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石壕吏

編輯 鎖定
《石壕吏》是唐代大詩人杜甫的詩作,為“三吏三別”之一。這首詩通過作者親眼所見的石壕吏乘夜捉人的故事,揭露封建統治者的殘暴,反映了唐代“安史之亂”引起的戰爭給廣大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表達了詩人對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此詩在藝術上的一大特點是精煉,把抒情和議論寓於敍事之中,愛憎分明。場面和細節描寫自然真實,善於裁剪,中心突出,風格明白曉暢又悲壯沉鬱,是現實主義文學的典範之作。
作品名稱
石壕吏
作    者
杜甫
創作年代
唐代
作品出處
全唐詩
文學體裁
五言古詩

石壕吏作品原文

編輯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
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
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
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
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1] 

石壕吏註釋譯文

編輯

石壕吏詞句註釋

①石壕:村名,在今河南省三門峽市陝州區東七十里,現名幹壕村。吏:官吏,低級官員,這裏指抓壯丁的差役。
②暮:傍晚。投:投宿。
③夜:時間名詞作狀語,在夜裏。
④逾(yú):越過;翻過。走:跑,這裏指逃跑。
⑤呼:訴説,叫喊。一何:何其、多麼。怒:惱怒,兇猛,粗暴,這裏指兇狠。
⑥啼:哭啼。苦:悽苦。
⑦前致詞:指老婦走上前去(對差役)説話。前,上前,向前。致,對……説。
⑧鄴城:即相州,在今河南安陽。戍(shù):防守,這裏指服役。
⑨附書至:捎信回來。書,書信。至,回來。
⑩新:剛剛。
⑪存:活着,生存着。且偷生:姑且活一天算一天。且,姑且,暫且。偷生,苟且活着。
⑫長已矣:永遠完了。已,停止,這裏引申為完結。
⑬室中:家中。更無人:再沒有別的(男)人了。更,再。
⑭惟:只,僅。乳下孫:正在吃奶的孫子。
⑮未:還沒有。去:離開,這裏指改嫁。
⑯完裙:完整的衣服。“有孫”兩句一作“孫母未便出,見吏無完裙”。
⑰老嫗(yù):老婦人。衰:弱。
⑱請從吏夜歸:請讓我和你晚上一起回去。請,請求。從,跟從,跟隨。
⑲急應河陽役:趕快到河陽去服役。應,響應。河陽,今河南孟州,當時唐王朝官兵與叛軍在此對峙。
⑳猶得:還能夠。得,能夠。備:準備。晨炊:早飯。
㉑夜久:夜深了。絕:斷絕;停止。
㉒如:好像,彷彿。聞:聽。泣幽咽:低微斷續的哭聲。有淚無聲為“泣”,哭聲哽塞低沉為“咽”。
㉓明:天亮之後。登前途:踏上前行的路。登,踏上。前途,前行的道路。
㉔獨:唯獨,只有。 [2]  [3]  [4] 

石壕吏白話譯文

日暮時投宿石壕村,夜裏有差役來強徵兵。
老翁越牆逃走,老婦出門應付。
差役喊叫得是那樣兇狠,老婦人啼哭得是那樣悲傷。
我聽到老婦上前説:“我的三個兒子去參加鄴城之戰。
其中一個兒子捎信回來,説另外兩個兒子剛剛戰死。
活着的人姑且活一天算一天,死去的人就永遠不會復生了!
老婦我家裏再也沒有其他的人了,只有個正在吃奶的小孫子。
因為有小孫子在,他母親還沒有離去,但進進出出連一件完好的衣裳都沒有。
老婦雖然年老力衰,但請允許我跟從你連夜趕回營去。
趕快到河陽去應徵,還能夠為部隊準備早餐。”
夜深了,説話的聲音逐漸消失,隱隱約約聽到低微斷續的哭泣聲。
天亮後我繼續趕路,只能與返回家中的那個老翁告別。 [4]  [5] 

石壕吏創作背景

編輯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為平息安史之亂郭子儀李光弼等九位節度使,率兵20萬圍攻安慶緒所佔的鄴郡(今河南安陽),勝利在望。但在第二年春天,由於史思明派來援軍,加上唐軍內部矛盾重重,形勢發生逆轉,在敵人兩面夾擊之下,唐軍全線崩潰。郭子儀等退守河陽(今河南孟州),並四處抽丁補充兵力。乾元二年(759)春,杜甫由左拾遺貶為華州司功參軍。他離開洛陽,歷經新安、石壕、潼關,夜宿曉行,風塵僕僕,趕往華州任所。所經之處,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這引起詩人感情上的強烈震動。他在由新安縣西行途中,投宿石壕村,遇到吏卒深夜捉人,於是就其所見所聞,寫成這首詩。 [2]  [3]  [4] 

石壕吏作品鑑賞

編輯

石壕吏整體賞析

《石壕吏》是一首傑出的現實主義的敍事詩,寫了差吏到石壕村乘夜捉人徵兵,連年老力衰的老婦也被抓服役的故事,揭露了官吏的殘暴和兵役制度的黑暗,對安史之亂中人民遭受的苦難深表同情。
前四句可看作第一段。首句“暮投石壕村”,單刀直入,直敍其事。“暮”字、“投”字、“村”字都需玩味,讀者不能輕易放過。封建社會里,由於社會秩序混亂和旅途荒涼等原因,旅客們都“未晚先投宿”,更何況在兵禍連接的時代。而杜甫,卻於暮色蒼茫之時才匆匆忙忙地投奔到一個小村莊裏借宿,這種異乎尋常的情景就富於暗示性。他或者是壓根兒不敢走大路;或者是附近的城鎮已蕩然一空,無處歇腳。總之,寥寥五字,不僅點明瞭投宿的時間和地點,而且和盤托出了兵荒馬亂、雞犬不寧、一切脱出常軌的景象,為悲劇的演出提供了典型環境。“有吏夜捉人”一句,是全篇的提綱,以下情節,都從這裏生髮出來。不説“徵兵”“點兵”“招兵”而説“捉人”,已於如實描繪之中寓揭露、批判之意。再加上一個“夜”字,含意更豐富。第一、表明官府“捉人”之事時常發生,人民白天躲藏或者反抗,無法“捉”到;第二、表明縣吏“捉人”的手段狠毒,於人民已經入睡的黑夜,來個突然襲擊。同時,詩人是“暮”投石壕村的,從“暮”到“夜”,已過了幾個小時,這時當然已經睡下了;所以下面的事件發展,他沒有參與其間,而是隔門聽出來的。“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兩句,表現了人民長期以來深受抓丁之苦,晝夜不安;即使到了深夜,仍然寢不安席,一聽到門外有了響動,就知道縣吏又來“捉人”,老翁立刻“逾牆”逃走,由老婦開門周旋。
從“吏呼一何怒”至“猶得備晨炊”這十六句,可看作第二段。“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兩句,極其概括、極其形象地寫出了“吏”與“婦”的尖鋭矛盾。一“呼”、一“啼”,一“怒”、一“苦”,形成了強烈的對照;兩個狀語“一何”,加重了感情色彩,有力地渲染出縣吏如狼似虎,叫囂隳突的橫蠻氣勢,併為老婦以下的訴説製造出悲憤的氣氛。矛盾的兩方面,具有主與從、因與果的關係。“婦啼一何苦”,是“吏呼一何怒”逼出來的。下面,詩人不再寫“吏呼”,全力寫“婦啼”,而“吏呼”自見。“聽婦前致詞”承上啓下。那“聽”是詩人在“聽”,那“致詞”是老婦“苦啼”着回答縣吏的“怒呼”。寫“致詞”內容的十三句詩,多次換韻,表現出多次轉折,暗示了縣吏的多次“怒呼”、逼問。這十三句詩,不是“老婦”一口氣説下去的,而縣吏也決不是在那裏洗耳恭聽。實際上,“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不僅發生在事件的開頭,而且持續到事件的結尾。從“三男鄴城戍”到“死者長已矣”,是第一次轉折。這是針對縣吏的第一次逼問訴苦的。在這以前,詩人已用“有吏夜捉人”一句寫出了縣吏的猛虎攫人之勢。等到“老婦出門看”,便撲了進來,賊眼四處搜索,卻找不到一個男人,撲了個空。於是怒吼道:“你家的男人都到哪兒去了?快交出來!”老婦泣訴説:“三個兒子都當兵守鄴城去了。一個兒子剛剛捎來一封信,信中説,另外兩個兒子已經犧牲了!……”泣訴的時候,可能縣吏不相信,還拿出信來交縣吏看。
總之,“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處境是夠使人同情的,她很希望以此博得縣吏的同情,高抬貴手。不料縣吏又大發雷霆:“難道你家裏再沒有別人了?快交出來!”她只得針對這一點訴苦:“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因為“更無人”與下面的回答發生了明顯的矛盾。合理的解釋是:老婦説:“家裏再沒有別的男人了!只有個孫子啊!還吃奶呢,小得很!”“吃誰的奶?總有個母親吧!還不把她交出來!”老婦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她只得硬着頭皮解釋:“孫兒是有個母親,她的丈夫在鄴城戰死了,因為要餵奶給孩子,沒有改嫁。可憐她衣服破破爛爛,怎麼見人呀!還是行行好吧!”(“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兩句,有的版本為“孫母未便出,見吏無完裙”,所以縣吏是要她出來的。)但縣吏仍不肯罷手。老婦生怕守寡的兒媳被抓,餓死孫子,只好挺身而出:“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老婦的“致詞”,到此結束,表明縣吏勉強同意,不再“怒吼”了。
最後一段雖然只有四句,卻照應開頭,涉及所有人物,寫出了事件的結局和作者的感受。“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表明老婦已被抓走,走時低聲哭泣,越走越遠,便聽不到哭聲了。“夜久”二字,反映了老婦一再哭訴、縣吏百般威逼的漫長過程。“如聞”二字,一方面表現了兒媳婦因丈夫戰死、婆婆被“捉”而泣不成聲,另一方面也顯示出詩人以關切的心情傾耳細聽,通夜未能入睡。“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兩句,收盡全篇,於敍事中含無限深情。前一天傍晚投宿之時,老翁、老婦雙雙迎接詩人,而時隔一夜,老婦被捉走,兒媳婦泣不成聲,只能與逃走歸來的老翁作別了。老翁的心情怎樣,詩人作何感想,這些都給讀者留下了想象的餘地。
此詩如實地揭露了當時政治的黑暗。面對這一切,詩人沒有美化現實,而是發出了“有吏夜捉人”的呼喊,這是值得高度評價的。
在藝術表現上,這首詩最突出的一點則是精煉。全篇句句敍事,無抒情語,亦無議論語;但實際上,作者卻巧妙地通過敍事抒了情,發了議論,愛憎十分強烈,傾向性十分鮮明。寓褒貶於敍事,既節省了很多筆墨,又絲毫沒有給讀者概念化的感覺。詩中還運用了藏問於答的表現手法。“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概括了雙方的矛盾之後,便集中寫“婦”,不復寫“吏”,而“吏”的蠻悍、橫暴,卻於老婦“致詞”的轉折和事件的結局中暗示出來。詩人又十分善於剪裁,敍事中藏有不盡之意。一開頭,只用一句寫投宿,立刻轉入“有吏夜捉人”的主題。又如只寫了“老翁逾牆走”,未寫他何時歸來;只寫了“如聞泣幽咽”,未寫泣者是誰;只寫老婦“請從吏夜歸”,未寫她是否被帶走;卻用照應開頭、結束全篇、既敍事又抒情的“獨與老翁別”一句告訴讀者:老翁已經歸家,老婦已被捉走;那麼,那位吞聲飲泣、不敢放聲痛哭的,就是給孩子餵奶的年輕寡婦了。正由於詩人筆墨簡潔、洗煉,用了較短的篇幅,在驚人的廣度與深度上反映了生活中的矛盾與衝突,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6] 

石壕吏名家點評

明代陸時雍唐詩鏡》:其事何長,其言何簡。“吏呼”二語,便當數十言。文章家所云要令,以去形而得情,去情而得神故也。
明代陸時雍《詩鏡總論》:少陵五古,材力作用,本之漢、魏居多。第出手稍鈍,苦雕細琢,降為唐音。夫一往而至者,情也;苦摹而出者,意也。若有若無者,情也;必然必不然者,意也。意死而情活,意跡而情神,意近而情遠,意偽而情真。情、意之分,古今所由判矣。少陵精矣刻矣,高矣卓矣,然而未齊於古人者,以意勝也。假令以《古詩十九首》與少陵作,便是首首皆意;假令以《石壕》諸什與古人作,便是首首皆情,此皆有神往神來,不知而自至之妙。
明代桂天祥《批點唐詩正聲》:語似樸俚,實渾然不可及。風人之體於斯獨至,讀此詩泣鬼神矣。
明代許學夷詩源辯體》:子美《石壕吏》與《新安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等作不同。《石壕吏》效古樂府而用古韻,又上、去二聲雜用,另為一格,但聲調終與古樂府不類,自是子美之詩。
明代邢昉唐風定》:述情陳事,瑣屑近俚,翻極高古,此神皆法《孔雀東南飛》,絕得其奧妙。
明末清初周珽唐詩選脈會通評林》:周珽曰:“一篇苦情實狀難讀。末四語酸楚更甚,唐祚不兒岌岌乎?”吳山民曰:“起二句勁;吏怒、婦啼,何等光景。‘三男戍’,死其二,慘;‘惟有乳下孫’,危;‘出入無完裙’,可傷。‘急應河陽役’二句,語非由心,強作硬口。‘夜久語聲絕’二句,泣鬼神語。結句尤難為情。”
明末清初徐增而庵説唐詩》:一篇述老嫗意,只要藏過老翁。用意精細,筆又質樸,又妙在一些不露子美身分。
清代施閏章蠖齋詩話》:近閲舊刻本,作“老婦出門首”,則“走”音同韻;既立門首,則張皇顧望,情勢躍然,不言“看”而意在其中矣。且六句連換三韻,與“青青河畔草”詩同體。
清代仇兆鰲杜少陵集詳註》:古者有兄弟始遣一人從軍。今驅盡壯丁,及於老弱。詩云:三男戍,二男死,孫方乳,媳無裙,翁逾牆,婦夜往。一家之中,父子、兄弟、祖孫、姑媳慘酷至此,民不聊生極矣!當時唐祚,亦岌岌乎危哉!
清代張謙宜《繭齋詩談》:含蓄二字,詩文第一妙處,如少陵前後《出塞》、“三吏”、“三別”,不直刺主者,便是含蓄。機到神流,乃造斯境。
清高宗敕編《唐宋詩醇》:李因篤曰:響悲意苦。
清代浦起龍讀杜心解》:起有猛虎攫人之勢,……“三吏”夾帶問答敍事,“三別”純託送者、行者之詞。
清代楊倫杜詩鏡銓》:頓挫(“吏呼”二句下)。獨匿過老翁,家中人偏一一敷出(“室中”四句下)。
清代王堯衢《古唐詩合解》:子美詩,如《無家別》、《垂老別》、《新婚別》與此,俱語語沉痛。如此詩敍事質樸,意極精細,獨見尹法之妙。
清末高步瀛唐宋詩舉要》:吳曰:“此首尤嗚咽悲涼,情致悽絕。”
清末王闓運《王闓運手批唐詩選》:此用樂府體,亦開一法門。 [7] 

石壕吏作者簡介

編輯
杜甫像 杜甫像
杜甫(712—770),唐代現實主義詩人。字子美,嘗自稱少陵野老。舉進士不第,曾任檢校工部員外郎,故世稱杜工部。宋以後被尊為“詩聖”,與李白並稱“李杜”。其詩大膽揭露當時社會矛盾,對窮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內容深刻。許多優秀作品,顯示了唐代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因被稱為“詩史”。在藝術上,善於運用各種詩歌形式,尤長於律詩;風格多樣,而以沉鬱為主;語言精煉,具有高度的表達能力。存詩1400多首,有《杜工部集》。 [8] 
參考資料
  •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17
  • 2.    王瑋.杜甫詩全集詳註[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0:118-120
  • 3.    蕭滌非.杜甫詩選注[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111-112
  • 4.    於海娣 等.唐詩鑑賞大全集[M].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72-173
  • 5.    李靜 等.唐詩宋詞鑑賞大全集[M].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101
  • 6.    蕭滌非 等.唐詩鑑賞辭典[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483-486
  • 7.    陳伯海.唐詩匯評(上)[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972-973
  • 8.    夏徵農 等.辭海(縮印本)[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1514