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秦日綱

編輯 鎖定
秦日綱(1821?—1856年),太平天國前期主要將領,原名日昌,後避韋昌輝之諱而改名日綱。 [6]  廣西潯州府貴縣人,出身貧苦的僱工之家,曾到龍山銀礦當礦工。馮雲山傳佈拜上帝教於龍山,他皈依信奉,又宣傳於礦工中。金田起義時,他帶領礦工會眾與本族兄弟子侄參加起義,屢立戰功,在太平軍中地位日益突出。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冬,天王洪秀全加封他為天官正丞相,僅在東、西、南、北、翼五王之下,居羣僚之首。定都天京後,受封頂天侯,不久奉命代翼王石達開守安慶。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受封燕王,奉命支援北伐軍,兵敗於舒城楊家店,仍回安慶鎮撫。同年參與太平軍西征之役,兵敗田家鎮,被東王楊秀清貶為頂天燕,投獄候審。半年後開復其職。太平天國丙辰六年(1856年)春奉命東救鎮江,取得勝利,並乘勝攻破江北大營,在九華山大敗清軍,同年夏攻破江南大營,但不久被清將張國樑擊敗,後轉攻金壇,亦無進展。
秦日綱因田家鎮之敗被楊秀清下獄黜為奴以及牧馬人事件而記恨楊秀清,適逢逼封萬歲事件發生,他協助北王韋昌輝製造天京事變,消滅楊秀清一派。其後韋昌輝命秦日綱領兵追擊石達開。韋昌輝伏誅後,他被調回天京問罪,處以極刑,爵除。 [5] 
本    名
秦日綱
別    名
秦日昌
所處時代
清末(太平天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廣西貴縣
出生日期
約 1821年
逝世日期
1856年
主要成就
參與北王誅殺東王楊秀清的行動

秦日綱人物生平

編輯

秦日綱概況

秦日綱家境貧窮,少年失學,為謀生計,做豆腐為業。曾入鄉勇效力,後到貴縣龍山挖礦。為人誠實忠厚,行俠仗義,在礦工中威望頗高。秦日綱年近三十無力婚娶成家,與眾多工友一樣,掙扎於温飽,生活苦不堪言,心底埋藏着對殘酷壓迫的強烈反抗願望。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十二月,洪秀全潛入平天山傳教暗結礦工,認識了秦日綱,洪秀全熟知他是個難得的人才,加強對他的交往,同謀起事。由此,秦日綱成了太平天國的開創者之一。
金田起義 金田起義
咸豐元年(1851年)九月二十五日,太平軍攻佔永安州城,秦日綱奉命領軍屯駐永安外圍的水竇,連續三次殺退了清都統烏蘭泰的進犯。同年十二月十七日,天王對金田起義功臣封王和晉升官職。12月17日只是封王的時間。秦日綱封天官正丞相的時間不一定是在永安封王的12月17日。後秦日綱封為天官丞相 [1] 
咸豐二年(公元1852年)五月四日,太平軍突圍永安州,秦日綱領軍掩護主力撤退,此戰殲敵五千餘眾,長瑞、長壽、董光甲邵鶴齡四位總兵被擊斃。
咸豐三年(公元1853年)二月八日,太平軍約幾十萬人,從武漢出發,分水陸兩路東下,勢如破竹,僅二十多天一舉攻下了南京。論功行賞,秦日綱受封真忠報國頂天侯。
咸豐四年(公元1854年),翼王石達開在安慶一帶安民,大得人心,政績顯著。東王楊秀清十分嫉妒,命秦日綱代替翼王把守安慶,擴增兵員三千餘人,軍容甚盛,引起楊秀清猜疑。同年十一月,秦日綱兵敗田家鎮。咸豐五年(公元1855年)二月,曾國藩見太平軍節節敗退,親領湘軍水師攻打九江,秦日綱緊密配合石達開與湘軍決戰,湘軍潰敗不復成軍,曾國藩差點喪生、總兵胡林翼欲投江自殺。太平軍士氣高漲,次年四月三日,攻克重鎮武昌。當太平軍打垮強大的江南江北大營,奪取全國勝利時,天國領導集團各種矛盾開始激化,演繹出慘烈的幕幕悲劇,猜疑、互相加害、殺戮。具有不凡的軍事才能、為太平天國取得輝煌軍事成就的秦日綱,被洪秀全處死。雖然不能排除石達開逼迫洪秀全的可能,但秦日綱的悲劇卻是洪秀全一手製造的 [2] 

秦日綱早年生涯

秦日綱在家與人做苦工。許多記載都説,他是龍山銀礦的工人。清道光三十年六月二十日,拜上帝會不久就要起義。這一天,秦日綱方與從廣東花縣來廣西的洪仁達等一起在舊合由蕭朝貴假託天兄下凡把他們的靈魂舉行超升天堂的儀式。據天兄聖旨記載,秦日綱加入拜上帝會,比餘廷章、黃文安蒙得恩都還遲。李秀成自述原稿説太平天國起義:“所知事者,欲立國者,深遠為者,皆東王楊秀清、西王蕭朝貴、南王馮雲山,北王韋昌輝、翼王石達開、天官丞相秦日昌六人深知。除此六人以外,並未有人知到王天欲立江山之事”。 秦日綱加入拜上帝會雖不算早,當在舊合給他舉行超升靈魂上天堂儀式後,天兄便吩咐他説:“日綱爾識得這處人,看光景如何總要靈變,一心扶爾哥子,救緊他也”。日綱答説:“遵天兄命。”庚戌年八月,白沙林鳳祥等與地主團練鬥爭,便是秦日綱組織會眾對抗。

秦日綱天官正丞相

裝備精良
拜上帝會 拜上帝會
他在金田起義時期的職銜不明,《賊情彙纂》説他是“洪秀全麾下健兒”,估計是御林侍衞一類角色,職位不算高,卻是“天子近臣”,機會多多;到了永安,洪秀全封立百官,辛開元年(1851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封了五個王爵,大約在同日或稍後,封了一大批丞相以下高官,其中職位最高的,就是被封為天官正丞相的秦日綱了,按照楊秀清的話,就是“官居極品”。
雖然太平天國編制丞相有24名之多,但在永安卻只有秦日綱和春官正丞相胡以晄兩名,且不論有多少丞相,天官正丞相地位都不一般,被稱為“朝官領袖”,印章用銀包木(其它23個丞相都只能用木頭),由此可見,此時的秦日綱,地位可謂顯赫之至。不僅地位高,任務也重。在永安,太平天國控制的地盤很小,除了州城,就只有城外東平裏一個裏、70多個村,總共400平方華里的面積,他們採用的守城戰術,是“守險不守陴”,將主力集中在城外幾個戰略要地,即城南的水竇,城北的龍眼潭,和靠近城垣的莫家村-長壽圩等,其中兵力最多的就是水竇,能戰之士數千,加上家屬老弱,總人數近萬人。之所以如此厚集兵力,是因為水竇當面是清軍兵力最多的烏蘭泰部,總兵力超過1萬(都是戰鬥兵),且有清軍最精良的重炮裝備(烏蘭泰本人是用炮能手),而守水竇的主將正是秦日綱。
頂住猛攻
在長達6個半月的永安攻防戰中,水竇要塞頂住了烏蘭泰的猛攻,始終未曾失守。秦日綱克服了火力差距懸殊(太平軍因為缺乏火藥和炮子,後期不但很少開炮助戰,即使開炮也只能發射石子、銅錢等)、外援不濟等,“赤身赴敵,有進無退”,以血肉之軀,牢牢捍衞了永安的南大門。由於彈盡糧絕,1852年4月,太平軍部署突圍,5日傍晚,太平軍冒着傾盆大雨全軍突圍,取道城東古蘇衝向昭平進發,秦日綱率領的水竇守軍一部奉命殿後,後半夜才拔隊出發,到第二天凌晨,因前隊尚有很多家屬、老弱掉隊,不得不在古蘇衝、龍寮嶺成兩線佈防,結果在6日下午遭到清向榮、烏蘭泰兩支主力搶佔龍寮嶺制高點後輪番衝擊,損失數千人,成為太平軍歷史上第一次慘敗。
雖然太平軍僅用了1天時間,就以一個殲敵數千、殺死四個總兵的大峒殲滅戰還以顏色,但龍寮嶺慘敗卻給許多太平軍將士留下陰影,秦日綱“並無什麼才情”的傳説,恐怕也是此時傳出的,此後直到定都南京,秦日綱再沒有得到獨當一面帶兵打仗的機會,怕正是因為這一仗的關係。龍寮嶺會戰的實際負責人是秦日綱,不是蕭朝貴,所以秦日綱應為龍寮嶺會戰的失敗負責 [3] 
秦日綱在這一仗中將不多的兵力兩線佈置,又沒有防住向榮對制高點的偷襲,導致幾千人馬擠在狹窄泥濘的峽谷中被動挨打,責任是不可推卸的。不過此戰的直接指揮是蕭朝貴,而不是秦日綱,這個導致被動挨打的佈陣,怕也是出自蕭朝貴的授意,否則以楊秀清執法之嚴,秦日綱早就革職查辦了,而實際情況則是他雖然不再帶兵,天官正丞相卻當得穩穩當當。從永安直到天京,他並沒立什麼功勞,當然也沒犯什麼錯誤,等到了天京城,他就踏踏實實地住進分配給自己的家宅,在門口畫上一對醒目的大象(太平天國制度,天王宮殿門口畫雙龍雙鳳,東王、西王一龍一鳳,侯爵龍虎,丞相畫象,檢點以下都畫不同姿勢的豹)。要知道當時太平天國禁止夫妻團聚,偌大天京城,能跟老婆同住的,連秦日綱在內一共八户而已。

秦日綱援軍北討

甲寅四年五月,由曾立昌等率領的北伐援軍在山東臨清州潰敗,命日綱統帥第二次北伐援軍前往直隸增援,封為燕王。日綱到舒城楊家店敗回,稟東王楊秀清説:“北路妖兵甚多,兵單難往”。旋奉命仍去安慶安民,秦日綱遂安輯安慶、池州各屬邑。
太平軍北伐之戰 太平軍北伐之戰
六月迴天京。八月奉命去湖北一帶,稽查河道,密拿奸宄。日綱行抵九江,聞清軍已陷武、漢、守將石鳳魁、黃再興退到田家鎮。日綱立下誡諭,痛責石鳳魁、黃再興失機,命帶部隊駐紮田家鎮候調度,一面稟奏楊秀清。日綱處置與楊秀清相合,稟奏未到,即有旨命解石鳳魁、黃再興迴天京,而以田家鎮大營軍務委日綱督理。田家鎮在湖北蘄州東南四十里,廣濟縣南五十里的長江北岸,與興國州的半壁山隔對峙,南扼九江,東控安慶,太平天國在這裏建為上游江防要塞。自蘄州至田家鎮沿岸增築土城,安設炮位。自田家鎮至半壁山,用鐵鎖橫截江面,以遏敵軍水師。十月十八日(夏曆十月初四日),日綱指揮軍隊與敵陸軍在半壁山大戰,先勝後敗,退回田家鎮,半壁山下橫江鐵鎖被斫斷。明日,渡江再戰,石鎮侖韋以德都戰死,半壁山失陷。太平天國安置江防鐵鎖的方法與三國時吳國不同。吳國在兩岸鑿石穿鐵,江中無物提承,故一處熔斷,就“千尋鐵鎖沉江底”了。太平天國則節節用小船提承,江中還橫列大簰三個作總提承,船簰的頭尾都用大錨鈎於江底,鐵鎖四道,橫在船簰之上,用鐵碼鈐住,故南岸雖被斫斷一節,而其他幾十節仍牢系如故。二十日(夏曆十月初六日)後,復將南岸一節續行鈎聯在半壁山下簰上,安炮船二,佈置槍隊,以防敵水師進攻。簰上鋪沙,船中貯水,以防敵火彈延燒。在鐵鎖的上游,衞以戰船三、四十號,在鐵鎖的下流,停泊軍運船隻大小約五千餘號,也時放槍炮以助聲威。其北岸則以田家鎮街外築一土城,長約二里,街尾為吳王廟,建築營壘一座,系鐵鎖於北岸之根,日綱親駐其中指揮。街之上為老鼠山,建築營壘一座,又上為磨盤山,建築營壘一座,又上為牛肝磯,建築炮台一座。自牛肝磯至吳王廟長約六、七里,都密排炮眼,以向江心轟擊。要塞設防,佈置是異常嚴密的。只因水師未建立,而敵則水師精練,江上作戰,取決於水師,故勢不能敵。廿七日(夏曆十月十三日),敵水師悉鋭來犯,第一隊專斷鐵鎖,用炭爐鐵剪大斧熔斷鐵鎖,第二隊專攻炮船,掩護頭隊,第三隊候鐵鎖開後,直闖下游,放火燒軍運船隻,防江鐵鎖為所破。至夜四更,日綱率各軍退守黃梅縣城及九江對岸小池口等處,指揮羅大綱林啓容、陳玉成等將領分扼要隘,敵人不得進。既而石達開統率援軍到,明年正月,遂在九江大敗敵水師,克復武、漢。論失守半壁山、田家鎮罪,革去日綱王爵,改為頂天燕不過秦日綱並沒有真的當三年奴隸,而是掛着“奴”的頭銜繼續理事,他是乙榮五年(1855)正月為奴的,當年八月十七日,他就洗脱奴名,被封為“頂天燕”,恢復了5王以下、羣臣以上的高位。

秦日綱解圍天京

解圍天京 解圍天京
丙辰六年二月,鎮江被圍急,日綱奉命率丞相陳玉成、李秀成、塗鎮興、陳仕章周勝坤諸軍去救。二月十一夜(夏曆二月十二夜),打破清朝封鎖,與鎮江守軍會合。二十六夜(夏曆二月十七夜),日綱率軍渡過瓜洲。第二天黎明,進攻土橋,打破清軍欽差大臣託明阿馬營,連破虹橋、朴樹灣、三汊河清營,清軍大敗,大小清營一百二十多座都聞風而逃。二十九日(夏曆三月初一日),大軍進入揚州。這是太平天國第二次克復揚州。因為當時正要運用兵力來解決清朝江南大營及用兵贛、鄂,所以進入揚州徵購當地糧食運回鎮江後,就在三月十一日(夏曆三月十三日)撤退,留兵守瓜洲,作鎮江屏蔽,以牽掣江北清軍。 那時候,高資是太平軍運糧要道,清軍謀奪取,分軍來紮營,四月二十日(夏曆四月二十四日)日綱督軍進擊高資清軍營。二十四日(夏曆四月二十八日),清江蘇巡撫吉爾杭阿從九華山帶兵來救,日綱迎擊,把他逼上高資山中。至夜,吉爾杭阿逃出,走入高資營。日綱把敵營包圍,困得內外不通。二十五日(夏曆四月二十九日)晨,吉爾杭阿用手槍自殺。這一夜,清軍棄營而逃,太平軍佔領了高資敵營。二十七日(夏曆五月初一日)進攻九華山清軍大營。九華山清營七、八十座,知主帥自殺,也都棄營潰逃。日綱既破吉爾杭阿軍,清朝江南大營派張國樑率軍來救,兵屯丹徒鎮,日綱指揮軍隊進擊,大敗張國樑軍。五月初七日(夏曆五月十一日),率領勝兵凱旋迴京,與石達開軍會師,十三日(夏曆五月十七日)打破孝陵衞清朝江南大營。清軍退丹陽,天京圍解。

秦日綱處死爵除

1856年七月,日綱正在金壇督師進擊清軍楊秀清謀稱萬歲事起,奉天王密詔回京誅楊秀清。楊秀清執政,對日綱時加威迫,日綱自以與楊秀清同在金田首義,積不能平;又因牧馬人事件受了楊秀清無理杖責,銜恨愈深。至是接到天王密命,與韋昌輝乘夜帶兵入城殺楊秀清。他在殺楊秀清後,附從韋昌輝,妄肆殺戮。石達開出走,他奉韋昌輝命帶兵追至西梁山。此時他得到情報,知京外太平軍都起來聲討逆賊韋昌輝,石達開也集合了一支強大的軍隊,才轉移目標去攻擊清軍,希圖討好革命羣眾。天王既誅韋昌輝,亦逮其回,十月二十二日(夏曆十一月初一日),在天京處死。爵除。

秦日綱軍事才能

編輯

秦日綱連破兩營

早在太平天國定都天京不久,清軍就相繼在天京和揚州城外,建立了江南大營和江北大營。它們就像兩枚鋼釘,釘在天國的心臟旁,嚴重威脅着太平天國。在秦日綱的戎馬生涯中,最輝煌的勝利,當屬1856年4月攻破江北大營的揚州之戰,以及同年6月攻破江南大營的天京之戰。
陳玉成 陳玉成
1853年3月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後不久,清軍即分別於天京東郊和揚州建立江南、江北大營,彼此呼應,威脅天京、鎮江、瓜洲,並阻太平軍東進蘇州、常州。1855年後,太平軍戰局不利,北伐軍全軍覆沒;西征軍在鄂、贛雖有轉機,但安徽太平府(今當塗)、蕪湖廬州(今合肥)相繼失守,天京糧運受困,水路亦為清軍所斷;上海小刀會起義被鎮壓,清軍移師鎮江,守軍外援斷絕。為擺脱不利處境,太平天國領導人決定集中兵力,進攻江北、江南大營,消除肘腋之患。1856年初,東王楊秀清從安徽調集數萬人,由燕王秦日綱統率,於1856年2月1日從棲霞、石埠橋一帶東進,往援鎮江。欽差大臣、江南大營統帥向榮和江蘇巡撫吉爾杭阿派兵防堵。雙方在龍潭、東陽、倉頭、下蜀、湯頭一線接戰40餘日,不分勝負。鎮江守將檢點吳如孝多次派兵西出接應,均為清軍所阻。為打破僵局,秦日綱於1856年3月下旬派冬官正丞相陳玉成乘小船衝破清軍封鎖,抵鎮江晤吳如孝,約期東西會攻。4月1日,秦日綱率軍東攻,與清軍激戰於湯頭,相持不下。戰前迂迴至清軍側後的地官副丞相李秀成部突然發起進攻,清軍腹背受擊,陣勢大亂。這時,陳玉成、吳如孝也率軍由鎮江西攻,兩支太平軍勝利會師。1856年3月2日,大敗清軍吉爾杭阿部,連破其營16座,直抵鎮江。是夜,秦日綱軍自金山渡江,與瓜洲守軍會合,1856年3月3日黎明,太平軍乘清軍疏於防範之時,向土橋發起猛攻,突破清軍為圍困瓜洲而構築的土圍長牆,連破虹橋、朴樹灣等清軍營盤。清軍大半潰散,欽差大臣、江北大營統帥託明阿等逃往三汊河。次日,太平軍一鼓作氣,又攻毀三汊河清軍營壘120餘座,託明阿率殘部逃往揚州東北的邵伯鎮。1856年3月5日,太平軍佔領揚州,清軍經營3年之久的江北大營遂被摧毀。
秦日綱在徵集大批糧食後,為回軍攻江南大營,僅留少量兵力守揚州,自率大隊於1856年3月13日南返。原擬自瓜洲渡江,因留守倉頭的夏官又正丞相周勝坤部為清軍所敗,南返之路被斷,乃於1856年3月14日率軍西進,1856年3月16日前隊攻佔浦口,準備由此渡江。在大隊尚未集結時,清軍於1856年3月22日再陷浦口,秦日綱只得率軍返回瓜洲,短期休整後,於1856年5月27日渡江。1856年5月29日,攻佔黃泥洲,並乘勝猛攻高資清營,擬打通迴天京之路。吉爾杭阿聞之,自鎮江九華山大營率兵往援。1856年6月1日,秦日綱部於煙墩山將清軍包圍,吉爾杭阿知難脱逃,自殺身亡。1856年6月3日,秦日綱率大軍攻破九華山清營,1856年6月6日復破京峴山清軍大營,解鎮江之圍。1856年6月13日,秦日綱放棄小茅山、九華山、煙墩山、黃泥洲各營壘,經高資、下蜀、東陽、石埠橋退至天京東北燕子磯、觀音門一帶待命。當秦日綱軍東援鎮江之際,翼王石達開由江西親率西征軍勁旅二三萬人回師。1856年5月下旬抵天京南秣陵關一帶。時向榮分兵四出,江南大營存兵不滿5000人。
翼王石達開 翼王石達開
為調動清軍,石達開採取聲東擊西戰法,1856年於6月13日分兵攻取東進蘇、常的要道溧水。向榮聞訊,急派總兵張國樑往救,江南大營兵力更加空虛,東王即令秦日綱會石達開進攻。1856年於6月17日,秦日綱部由燕子磯移營仙鶴門,天京太平軍一隊數千人越過龍脖子,另一隊七八千人自神策門、太平門出城,佔據大小水關及馮家邊一帶,與秦日綱部對清軍形成東西夾擊之勢。向榮急派副將王浚率2000人前往仙鶴門防堵。1856年於6月18日,石達開部亦趕到堯化門;仙鶴門一帶,築壘數十處,前鋒抵達紫金山東黃馬羣,切斷江南大營與仙鶴門之間的聯繫。向榮見大營危在旦夕,急令張國樑由溧水星夜趕回,並從丹陽、秣陵關等處調兵回援。1856年於6月19日天未明時,石達開、秦日綱派四五千人攻仙鶴門王浚營盤,稍後出兵數千包抄,激戰至晚,大敗清軍。是日張國樑率1200人趕回大營,連夜在青馬羣築營,欲堵太平軍西攻之路。20日晨,太平軍十數路猛攻青馬羣。與此同時,楊秀清派兵數千出通濟等門,直撲七橋甕。向榮親率1200人自孝陵衞大營往援,實則作南逃準備。午後,秦日綱分軍四五千人自靈谷寺翻紫金山攻破清軍馬隊營盤,直逼孝陵衞;洪武、朝陽門太平軍分路出擊,攻破孝陵衞附近清營20餘座。接着各路太平軍合攻孝陵衞,鏖戰數時,攻破向榮大營,斃清軍千餘人。向榮、張國樑等連夜敗走淳化鎮,1856年於6月21日又經句容逃往丹陽。至此,威脅天京達3年之久的江南大營亦被太平軍攻破。

秦日綱三衝大捷

秦日綱入會後,積極在貴縣北山銀礦發展會眾。北山銀礦聚集着數千工人,他們原來大多是農民,或因土地被地主兼併,或因逃避苛捐雜税流亡到礦上,受到銀礦老闆的殘酷剝削。秦日綱以礦工首領的身份“勸化”他們敬拜上帝,令礦工們趨之若鶩。太平天國起義的時候,到金田“團營”的礦工共約3000人,其中秦日綱率領的貴縣北山銀礦工人就多達1000多人。
金田起義後,秦日綱率領這支礦工鐵軍,屢與官兵對陣,多次立下戰功。太平軍攻克永安州(今蒙山縣)後,洪秀全論功行賞,封秦日綱為天官正丞相,僅在翼王之下,為羣臣之首。之後太平軍派他率精兵守衞永安州南面的門户水竇。秦日綱充分發揮礦工的專長,在水竇山嶺上挖壕築寨,遍佈地雷暗溝,防禦工事做得極為堅固,清軍始終無法攻破。
由於秦日綱和馮雲山、石達開、羅大綱等率部,與烏蘭泰向榮統率的清兵喋血苦戰,使太平軍爭取到半年的寶貴時間,比較從容地制定典章制度,進行政權建設。1852年4月初,太平軍從永安州突圍,秦日綱部擔負全軍的後衞,阻擊追兵。因軍中夾有大量婦幼老弱,加之天下大雨,大隊人馬擁擠在泥濘的山道上,行動十分緩慢,要完成這一艱鉅任務,困難可想而知。在玉龍關和平衝,秦日綱軍與人數和裝備均佔優勢的清軍麈戰兩日,給敵人以重大殺傷,自己也付出了沉重代價,陣亡2000多人,這是太平軍自起義以來最大的一次損失。
4月8日清晨,秦日綱軍乘着濃霧,穿過崩衝來到大厄衝,與埋伏在山頭的大隊伍會合。天剛亮,烏蘭泰帶領清軍,緊追不捨。其他各路清軍唯恐烏蘭泰獨佔追擊的頭功,也紛紛出發,向旱衝、崩衝推進。當敵人進入伏擊圈時,太平軍居高臨下,火箭、土炮、硝桶、 石、地雷、滾木等滾滾而下。衝底的清軍無處躲藏,頓時陣勢大亂,加上山陡衝窄,人馬擁擠,無路可逃。太平軍從山頭俯衝下去,團團圍住敵人廝殺。半日之間,清軍折兵5000多人。清軍天津鎮總兵長瑞、涼州鎮總兵長壽、河北鎮總兵董光甲、鄖陽鎮總兵邵鶴齡斃命,副將成林等20多名將領也被殺死,軍械、旗幟、衣物丟棄殆盡。烏蘭泰逃跑時落澗受傷,向榮等少數殘兵敗將向龍寮嶺方向落荒而逃。
在太平軍“永安突圍”和“三衝大捷”中,秦日綱功不可沒。

秦日綱三佔武昌

太平軍進軍嶽州 太平軍進軍嶽州
1854年1月,秦日綱被封為“真忠報國頂天侯”,代替翼王石達開鎮守安慶。同年5月,他被封為燕王,受命率第二次北伐援軍。繼4月林紹璋部太平軍在湘潭大敗;被湘軍焚燬戰船2000多艘後,8月,太平軍老將、秋官又正丞相曾天養在城陵磯陣亡。10月14日,武昌失守,太平軍退守田家鎮。在險惡的形勢下,秦日綱赴田家鎮督師。他一面痛責失守武昌的石鳳魁、黃再興,一面加強防禦工事,在險要的半壁山上建立5個營壘,並在自田家鎮橫過半壁山的江面安放了兩道鐵索,鐵索之下排列數十艘小船,以槍炮掩護。又在田家鎮到蘄州長江北岸建築土城,遍佈炮位。
11月23日,秦日綱軍與湘軍羅澤南李續賓部在半壁山激戰,失利。到了傍晚,韋俊、石鎮侖、韋以德一同抵達田家鎮。次日,秦日綱統軍兩路渡江,再與羅澤南軍麈戰一天。兩路俱敗,石鎮侖、韋以德戰死,半壁山失陷。
秦日綱只好退守田家鎮。12月2日,湘軍水師楊載福彭玉麟部使用洪爐大斧,破了他的攔江鐵索,並縱火焚燒。陸師羅澤南、塔齊布兩人則領軍6000多人,分佈在南岸助攻。此役,太平軍損失慘重,船隻被焚4000多艘,還被奪去500多艘。秦日綱知田家鎮守不住,就自焚營壘,撤向黃梅,再退往九江,與羅大綱、陳玉成等,分守關隘。
太平軍田家鎮之敗,除了湘軍炮利船堅等客觀因素外,秦日綱指揮失當也是重要原因。
鑑於西征軍一敗再敗,洪秀全急令石達開支援。石達開總結了太平軍失敗的教訓,堅守陣地,不與清軍決戰,只是每夜利用火箭、火毽驚擾敵人,使敵人徹夜戒嚴,疲憊不堪。相持了一個多月後,石達開利用敵人急於求戰的心理,將湘軍水師精鋭部隊誘入鄱陽湖中,然後堵塞湖口的水卡,趁着夜色派小划子放火襲攻,焚燒敵船40多條。1855年2月11日晚,石達開又指揮輕舟30多艘攻襲敵人,燒燬敵船5000多艘,還差一點將湘軍主帥曾國藩活捉。秦日綱乘機自宿松、太湖一帶向西攻,一路勢如破竹,連克廣濟、蘄州、黃州。2月23日,他率陳玉成等佔領漢口、漢陽。3月16日,秦日綱督領諸軍猛攻武昌。到了4月3日,太平軍第三次攻克武昌。

秦日綱歷史迷霧

編輯
秦日綱和他的貴縣同鄉石達開矛盾很深。金田起義時,貴縣的最高上帝會領導人本來是石達開,但秦日綱卻直屬洪秀全,頗有“摻沙子”的意思;等定都天京後,石達開出鎮安徽,政績卓著,深得民心,楊秀清頗為忌憚,就派秦日綱去接任;田家鎮、半壁山之戰,秦日綱弄出個大大的爛攤子,迫使石達開費盡心力才轉危為安;等到天京事變,雖然拿大主意的是韋昌輝,但直接殺人的卻是秦日綱帶領的親兵,家破人亡的石達開對秦日綱的仇恨可想而知,而且秦殺了那麼多無辜,論他死罪,原本理所當然。問題是,秦日綱只不過是一個工具,一顆棋子。
史書上常常説,秦日綱和楊秀清矛盾很深,他的車伕因為遇見楊秀清的同庚叔沒有起立,被楊秀清抓住小辮子處死,秦日綱也被連累打了100大棍。問題是楊秀清這種做法並非罕見,就以本案而言,被連累的有陳承鎔、黃玉琨,後者不但丟了侯爵,捱了板子,還差點自殺喪命;秦日綱曾被革爵、“為奴”,但僅僅《天父聖旨》上遭到同樣處分的就有林啓榮、曾釗揚、曾天皓等許多名臣名將,他們和秦日綱一樣,有罪就革職,立了功就復職,秦日綱革爵不過半年多就重新爬上高位,得到重用,照理不該嫉恨。
秦日綱在出兵湖北時,曾主動編過一本《行軍號令》,裏面紀錄的都是楊秀清的軍事思想,後來楊秀清的寫作班子就依照這本資料,編出了保存至今的《行軍總要》;他在帶兵打鎮江、破江南江北大營時,對楊秀清同樣言聽計從。他的確奉命回城,殺死了楊秀清,但那是因為洪秀全讓他這樣做。前面已經提到,他和洪氏父子關係十分親密,本人又如李秀成所言“忠勇信義”,洪秀全讓他殺誰,他自然就會去殺誰。
現存《天父聖旨》卷三最後一則,是丙辰六年(1856)七月初九,楊秀清假託天父説“秦日綱幫妖,陳承鎔幫妖,放煷燒朕城了矣,未有救矣”,18天后天京事變就爆發了,有人據此認為,楊秀清猜忌秦日綱,導致矛盾激化,但這本書是天京事變後多年才出版發行的,那時楊秀清、秦日綱都已死去,“總編”是洪秀全本人,這則記載與其説是事實,毋寧説是洪秀全希望的“事實”。套用後來人的説法,他這叫“犬忠”——要他咬誰就咬誰,要咬幾口就幾口。

秦日綱人物評價

編輯

秦日綱有苦少功

縱觀秦日綱的事蹟,可謂苦勞不少,功勞不多。他曾有機會主持過幾次重大會戰,但除了守永安水竇算是完成任務,龍寮嶺、楊家店、天京江面、半壁山,幾乎每戰都敗,救鎮江、攻破江南江北大營之戰固然是完勝,可上有楊秀清直接遙控,下有5個如狼似虎的丞相,他的“戲份”實在少得可憐,以至於李秀成在回憶這段史實時乾脆對他隻字不提(不應該是為了爭功,因為照他的敍述,陳玉成比他功勞更大,應是秦日綱實在沒起多少作用)。他所主持的幾次大戰,全軍覆沒兩回,半路逃回一回,坐船丟失兩回(他的文件簿和草稿本兩次被清軍從水裏撈起來,因此目前保存的前期重要文件 ,和秦日綱有關的特別多),軍事能力着實一般,李秀成説他“並無什麼才情”,也並不冤枉。

秦日綱作風踏實

不過他工作作風十分踏實,讓他防守,他總是不停修築工事,曾國藩説他“掘壑如海,立棚如山”,彭玉麟也説他修的半壁山工事是“天塹”;讓他去安慶管理民務,他就蕭規曹矩地按照前任石達開的模式去做,倒也幹得不差;他還注重汲取新知識,身邊常常帶着幾個洋人,他的親兵恐怕是太平軍中較早開始用洋槍的。他並沒多少主見,當洪秀全隱居深宮,楊秀清發號施令時,他就一味遵從楊秀清指令,有條件地要完成,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完成;當洪楊矛盾激化,洪秀全下密詔討伐楊秀清時,他又毫不猶豫地聽從指揮,把楊秀清殺了。洪秀全讓他聽韋昌輝的,他就順着韋昌輝去追石達開;洪秀全讓他不聽韋昌輝的,他就反戈一擊,對韋昌輝的追石號令陽奉陰違。
很顯然,對於這樣一個人物,過多的苛責是不公平的:他的確犯了不少錯,但罪魁禍首不是他,如果説“天京王殺王”中,他是那把滴血鋼刀的話,那麼最該指摘的,是攥着這把屠刀的幕後黑手。也許是對真正責任心知肚明,也許是對這個犧牲品心存愧疚,洪秀全雖然沒有為秦日綱“平反”,卻給其家族以極高地位:他的弟弟日南、日來、日慶、日源都作為“平在山勳舊”早早封了義爵,老爹秦子以也被隆重紀念,秦日南、秦日來在洪秀全封王還不算很濫的1861年,就成了賀王、畏王,前者被“摻沙子”派去洪秀全最不放心的侍王李世賢部,後者曾經作為使者,去撤英王陳玉成的職,而秦日慶和秦日源也當了慶王、報王,前者防守過富庶的湖州南潯鎮,後者是天京門户天浦省(轄江北的浦口、江浦、六合,是太平天國最小的一個省)總司令(武將帥),可見是實實在在的重用。到了給秦日綱一個公正評價的時候了:他是一個頭腦簡單、耿直忠厚的“一根筋”人物,他所犯的罪行是嚴重的,理應負責,但更主要的責任,應由幕後的指使者承擔。 [4] 

秦日綱影視形象

編輯
2000年電視劇《太平天國》林強飾演秦日綱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