳了當年發生的事情,證實了衞蓉的揣測。衞剛和宗鳳的確沒有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但是當衞蓉問起父親對宗鳳的感情時,衞剛無法正面回答,衞蓉從中看出了上一輩人對感情的隱忍與無奈。考試順利結束,眾護工在食堂聯歡,感謝馬東,看馬東如此得人心,董嵐不忿,欲在眾人面前説出馬東來東華的真實目的。衞剛被歡笑聲吸引來到了食堂,打斷了董嵐。衞剛似乎故意買醉,與眾護工把酒言歡,説出了很多心裏話,護工們包括馬東都很感動。衞剛已經知曉了馬東的真實身份,而他現在對馬東的態度,卻讓馬東無法判斷對方是敵是友。


    第15集

      衞蓉卻四處尋找宗鳳不得。直到傍晚時分,馬東看見了獨自站立在天台上的宗鳳,馬東以為宗鳳會跟母親一樣做出傻事,馬東以告訴宗鳳,斯寧遺言為命,請宗鳳下了天台。宗鳳得知了斯寧與吳海萍的奇怪關係,以及他這次回國一直都在瞞着自己調查吳海萍的死,甚至可能是因此生亡。宗鳳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更讓她心疼的是衞蓉知道實情後也一直瞞着她,並暗中對她調查。衞蓉向宗鳳懇求道歉,激憤之中,宗鳳的話更加深了衞蓉對她的懷疑。衞蓉決定繼續調查斯寧生父的身份,以確認是否與吳海萍有關。衞蓉和雯雯求助於性侵犯互助會的組織者劉忻。劉忻本人就是被強姦生下的孩子。劉忻的風度與坦然,讓雯雯產生好感,同時衞蓉也覺得或許宗鳳做另一個選擇,或許對斯寧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前夜受涼,衞蓉發着燒確認了斯寧生父的身份,他已經被執行死刑。在醫院中層會議上,醫生們再次對宗鳳的精神狀況產生質疑,衞剛倍感壓力。宗鳳來墓地看望斯寧以及吳海萍,她也開始對吳海萍這個女人的身份感到困惑。


    第16集

      亞玲繼續跟衞剛鬧離婚,每天一大早就出門,迴避與衞剛見面,實則每天枯坐在羽毛球場回憶當年,衞剛發現卻也無可奈何。幾經核實,衞蓉實在找不到吳海萍和強姦犯之間的任何聯繫,就在調查又陷入死局時,衞蓉卻意外發現,以強姦犯的血型和宗鳳的血型不可能生出斯寧這個兒子。這麼大的謊言,這麼自辱的謊言到底要掩蓋的是什麼樣可怕的真相。衞蓉再次懷疑宗鳳和衞剛都在撒謊。衞蓉無法在面對這樣的家庭,衞蓉向郝好提出提前婚禮。馬東病後,林琳細心照顧,護工們都把林琳認成了大嫂。林老伯手術恢復良好,即將出院,林琳向馬東表白,被馬東拒絕。衞蓉和郝好拍婚紗照,亞玲觸景深情。衞蓉請父母和宗鳳一同來到了斯寧的墓前,衞剛和宗鳳的誠懇的誓言,讓衞蓉再次動搖,或許她應該相信他們。公佈護工隊的成績,眾護工都考過了,虎子落榜,就在大家要慶祝的時候,董嵐卻宣佈馬東被開除,並當眾説出了馬東是被大學開除,為了調查醫院才來做護工的,他是醫院的奸細。眾護工大驚。


    第17集

      馬東再次質疑醫院,宗鳳為了自證清白,更為了消除馬東的疑慮,主動要求醫療調查委員會開始對吳海萍治療手術的情況進行調查。醫療委員會開始正式調查,當日的值班護士董嵐,值班醫生郝好,主治大夫王平德和主刀醫生宗鳳,都被聆訊,眾人回溯了 當日發生的情況。 宗鳳和衞剛也開始調查吳海萍,卻發現吳海萍早就存在於宗鳳和斯寧的生活中,她是斯寧小學的保潔阿姨。 衞蓉反覆琢磨着斯寧的身世,斯寧的生母是宗鳳,那麼他的生父就不可能是強姦犯,如果宗鳳和衞剛説的都是真話,那麼只剩下一個可能,斯寧的生母不是宗鳳。在醫療調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宗鳳的發言取得了馬東的信任。馬東決定相信調查結果,吳海萍自殺不存在醫療違紀行為,馬東決定結束卧底生涯,離開東華。衞蓉誤以為馬東還要繼續調查,與馬東吵架,卻發現馬東實際上是在準備離開東華,甚至是離開本市。得到這個消息,衞蓉突然覺得很捨不得,卻也沒有任何挽留的理由。可是當衞蓉得知馬東生日時,心中大驚,因為馬東的生日日期正是斯寧出生當天的陰曆。


    第18集

      宗鳳感到吳海萍就像一個幽靈一樣在潛伏在她和斯寧的生活中,宗鳳不明白此人究竟是誰,跟他們有着什麼樣的關係。護工們雖然得知了馬東的真實身份,但是大家仍然相信馬東是一個好人,要給他舉辦歡送會。衞蓉把兩個樣本送去了dna鑑定中心後,與郝好吃晚餐。兩人又因為馬東起衝突,郝好認為馬東來醫院卧底調查是為了得到鉅額賠償,他不是一個好人。衞蓉帶着郝好來參加歡送宴,眾人對馬東的評價,似乎幫着衞蓉改變了郝好對馬東的看法。郝好提議約馬東吃飯和解,見面時衞蓉才發現郝好是要給馬東介紹工作,而這個工作是在外地。馬東答應了這份工作。馬東即將離開本市,而dna結果還沒有出來,衞蓉焦急萬分,萬般無奈下衞蓉找到林琳。名義上是向林琳提供一種試驗階段藥物治療林老伯疾病的建議,實際上是想建議林琳不要讓馬東離開本市,畢竟異地戀是很傷害感情的。林琳看出了衞蓉對馬東的感情。


    第19集

      馬東並沒有去郝好介紹的公司,他開始了全新的生活。衞蓉徹底沒有辦法聯繫到馬東,乾着急,又不敢告訴任何人這個秘密。東華護工管理中心正式成立,考試不及格的虎子,卻因為董嵐的關係,反而成為了護工監督員,欺壓眾護工。郝好在醫院分發他與衞蓉婚禮的請柬,被董嵐看見,董嵐打電話給郝好約他見面。宗鳳在斯寧的房間裏也找到了兩份幾年前的dna檢驗報告,雖然不知道被檢驗人是誰,但宗鳳也有了不好的預感。亞玲來給宗鳳送請柬,表示一旦女兒結婚,她就會離婚,把衞剛還給宗鳳。宗鳳大驚,試圖向亞玲坦白當年自己的遭遇,卻遭亞玲言辭拒絕,很是古怪。準備去安撫董嵐的郝好,卻接到了衞蓉憤怒的電話,因為衞蓉對發請柬一事完全不知道情。 郝好把責任都推在了亞玲的身上,衞蓉雖然不全信但也被郝好説服,兩人和解。可是一直苦等郝好不得的董嵐,獨自喝酒。


    第20集

      郝好半夜來到董嵐家,安撫董嵐,承諾等他成為東華醫院的院長就會和衞蓉離婚迎娶她董嵐,並命令董嵐想辦法讓宗鳳退休。護工監督員虎子,擁有能給護工工作評分扣錢的權利,他雖然想秉公執法但由於之前的積怨,雙方矛盾愈演愈烈,小北京等人誘騙虎子去隱蔽處,把他打了一頓。宗鳳來到醫院查詢當年自己生產時的病例,卻發現包括自己在內的兩份病例無辜消失,宗鳳與當時的檔案管理負責人,現在的醫務處處長大吵,董嵐設計引衞剛楊局等人偶遇此事。眾人更加懷疑宗鳳的精神狀態。宗鳳確認去做dna檢驗的人正是斯寧,宗鳳萬般不願意但還是做了自己與斯寧的親自鑑定。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的衞剛,為了宗鳳的事業考慮,命令宗鳳立即回醫院工作,被心煩意亂的宗鳳言辭拒絕。護工們與虎子的矛盾進入白熱化,馬東以病人家屬的身份又來到了東華醫院。尋找馬東多日的衞蓉,看見的卻是馬東與林琳親親熱熱的樣子,衞蓉話到嘴邊説不出口。宗鳳終於收到了鑑定結果,斯寧與她沒有血緣關係。親生兒子究竟是誰。


    第21集

      小北京無意聽見馬東和護士長在商量如何獲取吳海萍所做的檢查記錄,小北京決定幫助馬東,偷跑去ct室偷資料,被虎子發現。而此時衞蓉正在找馬東談話,猶豫着要不要告訴馬東他的身世。 虎子要開除小北京,馬東前去幫忙,衞蓉仗着自己的身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卻引來了董嵐的反擊,説了很多難聽的話。衞蓉和父母以及郝好去試結婚禮服,董嵐打電話向郝好抱怨衞蓉,郝好嫉恨於董嵐酒後失言引回馬東,對董嵐很是沒好氣。而於此同時衞蓉也在向父親和未婚夫抱怨董嵐。得知董嵐是郝好一手提拔下來的,衞蓉有些吃醋。衞剛對女兒又參與醫院的事情,也很不高興。郝好乘機把責任都推在了馬東的身上,認為馬東這次回醫院一定另有所圖,讓衞剛小心提防。衞剛請郝好回東華醫院做大外科的代理主任,以此緩解醫院因宗鳳請假而產生的工作問題,同時也能保住宗鳳大外科主任的職位。郝好滿口答應。這時王平德打來電話,説馬東偷進他辦公室,現在問他要吳海萍的檢查記錄。郝好得知此事後,內心焦慮。


    第22集

      衞蓉跟蹤王平德來到了一個醫療器械公司組織的研討會上,董嵐發現來的人是衞蓉而不是馬東,打電話問郝好應該怎麼辦,原來這是郝好的計劃,要演一齣戲給馬東看。郝好命令董嵐繼續實施計劃。郝好在醫院看見馬東離開衞剛的辦公室很是吃驚,衞剛認為馬東本質上是一個好人,郝好更加感覺到威脅。馬東和衞蓉在郝好的佈置下,目睹了王平德收受醫療公司賄賂的景象。董嵐所説的吳海萍多做的檢查,難道真的就只是王平德為了收回扣而已嗎。馬東遲疑。衞蓉要向父親彙報,檢舉王平德。 拜託衞蓉信任他一次,暫且保密。衞蓉回家後,郝好幾經刺探,衞蓉都守口如瓶。郝好對衞蓉非常失望。 親生兒子此時就在醫院,而宗鳳又顧及斯寧,似乎認馬東就是對斯寧的背叛,內心焦灼,她決定先慢慢接近馬東,再想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所以就在衞剛宣佈郝好回東華代理大外科主任時,宗鳳回到醫院宣佈暫停休假,重新回到工作崗位,這讓郝好的計劃落空,還大眾下不來台。而就在宗鳳復職的這一天,護士長接到了調離東華的通知,她和馬東相信一定是幕後黑手所謂。


    第23集

      馬東找王平德攤牌,確認王平德的確是在給他演戲,而他只是受人威脅,有不得已的苦衷。馬東可憐王平德,懇求王平德出此人是誰,王平德只説他是一個在東華能呼風喚雨的人。種種線索都把幕後黑手的人選指向了宗鳳。王平德通知郝好,馬東已經識破了他,而他也不再願意幫郝好。郝好面對來找他吃飯的衞蓉心生一計,利用衞蓉對他的隱瞞,引起衞蓉的愧疚,懷疑衞蓉移情別戀馬東,甚至提出分手。衞蓉不得不説出自己幫馬東的原因。得知馬東是宗鳳的兒子,郝好大驚,並順勢同意衞蓉繼續幫助馬東暗中調查,且及時與他彙報。衞蓉大喜,她不知道郝好實際上是把她當做一個棋子安插在馬東身邊。同時郝好立即回醫院安排下了證據,試圖嫁禍宗鳳,並讓董嵐誘導馬東發現這些證據。董嵐誘導失敗,郝好只有親自出馬,利用衞蓉。得知馬東回東華是為了查母親被多做的檢查,衞蓉根據郝好暗示,安排馬東認識了網管中心的小米,藉口做數據整理,調出了當年吳海萍所有的資料,卻沒有任何現。馬東不甘心,私下找到小米,説出實情,希望小米能幫忙再仔細搜索數據庫。


    第24集

      郝好告訴了衞蓉馬東與宗鳳的爭執,並乘機煽動衞蓉懷疑宗鳳,指直當年換子是宗鳳和吳海萍合謀,一個是為了給孩子治病,一個是為了遠離自己的羞辱,而現在吳海萍反悔,所以宗鳳為了繼續保守這個秘密害死了吳海萍。衞蓉無法接受這個假設,卻又不得不同意其中的邏輯,痛哭的衞蓉懇求馬東不要再查下去,馬東心軟,就在這時小米給衞蓉打來了電話,他發現關於吳海萍的醫療記錄有一個神秘的數據包,只有院長權限才能查看。衞蓉偷了父親的鑰匙,帶着馬東夜闖衞剛辦公室。衞蓉求助郝好詢問父親電腦的開機密碼。董嵐最後一次提醒郝好,真的要把證據送到馬東手上嗎。郝好執意兵行險招。同時這也讓馬東知道了衞蓉把此事告訴了郝好,可是他是她的未婚夫,馬東也覺得自己沒有權利生氣。馬東果然在電腦上發現了那個數據包,下載到了U盤上,就在他看見數據包內容時,保安發現了他們,馬東承亂把U盤扔下了窗户。保安帶走了兩人。衞剛要秉公辦理。宗鳳前來説情,馬東卻斥責宗鳳,衞剛生氣要報警,宗鳳懇求衞剛私下説話。


    第25集

      衞蓉面對父母離婚傷心欲絕,亞玲囑咐一定要和真心相愛的人結婚,雙方決不能帶着半點猶豫踏入婚姻。衞蓉痛哭着要去見郝好,郝好正和董嵐在一起,為了爭取時間騙衞蓉他在寶華。衞蓉坐車去寶華,與拿到U盤準備去寶華見護士長的馬東相遇,兩人看着對方,都暗自做了一個決定。馬東不願衞蓉在痛苦,更通過與護士長的交流確定宗鳳是一個難得的好醫生,馬東決定放棄調查。衞蓉向郝好提出推遲婚禮。 衞剛與亞玲離婚,在告別的時候,亞玲卻發現衞剛偷留下了結婚證,亞玲更加痛苦。推遲婚禮的消息,在醫院傳開,郝好倍感受辱。衞剛本以説服郝好,讓林老伯參加mod臨牀試驗。林琳高興得去找郝好辦手續,卻沒想到被郝好質問她與馬東的關係,並借題發揮,拒絕林父參加臨牀試驗。林琳把氣撒在了衞蓉的身上,跟衞蓉坦白,她和馬東是假扮情侶,懇求衞蓉愛跟誰好跟誰好,但不要再害了他父親的性命。得知衞蓉提出與郝好退婚,馬東吃驚不已。衞蓉懇求馬東問她為什麼要悔婚,馬東知道衞蓉是為了自己,可是他現在沒有辦法負擔這份感情,馬東選擇了逃避。


    第26集

      馬東帶領城中村的朋友來宗鳳課堂大鬧。馬東質問宗鳳,宗鳳行將昏倒,衞蓉忍無可忍,告訴了馬東宗鳳才是他的母親。亞玲也知道了馬東就是那個被換走的孩子,並且他在不停的傷害宗鳳,亞玲關心宗鳳情況來找衞剛,結果卻發現衞剛離婚後獨自睡在辦公室,亞玲大怒,這不是她離婚要的結果,逼着衞剛去找宗鳳,衞剛越來越覺得亞玲反常。衞蓉四處尋找馬東不得,心思都在馬東身上,郝好意識到這不是推遲婚約,而是要分手,衞蓉默認。郝好也終於感到了傷心。董嵐安慰郝好表示不論發生任何的事情,自己都會在他身邊。衞蓉通過護士長找到了馬東,告訴了他自己發現他們被換錯的經過,並結合宗鳳的調查,可以推測吳海萍從一開始就知道此事,並一直暗中默默關注着自己親生兒子的成長。馬東和宗鳳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馬東一下子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最愛的人,是傷害他的人,他所恨的人,卻是他的母親。衞蓉緊緊抱住了痛哭的馬東。


    第27集

      亞玲獨自去城中村找馬東,衞剛尾隨其後。馬東開門,見到的人卻是衞剛,衞剛表示妻子沒有勇氣做的事情,現在由他來完成。亞玲又來到了那個旋轉木馬前,亞玲回憶起當時就是在這裏和吳海萍交換了孩子。衞剛把所知一切都告訴了馬東,希望馬東能認宗鳳,馬東提出了自己最後一個疑問,向衞剛展示了U盤中的內容,裏面的確顯示是宗鳳給吳海萍開具了很多奇怪的檢查。只有解決這個疑點,馬東才能安心認母。衞剛在自己的電腦上果然找到了那個資料包,可是在他仔細閲讀後卻發現了問題。郝好來到了衞剛的辦公室。衞蓉急匆匆趕到醫院,父親從天台樓梯上摔了下來,性命垂危。宗鳳準備給衞剛進行開顱手術,卻被亞玲阻止,亞玲擔心宗鳳心有雜念,無法完成手術。亞玲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了郝好的身上,為了避免再起爭端,宗鳳無奈同意。董嵐卻找到宗鳳,要求一定由她來做手術,不能把衞院長的性命交給郝好,宗鳳狐疑,董嵐不敢多説,又去找正在準備手術的郝好,兩人的爭執引來了王平德的主意,王平德警告郝好,如果有違醫生職業道德,他就跟他魚死網破。


    第28集

      馬東調查衞剛意外,根據發現衞剛到底的護工所言,衞剛是真的從樓梯上摔倒的。可是馬東進一步調查卻又發現衞剛辦公室最後一個接入的電話是宗鳳辦公室打來的。馬東失了方寸,無法面對衞蓉。郝好乘機對衞蓉大獻殷勤,亞玲更把他當做了現在家裏唯一的主心骨,極力要求女兒和郝好複合。不堪重壓的衞蓉,向郝好坦白,自己已經愛上了馬東,她無臉在享受郝好對她的關心。郝好羞憤難當,質問衞蓉,在她最需要關心的時候,馬東在哪裏。衞蓉約馬東在父親病房前見面,她想和馬東説清楚一切。而此時的馬東卻在借酒消愁,因為他的調查衞蓉已經家破人快亡,而現在疑點最大的人又是宗鳳,如果繼續調查,是不是隻會讓衞蓉更加陷入痛苦的深淵,他痛恨,後悔。雯雯和劉忻開導馬東,讓他明白,真相再傷人,要好過美好的謊言。衞蓉久等馬東不來,沒想到宗鳳卻打來了電話,説馬東回家了。衞蓉既高興於馬東能來認母,卻仍然對他的動機有些懷疑,問及馬東為什麼在事發當夜要給父親打電話,馬東謊話連篇,衞蓉將信將疑。


    第29集

      馬東在斯寧的牀上夢見了吳海萍,在夢中他把心中積壓的疑惑,憤怒,迷茫和對母親的思念一通發現了出來,而他醒來時看見守在自己牀前的卻是宗鳳。馬東回城中村去找衞蓉,已經知道亞玲換子的衞蓉愧對馬東,更無法接受自己有一個這樣的媽媽。馬東安慰衞蓉,並第一次正面表達了自己對衞蓉的感情。亞玲繼續討好郝好,希望能替女兒挽回這段感情,卻遇到董嵐向郝好獻殷勤,董嵐在亞玲面前表示自己已經開始和郝好交往。 亞玲走後,郝好對董嵐勃然大怒,董嵐卻認為衞蓉跟他已經分手,而且也能解釋她那天為什麼會半夜出現在大外科辦公室,這是公開兩人關係的最好契機。可是郝好卻認為因為董嵐酒後所言,導致任何一個和董嵐在一起的男人,都會被馬東鎖定為那個幕後黑手。絕望的董嵐意識到,或許郝好永遠都不會公開他們的關係。可是她已經沒有選擇。受了董嵐的刺激,亞玲更加着急,威脅女兒,不跟郝好在一起,她就跟她斷絕母女關係。衞蓉下定決心,打電話給郝好,讓他陪她演出一齣戲。不忍衞蓉繼續痛苦,也為了讓自己有資格陪衞蓉走下去,決定與宗鳳攤牌。


    第30集

      亞玲把自己和馬東關在了狹小的電梯間裏,向馬東道歉懺悔,請求馬東的原諒,但同時她也要求馬東遠離衞蓉,他不能和衞蓉在一起,他是一個強姦犯的兒子。此時電梯門外傳來了衞蓉等人的呼喚聲。亞玲的言論讓馬東心寒,當電梯門打開,他看見宗鳳焦急的樣子,為這個女人感到心疼,衝上前去,扶住了宗鳳,叫出來“媽媽”。突然的認母讓所有人措手不及,馬東拉着宗鳳離開。通過馬東的態度,和亞玲的自言自語,衞蓉明白母親告訴了馬東什麼。衞蓉對亞玲徹底絕望,痛心疾首。馬東和衞蓉各自輾轉反側,掛念對方的情況,卻又不知道如何面對對方。第二天早上,亞玲決定跟衞蓉説清楚所有的事情。宗鳳決定帶着馬東去調查衞剛意外事件。 亞玲告訴衞蓉,從她得知宗鳳是被強姦生下了孩子以後,她就一直活在自責中,她曾經試圖去尋找過吳海萍,想要改正自己的錯誤,但是她找不到。就是這份不能説,無法彌補的罪,把她的精神徹底壓垮,這麼多年來進進出出療養院。衞蓉埋怨母親糊塗,卻也心疼她那麼多年遭受的痛苦。


    第31集

      卻沒想到這個計劃,在董嵐這裏受阻,董嵐知道只要認下她和王平德有姦情,那她一輩子都不可能嫁給郝好了。董嵐約馬東見面,三天後,要麼郝好公開兩人戀情,要麼她就去告訴馬東所有的事情。馬東把U盤中的資料交給了宗鳳,宗鳳答應馬東一定會調查清楚此事,同時她希望在真相大白後,馬東和她一起去美國,這是馬東重新回到大學最好的機會。馬東猶豫。衞蓉把訂婚戒指還給了郝好,同時意外發現王平德護照上寫的名字是李海洋。衞蓉來找馬東商量此事,卻被宗鳳告知,馬東打算去美國。衞蓉心中難過,他希望馬東能給自己一句話,馬東卻説不出口。衞蓉只能理解是自己自作動情,祝福馬東在美國能開始幸福的生活,黯然離開。郝好製造假象,使得董嵐以為自己加害衞剛的事情已經被馬東知曉。原來衞剛拿到馬東所給的資料後,就懷疑了郝好,董嵐約衞剛在天台見面,想把所有的罪過都攔在自己身上,衞剛不信。董嵐臨時起意,設機關導致衞剛摔倒。驚恐的董嵐求助於郝好,郝好勸董嵐離開本市,暫避風頭,併為了讓董嵐安心,郝好向她求婚。


    第32集

      宗鳳向代理院長郝好提交了辭職報告,同時邀請所有的同事包括王平德來參加她的告別宴。郝好憑藉mod的研究獲得了國際神經外科青年醫生的提名。作為郝好的老師,宗鳳非常高興,她可以心安得把東華交給郝好了,宗鳳也邀請了郝好來參加自己告別宴。護士長找到了董嵐的一個閨蜜,和馬東一起前去詢問董嵐去向,閨蜜對董嵐的消失一無所知的樣子,但是她見過董嵐男友的照片。 在飯局上,閨蜜認出了董嵐的男友是郝好,眾人大驚。同時,衞蓉那邊也發現了王平德與李海洋的秘密,前來找王平德,卻正撞見這一幕,得知郝好竟然欺騙了自己三年,衞蓉大受傷害。馬東面對備受傷害的衞蓉,終於説出了自己對她的感情,可此時的衞蓉已經什麼都不信了。郝好和董嵐關係的意外曝光,讓宗鳳開始重新思考整件事情。


    第33集

      宗鳳是一個母親,她不單是馬東和斯寧的母親,也是郝好,這個繼承她衣缽,繼承她醫學理想的人的母親。本就患有高血壓多年的宗鳳,給自己服用了增壓藥,導致蛛網膜下腔出血,她懇請郝好用mod對她進行治療,她要以身試藥。馬東和衞蓉趕到,知道此事原委後,馬東痛心疾首,他萬萬沒想到母親會做出這樣危害自己身體的事情,就為了給他一個真相!馬東開始後悔自己的調查。郝好似乎是良心發現,向宗鳳等人坦白,吳海萍突然病發,是因為被當時做護士的董嵐責罵,董嵐為了掩蓋此事,偷偷給吳海萍使用了mod,而她又利用自己跟郝好的偷情,威脅郝好替她掩蓋。但是吳海萍的確是自殺,或許是因為對宗鳳的內疚,或許是因為無法面對馬東,總之她的自殺與mod並沒有關係。宗鳳和馬東選擇相信了郝好。但是衞蓉不信,因為她知道,郝好是絕不會做任何事情,傷害自己的事業!宗鳳在mod的治療下慢慢康復,真相似乎已經找到了。宗鳳讓馬東給她找一個護工,她希望馬東開始準備未來的新生活。 董嵐離開後,虎子備受欺辱,馬東不計前嫌,請虎子來照顧宗鳳。


    第34集

      亞玲取了衞蓉和郝好的婚紗照,約兩人見面,希望他們要分也分的清清楚楚乾乾淨淨,面對曾經兩人幸福的笑容,衞蓉和郝好內心非常複雜,倆人從憤恨,怒罵,到一同哭泣。於此同時,馬東正在向雯雯瞭解衞蓉的情況,得知衞剛出事後,整個家的壓力都落在了衞蓉的身上,甚至經濟方面都出現了問題,更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世態炎涼。馬東想要幫助衞蓉,撞見的卻是送衞蓉回家的郝好,衞蓉説他們倆複合了。衞蓉向馬東解釋,只有用這個辦法,她才能夠引出董嵐,讓真相大白。宗鳳説,衞剛醒了,但拒絕見郝好,要好好想想怎麼處理郝好,暗示郝好趕緊自首,郝好分不清真假,去找亞玲,打算利用亞玲的嫉妒來對付宗鳳。馬東回家家中,看見的卻是驚慌失措的母親,衞剛沒有醒,這時宗鳳第一次撒謊,她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馬東不明白宗鳳這是為什麼,宗鳳説就是想看看郝好的反應。還是為了調查郝好!馬東瘋了,他覺得他身邊的這兩個女人都已經瘋了。是馬東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但是他已經無力關上。


    第35集

      衞蓉在郝好家發現了一把酒店用的一次性牙刷,衞蓉直覺是董嵐來過了,這時郝父出現,得知兩人複合,很是高興,晚上要請兩人吃飯,商量婚事。馬東想要説服衞蓉不要繼續再跟郝好演戲,因為他不知道衞蓉這個計劃的終點在哪裏,如果董嵐一直不出現,難道她真要跟郝好結婚嗎?衞蓉卻不願意半途而廢,而且她知道郝好一直害怕父親,或許這是一個機會。馬東更不願意衞蓉去欺騙利用一個無辜的老人。衞蓉一意孤行。馬東向董嵐閨蜜坦白了所有的事情,包括衞剛受傷的事情,閨蜜不願看董嵐迷途深陷,向馬東證實了董嵐的確在本市,而且現在正在一個老媽兔頭店陪父母吃飯。席間果然郝父提起董嵐,是她給郝父打電話説要跟郝好結婚,衞蓉乘機要求見董嵐,這樣才能安心與郝好在一起,郝父站在衞蓉這邊,郝好惱羞成怒,就在這個時候,亞玲推着甦醒的衞剛趕到。衞剛要求郝好坦白,郝好以亞玲換子觸犯法律為由威脅衞剛。馬東根據一次性牙刷和兔頭店等線索,在護工等人的幫助下,找到了董嵐所住的酒店,郝好先馬東一步接走了董嵐。


    第36集

      有年輕人來找宗鳳家找斯寧還錢,他是在斯寧出事前遇到他的,根據年人所言,斯寧是約了一個叫郝好的人一起上山的。衞蓉和馬東大驚,在年輕人所還的Nano裏,發現了一個雲存儲賬號,兩人聯想到斯寧那個消失的手機,或許東西不在手機裏,而在雲裏。馬東找到了一個電腦專家破解密碼。亞玲為宗鳳做了一桌子的菜,要向宗鳳道歉,宗鳳不接受,兩個人像所有閨蜜一樣,從撕逼開始,互相惡毒攻擊對方,到和好,兩人抱頭痛哭。但是宗鳳仍然堅持不願意原諒宗鳳,亞玲卻笑了,説她不過是嘴硬而已。亞玲獨自一人去公安局自首。母親進了看守所,衞蓉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馬東安慰衞蓉,他和母親一定會寫諒解書,救亞玲出來的。就在這時專家傳來了在雲裏發現的視頻。裏面不僅有斯寧無意拍到的證據,還有吳海萍和斯寧留給馬東的話。馬東決定在重走一遍斯寧上山的路,期望能找到一些證據。衞蓉卻決定要再見一次郝好,她總覺得郝好仍然良知未泯。


參考資料 [4] 

穿越謎團演職員表

編輯

穿越謎團演員表

穿越謎團職員表

出品人 宋歌、劉燕銘、龔宇、樓明、賀宇
導演 沈嚴、劉海波
編劇 邱永懿、李毅、燕公子
攝影 董富來
剪輯 鍾義娟
道具 莫震琦
美術設計 申小湧
動作指導 胡利峯
服裝設計 謝伊雯
燈光 陳飛、馬喜來
錄音 周光、姜海濤
場記 湯暢
發行 常君艾
展開
參考資料 [5] 

穿越謎團角色介紹

編輯
  • 衞蓉
    演員 張歆藝

    衞剛、亞玲的女兒。醫生。與斯寧是青梅竹馬。斯寧意外墜崖去世,她發現斯寧的手機竟然在陌生男子馬東手中。為了保護斯寧的母親宗鳳不受傷害,蓉蓉決定調查馬東。

  • 馬東
    演員 袁弘

    東華醫院的護工,華北大學肄業。從小生活在社會最底層,遭人陷害導致大學未能畢業,陷入母親自殺和摯友意外身亡的謎團中,開啓了尋找真相的征程。

  • 郝好
    演員 高鑫

    畢業於名牌醫科大學,是主任宗鳳最得意的學生。年輕有為、醫術精湛,與蓉蓉有過一段甜蜜的戀情,在塵封的往事被牽出後,兩人的情感發生了變化,郝好與情敵馬東也展開了針鋒相對的較量。

  • 亞玲
    演員 李鳳緒

    蓉蓉的母親,宗鳳的閨蜜,常年居住在療養院。與丈夫衞剛在鬧離婚,因換子事件,亞玲因無法面對馬東,所以反對蓉蓉與馬東交往。

  • 董嵐
    演員 呂夏

    東華醫院的醫務處幹事,喜歡郝好,暗地組織護工推銷治療儀。馬東的出現,令她處處受阻,她命令虎子必須想辦法立即趕走馬東。

  • 林琳
    演員 朱鋭

    一位都市時尚金領,通過自己的努力事業十分成功,因為爸爸住進醫院,與男護工馬東相識,因為看到馬東對她爸爸的悉心照顧,慢慢兩個人產生情愫。

參考資料 [6-10] 

穿越謎團音樂原聲

編輯
曲名
作詞
作曲
演唱
備註
真·真
董穎達
董穎達
張歆藝
主題曲 [11] 

穿越謎團幕後花絮

編輯
  • 張歆藝、袁弘、袁文康因多次合作交情匪淺而自稱“吉祥三寶”。 [12] 
  • 袁弘為了能夠更加深入的理解劇中的角色,在開機之前,特別抽空去北京各大醫院“學習觀摩”,揣摩如何更真實的接近角色。 [13] 
  • 該劇拍攝時,導演時而給演員們講戲,時而還親身上陣示範角色演繹。 [14] 
  • 在創作拍攝時,導演和演員們坐在一起研討劇本和角色至深夜;而私底下整個劇組演員和導演們打成一片,導演組請大家一起去吃火鍋。 [14] 

穿越謎團播出信息

編輯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2016年3月11日
愛奇藝 [3] 
2016年5月25日
吉林都市頻道 [15] 
2016年10月4日
合肥新聞頻道

穿越謎團劇集評價

編輯
與其他題材劇不同,該劇融合了懸疑、情感、心理與倫理等當下時尚元素,涉及醫療、醫術、等多個領域,以鋪排緊湊的情節發展,邏輯嚴謹的故事走向,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給觀眾帶來全新的感覺。(網易評) [16] 
電視劇《穿越謎團》以“懸疑走腎,情感走心”為全劇的核心主題風格,以美劇的創作理念和情節節奏發展,令人耳目一新。(新華網評) [17] 
《穿越謎團》的故事很有新意:一次意外引發的兩代人二十年的情感糾葛,在追蹤真實身份的過程中,主角們的情感迷失了方向,在謊言與真實之間無從選擇。傳統家庭情感劇嫁接懸疑模式,《穿越謎團》是一部不太一樣的家庭情感劇。最有趣的是,雖然劇中主要人物的職業身份是高知又專業的醫生,但其實“每個人都有病”。而這種“心病”,又何嘗不是現代人的一種共性。(搜狐評) [18]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