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程顥

(宋代理學家)

編輯 鎖定
程顥(1032年2月28日—1085年7月9日),男,字伯淳,號明道,世稱“明道先生”。出生於武漢市黃陂區 [19]  、河南府洛陽(今河南洛陽)人。北宋理學家、教育家,理學的奠基者,“洛學”代表人物。 [1] 
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進士,歷官鄠縣主簿、上元縣主簿、澤州晉城令、太子中允、監察御史、監汝州酒税、鎮寧軍節度判官等職。
政治上,反對王安石新政,在學術上,程顥提出“天者理也”和“只心便是天,盡之便知性”的命題,認為“仁者渾然與物同體,義禮知信皆仁也”,識得此理,便須“以誠敬存之”(同上)。 [2-3]  倡導“傳心”説。承認“天地萬物之理,無獨必有對”。 [4] 
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宋哲宗即位,召其為宗正丞,未行而病逝,享年五十四歲。 [5] 
程顥和弟弟程頤,世稱“二程”,同為北宋理學的奠基者,其學説在理學發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後來為朱熹所繼承和發展,世稱“程朱學派”。其所親撰有《定性書》《識仁篇》等,後人集其言論所編的著述書籍《遺書》《文集》等,皆收入《二程全書》。 [6] 
本    名
程顥(hào)
別    名
明道先生
伯淳
明道
所處時代
北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黃州黃陂(今武漢市黃陂區前川街) [19] 
出生日期
1032年2月28日
逝世日期
1085年7月9日
主要作品
《論王霸札子》《論十事札子》《定性書》《識仁篇》 [7] 
主要成就
開創新儒學,為宋代理學奠基者
籍    貫
河南洛陽
諡    號
純公 [7] 
封    號
河南伯 [7] 
封    爵
豫國公
祖    籍
徽州篁墩 [7] 

程顥人物生平

編輯
程顥像 程顥像
程顥其祖先歷代仕宦,祖籍徽州篁墩(今黃山市屯溪區篁墩村)。他們的高祖程羽,是宋太祖趙匡胤手下一員將領。在宋太宗趙光義為晉王時,又是幕僚之一,又做過宋真宗的老師,官至兵部侍郎,死後贈封少卿。曾祖父程希振, [8]  曾任尚書虞部員外郎。其祖父程囗贈開封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二程的父親程珦又以世家的蔭庇,照例做了一個“郊社齋郎”,得到了晉升機會,由此起家,連續做了幾十年的中央和地方官,官至太中大夫,到了暮年,才因病退休。
高祖父程羽由汴京(今河南開封)遷居河南府(今河南洛陽),贈開府儀同三司吏部尚書。宋仁宗錄舊臣後代,程顥的父親程珦因此被授為黃陂縣尉,歷知龔、鳳、磁、漢諸州,後官至太中大夫。
宋仁宗明道元年(1032年)正月十五日,程顥出生於黃州黃陂縣草廟巷(今武漢黃陂區前川街道 [9] 
程顥和弟弟程頤自幼深受家學薰陶,在政治思想上尤受其父程珦的影響,以反對王安石新法著稱。 [10] 
程顥資性過人,修養有道,和粹之氣,盎然於面,門人、友人與之相交數十年都未嘗看見他有急厲之色。
嘉祐二年(1057年), [11]  程顥舉進士後,歷任官鄠縣主簿、上元縣主簿、澤州晉城令、太子中允、監察御史、監汝州酒税、鎮寧軍節度判官等職。 [10] 
宋神宗在位期間(1068年~1085年),程顥任御史。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不受重用,遂潛心於學術。《宋史》本傳稱:“慨然有求道之志。氾濫於諸家,出入於老、釋者幾十年,返求諸‘六經’而後得之”。與弟程頤開創“洛學”,奠定了理學基礎。他先後在嵩陽扶溝等地設學堂,並潛心教育研究,論著頗巨,形成了一套教育思想體系。
程顥提出, [12]  教育之目的乃在於培養聖人,“君子之學,必至聖人而後已。不至聖人而自已者,皆棄也”。認為教育最高目的要使受教育者循天理,仁民而愛物,謹守封建倫常。且強調教育必須以儒家經典為教材,以儒家倫理為教育的基本內容。
程顥還提出,讀書以期“講明義理”,注重讀書方法,“讀書將以窮理,將以致用也”,不可“滯心於章句之末”,為此者乃“學者之大患”。同其理學思想一樣,程顥的教育思想對後世也影響深遠。後人為求學統淵源,於他講學之處立祠或書院以為紀念。
宋仁宗嘉祐元年(1056年),程顥於京師講《易》處(今河南開封繁塔之左)立二程祠。
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宋哲宗即位,召其為宗正丞,還未起行,程顥已於六月十五日病逝,享年五十四歲。 [5] 
宋寧宗嘉定十三年(1220年),賜諡程顥為“純公”,程頤為“正公”。
宋理宗淳祐元年(1241年),又追封程顥為“河南伯”,程頤為“伊陽伯”,並“從祀孔子廟庭”。 [13] 
元明宗至順元年(1330年),詔加封程顥為“豫國公”,程頤為“洛國公”。
明代宗景泰六年(1455年),詔令兩程祠以顏子(即顏淵)例修建,規制比於闕里,前後殿廡齋室等房共六十餘間,祭文稱頌兩程“闡明正學,興起斯文,本諸先哲,淑我後人”。
明憲宗成化二十年(1489年),河南巡撫李衍就二程祠建大梁書院,祀二程於講堂。另嵩陽書院亦為紀念二程所立。《嵩陽書院志·序》稱:“嵩陽書院,宋藏經處,兩程夫子置散投閒與羣弟子講學地也”。
清聖祖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二程進儒為賢,位列孔子及門下、漢唐諸儒之上,次年康熙皇帝又賜給二程祠“學達性天”匾額。 [4] 

程顥代表作品

編輯
程顥像 程顥像
程顥一生著述不少,又長期講學,有後人效《論語》等將其言論輯錄成冊。二程的著作有後人編成的《河南程氏遺書》《河南程氏外書》《明道先生文集》《伊川先生文集》《二程粹言》《經説》等,程頤另著有《周易傳》。二程的學説後來由南宋朱熹等理學家繼承發展,成為“程朱”學派。
1、《遺書》(《河南程氏遺書》),25卷,系二程門人所記二程的語錄,後由朱熹編定。
2、《外書》,12卷,朱熹編定的是《遺書》的補編或續編,內容多系傳聞雜記。
3、《文集》,12卷,為二程的詩文,南宋張栻,朱熹等先後纂輯。
4、《經説》,8卷,是程頤以義理疏解儒家經典的著作,包括《易》《詩》《書》《春秋》《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8種。其中:《易》《孟子》《中庸》不一定是程頤手著;《粹言》2卷,是楊時根據二程語錄撮要文飾而成,後又由張栻重新編次。
5、《易傳》又稱《程氏易傳》《伊川易傳》,4卷,是程頤註解《周易》的著作。以上《遺書》《外書》《文集》《經説》4種,在宋代均單獨刊行,也有的合在一起刊行,稱為《程氏四書》。
明代末年徐必達彙集二程所有著作共6種,以《二程全書》之名刊行。清康熙間呂留良又加校勘,重新刊刻,後塗宗瀛又重校印行,此即為今本《二程集》所據本。其舊本《二程全書》,尚有1920年上海中華書局鉛印的四部備要本。
二程集》是一部重要的理學著作,書中第一次把“理”作為宇宙本體,闡述天地萬物生成和身心性命等問題,奠定了以“理”為中心的唯心主義哲學體系。其中,程顥的識仁、定性,程頤的性即理、主敬、體用一源等許多重要哲學概念和命題,都是中國哲學史上第一次提出來的,為後來許多哲學家所沿用,對宋明哲學產生了重大影響。

程顥主要成就

編輯
山西晉城程顥書院故址 山西晉城程顥書院故址 [14]
程顥的主要成就是他的理學主張。程顥與其弟程頤同為宋代理學的主要奠基者,世稱“二程”。二程的學説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但基本內容並無二致。皆以“理”或“道”作為全部學説的基礎,認為“理”是先於萬物的“天理”,“萬物皆只是一個天理”,“萬事皆出於理”,“有理則有氣”。現行社會秩序為天理所定,遵循它便合天理,否則是逆天理。提出了事物“有對”的樸素辯證法思想。強調人性本善,“性即理也”,由於氣稟不同,因而人性有善有惡。所以濁氣和惡性,其實都是人慾。人慾矇蔽了本心,便會損害天理。“無人慾即皆天理”。因此教人“存天理、滅人慾”。
要“存天理”,必須先“明天理”。而要“明天理”,便要即物窮理,逐日認識事物之理,積累多了,就能豁然貫通。主張“涵養須用敬,進學在致知”的修養方法。二程宣揚封建倫理道德,提倡在家庭內形成像君臣之間的關係,流毒頗深。究其內涵:
一、“理”是宇宙的終極本原和主宰世界的唯一存在。“萬物皆只有一個天理”。
二、“天理”又是封建道德原則及封建等級制度的總稱。“上下之分,尊卑之義,理之當也,禮之本也”。“君臣父子,天下之定理,無所逃乎天地之間”。
三、“天理”也具有自然特性及發展變化規律的意義。“天下物皆可以照理,有物必有則,一物須有一理”。
因二程兄弟長期講學於洛陽,故世稱其學派為“洛學”,二程在哲學上發揮了孟子周敦頤的心性命理之學,建立了以“天理”為核心的唯心主義理學體系。二程在學術上所提出的最重要的命題是“萬物皆只是一個天理”。他們認為陽陰二氣和五行只是“理”或“天理”創生萬物的材料。從二程開始,“理”或“天理”被作為哲學的最高範疇使用,亦即被作為世界的本體,而且人類社會的等級制度及與之相適應的社會道德規範,也都是“天理”在人間社會的具體表現形態,“君臣父子,天下之定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河南程氏遺書》五)
二程的人性論祖述思孟學派的性善論,但二程的人性論在性善論的基礎上又進一步深化了,回答了性為什麼至善,為什麼會產生惡的因素等一系列問題。二程認為人性有“天命之性”和“氣質之性”的區別,前者是天理在人性中的體現,未受任何損害和扭曲,因而是至善無疵的;後者則是氣化而生的,不可避免地受到“氣”的侵蝕,產生弊端,因而具有惡的因素。
二程認為,性的本然狀態,由於是“天理”在人身上的折射,因而是至善的,人性中的善自然是其“天理”的本質特徵,惡則表現為人的不合節度的慾望、情感,二程稱之為“人慾”或“私慾”.,“人慾”是“天理”的對立面,二者具有不相容性,“天理”盛則“人慾”滅,“人慾”盛則“天理”衰。由此可見宋代理學家所提出的“存天理,滅人慾”這一命題,實際上是有其一定的積極意義,不容全盤否定。

程顥思想影響

編輯
思想主張:
程顥立像 程顥立像
1、核心思想:認為“萬物皆只有一個天理”,天理是萬物的本源,先有理而後有萬物。“二程”建立了以‘天理“為核心的唯心主義理學體系。
2、把天理和理論道德直接聯繫起來,認為”人倫者,天理也“、”父子君臣,天下之理。”
3、提出“格物致知”,認為“物皆有理”,只有深刻探究萬物,才能得到其中的“理”。
程顥、程頤一定程度上繼承了張載的思想學説,後者對他們思想體系的構造和發展影響很大。但二程的思想更多的是自己的新創見,程顥、程頤兄弟(一般簡稱二程)開創的洛學學派是北宋影響最大、也是最為典型的理學學派。二程的理學思想體系,是北宋時期理學初創階段比較典型的形態,它勾勒出了程朱理學的基本輪廓,為朱熹思想的產生提供了理論基礎。
在後人學術承接上,由於二程各人思想盡管在本質上是一致的,但在某些學術傾向上是存在一定差異的。因此,他們的學説也形成不同的接班者、學派。程顥認為萬物本屬一體,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發明本心,自覺達到與萬物一體,因此較多地強調內心靜養的修養方法,不大重視外知。後來的陸、王,大致沿着程顥的理路,發展為心學。而程頤則主張探求事物所以然之理,人生的根本在於居敬窮理、格物致知,較多地強調由外知以體驗內知。
後來的朱熹大致沿着程頤的理路,發展為純粹的理學。所謂的“程朱理學”,實際上主要指的是程頤和朱熹的理學。當時有許多人追隨二程學習,尤其是程頤弟子很多,主要有謝良佐、遊酢、呂大忠、呂大臨、呂大均、侯仲良、劉立之、朱光庭、邵伯温、蘇昺等(其中三呂與蘇昺原為關學學者),形成了著名的洛學學派,為南宋理學的集大成者朱熹建立其龐大的思想體系奠定了基礎。
此外,二程將易學的發展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伊川易傳》為義理易學詮釋體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程氏易傳》是伊川易學的精華,它繼承了王弼義理派易學傳統,將儒家解《易》推闡發揮到極致,可以説是集義理派著作之大成,並對朱熹易學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如果説王弼易學是魏晉玄學、易學興起的重要標誌,那麼,程氏易學則實現了由王弼易學道家化、玄學化的義理向儒家義理的轉變。

程顥人物軼聞

編輯

程顥程顥妙破訛詐案

傳説,宋神宗熙寧年間(1068年~1078年),擔任監察御史的洛陽人程顥,曾以寥寥數語破了一件訛詐案。
當時,有一張姓財主得急病死,棺木埋葬後的第二天,有一老者到他家門口,對着財主唯一的兒子説:“我是你父親,現在我年紀大了,無依無靠,來和你一起生活。”接着,老者一五一十向財主的兒子説明了來由。財主的兒子非常驚訝,於是兩人一起到縣府,請縣令程顥判決。老者先説,“我是個郎中,因家中貧困,四處流浪,為人治病,一年中很少回家。妻子生下兒子,無力撫養,只得狠狠心腸把兒子送給張財主。某年某月某日,由村上的李某抱去,鄰居阿毛親眼看見。”事隔多年,怎麼還能記得這樣詳細。老者説:“我是從遠地方行醫回村後才聽説的,當時記在處方冊的背後。”並從懷裏掏出處方冊遞給程顥,上面用毛筆寫道: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把小兒抱走,給了張三翁。
程顥問知財主的兒子才36歲,而死去的財主已經76歲,於是判定真偽,程顥對老者説:“財主兒子出生的時候,他父親才40歲,這樣的年紀,別人怎麼會稱作張三翁呢?”老者聽罷無法狡辯,不得不承認自己冒認兒子,只想訛詐財主家的錢物的事實。案子遂破。 [15] 

程顥天下事非一傢俬議

程顥在京任御史期間,恰逢宋神宗安排王安石在全國推行“熙寧變法”。“熙寧變法”一經鋪開,便立刻激起眾多士大夫的反對。
在北宋士大夫之間,即使是反對變法者,反對的程度和態度也不盡相同。翰林學士、右諫議大夫司馬光、翰林學士範鎮、御史中丞呂公著等人對新法明確表示反對,其中司馬光最為激烈,他曾對宋神宗説:“臣之於王安石,猶冰炭之不可共器,若寒暑之不可同時。”王安石對司馬光,也是勢同水火,不共戴天。而程顥作為反對者陣營中的一員,態度上卻温柔敦厚多了。王安石作為朝中炙手可熱的人物,也對程顥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尊敬,儘管王比程還年長十一歲。王安石與大臣們討論變法事宜,一遇思想不通處,王安石必聲色俱厲,暴跳如雷,重者貶人官帽。某次,恰巧程顥受命前來議事,聽後不慌不忙地勸王安石道:“天下事非一傢俬議,願平氣以聽。”王安石見是程顥所言,又道理俱在,因此“安石為之愧屈”。
程顥説話做事,有理有節,不動真氣,但他反對變法的態度卻是一貫的。他任御史期間,多次上書宋神宗,指出不可變法的理由。他認為(變法的)反對者太多,總有反對的理由,天下沒有反對者過多而能成功的改革,他以支持和反對改革人數的多寡來預測改革的成敗,這倒與其他士大夫或批評王安石的長相或貶低王安石的品格不同,不過程顥這一反對的理由,最終也確實一語成讖。變法的對錯好壞姑且不論,程顥在變法中的表現的温柔敦厚,頗具君子之風,剛烈火爆如王安石者,對他也存尊敬。 [15] 

程顥御史不知上未食

熙寧二年(1069年),宋神宗接受御史中丞呂公著的推薦,提拔程顥為太子中允、權監察御史裏行。監察御史是言官,其職責是規勸皇帝、糾察百官。然而對於士大夫來説,糾察百官好説,但規勸皇帝卻非易事。因此,很多監察御史履職,或礙於情面,或擔心權威,或害怕打擊,往往形式重於內容,走走過場,不過讓皇帝表現一下納諫的姿態而已,至於納不納、納什麼、怎麼納,不予深究。
程顥任御史,卻比較執拗、較真,他常常像以誨人不倦的態度,直言數落宋神宗,不厭其煩。然而他不厭其煩,有些侍從卻大厭其煩,某日午餐時間已過,程顥仍舊絮叨述説,宋神宗飢腸轆轆,又不好明言。侍從便正色對程顥説:“御史不知上未食乎?”皇帝還沒吃午飯呢!程顥這才依依不捨地退了出來。一時傳為美談 [15] 

程顥先見之明

宋神宗去世時,程顥正好送公文到郡府。哀悼完畢,留守韓宗師向他問起朝廷的事。程顥説:“現在司馬光呂公著做宰相了。”韓又問:“他們真做了宰相!以後會如何動作?”程顥説:“應該和元豐時期的大臣一樣吧!如果先區分黨羽,將來就令人十分憂慮了。”韓説:“有什麼憂慮?”程顥説:“元豐時期的大臣都追求眼前利益,假使他們自己能改變那些殘害百姓的法令,那自然很好。不然的話,黨派鬥爭的禍害也許會沒完沒了。司馬光為人忠誠正直,但很難商量事情;呂公著為人練達世事,但恐怕能力不夠。”不久以後,這些話全都應驗了。 [16] 

程顥祖籍

編輯
“二程”祖籍位於徽州篁墩,即今黃山市屯溪區篁墩村,其先祖為古徽州新安郡首任太守程元譚(於東晉大興三年即公元320年上任)。篁墩人文氣息極其厚重,是最先定居徽州的中原士族聚集地,不僅為“二程”祖籍所在,亦是朱熹祖居之地。因此學界素有“北有山西大槐樹、南有福建石壁村,中有徽州古篁墩”之説,其在國際學術界也備受重視,被譽為“徽州文化第一村”。
清代,篁墩建程朱三夫子祠,祠前有獲賜建的“程朱闕里坊”,乾隆御賜“洛閩溯本”四字鐫刻於牌坊之上。因程顥、程顥是河南洛陽人,朱熹出生於福建,“洛閩溯本”即指程朱理學的本源來自篁墩。歷代以來,篁墩程朱闕里和曲阜孔聖闕里,婺源朱文公闕里並稱為中國三大闕里。

程顥歷史評價

編輯
河南洛陽程顥墓地壁畫 河南洛陽程顥墓地壁畫 [17]
《辭海》:程顥,教育家、哲學家。二程同為北宋理學的奠基者。 [6] 
程顥、程頤所創建的“天理”學説在中國古代思想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對中國古代政治思想和哲學思想都產生了重要而深遠的影響,並受到了後世歷代封建王朝的尊崇,以致逐步演變成為中國古代封建社會後期近千年的佔有統治地位的思想。
程顥、程頤經學思想以“經所以載道”和以義理解經為基本綱領,並在經學研究的基礎上,提出天理論哲學,完成了倫理型儒學向哲理型儒學的轉化,亦是經學史上的宋學發展為思想史上的理學的重要標誌。二程以新儒學的義理來闡釋儒家經典,是其與前代儒學的基本區別,具有新的時代特徵。二程創立的天理論哲學代表了宋代理學發展的主要趨勢,二程確立了理學的道統論,由此體現出其在理學發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程顥故居遺址 程顥故居遺址 [18]
程顥和程頤世稱二程,他們在中國儒學思想發展史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是中國儒學第二次復興的主要骨幹人物。可謂宋學(注:一般指稱宋代的儒家學術,學界也有指宋代學術總稱的)泰斗。
二程創立的理學的核心內容,包括成德、成聖的道德修養觀,“中、正、誠、敬、恕”立身處世原則,“公、德、仁、順、和”治國理政之道和義利觀,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影響深刻而廣泛。一些經典格言(如天理良心、誠心誠意、天理難容等)已融入人們的思想,出現在人們的口語中,直接影響了中國人的思想和行為。 [17] 
程顥不僅僅是一位理學家,還是一位精通治道的地方官。不僅僅是一位思想家,更是一位實幹家。
程顥作為一代大儒,對中國政治思想和哲學思想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他不僅僅是一位理學家、思想家,還是精通治道的地方官員、實幹家,心懷天下,政績卓然。 [15] 
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程顥逝世,終年54歲。他逝世後,宰相文彥博為其題寫墓碑,送他“明道先生”四個大字。程頤在《明道先生墓表》中評價他:“使聖人之道煥然復明於世,蓋自孟子之後,一人而已。”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